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72撬动裂痕

Chapter072 撬动裂痕

顾子夕并没有和她说要干什么,从他的行为上来看,应该是想查文柬的电脑:

至于是查内存文件还是查对外联络路径,她不得而知,倒也并非难以判断。

据文柬刚才的反应来看,内存文件应该没有什么可查的;而对外联络路径,非IT专业的人,大约也不会想到历史网络路径能够技术处理;否则她不会轻易的将电脑交给顾子夕----虽然顾子夕小用了一把美男计,让文柬有些心花怒放,但她仍然在看了吴秘书一眼后才同意,说明这个女孩子的警觉性还是不错的。

而许诺自己所以能想到网络路径可查,是因为她做过商业间谍----对于商业资料获取的手段和方法,已经不是正常人所能理解的犯围了。

…………

在看到顾子夕端着电脑在角落的茶水桌上坐了下来后,许诺便将自己的电脑接上了投影仪:“昨天下午我将创意方案做了最后一次修改,最后的定稿我和大家一起再过一遍,有什么小问题小毛病之类的,大家随时提出来,我们现场修改。”

“好的。”风铃点了点头,打开自己的电脑,做好记录的准备。

费兰成和文柬也拿出了纸笔,准备将问题随时记下来----到了成形稿子要提交的时候,每个人都非常认真。

…………

旁边的顾子夕坐定后,便用文柬的电脑登陆上了自己的QQ,然后连接到公司的IT总监:“我需要拿到我现在用的这台电脑的所有上网路径和文件传送路径、接收人信息。传送文件的目录和内容,尽可能的下载下来。”

“OK,您将现在的电脑共享给我,我来操作。”界面上闪出IT总监利落的回答。

IT总监在电脑上直接教会顾子夕如何将手中的电脑共享给他,然后便用当地的电脑,直接进入了本机的操作----大约只用了半小时时间,便将所有的信息全部搜罗了一遍。

在顾子夕看到电脑界面还原到本机时,IT总监重新发过来信息:“我在她电脑里写了一个暗送程序,她所有发送的文件,以后都会自动转到到我邮箱里。现在所有的信息我都Copy了一份,需要现在传给您吗?”

“不用,发到我邮箱即可。”顾子夕回了信息过去。

“OK.”IT总监发了个OK的手势过来后,又粘了一段文字,告诉他如何清除自己的QQ登录痕迹后,便下了线。

顾子夕照着操作流程,将自己的登录痕迹完全清理后,便将电脑关了机,直接用自己的手机接收了邮件,打开来仔细看过后,嘴角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

“整个方案就是这样,大家看看哪些部位还需要做调整?”会议室那边,许诺的方案也刚刚讲完,正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顾子夕对大家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后,拿着文柬的电脑走到到会议桌前:“我现在去文部长那边确定一下进度是否需要修正,同时确定我们提交的方案。我想大约一小时的时间,最终定稿能发到文部长的邮箱里。”

“OK,没问题。”许诺点了点头。

“好的,那我先过去了。文柬是吧,谢谢你,电脑很好用。”顾子夕倾身将文柬的电脑推到她面前,看着她别有深意的笑了笑,而眸子里却快速的闪过一丝冷意。

“不、不用谢。”文柬微微一怔,在他看不清用意的眸子里,与刚才的态度似乎又有不同,当下不由觉得有些莫明,而背脊也一阵莫明的发凉。

“许诺,你随我出来一下。”顾子夕朝大家晗了晗首,率先往外走去。

“大家先讨论,然后将想法记下来,我大约十五分钟过来。”许诺交待了一句后,随着顾子夕走到了门外。

…………

“怎么?找到什么了吗?”许诺看着他问道。

“恩,她和文部长、以及另一个做创意的人都有联络。我回公司后让晓宇将这些文件整理分类后,再看怎么用。”顾子夕点了点头。

“你是怕文部长反悔?”许诺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恩,反正有备无患。”顾子夕没有和许诺仔细说他的担心和后着,是怕影响她的情绪----反正,她现在只需要专心做创意,后面有什么事,他这个后着大约也是用得着的了。

“也是,这些人不知道后面还会有些什么黑招呢,真是利欲熏心了。”许诺也并非完全无所觉,只是没有顾子夕想得那么深而已。

“好了,我现在去市政厅拿他们签好的补充协议,然后直接去机场了。”顾子夕伸手轻拥了她一下,低声说道。

“恩,再见。”许诺点了点头。

顾子夕扯着她走到转角,低头轻轻的吻着着她,半晌之后才低低的说道:“我走了,办完事早些回去。”

“后天就回去了。”许诺的双手抓在他的腰间轻声说道。

“再见。”顾子夕点了点头,松开拥着她的手,拍了拍她抓在自己腰间的小手,在她松开后,便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如同他来的时候一样,匆忙而突然----只是,来的时候是喜悦、走的时候是不舍。

第二节:许诺,公开加密手法

“都有意见了吗?”回到会议室,许诺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边打开笔记本边问道。

“第一部分开篇的黑屏时间,文字表述是三秒,PPT制作是4.2秒,这个需要统一一下。”费兰成对着笔记本一条一条的说道:“第二部分开始的时候,京剧演员的脸由黑白底色转为舞台的七彩上妆照,但背景没做说明----是用旧舞台?还是用新舞台?”

“第二部分,文字表述没有问题,在PPT制作上,三地的图片没有标明地点,而除了机场那张比较清晰的说明是在法国外,其它两张均看不出来地点,这样对三地联通的高效呈现效果就有折扣。”

“在方案陈述和PPT呈现上,暂时没有其它意见。”费兰成说了几个细节问题后,便合上了笔记本。

“好的,谢谢。”许诺点了点头,转头对文柬说道:“刚才费老师说的两处意见,你现在修改一下:黑屏时间改PPT为3秒;京剧背景的现代开篇,用现代化、有水晶灯的华丽舞台;PPT的三张商务图片,将地名用水印的方式加满整个图片。”

“好的,我现在改。”文柬点了点头。

“OK,风铃。”许诺转眸看向风铃。

“我重新看了下片子,原来的4秒12改成3秒后,感觉好很多。”风铃看着许诺微微一笑:“费老师说的这几个细节,我倒是没发现,费老师好仔细。”

“你们的目光放在创意的感觉上,我这个老古懂,更重视细节。”费兰成含蓄的笑着。

“有费老师坐镇,我们在这方面会更大意的。”许诺也笑了起来。

“这是交给政府的资料,马虎不得,一定要严谨。”费兰成认真的说道。

“是,我们全部修完后,每个人将稿子再看两遍。”许诺点了点头,示意风铃继续。

“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已经完全能表达出B市的真实全景;关于第三部分,昨天晚上我查了下B市城市发展研究院的一些资料,他们对于未来城市发展的研究,目光主要放在:新型城镇化规划,城乡一体统筹发展研究、城市与区域战略研究规划、产业发展研究规划、历史名城与旧城保护改造研究规划、旅游文化生态区规划、生态文明建设与环境建设考核评价研究、水资源与节水城市建设研究等,而我们的目光主要放在了科技兴国上,是不是会有些跑偏了?”风铃看着许诺说道。

“这个我也看过,不过时间较早,是基于发展中城市的规划,对未来并没有太大的指导意义,实际上,‘智慧新城’才是未来的方向,而‘智慧新城’主要是指从城市管理方式、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物联网技术及产业发展、智能生活方式等,所以我们的两份方案虽然表现方式不同,但方向却与‘智慧新城’的概念不谋而和。”许诺笑笑说道。

“在这方面,我在做方案的时候有考虑,但这个‘智慧新城’与‘无国界的国际城市’要怎么结合,始终是我没有想透的问题。所以现在的表达方式,后期应该还会再修。今天提交稿子后,我们按之前的进度继续,然后请文部长安排我们去拜访一下‘城市发展研究院’的工作人员。让这个‘智慧新城’的概念,在我们的脑子里有一个新晰的模样。这样的话,对我们后期修稿应该会有帮助。”许诺说的时候,有意的看着吴秘书:“吴秘书,你看是不是帮我们向文部长申请一下?”

“当然可以。”吴秘书点了点头,将许诺的意见记了下来。

“我暂时没有其它意见了。”风铃微微笑了笑,低头整理自己的资料。

“OK,文柬改完后,直接发在公众邮箱里,大家再看两遍,没问题就提交。”许诺点了点头,看着文柬问道:“改完了吗?”

“诺姐,文件有加密。”文柬看着许诺说道。

“不好意思,我忘了。”许诺点了点头,走到她身边,拉过她的电脑,在系统里操作了几下,文件的加密锁便被解码:“现在可以了,修完后给我加密再发出去。”

“好的。”文柬看着她操作,却仍没有弄明白解密的手法----只是,她这样做的用意又是什么呢?她那么谨慎的一个人,怎么会忘记给自己的文件是加过密的呢?

文柬敛下双眸,眼珠犹疑不定的转了几下,不动声色的将文件改好后,又将电脑递给了许诺。

许诺这次拉过她的电脑回到自己的坐位上,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动着,片刻之后,便将文件重新加密----因为用的是键盘操作的计算机语言,而不是鼠标操作的界面命令语言,所以只要你不是特工级别的人物,还真的没办法从她快速的手指敲动中,寻找到加密和解密的路径以及口令。

文柬不动声色的将电脑接了过来,默默的发送给在坐的工作人员后,也同大家一样,认真仔细的看起来----她的专业本就是广告策划,若不是这次文叔叔让她做这件事,她是真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的。

但自从接了这个事,她的神经就处于高度的紧张之中,就算现在已经下了‘到此为止’的指令,她与团队的沟通的习惯、看案子时候的心态,已经不可能短时间恢复到欣赏、学习的状态。

对此,她自己也是一片苦恼。

暗暗的,她用眼角的余光瞟向许诺----她的嘴角带着自然的浅笑,认真的表情却让这笑容增加了几分严肃感与职业感;没有上过睫毛膏的睫毛依然浓密,在室灯的照射上,在脸上打出一排斜斜的阴影,在她有些偏冷的脸上增加了几份女性的温柔。

平时一直盘在头顶的酒红色长发,今天自然的散地腰间,衬在白色条纹衬衣上,有种干练而利落,自信中带着妩媚的感觉----很职业,却不刻板;很精英,却不中性。

若只是个职场OL,倒算是上乘。只是加上这豪门阔太,也还是寒酸了些----这一身的衣服都是国内最普通的牌子,和她老公一身的名牌和气势完全的不搭。

看来,她老公对她也不怎么样,那么有钱,还得她这么辛苦的自己养自己。

文柬暗自想着,悄悄将目光从她身上收回来,只是想了半天她和她老公的关系,却忘了分析她为何会忘了给自己的文件是加过密的?为何又当着自己的面操作解密手法?是对自己的信任?还是到了最后提交成果的阶段,已经不用严防死守了?

而至于文叔叔那边,不管是他要做的事情是否继续,自己的行动也都到此为止,后面该不用再提心吊胆的了吧。

文柬的眼睛放在电脑屏幕上,心思却完全不在工作上。

许诺也不理会她,在将方案仔细核对之后,通过网络得到小组各成员的确认,便直接联通了打印机,将文案和PPT分别打印出来,交给风铃协助装订好后,在提交稿的每一页都签了字,拿到吴秘书面前:“吴秘书,您在这边签收之后,电子档我立即转发出去。”

“好的。”吴秘书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笔,迅速的签收后,许诺转头朝风铃点了点头。

风铃便在文件发送上按下确认键,同时许诺将两份签字版本的文件,分别装进印有‘品尚’字样的文件袋里,一份递给了吴秘书,一份自己留了下来:“这份原稿我会自留一份,后期有任何改动,均会是在这份原稿的基础上。”

“当然,如果合作有什么意外,从职业道德上来讲,这份创意我们不会用于其它用途,政府方面也不能用于其它场合。这个我在文件的尾页和邮件中均有说明,我们合同的约束条款也有说明,还请见谅。”许诺伸出手与吴秘书重重一握,脸上的表情严肃而认真。

“当然。”吴秘书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不免有些僵化。

“好了,第一阶段,我们算是顺利完成。接下来我们进入艰苦的第二阶段,我们还余下一天半的时间,关于剧本的分工、关于拍摄公司招标的方式、关于拍摄公司选定的几项硬指标,都要完成哦,大家有没有问题?”许诺伸手轻掠长发,转身走回到会议桌的前端,双手撑在桌上,半倾着身体,看着大家微笑着问道。

“典型的资本家嘴脸,又来逼工了。”风铃笑着说道,揉了一个纸团朝她扔去。

“有我这么好的资本家吗?今天下午茶我请客,大家想吃什么只管点。”许诺伸手接住了她扔过来的纸团,笑着说道:“上午的工作到此结束,下午我们3点再开工,大家可以去逛逛、或者休息一下。”

“这个我严重同意,这段时间的脑细胞都快死光了。”风铃点头,收起自己的电脑和资料便站了起来,同时将一张纸条递给文柬,笑着说道:“文妹妹,这是我要的下午茶,麻烦你安排一下,你的诺姐买单哦。”

“好的,费老师、诺姐、吴秘书,你们要什么?写给我我去安排。”文柬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看着大家笑得一脸的乖巧。

“我还是自带茶水好了,零食什么的我就不要了。”费兰成笑着摇了摇头。

接着吴秘书也摇了摇头,只有许诺又写了张单子递给文柬----除了她自己爱吃的零食外,还有费老师常喝的茶叶、还有吴秘书惯抽的烟。

这个许诺,倒没看出来,居然还是八面玲珑的。文柬轻扯嘴角,对她的圆滑不免有些瞧不起。

许诺从钱夹里掏出一千块钱递给文柬:“辛苦你了。”

“不辛苦。”文柬忙笑着摇了摇头,眼睛迅速的从她的钱夹上瞟过----倒是一个普通的Coach的LOGO款钱夹,只是里面的照片却让她眸色一亮:好漂亮的小男生!

“诺姐的儿子吗?”文柬试探着问道。

许诺微微一愣,低头看了看钱包里顾梓诺的照片,脸上的表与立即变得温柔起来,只是余光轻瞥了一眼后面的吴秘书后,眸色立即便得淡然起来,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公司下一个创意片要用的童星。”

“哦,我看长得很象顾总呢。”文柬伸长脖子想看清楚。

“小孩子,看起来都差不多的样子吧。”许诺快速的将钱包合上放进了随身的包里,看着大家说道:“我先回房间休息一下,下午见。”

“下午见。”

大家对这事也只是一笑而过,没有过多的纠结,收拾了自己的资料后,便先后离开了会议室。

第三节:子夕,低调的威胁

市政办公大楼。

顾子夕在去到文部长办公室的时候,仍然如同没有发生那件事一样,将他当做父亲的故人、当做长辈,以谦逊的态度,递上两条中华的烟。

文部长的眼睛自烟上轻扫而过,嘴角勉强轻扯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用客气。”

“这是一个晚辈来拜访长辈应有的礼节。听说阿姨最近身体不太好,我买了些营养品放在车上,稍后给阿姨送过去。”顾子夕的脸上依然和煦一片----他的礼节,看起来完美得找不出任何破绽。

文部长一听这话,原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当下就更难看了,皱眉沉默良久,将签好的补充协议递给了顾子夕:“这件事情,以这份补充协议为止,不要再起什么风波。”

说完看,看着他别有深意的说道:“你阿姨不惯见外人,她也节约,吃不惯营养品。”文部长点了点头,意有所指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过去打扰了,麻烦您告诉她,东南的儿子问起她,这次太过匆忙,下次再来看她。”顾子夕轻挑眉梢,将文件仔细的看了一遍后,细心的装进了随手的文件袋里,起身向文部长告辞。

“子夕,这件事情的结果,是全世界都在看着,所以,我们一起把结果做好。”文部长也站了起来,送他到门口后,别有深意的说道。

顾子夕温雅的笑了笑,点头说道:“我会交待许诺和她的团队,不要再有顾虑,对待这件案子一定要全力以赴。”

“这样最好。”文部长淡淡点了点头,在目送顾子夕离开后,脸阴沉得更历害了。

…………

顾子夕刚走了没多久,吴秘书便带着方案提交稿的文本回到了办公大楼。

“方案是文柬修改的?”

“是的,还当着她的面解密和加密修改。”

“恩……”

“从顾子夕的行事风格,再推测许诺之前传的每份文件都拿掉细节,只留大纲还加密的作法,她不应该会忘了加密的事,而让文柬现场修改。”

“你的意思是,文柬本来就知道解密方法,只是因为你在现场所以装作不知道?”

“我只是猜测,小姑娘的心思很难猜。我看她和顾子夕关系似乎也不错。”

“应该不会,或许只是年轻,被他们给骗了。听说顾子夕对付女人很有一套,他那个前妻离婚了还缠着他不放、现在这个老婆对他也死心踏地、他这样有光环的男人,若故意去骗柬柬这样不经人事的小姑娘,可谓是手到擒来。”

“既然这件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我看文柬也没必要继续在那里呆着了。”

“我今天晚上找她谈谈。”

“恩。”

站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气,两人的心情一片沉重----赚钱的机会很多,在位这么多年,他们搭档着也挣了不少钱,所以一次两次的不得手,原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只是这个顾子夕的身份特殊,手段狠辣,昨天才拿了儿子的照片来威胁自己,今天又将妻子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这个人,让他知道了自己的老底,留着始终是个祸患。

想到这里,文部长的眼里一片冷意。

“这次,怕不是动手的时候。”合作多年,吴秘书对这位老领导、老搭档的表情、想法已经知之甚深。

“这次的案子,保持正常的合作,让他看到我们合作的诚意。”文部长沉声说道。

“恩。”吴秘书点了点头。

两个对视一眼,又同时转头看向窗外,眸底的颜色,与窗外的灰尘颜色几乎没什么不同。

第四节:顾氏,准备着与顾东林的战争

对于南方来说,四月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而对于北方来说,四月的春风吹不进这里,反而关外的风沙,却在这个季节,最容易入侵。

这不,一场春天里独有的礼物沙尘暴,将这个城市、包括城市里的人,都吹得灰头土脸。快步走在街上的顾子夕,看着到处扬着尘土的城市,不禁皱起了眉头。

“许诺,我这边正往机场去。”

“恩,我这边已经将方案提交了过去,还有两天时间,一边做后续工作准备,一边等市里的回复。”

“恩,平时没事就呆在酒店别出去,外面风沙大,皮肤得吹坏了。”

“你介意?”

“会心疼。”

“好吧,反正我也说不过你。”

“女人不要这么好胜!”

“说三句话,都有一句是教训我的。”

“好了不说了,你昨夜没睡好,中午休息会儿,我到了再给你电话。”

“下机后给我信息,否则我会担心的。”

“恩,会的。再见。”

“再见。”

说了再见,却没有人先挂电话,通过电话听闻着对方轻浅的呼吸声,好一会儿才许诺才说:“我先挂了,你快去机场吧。”

“恩。”

顾子夕轻应着,等她先挂了之后才按掉电话,微微笑了笑,快步往停车场走去。

他想到打电话便打了,却从没有分析过自己现在的状态----即便在与艾蜜儿热恋的时候,工作上的高强度让他几乎一周才与艾蜜儿联络一次。

他一直认为,已经笃定的恋情,不需要二十四小时的不分开来维持热度、更不需要时时的联络来证明是爱着的;他一直认为,爱情需要适当的距离和空间,以保持独立的人格和思考。

而他与许诺之间,似乎他更粘着她一些----相反她更独立、更需要空间;而他即便在工作中,仍愿意为她的来电而停下手头的事情;更愿意在不工作的时候,听听她的声音、了解她在干什么。

自信而霸道的他,从不认为自己随兴所致的电话会不会打扰到她,只是无意识的将这种想念、这种时间上的霸占变成了习惯,而不自觉。

…………

顾子夕回到办公室后,本来已经安排了林晓宇进来,想了想,还是换了谢宝仪。

“顾总。”谢宝仪拿着她的专门用来记顾子夕安排的与她现在工作无关的一些工作。

“IT部会有些资料发在我的邮箱里,而且不定期还会发过来。你每天帮我接收这些邮件,并分类整理。”顾子夕看着她说道。

“好的,我看过之后,再与您沟通分类方式。”谢宝仪点了点头,快速将顾子夕的要求记了下来。

“有些事情,晓宇年轻了些,不适合知道。”顾子夕轻瞥了她一眼,轻声说道。

“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谢宝仪自笔记本里抬起头,沉静的看着顾子夕。

“看过之后,我需要了解四件事:第一,一个叫文靖的男孩子的现状;第二,B市文化厅部长夫人的活动规矩;第三,与文柬来往最密切的邮件人的身份;第四,B市文化厅部长近年来的大事件。”顾子夕沉静的说道。

谢宝仪看着顾子夕,两人的目光无声的交流着的,是两人在多年合作中培养起来的默契与懂得----半晌之后,谢宝仪缓缓点了点头,低下头来将顾子夕刚才说的话快速记了下来。

“我先出去了,看完资料后,有疑问再问您。”谢宝仪快速合上笔记本,边站了起来。

“好。”顾子夕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件事,还真的只能交给她:一来她有经验、二来他们之间有默契、三来这也需要一定的社会资源。

这些,林晓宇都没有。

…………

在谢宝仪出去后,顾子夕这才将精力投入到海外公司成立的推进、和老公司产品的改标进度中去----还好,当一件事情上了轨道之后,只要项目负责人得力,几乎是不用他成天盯着的。

当然,这件事情的进展如此顺利,更得益于这件事情是由景阳亲自操作的----他的商业策划能力一流,而顾朝夕的商业执行能力与敏感度一流,有他们两个盯着这件事,他原本就应该放心的。

也所以他才有了这么多时间来处理公司业务与发展以外的这些暗箭与黑枪。

而顾东林的日化百货公司成立后,也同时申请了海外产品代理的资格----他和景阳的原计划,正在一步一步的向目标走进,接下来便是要将顾东林的业务引向新成立的海外业务公司了。

…………

小会议室。

“公司所有旧品的改包已经完成。零售卖场、客户处的库存,需要销售部以换货的方式撤回来。”生产总监看着报表说道。

“我的意思是我们的直营店铺,货品可以全部收回来换标;客户处的暂时不要----他们都太狡猾,退回来后,他们就会想办法拿最新款。”销售总监王伟看了一眼生产总监,复又对顾子夕说道。

“客户最近的情况?我看南方的销售有所下滑。”顾子夕边翻着报表边问道。

“这个我单独给顾总汇报吧,我想在东区和西区增加些市场费用,南区的下滑需要一些时间的调整。”王伟看了一眼旁边其它部门的总监,颇有技巧的说道。

“好的,一会儿你和洛总监一起到我办公室。”顾子夕点了点头。

接着便是证券部的汇报:“股价大的趋势是稳定的,由于目前的资金大多放在海外市场的经营,消息面上自上次的Y视标王后,一直没什么新的动向发布,所以动力不足,这半个月略有下跌。”

“按现在这个下跌速度的话,两个月后,会是什么情况?”顾子夕问道。

“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每天下跌0.5个百分点,一周之中,有一天涨2个百分点,持续到两个月后,对我们的市值不会有影响,但能吸引一部分投资者的关注。”证券部长前期和顾子夕有过沟通,所以明白他的意图。

“内部呢?会影响股东信心吗?”顾子夕低头看着证券走势图,眸子微微闪动了一下。

“这个……”证券部长下意识的推了推眼镜儿,犹豫了一下说道:“要看我们股东的个性和对公司的信心了。”

顾子夕抬起头看着他,微微笑了笑:“我们的股东,对公司当然是有信心的,所以,为了吸引散户的资金,你的动作可以更大一些。”

证券部长轻咳了一声,沉声应道:“好的,您给的外来资金吸引目标,我努力达成。另外对于投资公司那边的信心,还需要您多关注。

“谢谢提醒,我会关注的。”顾子夕点了点头,合上文件夹后,示意会议结束。

然后与王伟和洛简一起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南区是什么情况?”顾子夕扔给王伟和洛简各一支烟,王伟起身帮大家都点燃了后,深深的吸了一口,对顾子夕说道:“有一家新的公司在和我们几个大客户接触,给的条件很优沃,所以客户的胃口就被提了起来,压着货不发,想给公司施加压力,以多要些市场政策。”

“你认为呢?”顾子夕轻吐烟圈,看着王伟问道。

“这几个客户算是优质客户,但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不是优质客户,人家也不要。”说到这里,王伟的眸子里有股销售人独有的狠劲:“政策我们咬死不放,因为他们没达到季度销售目标,我会向洛简申请撤回市场支持,将他们逼到对方那里去。”

“至于老货品,全部收回来改标。当地的市场,我们重新划分区域,让其它客户以老条件与新公司签定区域独家,然后给予免费铺货的政策,将渠道占满。”五伟看着顾子夕,信心满满的说道。

“好,就这样操作。”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王伟和洛简说道:“顾东林要的客户都给他,我们要的是渠道,而不是客户。所以王伟通过政策拖着要走的客户打违约官司,让他们没心力去经营顾东林的生意;同时启动区域划分的改革,将其它客户进行重新分配,与新公司签定独家合同。”

“洛简一边负责旧客户官司资料的收集,一边给新合同客户做市场支持政策----记住核心一点,在王伟拖住要走的大客户同时,我们新公司的货,要在市场上铺满!”

“没问题。”洛简点了点头,脑袋迅速的转动着。

三人又交流了一下各个区域的现状、客户分级以及新的区域规划方向后,到各方面都达成共识后,已经是晚上八九点的时间。

“晚上一起喝酒?”顾子夕看着烟灰缸里满满的烟蒂,笑着问道。

“不了,我和老洛再去琢磨琢磨细节。”王伟笑着站了起来,对洛简说道:“老洛,今晚我请客。”

“自然是你请,你趁这个机会,将区域进行大洗牌,在顾东林手上积了几年的区域瘤子一下就给清了,你心里可有多舒服。”洛简哈哈笑了起来,合起面前的笔记本,站起来朝着王伟的肩头重重的锤了一拳。

“就等着这个机会呢,我要让他们的货,无处可卖。”王伟轻扬眉梢,斗志满满。

顾子夕看着他们笑了笑,站起来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沉静说道:“也别太晚了,这次是持久战,或许比上次更难打。”

“你放心,咱们哥儿几个能蹦哒的时间,总比那人长。”洛简朝他摆了摆手,扯着王伟快步往外走去。

“说的倒是。”顾子夕笑着摇了摇头,回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来,将各部门的报表又细细的看了起来。

特别是证券部的,他单独拿了彩色笔,在整个趋势图上,将曲线描了下来。然后对着资本流量,细细的分析着、琢磨着。

第五节:许诺,打开对方的合作裂痕

B市,文部长的家里。

“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计划的?是不是你说了什么?”文部长看着文柬,声色俱厉的问道----虽然白天在吴秘书面前,他对这件事表现得漫不在意,可他的心里,却早已积聚了一团火气。

“我什么也没说,我都是按叔叔的要求去做的。”文柬看着文部长委屈的说道。

“许诺直接在你的电脑上操作文件解密的口令、说明她并不避着你;她的加密手法你也看到了,你们之间还有什么秘密?”

“这么重要的事情她都不避着你,你又是拿什么和她交换的呢?”文部长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起来。

“她之前连草稿都不肯拷给我,在昨天晚上顾先生来过之后,她今天突然这样做,我也觉得很意外。”文柬能帮文部长去做这样重要的事情,当然不会是个白痴萌妹,事情的关联和逻辑,她还是看得清楚的。

只是她还是没有想到,许诺已经将界面操作换成了键盘操作,如非IT鬼才,哪儿能看出十指飞快的口令?

而许诺之所以这样做,让文部长怀疑她便是唯一的目的----一旦自己人之间没有了合作的信任,那么办事自然就会有漏洞。

顾子夕借她的电脑、查她的文件和联络人,也就是在找他们的漏洞,她也就利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将这漏洞的可能性,增大一些而已。

这边,文柬被文部长骂得委屈万分,最后只得向阿姨(文部长的老婆)去诉苦;而文部长自己,也是郁闷得不行。

那边,许诺在酒店里也是满心的烦恼----

“顾子夕,我突然想起来,你昨天没有、没有用那个……”

“什么?”

“你没有用套啦!”

“哪儿有这么巧,一次就中的。”

“现在刚刚20小时,要不我现在去买药吃?”

“那药对身体不好,要是有了就生吧。”

“你说得倒轻松,不要你生吧。”

“我倒想啊,可惜我不会。”

“我和你说真的,我现在这个情况,真不适合呢。”

“你见过一次就中的吗?”

“我见过的人少,不好说。”

“要不我今天晚上再过来努力一把?把这事弄成算了。”

“你作死吧!”

许诺大怒,气哼哼的挂了电话,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焦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