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94以退为进

Chapter094 以退为进

“上去吧,机票订好了通知我。”莫里安打开车灯,看着雨丝在灯影里斜斜的打下,有一种绝望的痛感。

他没有再看一眼站在雨里的严若兮,一脚油门,车子便滑了出去——雨打玻璃的声音,在这夜里显得热闹而空洞;而他,却越发的寂寞。

“阿嚏、阿嚏……”

严重的喷嚏,将满池的玫瑰花瓣都吹散了开去;满池瑰色的花瓣,映着她粉嫩的肌肤,还有她脸上如梦似幻的笑容,让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女孩,看起来如一个妩媚的小女人一样,浑身散发出恋爱的光芒——一股带着羞涩的喜悦、带着娇憨的妩媚。

“他吻我了呢。”严若兮的眸子里散发出莹亮的光芒,只是这样的喜悦,却无人可以分享——所有的朋友,都知道她的蓝伯安的专属公主,被保护得滴水不漏,从来也没有男生可以近距离的接近她。

说给朋友听,谁会相信呢——她这样一个天之骄女,竟然放着钻石王老王的蓝伯安不要,而存着脸皮去追一个高级打工仔。

而且,还屡屡被粗暴的拒绝。

“那又怎么样呢,他今天不是吻我了吗!这说明,他心里至少是有我的,同情也是算的麻。而且——有志者,事竟成。”

“牵手、接吻、接下来……”

想到这里,严若兮不由得一阵脸红心跳,将整个人都埋到了浴缸里面,一时间,诺大的浴缸,只有一层厚厚的玫瑰花瓣在水面微微漾动,给这打着雷的雨夜,凭添几分神秘的瑰色。

半晌之后,严若兮才破水而出,伸手用力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对自己笑着说道:“严若兮,加油加油,勇敢的去追自己喜欢的男人,没什么可害臊的。”

严若兮拿起精油瓶,又倒了些美容精油在水里,然后加了些热水后,便闭起了眼睛,轻哼着歌儿——心情一片愉悦……

…………

推开窗看天边白色的鸟

想起你薄荷味的笑

那时你在操场上奔跑

大声喊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那时我们什么都不怕

看咖啡色夕阳又要落下

你说要一直爱一直好

就这样永远不分开

…………

“大声喊我爱你,你知不知道!”严若兮闭着眼睛,嘴角挂着甜蜜而满足的笑意——不要他的接受、只要他的不拒绝,她已经足够的开心。

【第二天,莫里安办公室】

“阿嚏、阿嚏……”

“Eric,对不起啊,我早上出门的时候,明明还是好好儿的。”短短半个小时,严若兮几乎将莫里安桌上的抽纸给抽光了。

“要不要去看医生?”莫里安沉眸看着她——柔润的双颊染着可疑的红色、扑闪的大眼睛,多了丝平日里没有的羞涩与慌张。

“我给伯安打电话,让他带你去医院。”莫里安的语气突然有些烦燥起来。

“唉,不要。”严若兮忙用力的摇着头,看着他可怜兮兮的说道:“我早上先去过伯安的办公室了,那个、那个、他们两个都没去公司呢。”

说到这里,严若兮的脸不由得又是一阵通红,站起来凑到莫里安耳边说道:“所以我们昨天的计划成功了!”

“不过,我怕伯安追杀我了。”提到伯安,严若兮做了个‘喀嚓’的动作,连鼻头都皱了起来。

“你还真挺敬业的。你要对工作有这个劲头,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莫里安不禁摇头——有这样的女人吗?晚上做了坏事,一大上就去验收成果?

“Eric,你觉得我应该在工作上更努力一些吗?”严若兮挣大眼睛看着莫里安:“如果我在工作上更努力些,你是不是就会喜欢我?”

“你是觉得你这么大了,成天这样晃荡着不务正业,真的好吗?当然,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只是提议你可以思考一下。”莫里安看着她睁大眼睛无辜的样子,习惯性的伸手揉了揉额头,只觉得自己管得确实有些多了,和这样一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小姐说认真工作,当真是对牛弹琴。

严若兮具着他看了半晌,在用力揉了揉鼻头,强忍住一个喷嚏后,认真的说道:“其实我不是不务正业,我只是觉得,太努力工作的女生,会变得不可爱,象个男人婆一样。”

“不过,你要是喜欢那样的女生,我一定努力做到。我今天中午12点的航班飞B市,然后开始做一个努力的专业人。”

“今天中午?不是说明天才走?”莫里安对她的宏图大志并没有兴趣,只是对于她匆忙的离开感觉到有些意外——一直粘他粘得历害的严若兮,他以为会借昨晚雨中那一吻,而缠得他更紧。

严若兮的决定,倒让他暗自松了口气——他不爱她,却从没想过要伤害她。平时只是态度粗暴一些,以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当然是没问题的。

若在失控吻了她之后告诉她——那只是一个失恋且寂寞的男人偶然的情绪脱轨,她会不会受伤。

还好,她的豁达、她的简单,倒是化解了他的尴尬。

“我在躲伯安的追杀啊!”严若兮夸张的说道,脸上却是小人得志的笑容:“我觉得吧,雅丽姐不可能让他这么早起床的,然后呢,难道他还能追到中国去。”

莫里安看着她笑得奸滑的小模样,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暖——她就是个孩子,很善良、很简单,能易轻的让人烦燥发脾气,却从不让人讨厌:象个孩子一样,让你不自觉的忍受着她所有无心的小错误,又包容着她的莽撞。

看着她单纯的笑脸,莫里安突然有些明白,蓝伯安这么多年,面对她是一种什么心情了——爱不上,却又放不下。

“若兮,昨天晚上……”

“Eric,你送我吧,我这一次要走好久呢。”

没等莫里安将话说完,严若兮便急急的打断了他。

莫里安沉眸看着她,良久,严若兮才低下头,带着些委屈说道:“Eric,我知道你昨天晚上只是可怜我,追你追了那么久,又醉酒又淋雨,怕再不理我我会想不开。可是,你不说这么明白不行吗?让人家也可以假想一下,你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的呢。”

“你……”对她的自我开导,莫里安有些无语,又有些心酸。

“我送你去机场吧,午餐直接在机场吃,否则时间会很赶。”莫里安抓起桌上的车钥匙,站起来便往外走去——这个话题,实在不适合再说下去。毕竟,她脸皮再厚、心理再强大,也只是个女孩子。

“你真的送……阿嚏……送我?”严若兮慌张的抓了一把纸巾,在自己的鼻子上胡乱的擦着,边快速的跟在了莫里安的身后。

“你来我这里,不是这个意思?”莫里安脚步不停,只是快步往外走去。

“是是是,当然是。Eric,你真是越来越善解人意了。”严若兮笑嘻嘻的跟在莫里安的身后,鼻子上按着一堆纸巾的样子,又得意、又滑稽。

“行李箱在哪儿?”莫里安的嘴角轻轻勾起一弯浅浅的笑意,眼底早没了之前每每见到她都会有的无奈与不耐。

仔细想想,她每天在身边这样的热闹着,倒是他在工作之余,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回想过去、去想许诺——把时间塞满之后,远走的日子,也不是那么难熬。

“在楼下保安室,我不知道你会送我也,我怕你和伯安一样会骂我。”严若兮吐了吐舌头,自然的伸手去挽他,只是在将手刚触着他的胳膊时,又下意识的收了回来,在他转头看向她时,严若兮尴尬的笑了笑:“你还有没有纸巾,我在飞机上估计用得着。”

“一会儿去机场再买。”莫里安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率先大步往外走去。

严若兮深深吸了口气,快步跟了上去,只是,好心情的她,情不自禁的又哼起歌来——

我们都是好孩子

异想天开的孩子

相信爱可以永远啊

我们都是好孩子

最最善良的孩子…………

莫里安微笑着,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跟随着她的歌声,情绪不由自主的轻松了起来。

第二节:若兮,酝酿着为爱而改变

【机场,贵宾休息室】

“机场的饭真的好难吃哦,不过,有你陪,好心情可以当佐料就是了。”严若兮一边大剁快颐、一边还抱怨着食物的不够精致可口。

莫里安靠在沙发里,翘着腿,用报纸把自己的整个脸都遮住了——对她的自言自语、自得其乐,习惯性的视而不见着。

“Eric,我吃完了,你的报纸看完了吗?你都看了半小时了呢。”严若兮觉得自己有些无聊,伸手抖了抖莫里安手里的报纸。

“恩。”莫里安放下报纸,从桌子上拿了一张便笺和笔,严若兮奇怪的看着他写写画画半晌,直到他写完递给自己,不禁皱起了眉头:“没有这么麻烦的,我去了再说麻。”

“你一个一个的回答我。”莫里安放下笔,淡淡的看着她。

“真的要一个一个的回答?”严若兮只觉得有些痛苦的看着他。

“恩。”莫里安点了点头。

“好吧。”严若兮看着那纸条,咬着笔头,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第一,没有人接机,到了B市后,我从机场打出租去定好的酒店。”

“第二,工作的文件我都带了,报到的时间、联络人,都没问题。而且,我是海外协研人员,所以我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使馆帮忙解决。”

“第三,衣服没带太多,我过去了重新买,我觉得新加坡的衣服不适合在B市穿,我喜欢中国服装。”

“第四,没有租房子,酒店订了一个月,这一个月时间可以慢慢找房子。而且,我刚去,工作上的事情会很多需要适应的,我必须先解决工作问题,才解决个人问题。”

“没租房子,当然没请阿姨做饭,我现在住酒店麻,卫生和吃饭都不用操心的。”严若兮认真的说道。

“恩,你一个月薪水多少?”莫里安淡淡问道。

“12000,我问过伯安了,说是新人入行,不错的价格。本地建筑专业的研究生还拿不到这个水准呢。伯安说,上次R本古建筑行业研讨会,我的那篇报告起了大的作用。”说起薪酬,严若兮的眼睛一亮,神色间有几分得意。

“你住哪个酒店,多少钱一个月?加上酒店食堂的餐饮、洗衣服等额外服务,你一个月的支出有多大。”莫里安定定的看着她。

“希尔顿,那个,我订的普通商务套房,只要1200一晚上的。”严若兮似乎明白了什么,说话的声音不由得小了下去。

“恩,大约还有近3万的差额,你的信用卡和Frank是关联的吗?”莫里安倒没有指责她的意思——她这么个千金大小姐,这样花钱不过是习惯而已。只是担心她没有钱的概念,最后被赶出酒店、流落街头,那就很危险了。

“是和伯安关联的。”严若兮弱弱的答道。

“那也行,有人买单就成,总不至于因为你帐被赶出来。”莫里安笑了笑,写了两个电话给她:“我在B市的朋友,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他们。一般来说,找他们可能比找使馆更方便一些。”

“哦,好啊,谢谢Eric,我一定去找他们。”严若兮几乎是用抢的,将电话号码给抢了过去,乐滋滋的收在了随身包里,倒让莫里安有些后悔——以她的个性,不会没事就去骚扰人家吧?

“你放心,我不会太麻烦他们的。”严若兮似乎明白他的担心,在收好纸条后,抬眼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笑容。

“走了,可以过安检了。”莫里安抬腕看了看时间,便站了起来。

“哦。”严若兮乖顺的点了点头,拎着随身包跟在他的身后,心里却开始打鼓——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米虫?这么大了都不能养活自己?

“以后要做他老婆的话,不能再花伯安的钱了,否则他会不高兴呢。”

“他的月薪多少呢?听爹地说,他是按年薪算的,月薪应该不会太多,我这样花钱,会不会吓着他?”

“哎哟——”严若兮的头生生的撞在了莫里安的硬梆梆的背后,不由得哀叫出声。

“好好儿走路,想什么呢?”莫里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我是不是花钱太多了?”严若兮看着他,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你怎么花钱,和我有关系吗?”莫里安看着她,挑动了一下眉梢。

“唉,现在没关系,以后是有关系的。”严若兮轻咬下唇,大大方方的说道:“回头我问问爹地你赚多少钱,我会算计着花的。你放心,我不是败家女。”

莫里安看着她咬着手指的样子,不由得一脸的黑线——这是什么逻辑?

“唉呀,安检到我了,我要进去了,再见再见。”严若兮一把从莫里安手里抢过行李箱,扭头就往安检处跑:“Eric,我到了就换酒店,你放心,我会养活自己的。”

说着还用捏着证件的手,朝莫里安用力的挥了挥。

莫里安轻挑眉头,抬眼便看见了匆匆而来的蓝伯安——难怪她跑得比兔子还快。

“她进去了?”蓝伯安大步走到莫里安的面前,说话还带着微微的喘息。

“刚到安检处排队,还得得及和她告别。”莫里安淡然说道,脸上的笑容,依旧是温润一片。

“等我一下,我马上过来。”蓝伯安点了点头,朝着严若兮站着的地方快步跑了过去。

“若兮。”蓝伯安定定的站在严若兮的面前。

严若兮这下想装没看见都不行,只得慢慢的转过身来,一脸讨好的笑容看着蓝伯安:“伯安哥哥,你来了。”

“不准备和我道别吗?”蓝伯安淡然的看着她。

“不敢,怕伯安哥哥骂。”严若兮小媳妇儿似的说道。

蓝伯安原本淡然的眸子,不由得沉了下去,沉声说道:“你还知道怕骂?小小年纪不知道学好,哪里学来这些歪门邪道?”

“那伯安哥哥和雅丽姐,最后怎么样了麻。”严若兮看着蓝伯安的脸色由沉怒变得暧昧的尴尬,不由得坏坏的笑了。

“我和雅丽的事情不要你管。以后你一个人在外面,不要做些傻大胆的事情。在外面不同于在家里,做什么事都有你爸和我给护着,做了事得自己担当,知道吗?”蓝伯安深深吸了口气,将胸口的火气给压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柔声说道。

“知道了,伯安你放心,我会照顾自己的。还有,Eric那边有朋友,他们也会照顾我的。”严若兮用力的点了点头,理所当然的把莫里安的朋友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蓝伯安对她自说自话的本事早已习已为常,不过对于莫里安的朋友,他倒也是信得过的,所以只是仔细的叮嘱她:不要惹事、多做事少说话、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要及时打电话回来、一个人在外面不要省钱,他除了银行卡已经全部关联他的帐户外,会定期在她的微信帐户里打钱过去……

“伯安哥哥,你这样对我也就算了,你可别这样对雅丽姐,你把这个老婆给吓走了,我可不会再找一个回来赔给你。”

“伯安哥哥,你帮我把银行卡的关联取消了,Eric不喜欢我当寄生虫,我要追到他,就得先改变自己呀,当然,你偷偷给我一点零花钱是可以的了。”

“伯安哥哥,我可要交给你一个伟大而艰巨的任务,这一个半月,可得帮我把Eric看好了,至少你得保持每天和他聊聊天,每次一定得聊到我,否则时间长了,他会把我给忘了。我给他打太多电话,他又会烦我的。”

“好了好了,我能想到的就这么多事,我爹地也拜托你了,再见再见。”

严若兮的眼圈微微的发红,朝蓝伯安用力的挥挥手——这个把她当婴儿一样照顾的男人,从此以后,就是别人的老公了:再不舍、再依恋,也要学着从他的世界走开了。

虽然这是自己一直争取的,可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她就象个断奶的孩子一样:有几分孤勇、几分惶恐、几分喜悦、几分不舍。

“宝宝,别怕,不管走到哪里,伯安哥哥都会在你身边;伯安哥哥会永远保护你的。”蓝伯安张开双臂,给了她一个用力的拥抱——很多年不曾说过的煽情的话,在看见她红红的眼圈时,那么温柔的说了出来。

他呵护了十几年的小宝贝啊,曾经以为这一生,就和她这样绑在一起了——就算没有爱情,这份亲情,却大过了他对爱情的渴求:就这样呵护她的一生,他心甘情愿。

只是,她却不这样想——他长大的小宝贝,终是想展开翅膀去自由的飞翔、终是想去看一看这世界上,有一种叫爱情的东西,究竟长得什么样。

被她这样的放弃,他未偿不伤感,却又觉得开心——长大的宝贝,依然是有眼光的,Eric,那个男人,也值得他的丫头这样用力的去追逐。

“伯安哥哥,我真的要走了。”严若兮吸了吸鼻子,推开一些蓝伯安,看着他严肃的说道:“以后不能喊我宝宝,太难听了,人家都二十几岁了呢。”

“好了,再见。”严若兮嘟着嘴唇,凑唇在他的脸上重重的吻了一下,朝他挥了挥手后,转身大步往安检区里走去。

“若兮希望你幸福。”莫里安与蓝伯安一起往外走去。

“没想到,她也会替别人着想了。”蓝伯安轻轻叹了口气,有种家有小女初长成的感慨。

“她很聪明,只是你和Frank把她保护得太好。”莫里安笑了笑。

“Eric,不管你对她如何,希望你不会让她受伤。”蓝伯安看着莫里安,郑重的说道。

莫里安停下脚步,看着他沉沉叹了口气:“伯安,我只能向你保证,无论在语言上、还是态度上,我不会让她对我的感情有误会。但她是否受伤,我没办法保证。”

“为了一个已婚的女人,要放弃以后生命中所有的风景吗?”蓝伯安不解的看着他。

“以后会不会爱上别人,我也不知道;只是现在,没这种心情。我的心还在她那里,所以,接受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是不公平的。”莫里安淡淡的说道。

“好吧,我只希望你以后能爱上另一个女人的时候,那个人能是若兮。要知道,我可宝贝了她十几年。”蓝伯安爽朗的笑了笑,心里却为严若兮担心着——若莫里安这辈子都不再爱人呢?难道要让她嫁给一个不爱她的男人?

或者,他的麻烦精临走前对他的交待是对的——就是在莫里安的耳边天天念叨她大小姐从小到大的丰功伟绩,让他的业余生活,被她的身影所充满。

想到这里,蓝伯安不禁轻轻的笑了——这个小麻烦精还是挺聪明的,为自己打算的本事也不小呢。

“你和雅丽准备什么时候婚礼?”莫里安看着蓝伯安问道。

“不会有婚礼。”蓝伯安淡淡说道。

“你?”莫里安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我等着亲手把若兮嫁出去的那一天。”蓝伯安的语气理所当然——在对严若兮的责任里,爱情于他来说,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

“听若兮说,有人向雅丽求婚。”莫里安微微皱起了眉头。

“她有选择的自由。”蓝伯安的眸色微沉,低低的说道:“如果她要的是一份婚姻,我现在确实给不了;如果她要的是财务自由和爱情,我现在是可以给她的。这个,我会和她谈清楚。”

“你这么神一样的存在,以后谁娶若兮,都会有莫大的压力。”莫里安笑着摇了摇头。

“不够优秀的男人,怎么够格取我的若兮。”蓝伯安护犊子的说道。

两个男人不禁相视而笑——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却对爱情和责任有着不同的理解,一个为爱自茧自缚、一个为责任放弃手边的幸福。

第三节:许诺,这一次低调见艾蜜儿

【S市,艾蜜儿楼下的咖啡厅】

“本来我以为,我们之间可以没有任何交集的,没想到,仍然脱不了狗血的这一码。前任和现任,总是要这么坐下来谈一次的。”

看着坐在面前,神色间已然少了许多柔弱之色的艾蜜儿,许诺的心情仍是一片平静:“蜜儿,谢谢你,这么爽快的同意与我见面。”

“你约我出来,想说什么?”艾蜜儿看着许诺,眼底有掩不住的嫉妒与厌恶:“老公、儿子,你全拿去了,难道想来告诉我:希望我心甘情愿吗?”

“是否心甘情愿,并不重要。我们同为母亲,虽然梓诺不是你亲生的,但我仍然相信你爱他之心不比我少,所以,我只希望,你不要再伤害他。”许诺看着她定定的说道。

“许诺,你还记得上一次,也是在这里,我是怎么的求你?求你让我保有对梓诺的探视权,可你呢,你高高在上、大义凛然的拒绝我:说我不是个合格的母亲、说我只会做伤害梓诺的事。”艾蜜儿紧捧着手里的牛奶杯,手指有些微微的发抖,看着许诺愤怒的说道:“现在呢?现在又说相信我是爱梓诺的了?现在来求我不伤害梓诺?”

“许诺,我告诉你,梓诺是我儿子,我不会伤害他的。”说到激动之处,艾蜜儿不由得站了起来,在看到身旁异样的目光时,她才又慢慢的坐了下来。

“上次的事,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的年轻气盛。谢谢你在经过这么多事情后,仍然一如既往的对待梓诺。虽然我是她的亲生妈妈,确实在他的成长中,我没有付出过一点心力、一点金钱,所以,你比我更有资格去爱他、照顾他。”

许诺看着艾蜜儿,诚恳的说道:“蜜儿,你、我和子夕之间,是大人的事情,你有任何想法,我们都可以用成人的方式来解决。”

“你别和我谈这些大道理,现在老公是你的、儿子是你的,在这场战争里,你占尽优势,你当然有资本来向我表现你的大度、表现你的优雅。”艾蜜儿看着她冷冷的说道:“若我是你,我能比你优雅一百倍。”

“当然。”许诺轻轻点了点头,低头轻啜了一口咖啡,苦苦的味道,在舌根深处荡漾开来,就如她此刻的心情一般。

“蜜儿,梓诺现在的学校在法国,子夕认为,那边的教育更适合梓诺的成长。具体怎么样,我也不是很懂,也没有太多的过问,在梓诺的教育上,都是子夕说了算,我基本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

“这次的事情之后,我和子夕约定,在梓诺不想见我的时候,我不会去见他。若他一直不肯谅解我,或许我这辈子都不会听到他喊我一声妈妈了。”许诺捧着咖啡杯,微微的愣了一下,瞬即收回目光,看着艾蜜儿说道:

“所以,他认谁当妈妈,他有完全的自由。如果他会多一些和你联络,请你务必把我的这份爱,一并带给他。谢谢你。”许诺缓缓的站了起来,给了艾蜜儿一个深深的鞠躬。

“你这是干什么,别假惺惺的,我可承受不起。”艾蜜儿连忙也站了起来,看着许诺年轻的脸,声音阴沉着说道:“要是被子夕看到了,又得怪我欺负你了。”

“这是我们两个女人之间的事,关他什么事。”许诺直起腰,看着艾蜜儿微微笑了笑:“我一会儿的航班去B市,还有工作,就不和你多聊了。梓诺的事,再次拜托你了。”

艾蜜儿冷着脸看着她,淡淡说道:“我说过,梓诺是我儿子,我不会做对他不利的事情,不需要你惺惺作态的拜托。要演戏,回去演给子夕看吧,我懒得看。”

许诺轻扯嘴角,微微的笑着,看着她低声说道:“我先走了,再见,今天出来得匆忙,没带钱包,麻烦你帮我买一下单。”

“你……”艾蜜儿惊讶的看着她。

“谢谢。我从B市回来还你。”许诺微微笑了笑,嘴角清浅的笑意,有股苍白的无力感。斜斜的日光打在她穿着长裙的背影上,年纪轻轻的她,身上竟然有了股苍凉的感觉。

“她这是干什么?如果梓诺不认她,她就真的不认梓诺了吗?子夕也同意吗?子夕为了她都打了儿子一耳光,怎么会允许儿子不认她?”艾蜜儿定定的站在那里,看着在阳光里慢慢走远的许诺,心里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只是,不管她的用意如何,自己终归是争取到了与梓诺保持联系、适时探视的权利。

“认不认她不重要,还是自己的儿子就好。”艾蜜儿慢慢的坐了下来,捧着手里的牛奶杯,空落落的心里,只觉得生活又有了新的希望。

“聊完了?”顾子夕看着脸色平静的她,轻声问道。

“恩,聊完了,回家吧。”许诺轻轻点了点头,突然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象被抽干了一样,只觉得疲惫不堪。

“恩。”顾子夕伸手揽着她的腰,慢慢往停车场走去。

“你?还好?”上车后,顾子夕边发动车子边问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说话,他也变得小心冀冀。

“还好。”许诺轻轻摇了摇头,轻瞥了顾子夕一眼,淡淡说道:“我现在很累,想休息一会儿。”

“那好,你休息。”顾子夕眸色微沉,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侧过身去,帮她将坐椅调低,安全带寄好后,沉眸看了她半晌。

“子夕,我不是不想和你说话,就是有些累。”许诺闭着眼睛轻声说道。

“我知道,你休息。”顾子夕发动车子后,伸出右手,轻轻的抓住她的左手。

“子夕,其实我还是有私心的,我只和她说,梓诺不认我,我就不会认他,请她好好的爱护梓诺。我都不敢说我们会暂时的分开,其实我也在害怕,怕她会乘虚而入。”许诺的小手放在顾子夕的大手里,指尖微动,轻轻的抠着他的掌心,说话的声音一片柔软。

顾子夕侧头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你不说是对的,我们夫妻间的事情,没必要和外人说。梓诺算她半个儿子,说说倒是无妨。”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

“还有,我们就算暂时分开,也没有所谓的虚让她可乘,你不要胡思乱想。”顾子夕沉声说道。

“好。”许诺轻扯嘴角,微微的笑了——就算没有虚,让她有那样的以为,谁知道她又会做出什么事来呢?

我可怜的梓诺,真的不能再经受什么打击和磨难了。

第四节:许诺,放手的爱与痛

许诺只是闭着眼睛假寐,所以车子一停下来她就醒了。回到家里后,她将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拉到了客厅:“时间不早了,我还要看一下最新的邮件。”

“行李还要再看一下吗?”顾子夕从她手里接过行李箱,拉到玄关口放好。

“不用,差不多都是那些东西。”许诺回到书桌前,在电脑将邮箱里的邮件都下载下来,准备一会儿在飞机上看。

“顾梓诺说,你在飞机上的状态很不好,一会儿上飞机就休息吧,不要工作了。”顾子夕放完行李,折返回来,看着她轻声说道。

许诺神情微顿,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看着他:“顾梓诺和你通过电话了?”

“恩,大哭了一场。”顾子夕点了点头。

“他承受得太多了,你有时间多去看看他。有时候,陪伴比任何安抚的话都管用。”许诺沉眸看着他,语气里,似乎有些托咐和叮嘱的味道。

“你也一样。”顾子夕看着她定定的说道。

“我会的,当然,我去看他之前,会和你联系。”许诺轻轻笑了笑,重新低下头去,开始处理电脑里的文件。

她的神情很淡、很从容,却有一股让人心慌的疏离。

虽然两个人说好,在许言手术前的这段时间,就当是两个人的一个冷静期,可她的状态,竟似已经完全放弃——这样的她,让他没来由的心慌着。

“许诺,不许放弃。”顾子夕走到她的身后,伸手轻轻的拥住了她:“放弃,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我没有要放弃,我只是想让时间来帮我解决问题,然后,希望时间之后,你还在等我。”许诺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目光看着墙上那幅满映着日光的婚纱照——子夕的温柔、自己的沉静、顾梓诺的调皮,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如果我是万能的该多好,所以有的问题,都可以解决得完满。”顾子夕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那幅她最喜欢的婚纱照,心里却满是无力感:“许诺,我从没如现在般的感到无力。”

“你、很好。”许诺自他怀里转过身来,仰头看着他,淡淡的笑着:“只是,现实有太多无奈的事情,让我们无力。”

“子夕,对于未来,我没有特别的悲观,只是我们需要从现实里跳出来。我们,都把爱情看得太重了。”

“不是,你若把爱情看得重,如何会为了梓诺而决定离开?许诺,你就是个骗子。”顾子夕双手用力,将她揽在胸前,轻轻的一声叹息里,有多少无奈、又有多少不舍。

时间嘀哒,分分往前走动,顾子夕轻轻的松开拥着她的双臂,看着她低低的说道:“谁让我爱让你这个小骗子呢,我仍然选择相信你——相信你只是需要时间,然后,重新回到我身边。”

“当然。”许诺点了点头。

“必须,否则,我不会饶了你。”顾子夕的眸色微沉,俯头沉沉吻住她的唇,用力的撕磨着,让她不得不用力的抓住他的腰——让她不得不重新审视他对这段感情的决心。

她知道,他绝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下决心要做的事,不择手段也要做到——他这一次选择放手,不过是信了她还会回头而已。

而她,也希望自己还能回头——只是这个选择的权利,却不在自己。

子夕,我既希望离开能让我变得更豁达、胸怀更开阔;也希望,你不要再一次一次的挑战我的底限。

“子夕,我也舍不得,我也希望我还有回头的机会。只是,这机会该由你给我的。”许诺暗自叹息,抓在他腰间的手,自然的抬起,用力的圈在他的脖子上,惦起脚尖后,努力的回吻着他——他的吻,如同他的人一样,让人疼痛、又让人依恋。

“到了给我信息。”

“知道了。”

“不要熬夜加班,有任何处理不了的事情,传回公司来。”

“知道了。”

“狂犬疫苗要按时打,实在没时间回来,就在那边找个医院,疫苗的型号批次,张庭这里都可以提供。”

“知道了。”

“……”

“我要进去了。”

“进去吧。”

顾子夕微微笑了笑,看着许诺拖着大行李箱快步走进安检处,微微眯起的眸子里,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沉暗。

在安检之后,许诺拖着行李箱直接往候机厅走去,感应似的回过头来,顾子夕还站在原地没有走。

许诺站在原地半晌,终于没有多说一句话,拖着行李箱,扭头大步往前走去——时间不一定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一定能够解决问题。

艾蜜儿,对于梓诺,我放手,你一定要好好爱他;

艾蜜儿,对于子夕,他的选择我们谁都无法左右,所以,我们都好自为之吧。

行李箱拖行在大理石上,隆隆的声音将人的思绪带得很远;许诺的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她知道,自己的离开意味着什么;她也知道,自己的选择意味着什么。

就算放弃儿子、放弃丈夫,最后也不一定能换来儿子的幸福、丈夫的平静——只是,事到如今,她只能这么做。

由S市飞往B市的航班、由新加坡飞往B市的航班,虽然出发的时间不一样,却在差不多同一个时间到达了B市。

走出机场,严若兮立时打电话向蓝伯安、莫里安汇报了自己的行程,正叽叽喳喳中,眼尖的她一下子看到了正拖着行李走过来的许诺。

“哎、哎……”

“Eric,你猜我看到谁了?”

“许诺、许诺,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我看到许诺了,你说我和她是不是特别有缘份?所以说,我和你也特别的有缘份哦。”

“我不和你说了,我先去找她了。”

严若兮匆忙的挂了电话,拖着行李箱急急的往正停下来看她的许诺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