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01经营婚姻

Chapter101 经营婚姻

尖锐的电话铃声响起,熟睡的许诺微微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伸手就去抓电话,却抓住了一只温暖的大手。

许诺睁开眼睛,便看见顾子夕那张俊逸出尘的脸,正一脸温润的放大在眼前:

“我的电话,帮我拿一下。”许诺的声音,带着疲劳之后的暗哑。

顾子夕伸手拿过电话递给她,微笑着问道:“你确定要这样接电话?”

许诺的脸微微一红,轻咳了两声,仍感觉到声音的嘶哑与低哑,不由得看着电话犯难。

“我接吧。”顾子夕轻笑一声,从她手里拿过电话:“你好,我是顾子夕,许诺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这事我同意,下午三点开始工作,具体工作细节我让她调整。”

“恩,那就这样。”

顾子夕很快挂了电话,看着许诺说道:“这两天都玩累了,所以申请休息半天,我就同意了。”

“你是老板,你说行就行啊。”许诺点了点头,手臂软软的搭在他的腰间,将脸贴在他的胸前轻轻蹭了蹭,又闭上了眼睛。

“这事是你在整体推进,当然还是要和你说一下。不过你也需要休息。”顾子夕拍了拍她的背,看着她轻声说道:“我去叫早点,你再睡会儿。”

“我想你陪我。”许诺自他怀里仰起头,眯着眼睛看着他,是他从未见过的柔软模样,突如其来着,让他无法招架。

“你中午不是要走了吗,再陪我一会儿。”许诺蜷缩着身体,往他怀里拱了拱,打了个呵欠又闭上了眼睛。

“好。”顾子夕柔声应着,搂着她滑进了被子里,低头看着她微闭的眼睛,温热的呼息轻吐在他的胸口,撩拨着他心里所有的柔软与悸动。

他伸出手指,轻轻逗弄着她的唇瓣,眸子里一片缱绻的暖意。

“喂,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许诺张嘴咬住他的手指,睁大眼睛瞪着他。

“看来你也睡够了,这么容易就醒了。”顾子夕笑着,翻身将她压了下去。

“睡是睡够了,可还是感觉着累。”许诺用力的伸展着四脚和身体,只觉得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酸疼。

“起来冲个澡,我帮你按按。”顾子夕的大手,在她的腰间、背上用力的按捏着,指腹之间的力度,让她觉得又是舒服、又是酸疼。

“你帮我按按我再去洗吧。”许诺懒懒的说着,自他的身下翻了个身,将整个身休趴在**,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好。”顾子夕微微笑了笑,双手在她的背上适度的按压着,手法显得相当的专业,落手之处,轻重错落有致。

许诺微闭着眼睛,半晌之后轻声说道:“子夕,我们之间的事情,不要让艾蜜儿知道、也不让顾梓诺知道好吗?”

顾子夕手下略顿,又慢慢的按下去:“你担心蜜儿会为难梓诺?”

“不是我担心,事实就是如此。”许诺轻声说道:“大多数离婚的女人,对抢走丈夫的女人,都会有怨恨吧,特别是她又那么的不心甘。”

“许诺……”

“子夕你听我说。”许诺打断了顾子夕,低声说道:“也有不少的新闻报道,离婚的母亲是如何的在孩子面前抵毁父亲、抵毁后妈。”

“我也不是怕她的抵毁,我却不想孩子的生活中,充满着这样的语言暴力、负面情绪,这让他如何健康快乐的成长呢?”

“所以子夕,算了吧,我不想再做尝试,因为这尝试的结果,就是所有人都受伤。我们是成人况且难受;而他却只是个孩子。”

“子夕,这个你得答应我。我不想让她的消息影响我对我们婚姻的坚持;也不想让我们的婚姻,影响梓诺的成长。”

许诺轻轻叹了口气,轻轻睁开眼睛,看着顾子夕沉默的样子,低低的喊着他的名字:“子夕,好不好……”

顾子夕的双手,在她的背上轻轻重重的按压着,半晌之后,才淡淡说道:“好。”

“谢谢。”看着他不高兴的样子,许诺知趣的将脸埋进枕头里,继续的趴在那里,任他的双手在背脊停住,然后以让人难以忍受的力度轻轻抚动,直到她实在忍不住呻吟出声,他才停下来。

“你故意的!”许诺不禁羞恼。

顾子夕轻哼一声,慢慢俯下身体,趴在她的背上,双手自她的背后圈了过去。

“许诺,我们再生个孩子吧,我希望一个新生命的到来,能转移一些你对顾梓诺的注意力。”顾子夕与她密密的交叠着,将脸贴在她的脸上,轻声说道:“你的要求我可以做到,但我不希望你永远活在对他的愧疚里、永远对他的情绪小心冀冀。”

“我……”许诺敛下眸子,一时间无言以对。

“你过多的关注、过于的小心冀冀,对他的感情来说,何尝不是另一种负担?”顾子夕伸手扳过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你应该再放松一些,恩?”

“我试试看。”许诺小声说道。

“恩,那这次你不许吃药。”顾子夕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个……”许诺睁眼看他,眸底仍有着犹豫和矛盾。

“我今天不走了,不是说72小时吗?72小时后我再走。”顾子夕轻挑眉梢,断了她所有的后路。

许诺呐呐的说道:“还是不要了,我答应你不吃就不吃麻,你别为这个耽误工作了。”

“什么工作有生孩子重要?”顾子夕轻笑,伸手拿了放在床头的电话给林晓宇打了过去:“晓宇,帮我改签三天以后的航班。”

挂了电话后,看着许诺说道:“其实我也希望让梓诺在和新生命的相处里,体会母亲的不易。”

“知道了。”许诺将下巴搁进枕头里,象鸵鸟一样将头埋了进去……。

第二节:婚姻,愿意为他而改变

“在想什么。”顾子夕看着偎在怀里沉默着的许诺,柔声问道。

许诺轻应了一声,半晌之后才笑了笑说道:“喜欢睡觉的时候可以抱着你、喜欢起床的时候可以看到你。”

“现在这种状况很快就会过去的,都在安排了。”顾子夕的眸光微闪,轻声说道。

“恩,好。”许诺轻应着,不再说话,只是下意识的搂得他更紧了些——在远离s市的这里,她觉得自己可以安心的、放松的拥有着他。

而在s市里,她不知道艾蜜儿会什么时候发病,而她一旦发病,他无论在干什么,都必须赶到她的身边。

要是她是健康的该多好,那样她做什么自己都不害怕、甚至可以理直气壮的要求顾子夕不许再去。

唉,偏偏虚弱成那个样子。

当真如若兮所说的,柔弱的女人,果真是比较占便宜呢。

“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呢?”顾子夕拍拍她的背,沉声说道:“许诺,让自己放轻松些。”

“知道了,顾先生!”许诺抬头看他,一脸的笑意盈然,柔软得如同一个娇媚的女子,而不见她身上的强势与倔强。

顾子夕只觉心里一片柔软,低下头,边吻着她边说道:“许诺,我等你用了五年;所以就算讲公平的话,你也该对我多些耐心。好不好?”

“我本来是很有耐心的啦,可是你们总是挑战我的……”许诺轻哼着,没说完的话又被他吻了回去。

“以后都不会了。以后只有我们,有顾梓诺、还有肚子里的宝贝。”顾子夕在她的唇齿间轻吮浅吸着、柔软的辗转着,大手轻覆在她的腹部,在那条凸起的伤疤上轻轻抚动着。

“哪里就有了,说得象真的一样。”许诺不由得轻笑,却抬起双臂圈住了他的脖子,顺着着他的柔吻,深深浅浅的回应着他;

明知道在这样的清晨里、在这样肌肤相亲的拥抱里,她的主动会让他轻易的失控,她却仍然爱上了与他温柔相吻的感觉——一种被珍视、被宠爱的感觉。

“现在没有也没关系,顾先生继续努力,这件事,顾先生可是动力十足……”顾子夕轻声低语,慢慢加深着这个吻,紧贴的肌肤慢慢的变热起来,就这样相互炙烫着彼此……

“会不会太累?”子夕将大手轻扶在她腰间,缓缓揉动着,到底还是有些担心她的身体。

“当然会,不过……”许诺张嘴在他的唇上轻咬了一下,低低的说道:“你一会儿要走了麻。”

“好……。”子夕的声音一片嘶哑,眸色快速的变暗了下来……

十一点,林晓宇的电话准时打了过来,顾子夕伸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后便挂掉了,低头看了看在怀里睡得一片安稳的许诺,心里只觉一片柔软。

许诺,给我们的婚姻多些耐心,这一切,马上就好了。

顾子夕低头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后,才匆匆起床。拿了衣服快速的冲了澡后,回到卧室时,许诺仍然还睡着。

“许诺,我走了。”顾子夕低头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

“恩~”许诺轻哼了一声,费力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穿戴整齐的顾子夕,一下子便清醒了过来:“你要走了?”

“恩,再晚就赶不上航班了。”顾子夕在床边坐下,伸手揉了揉睡意朦胧的脸,低声说道:“你再睡会儿,我到了s市给你电话。有空我会过来看你。”

“好,注意安全,路上别太赶。”许诺点了点头,伸手握了握他抚在脸上的手,柔软的说道。

“我知道,你睡吧。”顾子夕点了点头,低头在她的唇间轻吻了一下,正待起身,却被她伸手捧住了脸,接着便是丁香小舌如灵动的小蛇一样,柔软的窜进了他的唇齿深处,在那里调皮的游动着。

“调皮。”顾子夕不由得低笑,托着她的头狠狠又是一阵沉吻,直吻得她喘气求饶才缓缓松开了她:“乖,我再不走就赶不上飞机了。”

“再见。”许诺眯着眼睛微笑着,声音低哑而柔软。

“好好儿休息,工作的事不要熬夜。”顾子夕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又叮嘱了两句后,才起身离开。

直到听到大门被关上的声音,许诺才拥着被子坐了起来,伸手轻抚着被吻得发疼的唇,眸子一片沉暗——许诺,终究是妥协了吗?要用这样的柔软、这样的依恋,去讨好到他?

“许诺,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去战斗、去争取,没有什么可笑的。”

“许诺,eric不喜欢我胡乱花钱、不喜欢我总是小孩子一样,所以我要快快长大起来,这样才会有机会让他喜欢我麻。”

严若兮理所当然的话又响起在耳边。

她为了爱情而改变、去迎合,那么的理所当然;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却觉得有些心酸?

好吧,如果仅凭爱就可以收获一份完美的婚姻的话,这世界上的夫妻,大约也没有争吵、矛盾和离婚了。

所以,该有所改变的,是这样吧!

如景阳所说——‘经营’这两个字里,有改变、有妥协、还有技巧。

“许言,你说我这样是不是特别没脸?”许诺想来想去,仍是给许言打了电话——没有妈妈教她们该如何经营婚姻,但许言是聪明的,她总是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好象,她天生就懂这些一样。

“许诺,我是不是该说恭喜你呢?”许言的声音一片喜悦:“为爱妥协、为爱讨好有什么没脸的?象你这样说,你不甩顾子夕的时候,他那么个霸道的大男人,飞来飞去的讨好你,那不是更没脸了?”

“我只是觉得,这样的我,还是我自己吗?”许诺低声轻叹着。

“生活就是不断的适应、妥协、改变。而你,并不是完美的。为他而改变,让自己更好,让婚姻更融洽,这不是一举两得吗?”许言柔声说道:“爱情和婚姻都是一种修炼,它会让你变得更好。”

“许诺,你要懂得,你所做的一切,付出的是自己的改变与些许的妥协,得到更好的自己和更好的婚姻。”

“所以你所做的,并不是让你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而是一个更好的自己。或许婚姻的结局不一定美好,但在婚姻中修炼过后的你,却已然更有价值。你说,你是不是赚了?”许言的声音柔软,语调轻缓——终于,这个笨丫头还是明白了吗?

属于自己的幸福,一定要努力去抓住啊。

“我知道了,我会继续努力的。”许诺轻轻点了点头。

“当然,我妹妹这么聪明、这么漂亮、这么能干,只要再多一点点的温柔,嫁给英国王子都没问题。”许言在电话那边笑了起来。

“许言,你有完没完。”许诺不由得也大笑了起来,对着电话骄傲的说道:“王子很历害吗?我才不要嫁呢。我就看中我们家的顾子夕了。”

“说你脸皮厚,还真厚起来了。”许言哈哈大笑着:“不过,越好的男人越吃香哦,所以,亲爱的许二小姐,你好好的修炼吧。姐姐我在精神上无限的支持你。”

“喂,你最近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异常反应?”许诺笑着将话题拉开,离手术还有一个月时间不到了,她的心里是真的有些紧张的。

“老样子,水肿持续严重,但都在医生的预测值内。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我们家的季大医生,天天都在我身边呢。”许言的声音轻快一片,完全听不出有什么不妥。

“那个捐肾的人呢?让季风盯紧点儿,这段时间指标不要有什么变化才好。”许诺接着问道。

“季风是医生,你就不用操心了。我等着看你的大作呢,好好儿加油。我的妹妹,今年要爱情事业双丰收。”许言柔润的笑着,一如从前的淡然从容——她们之间总是如此,她总是从容的,而许诺总是紧张的。

“我知道了,许言加油。”在许言的安抚中,许诺略略放下心来:“我这边的工作可能会提前结束,到时候我过来陪你。”

“那不是会打扰我和季风的二人世界?”许言笑着说道。

“恩哼,我还嫌他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呢,你让他做好被我赶走的准备。”许诺轻哼一声,又叮嘱了她几句才挂了电话。

挂掉电话后,许诺想了想,又给季风发去信息,将手术的细节和担心的事情,对他又叮嘱了一番后,才算是更加放心一些。

“许言,一定要加油。”许诺放下电话,在被子里又躺了一会儿,感觉到酸软的腰腿比起刚才已经好了许多,便强撑着起了床。

去浴缸用热水泡了一会儿后,感觉舒服了许多,便换了衣服、抱了电脑,直接去了会议室。

为了陪顾子夕,这三天的工作进度已经落后了不少,她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浪费——她必须提前完成接下来的工作进度,才能有时间回去陪顾子夕、才能提前去美国陪许言。

至于顾梓诺,现在自然不在她的计划中——还他以平静,是她现在唯一能替他做的事情。

“唉,顾总不是今天走吗?你怎么没去送?”风铃见许诺过来,不由得诧异的问道。

“送也是要走的,干麻要送。”许诺微微笑了笑,边打开电脑边问道:“今天进度怎么样?”

“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的精修,明天可以全部完成。”风铃见她问起工作,便立时认真了起来。

“好,这两天我们赶一赶,也好让市里早些提报,将行程早些定下来。”许诺点了点头,打开电脑好,收到王志发过来的修完的部分稿子,当下便坐了下来:“继续吧,我先看看上午的成果。”

“ok。”风铃便即坐了下来,对着电脑做效果调整。

而王志则一直埋头在电脑里,紧张的而专注的盯着屏幕,不敢有半分的马虎。

大约到了下午6点的时候,风铃见许诺一下午打了不下十个呵欠,便走到她身边小声说道:“要不你先去休息吧,反正我们做完了,你集中一起看也是可以的。”

“不用,我看了有什么问题直接标出来,进度会快些。”许诺摇了摇头,用手掩着嘴,又打了个呵欠。

“我说你们还真是小别胜新婚呢?把你折腾成这样。”风铃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许诺的脸不由得蓦的红了起来,却只是一语不发——这让她能怎么说呢!

风铃只是轻笑,转身出去让服务员送了两杯咖啡过来后,便又回到电脑前继续工作。

第三节:梓诺,将自己封闭起来

“顾总,这是产品发布会的流程。您需要确认三件事情——第一,您是否参加;第二,公名称是否出现在发布文件中;第三,是否同意顾氏改装的产品同期发布。”

“这三个问题您之前与洛总监已经确认过,洛总监在定稿前,和您最后再确认一次。”林晓宇坐在车上,一分钟都没浪费的向顾子夕汇报着工作。

“第一,我不参加;第二,可以出现在发布文件中;第三,同意同期发布。”顾子夕接过文件夹,快速扫过一眼后,便签字递回给了林晓宇。

“ok。”林晓宇接过文件,用手机拍照后,当场传给了洛简。然后将后里另外一个文件夹打开递给顾子夕:“这是洛总监安排的您个人专访的媒体名单、记者名单、以及采访通稿。以记者提问为主。”

“我看看。”顾子夕点了点头,仔细看着文件,用笔将其中几个媒体单位和记者名字勾划了去,才继续看提问通稿,大约花了十五分钟,将通稿做了修改后递回给林晓宇:“按这个最终定稿。”

“好的。”林晓宇接过文件,快速扫了一眼后,便也拍了照,发给了公关部。

顾子夕见林晓宇手上还有文件,便低声说道:“其它的我回公司再看,我现在休息一会儿。”

林晓宇微微一愣,忙将递到一半的文件夹给收了回来:“好的,余下的几份文件重要但不紧急,到公司后,我再安排时间向您汇报。”

“恩。”顾子夕轻轻点了点头,将头靠在椅背上,慢慢闭起了眼睛。

临走前许诺不舍的亲吻、格外柔软的拥抱,让他感觉到有些惊喜、有些意外,仔细想来,她的目的又那么的明白——她在尝试着改变自己,来讨好到他的喜欢。

不可否认,他是真的喜欢那样的许诺;但他真正在意的,不是她变得温柔,而是她愿意为他变得温柔。

许诺,在这段感情里,你终于也愿意迈出改变的一步了吗?

顾子夕的嘴角噙起温柔的笑意,看得旁边的林晓宇不禁失神——工作狂一样的总裁,是为了许诺才放下手头的工作,在b市多留了三天吧!

连睡着了也带着微笑,想来这三天,是极为幸福的了。

林晓宇轻挑眉梢,眸光在顾子夕的脸上打了一个转后收了回来,低头看自己手中的文件,想起自己与洛简,眼底却带上了丝丝愁绪。

车子平稳的向前驶去,车里除了林晓宇翻动文件的声音,便是一片安静,当顾子夕的电话蓦的想起的时候,便显得特别的尖锐和急促。

“顾总,你的电话响了。”林晓宇轻轻推了推顾子夕的肩膀,看着他轻声说道。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拿起电话轻瞥了一眼,便接了起来:“景阳,顾梓诺的事情安排得怎么样?”

“不行?”

“恩,我知道了。”

“如果对身体有伤害,当然是不行的,许诺知道了肯定发脾气。”

“她月底在纽约的城市展播,我有计划带他一起去,但是如果这个方法行不通的话,可能就不带了,怕许诺分心。”

“恩,是的。”

“我在想其它办法吧。”

顾子夕放下电话,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医生给出警告:在没有需要的情况下随意输血,会给人体带来伤害。

所以想借输血拉近他们母子的关系,显然是行不通了。如此一来,他只能再想其它的办法。

顾子夕用手按了按太阳穴,睁开眼睛看了林晓宇一眼,淡淡说道:“还有什么文件要我看?”

“哦,这个是证券部和法务部部长给您的文件,只需知晓,不需签批,是关于公司股价波动的动态报告,还有几位老股东的动态。”林晓宇忙将手中的资料夹递给顾子夕。

“恩。”顾子夕接过文件,慢慢的翻看了起来——公司的股价从上个月起,便处理持续下跌的趋势,但一周跌6个点,再涨回一个点的曲线状态,让人看不清内幕,以至于几个股东不敢轻易就出手;而市场上的散户,也不知道这种行情该如何操作。

所以除了有几个大额资金似乎嗅到庄家出逃的味道,已经开始逐步减仓;而大部分的散户,却犹疑不定的。为每周例行的有一天会涨,所以有的资金是守着那时候出手,有的资金则在一周最低点继续补仓,希望最后能将仓位平掉。

顾子夕微眯着眼睛,看着文件里的大数据,脑袋飞速的转动着。

到公司后,顾子夕直接去了证券部。

“顾总。”证券部长看着他手里拿着的文件夹,便知道他已看过所有的数据和信息。

“几个场外的大客户,想办法拿到资料,我要和他们谈谈。”顾子夕将手中的文件夹递回给证券部长,看着他说道。

证券部长接过文件夹,打开后快速的看了一眼——重要的信息,顾子夕已经用笔圈了起来。

“您的意思是——”证券部长抬眼看向顾子夕。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大额资金,能用则用,再说,都是支持顾氏的资金,要是被逼上了绝路,我们套现撤离,换壳经营的内幕说不定会被人挖出来。所以这些资金,还是想办法稳住。”

“至于市场散户,公司以收购的方的名议进行补偿,你做一个补偿方案给我。至于那几个老东西、还有郑女士,就不用管了。”顾子夕冷着脸,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了证券部。

顾子夕回到办公室,在处理完所有的文件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坐在诺大的办公室里,顾子夕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将公司所有的事情在脑子里迅速过了一遍,觉得并无遗漏后,才拿起电话给顾梓诺打了过去——

“顾梓诺,你的作业报告爹地都有按时收到,非常棒。”

“爹地,我这周五有家长会,我已经邀请了景叔叔,但是如果你过来的话,我会推掉对他的邀请。”

“好,爹地会准时过来。”

“谢谢爹地。”

“我们新公司下周会有发布会,而且爹地还会有个私人专访,爹地希望你能参加。具体时间会发在你的手机上,你安排一下时间。”

“这边有工人闹罢工,还有游行,老师说夏季的课会提前结束。”

“哦?好,我会和你老师联络,确定后我给你电话。”

“好的,我等爹地的安排。”

“你最近看的那两本书不错,可以继续。”

“好的……爹地,我妈咪身体还好吗?”

“我没和你妈咪联系。”

“哦,那算了。”

“还有什么话要对爹地说吗?”

“没有了,爹地再见。”

“再见。”

挂了顾梓诺的电话,顾子夕原本有些疲惫的头,不禁隐隐发疼了起来——面对商场的风云变幻,就算不能应付自如,却也可以有多种对策。

而对于儿子现在这种冷淡疏离的状态,他却只觉得束手无策——他连艾蜜儿也不联系了。

原本这是顾子夕期望的事情,可与顾梓诺将自己封闭起来,谁也不联络相比,倒不如让他有个倾诉的渠道了。

若许诺知道他现在的境况,又该有多少担心和心疼呢。

难道真要等许诺再生一个孩子,才能打破现在的僵局?

顾子夕用力的按了按太阳穴,感觉舒服了一些后,才拿起钥匙往外走去。

第四节:蜜儿,被限制离开

“顾总,刚才艾女士打电话过来,向我确认日本面签的时间,她下周会去山区看领养的孩子,时间大约一周。”林晓宇看见顾子夕出来,忙站起来向他汇报。

“你怎么说?”顾子夕微微皱了皱眉头。

“我说要查一下使馆的排队情况。”林晓宇快速答道。

“恩,告诉她在面签前哪里都不能去,排队人数随时都有变化,必须在家里等通知。”顾子夕淡淡说道。

“其实我们已经……”

“按我说的和她联络,不要问原因,你给我确保她在面签前好好的呆在家里。”顾子夕有些不耐的打断了林晓宇的话,说完后便转身大步离开。

“哦,好的。”林晓宇连忙点头应了下来,在看着他上了电梯后,才轻轻吐了口气,放松的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

“都离婚了,管人家去哪里呢,真是霸道。他这样管前期,不知道许诺知道了会怎么想呢。”林晓宇耸了耸肩,拿起电话给艾蜜儿拨了过去:

“艾女士你好,我是顾总的秘书林晓宇。”

“是的是的,我查过使馆的排队资料了,我们排在比较靠前的地方,这两周就会有消息,您最好留在市内,否则错过这一次,下一次会因为诚信问题,可能连队都排不上了。”

“总裁知道。”

“是的,总裁希望一切顺利。”

“好的,我这边每三天会给您一个电话,向您通报排队的进度,面签完后,会有一个缓冲期才离开,您会有时间去看孩子们的。”

“恩恩,没问题,我会转告总裁。”

“好的,再见。”

林晓宇轻轻吐了一口气,对着桌上的镜子做了个鬼脸——原来自己这么有说谎的天份呢。

唉,总裁,我变得这么能说谎,你是不是要嘉奖我一下呢?

林晓宇自言自语着,不由得笑了起来。

放下手中的电话,艾蜜儿轻轻叹了口气,拿起电话给顾子夕发了信息过去:

“子夕,我收到林小姐的电话了,这段时间我会呆在市内。不过,不知道梓诺那边,我是否方便联系一下?”

“我刚和他通过电话,他没有意思想和你联系。”顾子夕的信息很快回了过来,艾蜜儿不由得微微的发愣——那次离家出走以后,梓诺对她,也明显的冷淡了下来。

难道是一步错、步步错吗?

艾蜜儿只觉得心里一阵烦闷,没有再回顾子夕的信息,拿了钥匙便往外走去。

江景公寓的绿化面积非常高,几乎是绿树成荫、鲜花成片。艾蜜儿慢慢走在林荫小道上,带着热气的晚风轻轻吹来,让人有着微微的醉意。

这里不同于以前的别墅,那里虽然美得童话一样,却也冷清得没有人气;而这里来来往往的,有老人、有孩子、有歌声、有笑语,置身其间,也觉得自己没那么孤单。

“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你居然还敢骗我的钱!”

“喂,林夫人,你搞搞清楚,钱我是都送到位了,可你那宝贝女儿那德性,我看天王老子也保不住,这能怪我吗?”

“臭不要脸的狐狸精,你害我家破人亡,我要你不得好死……”

一阵喧闹的声音自另一边传来,艾蜜儿微微皱了皱眉头,只觉得这样一副和乐的晚景,一下子被这粗俗的人给破坏了。

顺着声音看去,许多邻居都围了过去。

艾蜜儿轻轻摇了摇头,也没了散步的情绪,更没有看热闹的兴致,转过头延着来时的路,慢慢往回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