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4孕期日记

Chapter4 孕期日记

“爹地、许诺,早安。”顾子夕与许诺出来时,顾梓诺已经准备出门。

“早安,加油。”顾子夕点了点头。

“早安。”许诺看着顾梓诺轻轻点了点头,手却悄悄的伸手抓住了顾子夕被后的衣摆。

在目送着顾梓诺出门后,许诺的手才暗暗的将手收回来。

感觉到许诺异于平常的紧张与胆怯,顾子夕的心隐隐作痛着——失去心理支撑的许诺,似乎很容易紧张。

“许诺,放松一些,这是在家里呢。”顾子夕伸手轻拥着她,柔声说道。

“恩。”许诺转头看着他勉强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没事,慢慢就好了。”

“恩,你去洗漱,我拿早点。”顾子夕眼里掠过一抹担心,脸上仍是一片淡然的温润。

“我做吧,我跟着季风学了好久。”许诺轻声说道。

“你以后再做吧,今天我已经做好了,一会儿洛简他们过来,要谈些事情。”顾子夕牵着她走到洗漱间,帮她挤好了牙膏后,才转身离开。

看着镜子里那张沉静得没有生机的脸,许诺伸手用力的拍了拍,努力的、努力的将嘴角上扬着,对自己低低的说道:“所有人都在努力,你也要努力。”

她努力的让自己嘴角的弧度拉得更大一些。

“我看你怀梓诺的日记,那时候有吐?”顾子夕将炖好的燕窝粥递给她后,自己盛了一碗燕麦粥后,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恩,这次还好,几乎没有感觉。”许诺的眸光微微闪动着,看着顾子夕轻声问道:“你看过我的日记了?”

“之前翻过,这次拿出来仔细看了一下。”顾子夕点了点头,想找个机会,和顾梓诺分享一下。

“不要。”许诺摇头。

“为什么?”顾子夕看着她。

“有些话,好傻。”许诺低头轻轻的笑了:“那时候什么都不懂,瞎紧张。”

“我挑挑看,把你不傻的话讲给他听。”顾子夕看着她的笑容,不禁有些失神——这个半月以来,别说笑,连心平气和的说话,都显得弥足珍贵。

在他的注视下,许诺轻轻低下头,慢慢吃着早点——如果说,一个生命的结束,意味着一段过去的结束,她是不是应该全部放下?

许诺慢慢的吃着、慢慢的想着,直到门铃声清脆的响起。

“我去开门,你吃完了休息会儿也去书房。”顾子夕拿纸擦了擦嘴,站起来说道。

“恩。”许诺轻声应着,依然不急不徐的吃着。

顾子夕沉眸看了她一眼,便拉开椅子走下阶梯。

洛简和证券部乔恩、法务部王磊进来后,和顾子夕打了招呼,看见在吃早点的许诺,都自然的放小了说话的声音,与顾子夕一起迅速进了书房。

“成交量已经萎缩到极限,这两周几乎没有交易,股点的变化,是我们内部操控的结果。所以现在只有那几个大佬将手上的份额挂出去,马上崩盘。”证券部部长乔恩将这一周的交易报表递给了顾子夕。

“原计划不变,通知所有人明天出手,这一周我要看到全面崩盘、顾氏救市、袖手旁观、顾氏申请破产的局势。”顾子夕转头看向林晓宇:“你跟紧顾氏的公关部,从股价崩溃那天开始,每天都要有正反两方的信息报给媒体。”

“好的。”林晓宇点了点头,将顾子夕的话快速的记了下来,心情紧张的看着乔恩:“保持紧密的联络,别忘了。”

“恩。”乔恩点了点头,打开电脑开始做数据测试,以及曲线模拟。

顾子夕随即对王磊说道:“证券部的行动方案,每一步你必须给予法律意见,不容有丝毫疏漏。”

“明白。”王磊认真的点了点头:“就目前的行动方案,我已经有法律意见给到乔恩。我们前期的假动作已经起到作用,从明面上来看,很典型的资金断裂引起的股市崩盘,导致破产,手续上和文件上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风险仍然有,就在人上头。”王磊看着顾子夕说道。

“要喝茶歇歇吗。”正说着,许诺端了一壶飘着冰块儿的果茶过来。

“我们这是享受孕妇同等待遇吗?”洛简看着许诺温和的开着玩笑。

“诺姐,你快坐,我来吧。”许诺还没答话,林晓宇迅速的起身从她手里接过了茶壶。

许诺微微笑了笑,拉了凳子在顾子夕身边坐下:“我需要记录吗?”

“最好记一下。”顾子夕将手中的笔记本递给她:“主要是了解公司现在的进展,接下来会有大量的信息和新闻介入,原本你不是公司的员工,但作为原总裁夫人,可能还是会遇到一些问题。”

“恩。”许诺点了点头:“你们继续,我旁听。”

顾子夕点了点头,对王磊说道:“王磊继续。”

“好的。”王磊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道:“参与这个计划的有我们在座的六个、还有销售部王伟、海外业务部杜语微、人事行政部谢宝仪、财务部老张、两个老股东、朝夕大小姐、以及景阳,这是公司内部的知情人员。”

“公司外部的知情人员,则是您上次拜访过的五个散户大佬。”王磊边说边写着:“内部员工,顾总心里应该有判断,我在这里就不过多分析;外部的这五个散户,虽说利益相关,但人心难测,我想顾总是不是也要做些准备,一但他们有异动,我们不至于太被动。”

王磊抬头看向顾子夕,认真的说道:“这件事情一旦暴露,就是虚假破产罪。”

“处罚是什么样的?”顾子夕淡淡问道。

“获刑两年以上、五年以下;罚款两万以上、二十万以下。”王磊看着顾子夕说道。

“我知道了,这几个人我会继续跟进,其它方面还有什么危险?”顾子夕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其它方面就是受到损失的股民闹事了,这方面,我们的计划是,宣布破产的当天,由公司召开临时新闻发布会,一来瞥清关系、二来愿意收购顾氏、并按证卷交易所提供的客户信息,进行补偿。”

“所以我们要提前做好资金准备。这也是万一如果有人把事情搂出去,唯一可以免责的途径——如果没有造成经济损失,我们可以申请罚款而免予刑事责任。”王磊看着顾子夕慎重的说道。

“乔恩,按确定的补偿方案,和手上现有的客户信息,做个资金表给新公司财务。”顾子夕看着低头测算的乔恩说道。

“好的,今天完成。”乔恩点了点头。

“洛简,昨天的机场的事情你知道了?”安排好公司的事后,顾子夕便将目光转向了洛简。

“昨天已经紧急联系了我们专用媒体记者,如果老板不觉得太仓促的话,明天可以有个记者招待会。”洛简快速的说道。

顾子夕转头看着许诺,低声问道:“明天上午10点,可以吗?”

许诺微微紧张,仍是点了点头:“可以。”

“好。”顾子夕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转头看着洛简说道:“安排明天上午10点许诺的专访,地点在我的办公室,受访身份为品尚公司合伙人、品尚首席创意师、执行总裁夫人;受访主题为此次国际城市展播之后的个人发展规划、公司业务发展规划。关于私人话题,每个记者限提一个问题。”

“好的,没问题。”洛简点了点头:“生活照、工作照、展播当天的照片,我会各选用几张,专访稿的几个版块会用到,稍晚一些,我把照片发到你邮箱里确认一下。”

“照片我来选。”顾子夕淡淡说道。

“呃……”洛简张嘴顿了顿,点了点头:“我还是发一套在你邮箱里。”

“恩。”顾子夕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看到茶壶里的冰块已经完全融化,便拿起茶壶给各人倒了一杯:“解暑的,效果很好。”

“谢谢总裁。”

“谢谢诺姐,真好喝。”

“今天就到这里,你们喝完这杯茶就回去公司。”顾子夕一口喝完杯中的冰茶,站起来往外走去。

“那我就走了。”林晓宇看了许诺一眼,忙放下手中的茶杯站了起来。

“老板,你这也……”洛简看着顾子夕的背影直瞪眼。

“走了,诺姐身体不好需要休息。”林晓宇踢了洛简一脚,快速的动手将电脑和记录本全收了起来。

一会儿功夫,刚才还热闹的书房便安静了下来。

许诺坐在书房里,看着记录本,想着刚才王磊说的话,眉头不禁微微的皱了起来——结婚以来,她除了自己的工作、就是纠结于他和艾蜜儿的关系,关于他工作上的事情,竟从来没有关心过。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他竟做了这么多的事、这么危险的事——他一个人,究竟承担了多少。

“怎么啦,哪里不舒服?还是回**去躺着吧,虽说过了静养期,还是小心些好。”顾子夕端着一杯热牛奶走过来,看着她蹙着眉头,不禁有些紧张。

“没有,没事。”许诺摇了摇头,伸手接过牛奶,喝了两口后,对顾子夕说道:“顾氏破产那件事,没有别的办法吗?”

“做法务的人,都会把最坏的结果说出为,实际上,我们已经准备得万无一失了。”顾子夕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在她身边坐下来,看着她问道:“你是在担心这个?”

“我说过了,要这个孩子从现在到出生,都要有爸爸妈妈的陪伴。”许诺低头轻声说道。

“傻瓜,不会有事的。”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柔声说道:“现在要是不想休息,我们聊聊明天专访的事。”

“好。”许诺点了点头。

“你想怎么说,我都支持。我只对你提两点要求:第一,不用委屈自己,顾家和我们没有多大关系;第二,你不想回答的问题,不用回答,不用怕他们,有事我会处理。”顾子夕沉静的看着她。

“好。”许诺轻轻点了点头,双手紧紧捧着牛奶杯,沉默半晌后,抬起头来看着顾子夕说道:“顾子夕,如果让你丢脸了,真的很抱歉。”

“胡说什么呢,说和不说,你都还是你,没有什么不同。”顾子夕伸手将她揽进怀里,看着她低低的说道:“许诺,别胡思乱想。你要努力的快乐起来,这样才能有一个快乐的宝宝。”

“我努力。”许诺点了点头:“顾子夕,你要答应我,别让自己出事。我想,我再经不起失去你们任何一个了。”

“我答应你,我会一直在你们的身边。”顾子夕加大力度拥紧了她,为她渐渐的转变而开心着——她的关心、她的担心,有多少是惯性的成份?有多少是亲情的成份?还有多少是爱情的成份?他不想分析。

他只想,她能平静的留在他的身边、平静的面对现在的生活,已经是太好的进步了。

“我再去睡会儿,你要讨论的事情,等我起来吧。好象真的很容易犯困呢。”许诺打了个呵欠,轻声说道。

“能睡是好事,你睡着了,他才能安静的长大。”顾子夕温柔笑着,抱着她回到卧室。

顾子夕用手轻抚着许诺柔润的脸,看着她的睡颜,心里涌起一股淡淡的暖意——许诺,你放心,我会一直陪你们身边。

他就这样坐在床边盯着她的睡颜良久,直到她翻过身去,蜷起腿背对着他,他才轻笑着站了起来,拿了电脑和文件过来,坐在窗边的书桌旁——边办公、边陪她。

第二节:梓诺,独自去墓园

下午五点,上完高尔夫球课的顾梓诺骗着司机载他去了墓园。

坐在艾蜜儿的墓碑前,顾梓诺用手双托着下巴,忧郁的看着碑身上她温柔清澈的笑容,软软的说道:“妈咪,我好想你。”

说着眼圈就红了起来,半晌之后才又低声说道:“妈咪,大姑姑说你死了就不痛了,可是我现在很想你,又见不到你。怎么办呢?”

“妈咪,爹地昨天给我道歉了,我也给爹地道歉了,我们两个合好了。”

“爹地接许诺回来了,她有个新的小宝宝,大姑姑说,那是我的亲弟弟或亲妹妹。他的妈咪是许诺,那以后我要不要他喊你妈咪呢?”

“肯定不行,因为他都不认识你。就象我以前也不认识许诺,所以我不想喊她妈妈。所以还是不要了。”

“妈咪,许诺好象和以前不一样了,她很少说话、很少笑、总是睡觉和发呆。爹地现在也很少说话,他总是很忙。我们都没有以前快乐了。”

“唉,我好想快些长大呀。”

顾梓诺将头靠在墓碑上,这冰冷生硬的墓碑,让他有种比在家里更放松的感觉。

“子夕,顾梓诺下课了是直接回家吗?”

“是啊,不知道是不是堵车,还没有回来。”

“好,我等你电话。”

许诺挂了电话后,心里仍是隐隐的慌张。

还好,顾子夕没有让她久等,只过了三分钟便打了电话回来:“他去墓园了,现在正往回走。”

“好,我知道了。”许诺一直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所以在二十分钟后,她一听开门的声音便跑了过去:“顾梓诺,你回来了。”

“我爹地说你不能跑。”顾梓诺看着她皱眉说道。

“哦,我忘了。”许诺尴尬的笑了笑,轻声说道:“我做了红豆冰沙,你要不要吃?”

顾梓诺摇了摇头:“谢谢,我不吃。”

“哦,我还做了些糕点,都在那边,你要吃的话自己去拿,我先回书房了。”许诺心里微微失落,勉强笑了笑,便转身往书房走去。

顾梓诺拎着小书包直接回到他的房间,然后将门关了起来。

书房的许诺,对着面前的画稿许久,仍然没办法顺利的完成最后的两张绘图。最后索性将画笔扔下,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大楼发着呆——半个月的时间,她竟似找不回原来的自己:对顾子夕,有些依赖,却又自然的疏离;对顾梓诺,她更不知道自己该是妈妈、还是朋友、还是后妈。

似乎,每种身份都不对。

许诺,你真是没用,你怎么让自己走到这种地步的!现在,你是连后妈都不如。

许诺苦笑着,放在桌上的电话响了许久,她才慢慢的回到桌边:“喂?”

“恩,回来了,在房间。”

“我在画图。”

“好。”

是顾子夕的电话,他现在也变得让她觉得不认识了——在她面前,温柔得完全没有脾气。

他们都小心冀冀着,都怕碰触对方心底的那片伤、那段旧事。

许诺轻轻叹了口气,看着已经挂掉的电话,对自己轻声说道:“许诺,你要努力。”

顾子夕晚上回来,对顾梓诺去墓园的事情,只字未提,只是给顾梓诺立下了规矩:“必须确保大人随时知道他在哪里,这是安全所必须的。”

“爹地对不起。”顾梓诺低声认着错。

“爹地不是怪你,是提醒你。这是对自己的保护,也是对家人的保护。”顾子夕轻轻揉着他的头,柔声说道。

“好。”顾梓诺点了点头,仍没有主动告诉顾子夕,他迟归的半小时,去了哪里。

他觉得,那是自己和妈咪的小秘密,不能让别人知道。

顾子夕看着他,只是温柔笑了笑,也并没有多问——他需要时间,去消化母亲死去这个事实。

一家三口安静的吃完饭后,顾子夕提议一起出去散步:

“适当的运动,有利于胎儿发育。”顾子夕看着许诺说道。

“你和顾梓诺去散步吧,你们男人之间的话题,我可不感兴趣。”许诺微笑着说道:“我去听音乐,我怀梓诺的时候……”

许诺说到一半,下意识的停了下来,嘴角的笑容变得有些勉强:“我是说,音乐对胎儿的发育也很好的。”

顾子夕伸手紧紧握住她的,半晌之后才低声说道:“好,我们先下去了。”

“恩恩,自己带门卡哦,我懒得起来的。”许诺将手从顾子夕的手里抽了出来,有些慌张的往活动室走去。

顾子夕低头看了一眼有些发呆的顾梓诺,微微的笑了笑,牵着他的手慢慢往外走去。

“许诺说,我在她肚子里的时候,也听音乐的吗?”顾梓诺终于没忍住问了出来。

“是的,我看她日记也这么写的。”顾子夕点了点头。

“什么日记?”顾梓诺抬头看着顾子夕。

“就是宝宝日记,会记录她每天吃了什么、做了什么、宝宝在肚子里有什么变化。”顾子夕暖暖说道。

“我、我可以看吗?”顾梓诺小心的问道。

“这个……”顾子夕低头看他:“我也问过许诺,她说,那时候第一次当妈妈,有很多很傻的想法,怕你笑话她。”

“才不会……”顾梓诺嚷嚷着,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立即安静了下来。

“那好,我们一起去和她说。”顾子夕温柔的看着儿子,大手紧紧的握着他的小手,牵着他在院子里慢慢的走着——一边答应了给他看日记,一边给他时间缓冲着这种情绪的变化。

父子两人,在花园般的小路上走了一圈又一圈,聊着关于生命的起源、关于宇宙的秘密、关于自然与人的关系等等,一切孩子觉得神奇而感兴趣的东西,他们都深深浅浅的聊着。

直到走到第四圈的时候,顾子夕牵着顾梓诺停了下来:“该回去了,问问许诺可不可以看她的日记,怎么说,顾梓诺也算半个主人,对吧。”

“是的。”听到‘半个主人’这个说话,顾梓诺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

“对呀,走吧。”顾子夕的大手用力的揉了揉他的头,牵着他快步往回走去。

“顾梓诺说他不会笑话你。”顾子夕与顾梓诺一大一小的站在许诺的面前,一个面容沉静、一个略显紧张。

“我……”许诺轻咬下唇,有些为难的说道:“真的要看?”

“我想知道,我在你肚子里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顾梓诺睁大眼睛,声音却依然小小的。

“有好多字你都不认识呢。”许诺犹豫着说道。

“我念给他听。”顾子夕笑着说道——也同时暗示许诺放心,不适合让孩子知道的,他会跳过。

“那、好吧。”许诺轻轻低下头,嘴角不自觉的噙起一弯会心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