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76照片事件

Chapter076 照片事件

因为顾朝夕的生产,家里由原来的一个帮佣,增加到了四个,两个照顾顾梓诺,一个照顾顾朝夕,一个照顾小宝宝。

看见阵容如此强大的服务团队,许诺只觉得无话可说,却也放心的与顾子夕于第二天离开了法国。

…………

因为在法国耽误了一周多的时间,所以回国后,两个人将所有的时间都扑在了工作上,顾子夕每天早上8点出门,晚上几乎要到12点才回家。许诺偶尔去公司,将积压的工作处理完,便与风铃沟通B市拍摄进度的事情。

所以这一周的时间,几乎每次顾子夕12以后回家时,许诺都还趴在电脑边上工作。

“不是说了不熬夜的吗?”顾子夕放下包,站在许诺的身后帮她轻轻按着有些发硬的肩膀。

“恩,这几天进度赶起来就好了。”许诺停下手中的动作,仰起头将后脑勺靠在他的肚子上,微微闭起了眼睛。

“今天就到这里了,都累成这样了。”顾子夕皱眉看着她疲惫的脸,心疼的说道。

“恩,到这里了。”许诺睁开眼睛,给了他一个温润的笑脸,摇了摇脖子后,拉开椅子站了起来:“你也是呵,这周怎么天天这么晚?”

“所有渠道客户在换合同,还有今年的市场政策不是统一的,每个区域都不同,所以事情会比较多。”顾子夕伸手揽着她的腰,看着她说道:“大约还要忙一个月,整个渠道的局就算全部布好了。”

“恩,你也注意休息,人又不是铁打的,别老这么撑着。”许诺伸手抱了抱他的腰,抬头看着他说道:“你去洗澡吧,我给你做碗甜汤。”

“你洗了没?”顾子夕问道。

“恩。”许诺点头,拍了拍他的背,转身往厨房走去。

“那你去睡吧,我不想吃。”顾子夕伸手将她扯了回来,见她眉头微皱,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柔声说道:“你休息好了,比做东西给我吃更让我高兴。”

“好吧,不做了,你去洗澡,我还洗个脸。”许诺敛眸轻笑,与他一起往浴室走去。

…………

顾子夕洗完澡回到房间的时候,看见许诺脸上贴着的面膜都没有下便睡着了,不由得心疼的叹了口气,伸手帮她将面膜揭了下来,温热的大手在她脸上轻轻按揉着,却不知道是该让她就这样睡觉,还是要清洗掉。

“许诺。”

“许诺!”

拍了拍她的脸,她轻哼了两声,将头往他腿边靠了靠又睡着了。

顾子夕看着她一脸无奈,想了想,拿起电话打给了林晓宇:“老板?”

因为林晓宇也是跟着他一起加班的,所以这个时间应该也是还没有睡的。

“晓宇,我问你件事。”顾子夕一只手在许诺的脸上按着,一只手握着电话:“你们做完面膜后,洗不洗脸?”

“呃……”林晓宇估计是被他的问话给吓到了——大总裁也,大半夜打电话问这种女人的问题。

只是林晓宇向来懂得:老板的问题只管回答、不问原因。

当下伸手将惊讶得张大的嘴巴捏了回去,快速的说道:“面膜在脸上只能停留十五到二十分钟,然后揭下来扔掉,脸上剩余的乳液按摩吸收,然后重新洗脸,这次洗脸用清水,不用洗面奶。”

“接着拍化妆水、再上精华液,然后是眼霜、然后是夜间乳霜。除了化妆水要用化妆棉拍上去外,其它的最好延着皮肤的纹露按摩。”

“就这些,您听清楚了吗?”电话那边,林晓宇小心的问道。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便挂掉了电话。

起身拧了毛巾将她的脸擦干净后,便将她平时用的瓶瓶罐罐全部拿了进来,按着刚才林晓宇所说的,先看说明书,再一样一样的涂到她的脸上,心里不由感叹——这么多的东西擦在脸上,这皮肤还能呼吸吗?

好不容易做完最后一道工序,伸出手指在她的脸上轻轻按了一下,也确实觉得水润了许多。

抬腕看看时间,平时她自己只需要十来分钟的护理过程,他竟做了有半个小时。

顾子夕笑着摇了摇头,关掉房灯后,拉开被子躺了进去,在许诺自然的靠过来依偎进他的怀里时,他自然的搂住了她,大手轻按在她的脸上,有种爱不释手的喜欢。

…………

许诺早上起来的时候,顾子夕已经出门了,看见被扔在垃圾桶里的面膜、还有放在旁边桌上的一堆瓶瓶罐罐,许诺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不由得笑了。

“子夕,到公司了吗?”许诺插上耳机,边穿衣服边讲着电话。

“刚到,起床了?怎么不多睡会儿?”电话那边,是顾子夕交待林晓宇工作的声音、还有推开办公室门的声音,然后是抽空回答她的问题。

“到点就醒了,你忙吧,不吵你了。”许诺听到电话那边忙碌的声音,便要挂电话。

“没事,不忙,一大早打电话给顾先生,有什么事?”顾子夕笑着问道。

“昨天晚上你帮我下面膜了?”许诺轻笑着问道。

“是啊,看你贴着睡觉不舒服。”顾子夕点头应道。

“顾先生越来越能干了,顾太太打电话表扬一下。”许诺穿好衣服、整理好床铺,拉开窗帘后,看着窗外明媚一片的阳光,眸光里也有着同样的明媚——在远离他的过去、远离他家人的二人世界里,他们爱得纯粹,生活弃满了爱和温暖的情趣。

她慢慢习惯了于她来说几近奢华的生活方式,他也习惯了家里没有帮佣、只有彼此的生活。

他们可以在忙碌的时候,彼此一天也不说一句话;也可以在有时间的时候,并肩站在玻璃窗前看夕阳;

他们可以一起去高档餐厅吃大餐、也可以在家里自己倒腾日常小菜;

他们有时候会为工作的事情争论得面红耳赤,也会在**来临的时候,在房子的任何角落上演限制级戏码。

她对他越来越依赖,习惯了将想法都与他交流与沟通;他对她的爱恋,从未因时间的推移、因彼此的熟悉而减少——他让她总沉浸于热恋之中:他的温柔、他的热烈、他的不知节制,都只为她。

“子夕,我想,这次去B市一个月,我觉得我应该会想你的。”许诺眯着眼睛轻笑着——她很少这么直白的向他表达爱意,今天是个例外。

“……”电话那边,顾子夕有着片刻的沉默,接着便说道:“有时间我就过去。”

“好了,你去忙吧,我也要准备资料和行李了。”许诺对他的话不置可否,聊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第二节:照片,许诺的强悍

许诺将家里的卫生清理了一遍,又去了一趟超市,将冰箱里的早餐和晚点各备了一些,中午去许言家里吃了午餐后,下午回到家里开始整理去B市的行李,因为要去一个月,她没有顾子夕的习惯,去到哪儿买到哪儿,所以要带的东西还是挺多的。

“来了!”听到门铃的声音,许诺不由得有些奇怪——自从搬到这里后,还真没客人来过。

拉开门,却原来是快递。

“谢谢,慢走。”

许诺接了快递,看到邮封上陌生的名字,不由得疑惑,边往里走边拆开,当看她看到里面的照片时,手下意识的就捏紧了——这是顾子夕在医院看艾蜜儿时的照片。

他抱着她小心的放回**、他端着水杯喂她吃药、他弯下腰帮她掖被子、他的脸轻触在她的脸上,似乎是在量体温——几张照片,轻易的将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信打跨。

无论她们之间多和谐、多亲密,他与他的前妻之前,也同样的这样和谐过、亲密过,而且——对她的责任和习惯,他一刻也没有放下。

许诺盘膝坐在沙发里,将照片反复的看了几遍,当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后,大约也知道这照片若不是艾蜜儿找人拍的、便是郑仪群的杰作——除了她们,也没人会对自己的婚姻这么关注了。

只是,就算是角度错位,这些事也还是他做的。

想想,自己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大方,知道他去看她,她仍然难受;看到他们如此自然的亲密,她只觉得一股悲凉——她的爱情、她的婚姻,是不是要永远妥协于他的过去?

…………

六月的s市,已经有着夏天的燥热,走在午后的太阳下,许诺穿着短袖T恤及牛仔裤,依然感觉到热得难受。

“你来看蜜儿?子夕知道吗?”对于许诺突然出现在医院,张庭有一丝反感,说话的语气也显得不那么友好。

“张医生是以子夕的朋友在问我,还是以艾蜜儿主治医生的身份在问我?”许诺犀利的问道。

“我的病人现在不适合见你。”张庭看着她冷冷的说道。

“oK,很好,我为我们国家有你这样全心全意为病人着想的医生而感到欣慰和骄傲。”许诺轻扯嘴角,讽刺的笑着:“我倒没见过你这样的医生,利用职务之便,协助你的女病人纠缠她的前夫。”

“你觉得,这个理由,足以起诉吗?”许诺说着,将手里的照片扔在桌上。

张庭对许诺的态度也觉得奇怪,原以为她是顾夫人的位置坐稳了,人便嚣张起来,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张庭轻瞥了许诺一眼,伸手将照片拿起来,粗略的看过后,又放回到桌上,看着许诺淡淡的说道:“我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这也不是蜜儿做的。她的身体恢复并不理想,根本没有精力去安排这样的事。”

“这么近距离的拍照,角度这么完美,医院不知道倒真是件奇怪的事情。既然张医生不知情,那我就去找律师咨询一下,我是否可以起诉贵医院的某些医生:利用职务之便,牟取私利。”

“这照片,我相信还是值点儿钱的。”许诺伸手取回照片,放回到快递封里,转身往外走去。

“你若对子夕的感情有信心,何必紧张几张照片呢?”张庭讽刺的说道。

“这件事情我不认为和子夕有关——照片是寄给我的,自然是想挑衅我。我许诺从来都不是不战而退的人。”许诺转过身来笑着说道:

“你可以告诉你想维护的那个女人,我许诺从来都不是怕事的人。就算她扮弱博同情,这样的照片出来,也不过是个勾引前夫的贱女而已。”

“她可以把照片拍得再过火一点,那时候我倒要看看,顾子夕会承担什么样的法律后果;她艾蜜儿又要承担什么样的道德后果。”

“张庭,有一点我请你记住:舆论、人心会偏向所谓的弱者,法律不会。而在这场道德的博奕中,我才是弱者。”说到最后,许诺的脸色一片冷厉——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当初认识时,那个内心满是挣扎的明媚少女。

看着张庭不断变幻的脸色,许诺冷哼一声,拿着快递封利落的转身而去。

利落的背影,仔裤T恤的青春气息,让她看起来气势十足——没有顾氏总裁夫人的大气、不是顾子夕妻子的彪悍;是属于她自己的:许诺式的强势与利落。

在此刻,她也不过是个为自己婚姻而战的普通女子而已。

看着她的背影,张庭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他也无法判断那些照片是谁拍的——近距离、多角度、高清晰,和摆拍的效果都差不多了,根本不可能是偷拍。

蜜儿的病房,除了医护人员就是她的贴身护理——难道是她安排贴身护理干的?

张庭不禁叹息——正如许诺所说,这些照片的实际价值,就是让她成为舆论同情的一方、让艾蜜儿和顾子夕成为道德的罪犯。

蜜儿,做了十年的顾子夕夫人,却仍学不到子夕处事的智慧与犀利;倒是这个女人,手段的果决与利落,却有几分子夕的风采。

…………

“听说朝夕生了。”张庭与艾蜜儿闲聊着。

“除了梓诺,顾家人和我便再没什么关系了。”艾蜜儿淡淡的说道,认命与淡然的语气,倒让张庭有些意外——她是真的想通了?放下了?

“死过一回的人,比较容易看得开。”艾蜜儿似乎知道张庭的想法,敛眸想了想,挽起袖子将满是针眼的手臂伸在他的面前:“如果我的身体、我的生命都无法挽回他的话,我还争个什么呢?”

“他都知道?”张庭看着她的手,只觉得一阵怜悯的心酸。

“早就知道。”艾蜜儿轻轻的扯下衣袖,眸子里了无生机的说道:“我只是不愿意深想,一直骗自己,他不过是一时被她的身体所吸引而已。”

“我想,我们的爱情,大约是因为我在他身上只有索取,他在我身上只有压抑;而许诺于他,是相互点燃。”

“所以,在这段感情里,我输给了自己的自以为是。所以,我现在决定放手,不再做那个成为增加他们感情固力的因素。”艾蜜儿微眯起眼睛,淡淡的说道:“我倒要看看,以交易开始的爱情、以性为基础的婚姻,在平淡的日子里,他们能坚持多久。”

“你还是没有完全放下。”张庭看着她带着恨意的眼睛,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和他,有十二年!”艾蜜儿将头靠回到靠枕上,轻轻闭起了眼睛——一句‘十二年’,道尽她的不甘。

“无论如何,还是恭喜你从他的生活中退出来,这对你的病情有帮助。”张庭轻轻站了起来:“这段时间恢复不错,按这个进度,你下个月就可以回家修养了。”

“谢谢,医院和家,我都无所谓,哪里都行。”艾蜜儿淡淡的说道——那神情语气,虽然有种绝望的灰心,却正是一个心脏病人该有的淡然与平和。

这样,很好。

张庭在离开病房前,拉开了病房的窗帘,让窗外的阳光斜斜的打进来,让这弥漫着低气压的病房,也多一些明亮的因子。

走在医院的走廊里,满身的阳光,让张庭突然有种感觉——在强势霸道的顾子夕面前,蜜儿从来都只是一个附属品、永远只活在他的阴影之下。

而这个许诺,站在那样强大的顾子夕面前,却依然满身的光彩,不容人忽视——或许,抛开十几年的感情来说,子夕是真的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生活、要什么样的女人的。

第三节:婚姻,一场持久的保卫战

坐在马路边上,许诺用冰淇淋安抚着自己烦燥的情绪。

从医院出来后,不禁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冲动——还好张庭将自己拦下来了,若真的见了艾蜜儿,气得她心脏病发了,可真没办法向顾梓诺和顾子夕交待。

想到这里,不由得又觉得心酸——她连维护自己婚姻的权利都没有吗?那个艾蜜儿就那么珍贵的存在着,她许诺就说不得、碰不得?

许诺轻哼着,用力的咬着手中的冰淇淋,似乎将这冰淇淋当作了艾蜜儿,恨恨的发泄着。

口袋里的电话,其实已经响了许久,她只是不愿意接——对于顾子夕,她现在不想和他说话。

一个人在街上游荡了半天,只觉得在今天起床的时候,还让她快乐满满的幸福,原来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她要的不过是两个人平静的生活,她能够压抑自己去适应他所有的生活习惯、配合着他的步子调整自己的状态。

可为什么这样还不行?

顾子夕,我嫁给你,是在打仗吗?

顾子夕,我们的爱情,能在这样的战争里坚持多久?

顾子夕,就算我信任你,可我也会难过你知道吗——如果我能少爱一些,或许就不难过了呢?

如果,如果只有婚姻、没有爱情,我一定不会如此难过。

抬起头,看着天边太阳褪去后留下的红色云霞,心里泛起淡淡的酸涩——她才二十四岁,她的婚姻,要一直挣扎在他对前妻的责任里吗?

顾子夕的电话契而不舍的叫着,许诺轻叹了口气,拿起电话接了起来:“喂?”

“为什么不接电话?”电话那边,顾子夕的声音里是压抑的怒气和焦虑。

“没听见。”许诺淡淡的说道。

“有事?”顾子夕敏锐的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压下心里的恼火,沉声问道。

“你打电话什么事?”许诺淡淡问道——艾蜜儿是他们之间永远无法跨越的障碍,关于这件事,她真的不想再说什么。

再说,也不过是要她信任、要她坚持、要她知道他爱她而已——这些她都知道,只是,信任了、坚持了、爱了,就能不难过吗?

“没事的话我先挂了,我还有工作要做。”电话那边顾子夕微微的沉默,让许诺也失去了继续等他说话的耐心。

“晚饭准备吃什么?”顾子夕低声问道。

“还没想好,准备挂了电话就想。”许诺敷衍着说道。

“好。”顾子夕当即便挂了电话。

只是,他语气里的不悦、他声音里的沉怒、他电话里的担心,她现在不想理会——如果她的爱情和婚姻,必须面对这么多的困境,她希望自己至少有一个空间,能让自己继续积蓄能量。

否则,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放弃。

放弃?

许诺突然打了个激凌——怎么会想到这两个字?他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的困难才走到现在,只不过几张无谓的照片而已,怎么会想到放弃。

许诺,不许!

许诺为下意识蹦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抬头看着路上匆匆的行人,想起那个有顾子夕的家、想起顾子夕为此所做的努力,心里不由得自责。

抬腕看了看时间,便起身快速往家里赶去——她的爱情、她的婚姻、她的家,怎么能轻易的说放弃。

……

顾子夕回来的时候,许诺那个超大的行李箱正放在客厅的沙发边;而她,正在书心里埋头工作——一如平时的每一天,他回来见着的都是如此。

似乎她的走神、她的敷衍,都只是他过于的敏感。

“吃晚餐了吗?”顾子夕拉过椅子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深邃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她。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许诺的眸光微闪,将目光从电脑里抽回来,看着他时,仍是一片从容淡然——看似平静,异于平日的活泼与灵动。

“晚上还有个应酬,怕你忘了吃饭,所以先回来看看你。”顾子夕看着她沉静说道。

“吃过了,在修稿。”许诺微微笑了笑,从椅子上站起来:“什么应酬?要换哪套衣服?上次洗的衣服我还没给挂起来呢。”

“不用了,就是回来看看你,晓宇在车上等我,这就要走了。”顾子夕轻叹了口气,伸手将她拥进怀里,用力的揉了揉她的头发,低声问道:“没有话对我说?”

“说什么?”许诺低语。

“你再仔细想想,有什么要和我说的。许诺,我曾说过,你可以不高兴、可以不开心、可以生气,但是你得告诉我。”顾子夕突然感到一重厚厚的屏障竖在他们之间,让他有一股无力感——早上不还好好儿的?到底是什么一情,让她说都懒得说?

“好,你去忙吧,晚上再说。”果然,她并不否认,只是不说。

顾子夕看见手机上林晓宇催促的信息,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出门前仍细心的帮她将家里的灯都打开,站在门口看着她时,眸光一片疑虑:“我记得你怕黑。”

“和你在一起后,就不怕了。”许诺温婉的笑了。

“你说起情话来,同样的哄死人不赔命。”顾子夕心里微微一暖,重新走到她的身边,拉着她就是一阵深吻,直到将她逼至沙发的角落,他才抬起头来看着她:“真不想现在说?”

许诺轻咬下唇,思索着看着他。

“我等你想好。”顾子夕拉着她坐起来,倒也不急着走了。

许诺见他笃定的坐下来,不由得皱眉,起身去书房拿了照片递给他:“你看。”

顾子夕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低头打开快递封,在看到照片时,大脑有瞬时的恼怒:“谁寄的?”

“我也想知道是谁寄的呢!”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我今天去医院了,就是想问她,到底想怎么样?”

“不是她。”顾子夕见她象个炸了毛的小野猫一样,不由得伸手去揉她的头。

“你倒是了解她。”许诺轻哼一声,心里其实也认同他的判断——从张庭的反应里,大约也不会是艾蜜儿了。

“生气了?是因为有人寄了照片?还是因为照片里的我?”顾子夕轻叹了口气,伸手将气鼓鼓的她拥进了怀里,低低的说道:“这是错位拍照,我连碰都没有碰过她;还有这端水杯的,是我刚进去时,她刚喝完我接过来的。”

“你别说了,我不爱听。”许诺轻哼着,焦燥的情绪里,还带着几分娇嗔:“你这个前妻好麻烦。”

“你这么强悍,她再麻烦也只是个麻烦不是?”顾子夕拍拍她的脸,无奈的说道:“好了,不生气了,许诺这么聪明,哪儿能被他们气着?”

“嗯哼,她敢拍得再亲密点,我拿这照片起诉离婚,你得净身出户,我看你拿什么养她。”许诺瞪着他,强悍的说道。

“许诺,你胆敢再说一遍?”顾子夕怒吼一声,一把将她推倒在沙发里,顺势重重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看着他满脸的怒火,许诺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讨好的笑了笑说道:“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我警告你,再提离婚两个字,小心我收拾你。”顾子夕沉着眸子瞪着她。

“不敢了。你还不快走,我看你手机一直在响。”许诺讪讪的笑着,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

顾子夕瞪了她一眼,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拉着她坐起来,沉声说道:“我先去了,晚上会早些回来。你等着我回来问话,不许睡!”

“哦。”许诺乖顺的点了点头——在看着他离开后,不由得暗骂自己没用:明明是他的问题,怎么到了最后又是自己被威胁?

直到大门被顾子夕用力的关上,许诺才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缓缓走到弧型的玻璃窗边,被晚风吹来的空气中花香的味道,让人有种微熏的感觉——

是自己太计较了吗?在他看来,自己的反应似乎过激了。

只是,遇到这种事情,谁能淡定?

或许,自己该学着从容面对。

许诺对着窗外深深的吸了口气,拿起手机,给顾子夕发了信息过去:“少喝点儿酒,别太晚了,我会担心。”

“恩。”顾子夕简单的回过来一个字,一如他的工作风格。

…………

晚上是林晓宇扶着顾子夕回来的,看样子是喝多了。

“本来我要给你打电话的,老板说怕你担心,愣不让打。”林晓宇吃力的将顾子夕转移到许诺的手里,解释着说道。

“是什么客户,需要他这样喝?”许诺皱眉问道。

“南区的几个大客户过来了,说总裁结婚也没办酒,大家就这么一闹,就喝多了。”林晓宇轻声说道。

“恩,你喝了没?能开车吗?”许诺点了点头,看着她轻声问道。

“没有,能开的。”问到这个,林晓宇的脸突然红了一下,向许诺挥了挥手后,忙转身跑远了。

许诺也没在意,用脚将门踢上后,半扶半抱的将顾子夕拖到了沙发上。

“许诺,几点了?”顾子夕扯住要起身的她,低声问道。

“11点。”许诺便也重新坐回到沙发上,看着他说道:“我给你泡杯茶去。”

“不用了,没有喝多,只是有点儿晕,你陪我坐坐。”顾子夕睁开眼睛看着她,温润的笑了笑,眸子里的明亮,确实没有醉相。

“那先换上睡衣,舒服一些?”许诺微微笑了笑,低声问道。

“恩。”顾子夕轻应一声,慢慢闭上眼睛,扯着她的手慢慢松开。

许诺起身回房间拿了睡衣,又拧了热毛巾过来,吃力的脱了他的衬衣和外裤后,用热毛巾快速的帮他将身体擦了一遍。

正待放下毛巾帮他换衣服时,却被他一下子捉住了手,紧紧的按在那处。

许诺的脸不由得猛然一红,皱着眉头低低的喊了一声:“子夕?”

“恩。”顾子夕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她微微尴尬的脸,轻哼了一声,低声说道:“我有话对你说。”

“什么?”许诺俯耳过去,他却伸臂将她牢牢的圈在怀里,张嘴含住了她的耳垂,舌尖一阵拨弄后,低低的说道:“你是我老婆。”

许诺不由得失笑,转过头来哭笑不得的看着他:“难道你还想去抱别人?”

“不抱。”顾子夕低低的笑着:“就抱你。”

说完之后,便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许诺,我明天再审问你,现在我要你。”

许诺不由得失笑——这个男人,哪次喝醉了不是这样?偏今天还记得要审问自己。

说话之间,他的大手已经粗暴的扯去了她身上的衣服,似乎觉得沙发太小不好着力,几经折腾后,在一阵急促的喘息声中,抱着她滚在了地毯上……

…………

清晨4点,窗外晨曦的微光透过窗帘洒了进来,许诺的手机闹钟清亮的响了起来。

许诺困难的睁开眼睛,两人依然浑身粘腻的贴在一起,连交缠的姿式,都让人脸红心跳。

“子夕……”许诺轻轻推了推他。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大长腿将她锁得更紧了。

“顾子夕,我要起来了。”许诺又推了推他。

“到时间了吗?”顾子夕微微睁开眼睛。

“恩,你再睡会儿,我去洗个澡。”许诺点了点头,努力的将自己的身体从他的身下抽出来。

“情绪好些了没有?”并不是太清醒的顾子夕,这件事却始终没忘。

“没事了。”许诺从地上捡起衣服,胡乱的穿好后,转头看了顾子夕一眼——他正睁着眼睛看着她。

“你昨天喝多了,再睡会儿吧。”许诺微微笑了笑,快步回到房间拿了薄被扔在他身上后,便拿了衣服去了浴室。

顾子夕强撑了一会儿,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在许诺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见他还打着呼噜,不由得有些微微的心疼——他真的是很不容易。

顾子夕,我们一起努力吧,你和她能走过十年,我一定不能输了她。

许诺蹲在顾子夕的身边,俯头在的他的唇上轻吻了一下,起身拖起行李箱快步往外走去。

…………

顾子夕醒来的时候知道许诺已经走了,心里不觉一阵懊恼——不知道她的情绪是否好些了?

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因醉酒生疼的太阳穴,拿起手机,上面有许诺留的信息——子夕,车子停在二区停车场,你找时间把车子开回来。

简简单单的交待,毫不见情绪的芥蒂。

顾子夕看着电话里不带感情的文字,嘴角微微扯起一弯欣慰的弧度——他的许诺,真是越来越成熟了。

只是,照片会是谁拍的?又是谁寄的?

虽然他对自己与许诺的感情有信心,但慌言说过一百遍就成了真话,这个道理他懂——寄照片的这个人一定也懂。

所以知道许诺这次出差,还长达一个月之久,所以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将照片寄过来——在时间和距离之下,他们的感情,又经得起多少次冲击?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对方的动作,怕是会持续而来。

顾子夕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冷色,起身去洗浴室洗了澡后,便拿着车钥匙和快递封出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