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77开始布局

权少的新妻

“你们还真是夫妻同心。”张庭看着眸色沉峻的顾子夕,不由得轻轻的笑了:“你老婆昨天才来过。”

“我知道。”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他说道:“你不知道是谁拍的?”

“你怀疑是蜜儿?”张庭反看着他反问。

“也不是没有可能。”顾子夕淡淡说道。

“你们之间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连基本的信任也没有了?”张庭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许诺对你的影响挺大。”

“你这样认为?”顾子夕轻挑了下眉梢,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有更多的解释,只是看着他淡淡说道:“帮我查一下,当天进入病房的所有记录。”

“许诺走后我都查过了,我和林丹是蜜儿的主治医生,四个特护,是重症监护室工作了四年以上的老护工;蜜儿的私人护士李芳,那个时间没过来。”张庭摇头说道。

“我知道了,有这方面的信息及时联络我。”顾子夕点了点头:“我估计拍片子的人还会有后续行动,谁能保证这样的行为,不会对医院的安全带来影响呢?”

“我以为,你会和你老婆一样,用法律来威胁医院。”张庭见顾子夕说得含蓄,不由得沉静的笑了笑。

“哦?”顾子夕轻挑眉梢,似乎在想象许诺当时和张庭说话的表情,原本冷凝的眸色,片刻间不由得变得轻盈起来——许诺,从来不是站在他的身后,等他来保护的女人。

虽然他希望她是那样。

“她在顾及我的感受,否则她不会只是语言上的威胁。”顾子夕看着张庭,缓缓说道:“而我们之间,我似乎也用不着威胁。”

张庭沉沉的看着他,良久之后,缓缓的点了点头:“从朋友的角度来讲,我大约是干涉你们夫妻的事情太深入、太多了些。”

“作为朋友,我为我无法保持中立而向你道歉;这件事我会关注起来。蜜儿现在的恢复还算不错,不出意外的话,大约一个月多以后就能回家修养了。所以你太太那边,你还是多哄着些,别让她和蜜儿接触,这对大家都好。”

“她有她的处事方式。”顾子夕淡淡应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她有她的处事方式’,这句话,依然让张庭愣了半天没回过神来——在顾子夕与艾蜜儿十年的婚姻生活中,顾子夕满足艾蜜儿的要求,是出于宠爱和无奈;而对于许诺的赞同,却是欣赏和尊重。

这段婚姻、这个年轻的女孩子,对他来说,是真的不同。

第二节:子夕,开始布局

回到公司的顾子夕,很快将目标锁定在郑仪群的身上——一直盯着自己和许诺的,只有这么几个人:艾蜜儿、顾朝夕、郑仪群。

艾蜜儿尚在病中,基本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顾朝夕生完孩子后,态度已是大不同,而且景阳在她身边,不会允许她胡来。

最后便只剩下郑仪群了。

至于郑仪群的动机,他倒是好理解:无非两个,在她的眼里,许诺既没有强大的背景、又没有高超的商业手腕足以让顾氏景上添花;又不如艾蜜儿听话乖巧,能在他和她之间扮无间道;这样一个独立又犀利、又没有现实利用价值的女子,她自然不会喜欢!

第二个理由,倒是顾子夕认为可能性更高的:即通过家庭内耗来牵扯顾子夕的精力,让顾东林在渠道上拿到更多的客户资源,以助他的新公司快速起步。

虽然郑仪群一直强调,她的改嫁、她对顾东林的妥协,都是为了让顾氏的产业不至于完全落入顾东林的手里——但自顾子夕在目睹了那场偷情和流血后,他对她再也没有信任过。

对于顾氏,他能信任的只有景阳一人——包括那两个老股东,于他也不过是利益相关而已。

她是母亲,他没打算对她怎么样;既然她选择出手,他这个当儿子的,自然也不会让她失望。

…………

“经销的方式始终有局限,不是自己的品牌,客户只会想到赚钱赢利,我们的品牌维护成本相对就会变得很高,也就是为什么客户会一直要政策支持、却从不肯自己投半分钱的市场费用一样。”顾子夕看着王伟和洛简说道。

“你的意思是?”王伟的心中微微一动——对于新公司的营运模式,他也有自己的想法,只是在新公司开始运转期初,大部分的精力用来承接老公司的业务,还要应对市场上顾东林的挖墙脚,所以应急成了当下最重要的事情。

“80%承袭老的营运模式,20%做品牌授权。公司品牌规划与执行,现在已经外包给广告公司,所以品牌部的重点工作,就是给每个区域的品牌授权商做培训和指导。”

“公司可以给的政策是:第一,给予品牌代理商以贷款;第二,给予品牌代理商以品牌管理的免费培训;第三,品牌代理的第一年,免费给予市场指导;以后每年,开始向公司购买当年的品牌发展规划和市场策划。”

“品牌授权的公司直接与公司合作。渠道代理的客户可以选择与公司或与当地品牌所有商合作,这个我们不限制,具体操作方案和条款,王伟去拟出来。”

“授权发布会、品牌管理第一期培训、授权合同洛简去拟出来。”顾子夕看着洛简和王伟说道:“在新老公司过渡期间,开始全面准备新公司的运作,业务先行,结构紧跟。明白我的意思吗?”

“ok没问题。”王伟和洛简点了点头,将顾子夕的意见记下后,看着他说道:“我的意见是,我们两个先做出方案和政策,然后拿着这个政策去找意向的客户私下聊,每个区确定了一个、或两个客户后,我们再启动授权发布。”

洛简接着说道:“从时间上来说,谈下每个区的品牌合作商,老公司的货品转移财务清算,正好合上。”

“恩,内功先做好,到时候只是铺开的问题,不要措手不及。”顾子夕点头说道。

在安排好渠道的事情后,顾子夕便去了证券部——正好,钱端和陈升(两个老股东)也在证券部。

“正好大家都在这里。”顾子夕走到他们中间坐下来,看了看走势图后,对陈升说道:“两位对公司现在的情况怎么看?”

“现在银行户头已经打通,只要不盲目扩张,公司还是大有可为。老顾以散户的方式冲击也成不了大事。”陈升看着走势图说道。

“子夕你的意思呢?想吸干他的钱?”钱端看着顾子夕若有所思。

“公司刚熬过最困难的时候,资金链也只是刚刚链接起来,这两三年,股东的资产大约都会缩水,所以当真是对不住各位股东。”顾子夕看着他们,一脸沉静的说道:“所以我想劝两位,在价位还合适的时候,将手中的股份出掉。”

“至于接盘的问题,我会放一部分到市场上做流通,以增加公司的现金流量;另一部分,我先买下来,两位若不是用钱太急的话,请容许我以分期的形式支付。”

“子夕,你也不用太为难,以我们和公司的感情,怎么能在这种情况下抛掉股份呢。”陈升沉吟片刻,看着顾子夕说道。

“两位伯父为公司操了一辈子心,总不能到了最后。连两位养老的钱也赔进去。在商言商,咱们得为实际的利益打算。”顾子夕微微敛下眸子,淡淡说道:“就这么定了吧,稍后我让法务部过来找两位。”

陈升还待说什么,钱端伸手拉住了他:“我们这把年纪,也该退休了,就按子夕说的办吧。”

“那通知法务部安排了。”顾子夕点了点头。起身与证券部长说了几然后,便直接去了法务部。

…………

“老钱?”在顾子夕离开后,陈升与钱端一起走到步行梯的楼道间,对于顾子夕的做法,陈升仍还有疑问。

“子夕有新公司在运作,只有几个核心员工知道。这边老公司,他是准备甩掉不要了,到时候宣布破产,我们的股票是一文不值。”钱端低声说道。

“如果是同一个股东,有连代偿来义务啊,这样做有什么意义。”陈升疑惑的说道。

“他既然走了这条路,自然有办法。这事你不要声张,这个局,会有一部分人破产,要是有人知道他是有意为之,会有麻烦的。”钱端将声音压得更低了。

“这孩子,怎么会走这一步的。”陈升不禁摇了摇头。

“清官难断家务事,他有能力和他母亲完全断了,也未尝不是好事。否则,他公司做得再大,他母亲每年拿了10%的分红去补贴顾东林,你让他心里怎么想?”钱端似乎很理解顾子夕的心情:“再说,有他母亲和那几个股东的制肘,加上公司各部门还有顾东林安插的眼线,他的想法也得不到完全的实施,公司的发展始终有限。年轻人,怎么肯被人这样限制?”

“也有道理,只是,这一招对顾东林真有用?”陈升问道。

“一件事情,只要能达到主要目的即可,其它的不过是边际效应,子夕是个懂得抓大放小的人,他心里有数。”钱端倒是对顾子夕的手段很是放心。

“恩,也是,也难得这孩子这时候,还想着我们两个老家伙。”陈升不由得感叹。

“你以为白让你赚呢?等这边的事儿了了,他那分期付款的钱就直接算作股本了。”钱端看着陈升不由得好笑。

听了钱端的话,陈升不由得一愣——他倒真没仔细考量过顾子夕的这个方案,原来竟是这个打算。

“在商言商,说了半天,他所有话的核心在这里。”陈升不禁摇头:“他也是用这种方式,控制我们对消息的散播吧,若有差池,他分期的钱不仅不会做为股本,还会让他直接消夫不见。”

“你总算是明白了,还以为你老糊涂了呢。”钱端不由得低低的笑了起来。

“历害,确实历害,比他爹历害。”陈升轻轻叹了口气,心里生出一股‘后生可畏’的感慨来。

“这一代人是不一样的。”钱端点了点头,与陈升对视一眼,两人分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

顾子夕安排了两个老股东的股份抛售之后,同时安排了将自己的所有股份转给顾朝夕,转股完成后,他会辞去旧公司ceo的职务,那么他与旧公司便再没有任何关联。

到时候朝夕回来主持公司的工作,无论从舆?论上、还是情理上,都说得过去。而顾朝夕所有的身家都用于这次的购买股份上,待到公司破产,她自是无力偿还债务的。

每一步,顾子夕都算得刚刚好,而一直犹豫没有行动的原因,就是郑仪群——这个好强了一辈子的女人,如果破产,整个生活来源都要依靠顾东林。

一来她能否挺过这个打击?二来是否也将她与顾东林推得更近?

只是到了现在,他不仅要真正的掌控整个公司,建立属于自己的顾氏王国,还要让她完全退出他的生活。

他心里的母亲,早已不复存在。

…………

在安排完这些后,已经是下午三点。他这时候才想起要和许诺联系——只要身处于办公室,他就是那个工作大于一切的顾子夕;当然,前提是许诺正好不在他的身边。

“在工作还是在休息?”

“在和广告公司的导演讨论剧本。”

“几点结束?”

“到时候我打给你吧,现在不确定。”

“……”

“我先挂了,今天的会议很关键。”

没等顾子夕说话,许诺便挂了电话。

握着响着盲音的电话,顾子夕不禁苦笑——什么时候,他也沦落到被挂电话、乖乖等电话的地位了?

这算是‘老婆在外,夫令有所不授’?

顾子夕轻笑着摇了摇头,喊了林晓宇和谢宝仪,还有海外业务部的杜语薇,一起去看已经装修完成,只待家具入场的新办公楼——是顾朝夕生孩子前回来看中的一个国际化标准的写字楼,新的顾氏只租了其中的三层。

他的眼光和关注力一直集中在业务模式的升级上,并不热衷于建立地标式的办公楼。

对于老顾氏的办公楼,现在有一半租出去了。而在未来,会用于破产清算的债务偿还的拍卖。而对于老顾氏的员工,谢宝仪已经在按照新的业务结构做人员梳理——几乎有一半的人,会以破产的方式处理掉,他不会给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留任何机会。

至于能够留下的人,也是谢宝仪跟他合作多年,完全能够信任得过的员工。

…………

“这里的地理环境、商圈氛围,和我们自己的办公楼完全不同。”走进大楼,谢宝仪习惯性的边走边汇报着工作:“这里的节奏更快、接触的行业更多,能让员工不自主的对自己要求更高。”

“而顶级的写字楼,对新公司的品牌定位,也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这让我们的产品起点一下子变得高端起来。同时对我们后续继续接国际产品代理的谈判,也有隐形的促进。”谢宝仪快速的说道。

旁边的林晓宇跟在她的身边,不禁对她思路和状态倍感佩服——果然是老板离不开的那类员工,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做到这种程度呢!

“关于装修的布局,完全按照新公司的业务结构来规划的。其中海外业务部、销售部、品牌市场部,三个部门共用一层,您的办公室和财务部,以及样品间、会议室占了一整层。余下一层,便是其它部门。”走进办公区,谢宝仪详细的介绍着。

“这里的设计,是顾家大小姐请法国知名空间设计师过来设计的,整体还是倾向于一种半开放式和人性的设计。”杜语微对新办公室的布局和环境显然也非常满意:“每一层都有自己独立的茶水间,这点很重要。”

“这段时间辛苦了。”顾子夕点了点头,在整个办公区转过一圈后,接过谢宝仪递过来的整体效果图,又问了几个关于家具摆放的问题。

“其它的家具已经定好了,还有半个月可以到位。就是您办公室的家具,上次给您的几套方案,您都还没确认呢。”谢宝仪说道。

“是顾朝夕挑的?”顾子夕问道。

“是的。”谢宝仪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就这几天给你回复。”顾子夕点了点头。

“朝夕提供的那几套,都需要跟据办公室尺寸来定制,所以您要不快些确认下来,我怕到时候大家都搬进来了,您没地方办公呢。”谢宝仪难得的与顾子夕开起了玩笑。

“你回去把资料发一份给许诺,问问她的意见。”顾子夕微微笑了笑,对谢宝仪的话不置可否。

“好的。”谢宝仪的眸光微微闪了闪,立即在手机备忘录上将他的要求记了下来。敛眸之间,心里却微微的发涩——原来,这个高高在上的大男人,也肯为女人花这种心思。

在转身离开新的写字楼后,谢宝仪的心情有些复杂——这个被自己暗恋了七八年的男人,在这段婚姻里,慢慢失去了他固有的光环:其实,他也会被女人所温暖;原来,他也会放下身段去讨女人地喜欢。

在淡淡的失落里,谢宝仪突然怀疑自己这么多年来的暗恋——爱的到底是顾子夕这个真实的人?还是他在公众面前一惯的高冷优雅?又或是那个为了事业,喝完去吐、吐完再喝的霸气男子?

所以他突然的温柔起来,她竟觉得陌生,竟觉得失落——或许,她只是爱上了自己想象中的顾子夕,而不是这个也会对女人温柔的普通男人。

第三节:许诺,心疼子夕

b市,酒店会议室。

“剧本我已经看过了,没有什么拍摄难度,主要在于用这些看起来平淡无奇的素材,拍出每一部分想要表达的感觉。”

“也就是,无需文字和语言的煽情,仅通过画面和音乐,达到情绪和内函的表达。”

导演边翻看着剧本,边干脆利落的说道。

导演姓王,叫王志,是在市里指定了拍摄公司后,许诺看了莫里安发的这家公司所有的作品,然后挑中的这个导演——他的作品风格,与许诺想要的感觉,最为接近。

果不其然,王志一看完剧本,便将片子想要的效果说得一清二楚,这让许诺和风铃一下子放下一大半的心——对剧本有了共识,后面的沟通才可能顺畅。

“王导说得对,正是这个意思。因为是介于纪录片和宣传片之间的片子,所以我们要吆喝,却不能出声;我们要记录,却不能太一本正经。”许诺点了点头,看着导演和摄像师说道:“我看过王导之前的作品,在目前我了解的导演里,大概也只有王导能完成我们这样的表达了。”

“完全做到不敢说,但会尽量做到,毕竟我们的素材多、我们又是这个城市土生土长的一代人,在骨子里,我们会有那种绪,然后用镜头、用动态去表达。”王志导演点了点头,表情淡淡的,还带着几分艺术家的漫不经心。

“好的,我们开始分头准备。王导还有什么要交待我们的?”许诺与风铃对视一眼,谦逊的问道。

“市里的意见,是全力配合主创人员完成拍摄,所以我们还是以许小姐原创的意见为准,具体到每个镜头,我们具体在拍摄的时候讨论。”导演虽然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态度却还算配合,想来是文部长有过特意的交待——这个项目,若在拍摄阶段再出什么问题,他自己也没办法给市里交待。

钱要赚,事也是要做的。

许诺眸光微闪,对文部长和这个导演的态度,心里大约有了个底。

当下微微笑了笑,边收拾手边的资料,边对王志说道:“那您与摄像师将剧本再讨论一下,有什么问题随时和我们联络。拍摄计划表,我和明天给您确认。在拍摄顺序上我没有意见,只是京剧大师的时间需要再确认一下,与她有关的镜头,最好以她的时间为准。”

她的话虽说得客气,态度却十分鲜明,该坚持的地方,一点儿也没有让步。

导演和摄像师对她的个性,心里似了有准备,当下也不以为意,点了点头后,便收起东西离开了会议室。

…………

“我看过王志所有的作品,是个很有想法的导演。”许诺对风铃说道。

“你哪儿来的他的资料?我找了许久都没找到。”风铃感叹着问道——这可要做了多少功课啊。

“一个朋友帮我找的。”许诺笑了笑,看了一眼手机信息后,又将手机放了回去。

“一个朋友?eric?”风铃笑着问道。

“是啊,他这在这方面的资源、信息比较多,其实他这次不参加项目真是很遗憾。”许诺点头说道。

“是个好师傅,我这辈子都没碰到过。”风铃轻挑了挑眉梢,笑容里有些不言而喻的暧昧。

“我很幸运。”许诺微微笑了笑,并没有刻意的回避,也没有特别的提起。

莫里安于她,当然是好得没话说——而他的好,在经过时间和距离的沉淀后,也越来越纯粹、越来越自然。

在听到许诺的电话又响起来的时候,风铃没好意思继续呆在她的房间,只是笑笑说道:“你老公的电话又来了。顾大总裁、和顾先生,当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哦!”

“我先接电话。”许诺低头轻笑,边接电话边起身将她送到门口。

“信息收到了,我才开完会。”许诺朝风铃挥了挥手,转身回到房间,将整体窝进沙发里后,将电脑抱在了身上。

“宝仪会将家具图片发给你,你帮我挑一下。”顾子夕笑着说道。

“我看看成,可是我不帮你做决定。”许诺边打开邮箱收邮件,边对顾子夕说道。

“怕我不喜欢?”顾子夕的声音微微的上扬。

“我对这个不在行——外观上或许还可以看看,功能、材质,设计理念与你的个性匹配上,我就拿不准了。”许诺淡淡说着,已经打开了谢宝仪发来的邮件。

“哪儿有这么多讲究,这几套都是根据办公室的布局挑选的,材质功能什么的,都差不多,你就挑外观就好。”顾子夕的声音微微一顿,知道她说的意思——对于大牌作品见和少,欣赏水准不在同一水平线上,所以挑选上会有共识障碍。

“是朝夕帮你挑的?”看着邮件原始发件人,还有打开后,干净而简洁的画面设计,果然是大品牌的设计,就算不懂家俱的人,也能从这样的质感中,感受到产品的品味与价值。

“恩,她学的是商科,兴趣却在家俱设计,其中有个品牌里有她自己的作品。”顾子夕轻笑着说道:“看你能不能挑出来。”

“顾子夕,能不考我吗?我现在脑子累着呢。”许诺轻笑着,一张一张的点开图片——到底是见识少了,当真是看着每一章都觉得好。

与顾子夕边聊边看着,想想以前对顾子夕的印象,还有他在商场上的名声,便还是保守的挑选了一套亚光蓝和一套金属黑的:“这两套你自己再选。”

“这么冷硬的风格?”顾子夕轻笑。

“适合你啊,你就是这么个人麻。”许诺皱了皱鼻子,笑笑说道:“看看,有没有朝夕的作品?”

“有,亚光蓝这组是她设计的。”顾子夕笑笑说道。

“那就选这套吧。”许诺不由得诧异——完全按照顾子夕硬朗的风格去挑的,居然会是顾朝夕设计的。

这个女人,个性该有多硬啊!

“许诺,今天心情好些了吗?”顾子夕突然问道。

许诺微微沉默,淡淡说道:“我今天没时间心情不好。”

“以后别再收这些东西。”顾子夕沉声说。

“当瞎子吗?”许诺的语气一片淡然。

“由我告诉你不更真实?”顾子夕似乎皱起了眉头。

“……”

“可能是郑仪群,知道我会重视,想转移我的注意力,以让顾东林更轻松的拿走我们的渠道资源。”

“知道了。”

“这件事情,我不会再给他们机会。但是他们既然有这个想法,那么就会从各个方面来找缝隙。所以许诺,这件事情上我们必须达成共识,别让我担心你的情绪,好吗?”

“多好的理由,你做什么我都不能在意是不是?”

“当然不是,只是对于别人和老公来说,你应该相信老公。”

“顾子夕,你太狡猾了,你这样说,我根本就不敢生气,就怕影响你了。”

“乖,老公肯定让你放心,但你不可以轻易相信别人。”

“好吧,谁让我是你老婆呢。”许诺低低的说道:“顾子夕,我没有你想象中的大方、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明事理,有时候明知道是别人故意挑拨的,可我就是被人家挑拨了。”

“我懂。”顾子夕微微沉默。

“好了,这事儿就这样吧,再多说也挺无趣的。以后有事,我通知你来处理,这样行了吧?”这是一个无解的题,她再计较又怎么样?她再责怪又怎么样?

过去就过去了吧,她得象一个大人一样解决问题——夫妻之间,并不只是儿女情长。

“恩,你今天下飞机一直没休息吧?现在去睡会儿,晚些时候我再给你电话。”顾子夕低声说道。

“恩,真是很困了,我先去睡会儿了。你自己忙自己的吧。”许诺点了点头,便挂了电话。

许诺挂了电话后,也没有回**,只是窝在沙发里,想着顾子夕刚才说的事——顾东林出手的话,郑仪群是帮他还是帮子夕呢?

如果郑仪群帮顾东林的话,顾子夕心里会很难过吧,她是妈妈呢。

想到这里,许诺不由得心疼——这个看似冷硬的大男人,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其实比任何人都容易受伤。

“郑仪群,我不会喜欢你的。”许诺孩子气的自语着,没一会儿功夫,便歪在沙发里沉沉睡去。

…………

s市,江边咖啡厅里。

“你突然约我出来坐坐,让我想起来,我们很久没有出来吃饭了。”顾东林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郑仪群,满眼笑意的说道。

“你在挖顾氏的客户?”郑仪群并不理会他讨好的温言软语,只是淡淡的问道。

“不是挖,只是开发自己的客户。”顾东林脸色微变,却仍忍着不快淡然说道:“客户不是顾氏的私有财产,就算我不出手,也还有别的商家出手。”

“这是商场,是讲实力的地方,不是讲人情的地方。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懂。”

郑仪群点了点头,脸上并没有明显的表情,脑袋,却在迅速的转动着。

------题外话------

各位报歉,这两天小朋友期中考试,所以要督促复习,上传会晚一些,字数也略下,下周尽量恢复8点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