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00为爱努力

袁雨作品 权少的新妻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100 为爱努力

放下电话,在山间的虫鸣蛙叫中,这一觉,睡得格外的踏实----或者是白天太累的缘故;也或者是在单纯若兮的影响下,她也试着将自己变得简单的缘故。

山间的晨曦,日光照在门外那外竹林中,显得格外的清新而明亮,就如初生婴儿一样,给人新生的喜悦。

“大叔大妈,再见。”

“这一段是山路,两位姑娘开车可要小心了。”

“知道了,谢谢。”

踏着清晨的日光,下一站的目的地并不明确,才一天的时间,她们已经爱上了这种边走边玩,不知道终点在哪里的旅行方式。

“许诺,听说那颗姻缘树特别的灵。”

“是吗?我们去看看。”

“你看你看,好多人啊。”

“子夕,我们路过了一棵姻缘树,听说有500年的历史了,上面挂满了路人求来的姻缘签。若兮非常兴奋,本来不太相信的我,也决定去凑个热闹了。有时候,我们自己没有办法把握的东西,或许该交给命运,这样无论是分与合,就都有借口了吧。”

“许诺,你求好了没有?你帮我看看这个是什么意思?”严若兮举着自己手中的签从人群中挤出来,对着已经站在外面的许诺高声喊着。

“给我看看。”许诺收起电话,将严若兮的签拿在手里:“八十一签,中签,经之营之,不日成之。”

“中签呢,唉,看来老天都知道我追莫里安追得很辛苦啊。”严若兮叹息着说道,只是脸上眼底,却仍满是笑意----不日成之,这才是最重要的啊,过程辛苦一点,她才不怕呢。

“我来给你解解,这签的意思就是告诉你:经之:就是继续追;营之:就是要有点儿技巧,不能便凭一股傻劲儿;不日:就是不久的将来;成之:当然是你们成了喽。若兮,恭喜恭喜哦!”许诺笑着将签还给严若兮,眼底盈盈的笑意里满是鼓励。

“这个可不能让eric知道,否则他会避得我远远的。”严若兮皱皱鼻子,笑得一脸贼精贼精的,边用手边的红布将签包起来边对许诺说道:“我去找个好位置挂起来,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看看你的。”

“去吧。”许诺笑着点了点头,微眯着眼睛,看着她一脸雀跃的一路小跑到姻缘树下,仰着头,寻找着最合适的挂签的地方。

“你的签文是什么?”许诺低头,手机上有顾子夕回过来的信息。

许诺看着自己手里的签文,眸子里一片幽暗与深邃,慢慢的发了信息过去:“不太好呢。”

“这些东西玩玩就行,别信了。”顾子夕快速的打了电话过来。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

“扔了吧,下次我陪你再抽一次。”顾子夕轻声安慰着她。

“恩。”许诺点了点头,微眯着眼睛看着手里的签文,将手慢慢的握了起来。

“许诺,我的挂好了,让我看看你的。”严若兮快乐的跑了过来,从许诺手里将签抽了出业,兴奋的大叫起来:“许诺,你居然是上签!”

“许诺?”电话那边,顾子夕低喊一声。

“上签是上签,却不代表是好签。”许诺轻叹一声,慢慢的念出了签文:“第十签,上签,签文是:奉子之助,伉俪情深。”

“是指顾梓诺?或许是让你再生一个。”顾子夕快速说道。

“你不是说这些东西不可信吗?”许诺不由得失笑。

“老公是陪你一辈子的人,孩子只是陪你一程的人。所以许诺,你的选择里,顾梓诺不应该占据主要因素。”电话里,顾子夕的声音轻缓而认真,还带着几分沉郁。

“我歉他的。”许诺轻声说道。

“这事在电话里没办法说清楚,你这种心情我也没打算用三言两语就让你改变,只是许诺你记住:这世界上最爱希望你好的人,除了许言,就是我。所以,你的选择,也该对得起我。”顾子夕沉声说道。

“别影响我心情了,这两天感觉很好,不想谈这些。”许诺淡淡说道。

“好,不谈,你继续放松,我等你想谈的时候、也等你想通的时候。”顾子夕的声音变得柔软,淡淡的语气里,是对她的包容与心疼。

“我先挂了,若兮在等我呢。”许诺抬眼看着一脸喜庆的严若兮,心境不由得开朗----她只是中签,已然知足的快乐;自己这个上签,不也道明了努力的方向吗?

该向她学习的,不要总想着放弃,而要想着如何去坚持。

“子夕,儿子当然是最重要的。不过,我们想我们应该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你说呢?”许诺突然说道。

电话那边,顾子夕突然沉默。

“真的要挂了,我们要去下一个景点了。”许诺低声轻语着,轻轻的挂了电话。

“许诺,我两天后到b市,我们聊聊。”顾子夕的信息迅速的追了过来,许诺看着那一排淡然沉静的文字,深深吸了口气,抬眼看着严若兮说道:“我去把签挂起来。”

“许诺,你老公电话?哈哈,你们简直太恩爱了,羡慕死人了。”严若兮拉着许诺的手,朝她刚才看了半天的风水宝地跑去。

许诺只是微笑着,虔诚的将签挂到了严若兮签的旁边----她们约好,当签文灵验的时候,再回来看看,放在一起到时候也容易找到。

“一个好的开始,意味着今天的旅程将会非常愉快。”严若兮对着自己的签拜了三拜后,拉着许诺转过身去:“许诺,今天之后,你会看到一个……”

“允儿,你……也在这里……”许诺捏了捏若兮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说,目光却看着眼前长身玉立的林允儿,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她是顺路还是刻意到这里来?

“是啊,你也在呢。”林允儿脸上不禁微微尴尬,目光转向站在许诺身旁的严若兮,微微点了点头,淡淡问道:“和朋友来旅游?”

“是啊,你刚来吧,我们准备走了。”许诺点了点头,转眸看见她身边并没有其它的人,心里只觉得微微一酸。

林允儿转眸看了一眼她们刚才挂签的地方,眸光微微闪了一下,淡淡说道:“我在这里等朋友,你们先走吧,玩得愉快。”

“玩得愉快,再见。”许诺点了点头,拉着若兮转身往停车区走去。

看着两个阳光满身的女子快步远去,林允儿突然有一种自己老了的感觉----她比他们大了五六岁吧,身上却早已没有了她们这样的活力与朝气。

或许,太相似和太熟悉的两个人,看到对方就象看到自己一样,熟悉得没有**、也没有光芒。

如许诺这样,沉静中带着灵动的阳光气息的女子,才有足够的力量穿透他平静的心海,让阳光在他的心上折射出明亮的光彩与暖意吧。

所以她才有足够的光芒去吸引到他的目光,而她这光,照亮了他,却不肯为他停留。

“eric,我几乎不相信,你这样沉静理智的男人,会为了一份不可得的爱情而执着。但是,我只能祝福你,不是吗!”林允儿微敛眸光,涩涩的笑了。

慢慢走到许诺刚才系姻缘签的地方,伸手轻轻拨动着那两个挨在一起的绳结,微转的眸光,慢慢变得明澈。

随着时间往午时走去,来的人越来越多了。

林允儿转身看了一眼远处求签的地方,微微笑了笑后,便转身离去----既然不再会有机会走进他的生命,那就不要再给自己一点希望。

从此以后,不过是陌路。

“允儿,我在这里。”允宁大步往允儿这边走来。

“我嫂子呢?情况还好?”允儿抬头给了哥哥一个安静的笑容,笑容里没有苦涩与忧郁,甚至还带着几分纯澈的阳光味道。

“让她在车上休息呢,早知道就不带她过来了,真是麻烦。”允宁看着允儿,目光中带着疑问:“你求签了?还不错吧?”

“心里没有目标可怎么求,所以我就不求了。”允儿笑着说道。

“那就不求了,我们走吧,前面有个农家果园,可以去看看。”林允宁的眸光微闪,揽着允儿的肩膀往回走去。

“你去求一个麻,我猜嫂子不能过来,心里肯定懊恼的,你去帮她求一个。”允儿抬头看着允宁,笑着说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是骗你们这些女人的。”林允宁摇了摇头,揽着允儿大步往前走去----若不是要陪她出来散心,不让她被那个秦蓝骚扰,他还真不会来这种地方。

“切,大男子主义。”林允儿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却也没有强求他----自己的姻缘自己都看不清楚的话,老天爷哪里帮得到你。

林允儿将头依在哥哥的肩窝里,依着他的步子,慢慢往前走去,心情较之来的时候,已然完全不同----原本是不死心,想来看看自己和他到底还剩几分缘分。

却不想,这么天南地北的,却又与许诺在这里相遇。这让她不得不服输----命中注定似的,这个女孩子,就是她感情的劫数。

既然如此,她也不要在这段感情里继续挣扎了----放过自己,也放过他吧。

第二节:高速,爱情如高速公路般不能回头

“许诺,刚才是你熟人吗?”严若兮坐在副驾驶,边剥着荔枝喂给开车的许诺吃边问道。

“恩,以前公司的同事。”许诺点了点头。

“好象很高傲的样子,是做领导的?”严若兮看着她问道。

“行政经理,相当于中国公司的大管家。”许诺淡淡说道。

“哦……”严若兮点了点头,突然后知后觉的喊了起来:“那她也和eric认识的吗?”

“认识啊,大家都是同事麻,只是不在一个部门。”许诺的眸光微闪,突然对严若兮说道:“前面那个地方,好象是早上那个大伯对我们说的溯溪的源头。”

“我看看。”严若兮向前探过头去,一会儿就忘了关于林允儿的问题:“那边有介绍,我们去看看。”

“好。”许诺微微笑了笑,微微打转方向盘,朝旁边的小路开去。

那个优雅而骄傲、集所有优势于一身的允儿,现在看起来,神情间的那股落寞,竟让她老了差不多有五岁的样子----爱情,真的很伤人。

只是,爱情的无理与任性,是每个人都没有办法控制的。

“许诺,这里是上游,我们从这里下去的话,一会儿还得溯溪而上,你行不行啊?”严若兮看着说明和地图对许诺说道。

“当然行啊,我读书的时候,可是运动健将。”许诺将随身双肩包扔给严若兮,走吧,中午玩儿这个最适合,水不会太冷。”

“ok,go。”严若兮接过包背上后,与许诺一起快速的走到下水的地方。

两人脱了鞋袜,用袋子包好后放进背包里,然后将运动裤给高高的卷了起来,摸着溪边的石头就下去了----水很凉,带着点儿凛冽的冷意,让人一个激淋后,只觉得畅快淋漓。

晚上,许诺开着车在高速上疾驰着,玩儿累了的严若兮,已经在副驾驶上睡着了,车窗外的灯影打在她的脸上,看起来一片纯真与安适。

“你在开车吗?”

“是的。”

“严若兮呢?”

“睡着了。”

“你把音乐打开,一个人开高速容易犯困。”

“开着了,你别和我说话,我说话容易走神。”

“好,小心些,过一会儿我再打给你。”

“好。”

…………

一路上,顾子夕每隔20分钟就打过来一次电话,让她根本没有机会犯困。

120码的速度,开在快速车道上,感受着路边的景物快速的往后退去、前面的车瞬间在了后面,突然主动拨通了顾子夕的电话:“子夕……”

“怎么啦,什么事?是不是困了?”顾子夕的声音一阵紧张。

“子夕,人生就象这高速公路一样,只能往前,不能后退;所以子夕,哪怕不知道前方会有什么危险困难,但后退肯定是死路一条;所以子夕,别让我有后退的机会、别让我走到死路上。”许诺紧紧的盯着路的前方,声音低缓而坚定。

“好,你好好儿开车,我们见面再说。”电话里,顾子夕只是温柔的叮嘱着----晚间的高速,是半点儿也不能马虎的。

“知道了,后面的工作我会安排得紧凑些,会回去看你的。”许诺轻声说道。

“好,现在你先挂,我要接一个电话进来。”顾子夕轻应。

“哦,那我挂了。”许诺轻挑眉梢,扯下了耳机,余光轻瞥了一眼熟睡的若兮,嘴角轻噙起一弯笑着。

“若兮,谢谢你,虽然我们的性子不同,却是你让我看到了:在这段感情里,我把自己弄丢得太久了。我爱的人,我为什么不去努力的争取?”

“若兮,我们的爱情,都值得坚持。所以,你也要加油。”

第三节:子夕,在最近的地方等她

当车刚刚转下高速路口,许诺将车速稍减,顾子夕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喂,你的电话接完了?”

“下高速了吗?”

“正下来。”

“减速,到安全区停下来,有人等你。”

“喂----”

许诺将大灯关掉,安全区的斑马线上,一身休闲服的顾子夕,正拿着电话站在那里----沉静的脸上,一片温暖的笑意,那笑意,将脸上的疲惫都状点得温柔起来。

“顾子夕……”许诺对着耳机,半晌说不出话来。

“恩,挂掉电话,专心开车。”顾子夕说着,便率先挂了电话。

许诺将车慢慢的滑到他的身边,按下车窗,沉沉的看着他,眼底是着微润的热意。

“去后面休息,我来开。”顾子夕拉开车门,将手伸向了她。

“子夕,你怎么会在这里……”许诺将手放进他的手里,声音里还带着不确定。

“因为我想马上见到你,因为我想当面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打算放手,我会抓住你的手,让你安心留在我的身边。”顾子夕伸手揽住她的腰,看着她柔声说道。

“顾子夕,我想,你是值得我努力的那个男人,我想努力的留在你的身边、努力的爱你、努力的让你,只爱我。”许诺深深吸了口气,仰头看着顾子夕,眸光里一片纯澈的坚定:“顾子夕,我是你老婆,别人都不是。”

“当然。”顾子夕伸手轻抚她的脸,看着她低低的说道:“我真是失败是不是?居然还让你有这种疑虑。”

“顾子夕,你以后做错事,我会很强悍的,你要有心理准备哦!”许诺敛下眸子,低声轻哼着。

“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所以面对你的软弱退缩,我反而束手无策。”顾子夕轻轻的笑着,母指轻轻的摩挲着她的温唇,眸光沉沉的看着她,慢慢的低下了头、慢慢的接近她、慢慢的----吻住她。

“子夕,其实,我很想你……”许诺伸手圈住他的腰,惦起脚尖柔柔的回吻着他。

“我是你老公,想我应该告诉我。”子夕用身体将她抵在车门上,双手轻捧着她的脸,温柔的辗转中,将这半个月来的煎熬、心疼,全部倾注在这个温柔而深沉的吻里。

在妖娆的夜色下,他们紧紧拥吻的身影,显得格外的热烈而沉醉,严若兮微眯着眼睛看着她们,一点儿也没有要回避的自觉----当然,她为他们的甜蜜而陶醉着:原来,爱一个人是这样的。

顾子夕微微睁开眼睛,看着严若兮托腮沉眸的样子,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起来,移唇在许诺的耳边轻声说道:“我们先送她回酒店。”

“恩?”许诺微微睁开眼睛。

“严若兮,她醒了。”顾子夕轻声说道。

“呃……”许诺不由得脸一阵通红。

“严若兮,是吗?”顾子夕轻轻移过许诺的身体在自己的臂弯里,弯下腰来,看着车窗里的严若兮淡淡问道。

“没错,是我。”严若兮歪着头看着他咧唇而笑:“我这个灯炮是蛮亮的,你们回酒店继续。”

“不错,很识趣,你坐后排吧,我开车的时候,许诺习惯坐在我身边。”顾子夕笑着说道。

“没问题!”严若兮轻扬眉梢,直接从副驾驶爬到了后排坐,抓起一个报枕抱在怀里,眯着眼睛看着在顾子夕的臂弯里,温柔又小巧的许诺,只觉得一阵赏心悦目----原来,女人一定要有男人疼,才会变得温柔起来的。

“上车吧,你也眯一会儿。”顾子夕揽着她走到副驾驶,帮她拉开车门后,对她说道。

“恩。”许诺轻应一声,略显慌张的上了车。

顾子夕弯腰帮她扣好完全带后,才回到驾驶室,沉稳的发动车子后,夜色里,汽车快速往市区驶去。

从高速出口到酒店,大约还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顾子夕将车开得很稳,而有了顾子夕在身边,早已疲惫不堪的许诺则很快歪在椅子上睡着了。

早睡了一路的严若兮,将个头靠在柔软的抱枕里,全心感受着在他们夫妻间,流动着的静谧而美好的气息、默契而安静的相处----夫妻,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吧,可以浓烈如刚才的热烈拥吻;也可以淡然如现在,相互间不说一句话,却仍然涌动着一股甜蜜的味道。

“好了,你不用送我上去了。”车子到了酒店门口,严若兮快速的下车后,接过了顾子夕帮他拎出来的行李箱。

“谢谢你对许诺一路的照顾,实际上,她没有多少独自出游和独自照顾自己的经验。”顾子夕看着一脸轻俏天真的严若兮,诚恳的说道。

“不用谢,我们是相互照顾。”严若兮朝他挥了挥手,看着安静沉睡的许诺,眯着眼睛说道:“你来了她才睡这么安稳呢。”

“是吗?”顾子夕转过目光看向许诺,眼底盛满温柔的宠溺。

“再见再见,好好儿照顾许诺。”严若兮似乎是话中有话,却不容顾子夕说话,拉着行李箱便快步往酒店走去。

顾子夕微微笑了笑,回到驾驶室,发动车子平稳而快速的往许诺住的酒店开去。

“唔----子夕?”许诺是在顾子夕开门的时候醒来的。

“到酒店了,等会儿进去洗了澡再睡吧。”顾子夕低头在她额上轻吻了一下,将她轻轻的放了下来。

“我居然睡了这么久了,若兮呢?”许诺扶着他站好后,将头靠在他的肩傍上轻轻的问道。

“她回酒店了。”顾子夕刷开了房门,揽着她往里走去:“我去帮你放水,你去洗澡,我下去拿行李。”

“我自己放水就行了,你下去吧。”许诺摇了摇头,冲着他微微笑了笑。

顾子夕沉眸微笑,伸手圈住她的腰,不再说话,只是低低的吻住了她----似乎是要弥补刚才在高速出口那个吻的意犹未尽,尽管身体已有明显的紧绷,他的吻依然缱绻而温柔......

直到紧贴着她的身体,有了明显的变化,他才低哑着声音说道:“去洗吧,我一会儿就上来。”

“恩。”许诺微喘着气,迷乱的点了点头。

顾子夕深深吸了口气,慢慢的松开紧拥着她的双手,拉开门大步往外走去。

许诺背靠在门上,伸手轻抚着被他吻得有些发疼的唇,眸子里一片深邃----在一起吧,时间总能让他忘了艾蜜儿的;在一起吧,再努力努力,不让梓诺感到为难。

如她白天对严若兮说的:在这段感情里,她迷失了太久、软弱了太久,她该为自己的幸福而努力的。

不努力就放弃,那不是许诺!

努力了还不行,她也不后悔。

许诺深深吸了口气,快步往洗漱间走去,将疲惫了两天的身体泡进温热的水里,只觉得每个毛孔都有种舒张开来的放松,舒服极了。

顾子夕拎了行李上来的时候,许诺正靠在床头看着杂志。

“头发怎么不吹干就上床了。”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便转身去卫生间拿了吹风机进来。

“躺过来,我帮你吹干。”顾子夕坐在床边,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对许诺说道。

“你身上都是汗呢,先去洗澡再过来吧。”许诺抬眼看他:“我等你过来帮我吹。”

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脸,低笑着说道:“好。”

说完便将吹风机放在了床头,起身拿了睡衣去了洗漱间。

顾子夕洗完澡过来的时候,许诺正拿着吹风机自己吹着头发。

“不是说等我过来的吗?”顾子夕脱掉鞋子上床后,从她手里接过吹风机,将她的头拉在自己的腿上躺下来。

“因为……等得有些无聊了。”许诺抬眼看着他。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耐性了?”顾子夕低头垂眸,笑意满满的看着她。大手自她柔软的发间穿过,顺着吹风机里温暖的热风吹过,轻柔的梳理着她的湿发,动作温柔而细心。

“你教我吧,让我变得更有耐心些,我也怕我的耐心不够,而弄丢了你、弄丢了这份爱情。”许诺轻轻敛下双眸,嘴角的笑意带着轻轻的叹息。

“许诺,我多希望我们的相遇能够更早一些,这样我就不会被责任而束缚;这样我就可以有完整的爱给你。”顾子夕低头轻轻叹了口气----注定迟到的相遇、便注定了这样多的磨难。

“既然已经迟了、既然你已经在遇到我之前爱了别人、我会让自己努力适应的。”许诺闭着眼睛轻声说道:“子夕,她那样的身体,我无法让你完全不管她。只是,你别让我知道好吗?”

“许诺----”顾子夕的手不禁停了下来,看着她的眸光不禁一阵暗沉----这就是她的妥协吗?对他不再要求,只是把自己的眼睛绑起来,假装没看到?

“子夕,在这件事上,我们一定有个人要让步,否则,我们要怎么继续?”许诺的嘴角轻轻翘起,只是那笑容看得让人心酸:“其实我怕,怕有一天你会怪我。”

“傻瓜,怎么会,都是我的错,让这么年轻的你,承受这些。”顾子夕放下吹风机,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对她这样的妥协,心疼得无以复加。

“子夕,我不喜欢爱情里如此软弱的自己,我得努力,我得为自己的幸福而争取。子夕,在我变得大方以前,别让我知道吧,只当是你疼我的一种方式,好不好?”许诺轻轻吸着鼻子,被他紧拥在怀里,眼圈蓦的红了起来。

“我从没想过要让你委屈,我只是以为你能理解、能接受。你若不能,我就改。”顾子夕的大手,用力的揉着她的后背,心里是满满的自责----他用爱,把那个自信而倔强的她,逼到了这种地步吗?要用假装不知道来维持心的平静。

深爱着她的他,怎么能把她逼到这般地步啊----过去和现面,作为商人的他,又怎么能不知道怎么选?

爱与责任之间,作为商人的他,又怎么能不知道怎么选?

只是他一直忽略了她的感受而已、只是他一直强势的认为她该接受而已。

“许诺,我已经安排好了,下个月面签之后就送她去日本,自此以后,生死不问;自此以后,我的世界里只有你;自以此后,无论是责任还是爱,都只给你。”顾子夕嘶哑着声音说。

“别告诉我吧。”许诺在他的怀里轻轻摇着头:“你管,我嫉妒得心疼;你不管,我自责得心疼;子夕,你管或不管,都别让我知道。”

“好,好,不让你知道。乖,别哭。”顾子夕轻捧起她的脸,沉沉的叹息里,深深吻住了她……

两人用力的拥抱着彼此,那样用力的占有着、那样极致的缠绵着,将所有压抑的爱,在这样狂热的交互与纠缠里,尽数释放……

“许诺,在今天以后,你不会再因为爱我而受委屈……”在一阵疯狂之后,他仍然紧拥着他,不肯放松一点力度。

“我努力的让自己做一个好妻子……”许诺轻喘着气,伸手轻轻推着他的肩膀:“你松开一点儿,我没办法呼吸了。”

“舍不得呢。”顾子夕低头,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吮吻着,一下一下的,让人酥麻入骨。

“喂,不行了,我这两天在外面,体力已经透支了……”许诺只觉得气息一阵急促,侧过头去一阵躲闪。

“知道,休息吧,明天再说。”顾子夕在她的肩上轻轻的啃咬着,以这样的方式,缓释着身体压抑的欲望。

“你明天什么时候走?”许诺轻声问道。

“明天下午2点30的飞机。”顾子夕低声说道。

“唉,总是这么赶。”许诺将下巴轻搁在他的肩窝里,低低软软的说道:“看到你这样,我一下子就心软了,觉得你这么霸道的一个大男人,都委屈成这样子了,一定是我不对。”

“是吗?这么来说,我扮可怜是成功了?”顾子夕轻声说着,大手在她的腰间轻轻揉动着……

“原来你是装的吗?那我可真是上当了……喂,你别乱动……”许诺低声惊呼着,喘着气在他的怀里扭动着,却在对上他沉暗的眸子时,让自己的目光深深的陷了进去----她停下躲避,看着他低低的说道:“其实,即便是演戏,你能做到这样子,我也很心疼。”

“不是演戏,是真的在担心你、想你、想得心都疼了……”顾子夕黝黑的眸子,如一潭深水,将她的温柔和柔软尽数的吸了进去。

“反正,你就是很历害,演戏也好、真心也罢,总之我是投降了……”许诺只觉得整个人都淹没在他的眸子里,不自觉的微微张开嘴,在他满是胡渣的下巴上轻轻的咬了下去……

顾子夕倒抽一口凉气,眉头不禁紧紧的皱了起来,张嘴轻咬住她的唇,在一阵难耐的轻哼声中,到底还是没有忍住,一阵低吼声中,他又将自己完全的淹没在她的温柔里……

在这沉暗的夜里,毫无意外的翻滚起一阵如火的热烈,一直持续到深夜……

间或,有他的低吼声;间或,还听到她的轻泣声;后来,便是温言软语、低声轻哄;财后来,便只听见她均匀的呼吸声,还有他粗重的喘息声……

当清晨的第一缕微光,透过窗帘斜斜的打在零乱的被子上,他睁开眼睛时,看见她整个人呈虾米状,蜷缩着窝在他的怀里;微微的酣声里,独属于她的气息,有节奏的吞吐在他的胸前;在这样的清晨里,撩拨着他最温柔的情绪、拨动着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如果每天醒来,都能在怀里看到这样柔软的她,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幸福啊。

“许诺,最后一次,让我把她送走,不要让她再打扰我们的爱情、不要让她再让你不安、甚至内疚吧。每个人都有责任把自己的生活过好,如果注定了我不能照顾她一辈子,那么早一天放手、和晚一天放手,又有什么区别!”

“毕竟,离婚之后,她已经是别人了。这个,我懂。”顾子夕的大手,把玩着她柔软的头发,就这样拥她在怀,再想起那个让他酸涩的决定时,竟然已经没有那么难过。

或许,人都是现实的动物,享受着眼前的幸福,便更不愿这份幸福再轻易的被打扰----他想,即便是自私、即便是冷血,他也只能这样选了。

若无法对得起每一个人,他便选择对得起自己最爱的、也是最爱自己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