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08时空交错

Chapter108 时空交错

S市,机场。

“爹地,这个展播很历害吗?”顾梓诺看着顾子夕问道。

“全世界,三十个国家参与,是世界顶级的城市创意展播。五年前举办过一次,那次是以经济城市为展示主体,上次一展示最成功的是英国的曼彻斯特,而我们国家是没有参与的;这次是以政治中心为展示主体,我们国家是第一次参与。”顾子夕看着儿子说道:“所以,这一次对国家、对个人,都是很重要的事情。”

“许诺要和三十个国家竟争,比我们竟标更难吗?”顾梓诺的眼神里有着隐隐的崇拜。

“当然,这是与世界最顶级的创意进行碰撞,无论输赢,都足够自豪。”顾子夕点了点头。

“许诺好棒。”顾梓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些焦急的看着航班信息牌,现在离登机时间还有四十分钟。

“当然,她是最棒的。”顾子夕的眼底,同样是满满的骄傲。他伸手拉了顾梓诺坐下来,将手机调到视频状态:“这就是我们参展的片子,还有许诺的模拟演说。”

顾梓诺安静的坐在他的怀里,静静的看着时常十五分钟的片子,还有许诺三分钟的模拟演说。

在他的心里,或许妈妈的样子,就应该是艾蜜儿那样的——温柔、妥贴。

而对于许诺,感觉不象妈妈,以前象是玩伴;现在,更象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偶象。在心里,他喜欢这样的许诺,看起来生动而明亮、看起来很能干的模样。

不过,如果她能原谅自己那次的失手的话,他也愿意和她和平相处——在心里,他也不愿意她伤心的。

顾梓诺捏着手机,小手无意识的滑动着。

“好了,我们要进去等了。”顾子夕看出儿子心里的不安和挣扎、还有对许诺态度的微微松动,心里一半是心疼、一半是安慰。

“许诺会愿意见到我吗?”顾梓诺低头在手机屏上乱划着,声音低低的,有着浓浓的不安。

“她见到你会很开心、很开心的。”顾子夕轻轻揉了揉儿子的头,温柔的说道:“爹地还担心她太开心了,会影响她的发挥,所以没告诉她你要过去呢。到时候,我们悄悄的进场,看完之后给她一个惊喜。”

“真的会开心?”顾梓诺抬眼看向顾子夕,眸子里一片明亮的喜悦。

“真的。”顾子夕认真的点着头。

“爹地,我会跟她道歉的。”顾梓诺沉眸低语着。

“好。”顾子夕看着他暖暖的笑着:“顾梓诺是了不起的男子汉。”

“爹地,我们进去吧。”顾梓诺将手机递还给顾子夕,声音软软的说道。

顾子夕微笑着接过手机,在看见手机被无意间点开的画面后,脸色不由得大变。

“妈咪?”顺着顾子夕的突变的目光看下去,显然,顾梓诺也看到了这个被网友发来的视频——在江景花园的社区里,艾蜜儿正被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挟持着,嘴唇已经开始发乌;那个女人人,正是邬倩倩的母亲。

他突然想起,今天,正是邬倩倩枪决的日子。

到底怎么回事?

顾子夕脑袋飞速的转动着,却想不出所以然来。

“爹地,救妈咪!”顾梓诺看着手机视频尖叫着。

“我们回去。”顾子夕没有犹豫,一手抱起顾梓诺、一手拖着行李箱,急急的往外跑去。

上车后,便立即给张庭打去了电话:“蜜儿那边出事了,你安排救护车过去,我现在正从机场赶回去。”

“好。”张庭连问都没问什么事,迅速挂了电话——他知道,若不是十万火急,顾子夕绝不会从机场折返。

顾子夕拿着电话,犹豫着要不要给许诺打过去,看看时间,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只是打给了林晓宇:“晓宇,帮我通知私人飞机那边,向空中管制申请路线,准备随时飞纽约。”

“好的。”林晓宇听他急切的语气,也没有多问,挂了电话后,便迅速的去安排了。

顾子夕连闯数个红灯,一路疾驰回到江景公寓——出事地点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个水泄不通。

“梓诺,你在车上等爹地。”顾子夕将车熄火停好,并将天窗打开后,将四个门全锁上,这才快速的冲进了人群:

“让一下,里面是家属。”顾子夕用力的拨开人群,直冲到最里面——

“你们都别过来,我要去找那个狐狸精……”邬母一只胳膊圈在艾蜜儿的脖子上,一只手狂乱的挥舞着水果刀,眼神一片狂乱。

“狐狸精在那边,我们陪你一起去找,你先把这位女士放下。”警察似乎看出她的精神错乱,一边哄劝着,另一波警察边从后面接近着她。

只是大家都看到艾蜜儿的状况十分的不好,怕刺激邬母之后,会惹来她更疯狂的行为,反而对艾蜜儿不利,所以也不敢太过冒险。

“蜜儿……”顾子夕拨过人群,站在了艾蜜儿的面前。

“子、子夕,救我……”艾蜜儿的声音,微弱得让人几乎听不见,苍白的手在空中挥了两下后,又无力的垂了下去。

顾子夕试着往前走了一步,邬母立即将手中的刀定定的指着他,片刻间似乎清醒过来:“你害死我女儿,我要你偿命!”

“是,那你放开她,拿刀来砍我吧。”顾子夕站在她的面前,慢慢的说道。

“你骗我,你想骗我放了她,你们就来抓我!”邬母又激动得挥舞起刀来,狂乱的说道:“你们都别过来,我今天要杀死这个狐狸精,勾引我男人、害死我女儿、我要杀死她——”

邬母一声尖叫,倒转刀柄,朝着艾蜜儿腹部就刺去。

顾子夕一个飞身扑了上去,一手握住邬母的手,一手将艾蜜儿从她的手中扯了回来。

“我杀死你们、杀死你们——”邬母狂乱的叫喊着,低头用力的咬在顾子夕的手上,稍得松手,又挥刀砍了过去。

顾子夕抱着艾蜜儿就地滚开,顺势一脚将邬母踢翻在地,周围的警察迅速扑了上去,将邬母给控制了起来。

“你、你流血了……”艾蜜儿急促的喘着气,却仍然用手抚住了顾子夕流血的手臂。

“你再坚持一下,我送你去医院。”顾子夕抱着她站起来,快速往外跑去。

“子夕,我觉得好难受,我是不是要死了……”艾蜜儿大口喘着气,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衣服,眼睛用力的睁了又睁,却总是力不从心。

“蜜儿,再坚持一下,救护车就要来了。”顾子夕低头看着她发乌的唇、无力的手、无法呼息的痛,心中不由得一痛,当即将她平放在地上,双手交叉压着她的胸:“蜜儿,乖,再坚持一下。”

“子夕,我想见梓诺……”艾蜜儿急急的喘着,一句话也说不完整。

顾子夕用力的压了几下后,用手捏开她的嘴,将气一口一口的度了过去,在听到救护车的声音后,他终于松了口气。

张庭带着急救护士迅速跑过来,将呼吸机迅速的插上后,就地检查了她的基本体征,快速的注射了一针肌肉针后,对顾子夕说道:“抱她上车。”

说完后,便给医院打了电话:“准备心脏外设、准备手术。”

“梓诺在车上,我开车随着你们。”顾子夕看着脸色渐缓的艾蜜儿,对张庭沉声说道:“她就拜托你了。”

“恩,快去吧,去医院我直接进手术室。”张庭点了点头,迅速给艾蜜儿做着手术前的全面体征记录。

顾子夕跳下车后,迅速跑到车上,边发动车子边对吓得一脸苍白的梓诺说道:“已经救下来了,我们现在去医院。”

“妈咪发病了吗?”顾梓诺紧张的问道。

“恩。”顾子夕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详的预感,开着车急急的跟在了救护车的后面。

手术进行了四个小时,当张庭一脸疲惫的从手术室里走出来时,顾子夕已经知道了结果:“能坚持多久?”

“拔掉呼吸机,随时。戴着呼吸机,能坚持几天吧。”张庭看着他沉声说道:“拔,还是不拔?”

顾子夕紧紧的闭上眼睛,只觉得心里一阵撕痛,许久之后,睁开眼睛对张庭说道:“我最迟要后天到M国,能拖到我回来吗?”

“不好说,现在医生能做的事情有限。”张庭沉痛的说道。

顾子夕的嘴唇微微的发颤,缓缓说道:“不拔,我会尽快赶回来。”

“是许言的手术吗?”张庭沉声问道。

“是的,肾移植,我必须在许诺的身边。”顾子夕缓缓的说道。

“好,你去吧,我想办法尽量往后拖。”张庭点了点头:“只是,她这样活着会很痛苦。”

“我、我去见见她。”顾子夕转身抱起一脸惊惧的顾梓诺,随着张庭往ICU病房走去。

躺在**的艾蜜儿,戴着呼吸机仍然无法呼吸,嘴巴张得大大的,难受的样子让人心痛。

“蜜儿……”顾子夕抱着顾梓诺站在她的床前。

手术的护士和医生见他们进来,相互交流了一个无力的眼神,沉默的退了出去。

艾蜜儿吃力的转过头来,看着顾子夕和顾梓诺,微微的笑了。

“妈咪——”顾梓诺大声的哭着。

“梓诺乖,不哭。”艾蜜儿伸手想去抚摸梓诺的脸,伸到一半又跌了下去。

“蜜儿,对不起。”顾子夕拿起她的手放到顾梓诺的脸上,声音有些微微的发颤。

艾蜜儿轻轻摇了摇头,什么话也说不上来,只是看着他默默的流着泪。

“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你说了,我帮你去做。”顾子夕低低的问道。

“子夕,我是爱你的……”艾蜜儿流泪笑着,如回光返照似的,她那略显浮肿的脸上,竟绽放出如初见时那般纯然美好的光彩、美丽无双。

“我知道、我知道……”顾子夕用力的握住她的手,却不知道在此刻,有什么话能安慰到她。

“子夕,你说,如果没有那一次,我们现在会怎样?”艾蜜儿睁大眼睛看着他,眼泪不停的往下流着。

“蜜儿,你撑过了很多次,这次也一样能撑过去的。”顾子夕无法回答她的问题,只能做着无力的劝解。

艾蜜儿的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容,声音嘶哑的说道:“你真的好爱她,在这个时候,也不肯说谎骗我一下……”

“医生说你不适合多说话,你好好配合医生的治疗,我和梓诺晚些再来看你。”顾子夕狠心松开握着她的手,慢慢的站了起来。

“子夕,我好难受,我不想撑了…。”艾蜜儿紧紧闭了闭眼睛,半晌之后才慢慢的睁开:“子夕,我撑得好辛苦。”

“蜜儿,乖,再坚持一下,我过两就回来陪你。”顾子夕看着她轻声说道。

“子夕……”艾蜜儿的手,无力的伸向顾子夕离开的方向,眼泪如雨般的流了下来,直到他的身影远去,她的手才慢慢的跌落在床边——大口的呼吸着,仍是觉得被人掐住咽喉般的难受……。

“爹地?”顾梓诺看着顾子夕,满是泪痕的小脸一片冷然——小小的他,似乎也有预感,这一去,可能就要见不到妈咪了。

“爹地必须赶过去,或者,你留下来陪你妈咪?”顾子夕蹲下来,看着儿子轻声说道。

“我陪妈咪。”顾梓诺伸手擦了眼泪,看着顾子夕说道。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拿起电话给顾朝夕打了过去:“朝夕,蜜儿病危,我现在必须要去纽约,你帮我照顾一下梓诺,还有,这边事情,可能需要你随时处理。”

“好,我马上过来。”

顾子夕挂了电话后,抱着梓诺在张庭的办公室等着她。

直到半小时后,顾子夕把儿子交给她后,返身去ICU的探视区看了一眼在死亡边缘挣扎的艾蜜儿,用力的闭了闭眼睛,毅然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顾总,飞行线路还没有申请下来,飞机在停机坪等着您。”

“我知道了。”

顾子夕开着车,一路疾驰而去,上了飞机后,心情却是一片沉重与复杂……

第二节:许诺,完美的准备

【纽约】

顾子夕昨天晚上有信息,说已经出发,展播前两小时可以到。

所以许诺也没有再联络他,上午接了政府出席的官员后,同他们介绍了整个流程和排序的情况。

下午的时候,在领导们都入住酒店休息倒时差的时候,许诺和王志直接去了会场——现场其它国家和城市的主创人员也已经到了,都配合着司仪和工作人员调试着自己的片子。

“莫里安?”许诺在看到莫里安的时候,有些微微的诧异,不过想到他在行业内的地位,只要有心想进来,当然是一点儿问题也没有的。

“我帮你把稿子过一遍。”莫里安沉眸看着她,平静的目光里,是淡然的温润。

“好啊。”许诺点了点头,转头对王志说了两句,然后将U盘都交给了他:“配合工作人员调一下片子和角度,我大约半小时后过来。”

“OK,你放心去吧。”王志接过她的电脑包,转身往演播台走去。

莫里安带许诺来展播厅外的一个小会议厅里,这是他提前过来看了现场后,找朋友借的。

“许诺,你今天好漂亮。”严若兮看见他们两个进来,忙站了起来。

“你也一样。”许诺朝她微微笑了笑,将电脑放在了桌上。

“若兮别打岔,现在时间很宝贵。”莫里安皱眉向严若兮摇了摇头。

“哦,好,你们忙,我去帮你们买咖啡。”严若兮乖巧的点了点头,起身往外走去。

走到门口才想起来,她今天跟着莫里安出门,好象是没带钱包的。所以只得又折回来,将手伸到莫里安面前:“给我钱。”

莫里安看着她摇了摇头,伸手将钱包拿出来拍在她手里:“记得回来的路,别走丢了。”

“不会的了。”严若兮摇了摇手中的钱包,转身后一蹦一跳的往外走去。

看着莫里安和严若兮自然而默契的相处,想着昨天两人动情的拥吻,许诺微微敛下眸子,嘴角噙着清浅的笑意。

而看着她嘴角安然的笑意,莫里安的眸子不禁微暗。

两人之间,有着短暂的沉默,之后便默契的没有提严若兮,对着电脑迅速进入了工作状态。

“讲稿是几分钟?”莫里安拖过电脑,边看她的稿子边问道。

“3分钟。”许诺答道。

“好,你开始,我直接在电脑上做记号。”莫里安点了点头,告诉许诺可以开始了。

两人如同从前共事的时候一样,对每次公开演说的稿子都会做反复的演练。

从语音、语调、语速、表情、肢体语言上,有最直观的表现、最直接的调整意见。

在没有与莫里安合作后,许诺会自己对着镜子做这样的演练,莫里安也没有再过问过她在这方面的情况。

只是这次的展播,对她来说意义非凡、对整个国家来说,也意义非凡;所以他想了又想,还是为她安排了这样一次演练的机会。

“语音没问题,语调再放低沉一点,声线太细会削弱专业感,而空间太大的情况下,过细的声音显得软弱无力。”

“OK,就是这样,再来一遍。”

“这里停、这里不需要手势,用声音来调动情绪,比如说,1秒钟的停顿。”

“不错,这里的细节处理非常棒。”

当许诺反复演练了三遍后,莫里安看着她笑着说道:“果然独立是最好的老师,你现在的状态,比一年前在Y视竟标赛上,已经好了太多。”

“要不怎么好意思说是你的学生呢。”许诺笑着,走回到桌面,将电脑拉着面对自己,看着莫里安在文档上做的标记。

“你做记号的这里,其实我也犹疑,在整体专业的陈述下,这段会不会太煽情了。”许诺看着莫里安重点的标记,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要这段你再讲一遍,我感觉一下。”莫里安微微皱眉,思索着讲稿的整体气质。

“好。”许诺快速讲他的记号都看了一遍,点了点头。

“咖啡来了,现在要喝吗?”严若兮提着咖啡走进来,看见许诺正讲到一半,忙吐了吐舌头,转身将门关上后,悄悄的走到莫里安身边,将咖啡拿出来放在他的手边。

看着他随手拿起咖啡在手里,只觉得心里泛上微微的暖意——对于她在身边,他已经这么的习惯了呢。

“不行,还是保留。”莫里安摇了摇头说道:“光看文稿,觉得有些突兀、过于感性。但生生去掉的话,整个演说就过于生硬了,不够自然。”

“好。”许诺点了点头,弯腰看电脑里其它的记录,想了想后说道:“这几处我刚才调整得怎么样?”

“比我想象中的好。”莫里安看着她微微的笑了。

许诺轻挑眉梢,端起若兮放在她这边的咖啡笑着说道:“能得到你的表扬,可真不容易啊。”

“你已经不需要我的表扬了,以后也会不需要我给你演练,你一个人,可以做到足够的好。”莫里安微微笑了笑,敛下眸子轻啜了一口咖啡。

“要是老也不出师,我也挺没脸的。”许诺端着咖啡坐了下来,看着严若兮说道:“若兮,有没有很无聊?”

“没有,我喜欢看他专心工作的样子。”若兮摇了摇头,笑得一脸的甜蜜。

“我的天,也只有你喜欢了。原来在公司的时候,我最怕他说:许诺,我们来演练一下。你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吗?”许诺见严若兮好奇的摇了摇头,便笑着说道:“那就是一个三至五分钟的讲稿,我会需要重复的在他面前讲十次以上。”

“我的天,他这么严厉的?”严若兮吐了吐舌头,皱眉看了一眼莫里安。

“衣服呢?”莫里安没理会他们两个的话,看着许诺问道。

“这里。”许诺将手机放到莫里安面前,里面是她拍好的三套服装——一套浅金色及膝连衣裙,外配白色的桑蚕丝小西服;一套是黑底上绣着彩色脸谱的及踝纱裙,上身是白色紧身T恤;还有一套是果绿色及踝包裙,上身是白色缎面背心。

“这套,在弱灯光的大厅,不至于被淹没掉。”莫里安直接选中了最后一套,带着职业的干练、又不失创意人的艺术气质。

“好。”许诺点了点头。

“头发就这样?”莫里安看了看她披散在腰间的长发,不禁皱了皱眉头。

“不会,一会儿换好衣服会挽起来,韩式低盘的那种。”许诺摇了摇头。

“恩。”莫里安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对许诺说道:“时间差不多了,你去整理一下吧。”

“好。”许诺点了点头:“电脑就放你这里,从现在开始,我就不看这些东西了。”

“可以。”莫里安点了点头,看着她问道:“顾子夕过来吗?”

“不出意外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到了机场。”许诺微微皱了皱眉头,朝莫里安摆了摆手:“现在不管他,我去准备了。”

“一切都很好,加油。”莫里安站了起来,将手重重的拍在她的肩膀上。

“我会的。”许诺点了点头,拿起手机转身快速往外走去。

“许诺讲得那么好,你还能挑出这么多问题呢。”严若兮看着莫里安轻声说道。

“还有很多问题,只不过这个时间不适合再说了,否则会影响她的发挥。”莫里安看着电脑里的稿子,想了想说道:“不过,她是表现型个性,在台上的发挥,绝对比台下的演练更精彩。”

莫里安转眸看向严若兮,低声说道:“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即便只是工作,我们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交流。”

“你别担心我,我没问题的。我好喜欢看到你们工作中这么默契的样子,我觉得自己差得好远。”严若兮努力的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更加真实和灿烂一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不要和别人比。你是严若兮。”莫里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说道。

“我知道。”严若兮用力的点了点头,站起来对莫里安说道:“我们可以过去了吗?这个演播大厅的建筑,是融合了古今最好建筑技法的组合,我想去看看。”

“好啊。”莫里安点了点头,拿了许诺的电脑,与严若兮一起往外走去。

演播厅里,各国、各城市的主创单位基本已经到了,有的相互打着招呼、有的在与自己的团队交流着展播细节,整体看起来热闹而有序。

“Eric,你坐啊,我到处转转。”严若兮与莫里安到了大厅后,对他轻声说道。

“不用我陪吗?”莫里安看着她。

“不用了,你再看看稿子吧,我看的东西你不感兴趣的。”严若兮笑着摇了摇头,举了举手里的相机,意思是自己会要拍一些和建筑有关的东西。

莫里安微微一怔,倒没想到她也会这样的善解人意,当下微微点了点头:“那你去吧。记得开始的时候过来。”

“你放心吧,不会走丢的了。”严若兮笑着,拿着自己的相机转身离开。

莫里安沉静的坐下来,看着已经换好衣服的许诺,正和王志一起与工作人员交流着什么。

低挽的长发、淡然而精致的妆容、干练而不失妩媚的套装,将她灵动明澈眸子里的自信,衬托得十足。

工作中的她,从来都是这样的光彩夺目。

莫里安将身体靠在椅背上,微眯着眼睛看着她——却不知,在不远处,若兮也正呆呆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