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96他的疲惫

Chapter096他的疲惫

三个老股东本想借机打探一下公司接下来的动作,反被顾子夕的雷霆之举逼到了非卖不可的地步。

只是,因着顾子夕的这番动作,三个人倒觉得顾子夕既然逼他们出手,自然不会有好事,当下又紧紧咬住不松口,在和法务、证卷两个部长绕了几个大圈子后,收起文件落荒而逃。

“老张,你觉得子夕是什么意思?”

“他最近不是在跑客户吗?新合同里有一条,将原来只允许独家经营顾氏产品这一条,改为可同时经营顾氏、两家公司的产品,也就是说,他把顾氏交给朝夕,用老渠道维持经营;他自己亲自打理,除了借用顾氏的老渠道之外,还新增了品牌授权的渠道。”

“这样一来,借顾氏在股市上圈钱,拿到钱再转给去发展,对于顾氏便只是维持了。”

“但是为了在股市上圈钱,在一段时间里,一定会促成股价上升。”

“所以……”

“所以,密切关注股价,现在不能出手。”

“若是老顾想买呢?”

“不卖,他现在的公司规模达不到,就算给我们新公司的股份,也没有顾氏的市值高。”

“恩,那就这样,大家可要统一行动。”

“恩。”

三个人做了决定后,便匆匆离开了公司。

“以他们的个性,这次会捂紧了不出手的。”顾朝夕看着顾子夕淡淡说道。

“我们最主要的目的是顾氏资产顺利转移,新公司的业务顺利启动,新公司上下游渠道顺利打通,这个目的达到就行。至于其它人——他们三个捂得越紧,到时候就死得越惨。”

“至于顾东林,我本来也想这一次把他拉进来,后来想想算了。”顾子夕转眸看着顾朝夕,一脸冷然的说道:“让她的10%化为乌有,你说顾东林会怎么样?”

“子夕,你?”顾朝夕吃惊的看着他。

“她是被人宠坏了,不知道在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被她踩在脚下的。给她一个机会看清事实。我有留股份给她,但是却不准备给她儿子,你明白我的意思?”顾子夕敛下眸子,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顾朝夕同样敛下双眸,无意识的转动着手中的笔,沉沉辗思索着。

“好了,你准备一下,找个时间回法国,景阳在催呢。”顾子夕说着打开了面前的记录本,暗示顾朝夕可以出去了。

“你这么狠,不会是因为老婆跑了,找人发泄吧?”顾朝夕慢慢站起来,用手撑在桌面上,微眯着眼睛看着他。

“你很关心我老婆?”顾子夕抬起头来看着顾朝夕,眸子里有着淡淡的疏离。

“欲擒故纵你该懂,你这老婆什么出身?抓住你这条大鱼,哪里还有放手的可能。这种小把戏也看不透,生意场上的精明哪儿去了?”顾朝夕看着他颓废的样子,不由得心里来气。

“欲擒故纵?”顾子夕沉沉叹了口气,淡淡说道:“她要是有你一半的心机和精明,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顾子夕,我这是在提醒你,别为了一个女人乱了阵脚。”顾朝夕听出他话里的讽刺,不由得有些着恼。

“我和你的话题,仅限于公司的事情。”顾子夕冷冷说道。

“你——”顾朝夕气得语结,跺了跺脚,气呼呼的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顾子夕,我很累,和你在一起很累,你知不知道?”

这是许诺曾和他说过的话——他的家人让她很累、他对前妻的责任让她很累、儿子的倔强让她很累。

除了让她生活无忧之外,婚姻生活到底给了她什么?

顾子夕停下手中写字的手,微眯的眼睛里,眸色一片沉暗。

“总裁,你刚才要的资料都在这里,现在看吗?”谢宝仪抱着几个文件夹走进来,看着顾子夕憔悴沉郁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怔——曾经爱情给过他快乐,而婚姻似乎并不。

“进展情况你说一下。”顾子夕压下心底的情绪,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文件夹,淡淡说道。

“好的。”谢宝仪点了点头,站在他的办公桌前,看了一眼自己的工作记录本,对他说道:

“新公司的组织和人员结构已经全部确定下来,内部股权分配的文件也已经签署完毕;我会在本周内办理离职,并在新公司入职;组织公布和人员招聘会在下周全面上线;接着会是我们名单内的各部门负责人的离职与到职。”

“新公司与各大卖场的合作合约已经全部签定;第一批代理产品正处于清关阶段,大约还有一周时间可以到仓,然后即可安排售卖;”

“五大区域十五个品牌授权合同也已经确认、老的经销商合同都已经全部重新签定,目前所有渠道,都能以新公司的名义进行销售活动。”

“市场部已经做好了代理新品发布会的策划与安排,这次新品发布主要是两个产品:一个是海外代理的货品、一个是老顾氏产品。”

“因为这次只发布产品,新公司在业内不做正式亮相,所以您可以不用出面。由洛简和王伟主持。”

“洛简的意思,是在产品发布以后,您个人以顾氏原董事长的身分,约记者做一次专访,在策略上推动老公司破产的速度,同时从舆论的角度,撇清你与老公司的关系。”

“上周你和夫人车祸的消息,在公司官方微博和财经杂志上做了公布,加上朝夕小姐最近常驻公司,业内已有你无意承氏的猜测和传闻,所以我也认为洛简的这次专访建议很好。”

谢宝仪合上手中的工作记录本,抬头看着顾子夕说道:“这是本月全部的工作进展,以及下一步你需要重点关注的事情。”

“全线招聘的启动,是和洛简共同策划的吗?”顾子夕边看着手里的报告边问道。

“是的,形式和渠道都有与他沟通,文案是市场部做的。”谢宝仪点了点头。

“好,按计划推进。”顾子夕点了点头,在文件上签完字后递回给谢宝仪:“发布会我不参加,个人专访可以安排,专访提问的通稿通知洛简提前给我。”

“好的,我会做一个备忘录发在你邮箱里。”谢宝仪接过签好字的文件后,看着顾子夕,稍事沉默,却并未立即离去。

“还有事?”顾子夕抬头看她,微微皱眉,想了想问道:“新公司的薪酬与绩效系统做完了吗?你们几个总监的薪水有没有重新确定?”

“系统还在测试,还要大约一周的时间可以确定下来,到时候会找你签批。系统之外,我有做内部适用的临时薪酬调整规则:大致确认总监级的薪水半年内不做调整、高级经理和经理级,7%的增长预算,经理级以下5%增长预算,入职时即按新的薪酬确认,无需考核。”

“我算过,在新的组织结构下,员工个人薪酬有增加,薪酬总额下降约在12%,这个幅度在你给我的权限以内,所以在系统测试完毕前,我没有向你汇报。”谢宝仪觉得他的问题有些莫明,却仍是仔细的回答了一遍。

“你自己的薪水是怎么考虑的?”顾子夕看着她说道。

“没有特别考虑,在系统以内,和其它总监一样。”谢宝仪这才明白,他以为自己汇报完工作还不走,是要谈加薪的事情,当下不由得轻轻苦笑,看着顾子夕说道:“我只是想提醒你,你最近的状态不太好,要注意休息。”

“哦?”顾子夕侧眸看着她:“这么明显?”

“或许不是特别明显,只是作为跟随你多年的秘书,应该还是看得出来。”谢宝仪淡淡笑了笑:“没有别的事,我先出去了。”

“去吧。”顾子夕点了点头,在谢宝仪出去后,他将头靠进了高背靠椅里,轻轻闭起了眼睛——已经很明显了吗?

其实,他也在苦苦支撑吧。

他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许诺这么的执着——三十三岁的男人,已经没有那么相信爱情了吧;她不在身边的时候,没有爱情,他也就这么过了五年。

或许,正因为那样的寂寞了五年,他不想继续再寂寞;或许,因为从没有一个人,能这样温暖他的心,以至于他想紧紧的抓住不放手;也或许,没有什么理由,只是想简单的去爱一个女人、看着她在自己的怀里幸福、看着她在自己的宠爱里自在。

许诺,我们可以很幸福的——我那么爱你。

第二节:若兮,爱了就要勇敢

【B市。】

许诺在接到严若兮的电话后,便打车去了辖区警局——大小姐来的第二天,便碰到被人碰瓷,报警之后,发现她的驾照是新加坡的,便被一起带回了警局。

“是他自己冲上我的车,我没有碰他。”

“我有驾照,是你们不认,这应该问你们为什么不认。”

“好啊,我接受警察叔叔的教育,但是这个人不可以放了,他太过份了,要是真出人命了,我会一辈子阴影的。”

“你还说,你再说我把你发网上去,让全世界人民认识你,你再碰?”

许诺走进警局的时候,就看见严若兮瞪着那个碰瓷的人,声色俱厉的威胁着他。

“若兮。”许诺伸手揉了揉额头,淡定的走了进去。

“诺姐,这个人太可恶了,我车子只开了20码,他居然撞我。当时吓死我了。”严若兮看见许诺走进来,原本凶巴巴的样子,立即变得委屈起来。

“警察怎么说?”许诺点了点头,随着她往里走去。

“这位小姐没有我们国家认可的驾驶证,所以属于无证驾驶,按规定,需处罚200—2000元,并刑拘15天。”警察将一张罚单开出来递给严若兮。

“警察先生对不起,是我的交规没学好,不知道新加坡的驾照不能在国内使用,我会马上改正错误,立即申请国内驾照。罚款我一定准时上交,只是,能不能不要拘留我?我在这边工作,有刑拘记录是很可怕的。”严若兮接过罚单,一脸笑容的看着警察请求着。

“你的境外人员的国内工作证给我看一下。”警察看着她说道。

“我不是境外人员。”严若兮睁大眼睛说道:“我是中国人,这是我的身份证,只是我在新加坡读书,所以在那边申请了驾照。所以警察先生,咱们是一个国家的公民,您原谅我没学好本国法律,今天之后,我马上买一本书好好儿学习。”

“那也不行,没有中国驾照,在中国驾驶机动车,就属于无证驾驶,就算你是中国公民,也是这样。”警察将身份证还给严若兮,仍是一脸严肃的说道。

“喂、我……”一向巧言善辩的严若兮这下也没了招,看着许诺说道:“难道要我们会长来领我?”

“我找人试试看。”许诺知道她刚到新的工作岗位报到,第一天就弄出这事,怕是对后面的工作会有影响,所以也没让她找领导。

许诺拿出电话准备给吴秘书打过去,却看见顾子夕的信息正安静的躺在屏幕上——

‘许诺,我不知道爱情是不是有强大到让人抛掉一切的能量,可是,我却知道,在我的三十三岁的生命里,我不能失去你——我的女人’

许诺的眸光微闪,心里微微发酸:顾子夕,在她的眼里一直是霸道的、强势的男人、一个商场上手腕历害的商人。

当爱情和婚姻,把他的锐气全部磨掉之后,他妥协成一个只是爱着她的男人时,她并没有觉得骄傲——心里有的,只是心酸与难过。

那么骄傲的顾子夕啊。

许诺深深吸了口气,划开手机将信息关掉,调出吴秘书的号码直接拨了过去:“吴秘书,我是许诺。”

“不是片子的事,我有点儿私事请你帮忙。”

“恩,我一个朋友刚从新加坡回来,不懂这边的交规,拿着那边的驾照开车,又遇上碰瓷的,现在不仅要罚款,还要刑拘。当然这是她的错,只是她一个小姑娘,胆子小,一回来就遇到这事儿,被吓得不轻呢。”

“是,是,我们现在区警局。”

“好好好,谢谢吴秘。”

许诺挂了电话后,对严若兮说道:“那个朋友是文化厅的,得找交通厅才行,所以还要等一会儿。”

“诺姐对不起啊,一来就出这事儿。”严若兮吐了吐舌头,乖巧的坐了下来。

“也不怪你啊,这规矩其实我也不懂的。”许诺摇了摇头,陪她坐了下来。

大约10分钟后,办案警察接了一个电话后,便过来让她们走了:“记得去换中国驾照,只用考交规就可以了。”

“谢谢警察先生,我这周未就去办。”严若兮用力的点了点头,指着那碰瓷人说道:“这人可不能轻易的放了,放了又出去害人呢。”

“好了,走吧。”许诺拉着严若兮快步离开了警局。

许诺送了严若兮到酒店后,对她说道:“车子让你同事自己来取,不要再自己开车了。”

“我知道了,谢谢诺姐。”严若兮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对许诺说道:“一起晚餐吧,我订了晚餐,咱们在房间吃,很方便的。”

“我回去还有工作,改天我约你。”许诺摇了摇头。

“这么晚还有工作啊。”严若兮不禁皱了皱鼻子,拉着许诺的手说道:“工作也要吃饭的麻,吃完饭再回去喽。你看我被吓了这么一场,陪陪我,就当给我压惊的麻。”

许诺看着她明澈得几近透明的眸子,心里不由得微微一动,便留了下来。

严若兮开心得从卧室抱出一大堆零食,然后扔了鞋子盘膝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还有半小时晚餐就送上来了,eric要知道我第二天就找你麻烦,一定会头痛的,他呀,头痛的时候,就用手揉额头。”

严若兮说着,便伸出手在额头上揉了两下,看着许诺笑着说道:“就是这个样子,像不像?”

“莫里安也会这样?我和他共事的时候,他是个顶有风度的人。”许诺看着严若兮生动的样子,心情也随着放松了下来——和她相处,是件很轻松的事情。

让你不必动脑子去想她话里有话的言外之意,也不会因为脑袋太空荡而陷入自己的思绪不可自拔。

“诺姐,你一直喊他莫里安吗?我看同事都喊他eric呢。”严若兮对莫里安的事情特别感兴趣——潜意识里,或许对莫里安和许诺的故事,更感兴趣。

“是啊,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叫莫里安,我就一直这么喊他,后来也就习惯了。”许诺淡淡的说道。

“哦,那你的英文名字是什么?”

“shine。”

“shine?嘿嘿,闪闪发光的意思哦。”

“读书的时候老师给取的,和我的名字‘许诺’近似发音,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可我觉得很好听呢,莫里安一定也觉得好听。”看着沉静中带着从容的许诺,严若兮不禁有些微微的发愣:“shine,eric喊你的英文名字吗?”

“不喊,他习惯喊我的中文名字。”许诺轻轻笑了笑:“他可能觉得这样训起我来比较方便。”

“训你?”严若兮好奇的看着她。

“是啊,他总是眉头,很不满意的看着我说:‘许诺,思维要再开阔些!’‘许诺,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手绘是基本功。下次再发现你偷懒,罚画一百张。’‘许诺,这个创意不行,全部重来。’‘许诺……’”许诺笑着,看着严若兮说道:“完了,我记忆里,全是他骂我的样子也。”

“原来,你的工作都是他带的呀。”严若兮轻轻的说道。

“他是个很好的老师。”许诺的眸光微微闪了闪,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说道:“但是他的生活太刻板,我想,你可能会是他的意外。”

“意外?”严若兮仰起脸看着屋顶的水晶灯,轻声说道:“我都没办法讨他喜欢,他总是很烦我的样子,他说我是个麻烦精。”

说着低下头来,看着许诺认真的说道:“不过,我一点儿也不灰心,我这么执着的喜欢他,一定可以追到他的。”

“这点我认同。”许诺看着她信心满满的样子,连连点头。

“虽说女追男隔层纱,可这不是真丝纱,是钢化玻璃纱,所以得很用力才能打破呀。”严若兮拿了一块糕点塞进嘴里,边吃边说道:“我都做好计划了,第一,让伯安天天在他耳边念叨我,别把我给忘了。”

“第二,我马上找房子搬出去,我要自力更生,用自己的薪水养自己,否则他想到要养我,心里会有压力的。”

“第三呢,我知道他喜欢努力的女生,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努力的工作,做一个出色的职业女性。”

“然后呢……”严若兮定定的看着许诺问道:“你说他会不会就喜欢上我了?”

“会啊,一定会的,你都那么努力了。”许诺笑着鼓励着她。

“就是啊。”严若兮点了点头,想了想,有些气馁,却又给自己打着气:“其实我知道,爱情不是单方面努力就可以的,但是,我生平第一次爱上一个人,所以我不会轻易的放弃的。”

“反正,他现在也是单身麻,我追他又不犯法。”严若兮小声却坚定的说道。

“若兮,你真的很好。”许诺微眯着眼睛看着她,心里却羡慕着——如果爱情,可以如她般简单,该多好。

她想,她们其实都是为爱执着的女子,选择顾子夕、选择面对顾子夕复杂的家庭和过去,她不是没有过犹豫、她不是没有过顾虑,却依然在爱情的指引下,毅然与他走进婚姻。

只是,现实永远太残酷,她那么坚持、顾子夕那么努力,仍然无法走出现实的困境。

希望,若兮的爱情能够轻松一些——莫里安,希望若兮能够温暖你未来的日子,希望你不要让她受太多的磨难。

第三节:子夕,突然来到

晚饭之后,许诺便离开了严若兮的房间,在与若兮轻松的相处之后,慢慢的走在B市的街头,许诺竟有些享受这样轻松的状态——有些事情,当你想简单的时候,不去想它,似乎就真的可以变得简单起来。

例如,她和顾子夕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安静下来的生活;例如,她的儿子不知道会不会有喊她妈妈的那一天。

这些事情若不去想,只用心过好眼下的每一天,可不可以?

许诺轻轻叹了口气,对着自己的影子摇了摇头——许诺,等到有一天你不那么爱顾子夕了,或许可以纵容他的所有。

电话铃声,在夜晚的街道里,听起来时远时近,而听铃声,许诺知道是顾子夕的电话。

“喂……”

“晚上还加班吗?”

“你的信息,我收到了,正好遇到一点事,所以没有联络你。”

“……”

“子夕,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们都把感情看淡一些,或许大家都不会这么为难。”

“既然无法看淡,那就按现在的方式继续。”

“子夕……”

“在外面?”

“在街上散步,今天空气不错。”

“恩,心情还好吗?”

“不错啊,遇到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简单、阳光,和她聊了一会儿,心情轻松多了。”

“是吗……”

“你呢,这么晚还在公司?”

“恩,最近事多,在公司的时候会比较多。”

“你、你注意休息。”

“恩,你现在哪条街?我让小刘来接你。”

“不用了……”

“许诺,你才二十三岁,这么年轻的女孩子,晚上一个人不安全。”

“呃……好吧。”

许诺轻轻摇摇头,挂了电话后,拍了路牌发给顾子夕,大约十五分钟后,小刘便将车停在了她的身边。

“这么快?”许诺边上车边笑着说道。

“晚上路上不堵。”小刘答道:“太太,老板的意思是把车子放在酒店,你出入也方便些。”

“你按他说的做就行了,我没意见。”许诺点了点头,转头看向窗外——夜色琉璃中的城市,一派平和静谧。

【第二天】

昨天许诺回酒店后,便给王志和风铃打了电话,让他们别熬夜加班,准备好今天做样片展示的状态。

所以早上许诺不仅精心的化了妆,还特意将头发盘了起来,让整个人看起来干练而利落,衣服则选了一套长及脚踝的缎面包裙,上身上一件巧克力色的印花背心,腰间一条白色极细腰袋,让端装的职业装,多了几分俏皮与时尚。

去到会议室,看见也刻意准备过的风铃,不由得微微笑了:“今天很漂亮。”

“我哪天不漂亮了。”风铃笑着,掠了掠齐肩的长发,朝着王导眨了眨眼睛:“我们王导,看起来就太憔悴了。”

“王导还是加班了?”许诺笑着问道。

“你们是越专业自信越好、我是越颓废疲劳越好,保证市领导看了觉得我们又用心又专业。”王导笑着说道。

“果然是干导演的,眼里看到的都是戏呀。”风铃也笑了起来。

“挺好,我们也只有一小时的时间过片子了,然后就去影院,吴秘书已经联系好了播映厅。”许诺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看着王导和风铃说道:“去播映厅,我们也只是找正式播映的感觉,片子基本是不能再修改了的。”

“好,那我们现在开始。”王导点了点头,迅速的将电脑接入投影仪,边打开片子边说道:“我们对着昨天的记录,把修改过的地方逐一过掉,再看看整体效果。”

“oK。”许诺点了点头,便打开了笔记本。

在修改细节上,大家花了大约四十分钟的时间,在全部确认没有问题后,便将室内的灯全部关掉,将片子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两个片子看下来,加上中间的商讨,又花去差不多30分钟的时间。

“oK,很完美。”风铃起身走到门口,将室内的灯打开,自信的说道。

“走吧。”许诺点了点头,快速的将桌上的文件收好后,三人一起离开了会议室。

“顾子夕?”三个人到演播厅时,顾子夕正与提前过来的小吴在大银幕前聊着什么。

“关键时候,老板还是应该出面,这是基本的礼貌。”顾子夕转身朝王导、风铃点了点头后,将目光停留在许诺的脸上——也不过才分开两天,却因着那样的原因,让他们都觉得,似乎已经分开了许久一样,久到连见面,也要找理由。

“欢迎老板前来视察工作。”许诺心里猛然一动,却又迅速的恢复了从容。

“相信你们会给我、给市里最好的作品。”顾子夕眸光微微黯淡,转身与吴秘书继续说话。

许诺便与王导和风铃去了播放室,与播映人员沟通片子的事情,这样的紧张与忙碌,一时间倒也将顾子夕所带来的影响降到了最小。

“现在我们开始试播,我们会用一个版本试播,吴秘书请你坐在最后一排、顾总请你坐中间第三排,王导、风铃,你们在放映厅正中间。”

“好了吗?”

“好了。”

“好了。”

“oK。”

“开始。”

许诺拿着本子坐在导播的身边,紧的盯着外面的大银幕,播放的每一个细节,她都没有放过。

15分钟后,片子的画面,定格在中国红的B市字母图章上,黑色的背景、中国红的不规则图章图案,让一切尘埃落定。

“开灯。”许诺对身边的导播说了一声后,播放厅的应声而亮。

“大家有什么意见?”许诺拿着本子从导播室走出来。

“没想到你们能拍出这样的效果,太震憾了。”吴秘书从最后一排走了回来。

“谢谢。”许诺点了点头,眼睛看向顾子夕。

“开篇的拼音黑屏时间太短,大屏幕看起来有点儿仓促的感觉。画面的颜色对比度,还要再拉大。其它没有问题,整体效果相当的棒。”顾子夕将写好的纸条递给她。

“好的。”许诺接过纸条,又看向王志和风铃。

“和顾总的意见一样。”风铃简短的说道。

“有几处光线我还要调一下,阳光的角度不对。”王导的本子上也做了备注。

“oK,王导现在就调,我们继续看下一个片子。”许诺将自己的记录扯下来递给王志后,示意各人各就各位,然后回到导播室,开始播放下一个片子。

“这个感觉大气,但又不够国际化。”吴秘书说道。

“吴秘书的品鉴能力一流,我们的两个片子,一个的走国际范儿,一个是突出中国特色。您倒是一看就看出来了。”许诺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顾子夕若有所思的看了许诺一眼,有所保留的说道:“这个片子的水准不比刚才的差,也很符合国人的审美标准。”

“谢谢顾总,王导、风铃,有没有细节缺陷?”许诺轻挑眉梢,微微一笑,对于顾子夕的颇有意味的表达,许诺只觉得这个男人,实在是太精明。

“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转换的地方,色调偏暗了些,我再调一下。”王导看着记录本说道。

“我没有看出什么问题,觉得挺好。”风铃摇了摇头。

“好的,王导,是你调,还是我来调?”许诺笑着看着王志。

“我来调吧,这是技术活儿,我熟练点儿。”王志笑了笑,拉过背包,拿出电脑,和许诺、风铃一起走到导播室,对着刚才记录的电方,做着技术上的微调。

“许诺,你过来一下。”顾子夕走到导播室门口,看着弯着腰,与风铃、王志凑在一起的许诺轻轻喊了一声。

“等一下,马上就好。”许诺抬头看着他打了声招呼,便又低下头去,仔细的看王志调整后的画面,一点一点的感觉、纠正、确认。

顾子夕也不催他,只是抱臂斜倚在门口,凝眸看着她工作中专注的样子,似乎又回到了与她初识的时光——在Y视的广告竟标会上,她也是如此的专注、美丽、神采飞扬。

似乎很久没见她这样了,想想,竟然觉得甚是怀念——最爱的,依然是工作中这个灵动、生气的许诺。

“oK,大功告成。”风铃欢呼一声,王导吹了声响亮的口哨,许诺这才直起身体,笑着说道:“在向市领导汇报之前,就这样了,再不改了。”

“再改我都要吐了,我自己看这片子,再没有期初的兴奋感了。”风铃夸张的翻了个白眼,笑着说道。

“吐吧吐吧,如果领导需要改,就算吐得黄胆出来也得改的。”许诺笑着拍了拍风铃的肩膀,转眸看向倚在门口一直没有出声的顾子夕,慢慢敛下了嘴角的笑意,对风铃说道:“我出去一下,你们休息。”

“快去吧快去吧,领导这么大老远来,你就把人家给晾着,太不应该了。”风铃开玩笑的说道。

“那我替各位把领导陪好。”许诺转眸轻笑,转身往门边走去,在走到顾子夕身边时,低声说道:“出去说话。”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与她并肩往外走去。

“王志,你有没有觉得他们夫妻感觉有些不对劲?”风铃坐回到椅子里,看着也同时坐下来的王志,轻声问道。

“你怎么这么八卦?”王志瞪了她一眼,淡淡说道:“我看挺好,什么事没有。”

“要能被你看出有事,这事儿就大了。”风铃撇了撇嘴,拿出化妆包补妆,也不再理会他。

影院走廊里,顾子夕与许诺慢慢的往前走着,随意的看着廊墙上挂的电影宣传海报,一时间,谁也没有先出声说话。

直到走到回廊的尽头,顾子夕看着前面的售票台,对许诺说道:“看场电影?”

“行啊。”许诺低头轻应。

顾子夕快步走到售票台,找了个刚刚开场的电影买了票,拿了送的爆米花和可乐回到许诺身边:“5号厅,进去吧。”

“什么片子。”许诺抬眼看他,只觉得他这么大个子,这样孩子气的抱着这么一大桶爆米花的样子,突然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不知道,时间刚刚好。”顾子夕顺着她的视线看向自己怀里的爆米花,伸手递给了她:“你拿着吧。”

“嗯哼。”许诺伸手接了过来,转身与他一起往5号厅走去。

“这是我们第二次看电影。”顾子夕突然说道。

“恩。”许诺的心微微一颤——由他的话里,想起那第一场电影、想起那一次的热吻、还有那一次的偶遇。

“那个,钟意,后来怎么样了?”许诺低声问道。

“那不是一个值得我花时间关注的人。”顾子夕淡淡说道,进了5号厅后,自然的牵住她的手,带着她在位置上坐了下来。

“好象是科幻片。”许诺看着蓝光一片的屏幕低声说道。

“好象是的。”顾子夕轻声应着,牵着她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许诺悄悄抬眼看他,他正盯着眼前的大屏幕,似乎看得专注。

这是一部英产科幻片,带点悬疑性质,许诺刚开始还不怎么看得进去,看到后来就慢慢进入了剧情。

顾子夕转眸看着她,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搂过她的肩膀,把她的头安置在自己的肩头。

“恩?”许诺的身体微微一僵。

“许诺,我想你了。”顾子夕将额头抵在她的肩膀上,低低的说道。

“我……”许诺轻咬下唇,看着他黑发的头顶,心里不由得微微的发酸,半晌才说道:“看电影吧,挺好看的。”

“好。”顾子夕低低的应了一声,慢慢的抬起头,将身体直直的靠进背椅里,眼睛盯着屏幕不再说话。

许诺只觉得心里一软,将头轻轻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许诺……”顾子夕伸手揽着她的腰,低下头来看着她。

“看电影吧。”许诺伸手抓住他的手,声音低低的说道。

顾子夕侧过头,将脸贴在她的头顶,看着电影不再说话。

两个就这样相偎着,直到电影结束,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当大银幕上放出字幕,身边的人都一一站了起来,许诺才轻声说道:“顾子夕,结束了。”

“是电影结束了。”顾子夕移开贴在她头顶的脸,看着她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