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85母子缘份

Chapter085 母子缘份

“妈咪不哭,梓诺会好好表现的,爹地答应梓诺,只要梓诺每次的课程都达到目标,就可以多一次看妈咪的机会。”顾梓诺的小胖手,同样轻轻拍在艾蜜儿的肩膀上,象个小男子汉一样,沉静的安慰着妈咪。

“妈咪是见到你太高兴了。”艾蜜儿吸了吸鼻子,松开拥着儿子的手,眸光自然的轻瞥了一眼坐在客厅沙发里的顾子夕,最后定定的落在顾梓诺的脸上,细声细语的说道:“有你爹地教育你,妈咪特别放心。”

“妈咪最近身体好不好?有住院没有?每天有没有按时吃药?”在艾蜜儿的面前,顾梓诺总是自然的就变得成熟而懂事起来。

“没有呀,妈咪最近的身体很不错,还去山区走了一趟,认领了两个没有父母的孩子,以后每两个月都会去看他们呢。等你大一点的时候,可以和妈咪一起去看他们。”艾蜜儿牵着顾梓诺的手,慢慢走到客厅的阳光花房里,拿了Ipad与顾梓诺一起坐在地毯的玩具中间,边翻照片给他看,边讲着:

“这里很穷,小朋友没钱上学,这是他们的教室,你看,都没有课桌的。”

“这是哪里呀,我们国家还有这样的地方吗?”

“是山区呀,我们的世界,不仅有先进、也还有落后,他们没见过火车、飞机,他们没有玩具、没有课本。”

“好可怜。”

“有很多城市里的人,会认养几个小孩,每个月给他们寄书、衣服、和学费,让他们可以继续上学。妈咪这次过去,也认养了两个小朋友呢。你看,这是妈咪的养子和妈咪的合影。”

“他们好瘦。”

“是啊,所以妈咪能帮到他们,觉得很快乐、很幸福。”

“他们没有自己的爸爸妈妈吗?”

“有,可是他们自己的爸爸妈妈没有能力给他们更好的生活。”

说到这里,艾蜜儿微微停顿,下意识的看了客厅里的顾子夕一眼,继续说道:“就象……就象是梓诺自己的妈妈,许诺也是这样。”

“许诺?”顾梓的神情立即黯淡了下来。

“是啊,许诺在生你的时候,才19岁,那时候她边上学边打工,打工的钱呢,要给她的姐姐、也是你的姨妈治病,所以没有时间也没有钱来抚养你。而妈咪的身体不好,不能生宝宝,所以她就把你托付给妈咪了。”艾蜜儿小心冀冀的说道。

“可是我爹地有钱。”顾梓诺低声说道,语气里有着隐隐的委屈和不解——想来,不认许诺,除了艾蜜儿的因素,或许还有种被亲人遗弃的怨气吧。

“这个……”艾蜜儿抬头,求助的看向顾子夕。

顾子夕却只是沉沉的看了顾梓诺一眼之后,便又转过头去继续看自己的邮件,并不理会艾蜜儿的求助。

艾蜜儿轻咬下唇,回过头来看着顾梓诺低声说道:“你妈妈当时还是学生麻,大学生不能结婚生孩子,所以她不能认你。”

“那她为什么要生我?她犯错了是吗?”顾梓诺低声问道。

“因为……因为妈咪想要个宝宝……”

“好了!”艾蜜儿的话还没说完,顾子夕便出声打断了她,起身从沙发上站起来,大步往这边走来:“有很多事情不是因为所以就可以解释的,既然是关于许诺的事情,真正的原因和想法只有她自己知道,你应该向当事人自己去了解你想知道的信息。”

“哦。”顾梓诺无意识的翻动着手里的pad,不知道小脑袋瓜里在想些什么。

“是啊是啊,所以梓诺要知道,无论是妈咪,还是许诺妈妈,都是很疼你的,只是因为大人间的一些事情,所以两个妈妈不能同时在你身边陪着你。”艾蜜儿连声附和着说道。

“妈咪以前不喜欢许诺。”顾梓诺满脸狐疑的看着艾蜜儿,又看看顾子夕。

艾蜜儿微微一怔,用余光瞥了顾子夕一眼,只觉一片尴尬,语结了半天,才低声说道:“妈咪的不喜欢是大人之间的事情,她是梓诺的亲生妈妈、她爱梓诺,这个不会因为妈咪不喜欢而不同。”

顾子夕沉眸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梓诺不是有照片要给妈咪看吗?”

“有的有的。”顾梓诺突然想起昨天晚上拍的照片,忙拿出自己的手机递到艾蜜儿面前:“妈咪你看,梓诺的新房间,帅不帅气。”

艾蜜儿暗暗吐了口气,抬头看着顾子夕微微笑了笑,这才坐回到顾梓诺的身边,与他一起看他房间的照片。

顾子夕站在门边,看着她们好一会儿,这才转身回到客厅沙发边坐下来,拿出电话给许诺发了信息:“在干什么?”

“收到王导发来的新曲,正在听。”

“恩,你忙,我们还要一会儿。”

“知道了。”

放下电话,顾子夕抬头看了花房的艾蜜儿和顾梓诺一眼,对于这件事情,也稍感安心了一些——或许顾梓诺还是不能完全接受许诺,却不会再因为艾蜜儿的态度而责怪许诺了。

孩子之于成人,以顾子夕强势的作法,其实并不是那么介绍梓诺的态度——接受或不接受,并不影响母子事实关系的存在;喜欢或不喜欢,也只是相处方式不同而已。

只是,许诺在乎,他总得为她做到才是。

今天开始,没有了艾蜜儿的障碍,许诺和梓诺再多些相处的时间,她们的关系应该会慢慢解冻的。

想到这里,顾子夕的嘴角轻扯出一丝笑意。

而看着他沉峻脸上,如春光般的笑意,艾蜜儿的心,不禁一片温柔——有多久,她没见他笑过了?

即便这笑容不是为了她,她也依然如第一次见着他时一样——为他的温柔而心动。

“妈咪,到你吃药的时间了。”顾梓诺软糯的声音,打断了艾蜜儿的思绪。

“是啊,到了,你先玩儿,妈咪去吃药,再帮你拿蛋糕过来,是妈咪早起烤的,现在应该好了。”艾蜜儿忙收回思绪,扶着旁边的椅子站了起来。

“妈咪去拿蛋糕,顾梓诺帮你拿药。”顾梓诺也站了起来,放下手里的手机,快速向艾蜜儿的房间跑去。

“慢点儿。”艾蜜儿看着儿子难得的活泼模样,嘴角的笑意更深了——梓诺,还有山区的孩子,或许是自己最好的结局。

…………

“许诺在楼下等吧,吃完蛋糕我送你们一起下去。”艾蜜儿边从烤箱里拿蛋糕,边对顾子夕说道。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沉眸看着她——依然纤弱苍白的她,眸子里却有了与以往不同的内容。

应该,是属于出走生活状态的开阔吧。

这样,很好。

“在那些孩子们身上,我觉得自己也并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在帮助他们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快乐。”艾蜜儿敛着眸子,柔声说道。

“世界很大,看你能看到哪一层。”顾子夕点了点头。

第二节:梓诺,如此的伤心难过

“妈咪!”突然,从卧室传来顾梓诺大喊的声音——伤心而愤怒。

顾子夕沉眸看向艾蜜儿,艾蜜儿一脸疑惑,眸光微闪后,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个激凌,蛋糕从手中跌落了下去。

“妈咪,是许诺抢走了爹地是吗?”

“是许诺打你,所以你今天帮她说话是吗?”

顾梓诺拿着照片冲出来,眼底满是不可置信——是对艾蜜儿的怜惜、也是对许诺表里不一的痛心。

顾子夕伸手扯过他手上的照片,正是上次许诺在咖啡吧掌掴艾蜜儿的情形——一共三章,每个角度都有。

“梓诺,你听爹地解释。”顾子夕来不及责怪艾蜜儿,只是看着顾梓诺迅速说道。

“我不听、我不要听!”顾梓诺对着顾子夕大声喊叫着:“你就是喜欢许诺,你只会帮着她来欺负妈咪,我讨厌许诺、讨厌你!”

“顾梓诺,你别和爹地这样说话。”艾蜜儿忍着脚被烫得通红的痛,快步走了过来,蹲跪在顾梓诺的面前急急的说道:“梓诺,这照片不是真的,是妈咪骂许诺,然后让人拍的,你别和爹地这样说话,你别骂许诺,梓诺,妈咪求你了。”

“我不相信,你们都骗——”顾梓诺大哭起来:“妈咪骗人,你怕爹地不让你看我。”

“爹地骗人,你只喜欢许诺,你帮许诺欺负妈咪。”

“许诺骗人,她生了我就不要我,现在又害我妈咪,她是个坏女人。”

“啪”的一声,顾子夕一记耳光打在顾梓诺的脸上,沉怒着说道:“父母养你长大,不是为了让你来骂的。或许她有错,但对你,她全心全意。”

“梓诺快给爹地道歉,快,说你错了。”看着顾子夕沉怒的脸,艾蜜儿吓得直发抖——他连梓诺也打,他该是有多生气啊。

“子夕,你别生气,我和梓诺慢慢儿说。”

“子夕,你别骂梓诺,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怎么就忘了把这个收起来呢。”

艾蜜儿护在顾梓诺身前,又怕又悔,与顾梓诺一样,哭得稀里哗拉。

“我就是讨厌爹地、讨厌许诺,讨厌、讨厌……”顾梓诺哭喊着,用力的推开艾蜜儿,边哭边往外跑去。

“顾梓诺,你回来。”被推倒在地的艾蜜儿大喊着。

顾子夕的眸子猛然下沉,快速的追了出去。

…………

楼下,许诺看看时间,便从咖啡厅里走了出来,在路边的石墩上坐下来,边与王志说着电话:

“王导,片头的曲子我听过了,太现代,整个曲风再压低一些。”

“第三部的曲子中国风又太重了些,这一部只要稍带中国特色,但整体要没有国界的感觉,大气、混然天成。”

“恩、恩,第二部没问题,不过,这三个曲子是一个人写的吗?”

“换一个人吧,风格有些无法衔接。”

“恩,你决定就好。”

“OK,等你消息,再……”

许诺正说再见,抬眼看见顾梓诺象头发怒的小狮子一样冲了出来。

“顾梓……”

“讨厌,你走开!”顾梓诺整个身体象个小炮弹一样冲过来,将毫不设防的许诺撞倒——一阵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刺耳的响起,已经跑开的顾梓诺下意识的回头:许诺还在通话中的手机被抛得老远,而她却朝着疾驰而来的汽车直直的摔过去……

“许诺!”顾梓诺吓得呆在了那里。

“许诺——”追着顾梓诺跑出来的顾子夕看到这一幕,不由得肝胆俱裂,一个跃身扑在了许诺的身上,抱着被车子撞到前面的车顶又落在地上。

一连串的刹车声响起,一会儿功夫,浑身是血的他们便被围在了中间。

当艾蜜儿跟着跑出来时,吓得大口的喘着气,哆嗦着用手机拨过张庭的号码:“救护车,子夕、许诺车祸!”

说完后便推开人群冲了进去——似乎,她这辈子,也没有这么有力气过。

“子夕、许诺,有没有事?”

“你们有没有事?”

艾蜜儿努力的将紧拥在一起的两个人放平,边哭着说道:“求求你们,帮帮忙,附近有没有药店,拿纱布来。”

“求求你们了……”艾蜜儿抬头看着围观的人群,吓得手直发抖,却没有从顾子夕的身上移开。

“旁边有药店,我去帮你拿纱布和药。”有路人看着,忙应声往外跑去。

“许诺……”顾子夕呐呐的喊着,一直紧贴着许诺的头,慢慢的动了一下。

“子夕、子夕,你醒了……”艾蜜儿哭着喊起来,见他连眼睛都没睁开,只是紧紧的抱着许诺,下意识的将自己拉扯在顾子夕胳膊上的手收了回来。

满头是血的顾子夕,吃力的睁开了眼睛,轻瞥了一眼艾蜜儿,低声说道:“蜜儿,去找顾梓诺,我怕他出事。”

“我、我……”听顾子夕这么说,跪在地上的她,一时间又没了主意。

“纱布来了。”刚才跑走的人,拖着一个药房医生,加一个医药箱跑了过来。

“谢谢你、谢谢你,麻烦你帮我给他们包扎,医院的车马上就来了,我得去找孩子。谢谢了。”艾蜜儿知道自己在这里呆着也没用,加上她也确实着急顾梓诺会不会出事,急急的谢过路人后,便拨开人群,焦急寻找着顾梓诺。

…………

“许诺,你有没有事?”顾子夕紧紧的抱着许诺,透过眼前的血光,看着她双唇紧闭的样子,想起刚才那电光火石之间的危险,心里的惊下并未减少半分。

“顾梓诺?”一阵七荦八素的撞击后,许诺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挣扎着睁开眼睛后,只觉得周围的人一片模糊。

“许诺——”听见她说话的声音,顾子夕下意识的更加抱紧了她。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慢慢放了回去。虽然担心她仍然痛苦迷糊的样子,好歹没有生命危险了。

“顾子夕?你流血了?”许诺伸手去摸他头上的血,只是这一动,又是一阵天眩地转的头晕,只有将眼睛紧紧的闭起来,才感觉稍好一些。

“我没事,你哪里不舒服?”顾子夕紧张的问道。

“顾梓诺呢?我看见他跑远了,他是安全的对吗?”许诺闭着眼睛,伸手在他的脸上摸索着,满手湿濡的感觉,让她不禁又忍着头痛睁开眼睛:“好多血?”

“许诺,刚才吓死我了。”顾子夕将她的手抓在自己的手里,声音嘶哑的问道。

“你说过,有你在身边,我就死不了。”许诺轻扯嘴角,勉强笑了笑,轻轻闭上眼睛,嘴角的笑意却一片萧瑟。

…………

在顾子夕和许诺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顾子夕抱着许诺不肯松手。

“子夕,你放手我们才方便给她做检查。”张庭耐心的劝道。

“子夕,听医生的话。”许诺下意识的用力握了握顾子夕的手,却在睁开眼睛时,慢慢的松了开去——目光散落在顾子夕的脸上、头上,却带着让人伤感的低落。

“去医院,我给你讲事情的经过。”顾子夕小心的将她放到担架**,低低的说道。

“好。”许诺扯了扯嘴角,在闭上眼睛时,眼泪却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看得人心酸得无以复加。

“许诺……”顾子夕情不自禁的重新抓起她的手,心里隐隐的慌张,不敢就这么让她去了。

“我只是疼,很疼……”许诺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说话的声音一片虚软。

“我知道……”顾子夕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空掉的手掌,只觉得心里一阵难受。

“先去医院吧,这样的撞击,最怕会有颅内出血或内脏出血的情况。”张庭和护士半抱着着顾子夕上车后,快速的关上了车箱门,通知司机开车后,便让同行的护士给顾子夕作检查,他自己则给许诺做检查。

顾子夕紧张的盯着许诺,一直到张庭检查完,才出声问道:“怎么样?”

“目前的检查,没发现内脏出血的情况,到医院做个脑部CT和全身扫描,再排除一下。身体疼痛和头部眩晕,应该是大力撞击过后,内脏和颅内腔受到震动引起来,只要没出血、没移位,过段时间就能恢复了。”张庭知道他的担心,所以解释得很仔细。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伸手握住许诺的,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因为他将许诺护在怀里,所以许诺是受到翻滚的震动,而他则是被车直接撞击,所以身体表面有不同程度的出血出擦伤;骨头有没有被伤到,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

张庭用眼神询问了一下检查的护士,护士将记录递给张庭,张庭在快速翻过后,总算放下心来——还好,看来大部分是外伤,腿部现在不能动,就算是骨折,也不是什么大事。

当下将记录还给护士后,看着并排躺着的夫妻两人,心下不由得叹息——是蜜儿打的电话、又是在蜜儿家门口发生的事情,这一切,是她造成的吗?

她不是已经放弃挽回了吗?出院后不是还去过山区做助学吗?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张庭拿出耳塞塞在顾子夕和许诺的耳朵后,拿出电话给艾蜜儿打了过去:

“子夕和许诺已经在救护车上,你现在哪里?”

“恩?”

“怎么回事?找到没有?有没有其它线索?”

“你去附近警局,要求调这段时间的录像。”

“对,不要找太远,他应该看到车祸现场了,不会走远的。”

“恩,到警局给我打电话,我和警官说。”

“你身体还行?”

“好,这边你放心,暂时没发现不好的情况。”

“快去吧。”

挂了艾蜜儿的电话,张庭的眉头不禁皱得更紧了——梓诺离家出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跟着那辆救护车。”顾梓诺拦下一辆出租车后,指着前面的救护车对司机说道。

司机看着顾梓诺衣着和气质都不一般,倒也没有拒载,便照着他说的,紧紧跟在了救护车的后面。

一直跟到了医院,顾梓诺才对那司机说道:“我没带钱,也没手机,这个链子押给你。”说着便将手上细细的一条金手链卸了下来递给司机:“这个是真的。”

“算了算了,我也不能欺负你一个小孩子,我给你张名片,你以后再还给我好了。”司机大叔倒真是不欺弱小,拿了名片、撕了小票一起递给了顾梓诺。

“谢谢伯伯,我一定会还给你的。”顾梓诺双手接过名片和小票,拉开车门后,尾随着救护车跟进了医院——小小的身体,掩在人群中完全没有人注意。

从中午到晚上,直到顾子夕和许诺所有的检查做完后,被推到加护病房后,顾梓诺才走出了医院。

“许诺、爹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可是,你为什么要打我妈咪?我最讨厌欺负人的人,所以我永远的讨厌你。”

“许诺,都怪你,如果没有你,我和爹地妈咪,现在都会在一起。”

“爹地,为什么许诺打妈咪你还护着她?”

“爹地,我讨厌你、讨厌你们。”

在人来人往的街头,顾梓诺漫无目的的走着,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能去哪里,可是他更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一个护短的顾子夕、一个凶狠的许诺、还有一个被人欺负了只会哭的艾蜜儿。

大人的世界他真的弄不懂——

为什么,爹地不可以喜欢许诺也喜欢妈咪;

为什么,许诺那么凶,爹地还要护着她;而妈咪这么没用,爹地却扔下她不管?

为什么,许诺生了自己又不要自己,现在又和妈咪抢自己?

为什么,妈咪会受了欺负只会哭,还要说是自己的错?

为什么,他们都疼自己,却又都在骗自己……

…………

艾蜜儿在警局看了一下午的录像,也没看到顾梓诺的消息,急得把附近的每个街巷都找了个遍,直到街边的路灯一盏一盏的亮起来、直到精疲力竭,仍然没有梓诺的任何消息。

她除了边哭边继续找外,一点儿别的办法也没有。

“没有,录像都看了四五遍了,都没有。”

“找了,这里8个小巷,四条正路,15个出口,都没有、都没有……”

“我还在找……”

接到顾子夕的电话,艾蜜儿捂着嘴不敢哭,却又抑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

“你先回公寓看一下,看他有没有回去,没有的话,再下来站在街边等,说不定会回来的。我再去其它地方看一下。”顾子夕对电话那边泣不成声的艾蜜儿说完后,转身看向许诺:“你再躺会儿,我去找梓诺。”

“好。”许诺点了点头,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梓诺一向懂事,也聪明,你别太担心,不会有事的。”顾子夕伸出大手在她脸上轻轻揉了揉,安慰着说道。

“给电台打个电话,说蜜儿心脏病发住院了。”

“再给出租车公司打个电话,让留意一下,我估摸着他,走不了太远。”

许诺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勉强扯了扯嘴角,低声说道:“你快去吧,有事打张庭电话。”

“恩。”顾子夕的眸色微沉,心里有些疑惑她没有吵着和自己一起去,但因为担心儿子,便也没有多想,对看护交待了几句后,便顶着一头一身的纱布,匆匆往外走去。

第三节:许诺,母子缘份不过是生他一场

“顾太太,顾先生特意交待您不能下床的。”顾子夕一走,许诺便掀开被子下了床,被顾子夕千叮咛万嘱咐的特护,当然不敢就这样放她出去。

“我去找张医生,他和梓诺熟,可能有其它的寻找渠道。”许诺苦笑了一笑,看着特护说道。

“那我带您过去。”特护不敢马虎,从旁边将轮椅推了过来,扶着许诺坐下后,推着她到了张庭的办公室。

“哪里不舒服?”张庭忙站起来,快步走到她身边,弯下腰来给她做检查。

“没有哪里不舒服,想问问你梓诺的情况。”许诺看着张庭说道。

“现在还没找到,附近几条街蜜儿都找过了,警局的录像也看过了,没有。”提起顾梓诺,张庭心里也是一片焦急——除了出走之外,以他这样的身份,被绑架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可是失踪不到24小时,警方是不受理的,所以现在全凭家里人没有头绪的寻找。

“当时……”许诺只觉一阵头痛,在紧紧闭了闭眼睛后,推着轮椅到张庭的办公桌边,拿了纸和笔,想了想便画了起来:“这是马路、这是小区,顾梓诺从这里冲出来,我坐在这里,我刚站起来他就冲了过来,所以我没站稳直接往后倒了过去。”

“然后……我听到顾梓诺喊我的声音了。”许诺的笔停在自己被推倒的地方,努力回忆着当时的情形:“他的声音不大,我能听见的话,一定站得不远。”

“恩,根据声音传播频率和效果,以及当时的环境来判断,他离你的距离不会超过100米。”张庭分析说道:“那么,按方位来看,他是从这里跑过去的,推倒你后,应该是这个路线。”

张庭从许诺手上拿过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圈。

“你把纸拍下来发给顾子夕,让他去警局再看一遍录像。”许诺点了点头,看着张庭说道。

张庭拍了图纸发给顾子夕后,便即给顾子夕打了电话,对于许诺,不由得心生佩服——在那样危险的情况下,仍能将现场回忆得如此清晰,这样的冷静当真是连许多医生都做不到。

在张庭挂了电话后,许诺轻声说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肯定是让他接受不了的事情,小孩子会在这时候寻找安全感。所以我想去他以前住的别墅找找。”

张庭眸光一闪,点了点头:“我去,你现在状况不太好,先休息。”

“你觉得,我能安心休息吗?”许诺苦笑着摇了摇头。

“强迫自己也得休息,有一个人去就行了,你去是多余的。”张庭看着她严肃的说道。

“事情因我而起,怎么会是多余的。”许诺摇了摇头:“一起去吧,你开车,我在车上睡会儿。”

“子夕他……”张庭仍然不同意。

“他会理解的,那是我儿子。”许诺淡淡说道。

“那好吧。”对于这个理由,张庭倒是不好再拒绝,推着她到停车场后,将她扶到了车里,在发动车子前,给顾子夕发去了信息。

车子摇摇晃晃着,许诺只觉得头痛欲裂,在用手揪着头发许久之后,只得闭上了眼睛。

…………

顾梓诺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在看见远处山上亮着灯的别墅时,眼泪突然的又流了出来。边哭边往别墅跑去,直到一条旧识的狗朝他扑上来,他突然破涕为笑,与那条毛色许久未经修理,看起来仍威风凛凛的狼狗翻滚在地上,闹腾起来。

“皮亚,我们搬走后,你们一直在这儿吗?”

“皮亚,我好想你哦,可是我一直在法国,都见不到你。”

“皮亚,我不想回家了,我们两个在一起吧,你不会骗我对不对?”

“可能,我妈咪会担心我的,过几天我们去找她吧。”

“皮亚,我爹地有了许诺以后,就变了一个人,变得……温柔了,却不讲道理了;变得爱笑了,却狠心了。”

“皮亚,他们说许诺是我亲生妈妈,就是从肚子里生出我的那个妈妈。可是,为什么她会不要我呢?为什么现在又要找回我呢?为什么又对我妈咪那么坏呢?”

“皮亚,我以前很喜欢她,可现在不喜欢了……”

顾梓诺跟着这条叫皮亚的狼狗去到花园一角的树下坐了下来,将头躺在皮亚的肚子上,看着天上的星星、说着没人能说的心理话。

皮亚偶尔伸出舌头舔着他的脸、他的手、他胖胖的胳膊,向小主人表达着他的想念与兴奋。

只是听见小主人声音里的忧虑时,明亮的眼睛里,也一片伤感。

一人一狗,在亲密的聊了好一会儿之后,顾梓诺终于累极睡去,而皮亚则安静躺在那里,将自己柔软而温暖的肚皮给他当枕头。

在张庭和许诺走进花园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一个打着呼噜的小人儿、一条睁着忧郁眼睛的大狗,一人一狗、一睡一醒,看起来无比的和谐、又无比的温暖。

“麻烦你,抱他上车吧。”许诺轻声说道:“连狗一起,没问题吧。”

“应该没问题。”张庭立即使出手机给顾子夕打了电话后,便走到顾梓诺的面前,对皮亚说道:“皮亚,我带梓诺回家。”

“呜——”皮亚摇摇头,不同意。

“你也一起,行吗?”张庭笑着说道。

“嗷——”皮亚的眼睛陡然明亮,摇动的尾巴,轻轻扫在顾梓诺**在外面的小腿上。

“走吧,跟我上车。”张庭伸手将顾梓诺抱了起来,皮亚便摇着尾巴跟在了他的身后。

张庭刚将顾梓诺放到车上,顾梓诺便睁开了眼睛:“张叔叔?”

“恩,张叔叔带你回家。”张庭温柔说道。

“我不想回家。”顾梓诺抬头看见站在车外的许诺,倔强的说道。

“那先回张叔叔家?”张庭诱导着他。

“你和张叔叔回家,我现在住在医院。”许诺只觉得心里一阵猛然的刺痛,却仍只是淡淡的说道。

“我才不要你假好心!”顾梓诺看着她愤怒的说道。

许诺紧闭双唇,脸色一片惨白。

“梓诺,这样说话很没礼貌哦!”张庭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看着顾梓诺说道:“还有,无论什么原因,小朋友都是不应该离家出走的。何况,爸爸妈妈刚刚出了车祸,你说呢?”

“我看见他们检查完了,进了病房才走的。”顾梓诺委屈的说道。

“我记得你爹地教过你:男孩子遇到事情应该去积极解决,而不是逃避,对不对?离家出走,好象很没用的样子。”张庭看着他温柔而严肃的说道。

“我……”顾梓诺嘴微微一撇,一副想哭的样子,对着张庭软糯而委屈的说道:“我很难过。”

“那我们休息几天,再想想要怎么解决问题好吗?”张庭沉然说道。

顾梓诺只是用力的抱着皮亚,不再说话,却也不肯上车。

“等他爹地和妈咪过来吧,我先走了。”许诺的眸光微微闪动,眼泪溢满眼眶却又被她逼了回去——不是因为顾梓诺对她的讨厌,而是因为顾梓诺因为她这样的难过。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是什么样子?

一件质感的白衬衣、一条合身的小西裤、黑色的皮鞋、红色的小领结,一副小绅士的优雅模样,虽然不够活泼,却沉着懂事。

在遇到她之后,他离开了熟悉的国家、离开了一直疼她的妈咪、在父母分离的取舍里摇摆矛盾。

是她吧,让他的生活变得不再平静——有时候,当幸福不那么容易的时候,平静,又是何其珍贵。

许诺慢慢的走在下山的路上,纵然身体的每一个器官都在嚣叫着疼痛,只是这疼痛和心疼比起来,却不值一提。

“许诺,一起等子夕过来吧。”张庭守在顾梓诺的身边不敢离开,却又不忍见许诺就这样离开——或许他并不喜欢这个女孩,但她,其实也没做错什么。

“不用了,我去医院,晚上能见着的。”许诺淡淡说道,清然的声音被晚风逆送而来,显出几分凄凉与无助。

只是,在看到山间路上,疾驰而来的车时,她只得停下了脚步——既然他已来,她自然无法走。

只一分钟时间,车子便在别墅前的横路上停了下来,高大的顾子夕与纤弱的艾蜜儿同时推开车门,急急的走了出来。

艾蜜儿在下车时,脚步微微踉跄,下意识的抓向顾子夕的胳膊,却又迅速的收了回来,努力的站稳后,快速往顾梓诺站的地方跑去。

顾子夕在看见和皮亚抱在一起的顾梓诺时,长长的吐了口气,紧绷的脸也稍稍的缓了下来。

“回家。”站在顾梓诺的面前,顾子夕沉声说道。

面对顾子夕,顾梓诺不敢反驳,却又倔强着不肯答应。

站在山坡上的许诺,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顾子夕的沉怒、看着艾蜜儿的心疼、看着顾梓诺的倔强,心里那股空落的心慌,却发的重了。

她慢慢的朝着他们走过去,看到顾子夕朝她伸过来的手、朝她投过来的关切的目光,她只是轻扯嘴角,轻轻摇了摇头。

直到她定定的站在顾梓诺的面前,看着他倔强而讨厌的眼神,沉声说道:“我们母子,可能只有我生你一场的缘份。”

“所以,顾梓诺,再见。”许诺说完,慢慢倒退着往前走去。

“你是什么意思?”顾梓诺下意识的抱紧了皮亚,紧跟着往前走了一步。

“意思是,我决定不再做你的妈妈,你也不用为了有两个妈咪而为难、而难过。”许诺淡淡说道:“我能为你做的,大约也只有不打扰这一件了,其它的,你努力吧。”

许诺说完,慢慢的转过身去,任眼泪流了满脸、任顾子夕用力的握住她的手腕而不肯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