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86力不从心

袁雨作品 权少的新妻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086 力不从心

“许诺——”顾子夕伸臂将她圈进怀里,心疼的拥着她。

“先带顾梓诺回家,我头疼得很,先回医院。”许诺深深吸了口气,将眼底的眼泪全部收回,嘶哑的声音淡然平缓,似乎情绪从无波动。

“我送她回医院。”张庭走过来对顾子夕说道。

“你送蜜儿回去,我送她和梓诺。”顾子夕紧拥着许诺不肯松手。

“子夕,他还那么小。”许诺抬眼看着顾子夕,盈着泪的眸子里,是软软的请求。

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在她深邃而沉静的眸光里,低头在她的唇间轻吻了一下,低低的说道:“在病房等我。”

“恩。”许诺轻轻点了点头。

顾子夕这才慢慢的松开了手,许诺回头看了顾梓诺一眼,转身与张庭一起快步往车边走去。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头疼有没有异常?”张庭发动车子后,看着许诺问道。

“没有,走吧。”许诺扣上安全带,将头轻轻的靠在玻璃窗上,眼睛轻轻的闭了起来。

…………

“阿姨,帮我拿块蛋糕好吗?”

“你到底要不要帮我?”

“我觉得你不够礼貌。”

“阿姨难道不知道,这样直视着看人,更不礼貌吗?”

这是第一次见面吧,那时候的他,一本正经又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只是那第一次见面,他的眼睛便让她有一股久违的感觉。

…………

“你是叫许诺吗?”

“我已经这么有名了吗?”

“这次的广告片你能不和我爹地争吗。”

“为什么?”

“我爹地说,这次如果能拿到标王,就可以满足我一个愿望。所以,我想让爹地赢。”

“哦?那你有什么愿望?”

“阿姨,我今年四岁,我妈咪给我安排了高尔夫课、骑马课,我姑姑给我安排了商务礼仪课;但我不想学那些。我想上幼儿园、想有小伙伴。阿姨,你答应我好不好?”

“你四岁?”

“恩,我今年四岁,所以应该在幼儿园里,而不是在董事会上。阿姨,你说呢?”

“是,你爸爸妈妈太狠心了。”

“so?你答应了?”

“你父亲说过,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赢,他会为你做到的。”

第二次见面,他为了愿望、或者是为了顾氏的赢局而找她谈判,少年老成的样子,却依然有让人心疼的稚嫩。

若是他们永不知道彼此的身份,会不会一直这样无忧无虑的相处下去?

又或者,他们之间的问题,并不在于是否知道彼此的身份,而在于她想以母亲的身份去爱他、去待他。

若是她愿意放弃这个身份,仅以朋友、仅以后妈的身份呆在他的身边,或许一切都会不同吧。

…………

“爹地,你要不要帮许诺洗澡、换衣服、吹头发?”

“顾梓诺,你说什么呢?”

“你又不会照顾别人,那只有我爹地照顾你了。”

“顾梓诺,你听好了,我,许诺,今年二十三岁。哦,不,我虚岁二十四了,不需要别人照顾。”

“她不需要你照顾。”

“她是大人了。”

呵,是她太贪心了呵,若只是朋友、仅是后妈,顾梓诺待她,真的是极好的。

想起顾梓诺那时的天真来,许诺的嘴角不由得漫起一弯软软的笑意——顾梓诺,现在我们是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不过,那又如何呢,只要你,快乐就好。

嘴角的笑意还没有敛下,眼泪又浸满了眸子,顺着眼角慢慢滑落。

…………

“你现在,不适合有太多的情绪。”张庭看着她,轻声提醒着。

“不多,只有两种,开心与伤心而已。”许诺的声音淡淡的,与他初识时候的那个神采飞扬的女生,已完全不同——爱情,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已将你完全改变。

…………

“上车。”看着张庭的车慢慢驶了视线,顾子夕大步走到顾梓诺的面前,声音冷然而沉静,不带一丝表情。

顾梓诺搂着皮亚,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

“或者,你希望以后跟着你妈咪?”顾子夕淡淡的说道。

“当然不是,梓诺只是吓着了。”艾蜜儿的心里不由得一凜——他不要梓诺了?

“上车,我送你去你妈咪那里,你们共同生活一段时间。或许你觉得爹地对你要求太高,那你用另一种方式生活一段时间。最后要什么样的生活,由你自己选择。”顾子夕看着他沉声说道:“今天大家都累了,先回去休息,等你愿意和爹地说话的时候,我们两个谈一次。”

“好。”顾梓诺低低的应了一声,与皮亚一起上了车。

艾蜜儿在心里微微松了口气,与顾梓诺一起坐在了后排坐。

顾子夕不再说话,绕身上车后,发动车子快速的往市内开去。

…………

车子在江景公寓的门口停下来后,徒步走了几小时的顾梓诺早已撑不住疲惫沉沉睡去。

“或者你抱他上去、或者你拍醒他。”顾子夕坐在驾驶室里,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我……”艾蜜儿一时间弄不懂他的意思——是因为车祸所以不能抱梓诺吗?还是因为生梓诺的气了,不想再管他了?

“给你2分钟的时间,下车。”顾子夕淡淡说道。

“知道了。”艾蜜儿轻咬下唇,拉开车门下车后,将已经睡着的皮亚拍醒了,然后弯腰去抱睡着的顾梓诺,只是孩子睡着后,比清醒的时候要沉重许多,加上顾梓诺向来都不瘦——艾蜜儿好不容易把顾梓诺抱了出来,却又差点儿将他给摔着。

“妈咪?”顾梓诺被这么折腾了几下,迷糊的醒了过来。

“梓诺,我们回家,你可以自己走吗?”艾蜜儿轻声问道。

“好。”顾梓诺揉了揉眼睛,牵着艾蜜儿的手,踉跄了两步,又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看向车里的顾子夕。

“两天后我们会有一次谈话,关于以后你会跟着谁生活、关于以后你会接受什么样的教育、关于你和我、和许诺之间的关系。你想清楚,到时候我来接你。”顾子夕按下车窗,对着顾梓诺淡淡说完后,便踩下油门,快速往前开去。

顾梓诺睁大眼睛站在夜色里,突然有一种被人抛弃的感觉——他的爹地,因为许诺而不要他了吗?

许诺生下他就抛了他,现在爹地也不要他了吧。

“梓诺,我们先回去吧。”艾蜜儿伸手揉着顾梓诺的头,温柔说道。

顾梓诺只是定定的站在夜色里,直直的看着顾子夕车子离开的方向,心里生出一股莫明的难受。

“妈咪,我想和皮亚一起去流浪。”顾梓诺伸手抱着皮亚的脖子——他温暖的毛皮,能给他放心的感觉。

“顾梓诺,先和妈咪回家吧。”艾蜜儿轻叹了口气,牵起顾梓诺的小手,慢慢往单元里走去——今天一整天的事情,无论是她还是顾梓诺,都是前所未有的经历。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其实也是可以强悍的;她从来不知道,顾子夕居然会对顾梓诺动手;她从来不知道,一向懂事的顾梓诺会惹下这么大的事。

这世界有时候真的很疯狂,当一切都不能在原有的轨道上行走时,脱轨的危险,却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这样的顾子夕,让她很害怕;这样的顾梓诺,让她很担心;就算许诺放手,自己也不可能再回到从前。

在她把顾子夕推到代孕这条路上时,一切,都不可再回头。

艾蜜儿忍着浑身的疼痛与心脏的难受,帮顾梓诺洗了澡,哄着他睡着后,便直直的在他床边躺了下来——她实在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

那条叫皮亚的狼狗,也在她的身边躺了下来——两人一狗,很有些相依为命的感觉。

第二节:子夕,求你不要放弃

【医院】

顾子夕回医院的时候,许诺已经睡着了。

一场危险丛生的车祸,原本撞得人浑身的骨头都散了架,只是在顾梓诺离家出走的惊慌里,他们都忘了车祸的危险、忘了浑身恨不得死去的疼痛。

“许诺。”顾子夕软软的坐在床边,伸手拨开她额间的发尾,看着她沉静的脸,心里只觉得一阵无力——想给她幸福,原来竟是这么难。

如果没有遇到我,你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如果没有遇到你,我现在又会是什么样子?

或许,你还是那个想起过去时就伤心自卑,在平里却自信张扬的少女;而我,还是那个沉溺于过去不可自拔,依然与蜜儿保持着这可有可无的婚姻的行尸走肉。

“许诺,既然幸福没有办法变得容易,请你和我一起坚持。原谅我的自私,就算让你受伤,我也不会放手。”

顾子夕俯下头,将脸轻轻贴在许诺的脸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直到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两个人仍是大半天的时间都用来做各种检查了,然后是向交警提供事故现场的笔录。

做完笔录后,公司那边的王伟、洛简、林晓宇、杜语微、谢宝仪都陆续过来,美其名曰看病人,带的不是营养品,都是各式的文件。

最后便将医院当成了现场办公地点——而林晓宇更是聪明的连顾子夕的电脑都带来了。只是在看到他只有一只手能动时,心里不禁有些不忍。

“给我。”顾子夕把手伸向她。

“哦,我帮您开机。”林晓宇忙将电脑放在他面前,打开上盖后,帮他开机。

“开始吧。”顾子夕点了点头,一只手操作电脑,看起来也十分的熟练。

…………

“大小姐正式接管公司的消息,在公司上下都传开了,也有记者打电话向公关部求证。”

“媒体方面呢?”

“目前我们没有确定的消息放出去,各媒体也只是猜测,但在股市上的表现,影响非常大,就这两天,连续下跌6个点。”

“很好,把我车祸的消息再发布出去,从侧面证实大小姐接管公司的消息,让股票跌得更历害些。”

“好的。”

“夫人来过公司一趟,问股份转赠的事情,我拿股东意见书给她签字,她看了一眼没有签。看起来很不高兴的样子。”

“她不高兴影响整体操作吗?”

“是,我知道了。”

…………

“客户那边你还能去吗?”

“可以,按原计划,晓宇这次一起,记得带着医药箱。”

“好的,我一会儿就去找张医生学习换药和包扎。”

“那倒不必,有药就行。”

“哦。”

林晓宇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套间那边,**躺着的许诺,不禁偷偷吐了吐舌头。

…………

“这是华南、华东、华中的市场方案,线上按原计划,线下以增加堆位为主。所有线上的广告,全部等到新公司的发布会后再上。”

“可以,向各大电视、网络媒体把时间段先谈下来,定金可以先付一些,否则等到我们要做线上时,不一定有合适的时间段。”

“我知道,正在看各媒体下半年的节目表。”

“上次卓雅用的体验馆的模式,在品牌授权的区域,可免费为授权商做一场。具体细节、要素,你请许诺帮你。”

“许诺?”洛简抬头看了一眼隔壁**的许诺——还在睡着没醒呢!

这个总裁,这么严重的车祸,他自己是个工作狂了也就算了,居然拉着老婆为他卖命。

“恩,你先做计划吧,有什么问题直接给她电话。”顾子夕淡然说道。

“好的。”

“还有什么事?”顾子夕边翻着林晓宇带来的文件,边问道。

“上季度签下的三家海外品牌,首批订单的货品已经到了。现在的卖场合同,正逐步更新为新公司名称。我的意思是,新公司不做发布和推广,但新品是可以做发布和推广的。”

“针对三个新产品,我会在这个月与三个品牌商确定线上线下的推广方案,在推广过程中,强化产品、弱化公司。”杜语微将手里的代理商品推广需求递给了顾子夕。

“先放在我这里,明天我给你回复。”顾子夕接过来大致翻了翻,便放在了手边。

“好的,我这边暂时没有其它工作。”杜语微在工作备忘录上记下明天要跟进结果后,点头说道。

“没有其它事情就散了,有急事给晓宇发邮件,晓宇甄选后转给我。有些事情可以交给大小姐直接处理。”顾子夕伸手按了按太阳穴,似是很不舒服的样子。

“那我们先走了,总裁注意多休息。”谢宝仪率先站了起来,习惯性的帮顾子夕将面前的资料和电脑都收好。

“晓宇去我家里一趟,把许诺的电脑拿过来。”顾子夕起身从抽屉里拿出门卡递给林晓宇。

“好的,我一会儿就送过来。”林晓宇不禁又看了睡着的许诺一眼,心里暗自腹诽顾子夕这个资本家连老婆都不放过,面上仍是恭谨的接过了门卡。

“宝仪抽时间去帮她买个新手机,就买她以前用的那种,再拿我的身份证去帮她补张手机卡。”顾子夕说着,将自己的身份证也递给了谢宝仪。

“用您的身份证?”谢宝仪接过顾子夕的身份证,疑惑的看着他。

“恩,她的手机卡是我的身份证办的。”顾子夕点了点头。

“好的,我这就去办。”谢宝仪点了点头,仔细收好了他的身份证。

…………

在所有人都走了后,顾子夕轻轻闭上眼睛,在头痛稍稍舒缓后,起身走到许诺床边,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在确认体温正常后,才在床边坐了下来,用那只能动的手,在她太阳穴上轻轻揉按着:“起来吧,我推你出去走走。”

许诺的睫毛微微抖动了一下,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顾子夕轻轻叹息了一声,伸手慢慢的将她微皱的眉头揉开,看着她熟睡的脸半晌,慢慢俯下头去、慢慢的噙住她的唇、慢慢的吮动浅吸、慢慢的探进去搅动着她沉默……

直到许久以后,许诺连声咳嗽起来,顾子夕才松开了她,看着她咳得满脸通红,边帮她顺着气边低声说道:“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你干什么呢?”许诺边咳边皱眉看着他。

“刚开完会,过来看看你。”顾子夕笑着说道。

“懒得理你。”许诺瞪了他一眼,用手撑着床面坐了起来。

“都睡了快二十小时了,再不起来,我就坐不住了。”顾子夕站起来,帮她将枕头塞到腰间,低头沉沉的看着她。

“或许你是王子,可惜我不是公主。”许诺看着他,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

“总也还是被我吻醒了,不是吗?”顾子夕慢慢的坐下来,用一只手熟练的倒了一杯水递给她:“现在想谈谈吗?”

许诺接过水杯,慢慢的喝着,半杯白开水,一直喝了十分钟才喝完。

“谈什么?”许诺双手紧握着玻璃杯,轻轻咬了咬下唇,低低的说道。

“许言手术之后,我们再生个孩子。”顾子夕从她手里接过杯子,放回到旁边的桌上,看着她,沉静的说道:“或许一个新的生命能转移你对顾梓诺的注意力;至于顾梓诺,作为顾氏的接班人,他会接受最好、也最严格的教育;至于感情,他不接受,我们谁也无法勉强。”

“再生一个孩子?”许诺的声音有些空洞,微眯着眼睛看着顾子夕说道:“顾子夕,如果一段爱情、一场婚姻,所有的人都在反对,我不想再坚持。”

“许诺——”顾子夕低声吼了起来。

“如果,只是你的母亲、你的姐姐、你的朋友反对,即便辛苦、即便难过,我觉得,我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

“可是,我们的婚姻,似乎永远也摆脱不了你的前妻;而同时,我们的婚姻,给顾梓诺带去太多的痛苦。子夕,他才五岁。”许诺轻轻吸了吸鼻子,低头看着自己放在被子上的手,低低的说道:“顾子夕,我们,挣不过命运。”

“什么是命运?我们分开事情又能怎么改变?我不会和艾蜜儿复婚、顾梓诺也只能跟着我们两个中的一个生活、你还是生他的妈妈,不可能因为不认而改变。”顾子夕看着许诺沉声说道:“人生没有一条路,是可以回头的。”

“而且,这件事情,也不是只有这一种解决办法——不逼他认、不逼他过我们安排好的生活,都是可以的,和我们的婚姻无关。”

“许诺,我以为我可以解决好一切;我以为只要我们相爱,幸福就是自然的事情。显然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很多事情,不是我们努力就可以有结果。所以许诺,对不起,原谅我还没有强大到为我们的爱情铺一条没有阻碍的路。可我还是请你站在我的身边,和我一起面对,好吗?”

“许诺,求你。”顾子夕伸出双手,紧紧的握住她的——那只被纱布缠得木乃伊一样的左手,也因为这样的用力,而让纱布挣了开来。

许诺低头看着他受伤的手,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闪动着,虽然决定了,心里却并不平静,良久之后,她慢慢抽出自己的手,抬眼看着他,定定的说道:“我从来不需要你为我们的爱情铺一条没有阻碍的路,可我却……”

顾子夕沉眸看着她。

“算了,让我再想想。”许诺掀开被子,打着赤脚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风景,不再说话。

“顾梓诺的事情我会安排,至于你,这几天好好休息,其它的不要再想了。”顾子夕慢慢站起来,沉沉的看了她一眼后,转身回到旁边的侧厅,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从黄昏到日落、从夕阳到黑夜,一个站在窗前、一个坐在桌边,没有人再说一句话。

…………

接下来两天,公司的人依然每天过来报道,讨论工作的进度,同时拿一些文件过来给顾子夕签。

许诺的电脑也给她拿过来了,她却根本就没有打开过;洛简试着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有接听过;每天只是按时治疗、按时吃药——按时站在窗边看着窗外。

似乎窗外的风景,已经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来病房的每个人都觉得她不对劲,只是他们看着顾子夕依然如常的工作,也不敢过多的猜测,只是每天汇报完工作、拿完签字的文件后,便快速的离开。

这天,又是黄昏,许诺站在窗边看了会儿风景,似乎想通了什么似的,回到床边,打开林晓宇给她送过来的电脑,打开邮箱开始工作。

“王导,新的曲子可以,直接编排进去。”

“其它都挺好,我没有其它意见。”

“没事,受了点儿惊吓,人没事。”

“你们辛苦了,下周我们把最终的方案确定下来,上报给市里后,我们都轻松一下。”

“恩,好的,我等你最后的成片。”

“好的,再见。”

挂了王志的电话,许诺看见顾子夕正抱臂倚在门口看着她。

“手都好了?腿也没受影响吧?”许诺放下电话,看着他微笑着问道。

“没残废。”顾子夕站直身体,朝她大步走过去,定定的站在她的面前:“不管你打定了什么主意,在我这里都行不通。”

许诺敛眸轻笑,轻声说道:“你残废了,我肯定不要你的。我还这么年轻呢,怎么能守着一个残废过下关辈子。”

“梓诺和蜜儿明天过来,一起坐坐。”顾子夕沉眸看着她,并不理会她的玩笑。

“对于顾梓诺,你怎么打算?”许诺抬眼看他。

“和所有的离婚家庭一样,愿意跟着蜜儿的话,顾梓诺所有的费用,我承担60%、她承担40%;每周末我会接顾梓诺回来住。至于上学的问题,由她决定并办理。”

“他愿意跟着我们生活的话,顾梓诺所有的费用由我一个人承担;每周未,她可以接过去住。上学和教育的问题,由我决定。”

“我不勉强他认你,但做为顾氏接班人该对长辈的礼貌,他必须全部做到。”

“就是这样。”顾子夕看着许诺淡淡说道。

“所有的离婚家庭?就是这样?”许诺下意识的重复了一句,半晌之后,才缓缓说道:“我知道了。”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很多事情都不能两全。既然如此,我只能选择随心。我是一个父亲、也是一个丈夫。”顾子夕伸手将许诺轻轻揽在怀里,继前天谈过之后,再次流露出无助、无可奈何的情绪来。

“恩。”许诺轻应着,心里却只是淡淡的苦涩——是一个父亲、一个丈夫、还是别人的前夫。

这个身份,让她坚持的爱情,变得尴尬而可笑。

第三节:蜜儿,力不从心

【江景公寓】

艾蜜儿在做了午餐、做了卫生、又给皮亚洗过澡后,又带着皮亚去宠物美容店修剪毛发,在回来的路上,被太阳晒得几乎要晕了过去。

回到家里,顾梓诺却又因为要给给她烧水喝药,而将手给烫伤了,正用冷水冲淋着,胖胖的小手,已是一片可怕的红肿。

“这样不行,快去医院。”艾蜜儿连气都来不及喘一口,便又拉着顾梓诺往外跑。

边跑还边埋怨着他:“梓诺,这些事以后不需要你做,你看,水没烧好,倒把自己给烫伤了。你爹地和许诺要是知道了,一定得埋怨死我。”

“妈咪,我怕你回来再烧水,吃药的时间就过了。”顾梓诺看着艾蜜儿小声说道。

“以后妈咪会烧好水再出门。”艾蜜儿叹了口气——对顾梓诺爱是一会事、在没有佣人的情况下,事事亲历亲为的去照顾他,她仍然有些力不从心。

“计程车——”

“哎——是我们先拦的呢。”

“这些人真没素质,明明是我们先拦的,却抢在前面上了车。”大太阳下,拦了有两三辆车,都由于他们速度太慢而没能抢上。

艾蜜儿低头看着顾梓诺红肿的手臂,在太阳下面,眼见就要起水泡了,心里不由得又急又燥:“顾梓诺,你别怪妈咪说你,你这样我可怎么见你爹地呀。”

“妈咪只是怕爹地骂吗?”顾梓诺沉着脸,眸光一片低沉。

“呃——”艾蜜儿微微一愣,没想到这孩子这么敏感,当下连忙说道:“妈咪当然是心疼你受伤,但你也知道,妈咪是想尽了办法才有机会见到你、有机会把你带在身边。现在把你给弄伤了,你爹地一定不肯让我继续带你的。”

“妈咪看起来很累。”顾梓诺看着艾蜜儿说道。

“是很累,但是为了顾梓诺,妈咪再累也心甘情愿。”艾蜜儿沉眸看着儿子,在又被抢走一辆出租车后,看着顾梓诺叹息着说道:“可是妈咪好象很没用呢,都害你受伤、害你晒这么久的太阳、害你连臭臭的出租都坐不到。”

“妈咪没关系的,一会儿拦了车,你在这儿站着,我跑过去抢。”顾梓诺看着艾蜜儿笑了笑,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转头之后,一双大眼睛紧紧的盯着路边。

果然,用顾梓诺的办法,他们终于抢到了一辆出租车——

“小朋友今年几岁?”

“五岁。”

“你很能干啊。”

“谢谢伯伯。”

顾梓诺小大人似的坐在副驾驶,回头给了艾蜜儿一个开心的笑容。

…………

只是,这种愉快的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当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下来时,艾蜜儿发现自己匆匆出门,没带钱也没带手机。

“你们不会是想坐霸王车吧?”司机一改他们刚上车时候的和善,脸色变得很难看起来。

“先生对不起,这孩子受伤了,我一急,出门就忘了。”艾蜜儿看了看医院里面,想了想对顾梓诺说道:“梓诺,我在这儿等着,你进去找张叔叔要点儿零钱过来。”

“哦。”顾梓诺皱了皱眉头,对那司机说道:“我叔叔是这里的医生,我现在就进去拿钱,你不许对我妈咪不礼貌。”

“行了行了,快去快去。”那司机不耐的挥了挥手,拿起手机看看订单,嘴里还嘟哝着自己这一耽误,又要少接好几笔单。

艾蜜儿站在车边,只觉得一阵难堪——离开顾子夕的照顾、离开佣仆成群的生活,她照顾自己还能勉强,再加上儿子,似乎真的是力不从心。

…………

“小朋友,你找谁?”

“我找张庭叔叔。”

“张医生现在手术上,找他有什么事吗?”

“我、我要找他借钱,我和妈咪坐出租过来忘记带钱了。阿姨你能不能先借给我,张庭叔叔回来,我请他还给你。”

“真的?”小护士疑惑的看着他,看见他手上的烫伤时,不禁皱起了眉头:“要不我先帮你处理手臂吧,你这情况,一会儿得起泡了。”

“我妈咪还在外面等呢,阿姨能先借钱给我吗?”顾梓诺睁大眼睛看着她,眼底一片焦急,却又觉得尴尬——他年龄虽小,可长这么大,也从来没遇到过这种窘事。

“这个……”小护士犹豫着。

“那您知道顾子夕住在哪间病房吗?他是我爹地。”顾梓诺突然想起,车祸之后,爹地和许诺是住在这里的。

“是你爹地呀,那我带你过去吧。”小护士忙说道,走前还给张庭发信息留了言。

…………

“怎么回事?”看见顾梓诺半条胳膊都是红肿的,脸上还流着脏兮兮的汗,顾子夕的眸子不由得猛然沉了下去。

站在窗边的许诺回过头来,看到如此狼狈的顾梓诺,心里不由得猛然一抽——怎么会伤成这样?

她伸手紧紧抓住窗沿,极力克制着想走过去的脚,只是担心的看着他。

“爹地,我和妈咪坐出租过来,没有带钱,她还在外面等着。”顾梓诺小声说道。

“许诺你带他去看医生,我出去看看。”顾子夕轻轻拿起顾梓诺的手,仔细看了看后,对许诺说道。

“恩。”许诺点了点头,快步走到床边,从柜子里拿了钱包后,转身看着顾梓诺:“跟我去?”

顾梓诺抬眼看着顾子夕,低低的应了一句:“好。”

“那走吧。”许诺将双手紧握成拳,却克制着自己没有去牵他的手,只是快步的走在前面。

见他们走远,顾子夕这才拿了钱包往外走去。

…………

“子夕,对不起,我正好有事出门了,梓诺自己烧开水,就、就、就烫成这样了。”在看着顾子夕冷着脸付了钱后,艾蜜儿站在一边怯怯的说道。

“你带了他三天?”顾子夕回过身来看着她。

“对不起。”在他的目光下,艾蜜儿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

“光爱有用吗?你是能为他提供更好的教育条件、还是能让他生活的舒适无忧、又或是给他最好的陪伴?”顾子夕轻哼一声,冷冷说道:“不自量力。”

“子夕,我……”艾蜜儿紧咬下唇,却无言以辩。

“进去吧,我有话和你谈。”顾子夕转身大步往病区走去,对于艾蜜儿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样子,已然是视若无睹。

…………

顾子夕与艾蜜儿回到病房时,许诺已经安排好医生来病房为顾梓诺上药。

“还好用冷水冲了一会儿,否则现在一定会起泡,小朋友真聪明。”

“上药后观察两天,如果不起泡,每天换药就行了。如果起泡,就要过来挑破,那样的话,可能会留下疤痕。”

“挑破?”许诺轻呼一声。

“主要是淋的时间不足,后面又晒了太阳,我看八成会起泡。”医生点头说道。

“我不怕的。”顾梓诺轻声说道。

“小朋友真勇敢。”医生帮顾梓诺打好包后,又叮嘱了几句要注意的事项,以及换药的时间,这才离开。

待医生走后,病房的气氛顿时显得压抑起来。

…………

“过去吧,我们谈谈。”良久之后,顾子夕看了许诺一眼,径直走到套房的另一边。

“梓诺,我们过去吧。”艾蜜儿签着顾梓诺的手,跟着顾子夕走了过去。

许诺坐在床边,看着他们半晌,才慢慢的说道:“子夕,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许诺!”顾子夕沉暗的眸子里,有着隐隐的无奈和怒气。

“你们聊。”许诺轻扯了下嘴角,拿起手机和钱包转身往外走去。

直到她的身影从里屋再也看不见,顾子夕才转过头去,眸光一直看着顾梓诺,却沉默着不说话。

一边的艾蜜儿轻抚着胸口,只觉得这样的紧张,自己的心脏不知道能撑多久。

“爹地昨天打你,你可以怪爹地?”顾子夕终于出声,艾蜜儿紧紧揪着的心,才慢慢平复一些,而顾梓诺只是紧紧抿着唇不说话。

“虽然你才五岁,可爹地从来没把你当过小孩子,所以,关于大人的事情,爹地今天一并都告诉你,最后怎么做,你自己选。”顾子夕看着顾梓诺淡淡说道。

“好,请爹地告诉顾梓诺:许诺为什么不要我?爹地为什么变得不讲道理?许诺为什么要欺负妈咪?”顾梓诺的眸子里,与顾子夕有着同样的冷静——远远超出他年龄的冷静。

第四节:许诺,我离开够不够

“听说梓诺找我?”张庭下了手术后,看到手机留言,便匆匆的赶了过来,却看见许诺正从走廊往这边走来。

“手烫伤了,整个手臂呢。”许诺低低的叹了口气,看着张庭,张了张嘴,却又欲言又止,只是轻轻的从他身边走过,慢慢的往外走去。

“许诺,你虽然是梓诺的亲生妈妈,但自他出生起,你一天也没带过。你和子夕强行分开他蜜儿,这对他有很大的影响,甚至会造成他的心理阴影。”张庭转过身去,看着慢慢往前走的许诺说道。

“其实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本来已经有了打算,可今天看到他被烫伤的样子,又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对不对。”许诺停下脚步,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张庭若有所思的说道:“张庭,你告诉艾蜜儿,我不和她抢老公、也不和她抢儿子,你让她理智些,不要把梓诺带在身边。”

“她没有能力照顾好梓诺。”许诺沉眸看着张庭,声音轻缓却坚定:“让子夕带着他,能给他最好的教育、最好的生活。他比艾蜜儿更适合照顾梓诺。”

“你的意思是?”张庭疑惑的看着她。

“你问她,怎么样才可以不将梓诺的爱和依赖作武器?怎么样才能放手让梓诺拥有更适全的生活?”许诺轻扯了下嘴角,慢慢转过身去,声音空洞而飘忽:“我离开,够不够?”

“许诺?”张庭不由得跟着上前一步,在看着她缓慢却决然的步子时,不禁又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