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99关键信息

袁雨作品 权少的新妻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099 关键信息

他曾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一切都可以安排得很好——他甚至没有问过她:在与她的婚姻里,对蜜儿的责任可否继续?而一厢情愿的把爱情和婚姻给了她,而选择了继续对蜜儿的照顾。

他从来没问过她,这样的婚姻是不是她想要的?

经过太多的阻挠与反对、经过太多的犹豫与退缩后,他们拼尽全力的在一起,以为这样就可以幸福。

他以为有了他的爱,她就可以快乐。

他看到了她的勇敢和努力,却没有看到她的妥协与忍耐;他甚至开始对她的情绪感到疲惫和烦燥;

如果,如果许诺不决定离开,是不是,他们的爱情、他们的婚姻,终有一天,会死在他所谓的责任里、死在许诺无声的忍耐里?

想到这里,顾子夕不禁一阵后怕——在他自以为是的妥协里、在他疲惫与烦燥的情绪里,许诺又有多少委屈?

‘嘀嘀’的声音,传来许诺发过来的信息,是严若兮的联络方式:“我们明天早上出发,主走关外,想象被风化的几千年以前的故事,不觉间有些兴奋起来,很期待。”

“介意多一个人同游吗?”顾子夕慢慢写了信息过去。

而电话那边,良久之后,许诺才重新回了信息过来:“介意……”

顾子夕眸光微微闪动,轻轻笑了笑,回信息说道:“顾太太这是嫌弃顾先生太老了吗?那顾先生就等着你分享旅途趣事了。千万注意安全,顾先生年纪大了,可经不起再来一次失联的惊吓。”

“你老公很幽默哦。”严若兮笑眯眯的看着许诺,一脸羡慕的说道:“而且,好宠你啊。”

“是吗?”许诺微微笑了笑,收起电话,与严若兮讨论第二天的路线。

聊着聊着,许诺却有惊喜的发现:看起来少不经事的大小姐,对于路线的精确与记忆、对于打包行李的熟练与周全,是她完全不能比的——和严若兮比起来,她才是真正的生活白痴。

“你别奇怪,我们做建筑设计这一行的,除了绘图、测量之外,野外考察测绘,是非常重要的功课,经常是老师指定一个建筑,我们就自己查资料、查路线,找到这个建筑,然后完成测绘和建筑方式的学术报告。”严若兮皱了皱鼻子说道:“所以这些算不上什么,只是这个专业学生的必备学习能力而已。”

“已经很历害了,我完全不行,看来这一路,我除了当司机,其它的都得靠你了。”许诺笑着说道。

“当然没问题。”严若兮开心的笑了起来——从来都被别人保护着的她,居然还有能力去照顾别人,对他来说,是件太值得开心的事情:这说明,她也不是一无是处的麻。

而一直都在照顾别人的许诺,突然间完全的懒散下来,把自己交给一个毫无心机的女孩子,没有戒备、没有猜疑,又何尝不是一次全新的体验!

两个年龄相仿,原本没有任何交集,却因着莫里安的原因走在一起的年轻女子,就这么意料之外、却又意料之中的成为了朋友。

清晨的出发,沐浴着晨曦的微光,两个女子有种冲破樊篱的轻松感。一路上,打开全景天窗,放着快乐的音乐,开车的许诺哼着歌、乘车的严若兮将双手举出天窗外,高声的应和着许诺的歌声,象个快乐的孩子一样。

…………

我们都是好孩子

异想天开的孩子

相信爱可以永远啊

我们都是好孩子

最最善良的孩子

怀念着伤害我们的

推开窗看天边白色的鸟

想起你薄荷味的笑

那时你在操场上奔跑

大声喊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

“eric,我爱你……”严若兮突然站起来,将整个上身都从天窗里露了出去。

“疯了疯了,若兮你疯了。”许诺大笑着说道。

严若兮对着在飞驰中一直往后的公路,大声说道:“许诺,如果在校园遇到他,我一定会在他的宿舍楼下这样喊,你相不相信。”

“相信。”许诺大声回答着她:“不过,你这样追过别的男生吗?”

听到这句话,严若兮便又坐了下来,从后排坐跳到副驾驶上坐了下来,看着许诺笑着说道:“有啊,追一个学长,不过后来被伯安打了一顿。后来再不敢了。”

“然后你就放弃了?”许诺笑着问道。

“是啊,只是好玩儿麻,又不是有多喜欢。”严若兮轻哼着说道:“如果是eric,我就天天去他楼下喊。”

“前面那片沙地不错,我们下去拍照。”许诺伸手指着前面不远处,一片绿地中的天然沙堆,对严若兮说道。

“好啊,真是奇怪,旁边都是绿草环绕,中间却有这么一大片的沙漠。”严若兮用力的点了点头,说着便已经坐下来将鞋子给脱了。

“许诺,快过来,鞋子脱掉,沙子特别细,比海边的还细。”

“烫不烫?”

“有点儿,但里面是凉的。”

“是吗?”

两个女人穿着短裤、打着赤脚,在沙堆里摆拍着各种造型,最后竟把沙堆给挖开,将自己给埋了进去。

“喂,快出来,那边好象爬过来一条蛇啊!”严若兮突然大喊起来。

“啊——”许诺一扭头,看见一条沙漠色的小蛇快速的游动过来,不由得吓得尖叫起来,整个人僵直着一动了也不敢动——这种软体动物,她生来最怕。

“别叫别叫。”严若兮双目紧盯着那条漠色小蛇,几乎也是一动也不敢动——她有野外生存的经验,对这种小蛇倒也不怕,但却知道:蛇的性子并不主动,你若不攻击它,它便也不会主动的攻击你。

但是,谁能保证这蛇不把她们的动作当作是攻击呢。

严若兮缓缓的将一只手从沙堆不动声色的抽出来,在身后慢慢的摸索着。

“若兮,你找什么?”许诺吓得连声音都发起抖来。

“石头,我想引开它的注意力。”严若兮说话间,那条漠色的小蛇,已经停在了她们的面前,仰着头朝他们吐着信子。

“我这里有。”许诺学着严若兮的样子,将另一侧的手慢慢的从沙堆里抽出来,将从沙子里挖出来的石头塞给了严若兮。

“许诺,要是我成功的引开了它的注意力,我们马上往车上跑;要是惹怒它了,我们也要马上往车上跑啊。”严若兮说话的声音微微的发颤。

许诺叮着那东西,咽了咽口水,害怕的说道:“好,你扔吧。”

严若兮压抑着呼吸,捏紧了手里的石头,从自己的背后朝那东西的后面扔去——只听得‘噗哧’一声,石头落在小蛇身后大约几米远的地方。

而那小蛇更是精灵一样的迅速转身,象一发离弦的箭一样,朝着石头落地的方向窜去。

“快、快跑。”严若兮颤抖着声音,拉着许诺破沙而出,撒开腿逃命似的往车上跑去。

一上车,许诺连鞋都没穿,发动车子,便疯狂的开了出去——直到开出几百米的距离,才惊魂稍定的将速度放慢下来。

“若兮,甩掉它了吧?”许诺慌张的问道。

“甩掉了,甩掉了。”严若兮用力的拍了拍胸脯,长长的吐了口气。

“真是吓死了,我最怕这东西了。”许诺挣扎着将车熄了火,整个人便瘫软的趴在了方向盘上。

“我以前也遇到过几次,所以也不是很怕。但没有处理的经验,怕弄不好被它给咬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毒呢。”严若兮递给许诺一瓶矿泉水:“手脚洗一下,穿上鞋子吧。”

“若兮你来开车,我不行了,我的脚直发软。”许诺接过矿泉水,一个拿不稳掉在了车上,又弯腰拾起来。

“好,反正这里也没警察。”严若兮点了点头,整理好自己后,下车走到驾驶室这边将许诺换了下来。

直到若兮又将车子开出老远,许诺才慢慢的缓了下来,让若兮将车停在路边,这才拿了矿泉水,在若兮的帮助下,将手脚的沙子洗净。

“真的吓着了?”严若兮睁大眼睛看着她。

“当然,生平最怕的东西,就是那个——连名字我都不敢说好吧。”许诺伸手拍了拍胸口,只觉得刚才的一幕太凶险。

“嘿嘿,你这样的女人,就适合被男人保护起来。”严若兮拿毛巾帮她擦腿和脚,看着她若有所思的说道:“许诺,女人是不是要柔软一点,男人才会喜欢?”

许诺看着严若兮,思绪却飘到了艾蜜儿身上——如她,才算是女人中的女人吧:丽质天成、柔软纤弱、举手投足间,无不透着一股弱柳扶风的风情。

“若兮,别为了别人改变自己。今天他喜欢柔软型的、明天他喜欢干练型的,你哪里跟得过来。”许诺眸光微闪,眸底隐隐的痛意深深的隐藏,只是话语中仍透着一股子冷意:“喜欢你的,什么样的你他都会喜欢;不喜欢你的,任你为她变成另一个人,他还是不会喜欢你。”

“这样吗?可是我还是希望自己离他心目中的女人更近一些,这样,我的机会才会更大。”严若兮低着头,想了半晌,轻轻说道。

“若兮加油,每个人对待爱情的态度都不一样,但真心去爱的那个人,总能得到幸福的。”许诺微眯着眼睛,看着路边被风吹起的绿草,思绪如这被风吹起的绿草一般,轻扬起一股平和而生机的活力。

“加油加油,我们继续出发。”严若兮跳进驾驶室,唱着歌儿一路向前开去——

…………

推开窗看天边白色的鸟

想起你薄荷味的笑

那时你在操场上奔跑

大声喊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那时我们什么都不怕

看咖啡色夕阳又要落下

你说要一直爱一直好

就这样永远不分开

…………

晚上,两人在路边的一个农户家里住下来——农民家的晚餐,100块,却做了超大盘的四菜一汤,让她们两人吃得发撑。

“给太多了。”

“象你们这样边玩边过来的,很累的,要多吃一点儿。”

“谢谢大妈,这菜太好吃了。”

“知道你们城里人爱吃这个呢。”

“这里的天气真好,晚上都不热。”

“晚上那边有一片萤火虫,在城里见不着,你们会喜欢的。”

“是吗,谢谢大妈,我们现在就去看。”

严若兮拉着许诺的手,两人快步往门外那片充满星星点点萤光的绿林里走去。

满天的繁星、片目的绿色、个个萤火虫在林间飞舞着,象是这林间的精灵,充满着灵气与生动。

“这里的萤火虫居然不怕人的。”

“我那年去美国的迪士尼,有个仿藩多拉星球的主题乐园,那里的萤火虫也是这样,都落在游人的头上、肩上、手上,一点儿也不怕。”

“人和自然啊,就应该这样和谐的相处下去。还有人和建筑、建筑和自然,如果永远都没有破坏该多好。”

“现在的城市,已经没有灵气,钢筋水泥的东西,全是工业化的成果。也只有在这种山野田地里,才能找到一些属于自然的味道。”

“我要设计一座城市,一座有树有花、有鸟有兽、有萤火虫的城市。”严若兮眯起眼睛,在闪亮的萤火虫中,诉说着自己关于建筑的梦想。

“希望你能梦想成真。”许诺由衷的说道。她慢慢行走在林间的路上,闪烁的萤火虫,一点儿也不怕人的飞随在她的身后,似乎有一又隐形的翅膀,在身后隐隐发光;而她,就象踏露而去的仙子,那样的卓然、那样的从容。

“许诺,有人说过,你美得象仙子吗?”严若兮突然说道。

“有啊。”许诺停下脚步,微微侧眸。

“你老公?”严若兮笑着问道。

“我儿子。”许诺轻轻的笑了,眉眼弯弯里,又想起那次与顾梓诺的同游——在不知道彼此身份的时候,他们的相处,是那样的快乐。

…………

“许诺、许诺,我在这里,你听见了吗?我的回音。”

“我听见了,你听见我了吗?”

“我也听见了——”

…………

他稚嫩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只是,有多久,他已不曾这样无所顾忌的快乐了?只是,有多久,他们之间的相处,早已成了敌对的两面了?

顾梓诺,早知道我们的相遇,会让你的生活变得如此复杂,不如我们不相遇、不相识、不相认。

被子里,满是阳光的味道,严若兮在**打了个滚,满足的叹着气:“这被子好舒服。”

“是啊,满是阳光的味道。”许诺轻声说道。

“许诺,你儿子多大了?你结婚很久了吗?”严若兮趴在**,看着窝在被子里的许诺问道。

“5岁了,长得和他爸爸一模一样。”许诺笑着,将手机扔给了严若兮。

“哇,天啦,你老公的遗传基因未免也太强大了吧,这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严若兮看着手机里,顾子夕与顾梓诺的合影,张大的嘴巴久久没有合拢。

“不过我觉得,你太亏了啊,你一定要生个和你一模一样的女儿,这才公平。”严若兮将手机还给许诺,皱着鼻子看着她,不平的说道。

“这种事情哪有公不公平的,要再生个女儿也像他怎么办?天天板着一张脸,可太不讨喜了。”许诺接过手机笑着说道。

“不会的,儿子象他,女儿象你。”严若兮轻轻的笑着,做梦似的说道:“以后我和eric也要生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象他,温文儒雅;女儿象我,活泼可爱。”

严若兮翻过身体,拿起电话给莫里安发过信息去——一切美好的愿望,都化用最平淡朴实而天真的文字,传到地球的那一边:eric,今天我们玩得特别开心,我们象两匹脱缰的野马一样,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没有羁绊的旅行时光……。

…………

许诺用力的嗅着被子上被阳光晒过的味道,想起小时候,她出去上学打工,许言总是在家把被子晒得暖暖的。

人家说,被子里阳光的味道,象妈妈的味道;而对她来说,被子里阳光的味道,是姐姐的味道,是一天读书打工之后,最舒服的港湾。

许言,我们说好都要幸福的,这一次,你一定要努力的撑过去;这一次,我也努力的撑过去——努力的让我们的爱情,不被现实击碎;努力的想办法让顾梓诺快乐;努力的让自己有机会回到他的身边。

“子夕,今天我们一路走一路玩,路上的风光极好、心情也是极好的。”

“路上遇到一个小沙漠,我们把自己全部埋进去,好象这样,就可以让烦恼全都不见一样。”

“可是,烦恼不见了,危险却来了,一条蛇不声不响的靠近了我们。若兮真历害,她一也不怕,居然机智的用石块吓走了那条蛇,我们两个象亡命之徒一样逃回到车上,然后一路狂奔而去,直到确定它追不上了,我才发现,自己的手脚早已发软,还好,有若兮在,她象个女战士一样,好象有什么事情,她都能搞得定。”

“若兮问我,她是不是太强悍了,是不是该柔弱一点,男人才会喜欢。其实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我曾经也以为,我是不是太强悍了,是不是该柔软一点,你才会更喜欢?”

“呵呵,开个玩笑,你别介意。我们晚上住在当地农民家,吃了他们亲手做的四菜一汤,好吃极了;看了田间的萤火虫,美得和乐园里的潘多拉星球一样。”

“真是愉快的一天,分享几张照片,希望你感受到我在它处的快乐,愿你也同乐。”

许诺写了长长的文字,分了好几段发过去后,便又将沿路拍的风光,发给了顾子夕。

电话还没放下,顾子夕便直接打了过来:“怎么回事?遇到蛇了?人没事吧?”

许诺不由得无奈轻笑:“我和你说了那么多话呢?怎么只记得这一句麻。”

“那么多都是废话,只有这一句是重点。”顾子夕的声音低沉而紧张。

“你这个人……”许诺不禁气结,想到他那张刻板而没有浪漫细胞的脸,也只得泄气的回答:“没事,若兮都处理好了。”

“那就好,明天走到有商店的地方,买点雄黄酒在身上,无论是对蛇、还是其它毒物都是有效的。”电话那边,顾子夕严肃的交待着她。

“知道了,明天就去买。”许诺轻声应着。

“农民家做的菜,卫生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吃了肚子不舒服?”

“没有。”

“晚上去树林里,有没有蚊子咬?”

“没有。”

“农家的床和被子怎么样?会不会潮湿?”

“不会。”

“恩,该花钱的时候就花钱,别委屈到自己。”

“顾子夕,你真是个商人!”

“……恩?”

“因为你很能抓住关键信息啊——”许诺不禁低声哀叫。

“还有一个关键信息我必须回答你:你是许诺,不管你是强悍、还是柔弱,我都喜欢。不要胡思乱想。”顾子夕的语气严肃而认真。

“我知道了……”许诺的语气变得柔软起来——因为他抓住的每一个关键信息、因为他心里最看中的东西:她的快乐远不如她的安全来得重要。

现在的他,不仅是恋人——更是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