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10自暴自弃

袁雨作品 权少的新妻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110 自暴自弃

“许诺、许诺……”耳边似乎有人在喊她。

她怎么会睡着了呢?许言在手术呢,她不能睡。

许诺一个激凌,猛的一下坐了起来——这里不是手术室、身边没有医生、也没有季风。

“许诺,这是病房,他们都不在。”说话的是严若兮。

“季风呢?”许诺不敢问许言。

“在、在另……”若兮小声说道。

许诺用力扯掉手上的针头,掀开被子往外跑去。

“许诺、许诺,你回来……”严若兮没想到她速度这么快,拔脚就去追她,却仍是没有追上。

“eric,许诺醒了,她跑了……”若兮急急的给莫里安打了电话,跟着许诺一路追过去。

许诺的双脚还包着纱布,拔掉针头的手背还在滴血,她竟不知痛似的,一路从步行梯狂奔而下,穿过大院,跑进手术室里:“季风、许言!”

手术室里空荡荡的,只有两个满是鲜血的手术床,提醒着她,刚才这里,确实有一场大手术。

许诺转身,一路向许言原来住的病房跑去,一口气跑到三楼,抓着护士就问:“302的病人现在哪里?”

“这个……”护士似乎是被她的样子吓到了,半晌没有出声。

许诺一把推开她,径直跑到了302,大声喊着:“许言——”

许言还在,季风在陪着她。

“季风,吓死我了。”许诺一时间又哭又笑,打着赤脚走进去时,却看见抬起头后,一脸泪水的季风。

“季风,你怎么啦?是不是许言手术有手遗症?”许诺小心的走过去,强作笑颜的看着他,说话的声音,却慌乱得没有底气。

“许诺,我救不了她……”季风重新低下头,大手轻抚着许言如沉睡般安静的容颜,眼泪一滴一滴打在她的脸上,浸湿了她包着眼睛的纱布。

“你胡说什么呢,她不是好好的睡着吗。”许诺勉强笑着,小心的走近许言,伸手抓起她的手——那样的冷硬,让她情不自禁的心慌。

“许言,别睡了,季风都哭了呢。”许诺弯下腰来,将耳朵贴在她的心脏上——那样冷硬的感觉里,完全没有心跳的声音……

“许言,别睡了,起来、起来、你给我起来……”许诺再也站不住,整个人趴在她的身上失声痛哭起来。

季风将大手无力的搭在她的肩膀上,只是看着许言沉静的脸,默默的流着泪。

跟着跑过来的严若兮,看着从未如此失态过的许诺,不由得也站在门边哭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莫里安轻扯了她一下,看着屋里泣不成声的许言,声音一片低暗的嘶哑。

“eric,许诺的姐姐……”严若兮抬头看了一眼莫里安,又看了一眼往里走去的顾子夕,眼泪仍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进去吧。”莫里安看了她一眼后,也走了进去。

“医院的手续都办完了,这是许言的衣服,我拿了五套,你挑一挑给她换上。”顾子夕将手里的袋子交给了季风。

“谢……”季风的话还没说完,许诺便打断了他,抬起头来瞪着顾子夕吼道:“什么手续?什么衣服?她穿病服不好好的,干麻要换衣服?你想干什么?”

“许诺,现在……”顾子夕伸手去扶她,却被她用力的拨了开去,他只得收回大手,看着她柔声说道:“这里交给季风好吗?你失血过多,回病房去休息。”

“你到底什么意思?”许诺直起身体,老母鸡似的护在许言的身前,恼怒的说道:“你搞错对像了吧?你老婆死了你来这里办什么手续?”

“许诺——”顾子夕闭了闭眼睛,无力的喊了一声。

“许诺,别乱说话。”季风轻叹了口气,将许诺扯到自己怀里:“乖,你身体现在不好,回病房去休息。”

“我不去,我守着许言,谁都不许动她。”许诺睁大眼睛瞪着顾子夕,目光里尽是防备。

“季风,你安排吧,我和莫里安去办那边的手续。”顾子夕看了许诺一眼,和季风交待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莫里安沉眸看着许诺,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沉沉叹了口气后,对严若兮说道:“若兮,你陪着她。”

“恩,好。”严若兮擦了眼泪,用力的点了点头,在看着顾子夕和莫里安出去后,便安静的在门口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tmd命运!”顾子夕朝着墙壁就是一拳,混不管手背已被墙壁震得裂开。

“火化的时候,你、拦着她。”莫里安看着顾子夕轻声说道。

“你拦吧,我怕是拦不住的。”顾子夕的神情一片颓然,有着连莫里安也看不明白的心灰意冷。

“她只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所以才会胡言乱语。”莫里安沉声说道。

“走吧,天气热,医院也不会同意放太长时间。”顾子夕的声音一片暗哑,率先往外走去。

莫里安沉默着,却也无奈着。

“季风——”在顾子夕和莫里安走后,许诺抱着季风大哭着。

“乖,不哭,许言不喜欢看到你哭呢。”季风轻轻的拍着她的肩,低低的劝着,声音里却是哽咽一片。

“她不喜欢我哭?”许诺转身看着安静的躺在**的许言,低低的说道:“她凭什么不喜欢我哭?她对不起我!我为她做了那么多,她为什么要死、她怎么敢死——”

“许言,你给我起来、你不许死、不许死——”许诺用力的摇晃着许言的肩膀,大声的喊着,整个楼层,都听到她凄历的声音。

“许诺,你松开她!”季风用力的将许诺圈在怀里,不许她发疯:“许诺,许言让我照顾你,你要是不听话,你信不信我给打镇定剂。”

“那我睡一觉起来,可不可以看到许言?”许诺流着眼泪看着他。

“许诺,乖,听话……”在她凄然的眼神里,季风再也忍不住,松开拥着她的手,伏在许言的身上痛哭起来。

肝肠寸断的声音,让人不忍再听。

外面的护士都叹息着摇了摇头,眼圈微微的发红着;若兮坐在那里,也哽咽的哭着,别说劝别人,她连自己也劝不了。

无论多么不舍、无论多么伤痛,死亡来时,没有一个人能拦得住。

在无论如何也叫不醒许言后、当哭着哭着也没了力气后,许诺便呆呆的坐在许言的床前,除了季风,她不许任何人碰她一下。

顾子夕和莫里安从殡仪馆回来的时候,便看见季风拉着许言的手,只是怔怔的看着许言发呆;许诺则趴在许言的身上默默的流着泪。

顾子夕看了莫里安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莫里安则慢慢的点了点头,慢慢走到他们身边,对季风轻声说道:“季风,该送许言走了,现在这个天气,她呆着会难受。”

季风将目光从许言的脸上收回来,沉眸看着莫里安,目光里似乎有些犹豫——送她走?去哪里?送走了,他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季风,你是个医生,这个比我懂。”莫里安低声说道。

季风紧紧皱了皱眉头,半晌之后,才轻轻点了点头:“好。”说着转眸看向许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嘶声说道:“许诺,让许言走,这样她会难受。”

许诺抬头看他,只是摇头。

“许诺,听话。”季风的声音不由得又哽咽起来。

“许诺,听话……”莫里安伸手去拉许诺。

“不,我不要,你们别逼我!”许诺扑在许言的身上,不肯让开。

莫里安沉沉叹了口气,对季风说道:“我们把她弄出去,这里你来安排,若兮在这里帮你。”

季风看了许诺一眼,微微闭了闭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

说话间,顾子夕已经走了过来,用力的掰开她抓着床边的手,撰着她往外走。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顾子夕,你给我滚……”许诺在他的怀里,一阵胡乱的拳打脚踢、顾子夕只是不管不顾的把她圈在怀里往外拖。

“顾子夕,你放手,你滚,我不要见到你……”许诺挣不脱他的桎梏,张嘴用力的咬在他的肩膀上……

“许诺,别咬了,流血了。”严若兮看着许诺满嘴的血,不由得吓坏了。

“你不要管,进去帮忙。”顾子夕沉声说道。

“哦。”严若兮呆呆的咬着手,半晌才转过头去,莫里安也已经站在病房外面。

“我进去了?”严若兮声音沙哑的说道。

“恩。”莫里安点了点头。

严若兮这才进去,季风对着放在**的五套衣服,还没选定要帮许言穿哪套。

严若兮的眼泪不由得又流了下来,伸手拿了一条鹅黄色的连衣裙递给季风:“季先生,就这条吧,穿起来很有生机的样子。许诺都喜欢穿这个颜色的。”

季风墨墨的接过衣服,对严若兮说道:“你出去等吧,她不愿意别人看到她换衣服的样子。”

“好的,你有什么需要直接喊我,我就在门口。”严若兮轻声说了句后,转身走了出去,与莫里安一起站门口。

而一直咬着顾子夕脖子的许诺,在满口是血后,心里不由得一惊,似乎清醒过来,抬头看向顾子夕,低声说道:“顾子夕,我的痛,你懂吗?”

“懂。”顾子夕低声说道。

许诺摇了摇头,淡淡说道:“不,你不懂。你放开我。”

“不放。”顾子夕沉眸看着她,却只有两个字。

“你真的不懂。”许诺摇着头说道:“我不是接受不了,我只是不甘。我们这么的努力,为什么命运不放过我们?”

“许诺,愿意听我说话吗?”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

“不愿意。”许诺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你放开我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顾子夕看着她,慢慢的松开了手,看着她从怀里走出去,转身走进了许言的病房。

许诺进去的时候,季风已经帮许言穿好了衣服,绑在她眼睛上的纱布也被揭了下来,正用毛巾帮她擦着脸。

“我来吧。”许诺哽咽着,从季风的手里接过毛巾,仔细的帮她擦试着。

“季风,她眼睛怎么啦?”许诺轻声问道。

“眼角膜捐给一个病人了。”季风低声说道。

“哦。”许诺轻应着:“我晕过去后,她有没有醒来一下下?”

“没有,一直在麻药状态,然后,就停止了呼吸。”

“你抱她坐起来,我给她梳头。”

“好。”

“季风,我要送她回家。”

“哪个家?”

“我奶奶住的地方,我爸爸也在那里。她得有人陪着我才放心。”

“好。”

“季风……”

“恩?”

“我真的不甘心……”

“……”

“好了,你开车,我抱着她,我们送她去那个地方。”

“我抱她上车吧,你失血太多,抱不动的。”

“抱得动。”

许诺坚持着,眼泪流了收、收了流,完全没有办法控制。

“让我抱一程吧……”季风轻叹,低低的声音里,是压抑的伤心。

“好吧,她应该喜欢你抱的。”许诺转过头去,不想让自己的眼泪滴在已经擦干净的、许言的脸上。

最后是顾子夕开的车,季风抱着许言坐在后排,许诺没有和季风去的争,只是安静的坐在副驾驶,不停的用手擦着眼泪、又不停的重新有眼泪流出来。

“还有多远?”许诺问道。

“20分钟。”顾子夕轻声答道。

过了一会儿,许诺又问:“还有多远?”

“10分钟。”顾子夕担心的看着她。

“开慢点儿。”许诺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突然间又汹涌而出,扭头看着窗外模糊的街景,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许言,我想妈妈了。”

“想她干什么,她不要我们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她了。”

“你最近太累了,好好儿休息。”

“也就是想想,若哪天碰到,我是不认她的。”

“傻瓜!”

“许言,疼不疼啊?”

“废话,你来试试……”

“那怎么办呢?要不你咬我的手?”

“你傻呀,那是小说里写的情节。”

“好吧,我承认我没你聪明,可是你很疼呢……”

“不疼才惨了,我不是没知觉了?”

“那也是……”

“许诺,我这样儿的,最长的活了18年。”

“那你活19年,破破记录。”

“我努力。”

“必须啊,手术这么贵,总得活够本才行的麻。”

“活够本啊……”

顾子夕知道她舍不得,最后十分钟的路程,开了20分钟才进殡仪馆的门,许诺将头埋在膝盖里,只看见她的肩头不停的耸动着。

“到了。”顾子夕停好车,帮季风拉开了车门,在季风抱着许言下车后,顾子夕才拉开副驾驶的门:“许诺……”

许诺从膝盖里抬起头来,下车后,慢慢的跟在季风的身边。

殡仪馆的手续,莫里安和顾子夕之前过来都办好了,所以过来后,一切都很快。

只是,他工作人员把许言的尸体接到灵车上时,季风和许诺又忍不住的不肯放手,直到顾子夕将许诺拖开、莫里安将季风劝开,才算是顺利的推进了火化炉里。

“许诺,你别进去。”顾子夕紧紧的抱着她,心疼的说道。

“要的,最后一程,总是要送的。”许诺用力的摇着头,对顾子夕说道:“让我进去。”

顾子夕脸上一片痛苦,低声说道:“许诺,求你,听我这次,不要看这个。”

“让我进去……”现在的许诺也不闹,只是流着泪,反复的说着这一句。

顾子夕的眼圈微微的发着红,紧紧圈着她的手臂,也微微的发起抖来:“别去,求你了……”

“让—我—进—去—”许诺睁着流泪的眼睛瞪着他。

顾子夕紧紧闭上眼睛,半晌之后才重新睁开,搂着她慢慢往里走去——

“5号炉。”顾子夕低声说道。

“恩。”许诺走到5号炉的玻璃前,季风已经在那里站着了,两人对视一眼,伸出手紧紧的握着,那力度,似要把对方的手给捏折了。

直到看到玻璃后面,一个钢板床一样的东西,将人推进炉子,许诺再也支持不住的晕了过去。

“带她出去。”季风看着里面,不禁也有些摇摇欲坠起来。

“你,节哀。”顾子夕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打横抱起许诺,慢慢往外走去。

第二节:子夕,如何安抚到这样的许诺

在万里高空里,已经醒来的许诺,没有再哭——姐姐已经走了,她哭不回来。

妈妈要走的时候,她也哭不回来。奶奶走的时候,她也哭不回来。

她知道,哭是最没用的东西,所以她不哭。

对于姐姐的死,她从小到大一直做好了准备——她真的是不甘心:为什么她们那么努力,仍然改变不了命运?

许言那么努力的挣扎,命运仍然不能放过她;她那么努力的去爱,命运依然要安排在她最需要子夕的时候,艾蜜儿死去。

她不是争不过爱情,她是争不过命运。

命运如此,她再努力有什么用?她再勇敢有什么用?

抱着许言的骨灰,许诺突然之间,只觉得万念俱灰。

顾子夕和莫里安,都担心着,却也都无可奈何着。

落叶随风将要去何方

只留给天空美丽一场

曾飞舞的声音

像天使的翅膀

划过我幸福的过往

爱曾经来到过的地方

依昔留着昨天的芬芳

那熟悉的温暖

像天使的翅膀

划过我无边的心上

相信你还在这里

从不曾离去

我的爱像天使守护你

…………

离开故乡已经十年了,这是第一次回来,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爸爸和奶奶的坟上,开满了乡间惯常见的野花儿。

季风说整理一下,许诺拦住了:“天然的就好,他们喜欢。”

“好。”季风点了点头。

在两座旧坟的中间,起了一座新坟,许言十多岁从这里离开,现在又回到这里。

“许言,虽然在这里我没办法经常来看你,但是有爸爸和奶奶照顾你,我就放心了。”

“许言,如果找到妈妈,我会带她来这里,让她看看奶奶、看看你,让她看看,她一个人,改变了我们所有人的命运。”

“许言,你千万别骂我,我是真的真的,希望她不幸福。我这么辛苦的撑到现在,我都没恨过,可是现在我真的恨。”

许诺紧咬着下唇,声音里的恨意,让人心生害怕。

“许诺,走了,好吗?”顾子夕轻轻的走到她的身边。

“好。”许诺伸手擦了眼泪,慢慢走到季风的面前,与他一起,慢慢的往前走去。

乡间的风,带着几分泥土的气息,在医院发狂的许诺,在这里却格外的冷静,冷静到让人害怕。

两天后,m国联连体别墅。

许言的遗物,许诺只留下了漫画的手稿,还有她常用的菜谱,其它的全打包让季风给处理了。

而短短两天时间,许诺已经学会了抽烟,连季风都拦不住,顾子夕当然更拦不住——只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对于现在这个已经不愿意与他交流的许诺,她完全无计可施。

“爹地,你什么时候回来?”打过电话的是顾梓诺。

“还要一段时间。”其实,顾子夕真的不知道还要多久——这样的许诺,就算他劝不动,但放在身边,多少放心一些。

他不知道,他这一走,许诺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为什么你不回来,是许诺不让你回来吗?”顾梓诺稚气的声音,带着些冷意。

“你胡说什么呢!”顾子夕低声吼道:“你姨妈去世了,许诺生病了,很重,爹地在这边照顾她。”

“我妈咪也死了,你为什么不回来看她!你说过要回来看她的。”在电话里,顾梓诺尖声叫道。

顾子夕被儿子的话给问住,竟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许诺吐了口烟圈,走过来从他手里接过电话,对顾梓诺说道:“是我不让你爹地回去的,既然你妈咪死了,那我就放他回来吧。”

“许诺,你胡说八道什么!”顾子夕一把扯过她手里的电话,对顾梓诺说道:“你和你妈咪亲,所以我让你留下来陪你妈咪,而没有强迫你过来看你姨妈;我和许诺是夫妻,和你妈咪没有关系,我为什么要放弃许诺去陪你妈咪?”

“爹地,我讨厌这样的你……”顾梓诺嗫嚅的说道。

“那你讨厌吧,顾梓诺,爹地也很累,如果事情不能两全的话,爹地选择许诺,对不起。”顾子夕啪的一声按掉了电话,伸手扯住许诺的手腕,拽着她到洗手间,强迫她看镜子:“许诺,你看看自己现在什么样子。”

看着镜子里眼睛红肿、披头散发的女人,许诺淡淡的笑了:“这样子有什么不好,我乐意。”

“难道许言希望看到你这样?”顾子夕大声吼道。

“不管她希不希望,反正她是看不到了。”许诺轻忽的笑着,伸手推开顾子夕,淡淡说道:“子夕,你回去吧。我不需要你。”

“许诺——”顾子夕只觉得无奈。

“顾子夕,我后悔了,你知道吗,我后悔了。”许诺笑着,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并不熟练的点着后,狠狠的吸了一口,推开顾子夕走出洗手间,慢慢的走进花房,站在那一片绿色之中,许久,才淡淡的说道:“爱情其实是最没用的东西,我们相爱,可那又怎么样?我们的婚姻充满了变数、充满了问题。”

“如果我选择嫁给莫里安,一定不会是这样。”许诺无视于顾子夕铁青的脸,狠狠吸了口烟,呛得不停的咳。

顾子夕对着这样的她,只觉得一阵失望,看着她冷冷的说道:“可惜,你永远没机会嫁给他。”

“对,没机会了。”许诺点了点头,淡淡说道:“所以,我是什么样子也无所谓了,那么努力的争,我们争到了什么?那么勇敢的去爱,我又得到了什么。”

“顾子夕,在我最成功的时候,你不在我身边;在我最害怕的时候,你也不在我身边;顾子夕,我真的不怪你,谁让命运如此呢,我争得过谁?”许诺摇了摇头,感觉到烟头烫手,才急急的按熄了扔进垃圾桶里,转身往里走去:“顾子夕,你回去吧,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你跟我一起回去。”顾子夕伸手拽住她的手腕,语气阴沉的说道。

“艾蜜儿死了,你也没寄托了是吗?”许诺犀利的看着她。

“随你怎么说。”顾子夕只是不放开她的手。

“又或者,你想睡我了,是吗?”许诺冷笑。

“啪”的一声,顾子夕一个耳光打在许诺的脸上,看着她痛心的说道:“许诺,你太让我失望了。”

许诺站在那里,不声不响。

“许诺,我知道许言对你来说太重要;我知道许言的死对你打击很大,可你有必要用各种方式来糟蹋你自己吗?”

“许诺,你这样糟蹋自己给谁看?谁会心疼、谁会难过?”

“许诺,我告诉你,无论你怎么想、怎么说,我押,也要把你押回去。”顾子夕用力的甩开她的手,看着她跌坐在地上,眸光一片阴暗的转身大步而去。

“何苦呢你。”莫里安扶着她站起来,看着她说道:“展播结果已经出来,b市的片子获最佳创意奖,你个人获得最佳创意人奖,奖金80万。”

“那又怎么样?我的成就,谁来看?我的钱,谁来花?”许诺眼圈一红,不自觉的又掏出一支烟来。

“别抽了。”莫里安从她手里将烟夺下来扔在一边,沉声说道:“你不是要找你妈妈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什么机会?”许诺沉眸看着他。

“一周后,有颁奖大会,颁奖直播,面向全世界;这样的大事,国内各大媒体,必然会抢着发新闻。所以,不管你妈妈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一定看得到你。”莫里安沉声说道:“所以,领奖的时候,你可以顺便发布一下这个寻人启事。”

许诺看着莫里安,细细思索着他的话,良久之后,慢慢点了点头:“好,我去。”

“那你现在就把自己收拾起来,提前两天过去纽约,和文部长和市长做一个领奖的沟通,具体的事情,顾子夕会帮你安排好。他做为项目公司的老板,已经和文部长和组委会做了详细的沟通。”莫里安看着她说道。

“是吗?”许诺微微诧异,却没有多问。

“他没和你说?”莫里安微微疑惑。

“不管他了,你把资料发给我一下,我现在头疼,去睡觉了。”许诺伸手揉了揉脑袋,难受的说道。

“去吧。”莫里安点了点头。

“怎么样?”顾子夕看着莫里安问道。

“你为什么不自己和她说?”莫里安疑惑的问道。

“她会抵触、会认为我别有目的。”顾子夕勉强扯了下嘴角,语气里一片灰心。

“你们……”莫里安只觉得语结:“怎么会走到这个地步。许诺从来都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莫里安,她现在谁的话也听不进去,能哄就哄一下吧,看看过了这阵子情况会不会好转一些。”顾子夕的语气里一片萧瑟,淡淡说道:“争去争来,不过是要她一个幸福。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你想放弃?”莫里安不禁吃惊。

“不想,但我怕伤着她。”顾子夕轻轻摇头:“许言一死,她的生活便没了目标;加上我们婚姻里的不顺,她越发的自暴自弃。”

“我不知道,她和我在一起,到底是幸还是不幸。”顾子夕看着远处,这么个自信霸道的大男人,竟也开始怀疑——这段婚姻,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过问。对我来说,我爱她,会为她做一切她想做的事情。”莫里安淡淡说道:“颁奖礼的事情,你沟通好了给我邮件吧。”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

站在花园里,在莫里安走后很久,他都没有挪动一下脚步——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样的许诺。

直到季风回来问起许诺,顾子夕才回到许诺的房间,看着她红肿的眼和脸,心里只觉得一阵扯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