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80林中遇险

权少的新妻

两天后,顾子夕办公室。

“顾总,这是品牌代理的政策与方案,洛简已经从品牌和市场的角度修改过了,你看看还有哪些地方需要调整的。”王伟将电脑转到顾子夕的面前。

“先放着,我一会儿再看。”顾子夕似乎有些不在状态。

“好的,华南和华北各地市的卖场,已经以新公司的名义谈下来了,价格比老公司略高,但位置都比以前好。”王伟心里是有些着急的,进场谈判落定后,品牌商必须介入,后期的合同才好运作呢。

“我现在有个电话要打,晚上前给你回复邮件。如果没有邮件,就按现有的文件去办,后面我再补签字。”顾子夕也知道业务的事情,一旦上了道,中间就不可能停下来,每耽误一天,就是一天的生意。

所以他虽然有些不在状态,仍然将事情安排了下去。

“好的,我和老洛就先按进度去走了。”王伟点了点头,拿着自己的电脑转身离开了顾子夕的办公室。

顾子夕的眼睛扫过电脑里的文件,强迫自己静下来,一字一句的看完后,便即给王伟和洛简回了邮件,同时抄送给了林晓宇。他知道林晓宇会跟据他的邮件,协助后续与法务、财务部的手续。

回完邮件后,顾子夕拿出手机,依然没有许诺的任何消息——平时白天至少会有一张照片的,可昨天到今天,不仅没有只字片语,更是连一张图片也没有。

这让他不由得不安起来。

…………

“吴秘书,工作组这两天有没有消息或异常?”顾子夕始终觉得不对劲,便拿起电话给吴秘书打了过去。

“失去联络两天了,正在组织寻找。”吴秘书的声音也是一片焦急。

“你怎么没有通知我!”顾子夕大怒,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八度。

“一直在忙着找人,还没想到通知家属。”吴秘书低声说道——不是没想到,是想暂时隐瞒而已。

电话那边,顾子夕已经挂了电话——

三个小时后,顾子夕已经出现在景区办公室,吴秘书和景区办负责人全在:

“还没有消息?”

“他们的飞行本来就没有规律,所以没有特别关注他们的行踪变化。”

“飞机出现的最后地点是在这个方位。但是因为拍摄的需要,多数时间是低空飞行,所以我们的卫星雷达监测不到。现在景区已经加派人手搜索了。”

景区负责人对着景区上空的雷达监测图,对顾子夕说道。

顾子夕拿出自己的手机,按照监测图的方位,做了地图定位后,对吴秘书和景区负责人说道:“我过去看看。”

“顾总,我们有专业的人员已经进去了,你这时候进去,怕是不合适、也不安全。”吴秘书拦着他说道。

“在你们熟悉的地方、你们的专业人员找了两天两夜了,有半点儿消息吗?”顾子夕冷眸看了他一眼,转身迅速往外走去——心急如焚的他,根本不想再和这些人说什么。

对于顾子夕的坚持,吴秘书和景区负责人都能理解,却不能认同,当下安排了两个专业人员跟在他身边——这人他们文部长都惹不起,可别在这里出事才好。

…………

许诺和她的伙伴们,现在正遇到一件听起来几乎不可能,却又实实在在发生着的事情——她们的直升机,在以贴过树林的高度倾斜取景时,顶部的螺旋浆打在了树枝上,原本以机械的旋转力应该是可以摆脱树枝的纠缠的,可在小李加大转速想冲起来时,飞机却直直的往下坠去。

为了避免更加糟糕的局面,小李毅然决定放弃,关掉一切的设备,任飞机停下挂在树梢——随着机身的翻滚摇摆,机舱里每个人都象球似的在机舱里滚动,根本没办法让自己稳下来。

直到飞机被稳稳的挂起后,吊在树尖摇晃,他们才算是稍稍的安稳下来——只是,却没有一个人敢轻易的移动。

“我先出去看一下地形,大家先别动。”小李微微动了一下,整个机身又摇晃起来,让刚刚从颠簸里稍作平静的各人,又一阵惊慌。

“看样子被树挂住了,一时半会儿掉不下去。”小李是一行人中最镇定的一个——这样的情况,比飞机直接掉下去要好得多。

“小李,你小心些。”许诺坐在地上,双手用力的抓着坐椅的腿,声音嘶哑的说道。

“诺姐放心,这个比我们演习的时候可温柔多了。”小李狼狈的脸上绽放出一个自若而阳光的笑容,让所有人心里的惊惶和担心都好了起来——在没有危险的害怕后,这似乎也是一次不错的历险经历。

小李在微微晃动的机身里,慢慢爬了出去,吃力的打开机舱门后,看见整个机身被几棵大树给托着,但因为正好在几棵大树之间,加上机身沉重,所以托得并不稳当,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会直直的跌下去。

所幸的是,舱门正对着的,是一棵树的延伸枝干,看起来很是结实,承受一个人的重量应该是没问题的。

只是,这样的凌空高度,要从舱门沿着这枝赶爬到主干上去,他这种受过专门训练的人是没问题,不知道他的四个乘客会怎么样。

“王导、诺姐,我们的飞机挂在树上,我们要沿着树枝爬过去,然后再下到地面。”小李从外面收回探出去的头,对坐在地上的同伴们说道。

“有路就成,总不能一直被吊在这里吧。”王导沉声说道。

“我好象听到树枝断裂的声音了。”风铃的声音里满是害怕和紧张。

“王导先出去,然后是两位女士,然后是丁师傅(摄影师),我压后。”小李点了点头,示意王导先行出去。

“小丁,我先下去了,你把机器看好。”王导在这时候,还没忘了他的宝贝设备、还有宝贝照片。

“放心吧导演,那可是我的**。”小丁笑着,一只手拉着坐椅腿,一只手将设备紧紧抱在怀里。

王导微微笑了笑,沿着小李刚才出去的路线,小心的往外爬去——虽然动作尽量的轻缓,被吊在半空的机身,仍然令人害怕的摇晃起来,风铃刚才说的树枝断裂的声音越发的明显,这让风铃和许诺的脸色越加的苍白起来。

只是大家都知道,这时候必须安静、必须镇定,所以谁也没有出声,只是摒住呼息,希望减少呼吸的次数,能减轻一些树枝的负担。

…………

“树枝没问题,非常稳当,下一个,过来吧。”王导在爬到对面的树上后,并没有立即下去,朝着机舱里共同经历了空中冒险的同伴们大声喊道。

“诺姐、铃姐,你们谁先去?”小李坐以舱口,看着许诺和风铃。

“风铃,你先去吧,我再稳稳神,你知道我恐高的。”许诺看着风铃说道。

“好,那我就先过去了。”风铃下意识的看了看窗外,吞了吞口水后,慢慢的往前爬去,开始还算镇定,却在上半身爬出舱口的时候,被这样的高度吓得尖叫了起来——以至于整个机身又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这还不算,让大家感到恐惧的是——一声暗哑的树枝断裂声,机身陡的又往下沉了几米,所有人瞬时静默下来,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直到机身下坠停止,整个机舱开始慢悠悠的晃荡,所有人才小心的呼出了一口气。

“铃姐……”小李催促着风铃。

风铃睁着一双恐惧的泪眼,慢慢的往外爬去——刚才还接在机舱口的枝干已经在头顶,现在伸手能抓到的,都是些细枝,但对于大树的细枝来说,想来也足以撑住一个人的重量了。

对面的头顶,导演正慢慢往下滑去,没一会儿时间便到了与风铃相同的高度,高声喊着,让她大胆过去。

虽然脚下是深不见底的高度,风铃仍然不敢闭了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咬着牙齿,抓着那晃动的树枝慢慢往前爬去,终于在那树枝不停的下沉、她不停的尖叫声中,抓住了导演的手,又哭笑的坐在了大树上。

只是,那根枝条在经过她的折磨后,已经无法再承受另一次折磨了,机舱里的三个人,现在就只能呆在里面,或者从其它舱口寻找可以借力的树枝。

“现在的飞机在矮些的树顶,很安全。”王导对着机舱大声喊道。

“知道了,我们再想办法,你们两个先下去,找到有信号的地方,向外界发求救信息。”小李大声喊道。

“好的,知道了。”王导大声应着,便拉着风铃一起,从百米高的树顶慢慢的滑了下去——从来没有一个时刻,如现在这般的渴望接近地面。所以即便是浑身的衣服、皮肤被树干擦得疼痛难忍,他们仍抱着最大的期待,毫不停滞的朝地面滑去。

直到脚踏踏实实的踩在地上,风铃才又忍不住的大声哭了起来,将所有的恐惧在这一时间全然发泄。

“小丁、小李、许诺,我们现在往外找救援,你们再坚持一下。”王导朝着上面喊了一嗓子后,扯着风铃快步往外走去——身上的破衣烂衫、破皮烂肉,谁也没有时间停下来看一眼。

…………

“这是真正的鸟巢。”许诺笑着对刚拍过鸟巢镜头摄影师小丁说道。

“要不要再摇一下?”小丁调皮的笑道。

“你们还有心情说笑话,看来是不怕了。”小李一边严肃的禁止他们乱动,一边也轻松的开起玩笑来。

在熬过最初的恐惧后,大家知道恐惧也没有用,作为成年人,都选择了用轻松的玩笑,来化解心中的恐惧。

事实上,他们的困境并没有因为王志和风铃的离开而有所缓解——因为三天之后,他们的手机都没电了,只能靠一双脚跑出去求援。在这荒郊野外,能碰到游客当然是最好,如果碰不到,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跑出去。

而吃的喝的,仍是这求生过程中最严酷的问题。

至于他们三个,水还有,吃的也不多了,如果长时间没有救援的人来,他们估计也只能打开机舱摘树叶吃了。

第二节:求援,抛弃芥蒂

新加坡,莫里安办公室。

“拍摄组失联?”听着电话那边朋友遥远的声音,莫里安的脑袋不禁瞬间短路。

“拍摄组一共几个人?失联几天了?寻找进度怎么样?”瞬间的短路之后,莫里安立即起身,边讲着电话边往外走去。

“恩,好,我知道了,帮我继续打听,一有消息马上告诉我。我现在出发回来。”莫里安在了解了大致的情况后,急急说道。

“恩,许诺是我徒弟、也是我好朋友,我很担心她。”听到电话那边朋友对于他要不远千里赶回去的诧异与不解时,莫里安的心里微微一窒,仍平静的解释道。

“谢谢,费心了。”莫里安挂了电话后,快步往停车场走去。

在莫里安去到机场后,严若兮也随后跟了过去——她并不知道莫里安为什么突然回国,只是习惯性的去公司找他时,知道他的离开,当下是想都没想,便直接在手机上订了机票跟着就过去了。

…………

“顾子夕,我是莫里安。”

“是,我刚进入景区,你在哪边,有什么线索?”

“好的,我现在过来。”

莫里安在接通顾子夕的电话后,从他低沉的声音里,听出了担心和焦燥,心里不由得又往下沉了几分——怎么会还没有线索?

“eric,你现在哪里?”紧接着便接到了严若兮的电话。

“中国。”莫里安用手机的指南针对了对方向,便快步往顾子夕所说的方向赶去。

“我也在中国,我问你在具体哪个方位,我过来找你。”严若兮快速说道。

“我有急事要办,没时间管你,你不要再跟着我!”莫里安冷冷的按了电话,不想再和这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多说什么——手机的电很宝贵,他匆忙出来,充电器、充电线、充电宝都没有带。

“食物、水、充电宝,我想你现在应该需要。”手机里,严若兮的信息快速的闪了进来。

莫里安微微皱眉,迅速打过电话,将自己的方位告诉了她——这个在他心目里一直需要别人的照顾、一直闯祸需要人跟着收拾的丫头,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同。

周到得令人诧异。

…………

在严若兮背着一个装着食物、饮料、衣服、手电、充电宝的大包过来时,莫里安焦虑的脸上,不禁也露出了赞许的笑意,一边伸手接过她肩上的大包,边点头说道:“走吧。”

“伯安的学长在这里做古迹测绘,和我说有一支拍摄队在景区失踪了。然后你突然就不见了,我就猜到你过来了。”严若兮将肩上的大包卸下来交给他,边解释着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中国。

“恩。”莫里安点了点头,用手指了指刚才用指南针测过的方向:“另一拔搜寻的人在那边,我们先过去和他们碰头。”

“好。”严若兮应着,看了一眼穿着皮鞋西裤的莫里安,心里不由得暗暗失落——这么一个沉静从容的人,居然慌张得就这样跑到这慌郊野外来。

“你跟着我,我在这里做过测绘,地型什么的都比熟悉。”严若兮一手拉着莫里安的胳膊,一手用路杖拨开野草,快速的往前走去。

严若兮熟练的在砖烁和荆棘之间穿行着,偶尔还要出手帮助莫里安这个在城市里长大,少有野外经验的大男人。

“我们学建筑设计的,不比学考古的跑过的地方少,哪里有古建筑的消息,我们就往哪里跑,包括古墓。”严若兮三两下拨开扎着莫里安裤子的荆棘,边自语的说道。

“你也不用着急,在这个地方失联,是没有生命危险的。因为这里没有野兽、有野果可以吃。而且,飞机失事会着火,直到现在也不见火光,说明飞机是没问题的,可能是故障什么的,让他们不能起飞,山区没有信号,又不能与外界联络。人应该还是安全的。”严若兮拉着莫里安的手边快速往前走,边帮他分析着。

心底深处,她极不想看到这个一惯优雅从容的男人,这样失措焦虑的模样——在她的心里,任何时候,他都该是从容的。

“理性的分析永远只能停留于表面,事实的现状,不身处其中,永远不知道真像。”莫里安淡淡的说道。

再往里走一会儿,手机也基本没有信号了,他知道顾子夕不会在原地等着,而且往前走的速度也不会比他慢,所以顾不上衣服被荆棘拉破,也没有与严若兮太多的说话,只是跟在她的身旁,快速往前走去。

…………

在莫里安与顾子夕会合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的时间,山区的温度昼夜相差特别的大,但除了严若兮自己从包里拿出风衣套上外,其它人都没有加衣服的需求——在心里,他们更为失联的人担心着:已经过去三个白天黑夜,每一次的气温变化,他们都是怎么渡过的?

景区工作人员要求晚间撤离,说是视线不好、还可能有蛇蝎的侵袭,增加搜救人员的危险。

“正因为有危险,才需要你们熟悉地貌的人在这里。在你们景区丢的人,你们有责任和义务来寻找。你们要是敢现在就撤,我让你们马上成为名人。”不等顾子夕和莫里安两个大男人说话,严若兮立即辟哩啪拉的说了一通,并站在往回走的路上,将那两个工作人员给拦了下来。

“若兮,让他们走吧。”莫里安伸手去拉严若兮。

“不行!”严若兮强悍的拦在那里,严肃的说道:“这是你们的职责,虽然失联的人是我们的亲人,但就搜寻的职责来说,是我们在协助你们。”

严若兮常期跑野外,非常清楚,在这样的地形里,晚上和白天的危险是完全不同的,顾子夕和莫里安完全没有野外搜救的经验,她自己也只有野外勘测的经验,所以不拉着这两个人,他们一整晚都会白跑。

那两人犹豫着,既不想陪他们冒这个险,又不能强行离开。

…………

“顾子夕!”

“顾总——”

被王志拉着,从白天跑到晚上,不知道绕了多少弯路的风铃,在远远的看见顾子夕一行人时,突然间泪流满面,连喊顾子夕的声音,都哑在喉咙里发不出声来。

“你认识?”王志沉声问道。

“许诺的老公,你先跑过去。”风铃用力的点了点头。

王志快速拿起随身的相机,打开闪光灯朝着顾子夕一群人所在的方向快速的按下了快门。

直到那边的人朝这边转过头来,王志才拉着风铃快速的往那边跑去:“我们在这里!”

顾子夕和莫里安的出现,让王志和风铃疲惫得只能用意志撑着的身体,突然又充满了力量;而这闪光灯和王志的声音,又如黑夜里的一道闪电一样,让顾子夕和莫里安惊喜万分。

那两个工作人员,这时候也不坚持要走了,随着顾子夕和莫里安的步子,快速往这边跑来。

…………

“只你们两个?”顾子夕看见王志和风铃,心不由得一沉。

“在那边,直升机被挂在树上了。”王志冷静的说道。

“你们?还能走回去吗?”莫里安看着他们似乎已经到极限的样子,不禁担心的问道。

“我随你们回去,风铃留下来。”王志点了点头。

“你回来的时候随行拍了照片吧?”严若兮突然问道。

“恩。”王志点了点头,明白严若兮的意思,便将相机交给了她。

严若兮接过相机,打开镜头后,递给两个工作人员:“能定位吗?”

两个工作人员点了点头,将沿途的照片看过后,立即将直升机所在的方位确定了下来:“你们在这里休息吧,我们能找到地点。”

严若兮当即从莫里安背着的大包里,拿了食物和水,手电和衣服递给王志后,急急的跟上了顾子夕的步子。

莫里安主动的伸手牵住她的——在对许诺终于放下一些心后,他才感觉今天的严若兮,有种异于平常的成熟与理性。

原来,在离开熟悉的都市后,这个一身麻烦的小姑娘,竟比他这个大男人还要冷静和理智;这个一直要人当幼稚园小朋友一样照顾的小姑娘,在恶劣的环境里,不仅没有给他添麻烦,反而让他感觉到一股妥贴的安心。

人原本就是有多面的,只是严若兮这样能干的一面,被她优越的环境、被伯安极度的宠爱给掩住了,以至于幸福得长不大。

而被莫里安牵住手的严若兮,虽然知道这只是在特殊的环境下,他出于男人的本能对弱小的呵护举动,心却仍然慌张的跳动起来——这是和伯安在一起,完全没有过的感觉。

应该,这就是爱情吧。

虽然他千里而来是为了另一个女子、虽然他一路奔波不顾形象是为了另一个女子、虽然这一路走来,只有在知道那个女子的信息后,他才留心到自己也需要呵护;

但是,这与她可没什么关系。

严若兮心里暗自想着,被他牵着的手,下意识的反握住了他的。

“恩?”莫里安回头看她。

“没事,刚才被绊了一下。”严若兮看着他疑问的目光灿然而笑,脚下的速度丝毫未受影响。

“恩。”莫里安点了点头,扯着她的手快步跟在景区工作人员的身后。

…………

当他们循着路线找到出事地点时,却只看见一架被大树撞得坑坑洼洼的直升机半悬在空中。

“许诺!”

“许诺,你在不在?”

“有人吗?飞机上有人吗?”

顾子夕、莫里安、严若兮将灯光照进飞机里,大声喊叫着;在没有得到回应后,原本喜悦的心情,竟比刚才没找到时更加焦急。

几个人拿着远照灯光,在周围仔仔细细的找着,从地上的血迹和衣服的碎片里,他们判断出:飞机上的人,可能在飞机从高处坠下时跌了出来,而且有人受伤。

至于几天没吃没喝的他们,在衣衫单薄又受伤的情况下,跌出来之后去了哪里?他们从满是落叶的地面上,完全看不出来。

“这里出去有三条路可以走,刚才我们进来是一条;左边这条是直通服务中心的;这一条是通往山下的。”工作人员指着夜色中,根本看不出来是路的路,对顾子夕和莫里安说道。

“那我们兵分两路,走到尽头再联络。”顾子夕看着莫里安说道:“我走通往山下的,你和这位小姐走通往服务中心的,你们两位回原处带那两个同伴回服务中心。”

“好的,谁先达到目的地,就先打电话或发信息。”莫里安点了点头,转头问严若兮:“带了几个充电宝?”

“三个。”严若兮明白莫里安的意思,转身到他背后,从包里拿了一个充电宝、还有一件外套,一起递给顾子夕。

“谢谢。”顾子夕伸手接过后,目光从严若兮的脸上轻轻扫过后,若有所思的看了莫里安一眼,转身大步往前路走去。

“那边两位,就拜托两位了。”莫里安向景区工作人员打了招呼后,扯着严若兮的手,快速往另一条路走去。

第三节:同途,若兮的微妙情绪

“eric,这条路不像有人走过的,我估计会在她老公走的那条路上了。”严若兮轻轻扯了下莫里安的胳膊,喘息着说道——虽然她经常做野外考察,却也没有连续走这么长时间的记录。

她很想休息会儿再走,可看着莫里安急切的神情,又不好意思直接说要休息。

“他们没有向导,不一定能找到路,可能是附近其它的地方,然后转到正经路上来,所以不仅要看这条路上的痕迹,还要多留意旁边的痕迹。”莫里安拿着手电仔细的看着,完全忽略了已经累到不行的严若兮。

严若兮重重的吐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好吧,你看这边,我看另一边,速度放慢些,快了可能会错过呢。”

“恩。”莫里安点了点头,一只手拉着她的手,避免她走散了,另一只手拿着手电照着草从地面,整个人弯着腰,都快要贴到草面了。

严若兮看着他这般模样,心里不由得一阵难过——这么一个温文儒雅、优雅从容的优质男人,却将所有的心事都放在了一个已婚女人的身上。

明知道不可能有结果、明知道不能够表达,他为什么还要坚持?

“若兮,你过来。”莫里安突然喊道。

“什么?”严若兮收回纷乱的心事,快步走到莫里安身边。

“这一片草地有被踏过的痕迹。”莫里安松开了她的手,蹲下来仔细的看着——虽然看到有两枝带刺的荆棘上有血迹,一直紧张的心情却安了下来:“你看,这里被人踩过,这里有血,他们一定是找不到路,所以顺着往前走,然后从这里进入正道。”

“我看看。”严若兮将手电继续往前照去,果然有一片草被踩得趴了下来,而原本不像路的路,中间的荆棘也被拨到了一边。

“他们应该会到救助站,我们快走吧。”找到痕迹的兴奋,让严若兮忘了心里的难过,拉着莫里安快速快速往前走去。

莫里安拉着严若兮的手,一路小跑的往前走去,只听一阵‘刺拉’声,莫里安的裤腿被荆棘拉开若开道口子。

“哎哟……”严若兮低呼一声,扯着莫里安的胳膊停了下来。

“怎么啦?”莫里安停下脚步看着她。

“我的腿……”严若兮倒吸一口凉气,低头看自己的小腿——被荆棘的刺拉了老长一条口子。

“我背你。”莫里安微微皱起眉头,转身背对着她。

“这……”严若兮不由得愣住了——那么讨厌她的eric呢,今天不仅牵了她的手,还要背她?

“快上来吧,别耽误时间了。”莫里安有些不耐的说道。

“哦。”严若兮这才明白——他不是心疼自己的腿受伤了,而是担心自己耽误了时间。

哼,管他呢,反正他背自己总归是好事。

严若兮大条的神经,一向有化不利为有利的本事,当下趴在莫里安的背上,双臂紧圈着他的脖子,一副小鸟依人的温软模样。

而莫里安似是完全没有察觉她突如其来的温软,背好她后,仍是大步往前走去——虽然荆棘一样的撕开他的裤腿、一样在他的腿上拉开一道一道的口子,他却没有时间去感受疼痛。

对许诺的担心、在知道消后的急切,让他一条心往前赶着路——因着这样的急切,连带着对这个烦人的小女人,也多了几分耐心和温柔。

而趴在他背上的严若兮,习惯了被他冷着脸对待的严若兮,当然也不敢理所当然的享受他这例外的温柔,趴在他的背上,用手电仔细的照着前路,指引着莫里安往有踩踏过痕迹的路上快速的往前走。

“一直走,你看这片草被踩得很历害。”

“恩。”

“这边这边。”

“哪边?”

“左边一些。”

“好。”

“eric,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

“好吧,你继续。”

…………

“她们受伤应该走不快才是。”

“你能不能不说话?”

“呃……好吧。”

…………

“eric,前面有灯光。”

“恩,他们应该到了救助站。”

“你放我下来吗?”

“你能走?”

“应该可以吧。”

“算了,别磨蹭耽误时间了。”

“好吧……”

…………

背着严若兮走进救助站,看见缠满绷带的许诺,正无力的躺在一张简易的行军**,莫里安的心里不由得一阵疼惜,看着她声音嘶哑的喊道:“许诺!”

第四节:见面,隐隐的委屈

“莫里安?”听见声音,许诺猛然抬起头,在看见莫里安的那一刹那,眼底突然涌上一阵泪意——就象受了委屈的孩子突然看到亲人一样。

“怎么啦?哪里不舒服?”莫里安松手将严若兮丢下,连她落地时疼痛的叫喊了起来也没有留意到,径直迈着满是伤痕的腿快步走向许诺的床边——她眼底的委屈,还带着莫明的恼意。

而这恼意,绝不是因为身上的伤痛所引起的。

看见莫里安急切的样子,许诺深深的吸了口气,下意识的将几乎要泄露的情绪收了起来,只是勉强笑笑说道:“我腿上的伤可不比你少,这下可好,要成花腿了。”

“安全回来就好,还在意这些干什么。”莫里安沉沉的看了她一眼,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轻声说道:“顾子夕找到另外一条路去了,我现在通知他过来。”

“不要!”许诺不假思索的大声喊道。

“许诺?”莫里安皱眉看着她。

许诺似是被自己的声音吓住了,微微一愣后,勉强笑着说道:“我这么狼狈的样子,不想让他见着。”

“胡说八道。”莫里安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喂,那个小姑娘的脚好象受伤了,你快带她找工作人员处理一下。还有你的腿,这么多血,恶心死了。”许诺眸光微闪,躲过他目光里的探究,微抬下巴指了指被他从被上放下手,就一直坐在地上的严若兮说道。

莫里安这才想起刚才还有一个受伤的严若兮在旁边,当下转过身去,弯腰半扶半抱着将她拎了起来,皱眉问道:“脚受伤了?”

“好象有水泡,刚才那一下子好象弄破了。”严若兮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她这时候的模样,倒和她的名字‘若兮’给合上了。

“恩,过去让工作人员给处理一下。”莫里安点了点头,伸手将她抱了起来,大步走到正准备药的工作人员那边,将她放在靠椅上坐下来后,伸手帮她将已经被荆棘拉破的下半截裤腿给扯掉,又帮她将鞋袜给脱掉,看见被挤破的水泡皮,贴在发红的脚心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对工作人员说道:“麻烦帮她处理一下。”

“好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从他手里接过严若兮的脚,用药水消毒后,熟练而快速的帮她上了药,然后用纱布给缠了起来。

莫里安这才有时间给顾子夕发了信息过去:“在救助站,身上有伤,身体没有大碍。”

“你们在路上遇到了?”许诺见他仍坚持着给顾子夕发了信息,也不好坚持,只是轻声问道。

莫里安将路上遇到顾子夕和工作人员、然后又遇到王导和风铃、最后在机身跌落处兵分三路找回来的过程简单说了一下。

看着许诺说道:“他很着急,已经有些失了方寸。”

“不过你老公很历害,一看到那架飞机,便马上给大家分了工。”严若兮看了一眼莫里安,插嘴说道。

“有事等他来了再说,在他最担心的时候,不给消息是绝对错误的做法。”莫里安瞪了严若兮一眼,转眸看向许诺,严肃的说道。

“知道了。这么久没见,见面就要教训我呢。”许诺扯了扯嘴角,勉强笑了笑,眸光从严若兮脸上轻扫过,故作轻松的问道:“这位小姐,不介绍一下吗?”

“我要严若兮,我们见过两次的,你还记得吗?”严若兮见许诺提到她,便大方的自我介绍道。

“想要不记得你,很难啊!”许诺微微笑了笑。

“我以前从eric……”

“若兮,你不是累了吗,闭上眼睛睡会儿。”

严若兮话还没说完,莫里安便冷声制止了她——他不希望对许诺这份还没有完全放下的感情,给她带去任何的困扰。

“哦,那你走的时候别把我扔下了。”严若兮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当下便闭了嘴。

“恩,你睡。”莫里安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在看着她闭上眼睛后,从她的大行李包里拿出外套帮她盖上。

“谢谢!”严若兮突然睁开眼睛,看着他咧唇一笑,一片的明媚阳光。

或者是她的笑容太过的耀眼,让莫里安有瞬间的失神。在她无比乖巧的闭上眼睛后,莫里安的眸光不禁沉了下去——但愿是自己的错觉吧,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丫头,明知道自己心里深深浅浅的放着一个许诺,怎么可能会一脚踩进来。

…………

莫里安转身回到许诺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看见许诺眼底温柔的探究,淡淡说道:“frank的女儿,大学学长的未婚妻。”

“哦。”许诺略带暖意的眸子不由得暗了下来——原来是学长的未婚妻,难怪他对她的态度,周到里又带着分寸;她对他的态度里,率性恣意里,又带着几分亲昵。

“我遇到过她两次,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让人感觉很舒服。”许诺的眸光从闭着眼睛的严若兮脸上轻轻掠过后,对莫里安轻声说道。

“是个一天到晚的惹祸,要人跟在后面的收拾的千金大小姐。”莫里安轻瞥了一眼闭着眼睛的严若兮,见她没有睁开眼睛,却不悦的嘟起了嘴,那么显然、却又自以为没人发现的表达着对他评价的不满的可爱样子,不由得也笑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伯安都拿她没办法。”莫里安轻笑着摇了摇头,转眸看向许诺,低声问道:“身体有没有不妥?”

“没有,都是外伤。”许诺也从严若兮的脸上收回目光,轻声应着。

“项目还继续吗?”莫里安这才完全放下心来。

“当然,这只是意外。”许诺点头说道。

“恩。”莫里安点了点头,向她了解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后,又对小丁和小李稍事问候,便起身站到救援站的门口,等待顾子夕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