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83幸福是相守

Chapter083 幸福是相守

【两天后,B市酒店会议室】

“这里的光度还是要再调整一下,偏暗了些。”

“第三板块的开篇,音乐不够大气。”

“这里的镜头视角,要再开阔一些。光线的角度需要后期处理一下。”

“结束镜头与开篇镜头对应起来,三秒钟的黑屏,然后屏幕上打出这行字:世界的城市。字幕用中英文两种文字,然后是各国语言说出这句话的音频。配音、顺序、语速,全部与开篇一样。”

“OK,先按这个意见去修,我在资料库里再找找合适的音乐。”许诺在投影仪上将片子要修的地方一一指出来后,回到桌前坐下来,看着导演说道:“王导,您和演艺界的人熟悉,能不能推荐个作曲家,为这个片子专门写曲子?”

“可以,我按我的意思先做一份音乐表达要求,你改好后,我再看看谁更适合。”王导点了点头。

“OK,谢谢!”许诺做了个OK的手势,笑着说道。

几个人便重新埋头在自己的电脑里,紧张的修片、改稿。

……

【S市,顾氏公司会议室】

“银监会的通告下来后,股票价格连续下跌了半个月。在这个时候,我们又释放了新的流通股份,盘面增大,将价格又拉下来一些。累计到现在,股价下跌大约为13%。”

“资金开始往外抽了吗?”顾子夕翻看着刚拿到的报表,继续问道。

“开始了,在释放流通股的同时,我们已经开始缓慢的往外抽取资金,给银监会的理由是:因为有资金链断裂的传言,所以我们在上游客户的策略上是零帐期、现款现货;下游客户是免费铺货;加上自营店铺增加的计划,所以对现金流的需求非常大。但是因为我们有股份增发,所以对此银监会并未提出疑议。”

“OK。在不引起银监会和股民猜想的情况下,继续往外抽,上游客户的合同,全部转为非帐期合同。”

顾子夕在确认了股市操作方向后,拿起财务部的递过来的报表,打开快速看完后,抬头看着财务总监:“帐面和实物资产、固定资产的转移已经全部完成了?”

“是的,您手里的文件夹里有一张纸条,是系统关口和密码,进入后,可看到新公司已经建好的帐务,以及经审核过后的税务通道。”

“最佳的破产时机是什么时候?”

“两个月后。”

“一周内做好破产申请程序、以及遗留问题清单,我们做最后一次讨论后,启动破产前的清关手续。”

“没问题。”财务总监点了点头,快速记下了顾子夕的安排。

……

“顾总,华南、华北、华东的品牌授权意向合同已经敲定,因为是新公司,所以客户对这种模式相当感兴趣,但对于公司的信任度还是欠缺。而我们现在又不适宜做新公司的开业发布,所以你是不是去这些客户那里走一趟?”王伟看着顾子夕问道。

“刷你的脸也不行吗?”顾子夕看着他笑着说道。

“以为我自己开公司,用老东家的名义忽悠呢。”王伟笑着摇头。

“行,和晓宇一起确定一下路线和重点客户,需要电话的、需要拜访的,单独列出来。”顾子夕点了点头。

“其它还有什么问题?”顾子夕看着与会的各人,沉声问道。

“都在进度中,没有其它问题。”各人翻看了一下手中的记录和文件后,分别说道。

“散会,洛简和王伟跟我到办公室。”顾子夕点了点头,拿起电脑起身往外走去。

王伟和洛简对视了一眼,跟在顾子夕的身后,一起往他办公室走去。

……

“银监会的事基本算解决,但顾东林显然不会就此安静下来,你们觉得,他后续会有什么动作?”顾子夕看着洛简和王伟问道。

王伟起身走到地图边,指着地图说道:“在他能进场的区域,已经全部进了场。但这些地区和商场,绝不是他的目标销售区域。”

“所以在被我们拦截的地区,他基本已经放弃了被他拦过去的老客户,而是以优沃的条件开发了新客户,明里以高于其它品牌的进场费做合同、暗里以行贿的方式搞定买手,就算挤不走我们,也会把别的品牌挤下去。”

洛简点了点头,接着王伟的话说道:“所以,最后我们要面对的是现场销售力的竟争。”

“你和‘品尚’的市场工作组沟通一下,重点市场,现场做方案,以保证销量为主。线上不用太大的动作,一切等公司转轨完成后再说。”顾子夕看着洛简说道。

“这个没问题。”洛简点了点头:“我还有一个担心,因为他是做代理,而以他的个性,不会只注册一家公司。如果他投资的另外的代理公司,以代理商、或品牌合作商的名义代理我们的产品,可操作的空间就大了。”

顾子夕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看着洛简半晌,才慢慢点头沉声说道:“新签的代理商和品牌合作商,运营资历要在三年以上;至于老的代理商,严格信息的传播范围。”

“老洛的话倒是提醒了我,或许正是因为我们以新公司的名义,与老客户签新合同,让顾东林猜到其中的关键点,所以向银监会进行了资产动向的举报。”

“没错。”王伟点头称是。

“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各方面加快速度,以安全转移、平稳过渡为要务,在市场竟争上,无论他用什么手段,我们都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关键是公司资产转移和破产预案的信息,绝对控制。否则将功亏于溃。”顾子夕看着两人,严肃的说道。

“明白,各方面已经在加快进度。”洛简和王伟点了点头,与顾子夕又讨论了一下市场策略后,便快速离开了他的办公室——现在的市场,正赶上各卖场的季度柜位大调整,加之公司内部这样的变化,让所有进场谈判,都像打仗一样:要既快且准。

在洛简和王伟离开后,顾子夕沉静下来,将财务报表、股票走势,以及新闻走向都仔细的看了一遍,确定找不到明显的漏洞后,这才将资料放回到柜子里。

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6点。当下拿了车钥匙后,便快速往外走去。

“顾总,接机的车已经安排好,现在楼下等您。”林晓宇看见顾子夕出来,立即站了起来。

“通知证券部部长,和我一起去机场。”顾子夕点了点头,继续往电梯口走去。

“好的。”林晓宇马上给证券部长打了电话,在确认证券部长会自己开车去机场后,便立即关了电脑,迅速的将电脑和一个文件夹、笔记本塞进大包里后,快速的跟在了顾子夕的身旁:“我随您一起去机场,稍后帮部长开车回来。”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对这个秘书越来越默契的配合感到满意。

第二节:梓诺,残酷的生意法则

他们去机场,是去接顾朝夕和顾梓诺,小婴儿倒是没有带回来,那边四个保母还有一个景阳,照顾小婴儿完全够了。

“姑姑,我春季的课程表现都是优秀,所以爹地这次会带我见妈咪。”顾梓诺拉着顾朝夕的手,愉快的说道。

“好啊,祝你们见面愉快。”顾朝夕轻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所以大姑姑,你是可以和我说一些我妈咪的情况的。”顾梓诺转动着机灵的眼珠,看着顾朝夕说道。

“你妈咪和你爹地离婚了,就不是我们顾家的人了,我为什么还要留意她的消息?”顾朝夕*的说道。

“可是她是我妈咪。”顾梓诺大声说道。

“好吧,以后你提醒我一下,我帮你留意。这次你就要见着了,就别问我了。”顾朝夕瞥了瞥嘴,牵着他快步往外走去——虽然他不喜欢艾蜜儿,可好歹还是要敷衍一下顾梓诺的。

……

接到顾朝夕和顾梓诺后,林晓宇便开了证券部长的车回公司,证券部长则跟着顾子夕的车,一起去了景阳法餐厅的办公室。

“爹地还有工作要做吗?”顾梓诺看着他们都拿着电脑和文件,便问道。

“是的,你先在沙发上睡一觉,一会儿吃饭的时间我喊你。”顾子夕点了点头。

“我听你们的工作。”顾梓诺兴致勃勃的说道。

“也行,觉得困了就自己去睡觉。”顾子夕并不拒绝,只在会议桌前坐下后,帮他将坐椅拉了出来。

“好。”顾梓诺爬上凳子,认真的坐在桌前。

在证券部长将材料分别递给顾子夕和顾朝夕后,对他们说道:“文件都已经准备好,大小姐的个人资产已经全部变卖,以作为购买此次股份的资本。”

“大小姐和景先生的婚姻是在法国登记的,适用于法国法律,在追偿债务方面,我国法律的约束有限。”

“首先我们现在的报表处理,会以上游客户欠款、银行欠款、合作商欠款、员工欠缴工资和保险金来组成主要债务板块。这些债务的清偿,由后期破产公司的拍卖所得优先偿还,还不完的,再做追偿计划,稳妥的作法是不要申请债务免责,因为大小姐的财产转移还是有迹可寻的。”

“我们的计划是,景先生名下的海外公司,进行资产变卖,用于债务清偿,合情合理合法。而直接变卖给新的顾氏,一来保证资金的安全、二来涉及海外公司,不会引起国内司法范畴关于资产转移方面的不好猜想。”

顾子夕点了点头,边看文件边说道:“依原计划安排就行,最大限度避免司法纠纷。”

“明白,后期的计划,我也会提前给两位过目。”证券部长点头说道。

“恩。”顾子夕在看完文件后,便即在上面签了名字,递给顾朝夕后,看着证券部长说道:“接下来是各股东签字,不要召集会议,一个一个的约签,理由你随便编,他们信不信都没有关系,只要不产生资产转移的联想就行。”

“顾总放心,这方面没问题的。”证券部部长点了点头,在看见顾朝夕签完字后,便将文件接过来,在资料袋里收好。

“那我就先走了。大小姐休息好后,这段时间多去公司走动一下,顾总倒是可以尽量少去了。”证券部部长拿着资料袋,站起来和顾子夕、顾朝夕打了招呼。

“好,以后需要我看的文件,让他们几个拿到这里来就行。”顾子夕知道证券部长的意思,当下微微笑了笑,起身将他送到门口。

……

“爹地,公司要破产了,所以要转给大姑姑吗?”顾梓诺看顾子夕问道。

“这是一种操作策略,公司通过破产,抛弃掉老公司的管理负重,同时清理掉一些公司顽疾。这比在原有基础上进行改革会更有效。同时通过破产,将股市流通的资本,全部转化为公司可见资产。以增加公司的实际资本持有额。”顾子夕将整个事情对儿子简单的说了一下。

“那些买我们股票的人呢?他们的股票没有了怎么办?”顾梓诺睁着清澈的大眼睛,看着顾子夕不解的问道。

“所有持顾氏股票的人,都是我们的股东,对于股东来说,这只能算是一次失败的投资,而不会得到任何的赔偿。”顾子夕沉声说道。

“可是他们是信任我们公司,才会买我们股票的,这样做不是骗人吗?”顾梓诺的眼神有些疑惑,语气里带着些责问的味道。

“你这样想是错的,任何投资的成功和失败都是50%的机率,每个投资人都应该有这样的觉悟。”顾朝夕看着顾梓诺说道:“公司业绩好的时候他们持有、公司业绩不好的时候,他们抛弃,这就是股市,你觉得这里面有人情吗?”

“没有。”顾梓诺低声应道。

“对,所以任何的投资,都以赢利为目的,公司如此,买股票的散户也是如此。他们会在合适的时候抛弃顾氏,我们也会在合适的时候抛弃他们。生意场上,天经地义。”顾朝夕冷然说道。

“梓诺,这是生意法则,你现在还不能完全明白。等你上小学了,爹地给你一个股票帐户,你去操作一下其它公司的股票,通过这种交易,找到交易法则。”顾子夕将顾梓诺从椅子上抱下来,将他放进了沙发里:“你先睡一下,爹地去火车站接许诺,回来就可以吃晚餐了。”

“许诺也回来?”顾梓诺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是啊,她那边的工作结束了,这周未回来。”顾子夕看着顾梓诺带着戒备的眼神,心里不由得微微一痛。

“那……”顾梓诺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许诺会不会不许我见妈咪?”

“你认为呢?”顾子夕眸光微沉。

顾梓诺想了想,轻轻摇了摇头:“不会,我和爹地约定好的,许诺不会反对。”

“恩,你先休息吧。”顾子夕点了点头,拿着车钥匙大步往外走去。

在顾子夕走后,顾朝夕蹲下来看着顾梓诺说道:“小东西,你还知道将军了?”

“我没有,我说的是事实。”顾梓诺轻哼一声,狡辩着说道。

“好了,快睡吧,我睡那个沙发,我们等你爹地回来吃饭。”顾朝夕早手捏了捏他的脸,心里却一阵得意——这可是他们顾家未来的接班人,年纪虽小,心思不小。

顾梓诺扭过身去之后,嘴角咧开一个得逞的笑容。没一会儿,便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第三节:团聚,为幸福而坚持

火车站的环境,远远比不上机场,不过对于许诺来说,除非万不得已,她是决对不会再乘飞机了。

而且,她原本也不是个挑剔的人,环境的差别于她来,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只是来接站的顾子夕,却十分的不习惯——席地而坐的乘客、拥挤喧哗的进站口、陈列和商品都显得极LOW的商店。

他强压着对环境的不适,与其它接站的人一起站在出站口等待。偶尔有几次,还被挤来挤去的人群推到一边。

在看见许诺拖着大行李箱,自人群中快速走出来时,顾子夕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迈开大长腿,穿过拥挤的人群走到她的身边。

“唉?你怎么进来了?不是说好在停车场等的吗?”许诺自然的将手中的行李箱递给他,笑着问道。

“在停车场就看到这边的次序不够好,所以还是进来接你才放心。”顾子夕接过行李箱,伸臂搂着她的腰,快步往外走去。

“不习惯了吧,车站人太多了,所以次序也很难弄得好。”许诺见他走路时,非常小心的避开与其它人接触的可能,不由得低头轻笑:“跟着我,多了解了解咱们城市的各种交通工具和公众场所。也算你长见识。”

“我又不是社会工作者,这种见识不长也罢。”顾子夕搂着她,小心的往外走着,尽量护着她不被路人擦到碰到。

“在密集的环境里,人与人的安全距离就会变短,象你这样,改变了环境人流密集度,仍不想改变安全距离的人,我是第一次看到。”许诺看他浑身难受的样子,不由得打趣着他。

“还有两个月,订的飞机就到了。以后就不用受这个罪了。”顾子夕沉声说道。

“不是谁的飞机问题,而是它是‘飞机’的问题。”许诺看着顾子夕,强调的说道。

“恩。”顾子夕不禁皱起了眉头,搂着她的手在她的腰间轻轻拍了两下,轻声说道:“我再想想,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除了飞机,其它交通工具我都不排斥,我没你那么讲究呢。”许诺笑着说道。

顾子夕只是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

在景阳的法餐厅吃了晚餐后,一家三口回到市中心的沿湖公寓——

一进门,便从那270度的弧形落地玻璃窗上,一片的流光溢彩,那是窗外闪烁霓虹的灯影,美得璀璨而华丽,犹如海市蜃楼般的梦幻。

“好漂亮!”顾梓诺不禁欢呼起来——这搬了新家后,顾梓诺第一次回来,这样如梦似幻的夜间景观,让他想起迪士尼的酒店。

“爹地,房间里有这样的风景吗?”顾梓诺挣脱顾子夕牵着的手,开心的从玻璃长窗的这一头,跑到那一头。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顾子夕笑了笑,将手里的行李在客厅放下后,拉过顾梓诺的手,将他带到他自己的房间,将手放在墙上,对顾梓诺笑着说道:“准备好了,我要开灯了!”

“准备好了!”顾梓诺用力的点了点头,满眼期待的看着顾子夕。

顾子夕手指在墙壁上轻轻触摸了一下,整个房间陡然明亮起来——屋顶加装了双层玻璃,里面镶嵌着星星、月亮、太阳、地球的仿真造型灯,分别按宇宙方位进行微缩排列,每个灯都有不同的亮度。

而四面的墙,也同样加装了双层玻璃,玻璃里面按照银河系的排列规则,装着各式小灯。

全屋的灯光开启后,仿佛进入了真实的宇宙空间一般——博大而神秘、浩瀚而广阔。

“爹地,好帅!”顾梓诺惊叹着,开心的在房间里跑来跑去,不停的用胖胖的小手,去拍拍玻璃里的小行星。

只是那些个行星也都安装了内置的触屏感应器,所以在顾梓诺的小手拍上去时,便会停止闪烁。

“真好玩儿。”发现这个秘密后,顾梓诺更是探索似的这里拍拍、那里摸摸。

“刚装好的?”许诺看着顾子夕问道——因为她离开的时候,房间还是空的,她以为是要等着顾梓诺回来选定装饰方案,倒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奇幻装修。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指着顶部的角线凹槽说道:“不想要这么多灯光的时候、或者想安静看书的时候,就把窗帘放下来。”

“设计很巧妙、很有创意。”许诺低声轻叹着。

“受你们项目的影响,上次让我讲了一堂光电课后,我就将这些东西全用到了他房间上。”顾子夕笑着说道。

“最关键的是,梓诺很喜欢。”许诺的目光,追随着跑动的顾梓诺,声音里带着温柔的喜悦。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对顾梓诺说道:“你还要玩会儿吗?还是洗澡睡觉,改天再玩?”

“爹地,我再玩半小时,可以吗?”顾梓诺转过头看向顾子夕。

“好,半小时后我过来喊你。”顾子夕点了点头,拉着许诺离开了顾梓诺的房间。

……

顾子夕与许诺坐在客厅圆弧型窗台上,看着窗外,慢慢的聊着天。

“明天我带梓诺去见他妈咪,因为他的表现已经达到我们之前约定的状态,二来我和蜜儿沟通过:用见梓诺的机会,换她放弃破坏你和梓诺的关系,并促成你们母子的合解。”顾子夕看着许诺说道。

“恩。”许诺低低的应了一声,想了想,扭头看着顾子夕,淡淡说道:“或者她并不心甘情愿。”

“是否心甘情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做或不做。我告诉过她,她和梓诺见面的全程我都会有监控,她必须按我们的约定来做。”顾子夕伸手将许诺的手握进自己的大掌里,一边把玩一边说道:

“所以你不用担心她**奉阳违;也不用担心,她会用语言沟通以外的途径向梓诺传递信息,给你和梓诺之间的相处制造麻烦。”

“我知道,只要你决定做一件事,就一定会考虑得周全、就一定能做好。”许诺看着他,一语双关的说道。

“这算是夸、还是贬?”顾子夕对她的小心眼儿不由得有些无奈。

“你说呢?”许诺轻哼一声,扭头看向窗外。

“我权当是夸好了。”顾子夕轻笑,拉着她的手微一用力,便将她扯到了自己的怀里:“每天下班之后,回到家里,与你一起坐在这里看风景,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

“我们顾大总裁要是能天天坐在这里看风景,顾氏股票估计就得下跌了。”许诺笑着说道。

“为什么不会是正好相反呢?顾氏的业绩,已经不需要顾氏总裁天天盯着才能好了。”顾子夕对她的不解风情,很是无奈。只是看着她略带调皮的笑脸,心里只觉一股温柔的喜悦。慢慢低下头去,贴着她的温唇,轻轻柔柔的磨蹭着,感受着这静谧之中的美好。

许诺睁着眼睛看着他,直到他这轻柔的磨蹭,慢慢的转为轻浅的吸吮、啃咬,再到挑逗,她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温柔的回应着他……

……

“爹地,我明天想邀请我妈咪过来看我的房间。”顾梓诺突然跑过来问道——只是他在看见爹地正与许诺亲密的拥吻时,便立即停下脚步站在原地。

他突然觉得这样的画面好美好温暖,在爹地和许诺的周围,似乎有一层温柔的光,让此刻的他们看起来无比的温柔。

而显然的,他的声音让许诺吓到了,整个人僵在那里不知该做何反应。

顾子夕慢慢松开吻着她的唇,轻轻拍了拍她的腰,低声说道:“没事。”

“恩。”许诺满脸不自在的坐直了身体,只是看着窗外却不回头。

顾子夕微微笑了笑,起身走到顾梓诺的身边:“玩儿好了?”

“是不是我吵到你们了,所以许诺生气了?”顾梓诺的眼睛一直看着许诺的背影。

“不是,她害羞了。”顾子夕笑着说道。

“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你放心。”顾梓诺大声说道,虽然没有喊她,却很明显的是在对她说话。

“那谢谢你了。”许诺只得转过头来,看着他轻声道了谢后,小声说道:“你们玩儿,我先去洗澡。”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抱起顾梓诺走到窗边,将他放在窗台上,父子俩儿一起看着窗外夜色下的湖面、还有对面闪烁着霓虹的高楼。

好一会儿之后,才对顾梓诺说道:“关于你邀请客人过来参观的主意,我们三个人投票决定,少数服从多数。”

“算了,我妈咪肯定也不想来的。我拍照片给她看吧。”顾梓诺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也可以。”顾子夕点了点头:“需要我帮忙吗?”

“爹地和我一起吧。”顾梓诺从窗台上跳下来,拉着顾子夕的手往房间跑去。

……

“爹地你看,这张好吗?”

“不错。”

“我拍了个特写,是地球的。”

“我觉得拍全景会更好一些。”

“我躺在地上拍,哇,爹地,躺在地上看星星,太帅了。”

“我来看看。”

“是不是?”

“果然不错,手机给我,我帮你拍。”

“谢谢爹地。”

……

许诺洗完澡过来的时候,便看见父子两人并排躺在地上,一个指指点点,一个拿着手机东拍西拍。

“拍完了就可以去洗了,浴缸的水我已经放好了。”许诺倚在门口轻声说道。

“许诺,你躺下来……”听见许诺的声音,顾梓诺不假思索的喊着她,直到话说了一半,才意识到——自己和她的关系,没有这么好呢。

“我坐火车时间太长,先去睡了。”许诺也不介意,更不想让梓诺尴尬难受,交待了一句后,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爹地,拍完了吗?”顾梓诺从地上爬着坐起来,伸手拍了拍顾子夕的肚子,低低的问道,语气里还带着些许是郁闷和沮丧。

“拍完了,走,我们今天一起洗澡。”顾子夕用手撑着地坐了起来,将后拍的几张给顾梓诺看过后,便起身帮他拿了睡衣,牵着他的手一起往浴室走去。

浴缸里不仅放好了水,还调好了沐浴夜,厚厚的一层泡沫铺在水面,随着水纹微微荡漾,看起来特别的诱人。

两父子比赛着脱衣服,因为顾梓诺穿得少,所以一下子就脱光了,站在顾子夕面前笑着喊着:“我先、我先……”

“好啊,你先!”顾子夕用一只手将梓诺提起来,然后将他扔进了浴缸里,整个身体掉进水里的顾梓诺,兴奋得大叫起来,双手用力的打着水,弄得地上全是白色的泡沫。

“我来了!”顾子夕笑着,一条大长腿踏时去之后,整个水面便升了起来,直到他整个人坐进去,原本只半缸的水,一下子全溢了出来,惹得顾梓诺一阵惊呼。

顾子夕便又和他讲了水满则溢的道理、讲了体积和容积的关系;听得顾梓诺似懂非懂的,又抓泡沫去拍他的脸,两父子在浴缸里玩起泡沫大战,笑声、叫声,穿透墙壁,传到每一间屋子。

许诺静静的站在窗前,在他们的笑声里,感觉到一股特别的幸福与满足——如果她的忍耐、她的妥协,能换来每天同样的幸福时刻,那么,她心甘情愿。

顾梓诺童稚的笑声,压过了她心里因顾子夕与艾蜜儿不可能完全斩断的感情,而生出的犹疑。

她想,为了这笑声、这笑脸、这飞扬的快乐,她会坚持到底!

------题外话------

明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祝亲们愉快哦!

同样,明天是五月第一天,有月票的、有评价票的,赶快投过来呀!月头的票,最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