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生的希望

袁雨作品 权少的新妻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1 生的希望

“你什么时候走?”许诺看着顾子夕轻声问道。

“你领完奖以后。”顾子夕将她泡在pp粉里的脚拿起看了看,又放了回去。

“恩。”许诺轻轻点了点头,将身体靠在椅背里,疲倦的闭起了眼睛。

大约又过了十分钟,顾子夕又拿起她的脚看了看,又换了盆清水,帮她洗净擦干,然后起身将她抱回到了**。

“睡吧,吃饭的时候我再进来。”顾子夕帮她拉上被子,看着闭着眼睛的她,低声说道。

在听到顾子夕离开的声音后,许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掀开被子下床后,打着赤脚走到窗边——窗外的月色沉暗中带着些潮湿的味道。

睡了这么几天,脸上的浮肿已经消褪,只是心里的慌张与空落,却越发的重了。

从七岁开始,与许言相依为命;从十岁开始,会不停的担心许言会不会随时死去;从十二岁开始学会打工挣钱,为许言治病买药;十八岁,卖身代孕,她们一起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手术。

直到现在,她生活的全部意义,只在于许言。

直到现在,她努力的全部动力,只是许言。

“死了,都死了,既然总是要死的,那么努力的活着又是为了什么?”许诺慢慢的蹲下来,把自己的身体,全部缩到了墙角里。

一楼客厅。

“这是颁奖礼当天的行程安排,片子的奖项5个,个人的奖项三个。她作为最佳创意奖得主,有5分钟的发言时间。”顾子夕将整个流程递给莫里安。

“你的想法?”莫里安接过流程表,边看边问道。

“发言稿,你和她商量一下。服装我会准备。现场我只能在会场,你若能去后台,帮我跟着她。”顾子夕看着莫里安淡淡说道。

“她现在?”听顾子夕这样说,莫里安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

“我不知道。”顾子夕轻扯嘴角苦笑了一下,摸出一支烟点燃后,用力的吸了一口:“她不怎么和我说话。”

莫里安看着他沉默着,良久之后,才慢慢说道:“给她一些时间吧。”

顾子夕轻轻摇了摇头,对着空气吐了个烟圈后,淡淡说道:“如果她只是需要时间,哪里还会有这些问题。”

说完转眸看向莫里安,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半晌之后才慢慢说道:“先这样吧,我有心理准备。”

“她再经不起什么变故了。”莫里安轻声说道。

顾子夕轻吐了口烟圈,看着窗外久久没有说话。

“eric——”两人正沉默间,严若兮走了进来。

“什么事?”莫里安转眸看她。

“你们聊,我去看看她。”顾子夕看了严若兮一眼,起身往楼上走去。

严若兮站在那里,看着顾子夕的身影一直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处,才收回目光,对莫里安说道:“许诺现在怎么样了?”

“老样子。”莫里安站起来看着她:“找我什么事?”

“我要回国了,请假的时间到了。”严若兮轻咬下唇轻轻说道:“你、你什么时候走?还回新加坡吗?”

“机票订了吗?具体什么时间?我送你去机场。”莫里安沉声说道。

“eric……”严若兮张嘴看着他,欲言又止,却终是没有继续再问——她知道莫里安现在要陪着许诺,可她竟然有些不放心。

“我在新加坡的工作已经结束,许诺颁奖会后,我直接回s市。”莫里安看了她一眼,伸手握住她的,牵着她慢慢往外走去:“若兮,许诺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必须陪她渡过这个难关。”

感觉到若兮的手微微僵了一下,莫里安用力的握紧若兮的手,看着她沉声说道:“若兮,我决定了的事情,不会改变。只是,她现在需要我的帮助,你明白吗?”

“明白的,我也希望许诺能快快好起来。”严若兮扯着嘴角勉强笑了笑,单纯的大眼睛里,带着些尴尬与忧虑。

“我回去前,先去b市看你。”莫里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牵着她的手慢慢往前走去。

“eric,对不起,我只是有点儿害怕。”若兮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肩头,轻声说道。

“我懂,没关系。”莫里安转眸看着她笑了笑,再转过头去时,看着前面蜿蜒的小路,心里一片沉重。

顾子夕去到房间时,看见**没有人,不由得吃了一惊!目光快速的扫过房间的每个角落,看见她抱着头蜷在窗下,提到嗓子眼儿的心,这才算是放了回去。只是那股无以复加的心疼,又将他紧紧抓住。

“许诺……”顾子夕伸手将蜷成一团的她搂进怀里,低低的问道:“怎么啦?”

许诺轻轻摇了摇头,只是低声说道:“你出去。”

“我抱你回**。”顾子夕沉沉叹了口气,抱着她站起来,将她轻轻的放回到**。

回身看了看窗子,便在窗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一整夜,没有再离开。

感觉到眼前一片明亮,顾子夕突然一惊,立即睁开眼睛——整个天已大亮。

“许诺!”顾子夕起身冲出了卧室。

“在书房。”隔壁是季风的房间,他每天除了去医院外,几乎都在房间看许言留下的东西。

顾子夕这才闭着眼睛舒了口气——他觉得自己都快神经衰弱了。

“和莫里安在书房吗?”顾子夕在吐了口气后,问道。

“恩,在商量颁奖词。”季风点了点头:“子夕,这套房子我想买下来,你帮我和你朋友联络一下。”

“你安心住吧,手续方面我去办。”顾子夕点了点头,与季风一起往楼下走去。

“我不知道许诺以后有什么打算,她姐姐走了,我总得陪着她。”站在花园里,季风的眼圈仍有着微微的红润:“我想,她慢慢习惯了姐姐不在的日子,就能恢复正常了。”

“所以子夕,这段时间的她,你别介意。”

“季风,她怎么对我,我都不介意。”顾子夕的声音低低的,神情间一片无奈:“我介意的,是无论我怎么做,她再也感觉不到幸福。”

顾子夕深深吸了口气,慢慢的走进那片绿意盎然的花园,沉默半晌之后,才缓缓的说道:“季风,如果我在她的身边,只能让她痛苦的话,我宁愿走开。”

季风看着他沉默着,半晌之后,才轻轻的说道:“只有你,她能找到理由肆意的责怪和发泄。”

顾子夕眸光微沉,呼息有些微微的发滞。

“如果你走开,或许她会这样一直沉默下去,没有目标、没有爱、没有恨、连愤怒也没有——对你,她多少还有情绪,就算是责怪、就算是愤怒。”季风沉沉的看着他,声音淡淡的,只是说出这个事实,却并不强迫他去怎么做。

面对许诺这种情况,季风完全理解顾子夕的心情——他何尝又不是心灰意冷呢。

只是,他是许诺的姐夫,他自然是偏向许诺的;他是许诺的姐夫,她答应了许言,要象她在的时候一样照顾许诺。

“我知道了,谢谢你,季风。”顾子夕轻轻点了点头,仰头看向日光当头的天空,眼睛里闪烁出淡淡的莹亮。

“谢谢你,子夕,要包容这样的她,给你添麻烦了。”季风轻叹了口气,转身回到了屋里——他要去准备早餐,许言说,许诺喜欢吃她做的早餐,夏天的时候,早餐一定要有冰镇莲子。

“季风,许言还说了什么?关于许诺的。”顾子夕转身,对着季风喊道。

“晚些时候我给你,现在我去做早餐。”季风回头朝顾子夕点了点头,再回身时,脚步已经轻快了不少——许言,你放心,许诺还有我。

季风轻扯嘴角,虽然红着眼圈,嘴角却噙着笑意。

书房里。

“你写的这个不好。”许诺吐了口烟圈,拿起笔将莫里安写的稿子,划去了大半。

“那你写吧,感言讲究的就是个心情,整个创作过程、整个展播的心情,这些,只有你自己能体会。”莫里安伸手将稿纸拿过来,揉成纸团扔在了纸蒌里。

“季风说,许言看完了我的展播,她笑着对季风说:我的妹妹是最棒的。站在世界面前,她比谁都不逊色。”许诺看着莫里安,说着又哭了起来。

“她说得没错,站在世界面前,你比谁都不逊色。”莫里安伸手抚掉她的眼泪,看着她定定的说道:“但是许诺,你知道许言在这时候说这话的意思吗?”

“什么意思?”许诺吸了吸鼻子,扯过衣服抹了眼泪后,用力的吸了口烟,才让自己的情绪又平复下来。

“不管她在或不在,你都该如此。”莫里安定定的看着她,沉声说道:“她做了你十几年拐杖,她也担心,这拐杖没了,她优秀的妹妹,还能好好儿的往前走吗?”

“曾经,你们是两个人一起面对这世界;以后,是你一个人面对这世界;你可以吗?”莫里安紧紧的盯着她,手心不禁有些微微的发汗——现在的她,并不是那么好讲道理的。

当一个人心灰意冷之后,真的很难再激起她的斗志。

许诺夹着烟的手,微微的颤抖着,良久之后,她狠狠的吸了几口,将未燃尽的烟蒂扔掉,看着莫里安说道:“稿子我自己写,帮我准备礼服,如果有专访,我也愿意。”

“专访的主题?”莫里安眸光微闪,紧接着问道。

“我要出名,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其它的,你看着安排。”许诺微抬起下巴,红红的眼圈里,闪烁着倔强的光芒。

“好。”莫里安点了点头,大约明白了她的意思。

只是,用仇恨来点燃她的斗志,会不会有一天,让她后悔?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许诺又点燃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后,看着莫里安说道:“我只说事实,她有那个命继续幸福,那我祝福她;她没那个命,那是她的报应。”

“我去安排。”莫里安沉沉看了她一眼,站起来后,将大手重重的压在她的肩膀上,不抱希望的劝了一句:“少吸点儿烟,对身体不好。”

许诺只是站了起来,转身走到窗边看向外面,并不理会他的劝告。

莫里安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往外走去。

“专访?”顾子夕微微皱眉,看着莫里安说道:“专访我来安排,你想办法了解到她母亲的详细情况,比如说姓名、年龄、样貌、身份证号等信息,定向总比撒网来得有效。”

“你——”莫里安皱眉说道:“那是她母亲,我怕她以后会后悔。”

“她需要一次彻底的发泄,那个人会是这个泄口。”顾子夕冷冷的说道:“她要做什么,我都帮她,不论对氏、不管以后。”

“好,我想办法。”莫里安点了点头——转眸看向楼上书房的方向,心里一阵纷杂沸腾的情绪难以平静:直至此刻,他终于完全理解了许诺:为什么,会选择顾子夕。

他的爱情太激烈,没有女人能够躲得过;而自己的爱情,太温润,给了她太多的空间,以至于她可以足够冷静的取舍。

许诺,有他如此爱你,我想,我该放手了。

“我先走了,若兮明天早上离开,我帮她收拾行李,有事给我电话。”莫里安向顾子夕和季风打了招呼后,便起身离开了别墅。

顾子夕即刻给组委会市长和文部长打了电话,问了采访的安排后,便又联络了组委会的记者组,确认了许诺专访的主题和要求。

“我们希望是有所准备的,而不至于太仓促。”

“有些故事,可能比创意本身更有吸引力。”

“你们分到采访shine,会是你们的机会。”

“ok,我等你的邮件,愉快。”

接下来的一天,许诺一直在书房里写稿子,莫里安和顾子夕都出去了。连季风也去了医院,整个别墅显得安静而沉寂。

直到中午,许诺将稿子确定下来后,去到楼下,看见一个人都没有,心里不禁有些微微的恐慌——人都去哪儿了?

许言走了,他们也不要她了吗?

许诺慌张的在房间里找着、喊着,却一个人也没有——

“季风,你在哪里?”

许诺拉开门跑了出去,循着去医院的路,一路跑去。

“许诺!”季风停下车,跑过去拉住了她:“你去哪里?”

“我好怕,整个世界一下子都安静了,就象许言走的时候一样,没有声音。”许诺软软的倒在了他的怀里,似乎是终得安心一样。

“我们都出去办事了。”季风把她抱回到车里,安抚了半天,她仍是紧紧抓着他的衣服不肯松开。

“乖,不怕,我背你回去。”季风又将她从车里抱出来,放到自己的背上后,背着她慢慢往别墅走去。

“季风,你别丢下我。”

“不会的,我答应过许言,会代替她照顾你的。”

“我不要孤单一个人,你要一直陪着我。”

“好。”

“季风你真好,看到你就象看到许言一样。”

“恩。”

季风背着许诺,慢慢的往回走去。

“我是出来找东西吃的,然后看见你们都不在。”许诺缩在椅子里,看着空空的房子,心里还有残余着被抛弃的害怕。

“对不起,以为可以及时赶回来的。”季风给她倒了杯水,在她身边轻轻的坐了下来:“以后我出去,会给你留纸条。”

“好。”许诺点了点头,捧着杯子,一副又听话又乖巧的模样——好象,在许言的身边。

季风的眼里,透着隐隐的担忧,却仍是温柔的看着她——就象许言在的时候一样。

顾子夕买好礼服回来的时候,看见许诺温柔乖巧的样子,心里不禁泛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子夕回来了。”季风看见顾子夕便站了起来:“你陪陪许诺,我的车放在路边了。”

“好。”顾子夕大步走过来,看着许诺说道:“礼服上去试一下?”

“不用试了。”许诺摇了摇头,起身往楼上走去。

“恩。”看着她的背影,顾子夕只觉得一阵浓浓的挫败感——在她的心里,连季风都比自己重要了。

“刚才家里没人,她一个人跑出去了。”季风拿着车钥匙走进来看着顾子夕说道。

“她在害怕?”顾子夕有些明白许诺的状态了。

“许言走了,她没有安全感。”季风点了点头。

顾子夕轻应了一声,对季风说道:“颁奖礼完了后,我带她回去。”

“好。”季风眸光微微一亮,看着顾子夕说道:“你等我一下,我拿个东西给你。”

说着便往楼上走去,一会儿时间,手里拿了两个大本子下来,边递顾子夕边说道:“这是许言记录的,关于许诺成长所有的事情。”

“这一本,是关于她身体和小习惯的,比如说都生过什么病、吃的是什么药;做过什么手术,是哪个医院;例假周期的饮食生活习惯;”

“本来犹豫着要不要给你,后来想想,不管你们以后如何,你总是她丈夫,比我更适合收着这些东西。”

“谢谢。”顾子夕接过本子,急急的翻开:当真如日记一般,对于许诺的生活细节,应有尽有。

“许言的意思我明白。只是,我更希望她能以自己的方式幸福下去。”季风沉眸看着顾子夕——以他的精明,当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她的幸福里,有我。”顾子夕合上本子,看着季风的眼里,有一丝恼意。

“希望如此。”季风淡淡的笑了:“许言说,你不要她的时候,请把她送回来,她还是我们的宝贝。”

“如果有一天我选择放手,不会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太爱。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她幸福——就算她不在我身边。”顾子夕转眸看向书房的方向,起身对季风说道:“我去陪她。”

“好。”季风点了点头。

在看见顾子夕上楼后,便起身去了花园,拿了水壶给花儿浇水。

“许言,对付这个商人,不太容易呢。不过,看来爱许诺也爱得挺惨了,你放心吧。”季风唇角轻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第二天,颁奖会现场。当许诺一袭黑色绣花曳地长裙上场时,全场一阵惊艳的掌声——不同于展播当天果绿色的明亮,一身黑色,稳重大气;类似于京据脸谱的绣花,别致而妩媚,将东方女子的风韵展露无余。

顾子夕、季风、莫里安坐在台下,看着这个让他们牵挂着的女子,又是骄傲、又是担心。

“非常开心能得到这个奖,我姐姐在去世前看到展播的现场,她对我姐夫说:我的妹妹是最棒的。站在世界面前,她比谁都不逊色。”

“说完之后,她便进了的术室,然后再也没有出来。”许诺深深吸了口气,强抑着想哭的冲动,沉静说道:“所以我万分的感谢组委会、感谢z国b市的领导、感谢b市,让我用这样的方式让世界认识了b市,同时让世界认识了我,让我姐姐的去世,没有太多的遗憾。”

“谢谢!”许诺说完后,对着在座所有的人,深深的鞠下躬去,听着台下热烈的掌声,眼泪滴在了脚尖。

直到掌声停歇,她才慢慢的直起身体,对着观众沉静说道:“我今年二十三岁,在这个年龄我突然得到这个世界级的大奖,原本是件极为喜庆的事情。可我唯一的亲人,也在这个时候离我而去。这样的喜悲交加,让在这里想任性的一下,借这个平台和我妈妈说句话。”

“妈妈,你知道妈,你走的那个晚上,姐姐为了救我而被马群踢倒,心脏从此衰竭;”

“妈妈,你知道吗,奶奶在你走后的三年,以七十岁高龄下矿挖煤,死于矿井。”

“妈妈,你知道吗,我从十二岁开始,带着许言四处流浪,边上学边赚钱给她治病;”

“妈妈,你知道吗,我们为了活下去,你女儿许言做过十几次次大大小小的手术,终身服药;你女儿许诺,十八岁为人代孕,去赚手术费。”

“妈妈,我只想问你:你么多年,你真的安心了吗?”

“妈妈,我只想告诉你:如果我们有选择出生的权利,一定不会选择你做我们的妈妈——”

“许诺——”

许诺说完最后一句话时,身体便软软的倒了下去。坐在角落的顾子夕起身便冲了上去,将她牢牢的抱在怀里。

“恭喜先生,太太已经有了两个月身孕。”

“身孕?”

顾子夕看着躺在病**,一脸苍白的许诺,大手紧紧的抓住了她的……

------题外话------

不好意思,还是没有一万字,这一章,觉得有些难写,承上启下,有太多的事情要铺开,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定位。

明天一定不食言,我已经很肥,不食言再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