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05只为一眼

袁雨作品 权少的新妻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105 只为一眼

一向大大咧咧的若兮、一向没心没肺的若兮,生平第一次失眠了,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看着窗外那犹如深海的黑暗夜空,在城市闪烁的霓虹里,沉静得一如深潭。

就象?

如果她是这绚丽的霓虹,莫里安就是这沉静的夜空,任她如何的闪烁,充其量不过让他的生活变得热闹,却永远无法走进他的心里——天空的颜色决无可能为霓虹而改变。

严若兮嘴角轻扯一丝苦笑,脸上现出淡淡的疲惫,连那向来灵动的眸子,也略显出呆滞来。

当窗外露出晨曦的微光,严若兮才惊觉她竟在窗边站了一整个晚上,轻轻转身,双腿却微微一软,若不是及时扶住窗边,差点儿摔倒在地。

“唉,我就不是这扮深沉的料,要真摔下去了,才真是滑稽。”严若兮伸手揉着自己发麻的双腿,脸上又漾起简单的笑容——在这微曦的里光里,她还是那个活泼而简单的严若兮。

“起床了吗?”莫里安的电话及时的打了过来。

“还没有,可能喝得还是有点儿多。”严若兮探头看了一眼还睡着的许诺,轻声说道。

“我是问你。”莫里安的声音,似乎与往日有着微微的不同,但在严若兮听来,却只觉得他对自己的不耐。

“哦哦,我……”严若兮突然之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谎言和真话同样多的严若兮,竟也有被问得说不出话的时候。

严若兮轻轻叹了口气,低低的说道:“没起来怎么接你的电话。”

“今天正常还有工作吧?”莫里安轻声问道。

“有的,我帮她准备好早餐就走。”严若兮点了点头。

“回去洗澡休息一下再去公司,她这边你不用管了。”莫里安淡淡说道。

“她也是我的好朋友,我管不管是我的事,不要你说。”严若兮突然间犹如圣斗士附身,带着情绪的大声说道。

电话那边,莫里安一阵沉默。

半晌没听见莫里安的声音,严若兮心里又慌张起来,对着电话试探着问道:“eric,你还在吗?”

“还在。”莫里安的声音倒听不出来到底生气没有。

“你生气啦?”若兮的声音小心冀冀的。

“没有。”莫里安的声音有种让人无所适从的平静。

“eric,我、我不是故意的啦,我只是有点儿起床气而已啦。”若兮发挥着耍宝卖乖的本事,希望挽回刚的才负面形象——好吧,其实她在莫里安面前,基本没什么正面形象啦。

“我在机场,下午到b市,一起吃晚饭吧。”电话那边,适时的传来机场广播的声音,与莫里安的声音呼应着,让严若兮一下子呆住了。

“我进安检了,再联络。”莫里安说完便挂了电话。

“喂——”在严若兮弄明白他的意思是地,电话那端早已没有莫里安的声音。

许诺起床的时候,若兮已经不在,不过,餐桌上却摆着丰盛的餐点。许诺伸手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嘴角噙着暖暖的笑意。

“若兮,我昨天晚上有没有折腾你?”

“没有,你酒品不错啊,喝多了只是睡觉。”

“那就好。你怎么样?决定去美国了吗?”

“我……”

“你慢慢想,我到了后会把地址和我住的地方发给你。”

“许诺,我爹地说莫里安手头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在正式回中国公司前,会有一周的假期。但是,我还没问他到底要不要去。”

“恩,然后呢?”

“然后……”严若兮似乎犹豫了一下,仍是说道:“他早上来电话,说下午会到b市。”

“好机会哦,若兮这次一定要加油。我在纽约等你们。”

“许诺,我……”

“老朋友好久不见了,可惜时间对不上,我下午的飞机回s市了。”

“许诺……”

“有好消息记得告诉我,我要收拾行李了,先不说了。”

“好,再见。”

“再见。”

挂了给若兮的电话,许诺深深吸了口气,转眸看了看餐桌上的早餐后,转身回到房间开始收拾行李。

其实身体真的还是很不舒服,只是,她却该走了。

随便吃了点东西,给风铃打了电话嘱她帮自己退房后,便拖着行李箱快步往外走去。

机场。

下午三点的时间,机场的人同往常一样的多。许诺拖着行李箱从机场大厅乘步行电梯下去地下一层时,正接到顾子夕的电话;而隔壁的上行电梯上,莫里安也正低头看着电话。

“许诺,我这边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你的行程定了吗?”

“定了,我后天走,正在订机票。”

“我来订吧,到时候我和你在b市会合。”

“我订的从s市走的票,到时候会在香港中转。”

“还是我过来吧,你乘飞机太难受。”

“我有东西要回来拿,而且,我想悄悄看看顾梓诺。”

“这样……”

“到底要不要我回来麻。”

“当然,订好机票给我电话,我来机场接你。”

“好。”

许诺调皮的笑了,挂上电话,快步往负一楼的大厅走去。

站在上行电梯的顶端,看着许诺轻盈的脚步,莫里安微微的笑了——许诺,我们之间的错过,原来是注定了的。

远远的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莫里安慢慢转身,拖着行李箱大步往外走去。

b市七月的天气,已经热到让人有窒息的感觉,而灰蒙蒙的天空,更将这种压抑感夸张到极致。站在机场外面,燥热的天气,让他对这城市突然的厌恶起来。

“eric,你到哪儿了?”严若兮打来电话的时候,莫里安正被堵在高架上。

“环线高架上,有些堵。”莫里安的语气有些烦燥。

“对不起对不起,我本来要来接你的,临时被领导抓着赶一个图,都偷跑不了。”电话里严若兮语气一片焦急。

“你先回公寓,我自己过去。”莫里安心里微微一暖,轻声说道。

“晚上你想去哪里吃饭?我先去订位吧。”严若兮小声说道。

“我先回酒店放下东西,吃饭的事你定吧。”莫里安微微笑了笑,因为天气而生的燥意,在若兮的声音里,似乎也变得平静起来。

“你住哪个酒店?我直接过去好了。”严若兮俏声说道。

“你公寓附近的jr国际。”莫里安失声低笑,却还是报出了酒店的名字。

“那个……我先挂了。”脸皮厚如严若兮,也禁不住他这样的取笑,急急的挂了电话

莫里安轻轻摇头,嘴角淡淡的笑意,却久久的没有收回。

【s市】

当许诺拖着行李箱,脸上还带着醉酒后的倦意推开顾子夕办公室的门时,正讲电话的顾子夕不由得愣在了那里。

“顾总……”

“先这样,晚一些我给你打过去。”

顾子夕急急的挂了电话,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看着许诺低声说道:“怎么就回来了?”

“来查岗啊,我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不该有的人?”许诺作势探头往里看去。

“顾太太,欢迎回家!”顾子夕张开双臂,将风尘仆仆的她,用力的圈进了怀里。

这样一句‘欢迎回家’让许诺的眼圈微微的发红——从决定离开、到再次回来,一个月的时间,竟感觉有一年那么长。

“顾子夕,我想你了。”许诺深深吸一口气,闻着他身上熟悉的薄荷味道,嘶哑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鼻音。

“我也想你。”顾子夕紧紧的拥着她,额头轻抵着她的额头,看着她魅然而笑过后,也不管她身后办公室的门是否关上,便沉沉的吻住了她——若说堆积一周的想念早已泛滥,她这句‘顾子夕,我想你了’便轻易的让这泛滥的想念汹涌而出。

“顾总,第二批海外……”一个挂着胸牌的女员工边看着自己手里的文件边走进顾子夕的办公室,话说到一半,猛然一抬头,不禁被吓得目瞪口呆。

“李经时,杜总监请你……”林晓宇听见的声音,便也拿着文件夹走了过来,在看见目瞪口呆的海外业务部经理李沙、看见吻得难舍难分的顾氏夫妻后,不禁一阵血色上涌,拉着人便从办公室退了出去,临走还没忘了帮他们将办公室的门关好。

“晓宇,这是……”李沙看着被关上的大门,回想刚才看到的镜头,整个人无法淡定下来。

“总裁夫人一直在外地工作,他们都半个月没见面了。”林晓宇一句话言明了许诺的身份,又解释了两人如此亲密不讳的原因,说话的水平,是相当有水准。

“总裁夫人?”李沙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在被林晓宇拉回到办公室后,看着她说道:“总裁刚才不会看到我了吧?”

“总裁有空看你吗?”林晓宇不由得轻笑,脸上的红晕却久久没有散去。

“那倒是。”李沙的脸不禁微微一红,将手中的文件交给林晓宇后,对她说道:“这是第二批产品的清关文件,杜总监临时有事出去,托我拿过来的。”

“今天看到的事情,可别到处乱说。总裁不怕你看到,但不喜欢到处乱说的员工。”林晓宇看着李沙认真的说道。

“当然当然,我还想在公司混下去呢。我先下去了,找机会帮我探探总裁的口风,看有没有看到我啊。”李沙看着林晓宇,心里仍然忐忑着:“我怕总裁把我灭了。”说着还做了个割脖子的手势。

“得了,总裁才不是那种人呢,只要你不乱说就没事。”林晓宇笑着,朝她摇了摇手中的文件说道:“文件先放我这里,合适的时候我帮你递进去。”

“好的,谢了,改天请你吃香辣虾。”李沙朝她挥了挥手,快速的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林晓宇坐下来,对着电脑处理着工作,嘴角一直持着淡淡的笑容。

顾子夕在看到林晓宇将办公室的门关上后,便搂着许诺去了休息室。

“不好吧?”许诺紧紧抓着他的衣襟,不禁觉得有些紧张。

“这里很安全。”顾子夕低头在她的脖子上低低的吻着,大手早已不耐的将她的衬衣从包裙里扯了出来,大手自衬衣的下摆探进去后,轻易的将她小衣的暗扣给扯散开来……

突如其来的凉意,让许诺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感觉到他身体紧绷的难受,许诺伸出手臂软软的缠在了他的脖子上,将身体紧紧的依在他的怀里,用她的柔软抚慰他紧绷的难受。

她的主动,让他越发的难耐起来,双手在她的肌肤上用力的揉抚着,辗转沉吻中,不觉间已相拥着从门边,回到了**……

当一切静止下来,热得发烫的肌肤,在满身的汗水里,依然紧紧相贴,他伏在她的耳边,喘息的声音依然粗重……

“有没有弄疼你?”顾子夕喘息稍定,拥着她翻了个身,让她趴在自己的胸口——刚才的他,的确的急切了些。

“习惯了啊,你大多数的时候都是这样。”许诺轻笑着,柔软的小手在他的胸口写着字。

“别乱动,我可不想在这里把你办得下不了床。”顾子夕伸手将她的手捉住,放在自己的唇边,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咬着。

“顾梓诺今天怎么安排的?”许诺放松的趴在他的胸口,软糯的问道。

“老师带他去参观计算机基地,这个时间差不多在回家的路上。”顾子夕看着她花瓣似的润唇,忍不住又吻了上去。

纠纠缠缠,又是良久,许诺用力的按住顾子夕的双手,喘息着说道:“走吧,我想看看顾梓诺。”

“在这时候还在想儿子,顾先生有些失落呢?”顾子夕轻啃着她的脖子,低低的说道。

“我回来都先见你了呢。”许诺轻哼着。

“这种行为值得表扬。所以现在就饶了你。”顾子夕沉声轻笑,拉着她坐了起来,看着一地的凌乱,低声问道:“行李箱里还有衣服?”

“有。”许诺的脸不由得一阵发烫——他们是夫妻呢,这感觉?怎么像偷情似的。

“你再躺会儿,我去帮你拿。”顾子夕快速穿上自己的衣服,连扣子都没扣好就走了出去。

许诺拥着被子坐在**,虽然浑身酸软不已民,心里却充满着平静的幸福感——想念,能把人的羞耻心都淹没吧,她竟然喜欢他这样的对待、也喜欢他在她面前的急切与激烈。

慢慢的,她似乎越来越能体会,这样的渴望与缠绵,让他们对彼此的爱,达到顶点。

当车在公寓的楼下停下来,顾子夕扭头看着许诺:“真的不上去?”

许诺摇了摇头:“不去了,你上去吧。”

“好吧。”顾子夕轻叹了口气,伸手在她的头上用力的揉了两下,又陪她坐了一会儿后,才下车,上楼。

在顾子夕上楼后,许诺将车锁了后,慢慢走到广场上的喷泉边,夜色下的喷泉,映着七彩的霓虹,有着比白天更绚烂的颜色。

“爹地,你今天回来晚了。”顾梓诺牵着顾子夕的手,边往外走边说道。

“恩,今天来了个重要的客人。”顾子夕低头沉沉的看了儿子一眼,淡淡说道。

“爹地要是累的话,今天我们就不散步了。”顾梓诺体贴的说道。

“顾梓诺,有两件事情,爹地想和你商量一下,爹地需要跟据你的意愿来安排接下来的行程。”顾子夕弯腰把顾梓诺抱了起来,边往广场走边说道。

“是许诺的事吗?”顾梓诺敏感的问道。

顾子夕沉眸看了儿子一眼,带着他到广场旁的一个休息区坐了下来,他知道,广场另一边的许诺,能够看到他们——当然,她主要是要看儿子的。

“和许诺有关。”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顾梓诺认真的说道:“许诺的姐姐会在8月初有一个大型手术;许诺自己会在七月底,也就是下周,在纽约参加世界城市印象展播。这两件事情,对她来说都极为重要,所以爹地会过去陪她。”

“爹地想和你商量的是,你是愿意和爹地一起过去,还是愿意呆在家里,由晓宇阿姨安排你的课程。”

顾梓诺看着顾子夕,黑葡萄似的眼珠犹疑的转动着,想了半晌,才慢慢说道:“许诺愿意见到我吗?”

“当然,她很爱你,从来没变过。”顾子夕眸光微亮,看着顾梓诺点了点头。

“那……我和爹地一起去。”顾梓诺的小手,下意识的抓紧了顾子夕的大手,加倍的用力里,显得紧张而不安。

“好,一起去。”顾子夕点了点头,用力的抓住儿子的手,牵着他站起来,延着平时散步的小路,慢慢的往前走去。

心里因着儿子的这个决定,而生的喜悦,半点都没有表露——在儿子的心里,还是喜欢许诺的吧。

顾子夕下意识的往喷泉那边看去——远远的,隔着绚烂的水花,她的身影显得单薄而萧瑟。

许诺站在喷泉的后面,看着父子两人手牵手散步的模样,眼底不禁泛起微微的涩意;只是在看着顾梓诺边走边跳、边踢着脚边石子的自在模样,心里又觉得自己这样的决定是正确的。

顾梓诺,臭小子,你就快乐的长大吧,如果你不需要妈妈,妈妈永远不会来打扰你。

许诺的目光紧紧的跟在他的身上,直到发现他似乎有所察觉的停下脚步四处张望,这才收回了目光,自来时的小路离开了广场。

“子夕,我开车回老房子那边,你陪儿子吧,明天早上我去公司找你。”许诺回到车上,发了信息给顾子夕后,便发动车子往外开去——多少奔波、多少辛苦,于她来说,却体会着这种付出的快乐。

“就在这边吧,梓诺到10:30就睡了。”顾子夕的信息很快回了过来。

“我走了。”许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踩下油门,快速往前开去——她当然想在儿子身边,但现在却还不行。

她也想每一个早晨都能在顾子夕的怀里醒来,可是现在也还不行——他们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她相信,她们这一切的努力,终会赢得一家三口相聚的时光——为了那一天,再多的辛苦、再多一个人的支撑、再多想念的煎熬,她也不怕。

顾子夕搂着儿子躺在**,想起许诺,心里不禁一阵紧紧的发疼。

她从b市匆匆赶回来,只为与他短短的相聚、只为远远的看了儿子一眼,在这样的深夜,她仍是一个人,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孤单的回到空无一人的房子里。

“顾梓诺…。”顾子夕轻拍着儿子的背,沉沉的看着他香甜的睡颜半晌,终是不愿就这样扔下许诺一个人。

当下起身写了纸条放在床头,弯腰在他柔软粉嫩的脸上轻吻了一下,对着他的耳朵轻轻的说道:“梓诺,爹地今天去陪妈妈,她一人个,也会害怕。”

说完便喊了marry过来陪顾梓诺后,便换了衣服匆匆下楼。

夜色里,他将车子的速度开到最快——在这样的夜里,他想陪在她的身边。

“许诺——”顾子夕推开门时,房间所有的灯都亮着,许诺正穿着家居服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月色发呆。

“许诺,我陪你。”顾子夕反手带上门,大步走到她的身边,伸臂将她揽进了怀里。

“顾梓诺睡着了?”许诺看着他匆匆的神情,声音不禁有些微微的暗哑。

“恩,marry在陪他。”顾子夕轻声说道。

“那——”许诺仰头看他:“你明天一早就回去,好不好?”

“明天早上再说。”顾子夕伸手将窗帘拉上,搂着她往卧室走去:“他原本就是个独立的孩子,只是这段特殊的时间我会多陪他一些,但也不用每天都陪的,你太紧张了。”

“或者我们现在回去,明天我早些走。”许诺完全不听他在说什么,只是坚持着,希望顾梓诺在没有妈妈的时候,能得到爸爸尽可能多的陪伴。

顾子夕停下脚步,沉眸看着她,长长的叹了口气,妥协着说道:“明天早上,我早些走。”

“好。”许诺这才笑了,转过身来,伸手圈着他的脖子,娇俏的说道:“你抱我回**。”

“你呀!”顾子夕轻笑着摇头,用力的抱起她,再用力与她一起重重的倒在**,两人翻翻滚滚的笑闹着。

最后,两个人都安静下来,许诺软软的窝在顾子夕的怀里,两人轻轻的聊着天——当然,说得最多的,还是顾梓诺。

顾梓诺又长高了、顾梓诺采访的时候俨若小大人、顾梓诺对计算机的网页设计感兴趣、顾梓诺对皮亚太过依赖了……

一点一滴,她都急切的想知道;在听到他说过后,又回味着他的小模样;只觉满满都是可爱、满满都是聪明。

看着说着说着就趴在他怀里睡着了的许诺,顾子夕暖暖的笑了,伸手关掉了房灯后,抱着她滑进了被子里,吻着她的润唇辗转许久,和着她有节奏的呼吸慢慢睡去……

顾梓诺答应要同他一起去美国的事情,他选择不告诉她,不是为了到时候给她惊喜,只为了让她保持最好的状态面对接下来的世界城市展播大赛。

他相信,她是最好的,她的作品也是最好的,她应该得到想要的回报。

【第二天】

许诺因为前天醉酒、昨天赶了飞机后又与顾子夕一场激烈缠绵、昨夜与顾子夕聊天又到深夜,所以在顾子夕怀里的这一觉,便睡得格外的安稳香甜。

一觉醒来,阳光已经撒满了整个房间。

许诺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掀开被子起床后,看到客厅的桌上,放一了大束粉红的玫瑰——在阳光的照耀下,开得灿烂而热烈。

“顾太太起床了吗?希望顾先生的玫瑰能给你一天的好心情。”

看着纸条上,顾子夕力透纸背的字迹,嘴角是止不住的笑意——若没有艾蜜儿的纠缠,他们真的会很幸福。

想到艾蜜儿,许诺的眸子微微暗了暗——她还会借着梓诺的名义纠缠子夕吗?

“爹地,我回来我妈咪知道吗?”吃早餐的时候,顾梓诺突然问道。

“应该知道吧。”顾子夕轻瞥了他一眼,艾蜜儿打来电话的事情,他根本没有打算告诉顾梓诺。

“哦……”顾梓诺低头轻应着,整个人显得有些不安。

“顾梓诺有事?”顾子夕柔声问道——这一周的贴身陪伴,他已经不再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

所以顾子夕虽然不希望他与艾蜜儿有过多的联系,但若这样能让他慢慢的走出那件事情的阴影,他也不能阻止。

“爹地,我想去看看妈咪。”顾梓诺似是终于下定决心的说道。

顾子夕微几微皱眉,微微顿了顿后,点了点头:“好,我送你过去。”说完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对他说道:“现在9点,中午爹地去接你。”

“不要!”顾梓诺突然的大声,让顾子夕吃了一惊。

“恩?不要什么?”顾子夕沉静的看着他。

“不要呆那么久。”顾梓诺用力的摇着头:“爹地等我,我只看看妈咪就走。”

“好。”顾子夕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头,以这种方式安抚着他心里的不安。

“来了。”艾蜜儿听见敲门声,快速的跑了出来,在看见顾子夕父子时,不由得微微一愣,一时开心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是、是送梓诺过来的吗?”

“梓诺过来看看你。”顾子夕轻扫了她一眼后,低头对顾梓诺说道:“爹地在楼下等你。”

“爹地就在这里等我。”顾梓诺看了看艾蜜儿,用力的抓着顾子夕的手小声说道。

“好,爹地就在这里等你。”顾子夕蹲下来,用力抱了抱他后,将他的手递到艾蜜儿手里:“你们说说话,大约十分钟。”

“十分……”

艾蜜儿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顾子夕以手势制止了,他转身接起电话,声音一片温柔:“起来了?怎么不多睡会儿?”

“恩,我们刚吃完早点,已经出门了。这会儿有点儿事,一会儿我打给你。”顾子夕不想与许诺之间又起什么风波,对于这十分钟的见面,也觉得没什么必要告诉她。

“别急,我去送你。”

“恩,先这样。”

顾子夕挂了电话后,便转过身来,对艾蜜儿说到:“带梓诺进去吧,只有十分钟,我们还有事。”

“好。”艾蜜儿无奈点头,签着顾梓诺的手转身进门。

“顾梓诺想妈咪了吗?”艾蜜儿倒了杯果汁递给顾梓诺,看着他温柔的说道。

“妈咪最近身体还好吗?有发病吗?”顾梓诺没有接她的果汁,只是沉沉的盯着她,低声问着。

艾蜜儿只觉难受的收回了手里的果汁,伸手轻轻摸了摸顾梓诺的脸,脸上一片酸涩的笑容:“妈咪现在身体不错,一直都没有发病。顾梓诺还在怪妈咪吗?”

“我喜欢温柔的妈咪。”顾梓诺突然说道。

艾蜜儿的呼吸不由得微微一滞,伸手将顾梓诺搂在怀里,低低的说道:“梓诺,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咪错了,妈咪以后都不会了。”

“温柔的妈咪才漂亮。”顾梓诺微微挣开了艾蜜儿的怀抱,低着头难过的说道:“我不喜欢妈咪变得那么凶。妈咪以后也不要对许诺凶。”

“好……”艾蜜儿看着自己空掉的怀抱,眼底不由得泛起微微的莹光。

“我要走了,我下次再来看妈咪,妈咪再见。”顾梓诺看着艾蜜儿眩然欲泣的眼睛,突然转身往外跑去。

“梓诺!”艾蜜儿伸手没的拉住他的手,眼看着他跑出了大门,牵着顾子夕的手离去,不由得让自己跌坐在地上,失声哭出声来。

儿子是真的在怪她呢——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是许诺抢走了她的丈夫、明明是许诺不让自己见儿子,为什么最后怪的都是自己!

艾蜜儿趴在沙发上,抱着头哀哀的哭泣着,心里一片凄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