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75加倍疼我

Chapter075 加倍疼我

一周的时间,严若兮果真没有再出现,莫里安只觉得耳边一片安静,连项目的进行,都异常的顺利。

只是工作组人员却似有些不习惯了。

“eric,今天没有咖啡?”

“eric,今天的工作有些不得力,没人给补充能量?”

到了茶歇时间,有两个同事突然发现最近的不对劲:“若兮呢?病了?”

“要吃什么,我让前台买回来。”莫里安的手边在键盘上继续敲打着,边淡淡说道——原来一个人要走进另一个人的生活,竟是如此的容易。

对一个人的习惯,七天就可以养成了吗?

只是,习惯终归只是习惯,容易养成、也容易戒掉。

莫里安处理完最后一段文字,便随手拿起桌上的内线电话打给了前台:“帮我买五份冰拿铁、对面那家小食店的点心买一些。”

莫里安将听筒拿开一些,看着这几个与他一样,工作起来就没日没夜的同伴,皱眉问道:“还要什么?”

“若兮不在,就将就一下吧。”大家点了点头,也不太好意思让老大去安排他们的茶点。

“就这些,谢谢。”莫里安挂了前台的电话,从桌前站起来,在玻璃窗前活动着脖子,边和大家讨论着刚拿回来的区域市场策略个案。

其实对于买零食他还是在行的,以前和大中华区的团队一起工作时,许诺做创意的时候,就是零食不断——而她吃的零食全部都是他买。

所以并不是在不在行的问题,是用不用心的问题——他一个从不吃零食的大男人,可以为了许诺成为零食专家;而严若兮,一个被父亲和未婚夫保护得滴水不漏小公主,为了自由而战,于是在他这里化身成为小女佣。

每个人都有自己用心、努力、争取的东西,目的不同,用心却是相同的。

…………

“eric,我要演成什么样子,才可以让你的她相信我是你真的女朋友?”下班的时候,一周未出现的严若兮赫然站在他的车边,看着他认真的问道。

莫里安看着她眸光微沉,想了想说道:“或许,我可以和伯安沟通一下,取消这个条件,放你两三年的自由。”

严若兮的眸光微微闪动,看着莫里安嫣然而笑,可爱的脸上露出少有的妩媚与妖娆:“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你现在是同情我的,也支持我为自由而战。”

“所以你帮我去和伯安求情讲条件。如果伯安不同意,那你可不可以帮我?我要求不高,你只需要在关键的时候和我一起出现一下就行了。至于我要演成什么样子,你可以给我写条件、写剧本,好不好?”

严若兮看着莫里安,明亮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明媚的光彩——坚持坚持,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一周死皮赖脸的缠着他,多少对自己有些同情了吧?还是会帮自己的吧?

看着莫里安温润沉默的脸,严若兮似乎看到自己已经自由的奔跑在那片属于中国的大地上——当然,如果莫里安肯答应帮她,她不也更有理由缠在他的身边了吗?

严若兮得意的想着,双手扯着莫里安的胳膊撒娇的摇晃着。

莫里安伸手拨开她扯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轻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这两天我去找伯安聊聊,你这段时间不要出现在我办公室。”

“哦。好,谢谢eric。”严若兮用力的点了点头,在莫里安上了车后,严若兮便迅速的拉开副驾驶室的门坐了上去:“谢谢带我到出口的地铁站。”

“恩。”莫里安轻应了一声,发动车子慢慢往外开去。

自上次电话后,他又一周没有和国内联系了,不知道邬倩倩的案子进展怎么样了?在这次的案子里,秦蓝的关联度有多大?允儿与秦蓝是否完全断干净了?会不会被秦蓝所牵扯?

而邬倩倩案子的起因是许诺,即便案件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以她家人那样的素质和长期为官的官本位思想,会不会迁怒于许诺呢?

以顾子夕的能力,自然是有能力保护许诺的,只是他的手段太过激烈,这对许诺来说,或许并不完全是好事。

莫里安沉默的想着,车子开过了地铁站也没有发现,直到严若兮喊他:“eric,这里停也行,这里也有地铁站。”

莫里安这才发现,已经过了地铁站两站了。

“去哪里,我送你吧。”停留在思绪里的莫里安随口说道,几乎忘了对这个狗皮膏药一样的女孩子保持警觉。

“不用了,这里就可以了,谢谢。”而难得的是,从不知拒绝为何物、以脸皮厚著称的严大小姐,难得自觉的要求下车。

莫里安当然不会挽留,将车靠边后熄火后,便让她下车了。

“eric,记得帮我和伯安聊聊;谢谢。再见。”严若兮笑着朝莫里安挥了挥手——与莫里安沉着睿智的表情相比,她的阳光与清澈显得格外的简单。

“恩,到时候联络你。”莫里安点了点头,在她将车门关上后,便发动了车子。

后视镜里,严若兮将手插进裤兜里,低着头边踢着脚边往前走着,浑然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莫里安不禁摇了摇头,加快车速往前开去——这样一个没事找事的女孩子,就算有心事,也是拎不上台面的事。

第二节:秦蓝,接下来的后着

至于邬家那边,在这一周里,活动的力度也挺大,中院审判法官是出名的难搞,也破天荒的出席了一次由太太们组织的麻将式聚会——当然,大家只谈麻将,不谈别的。

而高院的活动,则主要集中的分案部门,希望上诉后,将案子分在熟悉的法官手上,这样可操作的空间才会更大一些。

而分案部门的工作人员,官职不高,分案的时候主要依据案子的大小、类型、一审判决的结果等情况,进行综合分析后,分到最合适的法官手上。

而这种刑事死刑案,高院能接手的法官本就不多,同时由于这个案子是公诉案,所以在高院正式受理前,是会组织相关法官进行综合会审、然后由法院指定的律师团队进行案情分析,最后得出综合意见后,报给高院院长审批——所以不是哪一个法官可以决定的。

对于邬家来说,这是自己女儿的一条命,他们很紧张;而对于法院来说,这是一条人命,上级有明确的文件,说明现在要慎用死刑,所以他们同样也是很严谨的。

得到分案工作人员的对整个流程的解释后,邬家又通过各种渠道,将有可能分到这个案子的法官都用各种方式联络了一遍。

为了这件事情,连邬母都对那个叫小云的小三,与邬父一起频繁的出现在每次的应酬会上,也都忍了下去——只要女儿的命能保住,她是什么都不在乎了。

只是,就在他们认为整个公关打点进行得相对顺利的情况下,邬父突然接到市纪委调查的通知。

于是,邬父被请去纪委喝茶,邬母拉下脸面与那小云继续跑关系。

“现在进行到这一步,再继续下去很有希望,我希望这事不要功亏一溃。只要我们家倩倩没事,我到时候净身出户,老邬和这个家全是你的。”邬母看着季小云年轻妩媚的脸,心里一阵厌恶——当然,还有憎恨。

“对我来说,你女儿的事情,当然没有老邬的事情重要,我现在得想办法打听老邬被请进去的原因,先把他弄出来。”季小云看着一脸老褶的邬母,眼底闪过一丝轻蔑、还有一丝怜悯。

“我既然能这么多年让老邬这么多年不离婚,当然也能让他净身出户。你这么年轻漂亮,他没钱可怎么养得起你?”邬母笑着说道:“老邬自然也是要弄出来的,好歹他现在也还是我男人。这也不耽误我们跑倩倩的事情。”

“这样吧,老邬的事情我去跑,名正言顺,也说得上话,你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反而惹人注意,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只能是对他不利。法院那边我也只需要你拿到地址和电话,真正出面的,还是我自己,这个买卖你不亏。”邬母看着季小云,很有当家主母的风范。

“成啊,大姐怎么说,小妹我就怎么做,大姐今天说的话,可要记得才好——净身出户!”季小云拍了几百块钱在桌子上,拎起放在旁边的LV的手包,妖娆的走了。

“什么玩意儿,一个出来卖的,还以为自己就是局长夫人了,不要脸。”邬母恨恨的骂了一句后,将对面桌上的钱收了起来,招来服务员买了单后,拎着自己那个都被磨得有点发白的皮包,快速往外走去——监狱、法院、领导家里,每天这样的奔波着,加上常年的心情抑郁,这位局长夫人,看起来竟有六十岁还多。

…………

顾子夕的中心公寓。

“秦蓝这次出的招,和你上次相同。”许诺看着顾子夕说道。

“这招也不算无中生有,姓邬的贪、秦蓝就给,对于合作当初来说,不过是各取所需。只不过秦蓝历害之处在于,能在这时候将姓邬的举报出来,我还真想不到,他下一步会出什么棋,以顺利拿到市里的Pg能源项目呢?”看着局势的发展,顾子夕对于秦蓝的思路,也有了分析的兴趣——高手出招,总有相通的地方。

“你慢慢儿想吧,你们这种人太过复杂——从合作的开始就开始设局,到不能合作时,手里便握得一手令对方害怕的牌;真是太可怕了。”许诺摇了摇头,趴在半人高的各行玻璃半墙上,看着窗外的夕阳悠悠的说道。

“你不用懂这些,脑细胞用在这上头了,创意就该打折扣了。”顾子夕笑着说道:“景阳今天来电话,朝夕这周的预产期,问我们过不过去。”

“她不想见到我的吧?”许诺微敛双眸,低声说道。

“在于你想不想见她。”顾子夕伸手轻揽住她的腰,看着她温润的说道。

“不想见,但是,得去啊,是你唯一的姐姐呢。”许诺仰头看着他,皱了皱鼻子说道:“你安排吧,不过我的时间只有这周了,下周要去B市,这次在那边,估计得停留一整个月还多。”

“一个月,很长啊。”顾子夕伸手轻抚着她的脸,声音里没有玩笑,都是认真。

“说快也是很快的,正好考验你,看看老婆不在身边,顾先生会不会乱来。哼哼。”许诺轻声哼哼,开着顾子夕的玩笑。

“你的意思是,老婆在身边,顾先生就可以乱来了?”顾子夕大笑,伸手在她身上一阵乱抓。

“喂,你抓人家语病!”许诺笑着躲闪着,一会儿时间,两个大人在家里便闹作一团。

第三节:朝夕,提前发作

顾子夕原本订了周未的票去法国,却在第二天接到景阳的电话,说是提前发作了,便又匆匆买了最早一班机的票,与许诺急急的飞了过去。

…………

“怎么样?”两人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不仅景阳、还有郑仪群也在那儿等着,他们来不及和郑仪群打招呼,便急急的问道。

顾梓诺正坐在郑仪群的膝上,软言软语的安慰着她,让她别着急——这是许诺第一次看到顾梓诺和郑仪群相处。

原来,在没有她的日子里,顾梓诺作为顾家这一代唯一的孩子,俨然得到所有人的疼爱与呵护。

反而是她的出现,让顾梓诺与所有人的相处,都变得奇怪和疏远起来。

许诺心里泛起微微的涩意,却仍坚定的站在了顾子夕的身边——她要的,不过是与这个相爱的男人相守在一起、与自己的儿子生活在一起,为此,她愿意付出所有的努力。

…………

“进去一天一夜了,医生说一切正常,等着宫口完全打开。”景阳沉静的说道。

“这边不给剖腹产是吗?”许诺低声问道。

“恩,我原本担心朝夕年龄大了,顺产会有危险,医生说没问题。”景阳点了点头。

“相信医生,她们经验很丰富。”许诺点了点头,听着产房里传来产妇们发作的痛苦喊声,下意识的看了顾梓诺一眼,低声问道:“顾梓诺,你确定要呆在这里等小宝宝出来吗?”

“是的。”顾梓诺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看了郑仪群一眼,一会儿又低下头去。

许诺勉强扯了扯嘴角,也不再说话,只是与顾子夕一起站在景阳的身边,静静的等待着产房里的消息。

“顾梓诺,你过来。”顾子夕将大手伸向顾梓诺。

“爹地。”顾梓诺看了郑仪群一眼,从她腿上跳了下来,走到顾子夕的身边。

“害怕吗?这么多的哭声和叫喊声?”顾子夕蹲下来,看着他轻声问道。

“有点儿。”顾梓诺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似乎觉得做为男孩子,是不应该感到害怕的。

“让许诺带你去外面等?”顾子夕沉眸看着他,征求着他的意见。

顾梓诺快速的瞟了许诺一眼,摇了摇头:“不用。”

“我带你出去。”顾子夕在心里轻叹了一声,知道他和许诺这两个月每周过来,与顾梓诺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默契与和谐,在郑仪群的三言两句里,怕是全都白废了。

只是,这种情况在暂时来看,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景阳、许诺,你们在这里等,我带梓诺出去买点东西。”顾子夕起身与景阳和许诺打了招呼,便牵着梓诺的手往外走去——有景阳在,他倒也不担心郑仪群会为难许诺。所以他还是决定自己带儿子出去,让他少和郑仪群接角。

“听说蜜儿的病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论感情,她也该来看看朝夕的。”郑仪群突然说道。

“你该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对她,梓诺是我的底限。”顾子夕冷冷的说道。

“是吗?”郑仪群眸光微闪,看着他们父子牵着手走出去,心里不由得微微一动——在子夕小的时候,他爸爸也是这么牵着他的。

一转眼,他自己也牵着这么大的儿子了。

这么看来,那个女人也还是有功劳的,起码让顾家有了这么个优秀的孩子。

郑仪群沉沉的想着,抬眼看向许诺——目光停留在她脸上时,眉头情不自禁的又皱了起来,心里冷哼一声:对于顾家来说,也只能是这么个作用了。

而感受到她不友好目光的许诺,心里微微的发紧,下意识的往景阳身边站了站。

“真是没见过世面。”郑仪群轻哼一声,厌恶的看了她一眼。

景阳伸手扯过许诺往里站了些,看着她问道:“你当时生的时候用了多长时间?”

“我是剖腹产的,到了预产期还没发作,所以就直接剖出来了。”许诺苦笑着说道——当时,她哪里有选择怎么生的权利。

一纸协议,她和孩子的命运,都交在顾家人的手上。

“唉,我听我妈说,有生三天三夜的,朝夕这年纪,还不知道要多久,会不会受不了。”一向沉静的景阳,在听着产房里顾朝夕间歇性的叫喊声,心里猫抓一样的难受。

“不会的,我记得你说,她一直保持着运动和工作的,这样的情况容易生。”许诺也没理会郑仪群的冷淡与不屑,只是轻声安慰着景阳。

“她这人脾气硬,从小到大我还没听她这么叫喊过。”景阳伸手抓了抓头发,神情显得有些焦燥。

“我看有人说,生孩子的痛,相当于十二根肋骨同时断了的那种痛;如果把人的疼痛阈限分十级的话,生孩子就是第十级;你说她会不会叫喊?”听着产房里传来的此起疲伏的叫喊声,许诺的情绪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在法国生孩子,一切按医生的要求来,医护条件也是公众的,并不会因为你有钱,而让你包下一整间的产室,以浪费医疗资源。

而当年许诺生孩子,则是顾家人包下了一整间产室,请的最好的医生给做的手术——当然,因为其中非法代孕的协议也必须这样做。

所以许诺是直接到时间就拉去剖了,基本没有感受到生孩子的痛、也没有感受到身边有其它产妇不停叫喊的紧张感——今天的经历,倒象是第一次了。

…………

大约又过了三个小时,顾子夕中间进来两次,一次送糕点给大家填肚子,一次送饮料进来,顺便问问进展。

“今天这一天,又过去了。”郑仪群这时候也不由得着起急来,心里有些埋怨景阳选在法国生产,在国内的话,条件要好得多。

只是在这种时候,她仍然保持着风度,没有象普通岳母一样,把埋怨的话说出来。

郑仪群才在原地转了两圈,突然听见产房里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所有人的精神一下子就上来了,齐齐的往前走了一步,紧张的盯着产房的方向。

“应该是我们的了吧?这都今天第五个了!”景阳转头看着郑仪群说道。

“我觉着应该是我们的。”郑仪群点了点头。

果然,没多大功夫,护士便出来报喜:“请问哪位是顾朝夕家属?”

“我们都是。”一群人急急的应道。

“恭喜,顾朝夕顺利产下一名婴儿,现正在清理,半小时后我们会送产妇和宝宝回病房,请各位去那边等。”护士说完后,便转身走了。

并没有象国内的护士一样,将孩子的体重身长都报一遍。

不过对于等了两天一夜的景阳来说,母女平安的消息已经足够了:“刚才哭的是我女儿。”

“是,是你的女儿呢。”许诺也替他开心着。

“景阳,快去病房清理一下东西,看还差什么,一会儿朝夕和孩子出来都要用的。”郑仪群轻瞥了许诺一眼,看着景阳急急的说道。

“好,我这就过去。”景阳点了点头,一行人又急急的往病房走去。

…………

郑仪群在这边呆了两天就走了。顾子夕和许诺在这边呆足了七天,顾子夕倒只是每天来看看,许诺却每天晚上留在病房,与他们请的帮佣一起照顾孩子和顾朝夕。

原本顺产是比较容易恢复的,只是顾朝夕属于大龄产妇,恢复起来还是相当的吃亏,每天整身整身的流汗,然后象一百年没睡过好觉一样,一直缺磕睡。

景阳忙着照顾她,又没有带孩子的经验,虽然有个帮佣,仍免不了手忙脚乱。虽然许诺也没有带孩子的经验,胜在年轻,还有常年照顾病人的细心和耐心,给帮佣打打下手,倒也把这医院的七天应付了过去。

而回到家后,顾梓诺几乎成天的宝宝旁边,对宝宝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和好奇。

“许诺,宝宝的手好小啊。”顾梓诺将自己的手指放在小婴儿的小拳头里,觉得好玩儿极了。

“听说,小孩子一天一个样,每天都要长大好多。”许诺眯着眼睛看着怀里的小婴儿,又看看比自己蹲下来还高的顾梓诺,嘴角的笑意,带着隐隐的酸涩——这是她的儿子,她却从来没有抱过、没有喂过奶。

“我小时候也只这么大吗?我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我吃的饭都长成肉了吗?”顾梓诺伸手去捏小婴儿的脸,又去拨拉宝宝闭着的眼皮,一会又用手指戳宝宝吐着泡泡的嘴,满脸的好奇。

“顾梓诺,妹妹在睡觉呢。”顾子夕看见许诺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痛意,忙出声制止了顾梓诺,伸手将他抱进怀里,微笑着说道:“你吃的那些饭呀、肉呀、奶呀,都在你的身体里转化成机能,然后长成骨骼、肌肉、血液。”

“哦,那我以后多吃点儿,长高点儿。”顾梓诺用力的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许诺怀里的小婴儿,做出幼稚又懂事的模样说道:“妹妹,你也要多吃,很快就可以长和我一样高了。”

“你可长了五年才长成这样。”景阳走过来在他脑袋上用力的拍了一下,笑着说道。

“这几天可把我老婆累坏了。”顾子夕示意许诺将睡着的孩子放回婴儿床,看着她疲惫的脸,皱眉说道:“在家里加班画图,我都是不许的,这几天为了这小丫头,竟然成夜成夜的熬。”

“顾子夕,你们家顾梓诺出生的时候,你姐姐我可也没少熬呢?”顾朝夕瞪着顾子夕不满的说道。

“我看你就熬着指挥佣人干活儿了。”顾子夕伸手摸着顾梓诺的头,笑着说道。

“嗯哼。”顾朝夕轻哼一声,看着放下孩子的许诺,轻声说道:“谢谢你。”

“不用谢。我喜欢孩子。”许诺依偎在顾子夕的身边,脸上原本的干练,在这几天照顾孩子的时间里,却变得温柔起来——那是一种照顾顾梓诺时候都没有的温柔。

想来,女人必须要经过这么一个过程,母性才会真正的被激发出来——而她,却被剥夺了这个权利。

顾朝夕敛下双眸微微笑了笑,似是无意的说道:“你还年轻,再生两个都没问题。有你抱的机会了。”

听了顾朝夕的话,顾子夕与景阳对视一眼,眸底有着意外与放心。

许诺的眸光微闪,轻扯嘴角微微笑了——这个难缠的大小姐,终于将她放在弟媳的位子上了吗?

虽然在她的刁难和轻视里,许诺早已不在乎她怎么对待自己,可她突然缓和下来的态度,仍让许诺发自内心的高兴——毕竟,她是顾子夕的姐姐;毕竟,他们姐弟的关系,也还是不错的;毕竟,她不能让顾子夕因了她的关系,和家里所有的亲人都处于矛盾或对立之中。

求而不得时,她认;能有所改善时,她仍然开心——虽然她知道,顾朝夕的这种缓和,仍带着高高在上的施舍。

…………

“顾朝夕的态度,无论好坏,你都不必在意。”回到隔壁家里,顾子夕拍着许诺的腰,柔声说道。

“我倒也没想过她会对我有多好,只不过,就算是妥协的接受,至于也不会让你有更多为难。这就够了。”许诺抬头,看着顾子夕浅浅的笑了。

“没必要,她的脾气硬,我们的相处,再好也不过如此。”顾子夕低头看着许诺,认真的说道:“许诺,做我顾子夕的妻子,不需要委屈自己去迎合别人。”

“尊重、友善,都是相互的。当我没办法改变家人对你的态度时,我希望你至少不会因为他们的态度而委屈;更不需要对他们迎合或讨好。”

“这么严肃干什么,好象我为了爱你牺牲了很多一样?有吗?”许诺看着顾子夕认真而严肃的样子,不由得莞尔:“好象顾先生还没有这个魅力吧?”

“没有吗?”顾子夕一句反问,一语双关。

许诺微眯起眼睛,笑得眉眼弯弯:“有,所以你要加倍的疼我。”

“当然。”顾子夕用力的将她圈进怀里,低头沉沉的吻住了她——这个倔强着自尊又自卑的女人、这个愿意为他受委屈的女人、这个他疼着爱着的女人,他当然要加倍的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