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97短暂陪伴

袁雨作品 权少的新妻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097 短暂陪伴

许诺不由得微微一愣,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想,我大概变得脆弱了吧,居然开始害怕听到这样的话。”顾子夕轻扯了下嘴角,低低的声音里,带着些苦涩的味道。

许诺轻轻闭上眼睛,让那股心酸与心疼在心头涌动;良久,才慢慢睁开眼睛,看着顾子夕,声音嘶哑的说道:“子夕,再给我多一些时间……”

“当然。”顾子夕看着她微微笑一笑,柔声说道:“过去吧,我难得来一趟,我们说说话。”

“恩。”许诺转身,与他并肩往外走去。

“你们的策略,是想用第一套片子压过第二套片子,给第二套片子制造人为的缺陷是吗?”回到他们租用的演播室,顾子夕看着空无一人的大厅,便与许诺随意的找了两个位置子了下来。

“是的。”许诺点了点头:“如果只播一套,市里看不中的话,我们就只能拿出第二套,到时候是无路可退。”

“如果我们两套一起播,至少第一套有50%被选中的机率;我们在播放的效果上做些处理,机率就增加到70%。”许诺点了点头,笃定的说道——抛开与顾子夕婚姻中的那些无助,她在工作中的自信,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为什么一定要选第一套呢?”顾子夕轻挑眉梢,直直的问道。

“这次组委会给的展播主题是:未来的城市,没有边界。所以我们的创意,既要有城市的本色,又要呈现出世界化城市的特点。但市里给我们的框架,则有了更多政治上的呈现要求。一旦扯上政治,创意的意图、边界的打散,根本不可能完整的体现。”许诺解释说道。

顾子夕摇了摇头,看着许诺认真说道:“其实两个片子都很完美,选哪个都不会出错。你要学着不用创意的思路去看、只用生意的眼光去看;这样的话,你会觉得这次的项目你已经成功了。”

“可你知道,我从来都不是生意人,我对自己看得更远。而并不只求在一个项目上,给雇主的满意。”许诺微微笑了笑,傲然说道:“我对自己的作品,是有要求的;对自己的未来,是有野心的。”

顾子夕轻轻笑了笑,看着她时,眸光流转变幻——其实很想问她,她的野心里有没有他?

最终,他也只是将话题停留在了她的工作上——在问题没有完全解决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等会儿演播的时候,两个片子的优劣势陈述方面,你要尽量的保持客观;在观点的陈述上,可以明确的表达你做为主创的观点。最后的决定权,留给市政府。他们比你更懂得大环境、更懂得政治。毕竟,这不只是一个艺术类展播,政府要传达出去的意图,代表着国家的政治、文化、艺术、甚至是军事立场。这是个很大、很敏感的事情,千万小心。”顾子夕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许诺低头,略略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吐了口气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等你总是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妥协的时候,你就真正成熟了。”顾子夕点头说道。

“我在学习。”许诺看着顾子夕,微微笑了笑。

“我只是说工作。”顾子夕眸光暗沉,低声说道:“在我们之间,我希望你可以率性、自由、快乐。”

“我知道,你总是为我好。”许诺看着他暖然而笑,只是这笑容里,带着淡淡的落寞——如果只有他们两个,她是可以率性的、可以快乐的。

可是,她们之间,横呈着太多的人、太多的事,让他们身不由已、让他们无法继续。

坐在没有人的播放厅里,两人轻轻聊着与感情无关的话题,安全而平静。

让许诺没有想到的是,除了爱情之外,他们之间其实也能有许多共同的话题:大学时候读过的书、最喜欢的作者、开过的老师的玩笑、体育课上出过的嗅。

“我们高数老师,那个长得,就和n次元符号似的,特别有特点。”

“所以你的数学学得不好?”

“他长得太抱歉了啊,看不下去还怎么学啊!”

“原来你这么的以貌取人呢?”

“难道你不是?你敢说你对我出手,不是因为我漂亮?”

“是是,当然是。”

说到这里,两人相视而笑,似乎都想起y视竟标相遇的那一次——除了火光四溅的剑拔驽张,是不是在那时候,都已将彼此看入了眼里?

“我接个电话。”顾子夕的电话响起,他看了一眼后,划开电话走到一边。

许诺将身体舒服的靠在椅背上,微眯着眼睛看着顾子夕:现在的他,似乎又回到刚认识的时候一样:果断、霸气、总在不经意间讨好到你——现在想来,那些成年男子在追求女孩子时候的小花招,被他运用得毫无痕迹。

若是,自己再大几岁?或者再多些社会阅历,会不会当时就看穿他?是不是就不会爱上他?

“王伟约的新客户到机场了,我现在赶回去。”顾子夕走过来,眸底带着些歉意,看着她低声说道。

“早就约好的?”许诺微微皱起了眉头。

“还是想看看你们最后的成品片子。其实时间也不算太赶。”顾子夕微微笑了笑,看着她说道:“我先走了,下午一切顺利。”

“你……”许诺轻咬下唇,看着他半晌,才慢慢说道:“路上注意安全。”

“再见。”顾子夕低声说道。

“再见。”许诺坐在椅子里没有起身。

顾子夕的眸光微暗,慢慢俯下身去,将唇贴在她的额头良久,由轻到重,双手紧握着她的双肩,似乎用力的在克制着什么。

直到口袋里的电话,再次急急的响起,他才直起身体,看着面容沉静的她,轻轻说道:“我走了,下次再来看你。”

许诺没有出声,只是看着他转身,脚步由慢而快,直到离开播放大厅。

一个人坐在空旷的大厅里,里面似乎还回荡着刚才两人的说话声、谈笑声,一切都那么轻松而快乐,平静而无忧;也似乎,刚才的轻松只是虚幻,再睁开眼睛,他们之间一切的问题,不会因为这短暂的和谐而变得没有。

“顾总,您到哪里了?我已经在网上给您办了值机手续,你只要在飞机起飞的时间赶到就可以了,可以吗?”电话那边是林晓宇焦急的声音。

“已经在路上了,还有20分钟到机场。”顾子夕抬腕看了看时间,淡淡应道,与林晓宇的焦急比起来,显得从容而淡然。

“差不多刚刚好,顾总一路顺风,我先挂了。”

电话里传来林晓宇暗自吐气的声音,顾子夕眸光微微暗了暗,嘴角轻扯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他不去想,这样不辞辛苦的赶来,只为见她一面、只能陪她这短短的两小时,是不是值得,他只知道,见到她后,焦燥与不安的情绪,才能变得平静。

“顾总,有点儿堵。”小刘看着导航仪里的地图,对顾子夕说道。

“20分钟必须到机场,怎么走你看着办。”顾子夕看着司机淡淡说道。

“好的。”小刘迅速在手机上查找着最快路线,确认后,便加大油门,快速往前冲去。

他这边飞赶在路上,林晓宇那边,才只刚刚松了一口气。

原本确定好的行程,因为他临时要去b市而打乱;在和客户终新又预约了时间后,他又耽搁了去机场的时间;让林晓宇这两天一直处于打乱仗之中。

“我觉得,当秘书真是一个考验人的工作,不仅要能应对老板抛球似的工作任务,还要应对老板心血**的任性。”林晓宇看着谢宝仪说道。

“好好做事,少发牢骚,老板的安排,自有他的道理。”谢宝仪轻瞥了林晓宇一眼,任心里对顾子夕这样的做法有多少不满,神色里依然淡然如常。

“知道了。”林晓宇嘟着嘴,拿着笔在顾子夕的行程本上勾勾划划,生怕自己漏掉了最近希奇古怪的行程。

“不过我说谢总监,老板的精力也超好了,每天在公司工作都超过12小时了,还能做空中飞人呢。”林晓宇边勾着下一个行程边叹息着说道:“也所以他能当老板我不能,这光体力我都比不上啊。”

谢宝仪抬头看了一眼林晓宇,不禁摇了摇头——现在的小女生,脑子里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

“顾总时间紧,会议和沟通用的资料,你要全部准备好,并把重点勾划出来,不要浪费他的时间。”谢宝仪在整理完需要报送给顾子夕的新公司资料后,对林晓宇不放心又叮嘱了一句才离开。

“谢谢谢总监提醒。”林晓宇深深吸了口气,将手机定好闹钟放在顾子夕的行程表上,然后坐下来开始整理下午与客户见面要用的资料。

【b市】

风铃与王志吃完饭回到播映厅,便看见许诺一个人坐在大厅里,抱着电脑忙碌着什么。

“顾大总裁呢?”风铃将打包好的盒饭递给许诺:“怎么回事,连饭也不陪你吃?”

“公司有客户,要赶回去。”许诺合上电脑,边接过盒饭边说道:“我也以为他会请我吃饭的呢,结果扔下我就跑了。”

风铃将饮料放在她手边的搁板上后,在她身边坐了下来,看着她笑着说道:“又矫情了吧,人家大老远飞来,只为和你相聚两小时,这可有多浪漫啊,你还不感动啊。”

“大姐,你不是十七八岁吧?”许诺边吃着盒饭边淡淡的笑着:“结了婚的人,比较注重实际,他这样赶来赶去,我又要心疼飞机票、又要担心飞行安全、还要担心迟到了会让客户不满意,你说说看,我这是该感动、还是该生气啊。”

“懒得说你,生在福中不中福。”风铃瞪了她一眼,教育着说道:“我说许诺,你二十五不到吧?怎么象个老妈子似的。”

“你要知道,男人挣了钱,你不花就有别的女人替他花了;男人给你的浪漫,你不要,就有别的女人排队要了。”风铃很有经验似的教育着她。

许诺低头吃饭,半晌之后,才慢慢说道:“风铃,人和人之间是有阶级的。这个是你无论多努力都改变不了的。我呢,既不能努力到让自己完全进入到顾子夕的世界,也不能任由自己变成一个完全依赖他的米虫。”

“所以我们之间,还需要很多磨合。”许诺看着风铃,笑着点了点头:“不过,他真的很好,我从不否认,遇到他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那你好好把握,抓在手里的幸福,别轻易的放走了。”风铃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看着许诺认真的说道。

许诺一口一口的吃着盒饭,那缓慢的速度,似乎在咀嚼着风铃的话,又似乎是在想自己和顾子夕的未来。

第二节:演播:柔软而犀利的许诺

下午的城市创意汇报演播,果然如顾子夕所预料的,文部长不仅邀请了市长、各分管副市长、文化厅厅长、还有几所传媒大学的教授,与他们一起做片子的费兰成也过来了。

而z大校长助理黎浩然,尽然也赫然在列,许诺直觉得不可思议——这片子,和z大可没什么关系!

“你们?认识?”在所有人员都落座后,风铃看着许诺小声问道:“我看他看你的眼神不太对劲。”

“我学长,我和他、他老婆之间有些故事,不过,也都是年少时候不懂事的笑话罢了。”许诺低头轻笑着,手中的忙碌并没有因为黎浩然的到来而放慢半分。

“恩,那就好,我还以为是顾子夕的情敌呢。”风铃笑着说道。

“他也配!”许诺不屑的冷哼一声,将片子调好后,起身捋了捋头发,看着风铃问道:“还行吗?”

“挺好,唇膏再补一下。”风铃帮她整理了一下衣服,仔细看了一下她脸上的妆容,提醒说道。

“好的。”许诺拿出化妆包,对着镜子仔细的补了妆后,看见前面播映厅的灯光已经熄灭,只留了幕布前的一个小灯。

当下便对风铃和王志说道:“王导在这里监播,我和风铃去外面看效果。”

“ok,去吧。”王志点了点头,全神贯注的盯着面前的小屏幕。

“文部、各位,我们先看片子,然后听听大家的意见,最后做片子的陈述,这个程序与正式展播的时候相反,目的是希望听到大家第一时间、第一眼的反应。以让我们的评价、选择更加直观和客观。”许诺站在第一排的地方,看着被吴秘安排在正中间的领导、客人们说道。

“在这里,我们都听你安排。”文部长笑着说道,看起来很随和的样子。

“我们现在开始。”许诺微微一笑,伸手给小窗口里的王导打了个手势。

随着最后一盏小灯熄灭,许诺与风铃缓缓的坐了下来。

整个大厅瞬时安静下来,连耳语着的领导们,也都专注的看着大银幕。

许诺和风铃在这时候,已经不再关注片子的内容了,而是拿出了笔记本和带夜光的笔,仔细的听着后面观众时时的反应变化,并快速的记录了下来。

片子时长为15分钟,在两个片子间隙间,王志巧妙的安排了一个缓冲的拍片花絮,是他们几个在会议室,为一段音乐、一个打光运用争吵得面红耳赤的场面;所有人熬夜看片子的场景、还有空中航拍的城市美景以及出事后大家调侃的原音再现,经历过的人回头再看,不禁也觉得当时的惊险几个人之间的默契互助。

许诺的手机突然闪烁出信息提示的短光,许诺快速拿出来——竟是黎浩然发过来的。

许诺看都没看,直接将信息给删了。再抬头时,片子已经进入第二套方案。

短短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当画面定格后,整个播映厅的灯光便亮了起来。

许诺和风铃快速的合上手中的记录本,站起来后转身看向坐在播映厅中央的领导和客人,待到他们鼓着掌的手完全放下,才笑着说道:“不想说我们这个团队付出了多少、也不敢说片子有多完美、可以说的是:这两套片子,绝对是国际水准。”

“不错,很好,超过我们所有人的预期。”文部长对着她点了点头,侧头对市长说道:“市长,你先来说说?”

“这么专业的东西,我说什么。”市长一脸笑容的看着许诺和风铃,朝她们摇了摇手中的笔记本,沉静说道:“所有的意见,我都有记录,先听听你们的讲解。”

许诺点了点头,朝后面的小窗口挥了挥手,示意王志切到后面的ppt。

在看到王志的回应后,许诺拿着自己的记录本,转身走到大银幕面前,开始介绍片子的构思、素材与主题的应用匹配、拍摄手法与观众心理呼应等等。

“第一套片子,我们所有的重心,都放在展播主题上,第一篇章历史素材的选取,都是申遗列表里的素材,所以,它们既是纯粹的国粹,又是世界的遗产,代表着b市过去的一个缩影,也代表着人类城市发展的一个阶段。所以这一篇章的主题表达是素材。”

“第二篇章我们无论从表达形式上、还是素材选用上、以及拍摄手法上,全部采用的现代国际最通用的方式,以完整的表达,我们的城市目前的状态;我们以城市的主体‘人’为主要素材,来表达城市的世界定位。”

“在第三部分,则完全打破了城市的边界……”

许诺的声音,透过夹式扩音器散播出去,有种质感的回音,加上她控制得宜的语速与语调,不多却很适当的手势,既让人信用于她的专业解说,又没有抢掉身后ppt的镜头。

文部长和市领导、还有各高校专业人士,时而低头交流、时而托腮聆听。风铃则已经坐到市领导后面一排的位置,近距离的记录着他们的每一段反应和意见。

“这就是两个套片子的相同和不同之处;对于整体表达来说,各有特色;对于与展播出题的契合度来说,第一套片子更胜一筹;对于国情文化的展示来看,当然是第二套片子更加适合。”

“从选择上来说,创意团队更倾向于第一套片子:用艺术的方式去栓释一个大家眼中、未来发展的b市;当然最后的选择权,仍然在市领导,毕竟,我们只是创意的提供者,而市里才是创意的使用者。”

ppt画面定格在最后的一张,许诺的声音也在缭绕的回音里安静下来,大厅的灯光慢慢亮起。观众席上,市领导和专家组自然的分成了两堆,各自热烈的讨论着。

“市领导倒是倾向于第一套片子,相反高校专家,却要选择第二套片子。”风铃示意费兰成继续关注大家的意见后,便快速的走了出去,与许诺在角落交流着意见。

“你感觉专家组对市领导的影响力有多大?”许诺沉吟片刻,低声问道。

“市长那边很有主意,文部长并不轻易表达意见。”风铃抬头朝里面看去,两堆人现在已经合做一堆,围着市长和文部长又讨论开来。

只有黎浩然,目光看着许诺这边,似乎若有所思。

“喂,那人不象你说的仇人冤家的,倒象是对你有意思。”风铃暗暗用脚踢了一下许诺,低声说道。

“男人多看你一眼就是有意思了?你多大呢?”许诺瞪了她一眼,抬头看见文部长似乎也看了她这边一眼,便和风铃朝那边走去:“过去吧,讨论一下就确定下来。”

“顾总的意思是由他们来确定,我们不做争取是吗?”风铃点了点头,与她一起边往文部长那边走去边小声问道。

“是的,倒是莫里安建议我争取一下。”许诺想了想说道:“不过,这次我决定听顾子夕的——莫里安的意见和我相同,我们的立场在这种情况下,或许并不适用。”

“哈,你老公知道了,会不会特别开心?”风铃笑着,抬头看见文部长与市长都看向这边时,便收了玩笑,一脸沉静的与许诺快步走了过去。

“各位领导老师,有什么好的意见给我们?”许诺微笑的看着文部长和市长。

“你们是专家,意见不敢有。”市长微笑着说道:“对于工作组这次的工作成果,我们看了都觉得非常满意,评价是非常专业、非常用心。”

“哪里,应该的。谢谢市领导的信任,我们希望做到最好。”许诺微微笑着,神色间是不卑不亢的沉着。

而市长的三个非常,显然已经给这次的工作成果定了性——无论最终选择哪个片子,对于这次的合作,市里是满意的。

这样一来,文部长应该不会再耍什么花样了吧。

许诺的眸色里带着淡淡的笑意,不经意的从文部长的脸上一扫而过——他依然一副温文儒雅的样子,不显山不露水的坐在市长身边,并不发表什么意见。

“对于片子的细节,我们先放在一边,我看几位刚才的动作,实际上已经把我们的意见都记下来了,所以现在就不再说了。”市长也看了文部长一眼,稍加停顿后说道:“我们先把用哪个片子给定下来,文部,你的意见呢。”

“我平时和小许沟通比较多,今天就不多说了,专家组刚才也有许多意见,我看是不是让专家组先说?”文部长微微一笑,目光也自然的从许诺的脸上转了一圈后才移开,言语间似是在提醒她——他们之间的事情,今天不要多说。

同时建议让专家组先说,显然也是市长的意见,他倒是不动声色间,一句话既然压制了许诺,又拍了市长的马屁,真正是个官场老手。

许诺只是微微笑着,打开记录本与风铃一起坐了下来,完全一副虚心聆听意见的模样。

“那就专家先说吧。”市长点了点头,看着几位教授专家,一脸从容笑意的说道:“理论的专家和实践的专家都很重要,所以你们的意见很重要。”

市长这么一说,教授们心里不由得暗自不快——市长这意思,就是说他们都是理论的专家,潜台词就是:意见很重要,但不一定有用。

黎浩然对市长的意见却不以为意,淡然的眸色中带着隐隐的情绪,看着市长却对着许诺说道:“我们谈不上专家,我想从观众的角度来看这两个片子,再来发表一些意见,会更有用一些。”

“小黎的观点我认可,实用比理论重要,小黎,你说。”市长看着黎浩,不禁眸色微动,赞许之意毫不隐藏。

“那我就抛砖引玉了。”黎浩然微微点了点头,神态间倒也有股子有卑不亢的学者风度。

“片子的创意与取材、以及拍摄方式很有代表性,完全可以表达出我们所在这个城市的气质底蕴与开阔的未来,两套的水准都不低。”

“那么,我想请问许小姐两个问题:第一,两个片子的诉求主题各是什么?第二,第二套片子有什么优势?第三,这两套片子于项目组来说,是想打动世界?打动评委?还是打动市长或文部长?”黎浩然沉眸看着许诺,言语间一片犀利,而眸光里竟还带着让人看不懂的失望。

许诺微微敛下眸子,思索片刻后,抬头对市长和文部长微微笑了笑,然后转眸看着黎浩然说道:“学长说话还是这么犀利,不过也正好给我一个机会,将两套片子的创意初衷解释得更清楚。”

“两个片子的诉求主题都是同一个:在越来越同质化的发展、差别越来越微小的科技化程度之后,城市的意义仅限于互联网地图上的一个符号,对世界上所有的公民都是开放的、无障碍的、无设限的——即,城市无边界。”

“第二套片子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经济的高速发展,带来城市科技化进程,突出了城市历史对未来的影响、以及经济崛起给城市和世界带来的影响,和国家现在提出的‘梦想、家园’的核心文化的对接度高,可以促进世界更了解中国。”

“至于片子要打动谁?”许诺微微一笑,傲然说道:“我们的两个创作,可以打动所有的人。”

“你还是这么自信。”黎浩然轻挑眉梢,看着她时,眸色里涌动着一股莫明的情绪。

“做这个项目,若没有自信,也不敢接。”许诺微微笑了笑,转眸看向市长和文部长,淡然的声音中带着柔软:“从创意的角度来看,第一个片子更大气、更国际视野;从本位表达来看,第二个片子多了些情感的味道。”

“而从项目合作的角度来看,给客户多种选择、让客户满意,是我们项目组的责任。很抱歉我们由于时间的原因,只做了两套方案,如果再给我多一个月,我们或许会做出三套方案供领导选择。”

许诺说到这里,抬眼看着黎浩然傲然而笑:“我们多种方案的目的,是对客户的尊重和重视,而不是没有信心和妥协,黎学长,可懂?”

“那是最好,我希望做创意的人,对自己的作品能有所坚持。即便在商业的环境下,初心不该改变。”黎浩然点了点头,倒没有再继续为难她。说完后,转眸看着市长、文部长和其它市领导说道:“我同意许小姐的阐述,我个人也更倾向于第一套方案。”

“好,其它老师的意见呢?”市长点了点头,微笑着看着其它几个教授专家。

当然,这些专家觉得,在这种时候不提几个专业的、反对的问题,不足以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的学术水平,不足以代表学校在这里与市领导对话。所以见市长发话,便你一言我一语,做出高深内行的姿态,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的抛了出来。

许诺与风铃也保持着温文优雅的姿态,不愠不火为、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耐心回答,态度谦恭却不失自信与风骨。

所以纵观全场,几乎是那些所谓的专家教授,一直处于进攻状态,而许诺和风铃则处理弱势的被动地位。但每每问题被两人似弱还强的方式回过去后,时间一长,几位专家的脸色已经有些难看起来。

“专家的作用就是提问吗?那我觉得,我也可以做专家了。不如你们让我来问问?”一直在播映室的王志,在听了一会儿后,便不耐烦的走了出来,一副艺术家的二痞模样,将一批专家教授给梗了回去。

“你……”一个教授正待说话,只是刚一开口,许诺便将话给拦了下来:

“其实我特别希望在各位的质疑、问题,能给我们一些选择的提醒和依据;又或者能对我们的创意改善有所帮助。”说到这里,许诺语气微微顿了一下,转眸看向市长和文部长,沉静问道:“两位领导,这选择题,是不是先做了,这样我们的讨论也更有针对性一些?”

许诺的一番说话,含蓄的说这些专家教授的说话就如放屁一般,不过是放过就算;这也就罢了,还直接无视他们的话语权,不让他们再讨论!

几个原本外表看起来颇有风度的专家教授,脸色不由得一片阴沉得难看——这个小女子,看似柔软谦恭,说话行事却如此历害。

文部长只是淡淡的笑着,拿起手边的矿泉水慢慢喝着,也不说话。

“好,就定下来,我先表态,我选择第一个方案。老文,你的意见呢。”市长的脸上也同样是堆满了笑容。

“市长,我觉得是不是还是回去再讨论讨论,毕竟专家教授的意见也很重要。”文部长这才放下手中的矿泉水瓶子,目光从一群专家教授的脸上一一扫过后,看着市长小声说道。

“我看就这么定了吧,不要花精力在无谓的讨论商量上,小许他们也还需要时间对定下后的方案做修改,针对纽约的播放环境和播放条件,以及现场人数气氛的摸拟,做片子的现场效果调整。”市长温润的说道,同时眯起眼睛看着向各位专家教授:

“你们看,项目组人手一个本子,我们在这里所有的表情、说话、问题,他们全记下来了,回去还得做大量的分析、讨论和修改工作。我们总不能给团队添乱麻。”

文部长微微一笑,转过话音说道:“倒也是,而且黎副校长也是同意第一套方案的,咱们专家内部也有不同意见麻。好,我同意市长和小许的意见,就第一套方案。”

许诺与铃对视一眼,没再给那些专家教授说话的机会,直接站了起来,看着在坐的人,微笑着说道:“谢谢各位的认可和理解,后续的修改和效果调整,我们会随时向各位领导汇报。”

“祝贺学妹,得愿以偿。”黎浩然大向的朝许诺伸出了右手。

“谢谢。”许诺轻挑眉梢,伸手与他轻触即离。

“小许你们就再辛苦一段时间,最后的定稿,一定要完美。”市长站起来,与许诺亲切的握了手后,便将自己的笔记本递给了她:“这是我记下的所有问题和疑惑,你们讨论讨论,认可的地方就改改,不认可的地方,就当我这个外行乱说话好了。哈哈哈。”

“老文,今天就到这里,就不耽误他们工作了。”市长说完后,便朝风铃和王志都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后,便与随行的工作人员一起往外走去。

文部长也没说什么,只伸手拍了拍许诺的肩膀,淡淡说道:“非常好,继续努力。”说完便与吴秘书一起招呼其它市领导、专家教授一起走了。

第三节:学长:曾经的过去连记忆都不是

“黎学长还有事?”许诺送所有的人到门口,一一挥手告别后,回过身来,看见黎浩然还在大厅里。

“有时间吗?一起喝茶?”黎浩然沉眸看着她。

“对不起,没时间。”许诺一句多的话都没有,断然拒绝了他的邀请。

“还记得过去?还不肯原谅我?”黎浩然眸色微转,突然咧唇而笑:“我印象中,许诺是个很大言的女生,而且,那不过是少年时候的无知使然,你难道要记恨一辈子?”

许诺低头轻笑,无奈的摇了摇头,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黎学长,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一辈子,我怕做噩梦呢。”

“这样吧,一起喝个茶,我们就此和解,说不定,以后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黎浩然看着她诚恳的说道。

“黎学长,我以为到了你现在这个年龄,应该懂得拒绝是什么意思?”许诺沉眸看着他,毫不客气的说道:“当年的事情,我并没有还放在心上,但对于你和你夫人这样的人品,我并没有准备和你们交朋友。我也从不浪费时间去应付自己不喜欢的人。”

“好吧,既然这样,我只能说遗憾。”黎浩然敛下眸子,脸上一片黯然,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重新抬头,对许诺说道:“那些个专家教授,你还是多注意些,惹他们不高兴了,他们多少会让你不舒服一阵子。”

“好,谢谢提醒。”许诺点了点头,对他的提醒很是认可。

“无论如何,在b市有任何事情,只要我能出上力的,你尽管找我。”黎浩然见她语气缓和了些,嘴角自然的噙起一弯喜悦的笑意,心里却是一片酸涩的叹息。

“许诺,有时候我在想,当年我如果不那么现实,今天的我们会怎么样?”黎浩然终是忍不住,看着她将当年的后悔轻轻说出了口。

“风铃,你看市长写的意见,可比那些专家教授专业得多了,看了我都汗颜。”许诺打开市长留下的笔记本,边看边对风铃说道,将身边的黎浩然当成了空气——他的话,更如空气里的水份一样,让她完全无感。

风铃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凑过头去看市长的笔记本,与许诺一起讨论起来。

黎浩然站在原地,默默的看着她半晌,脑海里如放电影般的,回想起上学时候,他和她的往事;似乎,她的冷硬与绝然,从那时候到现在,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当年,在他提出分手的时候,她哪怕只犹豫一下,他都会回头——可她却只是沉静的点着头,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

若当年的他,换成那日在校园遇到的男人,她也会这样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吗?

“你先生对你的工作,还支持吗?”黎浩然低声问道。

许诺仍只做未闻,与风铃继续讨论着文市长的记录本。

黎浩然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说道:“那,我先走了。这次,祝你成功。”说完后,目光自她脸上缓缓扫过,慢慢转身,大步离去——她是对的,过去的不可能再回来;伤害过的,再诚恳的道歉,也不可能挽回。

“你们有过一段?”风铃抬头看着放诺。

“校园恋爱,还没毕业就死掉的那种。”许诺合上本子看着她。

“他对你恋恋不忘呵。”风铃看着她,挤着眼眼,笑得一脸的暧昧。

“你以为他是真的忘不了?只不过现实的生活不那么如意,想找一个人怀念一下自以为是的旧情,暧昧暧昧,以抚慰他对婚姻的失望而已。”许诺冷笑着说道:“这种,就叫做下流。”

风铃睁大眼睛看着她,半晌才说出话来:“我说许诺,你说话这么毒,你们家顾子夕知道吗?”

“你不觉得,我对这男人这么毒,他会开心吗?”许诺拿起笔记本,在风铃头上敲了一下,帅气的往外走去:“今天的事情,算是尘埃落定,我们回去休息三天,然后研究这些笔记,做最后修定。”

“你拒绝别人这么爽快加恶毒,你们家顾子夕当然开心了。只不过,他难道不担心你有一天会这么对待他?”风铃回头拿了自己的笔记本,快步的追了上去。

她的话让许诺微微一愣——她会吗?

呵,当然不会。她的犹豫、她的纠结、她的不舍,只为他一个人有过啊。

如果对他也能做到这样的脸冷心冷,是不是,她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难过?

“汇报结束了吗?结果怎么样?”

刚想到他、刚想到两个人现在这种纠缠的局面、刚想到他那么远来只为陪她两小时的酸涩与难过,他的电话,就这么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