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90微弱的转机

Chapter090 微弱的转机

一家三口,很难得象这样平静的围坐在一起吃饭,却都沉默着不说话。就连好久不来的张妈,也感觉到三人之间流动着的沉闷而压抑的气流。

她明显感觉到原本就不够活泼的顾梓诺,这次从法国回来后,更加内向了;原本活泼的许诺,搬到这里后,却变得和以前的蜜儿夫人一样忧郁沉闷了;而子夕少爷,原本在许诺面前已经变得正常起来,现在却又恢复到以前的沉默少语。

看样子,该是梓诺少爷的问题了——在子夕少爷和许诺结婚前,两人倒是相处很好;这一结婚,他就不高兴了。

唉,小孩子就是这样,也怨不得他,这孩子自小善良孝顺,看到自己的爹地宠着年轻漂亮的新妈妈,而自己的妈妈又病又可怜的一个人呆着,心里也真是怪不好受的。

“我吃完了,你们慢吃。”许诺放下筷子,对顾子夕和顾梓诺说了一句后,便站了起来。

“你先去洗澡,倒个时差,其它的事情我们明天再说。”顾子夕看着她点了点头。

“去法国的机票我还没定,一会儿你把顾梓诺的时间发在我手机上。”许诺的目光从顾梓诺的脸上轻扫而过,语气淡然的说道。

“谢谢许诺。”顾梓诺抬头看她,恭谨的说了声谢谢。

“不用谢。”许诺转身走到客厅,对正收拾客厅的张妈说道:“张妈,明天早上我做早餐,你中午再过来。”

“唉,好。”张妈连忙点头。

“我先进去了,你忙。”许诺拉着行李箱往房间走去,淡然的神色、疲惫的身影,与张妈第一次见着的时候,天差地别。

张妈叹了口气,拿着抹布回到餐厅,拉了凳子坐在顾子夕的身边,看着他小声说道:“子夕少爷,这房子虽然看起来好,我看风水是不是不好?”

“恩?”顾子夕抬眼看她。

“我觉得这房子的风水不利家庭和睦。”张妈煞有其事的说道。

“我找风水大师看过,没你说的那回事。”顾子夕笑了笑,低头继续吃饭。

“唉,旧公寓的时候可多好,一家人说说笑笑的。”张妈叹息着摇了摇头,收了桌上的空盘子,又去做厨房的卫生。

张妈收拾完厨房就走了,顾子夕和顾梓诺如往常一样,吃完饭后在书房下跳棋。皮亚懒懒的趴在顾梓诺的脚边,半眯着眼睛打着盹。

只是,父子两人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爹地,我这样对许诺,对吗?”顾梓诺手里捏着棋,犹豫着说道。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并没有太多的意见——人与人的相处,在于内心的接纳程度。若不接纳,也只能要求他维持表面的礼貌了。

虽然,这样的礼貌,会让许诺伤心难过——可人的感情,却无法强迫得来。

若他知道,为了让艾蜜儿做中间人,以缓和许诺母子的关系,会惹来这么一大摊子事,他是说什么也不会去做的。

在这个局里,似乎谁都没有错,却又似乎谁也无法解开这个局。

“要吃水果吗?”棋下了半,穿着睡衣的许诺端着一盘水果进来,盘膝在他们的身边坐了下来,将果盘放在两个人中间。

“好啊。”

“谢谢,不吃。”

顾子夕与顾梓诺同时应着,在顾子夕温柔轻快的声音里,顾梓诺只觉得自己的声音冷硬无比,他下意识的低下头,一副做错事的表情。

“你们玩儿,我先去睡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太折腾人了。”许诺沉暗的眸光微微闪过,脸上仍带着微微的笑意,在看了几步后,便起身往外走去。

“还下吗?”顾子夕看着顾梓诺。

“不下了,不专注。”顾梓诺明白顾子夕的意思,当下便弃了子。

“很好。”顾子夕点了点头,对于儿子现在的谨小慎微,他心里一样的心疼,但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个阶段也是必须的吧。

在照顾顾梓诺洗澡睡觉后,顾子夕回到房间时,许诺已经睡着了。

顾子夕坐在床边良久,却毫无睡意,原本想抽支烟,看了看许诺熟睡的脸,又将摸出的烟放了回去,轻轻叹了口气,脱衣上床,伸手将她搂进怀里——睡不着,也陪着她躺着。

清晨,许诺象一个老练的主妇一样,将家里的卫生全部打扫了一遍,花房里的花儿也浇了水,看着闪着露珠的花瓣在清晨的阳光里颤微抖动,平静的心情也有着淡淡的喜悦——若是生活能这样的平静安然,该多好。

许诺放下洒水壶,转过身来,顾子夕正站在花房的门口,最光斜斜的打在他的脸上,看起来有些陌生的感觉——印象中那个商人的顾子夕,早已不见了。

“怎么不多睡会儿?”顾子夕走过来伸手揽住她的腰。

“睡好了,自然就醒了。”许诺与他并肩一起往餐厅走去:“我去做早点。”

“我帮你。”顾子夕点了点头。

“你去喊顾梓诺起床吧,早餐很简单,三明治加煎鸡蛋,几分钟就好了。”许诺摇头说道。

“做好了再喊他。”顾子夕微微一笑,搂着她在灶台前站定,眸色低沉的看着她:“许诺,我多希望,每天早上起床,能看到阳光里的你、看到鲜花儿里的你、看到厨房你的你,那样的生活,才真实而心安。”

“是吗?”许诺微眯着眼睛看着他:“许言和我说,忍无可忍,接着再忍。可是顾子夕,如果这就是爱情的结局、这就是婚姻的意义,我真的做不到。”

“我不知道是因为爱情对我来说,没有生存重要?还是因为我看不到这生活的尽头?所以我能为了生存而忍、为了活下去而忍、却不能为了这份爱情能够开花结果而忍。”

“子夕,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把我逼成一个世俗而恶毒的女人。”许诺将头重重的低在他的胸口,痛苦的说道:“让我天天因着老公与前妻的见面而难受、让我在心里诅咒她早点儿病发死了,这让我觉得很可怕。”

“顾子夕,我真的害怕继续这段婚姻,自己真的会变成那样的人,最后,变得连我自己也不认识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顾子夕轻叹,伸手扶起她的脸,低头沉沉的吻住了她——窗外的阳光斜斜的打了进来,阳光下的拥吻,却带着几许苦涩。

他温柔的辗转吮动,带着缱绻的纠缠,没有了往日的霸道与侵占,似乎在用这样缠绵的方式,让她舍不得离去……

顾梓诺打着赤脚在房间门口已经站了很久,看着阳光里的爹地和许诺,他突然觉得这画面很美,但这美,却让他觉得自己是多余的——是因为自己的存在,所以让他们都不开心了吧。

在没有自己的地方,他们就可以这样开心亲密,而在有自己的地方,许诺就会冷着一张脸,好象不开心的样子。

顾梓诺转身将门关上,伤心的躺回到**,连他自己也没有弄明白——他到底是希望许诺喜欢他?还是希望许诺不喜欢他。

总之,他是不可能象从前一样喜欢她了,是她让温柔的妈咪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在妈咪面前那么凶,在爹地和自己的面前却这么温柔,他不喜欢。

妈咪也变得很凶,他也不喜欢。

“皮亚,你说,我们两个是不是多余的?”

“他们在卖房子的时候,把你都弄丢了,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也把我弄丢。”

“皮亚,你说为什么她们都会变呢?”

“皮亚,你会不会变呢?”

“皮亚,我们两个约好,永远都不变,好不好?”

顾梓诺抱着皮亚坐在**,用小手帮他梳理着一身威武霸气的长毛,说着只能对它说的话。

许诺不算熟练的做着早餐,顾子夕就抱臂靠在吧台边看着她。

“好了,可以喊顾梓诺起来吃早点了。”许诺将煎蛋端到餐桌上后,抬头对顾子夕说道。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转身往顾梓诺房间走去。

“顾梓诺,起床了。”顾子夕推开门,看见顾梓诺正坐在**和皮亚说着话,眸光不由得微微暗沉——这一大一小两个人,真的无法化解了吗?

“爹地早安。”顾梓诺跳下床,看着顾子夕轻声说道。

“早安,去刷牙洗脸,许诺已经做好早餐了。”顾子夕伸手揉了揉他的头,柔声说道。

“好的。”顾梓诺点了点头,一路小跑往外跑去——因着顾子夕与许诺的亲密,他似乎也下意识的与他拉开了距离。

在他的心里,似乎将许诺和顾子夕划成了一国,自己和皮亚、艾蜜儿划成了一国。

“皮亚,你也起床了。”顾子夕沉沉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趴在**的大狗,转身往客厅走去。

“早上好!”许诺看到顾梓诺出来,微笑着打着招呼。

“早上好。”顾梓诺眼珠子转了转,很绅士的走到餐桌边,对许诺说道:“谢谢许诺的早餐。”

“不用谢。”许诺笑了笑,将三文治和煎蛋、还有牛奶推到他面前,轻声问道:“那个,你的那条狗,它早餐要吃什么?”

“狗粮或骨头、或者肉都可以。”顾梓诺回头看了看站在客厅朝着他摇尾巴的皮亚,淡然说道。

“那你记得按时喂它,或者把他的作息时间写给我。”许诺点了点头,在顾子夕也过来后,便开始吃早餐。

她的话让顾梓诺不由得一愣——他还以为,她会亲自去喂皮亚呢。

正好,自己现在只有皮亚这么一个信任的朋友了,才不要让她亲近皮亚呢。顾梓诺皱了皱鼻头,低头快速吃着自己餐盘的早点,准备吃完了就去喂皮亚。

“狗能上飞机吗?”许诺突然问道。

“可以,只要有身份证、免疲证和专门的容器就可以。”顾子夕点头说道:“不过,是不是要运过去,现在决定了吗?”

顾子夕看着顾梓诺:“第一,你是否决定继续在法国上学,这样的话,你周未就不能同你妈咪见面;第二,大姑姑家有小宝宝,不适合养宠物。”

“我还是去法国上学,我还这么小,不能照顾妈咪,妈咪身体不好,我不想给她添麻烦。”顾梓诺看着顾子夕,黝黑的眼珠一片沉静的说道:“去法国后,我想住我们自己家,爹地你给我找一个家庭老师就可以了。你和许诺一周、或者半个月去看我一次。”

顾子夕认真的听他说完,点了点头:“既然你都想好了,那就这样。”

“谢谢爹地。”顾梓诺认真的说道,想了想,又转头对许诺说道:“谢谢许诺。”

“不用谢。”许诺轻声着,心里却为他这样条理分明的安排、为他这样客气生疏的态度,生生的发疼——是不是,看到自己,都会让他难受?

许诺的心里千回百转着,却知道——在知道了彼此的身份后,三人之间,再也回不到当初的简单快乐了。

第二节:谈话,是个无解的局

三人一狗的早餐后,顾子夕和许诺、还有皮亚一起送顾梓诺去儿童高尔夫球场上课。在皮亚跟着顾梓诺进了球场,顾子夕与许诺则在楼上360度全景休息区坐了下来。

看着皮亚一直紧紧的跟在顾梓诺的身边,在他击出球去后,又飞快的跑去帮他捡球——一人一狗,那画面相当的和谐唯美。

“还是狗好,不管你遗弃它多久,它对你依然忠诚如初。”许诺边搅动着杯里的咖啡边若有所思的说道。

“狗的寿命只有15年。”顾子夕看着许诺,淡淡说道。

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一时间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所以人和狗本就不能拿在一起比较,这样说有什么意思。”顾子夕转过目光,看向楼下教练场上的顾梓诺,发现没有自己和许诺在身边,他整个人都轻松自如了起来。

“我们的事情,给他很大的困扰。”许诺顺着他的眼光看下去,轻声叹息着说道:“别对我说,他这样的出身就必须经历这样的成长之痛,有些事,是可以避免的。”

“我们谈谈,说说你的想法。”顾子夕看着许诺,认真的说道。

“我……”许诺看着顾子夕,张张嘴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低下头无意识的搅动着杯里的咖啡,半晌之后,才慢慢说道:“只要我在一天,艾蜜儿就不会放弃对这个家庭的纠缠——明性的、暗性的,有哪些手段、哪些方法,我想你会比我清楚。而夹在这中间最为难的,就是顾梓诺。”

“若他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味的向着妈妈,也就算了。偏他太懂事,他也想两全,希望艾蜜儿和你都能快乐,所以我们交往的期初他能够接受我;而现在,显然艾蜜儿所做的功课起到了作用,以至于这个五岁的孩子,居然矛盾挣扎起来,不能完全的表达自己的心情。”

“顾子夕,你不觉得他这样很可怜吗?他才五岁。”许诺深深吸了口气,接着说道:“更让人难受的是,我们三个的关系不改变,他的这种情绪将一直持续下去,你觉得他还能健康的成长吗?”

顾子夕深深吸了口气,沉沉的看着许诺:“好,这是一个问题,那么第二个。关于你自己的。”

“我自己。”许诺微眯着眼睛看向阳光的远方,半晌才说道:“你说的话、许言说的话,我想了许久,我还是说服不了自己。”

“你每个月关注着她的病情发展、用药情况、检查结果,真的让我很难受。这对你来说,只是十多年来的习惯,可对我来说,在我丈夫的心里,有个女人是如此重要。”

“对于你来说,他是前妻,你只是例行关心;对于我来说,她在分享我的丈夫。”说到这里,许诺一阵苦笑:“你看,现在我真的明白了她的心情。所以她对我有多恨,我想我是了解了。”

“OK,还有没有其它问题?”顾子夕沉声问道。

“怎么,你认为这两个问题还不够?非得再发生一次顾梓诺离家出走的事?非得你再次和她搂抱在一起,这才算严重?”许诺压低声音,而情绪显然比声音更现压抑。

“之前送蜜儿去日本的计划不变,以后梓诺只是周末与她电话联系;以后她的一切信息我不会再关注——除非,她死。”顾子夕看着她沉声说道:“她再可恶,死了,也得有人办后事。”

“就算,她抚养梓诺一场的回报。”说到这里,顾子夕的心里也有着淡淡的伤感——他理解许诺的情绪,他也愿意狠心放下对蜜儿所有的责任,只是,连死都不管,他真的做不到。

“我明白了。”许诺轻轻点了点头,端起咖啡轻啜了一口,转眸看着教练场上的顾梓诺——从他挥杆的姿态中,几乎已经能看到一个成年后挺拔优雅的少年模样。

“你明白了是什么意思?”顾子夕沉眸看着她。

“顾子夕,我是爱你的。”许诺定定的看着他。

“我知道。”顾子夕一瞬不眨的看着她。

“我突然不知道,自己忍耐的底限在哪里,我很想很想和你、和顾梓诺一起生活;可是如果在一起的代价,是让顾梓诺不断的受到心灵的冲击,以至于压抑和扭曲个性,这个代价太大了,我不想。”许诺的语非常缓慢,几乎是一字一句:“如果在一起的代价,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丈夫会因为他前妻的一声需要,而不得不抛下所有的事情赶过去,我也不想。”

“所以,子夕,请原谅我把梓诺放在了比你更重要的位置;也请你原谅我是个狭隘的女人。”许诺轻咬下唇,慢慢的站了起来。

顾子夕伸手重重的握住她的手腕,沉声的说道:“你说,你希望我做到什么地步。”

“如果我早知道,自己这样的没有胸怀,我一定不会和你结婚。从来,生死相依都抵不过现实残酷。”

“子夕对不起,不是你错了,只是我不够智慧。”看着他一脸的阴沉,许诺也心疼,却不再犹豫——她想,她回来这一趟,不过是更加清楚了:艾蜜儿在他的心里,不可能放下。

他说过,用一年的深爱换十年的习惯,可这十年的习惯,却永远的刻在了骨子里。她做不到让他不闻不问,却又不能接受他们以家人的名义藕断丝连;她不能拒绝,他只放弃生的照顾,只求死的出手这最底限的要求,心里却为这样一辈子的牵连而难受。

她想,真的不是他的错,只是自己不够大气。

如果,如果在时间以后,顾梓诺能够坦然面对她、她能够风清云淡的面对他与艾蜜儿、他也还爱着她,她会回头——因为,从小到大没被人爱过的她,是真的真的很渴望温暖,却也渴望完整。

“子夕,对不起,是我不对。”许诺沉眸看着他痛苦得有些扭曲的脸,只觉得一切的语言,都变得苍白——终究,她还是要负了他的一片深情。

终究,她也不过是天底下最庸俗的女人。

“婚姻是两个人的事,由不得你一个人说了算。”顾子夕阴沉着脸说道。

“是,我等你的决定。”许诺轻声说道。

“如果我不同意呢?”顾子夕定定的看着他。

“我会一直等。”许诺的声音,也一片暗哑。

“那你就等到死的那一天吧。”顾子夕一把甩开她的手,如旋风般的转身往外走去。

许诺紧咬下唇,看着他下楼离去后,用手撑着桌面,慢慢坐下,将目光调向训练场上的顾梓诺和皮亚,阳光下他们轻快矫健的身影,是对她这个决定最好的回答。

“顾子夕,或者我对得起了所有的人,偏偏就是对不起你了。因为你最爱我,所以我只能伤你。”许诺在心里轻声低语着,挣扎的情绪,却因此而平静了下来。

或许,选择是最痛苦的,当一切做了决定后,是好是坏,受着就是了。

第三节:被狗咬,微弱的转机

“我爹地呢?”顾梓诺边擦着汗边问道。

“公司有事,他先走了,我送你回家。”许诺淡淡的说道。

“哦,我们走吧。”顾梓诺点了点头,带着皮亚往停车场走去。

“去门口,我叫的计程车。”许诺沉沉看了他一眼,想到就要离开,连他刻意的疏远,也变得让人不那么难受了。

孩子的每个表现都是真实的,这其实已经很好了。

“好吧。他怎么不把车留给你。”顾梓诺回过身往训练场大门方向走去。

“我技术不好。”许诺自然的答道。

“也是。”顾梓诺轻哼一声,一路上与皮亚追追跑跑,不再与许诺说话。

两人一狗回家后,顾子夕并不在家里,倒是张妈已经过来做好了午外,给他们留了纸条后就走了。

“你先洗澡再吃饭吧。”许诺对顾梓诺说道。

“恩。”顾梓诺带着皮亚去了房间,拿了换洗衣服后,又与皮亚一起去了洗浴间。

“皮亚在外面洗。”许诺走过去,蹲下来去抱皮亚。

“它不喜欢……”

“啊——”

顾梓诺话还没说完,皮亚张嘴狠狠的咬在了许诺的手腕上。

“皮亚,快松口,你快松口。”顾梓诺吓得脸色卡白,跪在地上抱住皮亚,大声喊道。

皮亚这才松了口,看着许诺‘汪汪’的吼着,若不是顾梓诺抱着它,它怕是又要冲上来了。

“你有没有事?”顾梓诺脸色苍白的看着许诺滴血的胳膊。

“狗身上有细菌,不适合和你一起洗,或者你先帮它洗吧,我去医院看一下。”许诺用手捏着手腕淡淡的说道。

“我陪你一起去。”顾梓诺不禁脱口而出。

“不用了,你们洗完澡就吃饭,我会在外面吃了再回来。”许诺摇了摇头,回到房间拿纱布随意的包了一下,又拿抹布将地上的血擦干净之后,看着顾梓诺说道:“别告诉你爹地。”

“为什么?”顾梓诺怔然问道。

“他会把皮亚给送走。”许诺沉着脸看了那条狗一眼,心下不禁仍是生气——果然他们才是一家的,连狗都欺负她这个新来的。

“记住别随便开门,我走了。”许诺暗自叹了口气,拿了包后快速往外走去。

“去哪里?”刚打开门,顾子夕正拿着门卡准备刷。

“我……”许诺下意识的将手往被后藏起来。

“手怎么啦?”顾子夕一脸阴沉,用力的拽过她的手臂。

“喂,你轻点儿。”许诺疼得直咧嘴。

“还想瞒着我?”顾子夕怒声说道。

“我得去看医生了。”许诺忍着痛,轻声说道。

“我送你。”顾子夕扯开她挡在门口的身体,看着怯怯站在皮亚的身边的顾梓诺,眸子里一片恼火。

“爹地对不起,皮亚不是故意的。”顾梓诺怯怯的说道。

“我先送许诺去医院,你在家里别随便开门。”顾子夕生生的压下心里的火气,淡淡的交待之后,便反手关上了门——在她们母子之间,已经不能再有一点儿事端了。

若是他因为许诺而对顾梓诺发脾气,顾梓诺就更不可能接受许诺了。

顾子夕沉沉的看了许诺一眼,揽着她的腰快步往外走去,同时打了电话给张庭,让他安排好医生。

“问一下狂犬疫苗的针,只打一针行不行。”许诺轻声问道。

“我送顾梓诺去法国,你在家呆着。”顾子夕快速的加大油门,快速往医院开去。

“那个,我还是想送。”许诺小声的说道。

“等会儿包完伤口我有话跟你说。现在你安静点儿。”顾子夕瞪了她一眼,转眸看着她受伤的手,不由得又是一阵心疼。

这个女人,总是这样让人又恼、又伤、又疼。只是,这世上也只有她能让他失控无措了。

“你们今年是跟医院杠上了还是怎么的?这都来医院多少回了。”张庭看着护士帮许诺清理伤口,不由得摇了摇头。

“疼吗?”顾子夕捏着她的胳膊。

“还好,这狗大约还是认识我的,下口留了几分情面来着。”许诺故作轻松的说道:“其实我特别喜欢这种大狗,和小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感觉特别的好。”

“我以后自己也要养一条,陪着我。”许诺低下头,眼圈不禁有些微微的发红。

“无聊,有人不要,偏要狗。”顾子夕瞪着她,在护士包扎好后,又转头问张庭:“疲苗怎么打?”

“今天打一针,然后第3、7、14、30各打一针。”张庭开了疲苗单递给护士,让护士带许诺去注射室。

“我陪你?”顾子夕看着她。

“不用了,你们聊。”许诺摇了摇头,跟着护士往外走去。

“日本那边的治疗安排好了吗?”顾子夕看着张庭。

“还是要送过去吗?”张庭皱眉看着他:“她现在的状态不错,每个月去山区一趟,精神也好了起来。”

“若她早些有这样的觉悟,事情也不至于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顾子夕轻轻摇了摇头:“出国的手续我已经在安排,那边的房子会安排在医院附近,就算没有指定的医生,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已经联络好了,那边也在问,什么时候过去。你安排吧,到了会有医生联系的。”张庭见事情已不可挽回,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恩,那就这样。”顾子夕点了点头,便转身往注射室方向走去。

走到一半便遇到打完针往回走的许诺:“这么快?”

“肌肤肉注射,很快。”许诺点了点头。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与她一起往停车场走去。

上车后,顾子夕只是发动车子打开了空调,却并没有走的意思。

“你说,有话跟我说?”许诺轻声问道。

“许诺,我们之间,只能这样了吗?”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

“对不起。”许诺轻轻低下了头,不忍看他失望受伤的眼神。

“好,我也不求你留下来。只是,婚姻是件重要的事情,我们都该更慎重一些,你别现在急着做决定,等城市发布会完了、许言的手术之后,你做任何决定,我都不再拦你。”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眼底一片痛意:“你知道,我从不求人,包括当年的郑淑仪。”

许诺沉眸看着他,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半晌之后,用力的点了点头:“好,我们都给自己多一些时间,我努力让自己不去影响顾梓诺,也努力让自己变得豁达些、智慧些。”

“我努力,让我的决定,不让我们所有的人为难。”许诺吸了吸鼻子,将眼泪用力的逼了回去。

“你就是个傻瓜。”顾子夕轻叹了口气,俯头沉沉的吻住她——一个半月的时间,他希望老天怜他,让顾梓诺的态度能有跟本性的转变。

或许,他们之间的转机,只在顾梓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