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73幸福时光

Chapter073 幸福时光

倒也不是她不想生,只是案子要到7月才能尘埃落定;8月有纽约的发布会、8月或9月有许言的手术;这两件对她来说都是大事——项目的拍摄,会在整个B市四处奔波,几乎是要熬在拍摄组的。许言的手术,她必须亲自守着,或许还需要输血。

这些情况都不适合让她现在有宝宝。

还有梓诺的关系,刚刚才缓和一点,她希望能有更大的进展。

艾蜜儿的治疗也在关键时间,她这种情况,子夕无论是出于道义还是出于以前的感情,都不可能放任她不管。

因着这些原因,她现在不想多一个孩子来让两个人之间多一份牵绊——或者是她自私,她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去弥补顾梓诺,这个从怀在肚子里时,就被她的忧郁所影响的孩子;这个被她的选择而让出生带上污点的宝宝。

若在合适的时候有了新的宝宝,她也希望这也是顾梓诺共同的期待。

想到这里,许诺抓起钱包就冲了出去——还差一小时过24小时,或许还是有用的吧。

…………

“20小时了?”

“是的……”

“吃这个,72小时内有效,两粒一起吃。”

“72小时?好的好的,谢谢谢谢。”

“姑娘上次来我们这里买过退烧药吧?”

“呃……是的。”

“小姑娘要注意身体,这种药吃多了不好。注意啦,一年内吃不要超过三次;吃过药后六个月再要孩子更安全。”

“好的,谢谢。”

“小姑娘结婚了?”

“结了。”

“哦哦,这事儿最好让你家男人用套了,女人不要老吃药。我们新进了一种套,用过的人都说好,和没戴一样,给你家男人买一盒吧。”

“谢谢,不用……”

“唉,别急着走呀,可以让你老公试试,保证说好。”

“真的不用,谢谢。”

“唉哟,都结婚了还害什么羞呢……”

…………

许诺逃也似的跑出了药店,伸出冰凉的手用力的拍拍发热的脸,长长的吐了口气后,才快步往酒店走去。

“谁说结婚了的人就该对这种事情大方了?真是的。”许诺边走边想着,直到回到房间,脸上的表情仍不自然着。

对着说明书吃了药,一直提着的心这才放下大半——听说男人都会随身备这个东西,顾子夕怎么没有?

呵,随身备的,都是准备有婚外情的吧。

只是,自己这样经常出差,他又不定时探班,难不成要自己备?

想起那个彪悍的大姐,拉着让她买新型避孕套,不禁又笑了起来,拿起电话给顾子夕打了过去:“喂,睡了没有?”

“还没呢,想我了?”顾子夕轻笑——实际上他刚刚离开办公室,正拿着车钥匙往停车场走去:在许诺不在家的日子,他在办公室的时候,总是超过在家里的时间。

“鬼才想你。”许诺笑着轻斥,本来想和他说避孕套的事,想了想,还是不好意思问出口。

“那顾太太说说看,这么晚给顾先生打电话,是想起什么事了?”顾子夕轻笑,拉开车门坐进去后,边戴上耳机边发动车子——在南方城市的夜色,那华丽璀璨的霓虹与北方城市无异,而那样湛蓝的天空与星辰、那四月天里,空气里弥漫的花草香气,却是北方城市里,无法感受到的怡人感觉。

加上电话里,许诺低语浅笑的声音,越发的让他觉得——四月的天气,一切,都是极好的。

…………

“顾太太是想交待顾先生,家里的花儿要浇水了吗?还是说,家里的被子明天要晒了?又或者,顾太太的零食篓要检查一下了?”顾子夕笑着问道。

“我刚才下去买药了,医生说72小时内吃都有效。”许诺轻声说道。

“恩,药吃多了不好,以后我注意。”顾子夕慢慢收起玩笑的语气,认真的说道。

“那个店员跟我推销那个呢,说是最新的,你说,我是不是要买一盒给你备着?”许诺笑着,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出来。

“人家跟你推销?那你不是羞得要死?”顾子夕还真是懂她,在电话里大笑了起来。

“喂,不许笑!”许诺皱着鼻子低吼着他。

“不笑不笑,这东西你就别管了,以后你出差,我会记得放在你的行李箱里的。”听着她带着羞恼的低吼,顾子夕的心情更加愉快了——夫妻间的交流,本就是如此:哪有那么多甜言密语?仅仅是一点生活的小私密、小心情,已足够让两人的心情飞扬。

“我听见开车的声音,你才出办公室吗?”许诺说话间,已经躺回到**。

“恩,今天有些忙,现在回家的路上。”顾子夕轻声说道。

“哦,那你专心开车,我也要睡觉了。”许诺点了点头。

“晚安,吻你。”顾子夕微笑的唇边,声音一片温柔。

“晚安。”电话那边,许诺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困意,还有淡淡的娇软。

挂了许诺的电话后,顾子夕按下车窗,让这四月的晚风自脸上徐徐吹过,情绪是一片宁静与安适。

第二节:项目,进入正轨

第二天,B市。

早上的时候,许诺收到了来自于文部长的回复,对方案的提交表示确认,同时指出几点需要修改的地方,然后帮他们约了‘B市城市发展研究院’的领导,以期方案的完善,能够更加贴近社会大方向的趋势。

最后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加注了一句:由于学习任务紧,文柬自现在起不再参与创作团队的工作。

许诺看着邮件,眸子微微闪了闪——应该是她当着吴秘书的面做的那个假动作,让文部长对文柬有了芥蒂,所以才做出这个决定。

也好,以后项目小组的工作以及讨论,都可以更加自由一些——有只眼睛盯着做事的感觉,必竟不好。

许诺在回复‘收到’后,例行的对文部长和市委的支持表示了感谢。最后对文柬在项目组的工作表示认可,并对她不能继续参与项目表示遗憾,最后祝她学业有成。

许诺将文部长的邮件、和自己的回复同时转发给了费兰成、风铃,还有顾子夕,然后与大家约好了下午去‘城市研究院’的行程后,这才打电话叫早点,边吃早点边拿起服务员送来的报纸慢慢看着——直到放下报纸,她才想起,顾子夕的这个习惯,在不知不觉中,她也学会了。

呵,这也算是相互影响吧。

许诺微微笑了笑,将早餐的垃圾快速收进垃圾桶里后,放下报纸,回到书房又开始工作起来——现在风铃已经开始做整个创意的拍摄剧本,只有这个完成,在找拍摄公司的时候,才能更有针对性;

他们现在的工作方式,是风铃每做完一个镜头,就会马上发给她,她进行构思和完善,并且将拍摄要达到的效果、要呈现的感觉写进去。

虽然拍摄公司可以由市里指定,但越是这种情况,项目组的拍摄剧本才需要更加的完备,这样以应对或许不那么如意的拍摄团队。

到后来,风铃干脆抱着电脑跑到了她的房间,两人时而埋头狂敲、时而抬头对视、时而边吃零食边对着电脑发呆,有时候也会文不对题的说几句莫明其妙的话——她们的自言自语,通常会被对方给忽略掉。

直到下午1点,顾子夕打电话过来,风铃才拿了耳机将自己的耳朵塞住,等她从一个镜头中收回注意力时,许诺不知道什么时候电话已经结束了,并且已经将午餐点了上来。

“你们一天通几个电话?”风铃扯下耳机,看着许诺笑着说道。

“不一定,有时候几天也不通一个电话。”许诺边将午餐在办公桌上放好,边笑着应道。

“才不信,我看你老公盯你盯得挺紧的。”风铃将电脑和稿纸搬到旁边,边帮许诺拾掇午餐边说道:“不过也难怪,虽然他有钱,但你又漂亮又能干,关键是还年轻,你这种女人行情看涨的。”

“说得好象很有经验一样,实际上这么多年,我除了大学的时候谈过一次短期恋爱外,还真没谈过正儿八经的恋爱。而且,我大学的学长说我吧:没有情趣、个性太冷。”许诺端起碗边吃边笑笑说道。

“恩,其实是有点儿,不够软,现在男人工作压力大,倒是不需要一个工作狂的老婆。他们更喜欢没什么思想的软妹子。”听了她的话,风铃似乎是若有所思:“就是现在最流行的软萌糖那种。”

“不过呢,也就是那种承压能力小、不自信的男人才喜欢,在这种妹子面前能找到自信啊!相反越自信、能力越强的男人,越喜欢与自己同类的女人,高度相同,才能找到征服感和共同的兴趣点。”风铃一扫刚才的瞬间的低落,眉宇间释放出一股骄傲:“所以,放弃咱们这种女人,是他们的损失。那种男人,不值得留恋。”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个道理。”许诺看着她,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没有再多说什么——30岁的风铃,单身离异,没有孩子。工作起来,也是拼命三郎那种。

“当然,找一个错的男人,你的才华和能力,得被他磨光。这一辈子算完了。”风铃淡淡的笑了笑:“你老公不错,是那个能把你的才华释放得更加明亮的那个男人。”

“你对他的表扬,我一定转告给他。”许诺低头轻笑,却也若有所思——婚姻里有很多哲学,而她其实并不懂。

或许她真的是幸运的,拼着那么大的阻力与困难与他相爱着,在一起面对困难时,仍然得到他以爱的名义,所给的温暖和光彩——将她打磨得越发明亮的光彩。

…………

许诺和风铃吃完午饭后,便拿了资料和录音笔,一起去了‘B市城市发展研究院’。

研究院的工作人员,并非他们想象的都是费兰成那样的老学究式的人物——相反,除了个别环境、水利专家年龄偏大外,大多数都只有30出头。都是在各自的领域里有过科研成果的专业人才,比如说南水北调、比如说机器人的微型运用研究、比如说环境治理中微粒子的运用等等。

说出来的理论与专业术语,让许诺和风铃有时候都觉得太过深奥无法理解。所以她们非常庆幸自己带了录音笔,回去再慢慢消化好了。

“谢谢各位,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天听了各位一席化,我们只觉得这十年书的东西还得回去慢慢消化。”直到华灯初上,许诺与风铃才起身告辞。

“我们的工作,大多不对外沟通,这是第一次。所以我们希望我们今天所谈的内容,除了在城市宣传片上合适的呈现外,不要有其它任何形式的外泄。”一位老学者严肃的说道。

“好的,我们的方案做出来,会提交给市文化中心。如果您觉得方便的话,我们也可以提前提交给您一份,以确保我们的理解和呈现没有走偏,或不够恰当。”许诺谦逊的说道。

“可以。小张,将你的邮箱写给许小姐。以后你们可以多多探讨,我们的研究,也要多听各方的意见,不能只是在家里闭门做研究才是。”老学者并没有想象中的架子,态度虽然严肃,却也和谒。

许诺和风铃在拿到小张的邮箱和电话后,再次表示了感谢,才转身离开。

…………

“太深奥了,听不懂。”风铃直叹气。

“以后慢慢儿弄懂。这次弄懂点儿皮毛,也够我们的片子用了。”许诺点了点头。

“恩。”风铃点了点头,对许诺说道:“我回去将我的想法发给你,具体的创意我就不参与了,这样整个创意延续下来,会更连惯和一致。我继续做前面的剧本。”

“好。”许诺点了点头,看着风铃说道:“我们买外卖回酒店吃?”

“正是这个意思。”风铃笑着点了点头,与她一起快步往旁边的西点店走去。

两人快速买了糕点后,便匆匆的回了酒店,抱起自己的电脑,将录音笔的内容拷进了电脑,塞上耳机后,边吃东西边整理录音材料。

直到深夜1点,中间许诺还接了顾子夕两个电话,直到1点又打电话过来,知道她还没睡,发了一顿脾气,她才急急的结束了当天的工作。

“不好意思,害我们顾总发脾气了。”风铃边收着电脑边抱歉着说道。

“他就是这样,脾气大得很,非得听他的,否则就发脾气。”许诺摇了摇头,也将电脑和资料收了起来。

“这是关心你,你要知足。”风铃拎好包,边往外走边说道:“咱们女人也不好总熬夜,对皮肤不好。”

许诺点了点头,看着风铃说道:“我明天9点的飞机回S市,之后我们邮件联络。”

“好,晚安。”

“晚安。”

送走风铃,许诺迅速的冲了个澡,给顾子夕发了信息后才睡觉——他对她轻易不发脾气,一旦发脾气,她心里还是有些慌的。

唉,没办法,她其实是被他吃定了的,他温柔的时候她还敢撒撒娇,他发脾气黑脸的时候,她便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儿了。

“也没什么,听话就听话麻,听话的人少操心、少动脑,也没什么不好。”许诺很阿Q的安慰着自己,扯着被子便睡了。

第三节:回家,幸福时光

第二天,S市机场。

机票是林晓宇订的,所以许诺的所有行程都在顾子夕的掌握之中;也所以,一到机场大厅,便看见穿着白衬衣的顾子夕,边讲着电话边朝她招手。

在许诺一路小跑到他身边时,他伸手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边继续讲电话:“免费铺货的政策我已经批了,迅速悄悄的进行,不要打草惊蛇。”

“恩,我现在有事,回公司收你的邮件。老公司的合同,未完成的部分,按原条件续进新合同里。”

“我差不多30分钟到公司,你先处理合同的事,然后在办公室等我。”

“恩,先这样。”

顾子夕挂了电话,看着许诺脸色似有不悦:“昨天加班到晚上1点?”

“偶尔一次麻。”许诺自知理亏,说话的声音娇软轻巧,双手抱着他的胳膊,轻晃着说道:“坐了半天的飞机,好累呢。”

“熬夜不知道累,坐飞机就知道累了。”顾子夕轻哼一声。

“因为坐飞机会害怕麻。”许诺软软的说道。

听到这话,顾子夕才收起了脾气,伸臂将她揽进怀里,拖着行李箱边往停车场走边说道:“我公司还有事,现在不能送你回家,一会儿你先去我休息室休息一下,我办完事了一起走。”

“我打车回家也行。”许诺抬眼看着他说道。

“不行。”顾子夕轻瞥了她一眼,俯头在她唇间轻啄了一下,笑着说道:“陪老公吧。”

许诺不由得低头轻笑:“你都决定了,当然得陪了。”

“恩。”顾子夕将行李放进后备箱后,回到驾驶室发动了车子,让许诺在后坐先休息,他自己则又插上了耳机,和洛简沟通新的市场支持政策与控制策略。

在挂了洛简的电话后,似乎又接到一个什么装修公司的电话,估计是新店铺的装修吧,许诺也没在意,将头靠在后坐上,慢慢眯起了眼睛。

顾子夕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心里不禁有些淡淡的心疼——这个女人,有他这样的提醒,还会熬夜拼命的工作;不知道以前没有他的时候,她一个人是怎么过的?

…………

象是有感应似的,车子一到停车场,许诺便睁开了眼睛:“到了?”

“恩,上去吧。”顾点了点头,将车子熄火后,下车帮她拉开车门,伸手将她拉了出来:“行李箱不用拿了吧?”

“把电脑拿出来就成。”许诺揉了揉眼睛说道。

“不拿了,上去休息。”顾子夕伸手将她扯到臂弯里,关了车门锁了车后,便揽着她往电梯口走去。

“喂,有你这么霸道的吗?”许诺不满的说道。

“不是霸道,是心疼。心疼老婆这么辛苦呢。”顾子夕轻笑,搂在她腰间的手微一用力,让她的身体贴得自己更紧了些。

“行了行了,话尽拣好的说。”许诺轻哼了一声,稍稍移开一些身体——在公众场合,她还是不习惯与他太过的亲密,虽然他早已习惯成自然。

顾子夕只是微微笑了笑,略略松了松搂着她的手,并没有勉强。

…………

“顾总好。”

“诺姐好。”

“顾总,王总监和洛总监现在您办公室。”林晓宇见两人上来,便快速的从坐位上站了起来。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松开揽着许诺的手,与她并肩往办公室走去。

“顾总。”

“许诺。”

“王总监好、洛总监好。”

许诺与王伟和洛简打了招呼后,微笑着说道:“不打扰你们工作,我先去里面休息。”

“哟,原来并肩作战的战友,这会儿成了家属了,还真是不习惯。”洛简笑着说道。

“还有机会的。”许诺微微晗首,与顾子夕交流了一个眼神后,便直接往休息室走去。

…………

休息室与上次进来已经完全不同——所有的家具包括柜子都换了。

想必是那次牛奶事件后,顾子夕让林晓宇给换的吧。许诺也没多想,一来昨天睡得太晚、二来现在乘飞机也不敢睡觉,所以也确实是困了,脱了外衣后,扯着被子便窝了进去。

…………

休息室外的办公室里。

“南区的合同已经全部谈下来,这个月底前,货可以全部铺上。因为是以新公司的名义签,所以所有愿意改签过来的客户,都在同一评估系统里重新考量。所以有的客户拿到客户评级标准后,愿意多签年度目标、多付首付款,以换取高一级别的支持政策。”王伟将已经梳理过的客户名单递给顾子夕。

顾子夕接过客户资料,边看边说道:“不仅是年度目标和首付款的事,店铺数量和经营能力、过往单店平效和单店盈利能力,都是考核指标呢。”

“是讲综合评分,他们在别的项目上只要达到最底限,在首付款和任务上加一些,这总分就起来了。这些人呀,精明得很。”王伟笑着说道。

“新公司目前是不缺钱的,所以尽量说服他们稳健发展,不要为了冲业绩压货什么的。新公司对于进货的售謦率也是有要求的,如果达不到,季度评分也还是要降级的。”顾子夕看着王伟说道。

“都有沟通,平效的增长、单店盈利的增长、季度新品售謦率的底限等等,我会同洛简一起,给这些冲到上一个级别的客户,单独做市场策略。”王伟点了点头。

洛简也点头说道:“而且,我们要利用客户的首付款和年度任务,在首合同的铺货率上做要求,争取在第一和第二季度,将整个渠道铺满。然后每家客户的进店,我都会安排市场经理协助谈判,将一级卖场的堆位全部拿下来。让顾东林的货没地方可铺。”

“你负责围追堵截、王伟负责拖延老合同,在这第一回合,要让他急起来。”顾子夕点了点头。

“他那个人,一急,就会有些不经大脑的行动。”王伟不由得轻笑。

“比如说用非正当手段进攻等等。”洛简点了点头。

“所以证券这边也要加快速度,让那几个老家伙出手抛掉股份,想办法让顾东林接手。”顾子夕点了点头。

“现在的股份比他出售的时候涨了30%,而他要购入的股额也比当时出售的多了9%,他手上能否拿出这么多现金呢?”洛简思索着看着顾子夕。

“我们的目的是掏空他的口袋,而不是让他买走所有的股份。”顾子夕笑着说道。

“确实。”洛简不由得为自己走进死胡同的想法而惭愧。

“因为我名下是28%,郑仪群有10%,所以他最多会买19%,如果保守的话,应该会买14%,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这样就有话语权了。”顾子夕分析说道。

“没错,我估计会买14%。”王伟也这样预测。

“这样和当时出货的钱差不多,再打打时间差,对他来说不是问题。”顾子夕点了点头。三人相视而笑,默契尽在其中。

…………

因为许诺在内间休息,所以这件事情确定下来后,洛简和王伟便离开了顾子夕的办公室。

顾子夕进去看了看许诺,见她睡得香甜,便也没有吵醒她,回到办公室,又找证券部沟通了操作手法后,看看时间差不多到了晚上七点,这才又重新回到休息室。

“许诺,该起来了。”顾子夕伸手拍拍她的肩膀。

“恩,几点了。”许诺转过身体,睁开眼睛时,发现睡着的时候还明亮的休息室,现在已经是黑暗一片了:“天都黑了呀?”

“恩,张妈说晚饭已经做好了,回去吃了饭再休息。”顾子夕点了点头,伸手从沙发上将衣服拿了递给她。

“好。”许诺点了点头,接过衣服边穿边问道:“我不在家的时候,你每天都在办公室这么晚吗?”

“差不多,反正回去也是一个人。”顾子夕点了点头。

“哦。”许诺抬眼看他,给了他一个温婉的笑容。

“知道自己重要了吧。”顾子夕笑着,待她下床后,伸手将被子撩到旁边,牵着她的手慢慢往外走去。

七点的办公室,只有零星的几间办公室还亮着灯。忙碌于工作中的员工们,也没有留意到老板和老板娘也现在才下班。

顾子夕和许诺也没有打扰他们,两个人也不急,并肩慢慢往外走去。

“现在精神还好?”顾子夕看着她。

“恩。”许诺点了点头。

“那慢慢走会儿吧。”顾子夕伸手揽着她的腰,没有往停车场方向,直接延着路边的小路慢慢往前走去。

四月的晚风徐徐吹来,两人有时候沉默着、有时候聊聊天,不觉间,竟从公司走回了家。

在生活中除了工作还是工作的两个人,向来觉得工作之外的休闲纯属浪费时间,今天居然花了近一个小时在路上闲逛,竟也没觉得工作没做完的焦虑。

“上去?”顾子夕看着她问道。

“我的电脑和行李还在你车上。”许诺皱眉说道。

“今天不加班,我也陪你不加班。”顾子夕拉着她的手往电梯间走去。

“好吧。”许诺点了点头,借着路灯的光亮,抬头看了他一眼,心里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结婚不过一个月吧,竟象老夫老妻一样,习惯了所有的事情都和他商量、习惯了在他关心的脾气里妥协、习惯了偶尔的依赖与撒娇、还有对他褪去光环后,身上那些缺点的无奈的包容。

曾经那么的害怕,如果对爱情、对他太过依赖,而没有了自己该怎么办?一步一步走到现在,也没有什么不好呵!

一切就这么继续下去,平静中偶有波澜、甜蜜中偶有争执、默契中平淡向前,这该是生活最美好的境界了吧。

…………

时间就在这样平淡的幸福中,往前推进了两个月。

六月的南方,天气里已带着几分燥动的热意,虽然这套房子临湖,透过客厅270度的落地玻璃看向窗外,满眼的绿色,已经让人有足够的清凉感,可空气里实际的温度,还是热得够呛。

“许诺,现在别开空调。”顾子夕见许诺开空调,忙出声制止了她:“刚刚在外面流过汗,这会儿吹风会感冒的。”

“实在是太热了。”许诺用手用力的扇着风。

“在旁边站会儿。”顾子夕用摇控器将270度的落地玻璃慢慢升了起来——看起来是落地的,实际上只能从半腰以上打开,下面是固定在地面的。

“天啦,这样一来,视野简直是太好了。”许诺走过去趴在半人高的玻璃墙上,看着外面全视野的湖景与湖对面开着七彩花朵的花园,还有花园那边,高耸入云的新世界百货大楼,直觉得这房子无论是地段还是设计,简直是太超乎想象了。

“看见你喜欢那间海边的别墅,所以在看到这套房子的时候,我几乎是立即就决定了。”顾子夕站在她的身边,随着她的视线看向远处,温柔的说道:“许诺,这才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真正的家。”

“顾子夕,我爱死这个房子了——这个270度的全景观景客厅、还有书房的空中花园、还有卧室的工作间、还有我练瑜伽、你弹琴、宝宝们玩游戏的活动室。”

“每一处,我都喜欢。”许诺转过身来,背靠在玻璃上,看着顾子夕开心的说道。

“当然,每一处,都是为我们共同生活而设计的——不管你在这房子的哪个角落,都会想到,如果顾先生在身边,会怎么样!”顾子夕从窗外收回视线,低头看着她,眸子里一片温柔的暖意。

“这样好吗?如果我缠着不让你出门怎么办?”许诺敛眸轻笑。

“亲爱的,这正是我所想!”顾子夕沉声低笑,看着她阳光下她越来越温润的脸,慢慢俯下头去,轻轻吻住了她。

许诺伸出双臂,轻轻的环在他的腰间,以最温柔的方式,回应他最缠绵的亲吻——在这阳光下,暖意满满弥漫在属于他们的新家里。

第四节:新闻,邬倩倩因杀人而判死刑

“这个颜色是不是太素了?”新世界百货公司,顾子夕拿着许诺挑的床品,微微皱了皱眉头。

“和家里装修的风格比较配麻,你看看尺寸对吧?”许诺边看着尺寸边问道。

“两米四乘两米。”顾子夕对服务员说道。

“好的,我帮您拿一套新的。”服务员点了点头,转身去货仓找货。

顾子夕凑在许诺耳边轻声说道:“房间的整体颜色可以调整,窗帘订了四套,是四种色系的,所以不一定非买这种灰紫冷色调。”

“那下次换了窗帘,我再来买新的。”许诺笑着点了点头。

在等服务员拿货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的大妈在议论什么,中间夹杂着市工商局长、坐牢、死罪的字眼。

许诺不由得微微一怔,与顾子夕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拿出手机,搜索出当天最热新闻——前工商局长千金,邬倩倩在服刑期间,因故意杀人而判处死刑。

“怎么会这样?”许诺的手不禁微微一抖。

“我找方律师了解一下。”顾子夕轻轻拍了拍她的肩,拿出电话给莫律师打了过去。

…………

“我刚看到邬倩倩的新闻。”

“上个月的事,一直压着没让发新闻?”

“恩,现在都确定了?”

“好,我们见面说。”

顾子夕挂了电话,对许诺说道:“都是事实,杀人是上个月的事,内部秘审,没让发新闻。”

“秦蓝,他真是太狠了。”许诺自语着,想起顾子夕曾经说的话——他同意让邬父将邬倩倩操作出去,但秦蓝却不一定喜欢看到这个结果。

他要的,是邬倩倩这个身份,当这个身份失去价值后,他对这个女人,便随手可弃了!

“我约了方律师,问问看是什么情况。因为当时是我们的案子判进去的,又是我用投诉受贿的方式,压制不让他们走特殊通道,所以不知道出了这件事情后,对方会有什么动作。”顾子夕沉声说道。

“现在去吧。”许诺点了点头,拉着顾子夕快速往外走去。

“哎、先生、太太,您要的货。”后面,服务员抱着床品急急的喊道。

“谢谢,下次再来买。”许诺转头急急的说了一句后,便与顾子夕匆匆往外走去。

“别急,既然已经发生一个月了,他们内部应该已经处理过一遍了,我只是习惯性的这样分析,从逻辑上来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顾子夕用力握着她的手,安抚着她略显慌张的情绪。

“她进去总是因我而起,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心里也总是有些不安的。”许诺轻咬下唇,低着头轻声说道。

“与你无关。”顾子夕皱着眉头,声音里带着一丝恼意。

“喂,你别生气麻,只是有些难受。”许诺抬起头,对着他勉强笑了笑。

“走吧。弄清楚经过再说。”顾子夕伸手将她拥进怀里,用力的抱了抱,柔声说道:“我不许你把别人的错揽到自己身上。”

“不会,走吧。”许诺点了点头,低声说道。

“恩。”顾子夕沉沉看了她一眼,搂着她快步往对面走去。

…………

市里某咖啡厅。坐在秦蓝的对面,林允儿的脸色一片苍白。

“允儿,你听我说,真的不关我的事。她是我的妻子,又是在监狱里,事情发生到现在,你知道,我放下所有的生意,在跑这件事。”秦蓝看着林允儿冷冷的目光,沉声解释着。

“被杀的女孩子,是在4月入狱的,监狱长明确说了:是你安排进去的,理由是照顾倩倩。”

“5月初,你公司与能原合作的那一章,尾款收到后,那个女孩子便在监狱故意挑衅倩倩,倩倩的脾气,你和我一样了解,对吧?”

“那个女孩子在3月,曾数次出入过你的公寓,3月中旬以后,一直住在你家里,与你是同居关系。”

“秦蓝,在这件事发生前,我找过顾子夕,他说他已经结婚了,不愿意以前的事情影响自己和妻子的关系,暗示我如果有这个能力,可以操作一下,让倩倩减刑。”

“而我父亲与邬叔叔是多年老战友的关系,所以邬叔叔求到我父亲,我父亲自然是要帮忙的。所以这段时间,我父亲一直在操这件事的心;也所以,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或许和你一样清楚。”

林允儿漠然的看着秦蓝,冷冷的说道:“我今天找你出来,只想和你说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这件事情既然以一条人命的代价,达以你想要的结果,我劝你不要再做失去人性的事情。”

“你是在担心我出事吗?”听完林允儿的话,秦蓝紧张的神情反而放松了下来——既然她都知道,说明在法律上他们仍然拿不出证据,所以她只能私下找自己谈,却无法通过司法程序来对付自己。

“我只是不想身边的人再出事。”林允儿低头看了一眼桌上一口都没有动过的咖啡,慢慢站了起来,轻声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会做什么,但我希望我们曾经的一段感情,让我的劝告对你有一丁点儿的提醒——人在做,天在看,该收手时,就收手吧。”

“如果我现在收手,你有没有可能回到我身边?”秦蓝抬眼沉沉的盯着她。

“我不是在和你谈判,只是以一个老朋友的身份在劝你,若你不听,我也无奈。”林允儿的眸子轻掠过一丝失望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而她最后的那句话,仍让秦蓝的心里感觉到微暖——以一个老朋友的身份。

允儿,你真心还当我是朋友吗?或只是为了身边的人不再出事?

转眸看向玻璃窗外,林允儿依然纤长飘逸的身影,心里微微的矛盾着、挣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