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09死亡之痛

Chapter109死亡之痛

展播厅全场的灯光依次亮起,主持人引着组委会主席上场致辞,许诺的手心微微有些出汗,拿起手机:顾子夕还没有消息过来。

可能是航班晚点吧。

季风也没有信息过来,看来许言的情况一切稳定。

许诺不敢将手机关机,而是直接调到了震动状态,等待着展播的正式开始。B市排在第五位,对于整体三十个城市来说,是比较靠前的位置。

这个位置算是比较好的,既避开了开场可能的紧张,也避开了后面的审美疲劳。

“下面,我们的展播正式开始,两天,每天五小时的展播时长,我们将把时间和空间,完全交给我们的城市、交给我们城市的创意者。”

在主持人退场后,全场的灯光便又依次熄灭。

前面的四个城市,有的气势宏大、有的婉约缠绵,表现手法多样且现代,创意水平和国内的比起来,确实高出了不少;同时比起她之前看到的老片子,在创意的维度上,也新增了许多意外的亮点。

看来象是新人之作,而非大师之作,灵气十足。

“小许,这几个片子看起来都不错啊。”文部长坐在许诺的身边,低声说道。

“非常好,让人大开眼界。”许诺点了点头。

“我们的片子,似乎四平八稳了些。”文部长这时候也有些紧张起来。

“组委会看的是表现方式与城市气质的吻合性、和展播主题的吻合性,至于技巧的运用、画面给受众带来的感观印象,则在其次。评分的权重会不同。”许诺轻声解释道。

“哦,那你看,我们的片子机会大吗?”文部长低声问道。

“不知道,因为现在才放了三部。”许诺淡淡的笑了。

“哦哦。”文部长不禁为自己的争急切感到有些尴尬。

“我去后台准备了,一会儿再和您聊。”许诺看着文部长微微笑了笑,拿了电话和提示卡后便站了起来。

“电话要带吗?”文部长提醒她。

“要的。”许诺也不解释,朝他微微晗首后,便离开了坐位。

观众席上,严若兮看着莫里安轻声问道:“马上到我们了,要不要发个信息给许诺?”

“不用。”莫里安朝她微微笑了笑,便即将目光转到了大屏幕上。

严若兮便也安静了下来,乖巧的坐在他的身边不再说话。

第四个城市的创意解说是5分钟,结束后,原本应该直接播映B市的片子,大屏幕上却出现了沉默的黑暗,三秒钟之后,片子还没有放出来。

在座观众及组委会一时间全部停下了对刚才片子的讨论,齐齐的看向大屏幕,不知道是否设备出了问题。

四秒钟后,一声清唱的京腔自遥远的地方传来,隐隐约约、由远而近,随之在大屏幕的一角,出现一个极小的彩衣花旦,随着一声唱腔的抛出,彩衣花旦的云袖自角落伸出,又自屏幕的中间滑走,随着唱腔的远去,整个屏幕又是一阵黑暗。

只是这一次,再没人感到奇怪,在这沉默的两秒时间里,席间响起雷动的掌声——从艺术的角度来看,没有人会质疑开篇五秒、中间两秒黑屏的技巧,那样悠远的声音、那样蔓妙的姿、那样行云流水般的云袖,这两段黑屏之间的精彩,已足以将人带入古老东方国度的神秘世界。

接下来,屏幕上依次出现,是不同文字写的Beijing的拼音字体,与之相匹配的,是不同语言的解说、是不同印象的B市古建筑画面——蜿蜒的长城,雄伟中承载着一股苍凉;宣纸的泼墨中国画中,晕染出长嘴的茶壶,静的国、动的水,流动出一个古朴而艺术的B市。

茶壶在镜头中慢慢消失,镜头从长如线条的琥珀色茶水上滑过,落入大碗的茶水里——茶水自中心向碗的边缘一圈一圈的荡漾开去,远远的京剧唱腔又纷杳而来,那荡漾的水圈中心,浓妆的彩衣女子舞袖而来。

当镜头慢慢拉近之后,荡漾的水圈如茶水泼洒般,洒了整个屏幕,在茶水的滴落与水印里,黑白的陈旧舞台上,孤单的名伶旋转舞动,光影打出古老的灰色。

当镜头渐渐拉远,舞台上旋转的名伶越转越快、越转越快,接着整个舞台似乎都旋转了起来——在这样的转动中,刚才出现过的所有画面,以老照片的形式散落在屏幕上,制造出一股如时空穿越般的时代感。

随着京剧名转动的速度加快,屏幕上突然出现两只手指——如拉屏般的在屏幕中间一个拉伸,京剧舞台与旋转名伶,以最饱和浓度的色彩,出现在一个Ipad液晶显示器里。

当那两根手指自屏幕上消失时,Ipad里的京剧名伶慢慢停目旋转,慢慢回过头来,对着在场所有的观众妩媚一笑,然后是云袖甩出的翩然转身。

“哇——”

“太奇妙了。”

才播完第一部分,赞叹声已是不绝于耳——没有新奇的拍摄技巧、没有大气磅礴的画面,只有巧妙的画面承接,单一音乐的运用,让整个画面显得干净而印象深刻。

“许诺,加油。”后台的王志,朝着许诺伸出了大母指。

“加油。”许诺微笑着点了点头,转眸看见后面一个国家的候播人员,也微笑着打了招呼。

外厅的播放继续着,Ipad里的画面,由戏剧转为邮件的提示音,一只手指点过,邮件被打开——一封要求审核合同的邮件便传了过来。

镜头拉远,飞速的高铁上,一身职业装的商务人士,直接点开了邮件附件系统,通过办公程序,将合同做了审批,并点击发送。

合上Ipad,随着人流下车——高铁站的大屏幕上,是商务人士秘书给他传回来的是合作公司同时签好的商务合同。

拖着行李箱的男子,对着大屏幕里的秘书微微一笑,伸手在大屏幕上确认了指纹后,进入系统点击确认键,两方合同便全部确认。

镜头再转,加拿大的机场里,一位职业套装的女士,看着电脑里传来的确认文件,直接将订货通过系统下回给了公司。

接下来的镜头,便是世界各国的分公司,根据订单,进行3D实物打印出来的实物,有心脏器官等活物、还有汽车零配件等标准化备件——高效、快速、专业、严谨。

两组镜头重合,身处两地的商务人员对着镜头微微一笑,从包里拿出一个触屏控制器,在上面录入指纹密码之后,便即时操控着远在几万里之万的家里的机器人进行家务整理,并通过可视化摇控,打开了家里所有的电器。

简单的镜头,成功撕裂外国人心里的B市落后沉重的印象,一个连惯的商务的小故事,将B市城市建设的高楼、高铁、现代化机场、高楼、以及与世界同步的互联网+时代。

接下来,当所有人都以为要进入更为科幻的现代化场景时,却出现了以B市自然风光为主体的画面——两个不同肤色的骑行客,带着地图和指南针,自在的骑行在B市这样一个人性、绿色、花园般的城市里。

日出而行,迎接他们的是按色彩分类的标准化电子公路,当车轮开始转动,车头上的显示屏,便显示出骑行速度、公路压力、前行路况等电子信息。

日落而息,随便找到一个休息站,背包的按钮打开,便是一个临时的电子休息屋,屋子不仅自带温控、更随时显示着外面的温度、空气质量、地域经纬度等。

日复一日,他们走过的地方,只有经纬度的变化、只有城市名称的变化、而没有人、物、环境的区别。

没有高科技画面的堆砌,只是一场绿色的旅行,将B市未来的生活科技展现无余、将B市的城市花园风情尽显、弱化城市地域特色,一场世界大同的未来地球村画面,美得让人不忍收回目光。

片子结束,两个骑行者迎面而来,一个用中文说:“世界的。”一个用英文说:“我们的。”

声音静止,清唱的京腔再次由远而近,画面定格在两个骑行者的身上,屏幕上打出结束语:“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地球。”

接下来,便提如雷的掌声。

内厅的灯齐齐亮起,许诺与大家一起鼓着掌走到大屏幕的前面,掌声原本稍弱,在看到这么年轻的她之后,掌身再次热烈的响起。

“这个片子一共十五分钟,我听到大家的四次掌声,我相信,起码有两次掌声,是大家情不自禁的给这个片子的;有一次掌声是礼貌的谢幕,那么这最后一次呢,我相信是给我的。”许诺沉然的声音,透过耳麦传遍整个大厅,这一句肯定而自信的话,让原本就未息去的掌声再次响起。

许诺微微笑了笑,举起双手示意大家停止,看着满场不同肤色、不同头发的观众,刚才在后台的紧张,也慢慢褪却,人越多、越沉静的个性,在此得到完全的体现。

“我今年二十三岁,我眼里的B市,曾经和大家一样:拖着沉重而庞大的身躯,无法自如的前行。我以为,我看到的就是全部,所以,我对它有着儿不嫌母丑的深爱、又有恨铁不成钢的忧郁。”

“后来,市长告诉我:你走进、走近去看,我们的城市,不是你想到的那样,你爱它,你更应该为它而骄傲,它发展的速度,会带给你这样的骄傲。”

“于是,我带着我的眼睛、带着我的相机、带着我一颗爱它的心,走遍了B市的每一个角落,最后,我把我看到的答案,呈现在这里:一个真实的、现代化的B市,将我们所有的人而喜爱着。”

“目前,B市的高铁线路共**条、地铁共**条、国内国际航班共**班次、磁悬浮应用于多个领域、每年与国外医术合作的远程手术**例;大学生人数增长X%、大楼建成速度平均**天一座;商业化互联网企业每天以**家的速度增加;等等等等,这些大数据给了我关于真实的B市的答案。”

“而我们城市研究所给出的绿化数据、全球化城市方案,让我看到的未来,已经没有B市,只有科技发展后,没有边界的合作;只有各地人们,没有阻碍的交流;我们与世界之间,将会搭建一条通往和平、绿色、友好的未来之路。”

“年轻的我,看到了过去的深厚与沉重、看到了现在的发展与美好、更看到了未来——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地球。”

“所以,我把它带给你们,你们,也一样能看到!”

许诺清脆而沉着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年轻的脸上,焕发出明亮的光彩,照亮所有喜爱中国的人的眼睛。

如雷般的掌声再次响起,许诺一个深鞠躬后,待掌声稍歇,才直起身体,转身走入后台。

“许诺,非常、非常棒。”莫里安从走廊迎了上来,朝着她自然的张开了双臂。

“莫里安,无论结果如何,我们今天的呈现,已经完美。”许诺快步跑了过去,同样的张开双臂,紧紧的拥抱着他。

一如从前,每次胜利之后,他们都有这样情不自禁的拥抱——为彼此的成就、为彼此的骄傲。

“你是最优秀的。”莫里安加大臂力,紧拥之后,慢慢的松开了手,看着她时,眸子里满是欣赏与骄傲。

“我真的很开心、很开心。”许诺深深吸了口气,看见站在莫里安身后的严若兮,眸光微怔,瞬即大步走了过去,张开双臂紧紧拥住了她:

“若兮,谢谢你在下面给我打气。”

“许诺,你好历害,站在那么多人的面前,都不怯场;”严若兮用力回拥着她,真心为她高兴着:“还有,这套衣服、这头盘发,站在那么大的舞台上,真是漂亮极了。”

“这是我的工作,我不能怯场。”许诺松开她,眸子里笑意盈盈,边说,边拿掏出在口袋里震动的电话——不是顾子夕就是许言了,他们应该也看到了吧。

许诺笑着将电话接起,说话的声音里还带着兴奋的张扬:“季风,有没有看直播,是不是来祝贺我的?”

“紧急手术,你快回来。”电话那边,季风的声音沉稳里却透着慌张。

“什么?”许诺的笑容凝结在脸上,拿着电话的手微微一抖,即刻说道:“我马上赶回来。”

“怎么回事?”莫里安沉眸看着她。

“许言紧急手术,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许诺收起电话,连衣服鞋子都没来得及换,踩着七寸的高跟鞋,慌张的往外跑去。

“我送你。”莫里安伸手拉住了她:“不要慌,保持镇定。”

说着便拉着她快步往外走去,边走边对跟在身旁的严若兮说道:“若兮,你去留在这里,和王导、市长说明情况,把我的电话给王导,让他与我随时联系。然后,你打来过来,地址稍后我发给你。”

“好的,我这就去。”严若兮急急应下后,便停下了脚步,看着刚才还意气风发、光彩照人的许诺,片刻间已是急惶万分,心下不由得一阵紧张。

按着莫里安说的,她快速转身往回跑去。

第二节:死亡,来得如此的急、如此的近

“别慌,医生会安排一切。”莫里安一边安慰着许诺,一边加大油门。

“我知道。”许诺的手紧紧握着电话,却不敢给季风打过去,怕影响他对许言的照顾。

只是,顾子夕呢,他怎么还没来?是航班晚点了吗?

许诺点开信息,却没有顾子夕的一丁点儿的消息——经历过两次空难的许诺,心里又不禁为他担心起来。

这时候,她只能祈祷许言没事、祈祷顾子夕没事,却无法主动和他们联系。

“子夕,许言提前手术,我在赶往医院的路上,到了后,直接来医院。”许诺仍然不死心的给顾子夕发去信息,希望他在能回复的时候,能给自己一点消息。

经过五个小时的车程,车子急急的在医院停下,还没熄火,许诺便拉开车门冲了出去。

莫里安紧紧皱着眉头,快速的将车熄火后,快速的跟上了她的脚步。

“许言——”病房里没有。

“季风——”医生办公室也没有。

“请问,住在302的病人,许言现在哪里?”莫里安拉住慌张的许诺,急急的走到住院部总服务台问道。

“3号手术室,已经进去2小时。”护士翻了下记录,抬头对许诺说道。

“谢谢。”许诺踢掉了脚上的鞋子,拉着莫里安快步的往步行梯跑去。

莫里安只是一语不发的跟着在她的身后,一路从3楼跑到一楼,穿过大厅、跑过几条走廊,当站在3号手术室门口时,许诺一路走来的脚,已经磨出了血。

只是,3号手术室的门紧闭着——许言在里面,可她不能进去。不过,季风应该也在里面,想到这里,她多少放心了一些。

“季风,我已到,在3号手术室外面。”许诺拿起手机给季风发了信息过去。

想再看看顾子夕的信息,朋友圈却发来一段视频——手持利刀的疯狂女人、被勒得快要窒息的柔弱女子、英雄救美般的沉怒男人。

他紧抱着她向外奔跑、他熟练的为她做着心脏急救与人工呼吸、他担心的将她送上了救护车。

许诺只觉得心里一阵莫明的撕痛,让人喘不过气来。

“子夕,她真的比我更需要你。”许诺紧捏着手机,心里原本的慌张与担心,再加上此刻的灰心,让她有种窒息的难受。

“许诺,先坐下。”莫里安看着摇摇欲坠的许诺,担心的将她扶到一边的椅子上下。

见她从刚才的急切、到现在的呆滞,以为季风发了不好的信息过来,便伸手拿过了她的手机。

在看到视频后,莫里安的眸光一片沉暗,看着她低声说道:“她的情况很特殊,不得不救。”

“我知道,我没怪他。”许诺轻轻摇了摇头,声音里已带着丝哽咽,转头看向手术室门上亮着的灯,又焦虑的站了起来。

“现在急也没用,你先坐下,我拿点儿药棉过来把你的脚处理一下。”莫里安伸手将她按在坐位上,沉声交待了一句后,便匆匆往医院伤科跑去。

许诺哪里坐得住,她拖着被磨破的脚,在手术室的门口来回的走着,心里的急、心里的痛,早已让她对肢体的痛,毫无所觉——地上斑驳的血迹,由一点一点、连成一片一片,沉暗血腥,看起来让人难受。

“让你坐下呢!”莫里安拿药过来的时候,看到她这般模样,不由得低吼了一声,一把扯过她按在椅子上。

“莫里安,两台手术一起做的话,现在应该已经移植完了,情况好的话,应该在缝合了。”许诺看着莫里安,焦虑的说道。

“恩,所以你把自己弄清楚,别让手术完的许言看到你这么狼狈的样子。”莫里安蹲下来,用药棉仔细的清洗了她的脚,然后将她的脚拿在自己的膝盖上放好,小心的涂上药水后,拿起纱布,并不熟练的包扎着。

严若兮过来的时候,便看到莫里安蹲跪在地上,双手捧着许诺的脚,仔细的处理着——他眼神里的温柔与专注,让人看了几乎溺毙。

只是,这眼神,却不是给自己的。

严若兮只觉得心里微酸,拿着许诺的电脑呆呆的站在那里,天天中文没有上前。

“许诺——”顾子夕匆匆跑了过来。

许诺慢慢抬起头,看向他时,眼泪使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对不起,我来晚了。”顾子夕蹲下身体,从莫里安手里把她的脚接了过来。

“不用了,没事了。”许诺从他手里抽回脚,用手扶着椅子站了起来,抬头看向手术室不灭的红灯,声音一片低沉。

“许诺——”顾子夕沉眸看着她,声音里一片苦涩。

“若兮,你过来。”莫里安看了他们一眼,朝站在进门处的严若兮招了招手。

“eric,许诺姐姐不会有事吧。”严若兮走过来,将许诺的电脑递给莫里安。

“不知道。”莫里安接过许诺的电脑,看了看顾子夕,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还是没有递给他。

s市,医院重症监护室。

“妈咪、妈咪,你不要死、我不要你死……”顾梓诺紧紧抓住艾蜜儿的手,放声大哭着——**的艾蜜儿,基本上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梓诺,你去帮我喊张庭叔叔来。”顾朝夕看见艾蜜儿的呼吸越来越及促,迅速的站了起来,将顾梓诺打发出去。

在顾梓诺一路狂奔出去后,顾朝夕一边按响了急救铃,一边对艾蜜儿说道:“你怎么样?子夕说他过两天回来看你。”

艾蜜儿一个劲儿的摇着头,吃力的说道:“我好难受、我等不到了、告诉子夕,我爱他;我爱梓诺,让梓诺,认妈……”

艾蜜儿的话还没说完,张着的嘴再也没有闭上,连眼睛,也是睁着的……

而在许言的手术室门外,气氛紧张得令人想抓狂。

顾子夕的电话突然响起,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接起电话沉声问道:“朝夕,怎么样?”

“她,死了……”电话那边传来顾朝夕低沉的声音。

“我知道了,照顾好梓诺。”顾子夕轻轻的挂了电话,看着正转眸看着自己的许诺,低低的说道:“她死了。”

“她……”许诺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术室的门‘哐当’一声被推开,许诺猛的一下子冲了过去:“季风!”

“大出血,你跟我进来。”季风的声音一片嘶哑,怎么看,都是手术情况不好的样子。

“好。”许诺快速的跑了过去。

季风见她的脚不对劲,便伸手扶住了她,没来得及和莫里安说话,便匆匆的往里走去。

“许诺——”顾子夕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许诺的背影微微僵直,却仍是脚步不停,由季风扶着她快速往里走去——手术室的门,‘哐当’一声,又紧紧的闭了起来。

顾子夕只觉得

手术室里,许诺看着脸色苍白的许言,被切开的刀口还没有缝上,浑身是血的她,根本看不清血是从哪里流出来的。

“许言、许言,我是许诺,我来了。”许诺躺在**,大声喊着。

“她打了麻药,听不见你说话。”季风轻声说道。

“季风,怎么回事?指标不都好好的吗?怎么会要提前手术?手术的风险不是只有40%吗?怎么会大出血?”

“季风,术前准备,血库不是有血吗?为什么还要输血?是有什么问题?”

一点儿情况都不知道的许诺,伸手紧紧拽住季风的衣角,看着满身是血的许言,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她……”季风看着许言,低低的说道:“有几分钟血输不进去,都漏了,所以准备的不够用。”

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再不肯就这样躺着,一手举着输血管,一手撑着床跳了下来,直直的走到许言的身边,紧盯着她紧闭的眼、紧闭的唇,一瞬也不肯松开。

“许诺,你躺下,血流的速度才好控制。”季风的眼圈微微的湿润,轻轻拍了拍许诺的肩膀,拉着她在旁边的手术**重新躺下。

许诺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毫无生机的许言。手术的医生一直观察着她的体征情况,在稍稍稳定之后,医生沉生说道:“可以了,缝合。”

随着话音刚落,等在一边的护士迅速的围了上去,看着他们娴熟的手法,许诺只觉得又多了几分希望。

她努力的让自己全身放松的躺在那里,希望这样血流的速度能快些、给许言的血,能更多一些。

“方医生,血流不动了。”一个护士突然说道。

许诺也看到自己这头的血又溢了回来。

“再次电激、打强心针。”医生沉声说道。

季风迅速的接过了医生手里的手术针,在主刀医生指挥护士治疗时,他努力的稳住自己的手,飞针走线,将许言的伤口迅速的缝合。

“好了。”季风抬起头来,声音嘶哑的说道。

“不行。”主刀医生摇了摇头——从许诺血管里流出来的血,已经输不进去。

旁边的护士走过来去拔许诺手臂上的针头,却被许诺拦住了:“再试一下、再试一下,她流了那么多血,这一点怎么够呢。”

“她身体已经无法接收了,你再坚持的话,对你的身体有伤害。”主刀医生轻声劝着她。

“没伤害,我身体好,再试一下,医生,求你了,再试试。”许诺伸手去扯季风的衣角,哭着说道:“季风、季风、再试一下。”

季风回头看她,声音沙哑的应着:“好,我们再试试。”

说完从主刀医生手里接过手术刀,低声说道:“再做一次开腔手术。”

“季医生,这是不行的,外设心脏已经不能帮助她身体的供血循环,打开胸腔,她要靠什么支持生命体征呢?”主刀医生坚决反对季风的做法。

“帮我连人工循环设备,一直用她的血供给,我的速度会很快。”季风坚持着不肯放弃。

“你……”主刀医生犹豫着。

“任何后果,我们自己承担。”到此刻,季风已经是孤注一掷。

“不是后果的问题,是……”

“就这样,快。”季风伸手揭开掩在许言胸口的衣服,快速的下刀,将她的胸腔打开,手法利落而熟练。

主刀医生见状,只得招呼旁边的护士迅速的配合,他自己则将人工循环系统接在了许诺和许言的身上——刚刚还输不进去的血,现在又顺畅的流了起来。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季风绝望的扔下了手中的刀,声音沙哑的说道:“拔掉外循环。”

“不要——”许诺尖叫一声,从**坐了起来。

季风拿起手术针,将打开的刀口迅速的缝合了起来,看着要扑过来的许诺,低低的说道:“别让她走的时候,身体还是残缺的。”

许言一下子愣在那里,看着季风冷然的脸、沉痛的眸、快速的手,只觉得眼前一眼,整个人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旁边的护士见状,快速的走过来把她抱回到**,拔下她身上的输血针头,用药棉帮她将针口按住——由于刚才的回血,她的身上,也已被染红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