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84去见蜜儿

权少的新妻无弹窗 Chapter084 去见蜜儿

“还没睡呢?”顾子夕安顿好顾梓诺后,回到房间,许诺还靠在床头看书。

“顾梓诺睡了?”许诺将书合上放回到枕边,抬头看着他说道。

“恩。”顾子夕轻应一声,掀开被子上床后,看着她问道:“这次回来,能在家里呆几天?”

“四天,然后送许言去美国后,直接回b市,做方案的最后确定。月底回来,一直到8月中,直接去纽约进行展播。”许诺往他身边靠了靠,边说道:“这次没安排好,要是做了方案确定再送许言就挺好,我可以一直陪她到手术的时候。”

“你陪着她反而会紧张,还不如同平常一样,各忙各的就好。”顾子夕伸手搂着她,看着她笑着说道:“再说,把老公扔下一整个月,似乎不太好吧?”

“距离产生美。”许诺轻笑。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顾子夕沉眸看着她,笑得一脸的暧昧:“我觉得,零距离才最美。”

说着,便探进了她的睡衣里,顺着她柔滑的肌肤轻抚着,笑着说道:“所以,我们还是不要有距离的好。”

“聊天呢,别乱动。”许诺用力的拍下他的手,娇嗔着说道。

“不影响聊天。”顾子夕张嘴在她的唇上轻咬了一下,低低的说道:“这样聊天,也不错……”

“喂……”他大手的放肆,让许诺不由得轻呼出声。

“明天一起过去,我送梓诺上去后就下来陪你……”顾子夕在她耳边低低的说着话,似乎真如他所说——这样也可以不影响聊天……

“你……”

“先关灯……”

在他的亲吻与抚爱里,她轻轻的喘息着,最后仍然是她败下阵来——

……

清晨的微光透过窗帘斜斜的打了进来,虽然累极困极,许诺仍然没敢睡得太实——家里还有一个习惯早起的儿子,可不只有他们夫妻两人。

“顾子夕,起床了。”许诺用力的推了推半边身体压在她身上的顾子夕。

“几点了?”顾子夕用手将她的身体收拢,低声问道。

“8点了,你要带顾梓诺去那边呢。”许诺在他的耳朵上轻轻咬了一下——这下,他肯定会以最快的速度醒来。

果然,顾子夕身体微颤,立即睁开了眼睛,朝着她的下巴就是一口:“一大早挑逗老公,可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好了,快起来了,让顾梓诺等你就不好了。”许诺凑唇在他的薄唇上用力的吻了一下,催促着说道。

“这样就算完了?”顾子夕轻笑,张嘴噙住她的唇,又是一阵天昏地暗的热吻。

“爹地,我们几点出发?”顾梓诺软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许诺忙用力推搡着他。

“10点,梓诺去刷牙洗脸,爹地一会儿就过来。”顾子夕深深吸了口气,扬声说道。

“哦。”顾梓诺疑惑的看了凌乱的大床一眼,转身往洗漱室跑去。

……

“一起吧,在楼下咖啡厅等我们。”顾子夕拍了拍她的脸,拉着她坐了起来。

“恩。”许诺点了点头,突然伸手圈着他的腰,用力的抱了抱,这才松开他:“好了,起床吧。”

“要对老公有信心,恩?”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后脑勺,意有所指的说道。

“有的。”许诺敛下眸子轻轻应了一声,便又抬眼看着顾子夕:“我对自己有信心。”

“好。”顾子夕俯头在她唇间温柔亲吻,直到听见顾梓诺走过来的声音,才重新松开了她。

顾子夕起床去给顾梓诺做早点,边和他聊着天。

许诺抓着被子靠在床头,听着他们父子一个低沉磁性、一个软糯清脆的声音,就算听不清他们具体在说些什么,也觉得是一种享受。

……

“我送梓诺上去,你在旁边咖啡厅等我。”车子在江景公寓的停车场停下,顾子夕牵着顾梓诺的手,对许诺说道。

“好。”许诺点了点头,转眸看着顾梓诺说道:“玩得愉快。”

“谢谢。”顾梓诺用力的点了点头,说话的声音明亮清脆,显然心情相当的好。

许诺微微笑了笑,朝顾子夕点了点头,转身往咖啡厅方向走去。

“许诺。”顾子夕突然出声喊她。

“恩?”许诺回过头来,微笑的看着顾子夕:“是忘了什么吗?”

“忘了这个。”顾子夕松开牵着顾梓诺的手,快步走到许诺的身边,俯头在她额间轻吻了一下,低声说道:“别胡思乱想,这一次见面很重要,我必须和他们在一起。”

“顺其自然,不要勉强。”许诺点了点头,眸光从顾子夕的身旁看向顾梓诺:他乌黑的眸子一片清亮,似乎对于他们夫妻的亲密并不反感。

……

“爹地,男生亲女生,女生会变漂亮吗?”顾梓诺突然问道。

“如果是女生喜欢的男生亲她,她就会变漂亮。”顾子夕微微一愣,仍是耐心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哦。”顾梓诺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拉着顾子夕的手快步往小区里面走去。

“怎么想到这个问题?”顾子夕笑着看着他。

“因为许诺昨天和今天都特别漂亮。”顾梓诺看着顾子夕,认真的说道。

“是吗?”顾子夕眉梢轻扬,不禁莞尔——他还真没注意许诺是不是更漂亮了,倒没想到这小家伙观察这么仔细。

是不是说,他其实也把许诺放在了心里?

“以前的许诺象大姐姐,现在的许诺象妈妈。当然,比妈咪还是差很多,她没有妈咪温柔。”顾梓诺点头说道——在他的心里,是没有人能比得上他亲爱的妈咪的。

“是吗?”顾子夕的眸光微闪,看着顾梓诺说道:“许诺首先是一个创意专家、然后是爹地的妻子、最后才是你妈妈。”

“她身上家庭角色的气质,永远不会压过她属于职业人的专业气势。所以和她在一起,爹地很骄傲,也很努力。”顾子夕牵着儿子的手走进电梯后,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一个男人如果遇到一个让他一直努力往前走的女人,是件幸运又幸福的事情。”

“我妈咪不行吗?”顾梓诺睁大眼睛看着顾子夕。

“和你妈咪在一起,爹地需要努力的赚钱;和许诺在一起,爹地需要努力的提升自己的事业能力。这中间的区别,你懂吗?”顾子夕微笑的看着儿子。

“一点点。”顾梓诺低下头来,一双小胖手在他的衬衣钮扣上无意识的拨弄着。

“不懂没关系,记住就好,等你长大了、遇到了,就会明白。”顾子夕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在电梯门打开时,抱着他走了出去。

“妈咪!”刚走出电梯,便看见一袭湖水蓝连衣裙的艾蜜儿,正站在电梯口等着他们。

“身体完全好了?”顾子夕看着她问道。

“好了,每天都有自检,会把数据传给张庭和林丹。”艾蜜儿点头快速答着,眸光看向顾梓诺时,脸上的笑容瞬间温柔了起来——在这一瞬间,她突然觉得,和儿子在一起的时光,一直是她最安宁、最快乐的时光。

“那就好,进去吧。”顾子夕抱着顾梓诺,往艾蜜儿住的那户走过去。

“你……”艾蜜儿看着他的背影不禁疑惑——自从她搬到这后,顾子夕来的次数不少,却从没进去过。

今天?

是怕她乱说话吗?

艾蜜儿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心里隐隐的难过,快步跟在了他的身后——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连一丝幻想都没有了呢?

应该是从他在医院绝然离去的时候开始的吧——无论是苍白的自己、还是虚弱的自己、还是了无生机的自己,都无法再激起他情绪的波澜。

至此,方才完全死心——唯一期盼的,便是争取到和梓诺见面的机会吧。

“上次,在医院说的事情,我已经准备好了。”走在顾子夕的身边,艾蜜儿主动说道。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弯腰将顾梓诺放在地上:“梓诺换上拖鞋先去卫生间洗手。”

“好的。”顾梓诺坐在小板凳上,换上艾蜜儿专门为他准备的小拖鞋后,愉快的往卫生间跑去。

“我后来去过一次西部山区,用你的名字领养了两个孩子。”艾蜜儿站在门口,看着顾子夕轻声说道——曾经亲密如一个人的他,如今这么近的站在眼前,却有一股陌生的感觉。

无论是他的脸、还是他的眼、又或是他的神情,都满透着一股距离与漠然——就连刚离婚时的关心与在意,也早已不复存在。

那段爱情、那段婚姻、那段过去,便是如此的走过——再不会回来了。

“我不希望与你还有任何形式的关联,领养孩子,以你自己的名义就好。无论是生活费还是赡养费,在规则之内,给了你的就是你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顾子夕轻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

“我……”艾蜜儿微微一愣,只觉得心里有股难以压抑的痛,却仍是在深深吸了一口气后,保持着平静从容的模样,轻声说道:“好,我以后会注意的。”

“进去吧,你们玩,我处理点事情。”顾子夕点了点头,低头看了一眼她为他准备的拖鞋,却没有脱鞋换上,径直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拿出手机,开始收发邮件。

艾蜜儿的眸光微微暗了暗,换了鞋后,走到卫生间,帮刚刚洗完手的顾梓诺擦手、涂儿童手霜。

“妈咪,顾梓诺很想你。”顾梓诺张开双臂,给了艾蜜儿一个大大的拥抱。

“妈咪也很想顾梓诺。”艾蜜儿的眼圈不由得微微发红,双手轻轻拍着儿子的背,温柔的声音里带着微微的哽咽。

------题外话------

好吧,编辑说不能偷懒,所以字数不多,也还是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