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74偶然与必然

Chapter074 偶然与必然

林允儿回到家时,父亲、母亲和哥哥都在,还有邬父和哭得不成样子的邬母。

“爸、妈、哥。”

“邬叔叔、邬阿姨。”

允儿微微顿了顿脚步,疑惑的看了哥哥一眼,慢慢走到哥哥的身边坐了下来。

“老林啊,这事儿你要给我想办法,我们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她死了,我们老两口可怎么办呢。”邬父也是老泪纵横。

“秀英,你帮我和老林说说,他一定有办法的。再说,这事一定有内情。倩倩虽然脾气不好,做事还是知道分寸的,她在里面都呆了一年了,怎么会突然杀死人呢。”邬母边哭边扯着林妈妈的手说着,原本一个只知道打牌逛街管老公的家庭妇女,在遇到这等大事的时候,脑袋竟然比自己的男人还要清晰。

林妈妈(王秀英)脸色只是冷冷的,轻轻拍着邬母的手,似是安慰,眸色里却是淡淡的不屑。

“老邬,这件事情,我调过法院那边的全部卷综,几乎,没有翻案的可能。”林副市长看着老泪纵横的邬父说道:“虽然是那个女犯先挑衅倩倩的,但先动手的是倩倩,而且,是藏了劳动工具在宿舍,这个从动机、从蓄意上,都无可辩驳。加上旁边还有目击证人、监狱还有监控录像。”

“这是他们管理不力,怎么能让倩倩把工具带到监室呢?”邬父激动的说道。

林副市长见邬父到这个时候,还是这副遇事就推责任的德性,只是淡淡说道:“狱所管理不力,自然有他的上级部门给予批评处罚,却并不能改变倩倩故意杀人的事实。”

“你的女儿是一条人命,人家也是一条人命。你应该庆幸当事人是孤儿,否则除了倩倩要以命抵命外,你们老两口在家里也别想安神;犯人在服刑期间死亡,很多人都有责任,谁也逃不了。”说到这里,林副市长的声音越发的冷了:“本来这段时间我在活动让倩倩减刑的事情,现在出了这件事,连我的都跑不了关系。”

“我去调判案卷宗,已经冒了风险了。所以,你们趁着行刑前去看看她吧,看她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尽量帮她了了。”林副市长说完后,给儿子打了个眼神。

林允宁当下站起来,对林副市长说道:“爸,刚才李秘书打过几次电话来催了,你说周五给他的几个文件,好象忘了给。”

“哦哦,你看我这脑筋,我现在就过去,你和允儿,还有你妈妈,陪老邬夫妻再坐儿,好好安慰安慰。”林副市长拍了拍头站起来,对自己老婆说道:“秀英,中午就别让阿姨做饭了,叫外卖吧。”

“我知道,你去吧。倩倩这孩子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这段时间你能照顾的,尽量照顾些。”林妈妈点了点头,做出沉痛关心的样子。

“我心里有数。”林副市长点了点头,和邬父邬母打过招呼后,便快速离开了。

在官场混了多年的邬父,当然知道他这时候借口走开,女儿的事情,便是铁板定钉,没有余地了。

除了他,自己还能找谁?监狱和允宁的特警是一个系统,只要老林不点头,允宁肯定不会给办;而且因为倩倩的事情,连累监狱写检查整改什么的,大家原本还看着老林的面子照顾些倩倩,现在的态度都变了。

这条路肯定行不通,那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那就是法院、法官。

看着林副市长匆离开后,邬父立即收了眼泪,脑子里飞速的转动着。想清楚这一点后,便即起身,拉着自己的老婆快速的离开了。

…………

“妈,哥哥,他们是想翻案?”林允儿看着妈妈和哥哥,不禁觉得不可思议——他以为,法律的事情也可以讲特权呢?

“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因为爸前段时间一直在活动倩倩减刑的事,所以我担心这事对爸有影响,也查了卷宗,也找人了解了情况,翻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们不服一审判决,继续上诉的话,不过是拖时间而已,结果不会有变化。”林允宁点了点头说道,然后转眸看向妹妹,眸色沉峻的问道:“你去找秦蓝了?”

林允儿的眸色微微闪动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看了一眼一脸警惕的妈妈说道:“没有。妈,最近不管什么人、找你什么事,你都不要应,否则会有麻烦。”

“你放心,妈知道。”林妈妈点了点头,当下又相信女儿没去找过秦蓝——那个秦蓝是什么东西,女儿怎么会回头去找他呢。

“妈妈,我早上出去跑步现在有些饿了,帮我做点点心吧。”林允儿放心的点了点头,给了妈妈一个微笑。

“好,妈这就去做,允宁也别就走了,在家吃了晚饭再走。”林妈妈当即站了起来,交待了允宁两句后,才往厨房走去。

…………

林允儿这才看着允宁说道:“哥哥,现在PG项目的招标正进行到关键时候,秦蓝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出手?”

“因为邬家因为这件事已经找过爸了,爸说,一切以项目利益最大化为选择前提,其它的都不谈。”林允宁看着妹妹,沉声说道:“邬叔叔调动岗位后,以私人感情,这也是最后一次能出上力的地方,如果这件事都办不成,邬家对于秦蓝来说,就没有任何价值。”

“他这样的人,怎么会瞧得上倩倩?这个时候不出手,等我们把倩倩弄出来,他就没机会了。”

看着林允宁严肃而沉俊的表情,允儿不由得暗自打了个寒颤,看着允宁说道:“这么说来,倒是我害了倩倩。如果我不去找顾子夕、如果不告诉爸可以操作这件事了,秦蓝也不会这样急着出手。”

“凡事有因就有果,一个人存了什么心要做什么事,便会找准一切机会,这与任何人无关。”林允宁看着妹妹沉声说道:“以后你不要去找他,PG的项目,邬家指望不上,他会再想其它办法,不要让他有机可乘。”

“我就是担心,他会不会为了拿到这个项目,做出对爸爸不利的事情来。”林允儿紧皱着眉头说道。

“他还没那个能量。”林允宁淡淡说道。

“这我就放心了。”林允儿点了点头,又与哥哥聊了会儿天,这才起身去到厨房帮妈妈做糕点——心里,却仍隐隐的担心。

第二节:邬家,各想其法,用尽心思

大院外面,邬父和邬母还并没有走远。

“你先回家,我找法官想想办法。”邬父对哭得不成样子的老婆说道,眼底还有一股厌恶。

“我和你一起去。”邬母连忙说道。

“你去干什么?去了只会哭,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邬父对着她翻了翻白眼,撇下她径自扬长而去。

邬母抹了眼泪,盯着他的目光里,充满了恨意——看他这样子,哪里是去找法官,明明是去找那个狐狸精。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去找女人快活,真不是东西。

邬母恨恨的想着,也没理会这个没心的男人,转身拦了车,快速往监狱方向而去。

…………

邬母猜得没错,邬父确实是去了江边的那套高档公寓里、也是去找了那个与他一直保持着不正当关系的女人。

只不过,这次当真不是为了个人快活,而是为了女儿的事。

“法官在这种敏感的时候肯定不会见我,你帮我和法官牵上线,后面的事我自己来。”邬父看着面前其实已经不算太年轻的女人,低声说道。

女人只是低头擦着指甲油,半晌之后,将涂好甲油的手指放在嘴边吹了吹,又欣赏了一下,才抬起头来,看着邬父慢条撕理的说道:“露个脸、打声招呼,我还是可以做到。见不见,我就不好说了。”

“我相信你有办法。这是五万块的打点费,你只负责把他约出来,其它的事我来办。”邬父看着女人沉声说道:“你也知道,我是准备这次大选完后,位置稳了就和老太婆离婚。这次倩倩的事,也正好是我和老太婆谈判的机会。”

“离婚这事,你从我二十八,说到我三十八,你看我还能信吗?”女人挑眉轻笑,不为所动。

“你也说过,会把倩倩当自己女儿看,这次只要你全力帮我跑倩倩的事,无论什么结果,我都离了。”邬父咬牙说道——女儿的事,他不拼不行啊。

“老鬼,这可是你说的。”女人一下子眉开眼笑,低头收起桌上的银行卡,起身走到邬父的怀里坐下来,拉着他的手探进自己的衣服里——做小这么多年,她知道这次是真的机会来了;而对于这个男人,她也知道他看中自己的是什么!

“小云,我现在没心情,你先帮我和令……”邬父被她熟练的手法撩得浑身火起,只是女儿的事情,却压在心里让他没情绪做这个。

“你放心,令法官那边,我有办法。”女人妖媚的轻笑着,柔若无骨的手,已经伸进了他的裤头,片刻时间,便让他销魂得伏在她身上直喘气……

…………

当他从她的家里出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老邬,真的要回去?”

“当然,这事儿从其它渠道我还得跑跑。”

“我还以为你放不下那老太婆呢!”

“你这个妖精,我都被你炸干了,哪儿还有精力去管那老太婆。”

“哼,你的意思是,我不把你炸干,你还要去找啰?”

“不敢不敢。”

“去吧,令法官那边你放心,就这两天的事儿。”

“这事你好好儿办,好处也少不了你的。以后,我的工资卡,全归你管。”

“老鬼,这可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

“老鬼,人家爱死你了。”

女人如滕的手臂又缠了上去,吓得邬父直往后退:“好了好了,再闹我就走不了了。”

女人大笑,看着他脚步略显踉跄的离开,转身进门后,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不再年轻的脸,轻轻叹了口气,将自己收拾打扮妥当后,便拎着包出门了。

…………

对于邬倩倩的事,林家现在是退避三舍、秦蓝是明里跑关系、暗里找被害人的家属去闹事;邬家夫妇则没头苍蝇一样,把能找的不能找的人,全找了个遍——只是社会再不公、法律再偏颇,这杀人的事儿,也没人敢就这么抹了去;这公诉判下来的案子,在没有新的对邬倩倩有利的证据出现前,也没人敢说可以改判。

律师能给的建议,不过是坚持上诉,争取时间——在这个神奇的国度,只要拖得起,总有奇迹发生的。

所有人都相信这一点,所以邬父一边让律师上诉、一边让情妇找法官、一边从林父那里下手让他想办法通融、而邬母则三天两头往监狱跑,每每看到女儿,也不过相对而泣而已。

第三节:子夕,是因果的必然

顾子夕新家楼下的咖啡厅,方律师正和顾子夕和许诺坐着边喝咖啡边聊这件事——

“这次是司法公诉,判决程序非常严谨,审判过程中,被告人态度恶劣、犯罪事实清晰,所以不可能翻案。家属已经提出上诉,上诉也只能是拖时间,在证据清晰的情况下,又是公诉,二审不可能改判。”方律师分析说道。

“有没有关于邬倩倩动机方面的分析?”顾子夕看着方律师问道。

“从证据上看不出来,从审判过程的答录记录来看,似乎是那个女人与她丈夫有染。”说到这里,方律师微微皱了皱眉头:“所以很奇怪,如果她说的如实,那女人怎么会也进了监狱?还和她同监房?”

“总之在动机上面,疑点很多。但这并不能推翻她杀人的事实,因为有作案工具、有目击证人、有监控录相。”

“秦蓝!”许诺转眸看向顾子夕,两人对视一眼,心里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一切,都是秦蓝安排的。

只是,即便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他安排的,仍改变不了邬倩倩故意杀人的事实。

他这一招,做得相当的绝——法律拿他的这种作为,几乎是没有办法的。

“这事出了以后,她丈夫是什么态度?”许诺看着方律师问道。

“也在积极的各方跑关系,去监狱看过两次,后来被告不见了,也就没去了。”方律师说道:“因为这个被告是我们原来案子的被告,所以她的情况我一直也有关注。出了这件事情好,我找法官调了案卷,又和判案法官和书记员都沟通了一下,情况基本上是这样。”

“这次的事情和上次的案子应该没有什么牵扯吧?”了解了事情原委的顾子夕,看着方律师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没有,完全没有,是两个独立的案子。”方律师肯定的说道。

“那就好,因为是同一个人,我们担心会有什么不好的牵扯。所以找你了解一下。”顾子夕点了点头,伸手将许诺的手拉在手心,用力的包裹起来。

“你们放心,法官那边我一直有沟通。有任何事情,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方律师认真的说道。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借这个机会和方律师聊了一下B市项目的合同后,三人才一起离开咖啡厅。

…………

“以前,秦蓝只是个颇有心计的职业人。”许诺看着顾子夕轻声说道。

“人是会变的,又或许他本性如此,只是以前隐藏得太好而已。”顾子夕看着许诺说道:“善恶天然的存在每个人的心里,只看在什么时候,被击发出哪一面而已。”

“秦蓝以前追求林允儿当然也是有目的的,但是制少还能克制,因为林允儿本身的素养,对他的恶具有一定的抑制;而自他遇到邬倩倩后,他心里的恶便被激发了出来,加之林允儿的离开,这恶念便是一发不可收拾了。”顾子夕看着窗外,声音轻缓而笃定:“所以说,无论是邬倩倩、又或是秦蓝,他们两个人的命运是自从相遇的时候起,就已经写下了自己结局。”

“你是哲学家吗?好象什么都懂一样。”许诺见他说得头头是道,不由得失笑。

“人生大抵如此。在遇到你之前,我那么坏,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报到头上来呢。”顾子夕笑着,从窗外收回目光,看着许诺时,脸上却不见笑意。

“胡说八道什么呢,象你这种人,我看也没人敢收你。”许诺轻哼了一声,沉沉的吐了口气,看着顾子夕说道:“你说得有道理,恶人自有恶人磨,他们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咱们也别管了。”

“恩,抛开案子本身的关联性不用担心,我原本还担心邬家人会迁怒——若不是我们在那场官司里强压着重判不松口,或许邬倩倩就不会在牢里呆这么长时间、也不会有机会发生杀人事件。”

“但现在看来,秦蓝已经想彻底摆脱邬家,这次的事情一定会咬到底,不容邬家翻盘;邬家就算迁怒,也没功夫惹到我们头上。所以倒真是不用去管他们了。”顾子夕点了点头,将几件事情之间的关联与许诺一一分析后,除了唏嘘之外,倒是没了原有的担心。

夫妻两人相偎坐在全然打开的270度的玻璃窗边,吹着6月里湖边吹来的徐徐晚风,初听到这个消息后的震惊已经慢慢平复下来。

第四节:秦蓝,最后的逼迫

第二天,死囚监狱。

“523号,有人探视。”

随着一声冷冰冰的声音,戴着手拷的邬倩倩被带到了探视间——她现在的身份是杀人犯、是死囚,所以探视的地方和从前已经大不相同。

不再是和探视者可以自由交流的小屋,而是中间隔着铁窗的两间房。

与以往一样,看见是秦蓝,满头灰白头发的邬倩倩转身就往回走——是这个男人,害了自己的一生!

她恨,恨他的狠毒,机关算尽之后,还要置自己于死地;她恨,恨自己太蠢,竟然以为,只要自己和爸爸满足他所有的欲望,就能保住这段足以满足自己虚荣心的婚姻;她恨,恨他利用了自己,却连最后一丝尊严也不留给自己!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其实我也不想见你,但谁让我现在还是你的合法丈夫呢?”秦蓝的声音依然斯文温雅。

正快步往回走的邬倩倩在听到他的声音后,不禁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沉默良久,慢慢转过身来,隔着铁窗看着秦蓝,眸子里是一沉到底的恨意:“秦蓝,我邬倩倩从来不会缠着什么人。你若想摆脱我,直接和我离婚好了,何必把我逼到这个绝路上?”

“笑话,人难道是我让你杀的?杀人的工具难道是我给你的?”秦蓝冷哼一声,冷笑着说道:“我倒没看出来,你居然能够一击致命,你对她到底是有多恨,下手这么狠。”

“秦蓝,其实我是真的喜欢你这种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样子;只是不知道,你在告诉那女人,和我做的时候想的是允儿这话,允儿自己知不知道。你说,要是允儿知道了,会不会被你恶心死?”

说到这里,邬倩倩不禁大笑了起来——想到自己连命都送到这个男人手上,邬倩倩怀绪上来,连律师、妈妈和她说的任何时候,都不要随便说话、不要随便表露情绪的交待也丢在了脑后。

面对这个害死她的男人,她真的没有办法冷静!

…………

“523号,小声点儿!”严密监视他们的监管员冷声吼道。

秦蓝的脸色一阵变幻,压着心里就要冒出来的火气,看着邬倩倩冷冷说道:“她是这样说的吗?那她可说错了,你可没一处比得上允儿!将你们两个的名字放在一起,我都替允儿觉得羞辱。”

“秦蓝,你不要脸!”邬倩倩大声骂道。

“邬倩倩,你在**那表现,让我不得不怀疑,你曾经有过多少男人,用过多少体位姿式。”秦蓝沉着眸子,阴冷的说道。

“秦蓝,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邬倩倩连最后一丝克制也被这怒火燃尽,举着戴着手拷的手,发疯似的冲到铁栏边,对着秦蓝站着的方向就是一阵猛的锤打。

“523号,保持安静!”

“523号,冷静!”

两个狱警立即冲了过来,将失探的邬倩倩给控制了起来。

“我太太情绪有些激动,麻烦两位看好她,别让她出事了。”秦蓝撇嘴冷笑,眯着眼睛看着邬倩倩,斯文的说道:“倩倩,就算你不信我,也不能杀人啊,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秦蓝,你这个畜生,我要杀死你们这对奸夫**妇!”

“你们放开我,我要杀死他!杀死他!”

邬倩倩用力的挣扎着,整个人都有些歇斯底里起来。

“倩倩,这话可别再说了,我正请律师申请上诉呢,你这样闹,律师可没办法为你辩护。”秦蓝冷冷笑着,连眸子里都散发出阴冷的光。

邬倩倩不由得一愣,在他阴冷的目光下一下子冷静下来——他是故意的!

一定是爸爸请了律师帮自己上诉,所以他来刺激自己失控,失去最后辩护的机会——“秦蓝,你是个畜生!”

邬倩倩停止了挣扎,被两个狱警架着退后一步后,睁大眼睛看着他,满是恨意的低声说道。

“我不知道你心里有多少恨,杀了人都还解不了。”秦蓝轻轻的摇了摇头,淡淡说道:“你先冷静冷静吧,下次我再来看你。”

邬倩倩只是满是恨意的瞪着他一语不发,直到他帅气转身,迈开优雅的步子大步往外走去,邬倩倩才浑身发软瘫倒在地上——当初,不也是被他这样的优雅所吸引吗?谁知道,他的心竟比罂粟还要毒。

“523号,回去狱房了。”

看守员相互打了个眼色,架着她快速往狱房走去——而刚才她发狂的那一幕,现场的监控器,已经完全录了下来。

公诉部门连同这份录像一起送到高院的话,连庭都不用开,便可直接拨回案子,维持原判——不仅亲口承认是自己杀的,还不思悔改,还要继续杀人。

这若放在平时的吵架中,倒也算不得什么大事——而放在一个有着杀人前科的杀人犯身上,无异于杀人动机的最佳佐证。

邬倩倩这样的脾气、遇上秦蓝这样的恶人,当真是再无活路!

…………

走在大街上的秦蓝,在看见邬倩倩满头白发、发疯发狂的模样,心里也曾有隐隐的不忍;想到允儿说以一个老朋友的身份劝他,他也挣扎着就此停止吧。

只是,事已至此,他停不下来——若让邬家知道这事是他干的,邬父不会放过他;虽然邬父已经不是身居要职,但官整民的话,自然还是件轻松容易的事情。

所以,在这条不归路上,他只能一直走下去——就算是闭着眼睛。

所以,一切都只能按原计划进行,即便最后会让允儿失望、会让允儿伤心,他也只有继续——人生,往往没有回头路可走;当然,他也不想回到过去做什么都要看人眼色的时候。

他喜欢自己现在这样,每到一个公司,都被人奉为座上宾的感觉;喜欢将钱投到一个公司里去,变成报表上那数字后面一个一个的零——那是一种用智慧换来成功的成就感。

现在不过是他资产原始积累的阶段,等到三年之后,他投资的这些公司开始有分红的时候,他也愿意做一个合规合法的投资人,而不要象现在这样,几乎是惦着脚在尖刀上跳舞——危险谁不知道,而这危险,却是他的机会。

他必须抓住,他不能放弃,他必须一路往前走下去——不能回头。

第五节:莫里安,完全不同的体验

一周后,周一。

顾子夕去公司后,许诺在家里修改拍摄剧本。

第三部分的创意,她与风铃、还有城市规划局的专家门做了多次反复的沟通后,已经确定了下来;B市那边的拍摄的广告公司,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程序,反正是最后由文部长指定了一家。

在剧本最后修定完毕后,她与风铃便要和广告公司一起,敲定演员、拍摄地点等细节。

想想几个月的作品,马上进入实际拍摄阶段,心情还是很兴奋的——对于拍摄效果,她有着很大的期待。

“你好,我是许诺。”电话接进来的时候,许诺看都没看。

“我是莫里安。”电话那边,莫里安的声音温润如初。

许诺微微一愣,情绪有些微微的起伏,片刻又沉静了下来:“我在改剧本,没看号码。”

“恩,还顺利吗?”莫里安轻声问道。

“还算顺利吧,一些小的嗑嗑碰碰总是难免的。”许诺将目光从电脑上移开,起身走到旋转窗台前,边看着外面如画的风景,边说道。

“拍摄片子的广告公司是他们指定的吧,那家公司的资料,我发在你邮箱里了,有问题你再问我。”莫里安轻声说道。

“莫里安,你的资料来得真是太及时了,我正准备改完剧本,就上网找资料的。”许诺的声调不由得扬了起来。

“恩,一个常合作的公司参加竟标被出局了,和我发了发牢骚,所以我想,这其中大约也是有猫腻的。”莫里安摇了摇头说道。

“一个1200万的项目,他们真是想尽了办法,想在中间狠赚一笔。”许诺轻轻叹了口气,声音里满是无奈。

“又能保证效果、又能赚钱的事,谁都想做,你以为当官儿的都吃素啊。”听见她无奈声音里的妥协,莫里安轻声劝着她。

“我知道,这不是妥协了吗,不管给我什么资源,我努力的做呗,还能怎么……”

“Eric,这个咖啡机放哪里?我挑了半天,觉得颜色都不够好,这个勉勉强强啦,你喜不喜欢?”正说着,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说话时还带些撒娇的萌味。

“你还有事,去忙吧。”许诺微微一愣,又似乎若有所悟。

“Eric,我就放在……”

“放下,出去!”

“Eric……”

“莫里安?”许诺见他语气里满是不耐烦,不由得诧异——他那样一个温润的人,除了在工作中对下属严厉之外,从不曾见过他对谁会有这样失去风度的表现:女孩子是谁?难道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我听说牢里的邬倩倩出事了,这事你知道吗?”莫里安没有解释电话里那个带着娇嗔女孩的声音,只是沉声问道。

“恩,我也是上周才知道的,杀人了,是个狱友。”许诺的眸光微闪——连他都知道了呢。

“国内的新闻怎么说?”莫里安问道。

“新闻很官方,只是说公诉一审宣判死刑;监狱全面自检,相关管理人员受到处罚。”许诺将看到的新闻简单复述了一下,接着说道:“我和顾子夕找当时我们那场官司的律师聊了一下,这个结果改判的机率很小。据目前的消息面来说,对林家似乎并没有太大影响。”

“我知道了,我是今天看到的新闻,我刚给允宁打过电话了解了一些信息,这次的事情和上次的案子没有任何关联性,你不要担心。”莫里安轻声说道。

“因果之间,大约还是有些联系的。”许诺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一个看似不起眼的行为,在未来的什么时候,会引起大的波澜。想想就让人觉得后怕。”

“有些凑巧是偶然、有些凑巧是必然,没有那么多害怕,不过是种下一个因,收了一个果而已。”莫里安轻轻说道——似乎由此,他也想到了许多,包括与她之间的感情:种下犹豫不定的因、结了爱而不得的果!

“你们都是学哲学的吗?说的话都是一套一套的。”他的话与顾子夕所说不谋而合,不禁让许诺一阵感叹。

却不知她无意的话,让莫里安的心里隐隐的酸涩——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句句话里,都有顾子夕的影子。

不过,也该为她高兴,他既然能影响到她这许多,两人的相处当然是愉悦的了!

“我还有个会,先挂了,有事我再给你电话。”莫里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从容而温暖。

“好,我先看,有事联络你。”许诺点头应着,便挂了电话。

回到办公桌旁后,打开邮箱,果然收到莫里安刚发过来的资料,是B市广告公司的拍摄特点、过往拍摄过的作品链接、还有主创人员的沟通特点——一如从前,她要的资料,还没开口,他都为她全部准备好了。

在创意的路上,让她从来都没有后顾之忧——在创意领域里,莫里安对她的帮助和引导,是没有人可以代替的。

莫里安,今天这个电话,除了给我资料、除了担心对我是不是有影响,有没有一些是想知道一些允儿的消息呢?对她,你真的完全放下了吗?

莫里安,如果你最终选择一段重新的爱情,你该完全放下过去,否则会对别人不公平,对不对?如果你选择在现实里妥协,何不大方的回来,与允儿一聚?

许诺用双手托着下巴,看着电脑里的邮件发着呆,却知道这也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因着他对自己的感情,自己已经不能自以为是的将他只当作朋友,将这些不合时宜的想法说给他听。

“好吧,其实你比我聪明,你当然比我更知道应该怎么做。不管是允儿、或是未来别的什么人,只希望你在未来的岁月里,会让人温柔以待。”

许诺微微笑着,眸子盈着淡淡的暖意——

“莫里安,邮件收到了。你的资料真是太及时了。”

“这次B市宣传片如果取得好的效果,你当真是隐形大功臣了——我代表CCTV、MTV、代表党、代表人民、代表项目小组感谢你!”

“许诺谨留。”

看着自己写的邮件,许诺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深邃了起来……

…………

新加坡,莫里安办公室。

“Eric,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你在打电话。”被莫里安吼过后的严若兮,低着头,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你总是这样吗?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行事说话只考虑自己的感受,而不考虑别人的意愿?”莫里安看着她冷冷的说道。

“当然不是,我希望你能帮我这一次,也希望你能快乐。”严若兮的表情,不禁有些受伤。

“伯安要和你定婚,你想自由所以拒绝;我希望你离我远一些,你想用假恋爱换取伯安的放手,所以你无所顾忌的缠着我。”

“你所有的行为都只考虑到自己,何曾考虑过别人?你想过伯安会因为你的拒绝,整个人生计划都要重新调整吗?你考虑过,你这样缠着我,会给我的生活带来多大的困扰?”

莫里安烦燥的走到办公桌后面,看见放在上面的金属色的咖啡机,心生恼怒的伸手拎起来就朝她怀里仍去:“我再和你说一次:我这里是办公室,不是幼稚园;我是公司请来的高级总监,公司给我上百万年薪,不是请我来哄你这种大小姐的。”

莫里安看着严若兮抱着被他扔出去的咖啡机,有些站立不稳的往后退了两步,眸子里划过一丝不忍,却仍然冷声说道:“我实话告诉你,就算演戏,我也不会找你这种女人。因为这戏要演,我得演得她相信。”

“好的,我知道了。”严若兮眼里满是受伤的表情,边往后退边点着头:“你放心,我不会再来缠着你了。看来,你是真的不适合演我的。不过,我还是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任性的包容。再见。”

严若兮慢慢的后退着,一直退到门边,嘴里一直无意识的说着:“再见。”

直到完全离开他的办公室,这才转身飞快的往外跑去。

莫里安用力的吐了口气,走过去用力的将门关上,回过身时,烦燥的点燃了一支烟,一只手敲着电脑,一只手夹着烟,心绪纷繁一片——终于成功的赶走了这个让人心烦意乱、不得安宁的狗皮膏药,他的心里却没有意料之中的放松。

反而,因着自己第一次用这种方式去伤害一个天真的女孩子,而感到自己在刚才那一刻,几乎是风度全无、修养全无——虽然,他说的句句都是真话,却也句句伤人。

只希望,这个厚脸皮的女人,脸皮是真的厚才好。

想到这里,莫里安又觉得,以严若兮脸皮厚的程度,大约也不会受伤才是。当下扔了烟蒂,看着许诺回过来的邮件,嘴角不禁轻扯出一弯笑意——这个丫头,都嫁作人妻了,还这么调皮。

顾子夕,努力让她保持着这种调皮与可爱吧,别把她变成一个庸俗的商人妇才好。

莫里安接着收了Anna与Frank回过来的,关于亚太地区新的市场投入预算比的回复邮件,几乎是一个数字都没改的批复了下来。

莫里安嘴角的笑容更加深邃了,在将邮件转发给工作组的同伴后,将接来的工作任务布置了下去——请于今天与各自责任区域的市场总监、区域总经理沟通这份预算;请于明天与各区域市场总监、区域总经理沟通区域市场策略;请于一周内,将各区域的市场策略提交讨论。

发完邮件后,莫里安顺手端起杯子去倒水——却发现桌上的电子烧水器已经被严若兮换成了咖啡机,而那个咖啡机又被他给扔回去了。

当下不禁摇了摇头,放下杯子拿起放在桌上的车钥匙,却发现车钥匙上居然套着一个钻石的大写E——当真是幼稚得让人吐血。

莫里安强压着心里的火气,将那个E字卸了下来,顺手扔到了抽屉的角落,这才拿着钥匙往外走去——刚才还觉得自己的态度和话都太伤人,现在却觉得对待那个狗皮膏药一样的女孩子,可能他还是太温和了!

如果她现在出现在他面前,他一定会压不住火气,再大骂她一顿的——他似乎没发现,这个狗皮膏药一样的严若兮,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以润物细无声的姿态渗入了他生活的点点滴滴。

就算他不喜欢,却在自己生活的每一处,都能看到她的影子——即便是让人发火、吐血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