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82周未夫妻

袁雨作品 权少的新妻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082 周未夫妻

“许诺,你有这里叫出租的电话吗?”

“他临时有点儿事先走了,我以为我可以拦到车的,结果拦不到。”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你帮我叫辆车就好。”

“城北南路,古二胡同地铁站入口。”

“是、是的。”

“许诺,谢谢你。”

严若兮挂了许诺的电话,抬头看着流光溢彩的城市夜晚,突然莫明的生出一股伤感——在这陌生的城市,他真的就这样把她丢下来了。

如果是许诺,他一定不会。

当然了,她只是多走两步,他都心疼呢。

不过没什么的,你爱她她却不爱你、你疼她她也不疼你,以后换我爱你、换我疼你,不管你要不要,你受着就好。

…………

“许诺,不是让你别来了吗!”严若兮见许诺从车上下来,不由得一愣——她只是让许诺帮她叫出租呢。

“我们怎么都算是朋友,在中国,我是主你是客,怎么能把客人扔在街头呢。”许诺轻轻笑了笑,扶着严若兮站起来,让司机帮她将轮椅收起来放到后备箱后,便扶着她上了车。

“你别怪eric,他是真的有急事,没办法管到我的。”严若兮见许诺一路沉默着,忙向她解释道。

“我和他是朋友,朋友之间的界限便是私事。所以该生气的是你,而不是我,对吗!”许诺转头看着严若兮微微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她放在膝上的手,轻声说道:“他是值得你努力去追的男人,加油。”

“我不会轻易放弃的,他其实已经没有以前那么讨厌我了。”严若兮深深吸了口气,低低的说道:“刚才是我惹他生气了,我强吻他了。”

“呃……”许诺睁大眼睛看着她。

严若兮难得的脸红了起来,看着许诺说道:“人家只是情不自禁麻。”

“我知道、我知道,这种情不自禁很好、你继续。”许诺的嘴角慢慢的上扬着,为了不让严若兮感到尴尬,她将头转向了车窗外面,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严若兮,一定是莫里安命中的异数——他那么一本正经、温雅清和的一个男人,居然碰到这样一个活宝。

比起允儿?

如果和一个人在一起八年还没有爱上,大约就不会爱上了吧。

所以,或许若兮会是那个改变他生活的人也不一定呢。

顾子夕安排的老司机,车也是从s市开过来的,所以车开得非常稳,坐在里面根本没有摇晃的感觉。

两人轻声的聊着b市的天气、b市的风景,就是没有聊莫里安,也没有聊他的过去——她想,若兮应该是想知道的,只是却不适合由她来说。

他们之间,或许更适合重新去开发彼此的过去和未来。

…………

“许诺,谢谢你送我回来。”当车在医院门口停下,严若兮探头在车窗外,却并没有看见莫里安的身影,心里难免失落,却又假装着不介意。

“不用谢,以后你在中国有任何事情,都可以随时找我。”许诺看着她微微笑了笑,示意司机停车,帮她将轮椅拿下来安装好。

“等我一下,我一会儿就出来。”许诺朝司机打了个招呼,推着严若兮往医院里面走去。

“太太,先生说让您注意腿上的伤。”司机尽职的转达着顾子夕的话。

“我知道了。”许诺轻应了一声,低下头对严若兮说道:“能恋爱久一些就恋爱久一些吧,你看,结婚了就会被人管。”

“许诺,你真幸福。”严若兮的目光直直的看向前方,语气里有着浅浅的羡慕。

“每个人的幸福都是不一样的。”许诺轻轻的说道。她看见莫里安正抱臂站在病房门口,当即便停下了脚步。

莫里安看见她们,不禁眸光微沉,缓步走了过来,从许诺的手上接过严若兮的轮椅后,看着她说道:“还是给你添麻烦了。”

许诺沉眸看着他,低声说道:“你是这样认为的吗?我以为,她和我是朋友,所以遇到困难找我也很正常。”

“至于你对她这么没风度,鉴于你们两个都是我的朋友,我倒是没办法替她找你讨回公道了。”

莫里安看着她,轻挑眉梢,淡然而笑:“那我答应你,下次不会再这么没风度。至少帮她叫到车再走。”

“喂,那样也是很没风度的!”严若兮没有听明白他们话里的意思,只是不满的喊道。

“我先走了。”许诺侧头看了严若兮一眼,转身慢慢往外走去——慢,是因为她缠着纱布的腿,今天确实走路走得太多了。

…………

“你一直就是这样吗?做什么事情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莫里安将严若兮抱回到**后,看着她严厉的说道。

“你……你是什么意思?”严若兮猜不透他说的是哪一庄,只得小心冀冀的看着他。

“你只是多走了一些路,脚上的伤且疼到不能走路;她在飞机上吊了三天三夜、又从高空坠落,然后被同事拖到救助站,她身上的伤,比你严重得多。”

“你打电话找她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想过,她也是个病人?她的腿也缠着绷带?在她的身上,还有许多你看不到的伤?”莫里安说到这里,不禁恼怒。

“我……对不起。”严若兮难过的低下了头——真是的,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你做事总是这么不带脑子吗?”莫里安见她低头认错的样子,有脾气也发不出来,只是不耐的说道:“你也二十三岁了,你不能永远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可是、可是我在这里又不认识别人,你就那么把我扔下,我也会害怕的。”严若兮抬眼看着他,眸子在对上他的目光时,不知道是委屈还是难过,突然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我说你,你还委屈了?”莫里安无奈的看着她,低低的叹了口气,见她哭得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下来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又感到内疚——将一个行动不便的女孩子,被扔在异国陌生的街道上,也确实是他心态狠了。

“我不是委屈,我就是难过,为什么我什么事都做不好?为什么我总是让你生气。”严若兮抽噎着哭道。

“知道就行了,以后别老给别人添麻烦。”莫里安轻叹了口气,拿了毛巾递给她。

“那我只给你添麻烦好不好?”严若兮伸手接过毛巾,可怜兮兮的看着莫里安。

“严若兮,你的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莫里安从她手上扯下毛巾,只觉一阵头痛难耐。

“我脸皮若不够厚,怎么追你呢。”严若兮吸了吸鼻子小声说道。

“休息吧,明天回新加坡,我的时间不能再耽搁了。”莫里安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在关掉房间的灯后,才和衣躺在旁边的躺椅上。

目前这个阶段,他不想让自己的生活变得复杂。

第二节:子夕,对许诺的盯人战术

【酒店】

“我回酒店了。”

“恩,严若兮迷路了,所以我去送她回医院。”

“好,晚安。”

许诺收起电话,对站在自己身边的助理说道:“我和你们顾总说晚安了,你也休息吧。”

“对不起,这是我的职责。”助理听出许诺的话里,透着隐隐的不悦,又担心这种不悦,会让她迁怒于老板,只得低声解释着。

“我知道,所以,我告诉,我已经向你的老板请示过了,现在我需要休息。”许诺微闭双眼,重重的吐了口气。说完后也不看她,径直回到房间,直直的倒在了**。

“太太……”助理见她粗鲁的样子,不禁想出声提醒她身上还有伤,只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了回去——她还是早些消失的好,这位总裁夫人的脾气似乎不太好。

不过,总裁也确实盯得紧了些,难免让她不舒服了。

助理看了许诺一眼,帮她将门窗都检查了一遍后,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房间。

…………

这就是他要的安心吗?

有专车、有司机、有随身的助理,似乎是许多人想要的生活方式、也是她在婚后争取了很久让他放弃的生活方式——而现在,他似乎已经无法容忍她的任性了。

“许诺,也没什么不好。有钱的阔太太都这样,你可以习惯的,你应该享受的。”

“许诺,好了,如他所说,就忍这两天麻。”

在听到助理关门的声音后,许诺便即从**坐了起来,迅速的拿起电话后,想了想,又躺了回去,在黑暗中,给了自己一个坚持的笑容。

…………

【第二天】

“热。”许诺用力的踢开被子,却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给圈住了。

“顾子夕?”许诺猛然睁开眼睛,顾子夕那张熟睡的脸赫然放大在眼前。

“许诺,别闹,我很累。”顾子夕将她想伸出被子的手收了进去,自然的将脸贴进她的脖子里,又沉沉睡去。

“喂,你闹什么呀?什么时候又飞过来了?”许诺用力的从他的身下抽出自己的手臂,然后温柔的圈在了他的脖子上,就这样温柔的搂着他,看着他疲惫沉睡的样子。

…………

“王导、风铃,我早上临时有事不过来,你们先讨论,我的意见会发给你们。”许诺看着顾子夕睡安稳后,伸手摸出电话给风铃发了信息。

调出莫里安的电话后,看着莫里安的名字半晌,又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删掉。

“专心陪我。”顾子夕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伸手将她手里的电话拿了下来,随手扔在旁边后,将她用力的拥进了怀里。

“你怎么来了?”许诺翻身趴在他的胸前,直直的问道。

“你不开心,所以我来了。”顾子夕看着她坦然的说道。

“哪里有。”许诺将目光从他脸上转开。

“有没有我自然知道。”顾子夕伸手捧着她的脸,用力的挤了一下,叹息着说道:“许诺,这一次我真的害怕了。”

“上一次虽然危险,可我还在你身边。可这一次,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不知道你怎么样了、不知道你害不害怕,我完全失去了对你安全的判断。我真的很怕你会有事。”顾子夕看着她沉声说道:

“你在身边,我才能安心。既然你不愿意放弃这个项目,那我就每天早上飞回去,晚上飞回来,这和同在一个城市也没有区别。”

“早上飞回去?晚上飞回来?”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顾子夕,你这是疯了。”

“其实挺方便,就和市内开车从南到北的时间也差不多。”顾子夕凑唇在她的唇间轻吻了一下,不以为然的说道。

“坐飞机与开车能一样吗?”许诺不禁紧紧的皱起了眉头,看着他说道:“好吧,你要放几个人在我身边,我都接受;你希望我多久打你一次电话,我也保证做到;但是,你不许再过来。我做完项目自己会回去的。”

“一大早和老公在**讨论这事,适合吗?”顾子夕看着她,眸光微微闪了一下,用手将她的脑袋按向自己,沉沉的吻住了她,大手在她的光裸的背上,一下轻、一下重的抚动着,随着她渐渐急促的呼息声,慢慢的游移了下去……

…………

【机场】

站在机场透亮的玻璃窗前,莫里安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给许诺写了信息:我早班机回新加坡,再见。

看着信息发出去后,莫里安将手机放回到口袋里,抬眼看向玻璃窗外晨曦的阳光,心情比上一次离开时,明朗了许多。

“eric,不和许诺告别吗?”严若兮坐在他的身边仰头看着他——他与许诺的感情,有很多时候,她都看不懂。

“已经告别了。”莫里安从玻璃窗外收回视线,低头轻瞥了她一眼后,淡淡说道。

“哦。”严若兮点了点头,将拿在手里的电话也放进了随身包里,原想给许诺打个电话的念头,在莫里安淡然的目光里,也打消了。

他们之间的默契是自己所不明白的,既然不明白,就不要参与了。不管他以前爱谁、不管他与她如何相处,以后,她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追他。

…………

【酒店】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飞来飞去就为了这个呢。”许诺窝在他的怀里,轻叹着说道。

“既然是不知道的人,管他们做什么。”顾子夕搂着她温软的身体,小心的避开她受伤的腿部,手和脚在她身上轻轻的磨蹭着。

“子夕,你先回去,这边事情完了我再回家。你如果真的每天往返,我是真的会生气的。”许诺抬头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顾子夕看着她,沉默片刻,低声问道:“不能商量,对不对?”

“对。”许诺点了点头。

正说着,许诺的电话传来短消息的提示音。顾子夕伸手拿了电话递给许诺,目光却一瞬不转的看着她。

“莫里安和严若兮早班机回新加坡了。”许诺的眸光停留在手机屏上,低音低缓而轻柔。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伸手将手机从她手里拿下来,看着她说道:“既然不能商量,那就只有我妥协。”

“你好好儿养伤,这些人一周后全部撤走,只留司机和车在这边,也方便你工作用。拍摄的这两个月,我每周过来一次,你不要两边跑。这样安排可行?”

“好,就这样。”许诺点了点头,伸手轻抚他依然疲惫的脸,柔声说道:“我再陪你睡会儿你再走。”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双手紧拥着她在怀里,没一会儿功夫便沉沉睡去——他自昨天回s市后,只处理了一些销售合同和市场政策的事情,关于证券方面、顾东林的动作方面,他都还没来得及处理。

只是在昨天晚上,听到她电话里显得压抑的情绪,还有助理说她一下午几乎都在走动,晚上还把那个女孩子送回医院,让他对她,无论是在情绪上、还是在身体上,都放不下心来。

所以在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后,便又定了晚班机飞过来——直到疲惫的站在她的床前,他所有的担心才放下心来。

在简单冲了个热水澡后,上床将她拥入怀里,他便也安心的睡去——他不知道,在她不在身边的不安心里,除了情绪、除了身体,是不是还有莫里安的因素。

只是,他不愿意多想其中的原因,如果这样拥她在怀便可以得到安心,他为什么不去做呢!

…………

顾子夕再次醒来的时候,许诺仍然睡着,所以顾子夕没有和她说再见,又直接飞回了s市。

“顾总是10点走的。”助理帮许诺订了早餐后,边看着她吃边说道。

“他走之前吃了早点没有?”许诺看着助理问道。

“没吃,他说在飞机上吃。”助理快速答道。

“在飞机上吃是你说的。”许诺瞪了她一眼,低头专心吃早点,也不再多说什么。

“对不起,顾总的安排我们一般不过问。”助理轻声说道。

“我知道,我只是了解一下。他的胃不太好。”许诺点了点头,倒也没有责怪的意思。

在吃完早点后,许诺和风铃通了电话,知道他们几个今天都会出院,便也没有去医院,收了他们剪辑的毛片后,便直接在酒店进行修改。等他们出院后,再开始进行下一步的工作。

…………

第一阶段的片子花了一周时间修完后,拍摄组便开始了第一阶段剧本的再次创作和拍摄,不觉间,时间已经由6月进入了7月。

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拍摄组各人身上的伤已经完全恢复。顾子夕每周五晚上飞到b市,周一早上再飞回s市,与许诺两人成了典型的周未夫妻。

“这周未我回去。”许诺对顾子夕说道。

“不是还有两周才结束所有的剪辑吗?”顾子夕沉眸看着她。

“许诺下周就要去医院做手术前的体检和调整,这边的工作我先交给风铃,先陪许言去美国安排好手术前期准备。”许诺看着顾子夕说道。

“好,朝夕和梓诺下周也会回来,公司股权转移的事情需要朝夕回来处理。上周我去医院见了蜜儿,和她已经谈妥:她会和梓诺讲关于你的事情,然后我会送她去日本。”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许诺说道:“蜜儿的事、梓诺的事,都会在许言的手术前解决。”

“是吗?希望如此。”许诺看着顾子夕,深深吸了口气,唇角浅浅的笑意,带着信任,也带着无奈——她知道,他一直在努力扫除他们之间的障碍。

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努力就可以做到;有些事情,以他的强势手腕,也没能达到一个好的结果。

当一件事,加上了感情的因素,要解决,又是何其的难?

“必须如此!”顾子夕沉声说道。

“进去吧,广播里在催了。”许诺点了点头,张开双臂紧紧拥抱了他一下后,才松开他让他离去。

“路上小心,我进去了。”顾子夕点了点头,俯头在她的额间轻吻了一下,转身快步离去。

看着他匆匆的背影,许诺的眼圈不禁微热——在他这样的奔波与辛苦里,几张挑拨的照片又算得了什么呢?

顾子夕,你对她所有的放不下,都别让我知道好了——我愿意象一只鸵鸟一样的去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