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88心疼子夕

Chapter088 心疼子夕

【医院】

“子夕,许言是今天的航班去美国,对不起,对你撒谎了。希望我的离开,能还给梓诺一个平静的、没有利用、没有欺骗的生活。”

“若我也曾带他五年,或许我能从容面对现在的一切;可是不是,我失去了和他最宝贵的五年,在对他的爱里,更多的是愧疚。所以现在,能做的哪怕再少,我也得去做。”

“我没办法心安理得的享受自已的爱情,而置他的感受所不顾;对不起子夕,或许是我不够爱你,所以在我们的爱情里,即便坚定不移,却不能奋不顾身。”

“所以子夕,或许我的离开是最好的,让你和梓诺的整个世界,就此安静下来;所以,再见。许诺留。”

顾子夕脸色阴沉的看着纸条,潦草的笔迹,显出写字人的匆忙——匆忙就可以不用脑子了吗?

我的世界已经安静了五年,之后的五年、十年、一辈子,都不再需要安静,你知道不知道?

顾子夕将纸条揉成一团扔进了旁边的纸篓里,伸手摸出电话,调出许诺的电话,看了半晌又按了取消。

“爹地,许诺出院了吗?”顾梓诺仰头看着顾子夕问道。

“恩,她有事去美国,过一阵子才回来。”顾子夕低头看着顾梓诺,沉声说道:“你记住,你可以不把许诺当妈妈,但她是继母、是长辈,以你的教养,你对继母该有的规矩、该有的尊重都要有。”

“我记住了。”顾梓诺认真的应着,心里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那个梦——许诺不要认自己了,许诺是伤心了吧。

“我相信你能做好。”顾子夕看着他的表情认真而严肃。

…………

在和顾梓诺聊了之后的学习和生活安排、以及处事的界限和要求后,见他有些困乏,便安排他在许诺的病**睡下。

因为他对皮亚突然生出来的依赖,顾子夕便也将皮亚一起安排在了**——果然,顾梓诺顺势搂住皮亚,睡着的脸上也露出了纯真而安适的笑容。

顾子夕看了儿子一眼,在心里沉沉叹了口气,起身走到垃圾桶边,将刚才扔进去的纸团又捡了起来,慢慢打开、仔细的看着——沉静下来,在字里行间,仍看出她的不舍与无奈。

许诺,难道你认为,我顾子夕在商场上的名声都是白来的?还是我对你太好,以至于你忘记了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既然这样,我们之间,不妨重新开始。

….………

【机场】

“就这么空着手来了?”看着许诺匆匆却平静的模样,季风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怎么?难道吃的喝的用的都要打包吗?”许诺开玩笑着说道。

“子夕很忙?”许言沉静的看着许诺,似乎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些东西来。

“唉,好吧,我投降,封你们两个为福尔摩斯好了吧!”许诺做出投降状,笑着说道:“他出了个小车祸,现在医院躺着呢。”

“怎么回事?怎么一直没听你说?”许言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不是怕你担心麻。”许诺皱了皱鼻子,帮季风拖过一个行李箱,边往里走边说道:“头部有皮外伤、左手轻微骨折、右手皮外擦伤,其它还好,没有后遗症、没有内伤。”

许言停下脚步,想了想说道:“我现在过去是做检查、排床位,离正式手术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季风自己也是医生,你去除了打打杂,也帮不上什么忙。”

“你什么意思麻。”许诺的眸光微闪,轻声问道。

“现在不是谈恋爱,可以任性自由。他是你老公,这种时候我觉得你应该陪在他身边。”许言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那不是特殊时期吗,我先陪你过去,把你安顿好后就回来了。”许诺扯着嘴角,勉强笑了笑说道:“本来他要陪我们一起去的,现在去不了了,他还懊恼着呢,哪儿能让我不去呀。”

“好了许言,我都到机场了,你还能赶我回去?”许诺扯起许言的手往里走,边走边说道:“你就争气点儿,过去体检什么的都一次性过,这样我就可以早些回来了。”

“我给顾子夕打个电话。”许言随着她走到安检旁边的等候区,淡淡说道。

“许言!”许诺不由得轻声低呼。

“我妹夫受伤了,我总得问一下吧。”许言朝她翻了翻白眼,自若的拿起手机,快速的拨了出去。

许诺站在那里,只觉得一阵紧张——她这是离家出走呢!还没上飞机就被老姐给破坏了。

…………

“喂?”

“是,在医院。”

“恩,这次不能送你。那边医生季风也熟,我也就放心了。一会儿把到的时间发给我,我让朋友去接你们。还有许诺,你告诉她……Jack在医院附近有一套房子,让她把医院的事安顿好后住过去。”

“没关系,回来的时候我去接她。”

“恩,一切顺利,我先挂了。”

放下电话,顾子夕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窗外渐盛的阳光,心里却没有该有的暖意。

第二节:子夕,从没想过要放手

【美国,某医院】

因为床位是预约好的,所以去了医院后,便直接办了住院手续。因为从等待手术到手术恢复期,时间并不短,医院也不可能有床位让你长住,所以事前,季风便已经托朋友在医院附近租了一个小公寓。

初到医院的前三天,都是季风陪着许言做检查,许诺在公寓里打理清扫,准备常住要用的日用品。

后面几天,白天许诺与季风一起陪着许言,晚上季风继续在医院陪着许言,许诺则回公寓呆着。

“Jack的房子已经整理好了,你离开美国前把东西搬进去。”

“我们已经租了公寓,就是医院的旁边,很方便。”

“第一,你不适合和自己的姐夫同住一屋;第二,这是之前决定和你一起去美国的时候让Jack安排好的,我不希望让我的朋友认为我是个对老婆不闻不问的男人,这样对以后的合作也有影响。”

“好的,知道了,我会和Jack联络。”许诺回了信息后,将电话扔在了一边,起身走到两居室公寓的窗边,窗外贴着墙壁的绿萝,爬满了整栋楼房,在这样炎热的夏日里,让人感觉到一片凉意。

这是在许诺离开后,顾子夕发的第一个信息,他没有责怪她的不辞而别、没有埋怨她的退缩放弃、也没有提及对她这个决定的意见——他只是平静的安排着原本该他安排的一切。

恍然间,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

手机叮的一声,许诺回头看了一眼,想要忽略,还是走过去拿了起来——显示的信息,是银行卡的资金到帐提示。

接着就是顾子夕的短信:“打款的这张卡,你记得交给许言,别又没头没脑的带回来了。”

许诺伸手揉了揉额头,关掉信息将电话打了过去:“顾子夕——”

“以后怎么样我们再谈,之前说好的事情,你可以假装忘了,我没这习惯。”电话那边,顾子夕的声音淡淡的,语气却并不友善。

“好吧,我知道了。”许诺只觉得语结,因为是自己不告而别的理亏,所以除了对他的态度感觉无奈之外,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出差的时间大约要十几天,顾梓诺的假期时间到了,你赶回来送他回法国……顾总,今天还是三种酒一起喝吗?”

顾子夕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边便传来林晓宇压得低低的声音。

“王总不习惯喝红酒,今天只点白酒。”顾子夕说话的声音变远,似乎是将话筒拿了开去。

“好的,我知道了。”接着是林晓宇的声音,然后是林晓宇离开的脚步声。

“我还有事,房子和卡的事情,回来前安排好。再见。”顾子夕的声音又重新清晰了起来。

“顾子夕……”许诺担心的喊了一声。

“……”电话那边顾子夕沉默着,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也在等着她将关心说出口。

“尽量少喝些。”许诺低声说道。

“我相信自己做事的分寸。”顾子夕淡淡的说道。

“我……对不起。”许诺知道他还是生气了——这气,生得还不小。

“不用和我说对不起,成年人要有成年人解决问题的办法。一走了之是什么意思?你要离开又是什么意思?”刚才还冷静的顾子夕,火气似乎一下子就窜了上来:“顾太太,做为你的丈夫,我可以包容你偶尔的小脾气、也能理解你偶尔的小任性,但是,希望你别把离家出走当游戏。”

“刚才的话你当我没说的,你想喝怎么喝就怎么喝吧。”许诺不禁也被他把脾气给说了上来:“我是你什么人?你把我当成是你的什么人?我管你干什么?”

“生这么大气干什么,老婆离家出走的是我,借酒浇愁的人也是我,你倒还先发起脾气来了。”顾子夕冷哼一声,淡淡说道:“我倒想问问你,你这一连串的问题,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理解了家人和情人之间的不同而已。”许诺说完便啪的挂掉了电话。

只是电话刚挂,顾子夕紧接着又拨了过来。

他不停的拨、她不停的挂,两个年龄加起来都五十多的人,这时竟象两个孩子一样,用这样幼稚的方式堵着气。

在许诺再次按下挂掉健,却手滑按成了接听键后,顾子夕在电话那边冷声说道:“你还是因为蜜儿?”

许诺握着电话愣住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不是都说过了,是为了梓诺的事情才见面的?知道你介意,但凡会让你不开心的事情,我都避免、都向你报备。”

“许诺,你说,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我到底要做到哪一步你才满意?”电话被挂掉太多次,重新接通电话的顾子夕,声音不由自主的提了起来。

“我……”

“你给我闭嘴!”没让许诺说话,顾子夕径直吼道:“许诺,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我那样的求你,你居然一声不响的走掉?”

“在你心里,许言重要、顾梓诺重要、甚至连艾蜜儿都是重要的,唯独我最不重要,是不是?”顾子夕的声音慢慢低了下来,比起刚才的大声怒吼,却更让人心酸。

“许诺,你记住了,你这辈子都没可能成为我顾子夕的前妻。”顾子夕说完后便迅即挂了电话。

许诺握着响着盲音的电话,心里一片酸楚——这段感情,是她负了他。

在这段感情里,他变得温暖柔软、变得妥协迂回、甚至低声下气的求她;而现在,她又把他变回到那个霸道、强势、甚至不择手段的顾子夕。

“顾子夕,是我不好,让你失望了。”许诺将手机和自己的身体,一起扔回到**,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睡梦里,总是反复出现顾子夕失望发怒的声音——他那样的强势,居然能强行进入她的梦里,告诉她:不许走;告诉她:他不许……

…………

早一秒不会遇到

晚一步就会走掉

我和你没有想到

能相逢不能拥抱

是命运开的玩笑

把回忆演到太好

爱上你无法脱逃

偏偏我得不到

用力的微笑泪忍住不掉

失去了你怕一生都不会再遇到

幸福还没到你已经走掉

原来爱情没有刚刚好

…………

第三节:许言,没有爱的孩子,学不会爱人

清晨,季风从医院回到公寓的时候,许诺其实睡下才不过三四个小时。听见他开门进屋的声音,许诺便即醒了。

“你睡吧,我换套衣服就过去了。”季风见好从**坐起来,便站在门口喊了一声。

“帮我把门关一下。”许诺轻应了一声,对季风说道。

“恩。”季风点了点头,伸手将门关上后,便去了旁边的房间。

许诺昏昏沉沉的又躺了十来分钟,还是撑着起了床。

…………

“许言昨天睡得还好吗?”许诺走到季风房间,帮他将换下的衣服拿了,准备扔到洗衣房去洗。

“还不错,状态似乎比在国内的时候还好。”季风神色轻松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看来这次手术成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许诺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不出意外的话。”季风转头看向许诺,面色沉静的说道:“一定能成功!”

“唉,你让Ann早些安排手术吧,我担心时间长了会有变化。”许诺抱着季风的脏衣服,与他一起边往客厅走边说道:“你说会不会?应该不会的吧?”

“不会,一定不会。”季风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沉声说道:“许言已经够苦了,老天该把这希望给她了。”

“是,一定的。”许诺用力的点了点头,与季风四目相对,眸子里流动的,是对未来的信心与希冀。

…………

两人一起去医院,在安排好当天的检查后,许诺便联系了顾了夕的朋友Jack。

“子夕安排的房子?”许言边吃检查前必须服用的药物,边问许诺。

“恩,过去看看。”许诺点了点头。

“姐姐说不管用呢,非得你老公亲自打电话才肯去?”许言笑着说道。

“本来就不是,要把你们住的地方安排好才过去,和他说好了的。

“希望是你说的这样。”许言吞下最后一颗药,抬头看着许诺说道:“有时候,所有的事情一个人抗着,对另一个人不是爱护,而是忽视。夫妻相处,共同承担是必要的。”

“就算是给对方添麻烦,那也是要添的。他们不怕你给他找麻烦,他们只怕你什么都一个人藏着不说。特别是顾子夕,不仅年纪比你大许多、个性也霸道,象他这样的人,你只管大胆依赖、只管放心把事情交给他处理。和他比谁更能干一点儿意义也没有。”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知道你们之间肯定有问题。而这问题,大概会在你这方面。”许言看着许诺不以为然的样子,不禁轻挑眉梢,一脸笃定。

“真以为自己是神算呢?”许诺皱了皱鼻子说道。

“我妹妹是什么德性我还不知道?遇强则强这一招,用在工作上可以,用在婚姻里不行。”许言轻轻摇头:“快去吧,约好了就别让人久等了。”

“哦。”许诺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包里掏出一张卡片递给许言:“手术费放在里面了,我怕走的时候忘了,就放在你这里。”

“拿人手软,吃人嘴软,为了姐姐的手术费,你也要姿态低点,恩?”许言大大方方的接过银行卡,看着许诺提醒着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先走了。”许诺摇头轻笑,转身快步往外跑去。

…………

“这样说合适吗?”季风皱着眉头看着许言。

“如果能让两个人不分开,什么理由都无所谓。我们两个从小相依为命、从小挣扎着活着。没有被爱过的人,怎么会懂得要如何去爱别人。”

“特别是许诺,象男人一样在外面撑了二十几年,你让她怎么学会象一个女人一样去爱?怎么学会用柔软的方式去处理夫妻间的矛盾?她不会。”

“顾子夕那样强势霸道的个性,就算天生会哄女人,那耐性也是有限的。与其分开之后再后悔,不如用这样的方式将他们绑在一起——总好过,两个硬梆梆的人,相互碰撞着受伤。”

许言深深吸了口气,伸手抱住季风的腰,将脸轻轻贴在他的小肚子上,喃喃的说道:“我妹妹要是个男人,会很历害的。”

“她是女人。”季风伸手轻轻揉着她的头发,低低的叹了口气:“一个爱她的男人,会教会她怎么去爱。你不也一样?”

“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自恋?”许言抬眼看他,两人四目相对,视线交缠中,有对未来生活的希冀,也有对接下来手术的担心——前几天体检的结果都很好,肾的提供者状态也不错,但手术前的检查越是顺利、他们的期待就越大、也就越担心。

因为季风是医生,他太清楚手术的不确定性和风险——这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万无一失的手术。

“许言,你怕不怕?”季风轻声问道。

“怕。”许言低低的说道:“虽然从小到大,有太多次想死掉的念头,可我终是舍不得许诺、舍不得你、舍不得这阳光灿烂的世界。”

“我妈走的那天晚上,天上的星星很少,整个夜色很黑。后来我一直很怕黑,我总觉得,黑暗能把我的亲人带走。所以,我不想去那边,那边一定没有阳光。”

许言的声音轻轻的,是季风从未见过的脆弱。

“不怕,手术一定会成功的。”季风轻轻拍拍她的肩,沉声安慰着她。

“恩。”许言的双手,越发抱紧了他。

第四节:许诺,心疼子夕

许诺给Jack打电话的时候,Jack说他正在公寓里等她。许诺站在这幢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公寓门前,仔细打量了一下后,便伸手敲了敲门。

门从里面打开,一个浅金色头发、蓝色眼珠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嗨,Shine,我是Jack,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我是许诺,谢谢你在这里等我。”许诺伸手与他握了握,客气的说道。

“有机会等美女,我很高兴啊。”Jack笑着将许诺请了进去,将钥匙交给她后,便即离开:“我下午还有个会议,就不陪你了。你慢慢看,有什么要添加的,可以打这个电话,她是这里的钟点工人,可以在下次打扫的时候帮你带过来。”

“好的,谢谢。”许诺还没坐下,便又将Jack送出门。

“哦,对了,顾说你喜欢阳光、喜欢花,我订了一些鲜花,大概今天下午可以送到。”已经走出去的Jack似乎刚想起这件事,又回头对许诺说道。

“谢谢你。”许诺站在门口,笑着点了点头。

“不用谢我,是顾特意交待的,没想到,顾在生意场上那么凶猛,对太太会这么温柔。Shine,你很幸福。”Jack朝着许诺伸了伸大拇指,笑着转身离去。

“我很幸福。”许诺轻叹了口气,边关门边自言自语的说道:“顾子夕,你是想告诉我,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吗!”

“我见过Jack了,他是个很风趣的人,谢谢你的安排。”许诺掏出手机给顾子夕发了信息过去。

抬眼看着满透着阳光的房间,不由得又为顾子夕的细心而感动——

说是一件老公寓,其实是一幢联排别墅,一共三套,每套三层。Jack带她进来的是正中间一套。

别墅的布局也很简单,一楼是客厅、厨房和一个旋转酒吧,外带一个花园相连的花房,除了装修不同,看起来几为一体;二楼是三间卧室和两个洗浴间;三楼有个工作间和一个健身房,占了一半的面积,另外一半则是和旁边一套房子连接在一起,改造成了一个空中泳池。当然,因为长时间没人住的原因,所以现在里面是空的。

“难道三套都没人住?”许诺微微疑惑,站在玻璃泳池边,四下里看了看——因为不在市区,虽然房子只有三层,视野却十分的开阔。

晚上若在这里游泳、喝酒、看星星,倒是件挺浪漫的事。

…………

许诺回到一楼,拿起手机,刚才发过去的信息,顾子夕到现在都没有回过来——是觉得她在说废话呢?还是昨天酒喝多了,现在在休息?

想起他昨夜的怒气,许诺担心他因为情绪原因,酒会喝得更多更猛,犹豫了一下,仍是给林晓宇打过电话去:“晓宇,我是许诺。”

“诺姐好。”电话那边,林晓宇的声音有些暗哑,似乎没有休息好。

“你和顾总昨天的应酬怎么样?”许诺微微一愣——晓宇不善喝酒,她都喝得嗓子哑了,可见顾子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顾总好历害啊,我喝了半瓶就吐了,顾总喝了三瓶!”林晓许的语气里充满了崇拜之情:“客户四个人,我们两个人,我只能对付半个吧。其它三个半,顾总一个人搞定的。”

“那他人呢?”许诺担心的问道。

“在酒店呢,我刚起来,还没去看他。”林晓宇说道。

“你现在好了吗?帮我去看看他,帮他准备点儿蜂蜜水,弄完了给我打个电话。”许诺轻声说道。

“我没问题,我现在就过去。”林晓宇连连点头。

“还有……”许诺停顿了一下,低低的说道:“别说我打过电话。”

“诺姐,你和顾总吵架了?”林晓宇敏感的问道。

“没有,他喝酒不喜欢让我知道。你先过去吧,记得浓茶或者蜂蜜,然后给我打电话。”许诺胡乱的解释后,便挂了电话。

…………

“喝酒不喜欢让她知道?是怕她担心吧。顾总其实是个温柔的男人呢。”林晓宇快速的梳洗完后,打电话给服务中心,叫了浓茶和蜂蜜水、还有专门的解酒药,然后要了顾子夕房间的门卡,这才去到顾子夕的房间。

“顾总,起来了吗?”林晓宇举手敲门。

“顾总,我是晓宇,我方便进来吗?”林晓宇继续敲门。

“进来。”里面终于传来顾子夕低哑暗沉的声音。

林晓宇推开门,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浓浓的酒味儿——天啦,光这酒气也能把人熏醉了吧。

“顾总?你还好吗?”林晓宇将房卡放在玄关的台面上,快步走进去,却没看见顾子夕。

“晓宇,过来扶我一下。”顾子夕沉哑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来。

“来了来了。”林晓宇快步走进去——顾子夕正坐在地上,马桶里、马桶边都是吐过的秽物。

难得他醉成那个样子,自己回来后,还知道到卫生间来吐——仅从这点看来,顾总就是个克制能力相当强的人呢。

虽然顾子夕现在的样子实在是狼狈,林晓宇对他的佩服之情,却更甚了。

“愣在那儿干什么呢?扶我起来,然后让服务员过来整理一下。”顾子夕将手伸给林晓宇,语气不耐的说道。

“哦,好。”林晓宇忙弯下腰来,吃力的将顾子夕扶起来后,拖着他回到卧室里,然后将他放平在**:“顾总,我现在让服务员来收拾,然后您喝点儿解酒茶,清醒一下再去洗澡。要换的衣服我会帮您拿在沙发上。”

“你先帮我把衣服拿出来,我现在要换。”顾子夕低低的说道。

“好的好的。”林晓宇快速走到衣柜旁,只是拉开柜子却没看到他的衣服,回头看了躺在**的他一眼,眸光微转,便又向外厅走去。

果然,他的衣服根本就还放在行李箱里呢。

林晓宇快速的找出他带的一套休闲卫衣,然后又去卫生间拧了个热毛巾,一起拿进去放在了床头柜上:“顾总,衣服和毛巾都在这里,我先出去了。”

“恩。”顾子夕轻轻点了点头,在听见房门关上的声音后,才强撑着从**坐起来,伸手触着还是温热的毛巾,心里不由得微微发疼——许诺,你为什么不在?

…………

顾子夕换好衣服后便又在**重新躺下,酒醉之后的头痛如排山倒海之势来袭,特别是他的头本来就才经过车祸外伤和撞击的,所以恢复得也就越发的慢了。

在外面等了半小时后,林晓宇试探着敲了敲门,半晌没有听到声音,便大着胆子推门而入——换好衣服的顾子夕,躺在**很难受的样子;地上扔的全是他换下来的衣服。

“昨天喝的时候,好象还好呢,怎么醉成这样。”林晓宇这才开始有些担心起来,拿出手机拍了顾子夕的样子发给了许诺。

“诺姐,顾总好象醉得挺历害的,在卫生间吐了一晚上,我过来的时候他还在卫生间的地上坐着呢。”林晓宇用浴巾将脏衣服包好后,抱着边往外走,边给许诺讲电话。

“你看看他有没有发烧,他头上的伤是才好的。”许诺的声音一片担心。

“哦,好的。”林晓宇放下脏衣服,又回到房间里,伸手探了探顾子夕的额头:“诺姐,好象不烧的。”

话刚说完,手便被顾子夕给抓住了:“许诺,你给我滚回来!”

“哎、哎,我是晓宇呢。”林晓定一个不稳,脚下晃了好几下才支撑着站稳了,没有倒到他的身上。

“许诺,回来。”刚刚还一片粗暴的顾子夕,这会儿又温柔起来,喊许诺的声音,竟还带着些软软的乞求。

“顾总……”林晓宇愣愣的看着顾子夕,不敢相信,那个虽然温柔,却更多时候霸道强势的总裁,居然也会有这样脆弱的一面。

“晓宇,你把电话放在他耳边。”电话那边,许诺大约也听出了这边的情况,低低的声音里,有无奈,也有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