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98相约旅行

Chapter098相约旅行

“结束了,确认了第一套方案。”许诺的眼睛微微的眯起,声音里自然的带上了喜悦的情绪——几个月的努力,最终得到想要的结果,当然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虽然过程中,那些专家教授的嘴脸,看着着实让人讨厌。

“是市长做的决定?”顾子夕问道。

“是的,文部长基本没发表什么意见,看起来很低调的样子。”许诺想了想说道:“一起来的还有几个院校的专家和教授。他们和文部长的关系,似乎比较亲近,而他们选择第二套方案的倾向比较明显。所以,可能文部长的本意是选择第二套方案,但市长表了态后,他就只能跟随了。”

“和那些老学究有争执?”顾子夕了然的问道。

“算不上争执,反而是他们诸多为难,我都很耐心的解释了;最后市长做了决定后,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应该是习惯了争论,对结果并不那么在意吧。”许诺解释着说道,她对自己的态度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对那些所谓专家的看似正确、实则无聊至及的问题很是不耐,因着在市长面前、又为了自己的方案顺利过关,所以一直压着性子在解释。

“恩,不用管他们,定下来就好。”顾子夕沉声应着,略作停顿后,轻轻问道:“后续还有一个月时间,准备怎么安排?”

“后面……”许诺微微沉吟:“先让大家休息三天,然后开始做精修,这个大约需要一周的时间;精修完后,就交给市里,他们进行时间长、设备、主题的报送,这个和后期的摸拟版同时进行。”

“然后再针对播放环境的不同,分别做标准版、广场版、影院版三个版本的调试和摸拟,这个大约需要两周的时间。最后只余一周不到的时间,这样算算还是挺紧的。”许诺低声说道。

“时间差不多是够的,也不需要太赶。”顾子夕点了点头,声音微微顿了下才又问道:“后面几针,回来打吗?”

“不回来了,我找吴秘书联系了个医生,都安排好了。”许诺轻声说道。

“好,那你自己多注意。公司这边,清关的货要到了,产品发布会、旧公司的运作,都到了关键的时候,我可能抽不出时间来看你。”电话那边,顾子夕的声音轻柔而低缓,带着平静的淡然。

“你也注意休息,你今天看起来不太好。”许诺轻声说道:“你飞来飞去,我会担心。”

电话那边,顾子夕轻应了一声,低声说道:“我知道了,工作上若有事,及时给我打电话。没别的事,我就先挂了。”

“恩,再见。”许诺轻轻说着,便挂了电话。

轻轻的握着电话,站在原地许久没有走动一步——他们两个,下一步,究竟该何去何从?

谁都舍不得放手,而现实,谁都无力改变。

她要顾子夕给她多一些时间,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在时间之后,她是否真的能看开看透,放低爱情的底限?是否能将艾蜜儿看得不再重要。

“许诺,在等我吗?”许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许诺握紧电话,转身冲着风铃笑了笑:“是啊,总算是可以暂时放松下来了。”

“走吧,今天咱们都好好睡一大觉,明天让老王请客游B市。”风铃加快步子走到她的身边,与她并肩往外走去。

“我才不信你睡得着,我猜你回酒店要捧着市场的笔记本去研究了。”许诺笑着说道。

“算你了解我。”风铃轻笑,轻瞥了她一眼说道:“你呢,要和顾大总裁和我们的莫先生汇报进度吧。”

“顾大总裁刚刚已经打过电话来了,莫先生呢,我回酒店再联络他。”许诺微微笑着说道。

“哈哈,这不是关心结果,是关心他老婆吧?”风铃哈哈笑了起来。

“算是吧。”许诺低头轻轻笑着,眸光微微转动,心里某处,似乎有些微微的松动——两个人的相处,看到的似乎永远都是两人之间无法解开的结。

而跳开两人的相处,经由旁观者说出来,眼底浮现的,却全是他对她的好、是他对她的在意、是他对她的无奈。

如她所说,他对她是极好的。

如若不好,决定分开的时候,哪会有痛?又哪里会有不舍。

许诺低头,无意识的把玩着手机,看着顾子夕的名字、看着他的信息、眼里有着微微的热度。

第二节:若兮:相约旅行

第二天,大家约好了同游B市,偏严若兮要拉着去看房子。

“许诺,这套房子呢,大小是挺好,就是太贵了些,一个月要4000啦,我算了算,我的工资付了房租、再付了阿姨的工资,加上吃饭,就全部没有了。”严若兮看着许诺,愁眉苦脸的说道。

“这比你住酒店还是便宜多了呢?”许诺仔细的帮她看着朝向、采光和家具,边说道。

“住酒店是伯安出钱啊,租房子可是我自己出钱。”严若兮嘟着嘴,趴在窗口,突然看见窗外一串铃兰,正从楼上的窗户上垂落下来,在风中摇摇摆摆,漂亮极了。

“这里的风景也是极好的,你看这个天井,从顶楼到一楼一片绿色,象个世外桃源一样呢。”严若兮犹豫着说道。显然,在看了三套之后,她对这套最满意。

“要不就租这里?”许诺在看了一圈后,对这套房子也还满意——是一对新婚夫妻为结婚才装的房子,因为工作变动,所以搬去了外环,在B市这寸土寸金的地方,这房子空置着当然不合算。

所以装修、家具、电器什么的,都是新的。对于严若兮这样的千金小姐来说,租房子住已属难得,条件上,自然还是要好些才行。

她想,就算是莫里安不喜欢严若兮挥金如土的习惯,却也应该舍不得让她太吃苦的——这种苦,于严若兮来说,吃得毫无意义。

“我看着也觉得这里不错。”许诺探头到窗外看了看,也被那片绿色的天井所吸引——当然,还有自楼上垂下来的铃兰花,给人一种特别温馨和亲切的感觉。

“还是把余下的两套看完吧,说不定有更好的呢。”严若兮打开手机计算器,拔拉着算了一下,还是决定放弃。

“要不,你把这房子拍了发给莫里安,或许他也会这样建议。”许诺看着严若兮,突然觉得有些不忍心——一个有父兄疼着的女孩子,为了爱情这样的委屈着自己。

“他会不会觉得我故意的?觉得我就是不能吃苦?”严若兮皱眉说道。

“他为什么要你吃苦?以他的条件,就算不能让你过着和以前一样挥金如土的日子,也不至于要你吃苦的。”许诺微笑着看着她,打心里喜欢着她的单纯与在爱情里的执着。

“是啊,我也不能让他觉得我在怕他养不起我啦。”严若兮重重的点了点头:“就这套了,我拍给他看。”

“恩。”许诺点了点头,走到旁边与中介公司慢慢的攀谈起来——她租房子的经验多,倒是可以帮她谈谈条件和价格。

“eric,我发你的图片你看了没有?”

“那是什么房子?”

“我准备要租的房子,才装修了一年半,家具什么都是新的,周围环境也还可以,就是价格贵了些。”

“有电梯吗?物业是封闭管理,还是开放管理?热水器是电的还是煤气?家具看起来有些粗糙,装修的材料从照片上看,不太好。”

“喂,你有这么多意见啊?”严若兮求助似的看向许诺,边说道:“许诺也说可以的。”

“许诺?”莫里安的声音不由得微微一顿,沉声说道:“你不知道她工作都要熬夜才能做完的吗?你这么点儿破事还找她?”

“我……”严若兮被他突然的指责,弄得说不出话来。

“严若兮,你只比她小一岁,什么时候,你能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弄清楚?”莫里安的语气有些隐隐的不耐,刚接电话时的耐心瞬间全失。

似乎,只要遇到许诺的问题,他都没办法冷静。

“对不起,我问过她了,她说今天休息来着。”严若兮呐呐的说道。

“若兮,莫里安意见怎么样?”许诺见严若兮脸色似乎有些不对,便快步走了过来。

“他有好多问题,你帮我回答吧,我都不太懂。”严若兮敛下眸子,将电话交给了许诺,自己则走到有铃兰花的窗前,心里有着淡淡的委屈。

许诺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接过手机对电话那边问道:“莫里安,这房子我看着还不错呢,若兮觉得贵了些,你的意见呢。”

“你今天休息?”莫里安沉声问道。

“是啊,昨天把方案确定下来了,这两天休息,之后还有两周的计划,就全部完成。我记得,昨天我好象给你发过信息?”许诺听出他声音里隐隐的不悦,便小声问道。

“知道是选了第一套方案,不过没说最近会安排休息的事。”电话里有电话按键的声音,似乎莫里安调出了信息又仔细看了一遍:“房子的事你让她别折腾了,没那个必要。”

“这个,你自己和她说吧,她是因为你才做这个决定的。”许诺看了一眼落寞的严若兮,对电话那边的莫里安柔声说道:“莫里安,别对她太苛刻了,她很努力。”

“你把电话给她。”莫里安淡淡说道。

“莫里安……”许诺下意识的想阻止他。

“许诺,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莫里安的声音一片低沉。

许诺的声音微微一窒,半晌才轻轻说道:“如果我有什么让你误会的,我很抱歉。”

“对不起,我先挂了,她的事情由她自己决定吧,我和她没什么关系。”莫里安说完便‘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拿着盲音一片的电话,许诺不由得微微的发怔——想来,是自己错了。若不能接受他的感情,更不能插手他新的感情。

“许诺,他对你发脾气了吗?”严若兮看着许诺脸色微变的样子,心里不由得一阵难过。

“没事,若兮,这房子我觉得不错,价钱的话,你按半年付,2800一个月。在B市能找到这样价格的房子也挺不容易的。”许诺放下电话,看着严若兮说道。

“好,那就定了马。”严若兮点了点头。

两人去中介公司办好了手续后,许诺将钥匙交给严若兮:“找个换锁的人,把锁芯换一下,这样比较安全。”

“好。”严若兮点了点头,看着许诺说道:“许诺,对不起,害你被eric骂了。”

“没关系,原本,也是我对不起他。”许诺轻扯嘴角,看着严若兮勉强笑了笑:“若兮,莫里安是个值得你用尽全力去爱的男人,你不要放弃。”

“许诺,你放心好了,我这人呢,最大的优点就是有韧性、脸皮也够厚,所以,他只要不是完全不理我,我就不会泄气的。”严若兮仰起头,看着天空的阳光,慢慢的眯起眼睛,声音里仍然是不妥协的坚持。

“莫里安会有一天,发现你是最适合他的女孩。”许诺看着她一脸阳光的模样,只觉得心里一阵暖意——感谢她,在一点儿希望都没有的爱情里,一个人这样的坚持着。

“我一定能等到。”阳光下,严若兮轻轻低下头,阳光满满的脸上,淡淡的落寞一闪而过。

许诺的心里不由得微微一酸,伸手用力的抱了抱她,低声说道:“加油,我永远支持你。”

“许诺,谢谢你。”严若兮用力的点了点头,看着许诺说道:“他曾经爱上这么优秀的你,所以我必须更加的努力,才能让他爱上我。所以,我有心理准备。”

“你放心,我不会放弃的。加油加油。”淡淡的落寞后,立即又恢复了一脸的阳光。

“好啊,加油加油。”许诺笑着点了点头:“这两天有没有工作安排?正好我有时间,我们去旅游,怎么样?”

“真的?”严若兮目光陡然一亮,用力的点着着:“不过,不要让eric知道,我觉得,他不喜欢我老是麻烦你。”

“随你,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许诺笑着点了点头,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对严若兮说道:“我送你回酒店,你去查攻略,我拿了行李去找你。”

“oK,太棒了。”严若兮笑着与许诺击了个手掌,转身回到了许诺的车上。

回到酒店后,许诺快速的收拾好行李,突然觉得一直压抑的情绪,有股释放的感觉——偶尔将放逐,或许能让心情暂时的走出困境。

“子夕,我约了朋友去旅游,大约两天时间。”站在酒店的门口,外面的阳光依然明亮。许诺给顾子夕发了信息后,便拉着行李箱,快步往停车场走去。

“知道了,注意安全,旅途愉快。”将行李箱放进后备箱后,回到驾驶室里,许诺便收到了顾子夕回过来的信息——清清淡淡的一句话,似乎不带一丝情绪。

许诺微微一笑,将手机放在一边,发动车子,往严若兮住的酒店开去——再多的心事、再多的矛盾,都暂时放下吧。

s市,市中心写字楼,顾子夕的新办公室里,顾子夕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天天中文没有移开眼睛。

他以为,三天时间,她会在酒店等他过去;他以为,就算出去旅游,她至少也会是和团队一起的;他以为,就算是和朋友一起出去,至少会告诉他,朋友是谁、会去哪里。

可是,她什么也没有。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不管他是否会担心;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也不管他在分开的时间里,会有多煎熬。

许诺,如果这样一个人的离开,你真的习惯,是不是会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许诺,是不是,你用这样的方式,尝试独自一个人的生活?

“顾总,会议马上开始了。”谢宝仪推门进来,看着顾子夕阴沉得似乎随时都会爆发的表情,心里不由得微微一竦。

“今天的会议,你主持。”顾子夕拿着手机的手,用力一握,说话的声音低沉而轻缓。

“可是,这是新公司业务正式运做的第一次会议。我不认为有人能够代表你。”谢宝仪大胆的说道。

“那就改天再开,我现在没有情绪。”顾子夕闭上眼睛,将头用力的靠进椅子里,转动着椅子背对着谢宝仪。

“好的,我知道了,我通知大家改期,这几份文件我放在你桌上,你情绪好些的时候看一下。”谢宝仪点了点头,快步走到他的办公桌前,将文件放下后,下意识的看着他刚才用力握着的手机——“子夕,我约了朋友去旅游,大约两天时间。”

发信人的显示是许诺。

是因为这个吗?

谢宝仪疑惑的看了顾子夕一眼,不敢在他办公室久留,转身匆匆离开后,心里却一阵疑惑——只是为了她去旅游,他的情绪就这么差?

这个女人,倒底有什么魔力,将他影响至此。

谢宝仪深深吸了口气,去会议室通知大家会议改期后,便给许诺打了电话过去——

“许诺,我是谢宝仪。”

“今天是新公司正式启动业务第一天,所有的高管都等着顾总去主持会议,然后他告诉我:他没有情绪,无法主持,所以会议改期。”

“我打这个电话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告诉你,你已经影响他太多、进而影响到公司的工作。”

“虽然你才二十四岁,但是你是他的太太,我希望你不要太任性。”

“不好意思,如果我有什么冒犯的地方,十分抱歉,我只是为公司好。”

“宝仪?”顾子夕的声音自身后响起,谢宝仪整个人不由得愣在了那里,拿着电话天天中文无法说出话来,头皮发麻得也不敢转过身去。

顾子夕伸手将她手中的电话拿到了自己的手里,看了一眼显示还在通话中的信息后,慢慢的话到了耳边:“许诺,还在?”

“恩。”

“公司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

“对不起,我,是不是太任性了?”

“没有,你稍后把你朋友的电话发给我,两个人的旅行,我会多一些担心。”

“是严若兮,那个学建筑设计的女孩子。”

“她是谁我并不关心,我只在乎你是不是安全的。”

“好,挂了后我发给你。”

“我一会儿有会,就不聊了,每到一个地点,给我个电话。不要疲劳驾驶、不要走太危险的路。记得,我会担心。”

“……”

“我挂了,再见。”

“愿意分享我的旅途见闻吗?”电话那边,许诺突然说道。

“当然。”顾子夕的呼息不由得微微一窒,一直温润的声音,情不自禁的哽了一下。

“那我发照片给你。”许诺轻声说道。

“好。”顾子夕轻应着,听着许诺按掉电话后,才将电话慢慢的拿离耳边,慢慢的递给一直呆呆发愣的谢宝仪:

“通知大家十五分钟后开会,这次会议后,除了人力资源的工作你继续,其它的工作交给晓宇。”

“对不起,我只是关心公司的业务。”谢宝仪接过电话,看着顾子夕低声说道。

“你和我一起工作八年,该知道我的底限,还要我再说一次吗?”顾子夕沉眸看着她。

谢宝仪眼圈微微一红,扭过头去,许久,才将情绪平复下来,慢慢的的说道:“对不起,是我错了。”

“如果是别人,我会请她现在马上离开。”顾子夕轻扯嘴角,看着她时,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我知道,谢谢你的宽容。”谢宝仪深深吸了口气,用力的咽了咽口水,自嘲的说道:“我没有想到过会影响你、影响你们,那,只是我自己的事情。”

“她知道?”顾子夕的眉头微皱了起来。

“比你,更早知道。”谢宝仪不禁低下了头,想起她闯进许诺房间的那个下午;想起许诺微笑着威胁她的那个清晨;心里一片苦涩——聪明如许诺,对自己的心思知道得清清楚楚,却从来没和顾子夕说过、也从来没有对自己有过敌意。

她从来都知道,她的对手在哪里,她该在意的是什么。

自己真是鬼迷心窍了,居然因着对他的心疼,而去指责他心里最在意的女人。

“她,很聪明。”谢宝仪轻扯嘴角,勉强笑了笑,看着顾子夕说道:“我去安排会议了,后续的工作,我会和晓宇交接。”

“去吧。”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她僵直的背影,眸光一片沉暗。

“许诺,宝仪她……。”顾子夕轻轻叹息。

“她对你的感情并没的打扰到我。”电话那边,许诺的声音一片沉静。

“我懂了。”顾子夕低低的说道。

他懂了,艾蜜儿对他们的影响,又何止是打扰;对于不在意的人,她可以大方到任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对于在意的人,即便无法冲破道德的束缚,她也无法做到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