权少的新

chapter071画眉之乐

Chapter071 画眉之乐

“顾太太,顾先生来了。”顾子夕大步走了进来,朝着她站着的方向张开了自己的双臂。

“欢迎顾先生。”笑得眉眼弯弯的许诺,往前快走一步,轻巧的投入他的怀抱,双臂紧紧拥在他的腰间——在他的怀里仰起头,眼底是一片清澈的笑意。

“问题已经解决了,你安心做案子,不用再担心。”顾子夕低头,看着她笑着说道,眼底满满的温柔与安心——与在S市办公室时候的焦燥、与在文部长办公室时候的冷洌完全不同。

有她在身边、在怀里,他总是自然而然的变得柔软。

“哦?”许诺的眸光微微一亮,看着他时,笑容更甚了,带着信任的调皮娇嗔着说道:“我的顾先生这么牛呢?这一飞过来,就把我担心了半个月的问题全解决了?”

顾子夕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轻挑眉梢笃定的说道:“要不你要这个老公干什么?”

“呀呀呀,原来老公就是排难机来的?”许诺大笑起来。

“可以这么说。”顾子夕也笑了起来,搂着她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来:“来,让顾先生看看顾太太最新的成果。”

“恩,前面两部分应该可以定稿了,最后一部分方向也确定了,内容和表现形式上,后期还会再修。”许诺拖过电脑放在两人的中间,边打开文档边说道。

“风铃的创意,有没有可以借鉴的?”顾子夕从她手上接过鼠标,边看边问道。

“有的,她的取材眼界很宽,整个创意的都市感很浓,看着很舒服,我就是在想,怎么把她的这种都市感,融到我这个方案里去。”许诺用手指着屏幕,让他将风铃的创意打开。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与她一起慢慢的看着,见她边看边伸手拿零食吃,不由得摇着头笑了——她有时候似乎很成熟、有时候又很孩子气。

如果让她有个安心成长的环境,她身上的棱角该会慢慢的变柔软吧。

…………

晚上,两人收了电脑,约了小组的其它成员去吃饭。

“顾先生这算是来探班还是视察?”风铃笑着问道。

“探班。”顾子夕双手插在裤兜里,慢慢的走在许诺的身边,完全没有平时在公众镜头里的那种冷傲之气——就象一个普通来探老婆班的男人一样,低调而温暖。

“打飞的探班呢?诺姐好幸福哦。”文柬也笑着说道——晚上的她,似乎比平时活泼了许多。或许是那件事情不需要再继续以后,她的情绪也放松下来了吧。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去到B市最负盛名的中式四合院餐厅,这个坐落在风景如画的什刹海旁的中式餐厅里,全是精细雕工的中式古典家具,一走进去,迎面扑来的便是一股深沉的、古朴大气的韵味。

“难得顾先生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竟然知道B市还有这样的地方、还能欣赏纯中式的餐饮环境。”一直说话很少的费兰成,看着顾子夕微笑着说道。

“费老师喊我子夕就行了。”顾子夕伸手招来服务员,让服务员将他们带到预定的坐位后,亲自动手帮大家倒了茶水,待大家都坐下来后,才看着费兰成继续刚才的话题:“我父亲在北方生活过一段时间,和我讲过北方的一些典故。”

“而且诺诺是在这边读的大学,对这边就更熟悉了。”顾子夕说着,笑着看了许诺一眼。

而看到这般模样的顾子夕,许诺只觉得一阵不习惯——这个任何时候,身上都散发出一股与人距离感的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民了?

这个商人,还真够多面的。

…………

一餐饭,在融洽的气氛中,吃了大约一个半小时。五个人,一共消费了大约四千元左右。

对于家境富裕的文柬来说,倒也惯见;对于高级白领风铃来说,倒也不难接受,但还是有些感叹——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随便一请,就是大几千的;

不过转眸看许诺,她的衣着与气质,也都能是身为同类人的职场气息,绝非常人心中的阔太与富豪。而顾子夕也与新闻与报道中大不相同,虽然身上仍隐隐流露出强大的气场,但现在这样的温和与亲切,却也并非刻意。

而这样的消费对于一个月工资也不过五千左右的费兰成来说,只能在心里暗暗咋舌了——一顿饭吃去大半个月的工资,是他们这样靠工资生活的人难以接受的。

原来有钱人和没钱人的差别,看新闻是永远无法了解的,只有亲身体会、置身其中,才能深刻感受这其中的落差与不同。

自那以后,原本对许诺比较偏护和温和的费兰成,也不自觉的与她拉开了距离;当然不会去为难她,只是从骨子里觉得她和自己是有距离的,所以他长辈式的关心和呵护,似乎显得有些多余起来——或许还会被有人心看作是拍马屁。

想想,还是算了吧——这次项目以后,大家交集的机会也并不多。

第二节:洗澡,被看光了

“今天吃饭的费用太高了。”晚上回到酒店,许诺对顾子夕说道。

“不算吧。”顾子夕微微一愣。

“唉,你都不懂。”许诺瞥了瞥嘴,一副懒得理他的模样。

“难道顾太太的情商比顾先生还高?”顾子夕可不太相信这一点——他这个老婆,大多数时候是活在自己世界里的。

“不是我的情商比你高,是你没办法体会一个月收入不到一万的人,一顿晚餐吃去几千块的感受。”许诺无奈的看着他:“我知道你很克制,不过,下次注意哦!”

“这个很难说,请贵了,说你炫富;请便宜了,说你有钱还吝啬。总之不在一个阶层上、或心里有抵触的,总会有话说。所以还不如随意,做到自己满意就行了。”顾子夕笑着说道。

“唉呀,原来还是顾先生的情商高呢?”许诺眸光微转,倒也认同他的观点。

“总之一个目的是达到了,那就是顾先生是很疼顾太太的,拍马屁也要把顾太太的朋友招待好。”顾子夕笑着揉着她的头发,低头在她的唇间轻吻了一下:“快去洗澡,昨天熬夜了,今天要早些睡。”

“别老弄我头发!”许诺伸手拍下他的魔掌,冲他皱了皱鼻子,转身回卧室拿睡衣。

“你头发养得不错,以后生个女儿像你也挺好。”顾子夕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她笑着说道。

“废话,顾梓诺和你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再生个女儿必须像我。”许诺拉开衣柜门后,转过身来看着顾子夕傲娇的说道。

“那顾太太有没有计划好什么时候生?”顾子夕只是一脸宠溺的笑容。

“要顾梓诺同意的麻。”许诺笑着回过头去,拿了睡衣后关上柜子走过来,站在顾子夕面前,微眯着眼睛看着他:“你愿不愿意等?”

“愿意。”顾子夕牵着她的手边往浴室走边说道:“会越来越好的。梓诺的优点是懂事知理,这也是缺点,让他不会感情用事。但他必竟是孩子,需要的爱和温暖,比大人要多得多。”

“当爸爸的是在提醒当妈妈的,只要耐心等待、只要用心去爱,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吗?”许诺低声轻笑着,语气里一片轻松的愉悦——她越来越知道,有些人、有些事,你越想、越紧张,他会离你越来越远。

放开你的欲望,用心去爱、用心去等待,孩子敏感的心,总能感觉得到;而只有你是愉快的、放松的,才能将这种愉快和放松传递给他——即便他远在地球的另一边,她仍希望每每想起他时,她是愉快的、放松的。

“好了,顾先生,现在请你回避一下,顾太太要洗澡了。”许诺将睡衣放在柜子上,边放着水边对顾子夕说道。

“我不介意陪顾太太一起洗。”顾子夕挑了挑眉梢,伸臂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轻轻抚上她的唇。

“说什么呢,快出去。”许诺的脸微微一红,伸手扯下他的大手。

“儿子都生了,还这么害羞可不好。”顾子夕轻笑着,用被她扯下的那只大手托住她的头,俯下头去轻轻吻住了她……

“还让不让人家洗澡了……”许诺自然的环住了他的腰,低低的声音一片娇软。

“这个又不影响你洗澡!”顾子夕轻笑。

“呵……”许诺轻笑,全心投入到他温柔的吻里——直到浴缸的水漫到了地上、浸湿了他们的脚,许诺才惊叫起来:“水放满了!”

“恩。”顾子夕低应一声,伸手关了水龙头的水,拍拍她的脸低声说道:“去洗吧,我出去。”

“这才差不多。”许诺轻笑,主动在他脸上吻了一下,才推着他出门,然后将浴室的门关上。

花一些时间将地上的水弄干后,又将浴缸里的水放掉一些,这才重新泡进去——只是心里难免有犯罪感:南方倒好说,在北方这么缺水的地方,居然浪费了这么多水。

都怪顾子夕,把人给弄糊涂了。

许诺轻哼一声,嘴角却全是浅浅的笑意。

…………

“许诺,电话。”刚刚冲淋完身上泡沫的许诺,还没来得及擦干,顾子夕便拿着电话走了进来。

“喂,我还没洗完呢!”许诺忙扯下浴巾抱在胸前。

“许言的电话。”顾子夕笑着将电话递给许诺,倒也没说什么不该说的玩笑话。

“那你也得先敲门。”许诺伸手接过电话,狠狠瞪了他一眼。

“好,下次一定记得。”顾子夕轻笑,推着她转过身子去,帮她将裕巾缠好在身上:“弄完了去被子里窝着,别感冒了。”说着便转身出去,并帮她将门给关好。

许诺微微笑了笑,边对电话那边的许言问道:“许言,什么事?”

“被老公看光了?”电话那边,许言的声音一片戏谑。

“被自己老公看光那不是很正常的事!”许诺笑着说道,伸手扯下毛巾擦脚。

“哈哈哈,脸皮越来越厚了。”许言不禁大笑。

“嗯哼,说明我们夫妻和谐。”许诺轻哼一声得意的说着,只是脸仍然忍不住的红了开去。

“有道理有道理……”许言更乐了,可见心情越发的愉快。

“许大小姐,这么晚打电话过来什么事呢?”许诺换好鞋子,拉开浴室的门后,走到顾子夕的身边坐下来,示意他帮自己吹头发,边问着许言。

“‘会飞的猪’这本漫画的出版稿完成了,在我手术前可以出版。”许言温温柔柔的说道。

“怎么这么快就修完了,你是不是又熬夜画图了?”许诺听她这话,眼皮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她无意识的伸手压了压眼皮,不悦的问道。

“没有,季风不是在吗,比你更狠,象个闹钟似的。”许言不禁轻笑,电话那边季风好象说了句什么,许言捂着电话推开了他,与许诺继续说道:“是因为上一本的销量不错,这次加印了,所以出版社要求删减的部分减少了,改起来就快。”

“恩,这还差不多,要是季风敢让你熬夜的话,我跟他没完。”许诺笑着说道。

顾子夕拿了吹风机过来,拍了拍她是肩膀示意她在自己膝盖上躺下来。

许诺看了他一眼,便顺着沙发躺了下来,将头搁在他的膝盖上,由着他解开包着头发的毛巾,用他修长而粗砺的手指代替梳子,将她的湿发慢慢的梳理成形,然后打开吹风机,用最小的风慢慢的吹着。

许诺抬眼看着他微微一笑——在轻缓的风机声中,有一种极为平凡、却又极为安心的情愫,在两人之间缓缓的流转、涌动。

“就是告诉你这个事,回来后喊上顾子夕,我请客吃饭。”电话那边,许言轻声说道。

“好啊,我还有三天就回来了,好好儿想想,这次要请我吃什么。”许诺笑着说道。

“没问题,季风催我睡觉了,我先挂了,你也早些睡。”许言一如既往的对她的要求从不拒绝,爽快的应下来后,便挂了电话——曾经那么多的担心,现在该可以都放下了吧。

许诺现在的生活,她该可以放心的——至少,现在的她是快乐的;至少,顾子夕给了她想要的家,并让她在有他的家里,感到安全和满足。

这,就够了。

第三节:夜聊,恩爱缠绵

或许是温热的风吹得太过的舒服、或许是顾子夕在发间穿过的手太过的温柔,挂了电话后的许诺,原本拿了本小说在手上看,没一会儿时间,手中的书便掉在了地上,躺在顾子夕的膝上睡着了。

看着她睡得香甜安稳的样子,顾子夕不由得微微的笑了,依然不紧不慢的帮她吹着头发,依然享受着手指穿过她柔软长发时,那样柔软的感觉——他喜欢这样宠着她的感觉、喜欢她这样安静的在自己的身边,被自己呵护的感觉。

在工作中分秒必争、在谈判中寸步让、在商业中淄铢必较的那个顾子夕,用上几个小时给她吹干一头秀发,也不过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是他觉得最享受的事情。

直到头发全部被吹干,顾子夕放下吹风机,用手指轻轻的梳理了几下后,看着她沉睡的脸发呆好一会儿,这才连人带浴袍一起将她抱回到房间,帮她盖好被子后,伸手将她身上的浴巾给扯了下来。

伸手摸摸她身上的肌肤,温度还是刚刚好,然后转身离开,去到浴室简单的冲了个澡后,回到书房,打开电脑给方律师发了封邮件,将今天与文部长沟通的结果做了描述,请方律师做一份书面的补充合同发过来。

“方律师,此补充条款为合同正本不可分割的附件;补充条款如下:第一,关于合同的生效——在第一期稿提交通过后,视为方案整体确认,其后的方案修改、拍摄效果,不作为合同变更的依据。”

“第二,关于合同金额的变更:原合同第1附件(合同报价)做如下更改——合同总价格不变,其中双方各自承担的费用做重新约定,除附件所列第一、二、三项由甲方完全支付外,第四项重新约定为120万人民币。”

“第三,关于各款项的支付方式变更:附件第一、二、三项费用,原约定由乙方垫付,现重新约定为发生即支付;附件第四项费用,原约定合同签定之日起支付25%,确认方案提交后支付45%,全部拍摄完成后支付余款;现重新约定为:除去合同合签定后已支付的金额,重新约定的余款,在确认方案提交后支付80%,拍摄结束后3个工作日内支付所有余款。”

“方律师,大约是这么个意思,具体措词你再斟酌一下。”

“文部长,感谢对‘品尚’的信任与支持,望后期合作愉快。”

顾子夕在将邮件发给方律师,同时抄送给文部长后,这才关掉电脑,起身回房间——他相信有了那一张照片、和那一段信息的呈现,文部长那边不会再有什么变化。

…………

顾子夕没有开灯,借着月色上床,扯去身上的浴袍后,自背后将弯曲成虾米的许诺搂进怀里——在她如丝般柔滑而温软的肌肤紧贴上他宽厚的胸膛时,他身上的火被轻易的撩了起来。

“女人,也不心疼一下老公,就这么安心的睡着了?”顾子夕的大手在她的腰间轻轻揉捏,犹豫着要不要喊醒她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在他的怀里转过身去,将脚自然的搭在了他的腿上,两人的身体默契的完全贴合在了一起……

这让他放弃仅有的犹豫,俯头在她的耳边轻声喊着:“许诺,睡好了没有?”

“恩……”许诺轻哼着,却没有醒来。

“许诺?”顾子夕低低的喊着,牙齿细碎的咬在她的唇间,一下、一下的,轻轻的啃噬着,他想用这样的方式,慢慢的将她喊醒——只是她身体的温软与热度,早已轻易的将他的身体唤醒……

“子夕?”许诺朦胧间微微睁开眼睛看着他……

“恩……”顾子夕轻应,沉沉低吻,唤醒着她所有的感官……

…………

“现在醒了?”在一阵激烈过后,顾子见对趴在他怀里喘息的许诺笑着说道。

“就算是睡神也该醒了吧?”许诺不由得轻嗔。

“那倒是。”顾子夕沉声低笑,大手无意识的在她流着汗的背上轻轻抚动着。

“怎么这么晚才睡?又加班了?”许诺低声问道。

“恩,给方律师发了个邮件,和文部长这边需要一份补充合同。”顾子夕伸手从旁边捞过毛巾,帮她将身上的汗擦了一下接着说道:“虽然合同对他们的约束力不算太大,好歹对我们自己也是一种保护。”

“恩,实际情况是我们说的哪一种?”直到这时候,许诺才认真的想这件事情——白天的时候他只说解决了,她也就没有再多问。现在说给方律师发邮件,才觉得这件事情,并不如她想象的那么容易解决。

“第二种,想要拿了我们的创意,然后将我们甩掉,交给他自己人来做。那么政俯拨的这笔款,就可以全部落入他自己的口袋了。”顾子夕低声说道。

提起这件事,他的眸底有着不同于平日的寞然——即便是商人的他,也有着同样的为达目的不惜代价的手段,但对于曾有过救命之恩的故人如此行事,仍有着灰心和失望。

或许不是对他这个人的失望,而是对人性的失望。

“不过,现在都已经谈妥了,后面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意外。”顾子夕压下心里隐隐的难受,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

“他既然设了这个局,又怎么会轻易的放弃?”许诺疑惑的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说道:“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顾太太,女人太聪明了会让男人有压力的。”顾子夕看着她,嘴里叹息着,心里却隐隐的骄傲——这个女人,想留点儿神秘让她崇拜、想给她惊喜,实在是件高难度的事情。

“顾先生,我会认为你这是在夸我的。”许诺轻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胸膛说道:“起来说会儿话。”

“看起来精神很好的样子,难道是因为我刚才努力不够?”顾子夕轻抚在她背上的手,作势往下滑去。

“喂,想和你聊聊天麻。”许诺的脸微微一红,反手抓住他游移在腰间的手,娇嗔着说道。

顾子夕只是沉声低笑,搂着她坐了起来,将她放在怀里安顿好后,用被子将两人围好,看着她说道:“这个人很历害,做事滴水不漏、没有破绽,我对他到底要做什么只是猜测,但并不确定。”

“只不过,对于他到底想做什么我倒也不用知道,只需要确定一点:那就是他的行为将对我们不利,这就够了。”

许诺好奇的看着他:“短短的几个小时,你倒底做了什么,让他非让步不可?”

“一张照片、一段新闻、一句话。”顾子夕笑着说道。

“别卖关子,具体点儿。”许诺皱眉拍了拍他的胸膛,示意他快说。

顾子夕自床头拿过手机,调出一张照片给她看——那是一个少年青春飞扬的笑脸,背景是在温哥华。

“他儿子?”许诺似是有些明白顾子夕的意思——用他儿子的安全威胁他:即便顾子夕什么也不说,以他在商场上的名声,单就这张照片,文部长就会感到一股阴森的杀气。

“恩,和他倒是有几分像的。”顾子夕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其实我一时间也来不及去找人跟拍他的儿子,这不过是他儿子在Facebook上自已晒出的照片,我在机场没事儿干的时候找出来的。”

“空手套白狼呢?”许诺笑着说道。

“也不算,只是告诉他我可以这样做。所以一张照片表达了我的意思就够了。”顾子夕边说边将照片关上,打开给文部长看的信息给许诺看:“这是业内传得最凶的那件事,说我因为经销政策把客户逼死了。”

“事实的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传闻挺有威慑力。然后我告诉他:如果放手一博,他这个部长的位置大约只有50%的机会保得住——天子脚下,他做不到只手遮天,就要做好随时被拉下马的准备。这个道理,他自然明白。”顾子夕收起手机,眸色里一片冷洌——这次项目之后就放过他吗?

他当然没那么天真,文部长在这个项目上失了上风,自然会找机会再整他;而他,当然也没打算放过文部长——今天的谈话他都有录音,而他没有提出将文柬撤出项目组的事,就是给自己留了足够的时间,去查文柬所有文件的传输路径,以找到更多的证据。

官场商场,为名为利,他不得不为自己留好后路;而对于文部长这种忘恩负义之人,狠起来,会比一般的人要狠得多——既然可以连他都算计、既然和他撕破了脸,只怕心里越发不想当年那段往事有机会暴露出来。

所以这个人要么不去惹、如果惹了,就要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还好,他是个奸诈的商人,任何时候都习惯了给自己留后路。

“好了,顾太太,还有什么要问的?如果困了就睡觉,如果不困,我们再活动活动如何?”顾子夕收起眸底的冷意,转眸看着许诺时,又是一脸的笑意与暧昧。

“困了困了,快睡吧。”许诺用力瞪了他一眼,抓着被子就往下滑去。

“还真快,说困就困了。”顾子夕轻笑,待她滑进被子后,一个翻身,正好将她牢牢的锁在了身下。

“喂,快下来,重死了。”许诺用力的推着他——大家都没穿衣服好不好,这个叠罗汉的姿式真的很容易惹火烧身来着。

“很重吗,平时怎么不见你说呢?”顾子夕故意将身体往下沉去,压得许诺直叫——你想谋杀亲妻呢,快起来。

“不敢、也舍不得。”顾子夕沉声低笑着,张嘴在她下巴上狠狠咬了两口,这才翻身下来,伸手将她圈进怀里,大手仍是不安份着。

“喂——你别乱动麻,真的要睡觉了啦。”许诺用力的扯着他的手,身体不安的扭动着。

“真的想睡了?”顾子夕将手握着那里,边咬着她的耳垂边问道。

“恩,要睡了。”许诺忙点头。

“好吧,睡吧。”顾子夕也点了点头,将脸贴在她的脖子上,轻轻闭上了眼睛——而那双火热的大手,仍舒舒服服覆在那处,没有要挪开的意思。

许诺怕他一会儿又乱动,只得抓住他的手,见他只是搁着不动,这才安心的闭上眼睛——呼吸着他温热的气息,在他的怀抱里安然睡去。

窗外夜色低沉,灰蒙蒙的天空如一张厚重的被子覆盖在城市的上空,让人看不见半点天空的蓝色、当然也看不见夜空里的星光。

只因为有了对方在身边,即便是在这样沉暗的天气里,他们仍感觉到生活的美好;因着共同经历了这些黑暗与不公,也让他们更加庆幸着——幸好有你在身边。

第四节:夫妻,画眉之乐

第二天清晨。

因为顾子夕匆匆出门,没来得及回去拿换洗的衣物。内衣自不用说,外衣他也是不习惯两天穿同一件的。

所以一大清早,许诺急急的吃了早点后,便出门帮找商场帮他去买衣服——

“我的尺码你知道吗?”顾子夕边吃着酒店餐厅送过来的早餐,边悠闲的看着晨报,边问许诺。

“知道。”许诺翻了翻白眼,拿了门卡往外走去。

顾子夕看着她出门,不由得轻轻的笑了——他喜欢呵护她的感觉,也喜欢看她为自己忙碌的样子。

在她为他忙碌的时候,她的心里眼里——只有他。

是不是有些可笑?一个大男人居然在意这些——但,又有什么不可以呢?爱是双方的、爱是占有的、爱是希望她的眼里只有自己……

…………

大约十五分钟后,顾子夕听见手机嘀嘀的信息提醒声——拿起来一看,都是信用卡的刷卡提醒。

这个女人,没想到还这么细心,连他平时穿的牌子都没弄错——一看价格,他就知道她买的什么牌子。这也算是商人的一个优点吧:对数字特别的敏感!

…………

“没办法过水再穿了,你就将就一天吧。”半小时后,许诺将大包小包的购物袋递给他。

“其它的都没问题,内裤还是要洗一下。”顾子夕接过袋子,看着她说道。

“那怎么办?你今天不出门?”许诺不由得掩嘴低笑。

“无怪乎顾梓诺说你笨,你还真笨得可以。”顾子夕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洗完后用吹风机吹干。”

“这样可以?会不会热风吹过的穿在身上会上火?”许诺又从他手上挑出装内裤的袋子,边拆包装边问道。

“你说呢?”顾子夕斜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懒得管你。”许诺看他的神情,就知道他又想歪了,瞪了他一眼,拿着内裤去了卫生间。

顾子夕轻笑了一声,继续低头看自己的报纸。

…………

大约到了9点30分,许诺才将这位大爷给伺候好。

“你几点飞机?我得去会议室了。”许诺边化妆边问道。

“下午的飞机,上午要盯着文部长将补充协议签下来。”顾子夕坐在梳妆台上,看着许诺化妆,一时间心血**,从她手上接过眉笔说道:“我帮你画眉毛。”

“喂,别开玩笑,你会不会啊?”许诺伸手将自己的眉毛给挡住,不相信的看着他。

“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情趣,古代还有画眉之乐呢。快把手拿下来。”顾子夕轻笑,扯下她的手,拎着她站起来,帮她细细的描着。

“下手轻一点儿,延着我原来的眉型画。”

“恩,别说话。”

“一根一根的描,别描到旁边去了。”

“你再说话,小心我堵住你的嘴。”

“你……”

许诺不再说话,顾子夕一手托着她的脸,一手执笔在她的眉毛上细细的描着——呼息交织的距离,他偶尔停一手来看她一眼,她也便给他一个暖暖的笑容,他便又继续往下描去。

“好了,我瞅着还成。”顾子夕放下眉笔,后退一步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看看,可别画得不能见人。”许诺才不相信他的手艺,忙凑到镜子边仔细的看着——还好还好,高低眉型都没问题,只是颜色太深了些。

“不错,值得表扬,以后这个活儿可以常做。”许诺边笑着,边拿起眉刷轻轻的将过深的颜色刷掉。

“原来还有这个步骤,OK,下次就交给我。”顾子夕抱臂坐回到梳妆台上,笑眯眯的看着她。

“好了。”许诺对着镜子看了看,满意后,才重新拿起唇膏。

“这个就别涂了,吻起来味道不够好。”顾子夕从她手上扯下唇膏,随手扔回了抽屉。

“喂,我现在是去工作!”许诺不由得好笑的说道。

“不用这个已经很漂亮了,走吧。”顾子夕伸手将她扯进怀里,低头给了她一个温润的笑容后,便凑唇在她唇上轻吮了一下,笑着说道:“这样多好,原滋原味儿。”

“好了好了,不涂了,走吧。”许诺被他逗得直乐。

“既然不涂了,我就放心的吻了。”顾子夕轻笑,噙住她的唇,细细品尝着独属于她的甜蜜与美好——慢慢的、一下一下的、温柔缠绵、缱绻一片……

…………

在两人一起来到酒店会议室时,费兰成、风铃、文柬和吴秘书都已经到了。

“许诺,早。”

“顾总,早。”

“大家早。”

许诺与顾子夕一起与大家打了招呼后,便在桌前坐了下来。

“大家别紧张,顾总只是列席参加,了解一下我们的进度,不参与创意意见。”许诺见大家有些奇怪顾子夕也参加,便笑着解释着。

“见大老板确实让人紧张。”风铃笑着说道。

许诺笑了笑,对顾子夕说道:“我们开始工作了。”

“文柬的电脑能不能借我一下,我给文部长要确认一个邮件。”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文柬温润的笑着。

“这个?”他出色的五官及清朗的气质,加上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让的年轻的文柬的脸不由得一阵发热,只是微微犹豫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吴秘书后,便将电脑推到了他的面前:“可以。”

“谢谢,你的电脑很小巧,适合有品味的女孩子用。”顾子夕不动声色,说话的声音却淡然淳和,有种让人心动的厚度。

文柬的心不由得漏跳了半拍,下意识的看了看许诺的电脑——是最老款的IBM,这种型号通常是男士才用的。和自己最新款的苹果电脑相比,显得又笨又土。

当下羞涩的笑了笑,慢慢的坐了下来。心情,却如同春天的扬花一样的飞扬着。

顾子夕轻扯嘴角,拿着文柬的电脑边站起来边对许诺说道:“我去旁边的桌子上写邮件,你们继续。”

“恩。”许诺在心里翻了翻白眼,表面上却依然配合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