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3我们回家

Chapter3 我们回家

“我适合生个孩子吗?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怎么样……”许诺转过身,慢慢的往前走去。

“很多事情,只有走到那一步,才知道适不适合。”季风伸手按住她的肩膀,看着她认真的说道:“许诺,生命是件严肃的事情。”

“我怕……”许诺看着季风轻声说道。

“这一次,不是你一个人,有子夕、有我,我们一起面对。”季风眸子一瞬不转的看着她:“许诺,我们谁都不希望许言离开,可是我们谁也不能因为她的离开,而放弃努力----我们都还在努力。”

“我努力为那个接受她眼角膜的女孩子治疗,我希望,许言的生命能借她的眼睛而延续;子夕在努力,他希望你能在他的爱情里幸福;莫里安在努力,不管以何种身份,他从未放弃对你的帮助与呵护;严若兮在努力,即便爱情离她还很远,她却抓住一点微小的希望让爱情继续;宝宝在努力,在你情绪、身体有史以来最坏的时候、在你不知情的从高处跌落的时候、在你流着血奔跑的时候,那么小的他,依然顽强的活在你的身体里。”

“许诺,所有的人都在努力,你怎么可以放弃?”季风的声音,温柔而坚定。

“季风……”许诺轻咬下唇,看着季风半晌说不出话来。

“许诺,我知道你可以。”季风定定的看着她。

“我……我试试……”许诺深深吸了口气,声音里仍带着不确定。

“其实,许言还真研究过孕妇的食谱,我做给你吃的那些,都是她写的。”季风看着她微微的笑了。

“真的?”许诺低下头,伸手轻抚着依然平坦的小腹----似乎,信心又多了几分。

接下来的日子,许诺每天的生活,依然是看漫画、画漫画、和季风一起研究食物、晚上和季风一起出去散步;

季风每天依然是去医院、研究案例、照顾她的起居、陪她说话散步,有时候,也给她的漫画提一些意见;

顾子夕依然会每天和季风通两个电话,了解许诺现在的状态;每天也会给许诺打一个电话,当然,大多数的时候只是他在说、她在听;

“季风,我去医院看看那个女孩行吗?”一周后的一天,许诺突然说道。

“下次吧,你现在不适合去医院。”季风将削好的水果递给她,温柔的说道。

“她?有没有几分长得象姐姐?”许诺接过水果,边吃边问道。

“没留意。”季风走过去将她的漫画稿拿了起来,快速的翻完后,看着她说道:“可以了,我拿去寄了。”

“明天吧,我还想补充两张。”许诺在一堆零乱的稿纸里找出两张草稿纸递给他:“还没修好。”

季风接过来,看着看着,不禁笑了,眼底却是微微的湿润----一只带着翅膀的粉色小猪、一只普通的白色小猪,站在落满樱花的草地上两两相望着,一个眼里是忧伤、一个眼里是犹豫。

“如果她要飞,他该选择祝福。”季风笑着说道。

“是吧,留个悬念吧,许言的这个故事,原本就没有结局。”许诺的笑里,带着温柔的涩意----该走的,终究还是要走。

他们,无论如何努力,终究还是留不住的。

“没有结局是最好的结局,所有人,都存着一丝希望。”季风抬眼看着她:“生活,总是需要些希望的。”

“你的希望是什么?”许诺沉眸看着他。

季风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画稿,轻轻的说道:“希望许言的这些稿子能出版,然后她漫画里的这些地方,我都能去走一遍。”

“出版的稿费,如果你同意的话,我想建立一个和心脏移植有关的基金----用这笔基金、用我的这双手,去挽救更多象许言这样的病人;”

“我希望,所有的病人,不要再受一次许言那样的苦;我希望,所有病人的家人,不要再受一次你这样的苦。”

许诺红着眼圈,吸了吸鼻子后,用力的点了点头:“季风,谢谢你。”

“傻丫头。”季风张开双臂,将她轻轻的拥入怀里,安抚着她有些激动的情绪----那个快乐坚强的许诺,因为许言的离开、因为肚子里的宝宝,变得易感起来。

第二节:子夕,我们回家

“季风,许诺。”顾子夕看见他们默契拥抱的身影,心里不禁微微发闷。

“子夕来了。”季风松开拥着许诺的手臂,转身与顾子夕点头招呼着。

许诺转过眸子,看着拎着行李箱站在大厅的顾子夕,眸光里有着微微的动容----半个月的时间,他竟然瘦了这么多。

“接下来一段时间,可能抽不出身了。”顾子夕对季风说着,眼睛却看着许诺----气色已经好了许多,这样的她,多少让人放心一些。

只是,她能平静下来,也是因为季风吧----他心里如是想着,心里只觉苦涩一片。

晚上,陪许诺散步的人,由季风换了顾子夕。

两人并肩走在屋外的林荫小道上,却安静得有些过份。

“子……”

“许诺……”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抬头看向彼此,顾子夕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许诺,跟我回家吧。”

许诺就这样轻轻的依在他的怀里,半晌之后,轻轻的答道:“好。”

顾子夕搂着她的手,不禁微微一颤,一时间竟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他只是试探着问她,却做好了被她拒绝的准备。

“许诺,我很开心。”顾子夕将下巴轻轻的搁在她的头顶,声音里带着些许的暗哑。

“季风说,他要用许言漫画的出版稿费和版权费,建立一个基金组织。”许诺的手覆在小腹上,轻轻的说道:“人活着,总还是得有点儿希望。”

“我希望,这个孩子是健康的;我希望,这个孩子的出生,有爸爸、有妈妈……”

“好,我们一起努力。”顾子夕将大手覆在她的小手上,一起感受着生命的奇妙。

“季风,你同我一起回去吗?”许诺边收拾行李边问道。

“暂时还不行,这边的病人还需要我。”季风的眸光微闪,摇了摇头说道:“出版的事情联系好后,我会回去一趟,到时候你去机场接我。”

“恩……”许诺低下头,手里的衣服叠好又打开、打开又叠好,对于季风的决定,心里有些隐隐的慌乱。

“有子夕照顾你,我很放心,许言也会放心的。”季风伸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温柔说道。

“你办完手中的事情,尽快的回去。”许诺低声说道。

“当然。”季风点了点头,帮她将行李整李到行李箱后,看着她说道:“许诺,相信自己,现在的决定,是最正确的----让这个孩子的出生,有爸爸、有妈妈,有一个完整的家。”

许诺抬头看了正在接电话的顾子夕一眼,轻声说道:“对于顾梓诺,生了他没有养他;而对于这个孩子,却没有给他一个健康的开始。”

“季风,我听你的话去努力,可是我害怕----如果我的努力,再一次失败呢。”

“不会,我、顾子夕,都不会让你的努力失败,你一定要有信心----相信我,我是医生。”季风看着她笃定的说道。

“好。”许诺沉眸看着他半晌,轻轻的点了点头。

“许言帮你做的孕期食谱,我给你带回去,这段时间我看你厨艺水平也进步了不少,记得自己做给自己吃。”

“许言基金的事,你有时间帮我张罗一下,必竟我的专业是医生,对于经营或宣传的事情也弄不太懂,这个事情运作起来,怕还是要费一番功夫的。”

“我听子夕说,国内的媒体专访、国际创意机会,在颁奖礼后,都排队在找你,你要记得好好儿安排工作和休息的时间----现在一切以孩子为重知道吗?”

“妈妈的事情,如你所说,告诉她你和许言的境况足亦,她若继续幸福,是她的命;她若由此不幸,也是她的命;对于这个自你们7岁就主动选择离开你们姐妹的人,你无须给予太多的关注----你要关注的,应该是我们:你的亲人们。恩?”

季风一件一件的交待着;许诺的眼泪,忍不住的流着;打完电话的顾子夕斜身倚在门边,静静的听着;

有些话,现在只有季风能说,无论如何,他还是感谢这个姐夫----在失去爱人的伤痛里,他依然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一边继续着新病人的治疗、一边安抚着突然跨下去的许诺。

若没有季风,许诺和这个孩子,将会陷入悲惨的境地----而他,竟无能为力。

“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你遇到任何拿不定主意的事情,都要和我、和子夕商量。”季风弯腰将行李箱拉上,站起来看着她说道:“总之,一切保重,身体第一。”

“知道了,你也这么啰嗦呢。”许诺低着头,伸手擦了眼泪后,抬头看着季风微微笑着:“好象这几天,把这辈子的眼泪都流完了,以后再不哭了。”

“这可是你说的,再哭我会笑话你的。”季风笑着、叹息着,伸手揉着她的头发,眼底是温柔的落寞。

当天晚上,季风和顾子夕聊了很久,两人就建立心脏病专属基金的问题做了初步的探讨;对于许言遗留版税的使用方式,也有了个初步的想法;对于许诺,他们都一致认为:让她的生活丰富起来,不要有多的时间胡思乱想。

而对于孩子,季风从医学的角度,认为健康的几率大于不健康的几率,但若真的不健康,他建议顾子夕慎重考虑----一个不健康的孩子,会给他们今后的生活,带去无尽的灾难:这样的选择不是爱,而是害。

而顾子夕却并不接受他的意见:既然选择留下,他愿意接受任何的结果。

“我只是建议,我们都希望那样的事情不会发生。”

“这世界有很多事情不给我们选择的机会,当我们有权利选择的时候,我愿意尽最大的努力。”

“我代许言谢谢你,能够如此包容和理解许诺。你前妻的事情,你没有错,许诺也没有错,我相信她有一天会明白,男人的两难,也需要女人的包容;我也相信你一直明白,她不是在怪你,只是怪命运给她出了这道难题。”

“我懂,所以我在努力弥补这个难题给她带去的伤害;我希望,未来的日子,她能因我而幸福。”

“她没有娘家、没有家人,我替许言拜托你:好好照顾她。”

“你的拜托,我接受;而我爱她,不是因为你的拜托。”

两个男人相伸手紧紧相握----都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顾子夕回房的时候,许诺已沉沉睡去,嘴角浅浅的微笑,是让人安心的弧度。他伸手帮她拉好被子,坐在床边看着她良久,才半靠着床头浅浅睡去。

第三节:季风,后悔当初的决定

第二天,机场。

季风看着飞机起飞后,一直保持在脸上的微笑,慢慢的敛了下来----直到现在、直到许诺的离开,他才敢将自己的悲伤释放。

他想,如果没有许诺需要他的照顾,他的情况不会比许诺更好。

他和许诺之间,许诺依靠着他的鼓励、他依靠着许诺的需要----两个人这样相互支撑着走到现在,直到他们的悲伤,在时间以后,慢慢平静。

“许言,如果知道你终于会走,我不会送你上手术台、不会两次打开你的胸腔,我后悔了,你知道吗?”

“我和许诺一直有一个不敢碰触的话题:如果不劝你接受这个手术,是不是,你现在还在我们身边?”

“人有时候需要一些糊涂,而我和许诺都太自以为是了----以为这样对你最好、以为我们能控制整个结果、所有的事情都在我们的分析中一步一步向好。”

“而结果呢,在我们的以为里,你再也不会回来……”

飞机早已飞远,季风的目光从远远的天空收了回来,一向理智冷静的他,抱着头在台阶上坐了下来,压抑的哀恸声,让人不忍听……

第二天,医院。

“季医生,还有多久我可以解开纱布?”女子的声音轻缓而沉着。

“还要半个月。”季风边看着她的病历边答道。

“效果会怎么样?”女子的声音,有些许的迟疑。

“这并不是一个复杂的手术,又正好有合适的角膜,所以你对结果不必太担心。”季风从病历里抬起头,看着女子姣好的面容,微微皱起了眉头,淡淡说道:“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么好的运气,能在合适的时候得到合适的捐赠。”

“对不起季医生,我想你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希望,我得到她的捐赠,便能善用她的捐赠,以对得起她的捐赠。”女子的声音低缓下来,语气有些生硬,似乎从没这样低声下气的和人说过话。

“没关系,你是病人,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季风深深吸了口气,将自己的情绪控制了起来,看着女子淡淡的说道:“保持休息、不要睁眼、更不能流泪。”

“好的。”女子轻声应道。

“我比你更希望这次的手术能成功……”季风冷冷的丢下这一句后,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女子侧耳,听着季风离开的脚步声,坐直的身体,慢慢的靠了回去。

她对季风的声音已经很熟悉----从来没有一个医生会如此细心的每天来两次记录她的病情;也从来没有一个医生会如此冷漠的,从不和病人说一句病情以外的话。

开始的时候,她认为这只是医生的怪癖而已;直到有一次,她向护士说,想要感谢捐赠者的家人,才听护士说起:这个季医生,为了抢救自己的妻子,不惜违反医学公约,在已无手术价值的情况下,亲手拿起手术刀,剖开了妻子的胸腔,又无望的缝了回去;

也是这个季医生,亲手摘除了妻子的眼角膜,亲自签下捐赠的合约。

她真的很想看看,一个什么样的男子----有这样的冷静,能亲自剖开妻子的胸腔、在绝望之下还能亲手缝上;

该有多深的爱、多强的自控,才能做到。

她越来越起看看,这样的男子,到底长得什么样----如他的声音一般,清瞿儒雅吗?

“湛蓝,该换药了。”护士职业而冷淡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谢谢。”湛蓝扶着床沿坐直了身体。

“季医生说你各方面的恢复都很不错,明天开始可以适当的下床走动一下,但是要有人扶着,不能摔跤。”护士边帮她换药边说道。

“季医生今天的情绪好象特别的坏?”湛蓝试探着问道。

“季医生每天都是这样。”护士给她换完药,又叮嘱了一些要注意的事项后便离开了。

湛蓝一个人坐在黑暗里,凭借着这些日子了解到的信息,在脑袋里想象着季风和他妻子的样貌。

第三节:机场,子夕怒揍记者

z国,s市。

顾子夕和许诺刚刚走下飞机,便被一群记者包围了起来----

“请问顾太太,你在颁将礼上说曾经代孕,请问顾先生知道吗?”

“顾太太这么年轻就有机会参加国际级别的创意大赛,请问这又有什么交易?”

“顾先生,顾太太在颁奖礼上晕倒,事隔这么久才回国,请问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

“请问顾太太,是否考虑过代孕的法律问题和伦理问题?”

“请问顾太太,如果你的孩子知道你曾经做过这样的事,他会原谅你吗?”

……

顾子夕的脸上一片沉峻,将行李递给来接机的司机后,伸手将许诺护在怀里,低声说道:“你先上飞机,我打发他们离开。”

许诺的手紧紧拽着顾子夕的衣角,身体微微的发着抖。

顾子夕担心的看了她一眼,护着她转身往飞机上走去。

“子夕,我来和他们说。”许诺紧拽着他,沉声说道。

“许诺,没有人能逼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顾子夕停下脚步,满脸担心的看着她。

“没有人逼我,只是让顾家丢脸,实在对不起。”许诺紧咬下唇,颤抖着说道。

“在我心里,没有人能比你更重要。”顾子夕用力的搂紧了她。

“子夕,既然我选择了在国际的舞台上说出真像,我便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今天,我选择面对。”许诺的眼圈微红,表情却倔强而坚持。

“没问题,但不是现在。”顾子夕轻轻点了点头,搂着她慢慢转过身来、慢慢的走进蜂拥跟至的记者群。

“首先我想告诉各位,顾家有专门的媒体发布对象,所以很抱歉,各位若不是顾家常用的媒体发布对象,那么恕我们不会接受各位的临时采访。”

“如果各位对国际城市展播的后续、以及我太太当时发言的内容有兴趣,请等候我们的新闻发布会。”

“当然,大家对我太太的事情如此关心,我也不妨顺便告诉大家:我太太当时在台上晕倒,是因为她身孕在身,身体不适。后被医生强行要求静养半个月,所以现在才回来;所以请大家多体谅,给她更多的理解和空间,谢谢。”

顾子夕面对着记者群,就算说着请体谅的话,脸上仍是一片冷峻,毫无妥协之意。

“顾先生知道顾太太代孕的历史吗?”一个记者仍不依不饶的问道。

“顾总,对不起,路上有些塞车,所以来晚了。”林晓宇和谢宝仪带着四个保镖从记者群里挤过来,有些紧张的看着脸色一片阴沉的顾子夕。

“你们带太太先走。”顾子夕将许诺交给林晓宇,眸色越发的冷了。

“子夕……”许诺伸手拽着他的衣角。

“乖,你和晓宇先回车上等我。”顾子夕转眸看着她温柔的笑了笑,有些不舍却用力的掰开了她拽着自己的手。

“子夕,我不介意他们说什么。”许诺低头看着自己被掰开的手,紧咬着下唇说道。

“恩。”顾子夕低声应轻,转眸看向林晓宇时,眸光一片冷凝:“还愣着干什么?带太太离开。”

“是。”林晓宇慌张的拉着许诺的手,在两个保镖的开道下,快步往外走去。

谢宝仪则带着另外两个保镖留在了顾子夕的身边:“是顾东林安排的,b市文部长那边有其它动作。”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沉着脸往前走了一步,冷冷的说道:“刚才是谁问的代孕?”

“我们是合法采访,你要干什么?”一个记者看着顾子夕一脸煞气的样子,不自觉得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合法?”顾子夕冷哼一声,二话不说,一拳就捧了过去。

“喂,你凭什么打人!”其它记者跟着搔动了起来。

两个保镖将其它人隔离在外,由着顾子夕往死里揍那个一直逼问许诺的记者,直到那个连骂的力气都没了,谢宝仪才上前去扯住了顾子夕:“许诺还在等呢。”

“这里交给你收拾。”顾子夕收了拳头,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我要告你们!”那记者气若游丝的叫喊着。

谢宝仪弯下腰来,将他的记者证、录音笔、照相机全取了下来,看着他冷冷的说道:“让个把记者消失的事情,我们顾总也不是第一次做。你若识相,自己去医院看病,费用你们报社会安排报销;若不识趣,报社一旦将你除名,你也还是非法采访。”谢宝仪挥挥手中的记者证,站起来对两个保镖说道:“走吧。”

说完便率先往外走去。

她跟着顾子夕工作的这些年,客户闹事、同行陷害,多少危险的事情都和顾子夕一起经历过了----今天这种事情,不过是小儿科而已。

只是,顾子夕已有好几年不曾在公众场合发过飙----而这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是为了女人。

“开车。”顾子夕上车后,将有些紧张的许诺揽进怀里,低声说道:“回去先休息两天,再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你刚才……打架了?”许诺看着他凌乱的衬衫,低声问道。

“没有,只是理论了两句。”顾子夕微微笑了笑,大手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紧张的情绪。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扭头看了看车窗外熟悉的街道,低声说道:“我原本就是这样子,我怕谁知道。”

“是,咱们不怕。”顾子夕伸手将她的头揽进怀里,温柔的轻哄着:“该休息了。”

“好。”许诺将头依在他的怀里,慢慢闭上了眼睛。

第四节:许诺,我会努力的

“爹地?”来开门的是顾梓诺,看见顾子夕抱着许诺上来,眼睛里一片疑惑。

“我一会儿有话对你说。”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顾梓诺说道。

“好。”顾梓诺黑葡萄似的大眼睛,过早的写上了忧郁的颜色----他当然知道,爹地要和他谈的事情,只和许诺有关。

顾子夕将许诺安顿好后,因到书房,顾梓诺在那里等他。

“顾梓诺,爹地为上次电话里的粗暴向你道歉,但是爹地必须和你探讨一个问题:每个亲人的离开,都会让我们伤心痛苦。但是你能要求别人也为你的亲人离开而伤心痛苦吗?”顾子夕看着顾梓诺严肃的问道:‘比如说,你妈咪离开,你能要求你的老师也伤心吗?”

“不会,因为老师是别人。”顾梓诺轻声说道。

“对爹地来说,你妈咪也是别人。”顾子夕沉声说道。

顾梓诺张开嘴巴,看着顾子夕半晌说不出话来。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爹地只内疚于,在你伤心的时候没有陪在你的身边,而不是其它;你明白吗?”顾子夕沉声说道。

“爹地要陪许诺,许诺也很伤心,而且许诺是和小宝宝一起伤心,所以,许诺比顾梓诺更需要爹地。”顾梓诺低下头,绕口的说道。

“你这么想,爹地很欣慰。但在这件事上,爹地真的感到很抱歉。”顾子夕伸手将儿子抱在膝上,温柔的说道:“顾梓诺,爹地希望,在你们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总能陪在你们的身边。”

“可是,有时候、有些事,我们无法两全,所以,就必须学会自己面对。”

“爹地对不起,那天的电话,我也不对。”顾梓诺低着头,眼圈微微的发红。

“我们相互道歉了,是不是可以都不生对方的气了?”顾子夕心疼的看着儿子。

“不生气,顾梓诺是男孩子、顾梓诺是哥哥,应该把爹地让给许诺和小宝宝。”顾梓诺的话里,有着超乎年龄的早熟。

“以后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爹地一直陪着你们。”顾子夕酸涩的说道。

顾梓诺突然伸手抱住顾子夕的脖子,轻声哭泣着:“爹地,我想妈咪。”

“恩,爹地明白。”顾子夕轻轻的拍着儿子的后背,心里是沉沉的叹息----丧母之痛,对梓诺来说,还需要一段时间缓解。

这段时间,只要他不再敌视许诺就好。

父子俩儿聊过之后,至少表面达成了一家人和平共处的共识。

他在和顾梓诺又聊了会儿其它的事情后,便联络了林晓宇,让他通知公司老顾氏的法务和证券部、还有洛简,明天早上来他家里报道。

一切安排停当,才拿了衣服去冲澡,然后疲惫的在许诺的身边躺了下来----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加上时差的因素,他现在也已经是疲惫不堪。

许诺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熟悉的景物、闻到被子里熟悉的味道,心里不禁有股暖流隐隐流过----回家,真好。

“醒了,是躺会儿再起来,还是现在起来?”坐在沙发上处理公务的顾子夕,看见许诺睁开眼睛,便将手中的文件放了下来。

“起来。”许诺敛下眸子,伸手掀开被子站了起来。

“冷气开得很足,穿棉拖鞋。”顾子夕起身从柜子里拿了棉拖过去,半蹲下来帮她穿好。

“顾子夕……”许诺低头看着他。

“恩?”顾子夕抬头看她。

“我、喜欢家里。”许诺低声说道。

“好啊……”顾子夕的声音微窒,慢慢的站起来,伸手将她缓缓的拥进了怀里:“许诺,欢迎回家。”

“我、会努力的,努和让宝宝健康、努力让宝宝有完整的家、努力……”许诺伸手环在他的腰间,后面的话,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她不知道,在这样的努力里,有几分是因为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