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78尽在掌握

Chapter 78 尽在掌握

“那就这样吧。”良久之后,郑仪群淡淡点了点头:“东林,我希望你能明白一点,子夕是我儿子。他若无事,我也乐得轻松。他若有事,我必倾力相帮。”

“在商场上,你们如何竟争我不管,子夕的能力和手段,也用不着我替他求情服软。但他若因为你出现什么闪失,我就只能顾他了。”郑仪群看着顾东林,一字一句的说道。

顾东林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燃后慢慢的抽了起来,在一支烟吸完后,才抬头看郑仪群:“子夕的能力和手段你我都清楚,他对你、对我,以前、现在、以后,都不会谅解。所以,我若不全力以赴,怕是会被他打得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那时候别说是生意,怕是养你和儿子都成问题。”这么多年来,顾东林第一次将自已对顾子夕的顾虑摊在明面上说出来——和自己的继子、侄子争这个家产,最后以失败告终,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只是他太清楚顾子夕的个性与手段——对于对手来说,不打得你没有还手之力,他是不会罢休的。

上次一战,虽将自己赶出了顾氏,但也让自己借着顾氏的势大赚了一笔、也让顾氏元气大伤。

所以,顾子夕怎么会放过他?又怎么能放心他!

而以顾子夕的手段,他必须主动出击,方能或有胜算。

“仪群,我知道你对子夕的感情,所以我不要你帮我,但你也不能去帮他。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子安还是个婴儿,我总得为他以后的生活着想;虽然以你的能力,也用不着我来养,但我是个男人,我希望以的能力让你维护现在的生活品质。”

“仪群,顾氏有你已经成人的、恨着你的儿子;而这里,有爱你的丈夫、需要你的小儿子,这其中的份量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我不求你帮我,只求你中立。”顾东林看着郑仪群,诚恳之中,带着些沧桑和伤感——无论他为她做多少,在她的心里,死去的哥哥、和恨她的儿子,始终是最重要。

郑仪群端起面前精致的咖啡杯,慢慢品啜着,直到一杯咖啡喝完,才慢慢将杯子放回到桌上,看着顾东林淡淡说道:“你是在后悔?还是在责怪?”

“你明知道不是这个意思。”顾东林恼怒说道:“作为一个丈夫,我不能要求我的妻子与我站在同一条线上吗?”

“作为一个母亲,我不能让你如他亲生父亲一样待他,已经是我的失败。”郑仪群沉沉看了顾东林一眼,慢慢转身往外走去。

“仪群,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顾东林突然感到一阵心慌。

“话面上的意思。”郑仪群没有回头,只是停下脚步淡淡说道:“天下的生意千千万,哪有一定要做对手的?既然你执意要做日化、执意与他做对手、执意从他的份额里拿生意,我们,就算了吧。”

“东林,首先我是个母样,其次我才是个女人,这意思,你该懂。”说完后,郑仪群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你嫁给我,是为了帮他争取时间;现在他长大了,可以与我抗衡了,你就离开我。”

“郑仪群,我曾经以为,你对我除了利用,至少还是有一点儿感情的!”顾东林站起来,脸上是沉怒与受伤的表情。

“再多的感情,也不能让我看着你把我儿子当敌人来斗。”郑仪群淡淡说了一句,便再不停留的离开。

看着她决然的背影,顾东林颓然坐下——这个女人,从来没有把他放在心上过。

这个女人,和他儿子一样手段狠辣,将自己利用完了就一脚踹开。

可是,可是他就是生得贱,爱她放不下她——好不容易才得到她,他当然不会轻易的放手。

但顾子夕,他同样也不会放过。

他要将拿回顾氏属于自己的股份——他要让顾子夕倾家荡产,让郑仪群回头来求他。

顾东林阴沉着脸,直到天色全部暗下来,才起身离开咖啡厅。

第二节:顾东林,四面伏击

某天,深夜的茶馆。

“股市看起来动荡不平,但这都是顾子夕在暗里操作。”顾氏的股东之一张仲仲秋说道。

“你看这情况是会继续拉升、还是会做空下跌?”另一个股东忧心忡忡的问道。

“老钱和老节,将股份转给了顾子夕,从这个行为上看,顾子夕是想要一个做大,所以在这个时候将价格拉低,让我们心慌,让他以一个好价钱将股份收回。”张仲秋沉吟片刻,谨慎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他意在收回股份,收回对公司完整的控制权,而不是公司业绩不行了?”刚刚进门的顾东林,接着问道。

“公司的财报,这两个月有些异常的虚高,正常渠道的销售业绩是下滑的,但大量产品流向一家不知名的公司,也有税票和结算开过来。但在销售统计中,却没有这家公司的数据。”张仲秋看向顾东林,只觉得一阵疑惑。

“想办法查到库存流向,以及这个结算公司的资料。”顾东林点了点头,颇有信心的说道:“渠道上的大客户已经被我拦截了,这几天合同就会签下来,没有渠道,他的货往哪里销?”

“现在每季的报表要给投资公司看,如果业绩下滑得太难看,投资公司就要介入管理,或撤出投资,所以不管真实的业绩怎么样,他的财报必须做得漂亮。”

“所以,或许只是个空壳公司,供他倒倒帐,所以去查一查,但也不必特别紧张。”顾东林坐下来倒了杯茶,喝过之后,对三个老股东说道:“以我的判断,顾子夕既然还在从报表上做手脚,他的意图应该是会想办法将公司撑下去。但以公司现在的盈利情况,三年内股东是别想分红了。”

“确实。”张仲秋点了点头,脸色有些难看——他们这些个老股东,在公司是不拿薪水的,靠的也不过是每天的盈利分红而已,如果公司业绩不行,他们的钱还不如放在银行里吃死息更合算。就不说投到别处去赚钱了。

“所以我们今天一起过来,也是想商量这件事,是死守着手上的股份?还是如了顾子夕的意,出给他算了。”另一个股东看着顾东林说道。

“他对钱端陈升还是照顾的,以现价接他们的股份,他们今年至少也是赚了15%的利润。如果你们要转股,他可不会这个价格来接,你们考虑吧。”顾东林淡淡说道。

“我们也不求大赚,只要不亏就行。”张仲秋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对顾东林说道:“就算不出,也亏不到哪里去,至少朝夕,仪群的股份还在里面,他还能让她们给亏了?”

“那你们等着吧。”顾东林微微笑了笑,没再提股份的事情——这几个老狐狸心里急得不行,表面上却稳着,不过是想让自己主动开口,以一个好的价钱收了他们手上的股份。

而他,确实想收,顾氏一直是他的一个心病。

但在情况如此不明朗的情况下,一静不如一动——他们越急、他就越不急。

当然,这么晚应约而来,自然也不能完全不表态,在新公司的股份上面,他自然还是有承诺,以定他们的心,以诱他们慢慢将钱从顾氏抽出来,让顾子夕再次陷入资金恶梦里。

一切商定,已经深夜时分。离开茶社时,四人的心情都不轻松,而顾氏的三位股东,也做好了抛弃顾氏的准备。

……

接下来一周的时间,顾东林在市场上的布局,慢慢清晰了起来——华中、华北、华南、东北、西部,每个地区里,顾氏业绩最好的代理商,他全部接触了一遍。

他知道这些客户的问题在哪里——顾氏只允许做独家代理,不允许他们同时经营其它的品牌;第二,顾氏的品牌推广要求高,对他们的品牌投入要求也高,店面装修更是要求每一年半,必须更新升级。

而这些大客户,在当地的渠道都是自己的,又财大气粗,早就不满意带着顾氏这个紧箍咒做生意了。

所以顾东林只用开放这两个政策,便让他们的合作一拍即合——一个让他们同时代理多品牌、二来只对每年的营业额和定单量有要求,其它都自主。

加上顾东林给的品牌,也是日化类二线以上品牌,适合他们在一线城市的二级店铺和二线城市的一级店铺去做。

所以很快,在顾东林在各区域走了一圈后,合同便签了下来——至于与顾氏的违约,顾东林也同意以利润返现的形式给予补贴。

只是,客户们集体出逃的行为,却并不顺利——

当他们以为愿意支付违约金,顾氏的合同一定会迅速解除的时候,顾氏的销售总监王伟却提出:提前解除合同的违约金当然要支付,但在解除合同前,便与别家签定了合作合同,违反了合约续存期间的独家代理约定,对此进行上诉并索赔。

既然走上了法律程序,代理商便无法正常进行经营活动,除了自营店铺能铺上一些货外,各大卖场在收到顾氏的诉讼告知函后,便即冻结了与这些代理商的新品进场谈判。

……

“他怎么知道我们已经签了别家的代理?”

“猜的。”

“没有证据,他拿什么打官司?”

“他要的不是赢官司,要的是时间。”

“……”

“现在各大场场冻结了我们的进场谈判,我们的生意就全耽搁了下来。”

“而且,这时间拖下来,我们已经没有商场可进。”

“老顾,这事儿是因你而起,我们现在不能进场,你可不能把代理权又给了别人。”

“当然不会。”

“那就好,不能进卖场,我们可以多开自营店。”

“好,我们测算一下,整个地区的年度营业额是X,单店营业额是X1,所以这个地区,除去新店铺的培养期,我们必须还开27家自营店铺,并且要在12月前全部开出来,每家店铺的第三个月开始赢利。”

“来看看区域分布图……”

顾东林全国各地的跑着,将这些原本跑定的客户安抚下来,并加大了开店的力度后,暗地里仍然开发着新客户——自营店再好,卖场的生意也是不能丢的。

而且,丢了这一次的销售柜位,意位着全年、甚至两年以内,都无法重新进场——所以,必须在卖场年度调整柜位的时候拿到位置。

第三节:顾子夕,尽在掌握

在顾东林一边安抚客户开店、一边找新客户的时候。顾子夕这边,新公司、新品牌的进场谈判全面铺开;而各区域的品牌授权动作,也在悄悄的进行——一旦签定品牌授权书,被授权的公司便直接取得各大卖场的进场权利,这种支持力度,对于找客户来说,当然有着十足的吸引力。

“证券这边到什么程度了?”王伟问道。

“我的股份已经全部转给朝夕了;钱端和陈升的股份,45%释放为流通股,所以这段时间的股价涨得历害。”顾子夕看着王伟、洛简,还有证券部长说道:“财务部的帐务和现金转移已经全部完成,接下来找一个合适的契机,将股价拉下来。”

“好的。”证券部长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说道:“我再多看几天的成交量,研究一下最近新出的政策,大约一周后,我给您一个具体的方案和时间进度。”

“好,辛苦了。”顾子夕点了点头,想了想后,打了电话给谢宝仪:“宝仪,新公司对外公开的招聘可以开始准备了,股票下跌超过一周后,立即发布。”

“好的,我这就安排——主要是各大门户网站、主流媒体,以及知名猎头公司,我会安排在同一时间全面发布。”电话里,谢宝仪沉静的声音里,显出几份兴奋与激动来。

“恩,文案记得和杜语微、洛简沟通确认。”顾子夕又交待了一句后,便挂了电话,转眸对洛简说道:“把各方面的时间表再梳理一下,以海外产品代理业务可正式开展为节点,接着是我辞职的信息、再就是股票下挫、然后是股东抛售、接着是经销商出走、然后是新公司全面招聘信息发布。”

“OK,我这就去做时间表。”洛简点了点头,与谢宝仪一样的,有种紧张和兴奋在里面——重新拿下顾氏、又以把顾氏做空的方式将公司属于毒瘤的人员和事情清理掉。

顾子夕,是个太值得跟随的领导——大胆,善于伺机而动,而不被计划规划什么的捆住手脚。

大约,也只有跟着这样的老板,才能体会不停改变的乐趣、和不停战争的刺激!

……

四个人在办公室,讨论细节和时间对接的问题,差不多到了深夜,然后又拉上林晓宇一起出去吃了宵夜后,才各自散去。

站在漆黑的窗前,已近七月的天气,窗外的风已带着夏天的暑气。顾子夕却没有开空调——只是静静的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月色清亮、看着窗外的霓虹妖娆。

他记得,许诺喜欢这样。

许诺,你睡了没有呢?拍片子都拍得疯了吧,居然好几天不给我打电话了。

顾子夕轻笑了一下,抬腕看了看时间,虽然思念渐甚,却仍忍着没有打过电话去,只是写了信息给她:“公司的事情都在计划中,你的拍摄进度如何?几天没接到你电话,居然害怕被你嫌弃,以至于拿起电话又放下。仍是想你,记得在方便的时候给我电话。”

放下电话,洗澡换了睡衣后,便坐在客厅270度的弧形玻璃窗前的沙发上和衣睡去。

……

B市。

深夜一点,许诺刚洗完澡正在擦头发,看见顾子夕的短信,眸色不禁微暖。

她的确很忙,一周的时间,只拍了京剧部分,整个进度比原计划慢了许多,这让时间一下子变得紧凑而紧张起来,以至于他们白天拍、晚上看,看完修、修完第二天再补拍。

她知道顾子夕现在也很忙,一直在暗自筹划的事情,慢慢的浮出水面来,让所有人的神经都全然的紧绷起来,只等着关键时刻的到来,然后一举爆发。

所以他不与她联络的时候,她便也不去打扰他。

当然,这样的想念,她与他仍是相同的——照片的阴影还在,但知道他的辛苦,却不愿意用小女人的小情绪,增加他情绪的负担。

吹干头发,扯开被子便睡了——信息,她没有回,她不想他知道她也加班到这么晚;也不想知道,她这个片子拍得有多辛苦。

就让他认为,她一切顺利好了。

……

早上,许诺与拍摄组沟通了取景意图和拍摄想法后,大家便确定了行程。为了保证拍摄效果,市里还调来一架小型的直升机,供航拍使用。

“今天拍摄长城的镜头,会去八达岭、山海关、居庸关取景,大约会有一周的时间在山里,到时候再和你联络。”

许诺给顾子夕发去信息后,便与风铃、导演和摄影师一起往临时停机坪走去。

“出发了吗?”顾子夕的电话立即打了过来。

“正出发,马上登机。”许诺边往外走边说道。

“去一周?”顾子夕的声音有些不悦。

“预计一周。”许诺微笑着将简单的行李递给工作人员,对电话那边的顾子夕说道:“我要登机了,有信号的时候会和你联络。”

“一切小心,遇事安全为上,不要逞能。有信号马上给我电话。”顾子夕见时间紧迫,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切切的叮嘱了要注意安全后,便挂了电话。

虽然在那次空难之后,许诺对乘飞机一直有阴影,但这是工作,她依然为摄影师提出的这个想法而激动——古老的B市、陈旧的画面,却仍不失磅礴的气势。

这种画面即视感,让她对导演和摄影师格外的欣赏——创意方面她在行;而在表现感上,导演和摄影师,绝对的专家。

……

“这几天没接到顾总电话,连我都不习惯了。”风铃看着许诺笑着说道。

“他的公司也忙得不行,我们空的时间凑不到一起。”许诺笑笑说道,在驾驶员的帮助下,将安全带系好后,便拿出相机开始找镜头。

“他对你这样工作没有意见?”风铃也拿着相机边找镜头边和许诺闲聊着。

许诺想了想才说道:“我不知道,我们才结婚不久,都在相互适应阶段。他现在没表达出来,以后就不知道了。”

“嗯哼。”风铃点了点头。

在飞机慢慢起飞后,两人被眼前的风景所震憾,也没有再继续闲聊。

“王导,这样的角度,拍到全貌没问题,可画面太不清晰了。”许诺边看着镜头边说道。

“恩,我们看一遍全景,再去找角度。”王志和摄影师都熟练的调整着镜头,不停的变化着焦聚,剧本就放在手边,不时的还看上两眼,思索着的画面的构图。

许诺便也不再打扰,用手中的相机,拍下许多半空中的镜头。

花了两天时间,一行四人包括驾驶员共五人,将整个B市的上空都走了一遍,最后选定了水下长城段、老头段的特写区,以及山海关段的全影拍摄。

……

“这张呢?”导演拿出照片给许诺和风铃看。

“角度要再斜一些,比如说这样。”许诺挑出最满意的那张,对导演说道。

“好。”导演看了看后,点头对驾驶员喊道:“小李(驾驶员),把机身倾斜度拉大一些。”

“OK。”驾驶员利落的应声后,便快速的调整起角度来:“几位要是不怕的话,拍摄完了我带各位来个花样表演。”

经过三天的高空相处,大家已经相当的熟悉,帅气的驾驶员小李,是个快乐的大男孩。

“我年纪大了,不和你们玩刺激。”风铃笑着摇头。

“我还有恐高症呢,敢说自己年纪大。”许诺伸腿踢了她一脚。

随着驾驶员小李的调整,整个机身呈60度斜角倾斜起来,许诺与风铃一边紧张的抓住坐椅扶手,一边闭上眼睛,享受着这飞翔的舒畅感。

“这感觉真是太美妙了。”许诺轻叹着。

“让你老公买一架,你去学个执照,你开的时候带上我。”风铃笑着说道。

“只要你敢坐,那有什么问题。”许诺笑着摇了摇头,看见导演和摄影师正在紧张的取影,便也不再说话。

第四节:艾蜜儿,最后的机会

在S市,顾子夕刚从会议室回到办公室,便接到张庭的电话:“蜜儿今天出院,他说你曾要求她去日本继续治疗,你的意见呢?”

“都恢复了?”顾子夕沉声问道。

“和以前一样,静养、不受刺激,就不会有大问题。”张庭淡然说道。

“我过来一趟,和她谈谈。”顾子夕眸光微动,拿了车钥匙后,起身快步往外走去——既然已经恢复,他们之间的问题,该有个彻底的解决了。

……

“你希望我去日本?再也不回来?”站在医院洒满阳光的花架下,一身病服的艾蜜儿,在苍白中显出几分难得的红润,原本轻盈的眸子,经此变故之后,看起来一片沉静的安适。

“对于顾梓诺的问题,你想通了吗?”顾子夕的眸光从她的脸上轻扫而过,这样的她,确实让人放心多了——不仅是身体上的健康,特别是情绪上的平静。

“想不想通又有什么不同?”艾蜜儿惨然而笑,转眸看着顾子夕,淡然中仍带着感情:“我不会再给你和许诺之间制造麻烦,希望在合适的时候,能安排我和梓诺见面。”

“我愿意亲口告诉梓诺,许诺是他的亲生母亲、是迫不得已才与他分开。这个条件,够不够换我和梓诺的见面?够不够换梓诺继续喊我一声妈咪?”

艾蜜儿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软而柔弱;而与往日不同的,是在这份柔弱中,多了一份认命的妥协、还有对心底期望的坚持。

她亲手抚养大的孩子,在顾子夕冷漠的那五年里,曾是她全部的希望、全部的期待——就算不得不放手顾子夕,可孩子,她不能放手。

在卸下对感情的执着之后,她也并不是个愚蠢的女人;当对顾子夕不得不完全死心后,她知道用最合适的方式来与这个男人谈判——外界冷面冷情的顾子夕,最大的弱点,便是感情。

这么个强势而自我的男人,曾经因为感情,而妥协在她的眼泪和温柔里,违背自己的意愿去做了代孕;而现在,他当然会为了许诺,在自己与梓诺的问题上做让步。

他对许诺的爱,便是她最后的机会——继续做梓诺妈咪的机会。

“许诺得到亲生儿子的认同、你们得到一家三口没有芥蒂的团聚、我没有完全失去我亲爱的宝贝,这是双赢的事情,你这么会做生意,当然不会拒绝我,对吗?”艾蜜儿微眯着眼睛看着他,压抑着心里涌动的情感,力持让自己显出一股心如死灰的平静。

而实际上,她也确实心如死灰,只是在见着他时,曾经爱恋的与依赖的情绪,却又那么自然的生起。

“你知道,我赌不起。”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没有一如既往的霸道与强势,平静而柔软的语气,就象对待一个老朋友一样——连语气里的软弱,都没有隐藏。

只是因许诺而起的软弱,却让她心如针刺般疼痛。

艾蜜儿暗自深深吸了口气,看着他软软的说道:“我也同样赌不起,若让你输掉许诺,我便得输掉生命、输掉梓诺,你说,我是不是更惨?”

“我这样一个不事生产、连生存都要倚仗你的女人,哪里能够有勇气拿性命去赌一场爱情?”艾蜜儿转眸看向有着阳光的远方,语气里一片灰败的凄凉:“子夕,我们相爱一场、我们夫妻一场,最后再相信一次彼此吧。”

顾子夕微眯着眼睛看着她,沉声说道:“说实话,我不相信你。但我却只能赌这一次,我赌许诺不会因为顾梓诺而离开我。”

艾蜜儿沉默,半晌之后,缓缓说道:“好。后面的事情,你安排,我配合。或者,连怎么说,你都可以给我写好稿子。”

“你先让张庭送你回去,这件事情我安排好了会通知你。去日本的事,这段时间你配合宝仪办签证,那边的调养环境,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见她如此的配合,顾子夕的眸光微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而这一次冒险,他不赌她心甘情愿的放手;只赌许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放手!

“好。”艾蜜儿漫声轻应着,伸手扶了扶被太阳晒得有些发晕的额头,身体有些不适的微微晃了晃。

在眸光瞥见顾子夕几乎要伸手扶她,却又克制的收回手后,忍不暗自苦笑——这样一个霸道自我的男人,居然被那个小女孩这样的捆住手脚:连扶她一下,都不敢了吗!

艾蜜儿只觉得心头一片狂乱,头顶璀璨的阳乐,让她突然间觉得一阵天玄地转的眩晕。

“怎么啦?”顾子夕依然伸出手来,牢牢的扶住了她。

“太阳……”艾蜜儿只觉得呼息有些困难,简单的表达着自己的感受,意思是让顾子夕将她扶到没有太阳的地方。

顾子夕感觉到手里她身体下沉的力度,眸光微沉,弯腰将她抱了起来,快步病房跑去。

……

“怎么样?”顾子夕看着快速检查完的张庭,沉声问道。

“还好,七月的天气,她不适合在阳光下活动的时间太长。”张庭放下手中的仪器,摘掉口罩后,看着顾子夕说道:“下次我会将医嘱贴在她的床头。”

“我先走了,她后面的安排我已经和她谈好了。”顾子夕见不是心脏病发,便也放下心来。

“子夕,对不起。”艾蜜儿看着他轻声道着歉。

“学会照顾自己。”顾子夕的眸光,自她的脸上轻扫而过,与张庭打了招呼后,便即转身离开。

她柔弱的样子让他有些心酸、而她平静的眸子也让他多了些放心——从此以后,各自放手,在自己的生活里,对自己的未来负责。

……

在许诺说要航拍的这几天,他仍是每天晚上会发信息过去,却总也不能及时的收到她的回复消息。

倒是每天的白天,能收到她发过来的高空照片,还有她与飞行师合影的自拍照——年轻的飞行师帅气阳光,许诺与他站在一起,有股相同年轻的气息,看起来明媚生动。

“离那个男人远一点儿!”顾子夕毫不掩饰对她这个行为的不满,当即便回了信息过去。

“亲爱的顾先生,我们的帅哥飞行师向你问好!航拍结束后,我们集体来个飞行表演,邀请你参加呢!”

“好了,这会儿马上进入山区,要没有信号了,再联络。”

许诺发完这两句话后,顾子夕再发信息,她便没有回了——想来应该是进了山区。

不再怕飞机了?喜欢这样的航行?

看来,得考虑买一架私人飞机了。

顾子夕轻扬眉梢,唇角是宠溺的笑意——无论是与顾东林的对决、还是与艾蜜儿的沟通,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一切,都往他预想的方向发展着。

似乎,都尽在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