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02机场三小时

Chapter102 机场三小时

艾蜜儿回到家里,拿起手机看了看,顾子夕也一直再没有信息发过来。她眸子微微湿润,嘴角挂着酸涩的笑容——他怎么会再发信息呢,他现在是巴不得与自己快些断了联系才好呢。

将手机扔进沙发里,艾蜜儿去到浴室,掬起一捧冷水拍在脸上:抬起头,看着镜子里苍白虚弱的脸,心里一阵涩意——她的生活,自此与他完全无关;而她的未来,却依然只能由他来安排。

艾蜜儿,在这段感情和婚姻里,你一切为了自己、却又早已经没了自己——所以,这样的结局,早已注定。

接下来的时间,顾子夕和许诺都忙得天昏地暗,但两人的关系,又似乎回到新婚时候的轻松与甜蜜,每天无论多晚,两人都会通一个电话——有时候是他打过去、有时候是她打过来,虽然也刻意避讳着艾蜜儿的话题、也刻意的不提顾梓诺的话题,大多数时候,也都聊到夜深的时候、聊到顾子夕勒令她必须要睡的时候。

周五,因为顾子夕要去法国,而许诺的工作也到了紧要关头,所以顾子夕便订了从B市转机的航班——每天一个电话,已经不能缓解他对她的想念:想见她、想抱她,哪怕只有转机的三小时。

“许诺,这周梓诺那边有家长会,之后他可能会停课,我今天从B市转机再过去。”

“你接他回国吗?”

“恩,公司下周有新品发布和我的个人专访,我会带他参加。”

“好啊,到时候发点儿照片给我看看。”

“要不你抽空回来一趟,我们一起做专访?”

“当然不行,他不喜欢见到我的。”

“你呀……所以,梓诺在国内这段时间,你都不回来了?”

“……恩。”

“那就这样吧,晚些见。”

“哎——你几点到B市,我来接你吗?”

“晓宇会发航班信息给你。至于接不接……顾太太你说呢?”

“知道了,再见。”

“再见。”

许诺皱了皱鼻子,心里只觉一片淡淡的甜蜜——在B市中转的法航,大约只有两小时到三小时的样子,为了见一面,他真的很辛苦。

不得不说,他这样的用心和辛苦,让她感觉到被人宠爱、珍视的若满足——还有开心。

【B市,许诺的房间】

“许诺,你想不想你老公啊?”严若兮盘膝坐在沙发上,边吃着零食,边问许诺。

“还好吧,大家都挺忙的。”许诺放下电话,边打开电脑边说道,嘴边的笑意,却一直没有收回。

“喂,你这样可不行,你们才结婚一年呢,怎么象老夫老妻一样,都没有**了。”严若兮激动的说道,只是抬头看见她嘴角的笑意,不由得又微微一愣。

许诺边开机边看着严若兮笑着问道:“那你说,什么样才算有**呢?”

严若兮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比如说,你做什么事情的时候,都会想到他:如果他在,会怎么想呢?”

“比如说,你走在街上看到一个背影,你都会差点儿认错;比如说,你在写字、画图的时候,会突然想到他,似乎每个字、每个笔划都和他有关系。”

“哎呀,反正就是干什么都会想到他的麻,你有没有呢?”严若兮站起来,打着赤脚走到书桌旁,睁大眼睛看着她。

许诺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大小姐,那是恋爱候症群好不好,我现在是已婚妇女一枚,天天这样恍惚,会得病的。”

“那就是曾经有这样过啰?”严若兮笑嘻嘻的看着她。

许诺的脸微微一红,却是只笑不语。

“唉呀,我还以为只有我有这个症状呢,这样看来我是正常的了。”严若兮轻哼一声,打着赤脚,绕着许诺转了一圈后,才满意的回到沙发上坐下来,边吃零食边说道:“许诺,你每天都这么忙的吗?”

“最近一段时间会是这样。”许诺将手伸向严若兮,接过她递过来的零食后,边吃边说道:“我姐姐在下个月有个大型手术,我要提前过去陪她,所以手上的工作必须得提前完成。”

“大型手术?要不要紧啊?”严若兮紧张的看着她。

“还好。”许诺笑了笑,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对严若兮说道:“上午我没时间陪你,中午我们一起吃饭,然后顺便采购,如何?”

“好啊,那我现在和你一起加班吧,我还有两个报告要完成。”严若兮拍了拍手,看着她笑得一脸精怪:“而且,我要向你学习,做一个专业的职业女性,有自己拿得出手的事业,才不要让Eric小瞧我呢。”

“恩,加油。”许诺笑了笑,便埋头着进自己的工作里不再说话。

若兮拎了自己电脑和工具包,在外厅的桌面上开始工作。

投入到工作里的严若兮,显得格外的专注与严谨——稿纸铺陈了整个桌面,手握绘图标尺和铅笔,思索着落笔的样子、整个人贴近稿纸趴在桌面上的样子,再不见松散的顽劣与调皮,俨然一副专家的模样。

所以她放在桌上的电话,响了几乎有五六声之后,她仍然稳稳的将手中的线条画完后,才抬起头来。

“你好,我是若兮。”若兮放下手中的尺和笔,边对着着比例,边接起电话。

“Eric。”电话那边,传来莫里安温润而清雅的声音。

“Eric——”到中国后,这是莫里安第一个主动的电话,让严若兮激动得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刚才趴在图纸上的美女专家,瞬间化成为恋爱中小白痴的模样。

“资料收到没有?”莫里安的声音依然淡然如水。

“收到了,我们同事说那套资料特别好用。谢谢Eric。”严若兮抱着电话走回到沙发里坐下来,连说话的声音也自然的变得甜美起来。

“恩,伯安送过来的,你们专业内的东西,我不懂。”莫里安淡淡说道:“收到就行了,租的房子还习惯?你也不缺这点儿钱,不习惯就搬回去吧。”

“习惯的习惯的,我还约了许诺中午去买家具和日用品呢,准备长住的。”严若兮连声说道:“我觉得,住公寓比住酒店舒服多了,有家的感觉。Eric,你快回国了吧?到时候可不可以先到B市来看我?我请你到我家做客哦。”

“我没安排B市的行程。”莫里安淡淡说道。

“哦,这样啊。”严若兮的声音马上弱了下来,不过她最大的优点就是良好的自我调节能力,所以马上又自我开解的说道:“正好正好,这个月底我也不在B市,我要去纽约看国际城市展播。可能还会陪许诺去看姐姐,你来了也找不到我的。”

电话那边,莫里安一阵沉默,半晌之后,沉声问道:“你和许诺在一起?”

“是啊,我一个人加班好无聊,所以来看看她麻。”严若兮的声音不由得小了下来——莫里安似乎并不喜欢她和许诺走得太近。

“我知道了。你忙吧,我先挂了。”莫里安的语气依然平和淡然,未见任何的情绪。

“好的,再见。”严若兮心里不禁微微的失望,挂了电话后,想了想,又发了个信息过去:“Eric,你是不是又生气了?我没有故意要麻烦或打扰许诺,只是我一个人在这边,有时候会很寂寞、很想你。她是你那么喜欢的人,有时候觉得,看到她就象看到你一样;所以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想念也不那么辛苦了。”

严若兮放下电话,对着自己笑了笑,便又回到桌边开始绘图——不和他联络的时候,她的想念可以泛滥汹涌;而每一次和他联络,他的冷漠对她都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特别是现在,不在他的身边,她没办法耍宝赖皮的时候,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他的冷淡——好吧,还是努力工作吧,努力长成他喜欢的样子。

埋头在电脑里修片的许诺,根本没有留意到严若兮接过电话后低落的情绪,在手边的电话响了之后,便直接拿了起来:“莫里安,有事?”

“你和若兮,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了?”莫里安淡淡问道。

许诺放下手中的鼠标,下意识的看了正趴在桌上绘图的严若兮一眼,轻声说道:“怎么,我交朋友需要得到你的批准?”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莫里安不禁皱起了眉头。

“快乐是可以感染人的,她很快乐。”许诺轻挑眉梢,认真说道。

“确实。”莫里安轻应一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许言的手术都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我会提前过去。”

“去纽约的行程定了吗?稿子修得怎么样了?”

“正在修,今天最后再确认一次,明天正式交稿。提交到主办方到确定行程,大约还需要三天的时间。”

“不要太紧张,创意和呈现效果是你可以控制的事,呈现的结果是你不可以控制的事,所以不要为了自己不可控的事情而焦虑。”莫里安的声音,淡然从容里,有种让人安心的感觉。

“我知道,所以我把自己可控的事情做到及致。”

“恩,放松,我相信你,没问题的。我这边工作结束的时间还没最后确定,如果时间允许,我也会过去。”

“那……你争取一下喽……”

“当然……我这边有个电话进来,我先挂了,这段时间的个人状态可能比片子更重要,要注意休息、注意把思维从案子里抽出来。”

“好的,知道了。”

“恩,再见。”

“再见……”

挂了莫里安的电话,许诺抬眼看向外厅的严若兮——她正弯着腰,上半身几乎快贴到桌子上了,专注的样子让人轻易的忘记她的天真与无赖。

“若兮。”许诺站起来朝她走过去。

“哎,你忙完了。”严若兮的语气微微顿了顿,抬起头的时候,甜甜的笑容掩住了眼底的失落。

“还没有,休息一下。”许诺递给她一块糕点,边吃边说道:“刚才我给莫里安打电话了,问了几个专业问题。”

“哦,他有提到我吗?有没有怪我又打扰你?”若兮轻轻的咬着下唇,眼底的失落有些遮掩不住的流露了出来。

“有啊,说很意外我们两个关系会这么好。”许诺看着她失落的样子,有些微微的心疼,语气稍顿之后,看着若兮柔声说道:“你对莫里安的专业了解吗?”

严若兮轻轻摇了摇头:“不太懂呢。”

“不要很懂,了解一些就行,这样才有共同语言麻。”许诺看着若兮微笑着说道:“这次纽约的国际城市形象展播,是创意界的大事,看到的全部都是世界级的顶级作品,有时间一起去看看吗?”

“Eric会去吧?这样的行业盛事,他一定不会放过的。”刚刚还情绪低落的严若兮,眼睛突然的亮了起来——原本只是随口说来化解在他冷淡里尴尬的自己,现在似乎真的可以成行了?

“他那边的工作处于收尾阶段,所以行程不是很好确定。”许诺看着她说道:“不过,虽然这个项目是总部的授意,但是是在亚太区主持,所以亚太总经理应该可以控制进度。”

“你的意思是……”严若兮的眼睛用力的眨了眨。

“恩,对。”许诺笑着,对着她做了个OK的手势。

“好,我去向我爹地了解一下。”严若兮一扫刚才的郁闷,一时间心情大好。

“恩,你自己的工作也安排一下,我的行程在下周会确定。”看见她的笑容,许诺心疼的感觉好了起来——那么单纯快乐的女孩,应该一直快乐的。

“我没问题的,我是外援,几天假期还是请得到的。”严若兮挑起眉头,脸上一片喜悦愉快。

“那好啊,你现在是继续,还是出去买东西?”许诺点了点头。

“我请你吃东西,我们再顺便买东西。”严若兮转过身去,将桌上的绘图用镇纸石仔细的压好,伸手抓了自己的包,拉着许诺就往外走。

“许诺,你说我要不要先看看这方面的资料,否则到时候看不懂、又没话同他说,看起来会很白痴呢。”严若兮拉着许诺,边走边问道。

“你有时间看一下也行。实在不懂也没关系,可以直接问他,他是个很好的老师。”许诺拍了拍她的肩膀,温润的笑容里带着安抚的味道。

“好吧,我知道了。”严若兮用力的点了点头,莹亮的眸子一片光彩,似乎已经开始想象在纽约与莫里安一起看片的情形——应该和看电影一样吧,只不过内容不一样麻。

想到这里,若兮开心的笑了。

两人吃了午餐后,许诺便接到了林晓宇发来的信息——顾总11:30的航班,大约3点到B市,特此告知。

看现在的时间,应该已经在飞机上了。

许诺抱歉的看着若兮说道:“若兮不好意思,顾子夕今天过来,我现在得去机场接他。”

“许诺,你重色轻友?”严若兮皱着鼻子,笑得一脸的暧昧。

“算吗?”许诺轻笑。

“好了,不算了。”严若兮轻笑,朝她帅气的摆了摆手:“去吧去吧,我一个人逛。”

“下次我陪你。”许诺笑了笑,与她挥手道别。

看着许诺轻快的背影,严若兮嘴角噙起一弯浅浅的微笑:Eric,有一天,我们也会和他们一样吧,这样的甜蜜恩爱。

Eric,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啊,反正你心里除了许诺就放不下别人,所以我也不担心别人来和我抢你,所以,我还有足够的时间,让自己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严若兮轻轻的低语着,眸光转动之间,为自己加着油、打着气。

【下午,机场】

许诺站在接机区,远远的,顾子夕只是微微顿了顿脚步,便朝着她站着的方向直直的走来——依然是一件简单却有型的白衬衣,只是当西裤换成一条洗水蓝的牛仔裤后,整个人看起来至少年轻了五岁。

“到了多久了?”大步走到许诺的面前,顾子夕放下行李,朝着她张开了双臂。

“刚到。”许诺低头轻笑,慢慢的朝他走近,直到脚尖抵着他的脚尖、头顶抵到他的胸口,才定定的站了下来。

“老婆,想我没有?”顾子夕收拢张开的双臂,将她拥进怀里,贴唇在她的耳边轻声低语着。

“喂,公众场合呢。”许诺温柔笑着,轻声问道:“转机法航是几点?是要去贵宾厅休息还是旁边的酒店?”

“6点30,还有3小时。”顾子夕轻声说道,将唇贴在她的额头良久,直到感觉到她额头的温度由微凉到微温,这才松开:“走吧,晓宇帮我订了旁边的酒店。”

“好。”许诺点了点头,由着他牵着手,一起往前外走去。

“来机场之前在干什么?”顾子夕看着许诺问道。

“正和若兮吃饭,以为你晚上才能到,所以本来要陪她去逛街的,结果放了她的鸽子。”许诺笑着说道。

“那说明老公比朋友重要?”走进酒店大堂,顾子夕拿了身份证,边办入住边笑着说道。

“逛街随时都可以,老公见了这次,可能有半个月都见不到了呢。”许诺扯着他的胳膊,说话的声音里,带着娇软的味道。

“原来是这样。”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眸子微微沉暗:“这半个月,真的不回去?”

“还是不回去吧,让他慢慢的平静下来,以后,看看会不会有别的转机。”许诺低下头,轻声说道:“我们也给他时间,还有一辈子那么长呢。”

“你呀……”顾子夕轻叹,在这件事上,暂时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先生,入住手续办好了,这是您的房卡,请拿好。”服务员将门卡递给顾子夕。

“谢谢。”顾子夕接过房卡,牵着许诺的手往电梯间走去。

“其实我觉得贵宾厅就行了啊,居然还订个这么大的套房,你太奢侈了!”推开门,许诺看见诺大的客厅、270度的弧形观景凉台,不由得轻叹。

“这不是有你吗。”顾子夕微微笑了笑,放下行李后即转身拥住了她,看着她低低的说道:“难道,你希望我在候机厅吻你?”说着便俯下头,微笑着吻住了她。

“就知道你会这样!”许诺惦起脚尖,伸臂圈住他的脖子,微眯着眼睛,看着他挺直的鼻梁,娇俏的说道:“顾子夕,其实我不想看到你这样赶来赶去,感觉,很辛苦的样子。”

“我想见你、想吻你、想爱你……”顾子夕轻抵着她的额头,沉眸看着她柔声说道:“许诺,好爱好爱这样的你……”

“那……”许诺眼珠微转,轻笑着说道:“是好爱放下朋友约会来接你的我呢?还是好爱只有三小时也愿意陪你来酒店的我?还是好爱……温柔和你说话不发脾气的我?”

“调皮!”顾子夕张嘴在她的鼻尖上重重的咬了一下,听着她痛的轻呼出声,便又辗转吻住了她——紧贴着她的身体,似乎有些难耐的紧绷,他只是喘息克制着,在加深又加深的吻里,释放着对她的渴望……

------题外话------

抱歉,今天接到一个比较麻烦的咨询,所以晚了一些,字数也少,明天一定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