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87真像之后

袁雨作品 权少的新妻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087 真像之后

【病房里】

“你看到的许诺打你妈咪的照片,我已经发了视频在你的邮箱里,你晚上回家自己收了看,看过就好,不用给我回复。”

“至于许诺为什么生了你之后就失踪了,就是我说的这样。”顾子夕看着顾梓诺沉声说道。

“所以,许诺不是生了我、丢了我,是她根本没想过要我。你们原本就约好了的,她只负责生,然后把我送给你们?”顾梓诺抱着自己缠着纱布的手,看着顾子夕委屈的问道。

“可以这么说。”顾子夕点了点头。

“既然送出去了,就不要要回来了。”顾梓诺沉沉的低下头,心里是深深的难过——他出生的原因,原来是这样的。

“每个妈妈都是爱自己孩子的,但不是所有的爱,都有能力实现。”顾子夕站起来,走到窗边,看着窗外,良久之后,才转过身来看着顾梓诺,慢慢的说道:“她没有能力去爱你、抚养你,是她没用;所以现在她有能力了,也不敢名正言顺的要回这权利。”

“以后,她的身份只是我的妻子,你的继母,你做好一个继子的本份就好了。”顾子夕从窗边走回到桌边,看着顾梓诺说道:“虽然你才五岁,但你一向比别的孩子更早懂事,所以,我和你妈咪离婚后,你的监护权,我让你自己选。”

“你若选择你妈咪,你今后的教育和生活,就全权由你妈咪安排,爹地会和你妈咪一起分担你的教育和生活费。爹地和许诺也会征得你同意的情况下,与你一起过周末。”

“你若选择和爹地、许诺一起生活,你今后的教育和生活,就全权由爹地和许诺来安排,同样,你妈咪需要和爹地一起分担你的教育和生活费。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和你妈咪周末在一起。”

“你可以慢慢考虑,考虑好之前,你就跟着你妈咪。考虑好后,给我打电话。”顾子夕沉眸看了一眼他受伤的手臂,却仍是狠心的将他继续扔给艾蜜儿——她以为,抚养一个孩子那么容易?

她说许诺只生不养,他倒要看看,她有多大本事,能把孩子养好——离开顾家、离开那些照顾她的佣人,她连许诺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至于顾梓诺,难受是难免的,但他必须懂得,这世界上,没有一种得到可以无条件得到——包括母亲的爱。

许诺,首先是她自己,其次才是别人的什么人。只希望,许诺自己能明白这一点。

“顾梓诺,或许你埋怨,为什么你许诺生了你不养你、或许你埋怨父母给你安排了太多的课程、或许你埋怨父母为什么不像其它小朋友那样恩爱,以给你一个温暖的家。”

“你必须明白,生命所给予的,我们每个人都无法选择;而世界上还有很多的孩子:没有饭吃、没有衣穿、必须辛苦的劳作才能吃饱肚子。而他们的父母或许两三年才会回去见他们一次。”

“你必须明白,对于生命的给予,你得感恩许诺;对于生活的给予,你得感恩这世界。”顾子夕转身看着门外许诺走出去的那条长廊,似乎还有她的影子。

是的,感恩——他感谢这世界,在那样的相遇之后,还能让他们以相爱的方式重逢。虽然困难重重,但有困难总比不相遇好呵。

第二节:许诺,对梓诺的激将

许诺在门口,看见牵着顾梓诺手出来的艾蜜儿,朝她微微点了点头:“没开车吗?”

“放小区里被人划了,送4s店了。”艾蜜儿低声说道。

“哦。我帮你叫车吧,现在都是用打车软件预约的,所以你在路上看到的空车,不一定能拦。”许诺点了点头,低头用手机做预约单,一会儿之后,对她说到:“已经预约好了,20分钟后,你在前面这个站牌等就行。”

“好,谢谢。”艾蜜儿轻咬下唇,轻轻点了点头。

许诺看着她,好一会儿之后,对她淡淡说道:“能单独和你聊一下吗?”

“我……”

“不行。”

艾蜜儿还没答话,顾梓诺立即警惕的挡在了她的面前,一脸戒备的看着许诺。

许诺不由得苦笑,转眸看着他说道:“那我和你谈谈吧,可以吗?”

顾梓诺睁大眼睛瞪着她,好一会儿之后才点头说道:“那好吧。”然后转头对艾蜜儿说道:“妈咪,你先去车站等我,我一会儿就过来。”

“这个……”艾蜜儿犹疑不定的看看顾梓诺,又看看许诺。

“难道,你担心我对顾梓诺不利?还是担心我在他面前说你坏话?”许诺轻扯嘴角,脸上带着轻讽的笑意,看得艾蜜儿一阵狼狈:“那我先过去了。”

艾蜜儿伸手揉了揉顾梓诺的头发,转身慢慢往计程车临时停靠点走去。

…………

“你要和我说什么?”顾梓诺睁大眼睛看着她,心里有股酸酸的感觉,却又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在乎她的、也是希望她在乎自己的。

“你爹地和我说过他的安排,其实我并不同意他的做法。因为你才5岁,连半民事能力都不具备,更别说是完全民事能力了。一个没有民事能力的人,怎么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能力呢。”许诺看着他淡淡说道。

“我可以,我爹地也相信我可以。”顾梓诺冷着脸说道。

“五岁,是看见游乐场就不想上学的年龄、是看见动画片就不想看书的年龄、是能在家有妈妈陪着就不愿意上幼儿园的年龄。所以我真的很好奇,未来顾氏的五岁接班人,会怎么选。”

许诺的嘴角轻扯出一丝笑意,淡然的说道:“很明显,跟着你爹地,他不会安排你太多的商务课,但肯定会参加公司的商务活动。我想,对于五岁的孩子来说,挺难的。”

“我不要你管。”对于她的小瞧,顾梓诺不由得有些恼怒。

“我知道你不要我管,我也管不着你。看在我们曾经朋友一场,给你个提醒:若你选择和你妈咪一起生活,你不会有更好的学校读书,因为好的学校有资格审查:包括抚养人支付能力、社会地位、可持续性收入等等。”

“所以以你妈咪这种靠离婚赡养费生活的女人,怕是只能让你上社区幼儿园了。”

“至于她的身体,是否吃得消每天接送、做饭、洗衣服这些事情,我觉得你也应该考虑一来。”许诺微微一笑,抬眼看着站在路边,双手不停的扇着风——没有了佣仆成群、豪车代步的她,也不过是短短几天的时间,身上那股优雅的气度已经荡然无存。

看起来,也不过是个身体不好的普通妇女而已。

“顾梓诺,与爱的人朝夕相处,只是最低等级的爱;让爱的人生活得更好,才是真正的爱。希望你能明白,到底该如何选择。”许诺沉沉看了他一眼,转身慢慢往里走去。

走到一半,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又回头问他:“有坐计程车的钱吗?”

“……”顾梓诺的小脸胀得通红——那么讨厌她、对她那么凶,当然不能要她的钱。

“算我借你的,记得还我。”许诺轻叹了口气,从钱包里拿了200块递给他。

顾梓诺低头看着她递过来的200块钱,半晌,才伸手接了过来:“谢谢,我会还给你的。”

“懂得在现实面前低头,不错。我突然觉得可以相信你了,相信你能出最合适的选择,虽然你才五岁。”许诺微微一笑,转身往走廊深处走去。

“我会的。”顾梓诺用力的捏着钱,抬头看着许诺远去的身影,坚决的对自己说道。

“梓诺,车来了。”艾蜜儿的声音柔柔的响起,顾梓诺将钱放进口袋里后,快速的朝艾蜜儿那边跑去。

…………

“许诺……和你聊什么了?”上车后,艾蜜儿看着顾梓诺严肃的小脸,试探着问道。

“她说不同意爹地和我说的方案。”顾梓诺想着许诺的话,眉头不禁皱了起来——爱不是一定要在一起,而是要让爱的人生活得更好?

“妈咪,照顾我会不会很累?”顾梓诺抬眼看着艾蜜儿——他只想和以前一样,能总是见着妈咪,却从来不知道,只有自己和妈咪的生活,会是这么的困难。

五岁,要是能快些长大就好了,就可以真正的照顾妈咪,而不会让她担心了。

“不会呀。”艾蜜儿摇了摇头,看着顾梓诺思虑的说道:“许诺不同意你爹地的什么方案?不同意让你跟着妈咪,然后你爹地付生活费吗?”

顾梓诺摇了摇头,看着艾蜜儿说道:“妈咪,她的意见不影响我的决定。爹地既然让我做选择,当然是信任我能选好的。”

“那你是怎么想的?想跟着你爹地、还是跟着妈咪?”艾蜜儿小心的问道。

“现在我知道了爹地的意见、许诺的意见,还不知道妈咪的意见。”似乎顾子夕的信任、许诺临离去前的肯定,让顾梓诺突然长大了似的,他小大人一样的收集着身边每个人的意见,却又不让他们的意见影响自己。

艾蜜儿有些惊讶的看着他——这才多久,梓诺已在长大到可以自己思考问题了吗?

“妈咪可以想好了再告诉我。我知道妈咪最疼我。”顾梓诺很老练的说完后,便转头看前面的路。

“妈咪需要想想,怎么样才是对你最好的。你今天受伤又跑医院也累了,我们明天再聊这件事。”艾蜜儿伸出手臂将儿子轻轻搂住,低声温柔的说道。

“好。”顾梓诺软糯的应着,将头软软的靠在艾蜜儿的怀里,心里不由得涌起一股濡慕之情。

第三节:许诺,还是不舍

【病房】

“你回来了。”顾子夕抱臂站在门口,看着她慢悠悠的走过来,眸色一片沉暗。

“谈得怎么样?”许诺走到他的面前站定,看着他问道。

“把所有的事实都告诉他了,以他的年龄,能理解不容易,但好过一直猜测的好;至于选择,两种都对他的成长有利。”顾子夕垂眸看着她,冷静的说道:“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一切当然都是最好的;和她在一起生活,则能真正感受到生活的艰辛和不易,懂得自己得到的每一份爱和享受,都应该倍加珍惜。”

“好象很有道理。”许诺轻轻点了点头。

“‘好象很有道理’?什么意思?”顾子夕眉头微皱,似是能从她的话里听出不赞同。

“你应该比我更明白,从社会底层走出来的人,未来的发展再好,也难以融入到上层圈子里去。注意,我说的是上层而不是精英。”

“虽然和她一起生活,不至于是社会底层,但也决对是大众教育了。我想说的是,浪费了现有的资源,你觉得合适吗?”许诺看着顾子夕,心情有些复杂。

“我相信他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他是我儿子。”顾子夕微微一笑,伸手将许诺搂在胸前,看着她自信的说道:“要对自己的儿子有信心、也要对自己的老公有信心、更重要的是,要对自己有信心。”

“你刚才不是找他聊过了?”顾子夕低着头,看着她温润的笑着。

“她在他身边不是吗。”许诺沉眸看着他。

“她照顾不了他。”顾子夕笃定的说道。

“只是照顾的问题吗?”许诺轻叹着摇头:“好吧,我只是告诉你我的意见,最后到底怎么样,我也管不着。生了没管,现在就更管不着了。”

“许诺,有什么想法直说出来好吗?”看见许诺一脸萧瑟的样子,顾子夕只觉得一阵莫明的心慌。

“不是已经说了吗,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是真不明白?还是不想明白?”许诺轻哼一声,冷眸看着他。

“不是你想的那样,就算她想通过得到梓诺的监护权,来继续与我们纠缠不清,她也该明白自己没有照顾梓诺的能力、她对梓诺就算有利用,也还是有爱护的。她不会拿梓诺的前途去赌。”顾子夕看着她沉声说道:“你放心,这件事情不会有变化。”

许诺抬头看着他,直直的说道:“我确实不放心,因为确确实实的,顾梓诺的手被烫成那样了;因为你与她有十几年的感情,所以你对她有信心,而我没有。”

“我不知道她到底有多爱梓诺,自我认识她起,我看到的就是她对我的抵毁、对梓诺的利用。你要我怎么信她?”

许诺控诉的话脱口而出后,看着顾子夕深邃的眸子,不由得低下头,将额头狠狠的撞在顾子夕的胸口,无奈的说道:“对不起,她是什么样的人,不适合我来说。”

“我知道你看到顾梓诺受伤的样子,心里在担心、在心疼。你这样说她,也没什么不对。”顾子夕轻拥着她的腰,低头看她用力抵在自己胸前的额头,轻声说道:“不是我对她有信心,是我对梓诺有信心。明白吗?”

“好吧,你安排吧,和你们相比,我差了整整12年;与梓诺的相处,我也差了整整5年,我这是在瞎操心什么呢。”许诺摇了摇头,伸手推开顾子夕,挤着他的身体进了病房,扯着被子就倒了下去:“我要睡了,你别吵我。”

“怎么又要睡了,不是中午才起来吗?”顾子夕皱着眉头走过去,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担心的问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你说呢?”许诺斜眼看着他。

“心里不舒服怎么能睡得着?”顾子夕低声轻笑,伸手拉着她坐了起来:“别睡了,睡多了也不好,给我讲讲你最近的计划。”

许诺的眸光微闪,淡淡说道:“计划不早就告诉你了吗?所有的事情都是不能等的,所以计划不变。”

“好,我和你一起送许言过去,然后一起回来,你陪我去跑客户。”顾子夕看着她说道。

许诺看着他,眸光微微转动,轻声说道:“随你。”

“那就这么定下来了。我们一起躺会儿,晚上出去吃饭。”顾子夕掀开被子上了床,拥着她在怀里,眸子里一片柔润。

在他的目光里,许诺闭上了眼睛,紧紧的靠在他的怀里,双手用力的拥着他——这个怀抱,其实是让人依恋的。

而从此后,或者再不能有这么一个人,让自己这样的任性了吧。

“顾子夕……。”

“恩?”

“……”

“什么事?”

“没事,就是想喊喊你。”

“别胡思乱想,这件事情马上就解决了。”

“顾子夕,你说如果我是你前妻,情况会怎么样?”

“胡说八道什么呢……”

“我是说如果麻。”

“真的要说?”

“要说!”

“如果你是我前妻,那你可惨了,你一定不可能再嫁出去了,一方面呢,珠玉在前;另一方面呢,我也不会让别的男人接近你,至于方法麻,似乎可以是很多的。”

“不知道是自信还是自大!”

许诺不由得低声轻笑,抬头看着他温润的脸,却又不由得叹息。

“那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不要胡思乱想了。”顾子夕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凑唇轻轻的吻住了她。

“喂,这是医院呢。”许诺轻轻推了推他。

“这也是我们私人的病房。”顾子夕轻应着,大手扳过她的肩膀,长腿将她的身体紧紧的锁在身侧,柔唇温温润润的吮吻着,那样的温柔缱绻着。

唇舌里的温柔、大掌里的温度,都让人贪恋。

…………

“咳、咳咳……”两声轻咳,顾子夕与许诺微微一愣,四目相对片刻,顾子夕轻轻的松开了她,拉着被子将她盖好后,坐起来看向门口——一脸尴尬、一脸鄙夷的站在门口的,正是郑仪群。

“你年纪也不小了,不知道进门要先敲门吗?”顾子夕轻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

“大白天的,也不知道克制,还有脸了?”郑仪群压低的声音里满是不屑的怒气。

“我在自己的独立病房,抱自己的老婆,哪条法律规定不允许了?”顾子夕边穿鞋下床,边冷冷的说道:“你别告诉我,你和你老公只在晚上亲热;那我真要怀疑,有些事,兰姨是怎么看到的,难道她有夜视眼?”

“顾子夕,你别太过份了!”郑仪群不禁低声怒吼。

“郑女士,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才会看所有人都是这样。我想,你真的该反省了,否则在你和你老公的教育下,我那小弟弟的眼里,怕是从小都要看尽人间的丑陋与肮脏了。”顾子夕气定神闲的站在她的面前,看着气得脸色白发的样子,不禁冷笑:“说你一句就受不了了?你可有想过,你这副高高在上的嘴脸,别人可受得了?”

“跟我出来,公司的事情我要问你。”郑仪群只觉得再说下去,她的肺都要被气炸。

“许诺,我出去一下,你先睡会儿。”顾子夕转身对一直睁着眼睛看着他的许诺说道。

“去吧。”许诺轻轻点了点头。

“恩。”顾子夕轻应一声,回过头去对郑仪群说道:“出来。”说完便抬脚往前走去,在走到郑仪群面前时,与她错身而过,眸色仍是一片冷淡。

郑仪群恨恨的看了许诺一眼,扭头快步的跟了上去。

…………

许诺轻轻叹了口气,从**坐了起来,拿起手机给季风打了电话过去:“季风啊。”

“还好呢,死不了。许言不知道了吧?”

“恩,顾子夕让人把新闻给压下去了。”

“可以的,我这两天感觉还好,按时出发没问题,就是坐飞机有点儿怕呢。”

“呵呵,开玩笑的,行李什么的你准备,我到时候直接到机场。”

“这个……顾子夕这边,他最近忙着呢,出院后马上要走市场,没必要跟着我跑这趟。再说,许言的事情,我习惯自己来。我怕依赖惯了,以后会甩不掉。”

“什么呀,你是外科医生,不是心理医生吧,还挺能胡说八道的呢。”

“好了好了,就是和你叮嘱一声,在许言那边别说漏嘴了;在顾子夕这边你也别联络了。”

“告诉我们许大小姐,本小姐这次的作品,绝对拿奖。纽约展播的那天,给她个惊喜。”

“恩,再见,明天见。”

放下电话,许诺脸上的笑容慢慢敛了下去——再见,明天见。

再见,可还要再见?

第四节:梓诺,一夜之间的长大

【江景公寓社区,艾蜜儿家里】

“梓诺,对不起,本来说好妈咪做饭给你吃的。”艾蜜儿边开门边对顾梓诺说道。

“妈咪今天太辛苦了。”顾梓诺小大人似的安慰着艾蜜儿。

“妈咪不辛苦,是妈咪没用,害你受伤。”艾蜜儿看着顾梓诺懂事的小脸,眼圈不由得微微的发红。

“妈咪我想回房间休息了。”顾梓诺心里惦记着顾子夕说的视频,所以边和艾蜜儿说着,边往房间跑去。

“梓诺……”艾蜜儿担心的看着他。

“妈咪,我永远爱你。”顾梓诺回头给了艾蜜儿沉静的笑容,纯澈的眸子黝黑而深邃,让人无法对着这样一双纯真的眼睛,还能有什么狭隘的想法。

“顾梓诺,妈咪、永远爱你。”面对顾梓诺这张与顾子夕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还有他那双深邃而纯真的脸,她几乎下意识的有了些怯意。

“我知道了,妈咪晚安。”顾梓诺纯然而笑,回头急急的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

顾梓诺反手关上门,急切的拉开椅子、打开电脑,熟练的将视频下载下来后,双击打开视频,双眼紧张的盯在上面——

画面上是一间咖啡厅,光线不是很好,整个画面看起来却很清晰;画面上,许诺穿着一套浅色休闲服,不似她平时职业装的干练打扮,看起来比在办公室的时候温和了许多。

妈咪则穿着惯常的湖水蓝的亚麻长裙,一如既往的温柔美丽。

“许诺,对于刚才用这种办法骗你过来,真是对不起……”

只是,在听到这句话时,顾梓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是妈咪骗许诺过去的?为什么?

……

“对于上次我害你被梓诺误会的事情,我非常抱歉。我承认我嫉妒你,曾经那么爱我的子夕,现在的眼里只有你一个。”

“我也承认,我想破坏你们、想破坏梓诺与你的关系。但是我却错了,对于相爱的两个人,别人越是破坏,他们就会拥得更紧……”

…………

顾梓诺的小脸绷得紧紧的、眼圈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原本放在鼠标上的手,也慢慢收了回来,任视频慢慢的往下播放——看到许诺的冷然强势、看到艾蜜儿的低语软言,他只觉得非常的难过。

许诺是强势的,看起来很凶的样子、说话咄咄逼人,妈咪是带怯的,这怯意里,却有着心虚。

妈咪,事情是她说的那样吗?

妈咪,你不是为了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用我来绊住爹地吗?

不,不是的,一定是许诺胡说的。

顾梓诺紧咬下唇,在看见艾蜜儿将手中的咖啡淋到许诺头上时,不由得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妈咪!”

接着,她说的那些话,好难听——她真的是妈咪?

没有错啊,许诺打了她了,许诺说:“艾蜜儿,我告诉你,我许诺从小到大,还没有被人欺负的经历。别仗着你有心脏病我不敢动你,你就算心脏病发死了,我tm今天也要揍你。”

她说这话的样子,和那次在幼儿园骂老师的样子一模一样,那么凶狠、那么无所顾忌——那么生气难过。

…………

说起来许久,放起来也不过十分钟不到而已。

而于顾梓诺来说,心里那个温柔优雅的妈咪,突然间变成了一个面目可憎的悍妇;那个总是盛气凌人的许诺,居然被骂又被泼;

为什么会这样?

是因为她抢走了爹地,妈咪一伤心,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不要,不要妈咪变成另外一个人。

顾梓诺紧咬下唇,拉开房门,看着一直站在门口的艾蜜儿,伤心的说道:“妈咪,你不要变成另外一个人,好不好?”

“梓诺,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咪不对,妈咪嫉妒许诺,妈咪怕许诺抢走你爹地、又抢走你,妈咪就什么也没有了。”

“梓诺,妈咪以后再也不会了,她是你亲生妈妈,她会好好儿爱你,你也好好儿爱她。妈咪一个人,没关系。”

艾蜜儿搂顾梓诺,低低的哭泣起来。

“妈咪,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妈咪,你以后不要找许诺麻烦。许诺有爹地,你有我,好不好?”顾梓诺看着艾蜜儿,小大似的语气,似乎一天之间,他已经成了一个能担当的小小男子汉,而不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

“好、好、妈咪知道了,以后不会了。”艾蜜儿用力的点着头——梓诺没有因为她的错误而排斥她、埋怨她,她已经很知足了啊。

五年的朝夕相处、从第一声啼哭到第一次走路的陪伴,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胜过了亲生母子了!

梓诺,对不起,妈咪不该利用你,以后,妈咪再也不会了。

梓诺,你爹地我已经不要我了,你一定、一定不能离开妈咪!

艾蜜儿紧紧搂着顾梓诺,激动的情绪里,对儿子的占有欲却更盛了。

…………

帮顾梓诺放好洗澡水,帮他洗了澡、换了手上的药后,看着躺在小**的他,一脸的疲惫与沉默,艾蜜儿只觉得心疼、又觉得心慌——儿子对她,是真的完全没有责怪吗?

“梓诺,睡吧,今天很累了呢。”艾蜜儿凑过唇去,在他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说话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似水。

看着她温柔的模样,顾梓诺迅速的闭上了眼睛——他真的没有办法,把眼前这个温柔的妈咪、和视频里那个说话恶毒,端起杯子就泼人的妈咪联系在一起。

许诺,都怪你,你还我那个漂亮温柔的妈咪。

…………

原本只是为妈咪受委屈而愤怒,现在却为了妈咪是个两面人而伤心不已。

顾梓诺闭着眼睛假装睡着,直到艾蜜儿出去后,他才蒙着被子哭了起来——他再没有温柔美丽的妈咪了,他也再没有阳光帅气的许诺了。

只有一个爹地是没有变的了。

那他是要跟着爹地?还是跟着妈咪?

顾梓诺从**坐起来,拥着被子在黑暗里坐了许久,终于拿起电话给顾子夕打了过去:

“爹地。”

“顾梓诺还没睡?”

“我想好了,我以后跟着你生活。”

“好,既然决定了就好好睡觉。明天爹地过来接你。”

“谢谢爹地。”

挂了顾子夕的电话,顾梓诺捧着电话发呆,在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

…………

“许诺,我不喜欢你。”

“顾梓诺,我很伤心。”

“我不能喜欢你,因为我妈咪会嫉妒的。”

“我不怕。”

“我不喜欢她用咖啡泼你,热咖啡是会伤人的,你看我的手,好疼。”

“我不怕疼。”

“可是你有我爹地了,我妈咪只有我。”

“顾梓诺……”

许诺的眼神一片忧郁,突然间,她变成了一头长颈鹿,长长的脖子优雅而美丽,总是一个人在草地上走来走去,看起来骄傲却孤单。

“许诺,你快变回来。”

长颈鹿却似根本听不懂他的话,只是慢悠悠的往前走去。

“顾梓诺,妈咪带你去采草莓。”顾梓诺正要去追那长颈鹿,艾蜜儿戴着帽子、拎着蓝子过来了——奇怪的是,一向温柔的妈咪,蓝子里却放着一把猎枪。

“妈咪你会打猎吗?”

“不会啊,但是可以吓唬小动物的,谁敢咬我们梓诺,妈咪就用枪吓它。”

“看起来很可怕的样子。”

“顾梓诺,你是男孩子,怎么能说害怕呢,这枪以后就是你的武器,你自己要学会。”爹地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拿起猎枪就塞进了他的手里。

“我不要,我手疼。”顾梓诺大叫,猛的一下坐起来——原来是做梦动得太历害掉到了地上,被开水烫伤的手,正被压在下面,疼得他直咧嘴。

…………

“原来是做梦啊。”顾梓诺呆呆的坐在地上,想着梦中的情形那样真切——变成长颈鹿的许诺、拿着猎枪的妈咪、严厉的爹地。

“我爱爹地,我和爹地在一起。”顾梓诺潜意识里不再提起两个本应该最亲密的人——潜意识里,他是不希望她们之间有战争吧。

第五节:许诺,一往情深不敌现实无奈

【第二天,医院】

“顾梓诺昨天半夜给我打电话。”顾子夕看着半躺在**的许诺说道。

“他?怎么说?”许诺的神情微微的紧张。

“选择和我一起生活。”顾子夕咧唇而笑。

“真是你儿子呢,都被你算中了。”许诺暗自长长吁了一口气,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当然是我儿子。”顾子夕笑着,看着她轻声说道:“这下可放心了吧?”

“恩,放心了。”许诺敛眸微笑,想了想问道:“你昨天除了和他谈跟谁的事情外,还谈了什么?”

“终于想起来要问了?”顾子夕笑着看着她。

“其它的不重要,他的选择最重要。”许诺轻扯了下嘴角,淡淡说道。

“恩,你是代孕生的他、蜜儿朝你泼咖啡的事,都说了。”顾子夕缓缓吐了口气,沉声说道。

“都说了?”许诺微微一愣:“他、能接受吗?”

“当我看到郑仪群的另一面时,我痛苦了整整两年——你心里最爱的人、你心里的偶象被打碎时,那种难受,无法忍受。”

“而梓诺,也要看到最亲爱的妈咪的另外一面。他比我那时候小,或许感觉没有那么激烈,但也会难过吧。”

顾子夕沉沉叹了口气,起身缓缓走到窗前,站在许诺经常站的那个方位,看着许诺经常看的那个方向,眸光一片黯淡——他曾经历过的那些痛,他的儿子,在这么小的时候,也要经历一遍。

顾梓诺,如果这些都是你该经受的,原谅爹地没有办法帮你挡去。

…………

“我去接他过来。”良久之后,顾子夕转身对许诺说道:“正要他的手要换药了。正好你明天要走,不管是否愉快,今天也可以多相处一阵子。”

许诺轻咬下唇,低低的应了一声:“你去吧。”

看着顾子夕拿了车钥匙快步走出去后,深深的吸了口气,拿起手机叫了出租后,便快速的换下病服,去卫生间稍事整理后,便拿着随身包匆匆出门。

…………

出租车没有刻意去跟顾子夕,只是停在江景公寓楼下咖啡厅的停车场里——看着顾子夕抱着顾梓诺下来、看着艾蜜儿带着怯意走在顾子夕的身边、看着艾蜜儿凑唇去吻顾梓诺,她的心里,不禁泛起一阵浓浓的不舍。

最爱的男人、最爱的儿子,真的要离开了吗?

许诺的眼底莹光闪烁,带着不甘看向艾蜜儿——她脸上的柔润与淡然,似乎又回到了初次相识的时候。

是啊,没有自己在他们父子的身边,她就不会嫉妒、就没有争夺、就没有利用梓诺的机会、就不会让梓诺受伤了吧。

顾子夕,别怪我,别怪我因为梓诺而离开你;

顾子夕,别怪我,别怪我依然做不到,在你去照顾她、关心她的时候,我可以浑不在意;

顾子夕,别怪我,别怪我心狠着盼着她死去、盼着她死去后你可以全心的对我。

所以顾子夕,再见。

再见再见。

“师傅,去机场。”

“好的。”

计程车司机打转方向,一脚油门,车子朝着顾子夕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

后视镜里,艾蜜儿站在车外朝车内温柔的挥着手——似乎,只是送丈夫和儿子暂时的离开一样,神情安详与泰然。

许诺的眼里,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汹涌而出——那样深刻的相爱、那样的生死不离,却依然敌不过现实的残酷、敌不过心魔的折磨。

顾梓诺,愿你此后平安快乐;

顾子夕,不是我没用、不是我要逃,是因为我知道自已无法和一个虚弱得随时都会发病、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的女人争。

…………

如果不能陪你到最后

是否后悔当初我们牵手

如果当初没能遇见你

现在的我在哪里逗留

所有的爱都是冒险

那就心甘情愿

等待我们一生中所有悬念

我一往情深的恋人

她是我的爱人

她给我的爱就像是

带着露水的清晨

我多想给她我的真

我心疼的爱人

我愿为她守候寂寞

就像这夜晚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