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7相亲相爱

Chapter7 相亲相爱

许诺回到办公室,便收到了Averill发过来的邮件,而且还是中德两种语言的版本----这样的工作效率确实让人佩服。

许诺仔细的看了中文条款后,德文她的水平仅限于读懂工作邮件,专业的合同,她看起来却相当的吃力。

习惯性的录入了莫里安的邮箱,在打完后却又迅速的删掉,拿起电话给顾子夕发了信息:“顾子夕,懂德文吗?帮我看个合同。”

“可以求助于专业翻译吗?”顾子夕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可以。”许诺笑着将中德两份合同全发了过去,既然他让公司的专业翻译去做,也顺便让他国际事务部的法务看一下。

“半小时后回给你,法务方面也需要审核一下。”顾子夕很快回了信息过来,显然同许诺是同样的想法。

“好。”许诺简单的回了一个字过去后,便放下了电话。

因着那一句后悔,她必须与莫里安保持合适的距离----她该让顾子夕放心、该让若兮放心。

拿起一直放在包里的漫画书,许诺慢慢的翻看着----许言沉静绘画的样子,似乎就在眼前;在她的沉静恬淡里,她的浮澡也变得安静下来。

卓雅公司,会议室。

“Eric,Susan的回程是本周未,细节的文件想必你们已经交接完了,今天就大的方向再沟通一下。”Anna朝着莫里安,和这半年来代职的Susan点了点头。

“Susan,谢谢你,辛苦了。”莫里安用力的握住Susan的手,向她真诚的表达感谢之情----在Z国市场,不做线上媒体撑半年,业绩虽然不升却也不降,确实不是人人可以做到的。

“确实辛苦,你的感谢我接受。”Susan微微一笑,点头示意会议开始。

“上次因为抄袭,我们放弃了影视媒体的推广,费用倒是省了不少,但销量一直没有进展。特别是新品,在市场上简直是无声无息的。”

“而另一个无声无息运作起来的公司,却在上个月做了产品的强势发布,越发将我们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好在Shine在M国的这个专访,让‘卓丝’系列重新引起了消费者的关注,为新品推广的缺位做了个讨巧的补位,否则今年真是会死得很难看。”

Susan将整个半年度业绩报告,分成两份,一份递给Anna,一份递给莫里安:“不得不说,我对自己暂代中华区市场总监这半年来的业绩不满意。”

“但这和我的能力无关,这里的历史遗留问题太多,而且Z国的市场也过于复杂,我想,Eric,这个市场,适合本国人来运营----与流程制度无关,与消费、商业环境有关。”

Susan看着Anna,语气里虽有遗憾,却仍有骄傲。

“当然。你一直是优秀的。”Anna朝她微笑着点了点头后,将目光转向莫里安:

“我对Susan这半年来的工作,还是满意的。大中华区的年度业绩仍然堪优。原本‘卓丝’的后续推广,将年度预算的超出的5000万,已经有了很大的弥补;但后面所有线上媒体的全面停止,让业绩目标只能保本,目前为止,利润差额,还有2000万的缺口。”Anna伸手揉了揉额头,语气也有些沉闷。

莫里安仔细的翻看着半年度业绩报告,并没有回应。直到他将所有的数据都看完后,才从文件里抬起头来,朝着Susan微笑着点了点头,以示谢意后,才又转过目光去看着Anna:“亚太整个区域的销售与推广预算都有问题,这次已经做了全面的调整。从单个项目上来说,当时的‘卓丝’确实超了预算,但从大中华区的整体业绩达成与推广预算使用来看,都在新的预算之内。”

“同时,当时这个案子是我和Shine一起做的,后来Shine做独立卖场推广,比预期多赚了3000万利润;现在她虽然离职了,但这次在个人专访上,将‘卓丝’系列单独拿出来,作为与B市展播片同等高度的作品,列入专访的个人重要作品之列,我想,给‘卓丝’带来的营业额增长,已经不限于大中华区了。”

说到这里,莫里安不禁微微笑了笑:“这个帐要细算的话,我是不是要向大中华区以外所有的公司,收取一定比例的推广费?”

“所以说,无论是从预算的调整、还是从Shine对‘卓丝’的推广,这5000万的利润,大中华区已经不差总部的了。”莫里安看着Anna,眸子里一片沉着的笑意。

“Eric,帐不能这么算。”Anna微微皱眉,看着莫里安说道:“我是希望,大中华区能够利用Shine这次的国际热度和她曾是卓雅员工的身份,做一次事件营销,把上半年平淡的业绩做个突破。”

“不行。”莫里安断然拒绝。

“Eric,我知道你和Shine的关系,你不想利用她。但是,我们这样做,只会增加她在业内的热度,对她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样双赢的做法,何乐而不为?”Anna沉声说道。

“公司承诺今年不做线上推广的原因是因为创意抄袭案,而创意抄袭案的主角就是许诺,所以你认为这时候将她与公司的关系重新拎出来,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莫里安只是淡淡说道:“我想以公司这么多年的品牌形象和业内口碑,应该不会想用污点事件来做营销吧----这是真正的得不偿失。”

“秦蓝现在已经不在业内、当时法律判定也只是秦蓝的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我不认为是污点事件。”Anna强势的说道:“Eric,这件事我亲自和Shine联系。”

“这是你的个人行为,我无权干涉;但不管她最后的意愿如何,大中华区不会配合这样的事件营销。”莫里安冷声拒绝着----第一次,以并不圆滑的姿态,拒绝了他在业务上的直接上司。

“Eric,或许我们可以约Shine出来聊聊,会有个大家都认可的方式。”Susan有些尴尬的打着圆场。

“我的观点和态度就是刚才所说的,Shine你们自己联络,结果与我、与大中华区无关。”莫里安强硬的说道:“Jack全程参与了当时的官司,相信对于这件事情,他会持与我相同的态度。”

莫里安说完后,便拿起手中的文件站了起来,看着Susan说道:“Susan,无论如何,感谢你这半年来的辛苦,走之前我们聚一聚。”

“OK。”Susan也站起来,与他握了手后,看着他转身大步离开会议室,不由得皱起了眉头:“Anna,这里是大中华区,总部好象确实没有直接干涉业务的权利。”

“你以为,他只是在争这一件事吗?”Anna脸色阴沉的说道:“以他的处事风格,至少会表面答应,然后私下去和Shine通电话,让Shine拒绝和公司接触,而不会如此直接而激烈的反对。”

“你的意思是?”Susan疑惑的看着她。

“上半年度亚太区的预算失误,总部也是要承担责任的。这次的预算修整,是直接由专项小组完成的,总部和亚太区总,都只是复核。”Anna没有将话说明,她相信以Susan在总部的工作经验,能够明白她要说什么。

“会是什么结果?”Susan的语气不禁也凝重起来。

“不知道,可能会有结构调整、也可能只是业务权限变化。”Anna沉吟着,看着Susan说道:“我当然希望只是业务权限的变化,如果是结构,会很麻烦。”

Anna叹了口气,对Susan说到,我明天一早回国,Shine那边,既然Eric强烈反对,那就算了。”

“而且,Eric不在的时候,业绩平平;若因为Shine的推广,后面业绩起来了,你的脸上也不好看。我们倒也没必要为他人做嫁衣裳。这个大中华区的业绩,我也没必要管了。”说到这里,Anna的眸色一片沉暗。

“好的,我知道了。”Susan点了点头,在Anna离开后,低头翻看着手里的文件夹,许久之后才调整好情绪,收好文件离开会议室。

“Eric,我来了,你怎么不高兴呢?”

“哎呀,我不是翘班啦,我过来是有任务的,这边有个渔村建筑,我要去做测绘。”

“Eric,我只有今天一天时间陪你哦,明天就要开工了。”

严若兮拖着行李箱站在莫里安的办公桌前,见他沉着脸,不由得又拿出耍赖的功夫来。

“订了酒店吗?”莫里安边看着网上的新闻,边问道。

“订了,在靠湖那边,离市区比较远的。”严若兮点了点头。

“你去和Jack打个招呼我们就走,今天我提前下班。”莫里安抬头看了她一眼----风尘仆仆的脸上,还带着几分倦意,声音不禁放得柔和起来。

“真的?”严若兮的眸光猛然一亮,开心的笑了起来:“是因为我来了吗?”

“算是吧。”莫里安温润而笑,眸子里不自觉的带了些包容。

“那我先过去了。”说着,便拖着行李箱往外走去,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便转身对莫里安说道:“我的行李就放你这儿啦。”

“恩。”莫里安点了点头。

“等我哦,很快的。”严若兮调皮的做了个OK的手势,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昨天的专访,正稿还没有出来,但倪顶聪明的做了专访预告----

闯入国际最专业创意圈的中国女人:灵性创意人?豪门阔太?代孕丑闻?只为活着的少女?TX月未人物专访:给你一个360度真实的许诺。

一个标题、不足五十字的介绍、一张专访当天拍摄的黑衣照片,网络点击量已超过了20万人次。

由此可见许诺现在在业内的热度、也可见倪顶的聪明----以他的专业,他不会仓促发稿,却也不会错过最有价值的新闻时间。

“360度?许诺,这样飓风中心的位置,你能安然面对吗?”

“许诺,或许是一次涅磐的机会,只希望你能足够的强大才好。自己的生活,不需要别人的点评。”

“许诺,专访的预告我看到了。”莫里安对她,始终还是不放心。

“莫里安,我准备好了。”电话那边,许诺的声音温柔而坚定。

“既然准备好了,就不要给自己退缩的机会----顶住了这一次,你将无所畏惧。”从她的声音里,莫里安听到了决心和信心。

“莫里安,谢谢你。”许诺轻声说道。

“我们之间,不言谢。”莫里安淡淡说道。

“我知道,但还是要谢。”许诺轻轻的笑了。

“既然要谢,就来点儿实际的,如何?”莫里安突然话锋一转。

“好啊,你说要什么实际的。”许诺微微一愣,却也爽快的应了下来----于莫里安,在任何时候,她都有着百分百的任信。

“做你肚子里那个宝贝的干爹。”莫里安的声音低沉而轻缓----做她孩子的干爹,意味着将这段爱情彻底放弃。

“当然没问题,不过,听说当干爹,是要包奶粉、包尿片的哦。”电话那边,许诺的声音带着温柔的喜悦----他们之间的友谊,原来还可以以这种方式继续。

莫里安,谢谢你。

“这么爽快,要不要和你那霸道的老公商量一下?”莫里安对她,依然是宠溺的。

“不用。”许诺轻笑着,婉转的声音里,一片明媚。

“Averill过来了,找过你了吗?”莫里安突然问道。

“上午来过公司了,聊了聊合作,合同我正在看。”

“合同我帮你看过了,条件谈得很好。细节方面的操作也没问题,他们的口碑你可以信得过。”

“你……”许诺的语气微滞,轻声说道:“人家有没有嫌你很烦啊,象个老母鸡一样。”

“知道你德文水平差,连个邮件都写不好。以后我这边也会忙起来,你工作上的事情,不一定都能关照得到。在接单做案子方面,我倒是不担心。在媒体的应对上,你多和顾子夕商量,他比较有经验。”

“恩。”

“恩,我先挂了,若兮有项目过来做,我现在陪她去看酒店。”

“和她说一下,我最近比较忙,她走的时候,我和子夕请她一起吃饭。”

“到时候再说,还没有别的事要说?”

“没了,再见。”

“再见。”

….…….…

她的情况,比想象中要好----他,应该可以放心了。

她这次重新回到顾子夕的身边,他们夫妻,以后该不会有问题了。

许诺,你要好好的。

许诺,一定要幸福……

“Eric,Jack说你不可以提前下班!”严若兮推开莫里安办公室的门,语气不满的娇嗔着。

“小娃娃生气了?”随后而来的Jack哈哈大笑着:“你来Z国,怎么不来找我,反而先找Eric?”

“你明知道她孩子气,你逗她干什么。”莫里安轻笑着摇了摇头:“我和Averill约了吃饭,她这次过来主要是找许诺谈合作,顺便把我们下半年创意的首发专访签下来。”

“嘿,你成了他们御用的封面人物了,一年用两次,也不怕人看腻了,影响杂志的销量。”Jack玩笑着说道。

“是一次,合作两次,一次封面,软文偏向于创意理念的探讨;一次创意实例,对创意案例的要求比较高,算是业内最高水准创意分析。”莫里安用手指了指他,纠正着他的说法。

“我和若兮先走了,一会儿看看沟通的结果,明天我们讨论一下怎么借这个势做下半年的推广。”莫里安伸手拉了严若兮的行李箱,看着Jack说道。

“OK,祝你们好运。”Jack笑着朝他们挥了挥手,送他们到办公室门口后,便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倒是一直在坐位上的顾小北,看见严若兮挽着莫里安手臂亲密的样子,心里不由得一阵嘀咕----不是对许诺有意思吗?现在是放弃了?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唉,自己这么后知后觉,看样子是半点儿机会也没有了。

顾小北咬着笔头,看着莫里安与严若兮半肩离去的背影,心里暗自后悔着,却又无可奈何着。

许诺放下电话,打开合同重新看了一遍----果然,关于拍摄期的通知、拍摄地点的选定等等细节,都有细微的调整和详尽的描述。

“莫里安,你我的缘分,大约便是这样的朋友一场,却也永远的不离不弃。我何其幸运,在我最心灰意冷的时候,你们都在我身边。”许诺关掉文件,低头轻轻叹了口气----他和若兮,会幸福吗?

若兮,拜托你,请让他幸福。

第二节:梓诺,犹豫着、接受着、期待着

许诺在下班前收到顾子夕的邮件回复----“协议的细节考虑非常周到,两份文件一致无二。”

顾子夕接着便打过来电话:“合同的中文细节是你和对方敲定的?”

许诺微微停顿了一下,低声应道:“是的。”

“考虑很周道,象个谈判老手。对方公司也很规范,没有在德文的文本上打埋伏。”顾子夕赞许的说道。

“恩,之前莫里安与他们合作的合同我都看过,大家也熟悉,所以基本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打埋伏的。”许诺吐了吐舌头,终究没敢说莫里安帮她改过----或许以前,她可以坦然,甚至嘲笑他的紧张。

但自说过‘后悔’那段话后,她便再不敢在他面前多提莫里安了。

“他是个好老师。”顾子夕的声音仍然低缓轻柔:“现在可以下班了吗?梓诺的课程结束了,我们一会儿过来接你。”

“可以。”许诺点了点头。

“OK,20分钟就到。”顾子夕说完后,又问了几句她身体的反应后,才放心的挂了电话。

许诺这才将合约的确认邮件回复给Averill:“Averill,合约的细节非常完备,感谢你考虑如此周到,可以预见,我们的合作将会十分的愉快。.”

处理完邮件,收拾好文件后,差不多已经二十分钟。

许诺起身在办公室转了两圈后,顾子夕和顾梓诺就过来了。

“走吧。”顾子夕伸手接过她的公文包,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怎么这么重?”

“有几份文件要拿回去看。”许诺的眸光从站在门口轻轻扫过后,轻声问道:“顾梓诺呢?”

“在车上等。”顾子夕一手拎着她的包,一手牵着她的手,慢慢往外走去:“只听说孕妇请假的,没听说过孕妇加班的,要多注意。”

“你说会来接我,我才带的。回去能看多少是多少。”许诺点了点头。

“恩。今天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顾子夕柔声问道。

“你刚才电话里问过了。”许诺不由得低头轻笑。

“好,不问了,问多了你也紧张。”顾子夕轻笑着摇了摇头,将牵着她的手转到她的腰间,揽着她靠在自己的肩窝。

晚餐后,许诺依然去了活动间,准备看会儿漫画再看文件。顾子夕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新闻,边等顾梓诺吃完饭。

“爹地,我今天不散步。”顾梓诺吃完饭后,走到顾子夕的身边,看着他说道。

“哦?为什么?”顾子夕微笑着看着他。

“我今天有功课,要上网查资料。”顾梓诺认真的说道。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也没有过多的问他。看着顾梓诺拿着自己的小书包走进了活动间,在许诺不远处的桌边坐了下来----似乎,还用余光悄悄看了她几眼。

只是靠在软椅里看漫画的许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顾子夕起身拿了条薄毯帮许诺盖上后,转头对顾梓诺小声说道:“爹地去客厅加班,要是许诺身上的毯子掉了,你来喊爹地一声。”

“哦,好。”顾梓诺轻瞥了许诺一眼,忙又转过头看自己的电脑。

顾子夕微微的笑了笑,轻轻的走了出去,并帮他们把门带上。

顾梓诺听见门被关上的声音,忍不住抬眼去看许诺----爹地这人太粗心,毛毯只盖了肚子,整个上半身都在外面呢。

顾梓诺不禁皱起眉头,轻咬着下唇,犹豫着要不要去帮她盖好。

“许诺,其实我也不是那么讨厌你,可是,妈咪死的时候你都不让爹地回来,我真的很难过,你不能这么小气的。”

“算了,我总不能和你一样小气。”

顾梓诺左想右想,终于站了起来,磨蹭着走到许诺的面前,将盖了一半的毛毯扯起来,不太利索的帮她盖上。

只是在左扯右扯中,原本就睡得不沉的许诺不禁微微动了动,随即睁开了眼睛:

“顾梓诺?”许诺不禁诧异的看着他。

“我、我帮你盖毛毯……”顾梓诺的手里,还拽着毛毯的一角。

“哦,谢谢,我是感觉一下子很暖和呢。”许诺只觉得声音有些涩涩的发紧,却仍力持着表面的平静淡然。

“那你盖好,我要去学习了。”顾梓诺别扭的看了她一眼,松开手里毛毯的一角,力持镇定的回到自己的坐位上,趴在电脑里,也不知道是在学习、还是在发呆。

许诺紧咬下唇,扯着毛毯慢慢闭上眼睛----这是儿子给她盖的呢,真的,很暖。

许久之后,顾梓诺听到许诺轻轻的鼾声,这才将小脸从电脑里转过来,看着睡得一片沉静的她,略带羞涩的笑了----

许诺,不知道小宝宝在你的肚子里,和我在你肚子里的时候是不是一样的?

许诺,我们还是好朋友吧----你说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是好朋友。

许诺,我妈咪没有了,你姐姐也没有了,我们都很伤心,所以我不要让你更伤心,对不对?

可是许诺,我差点儿害死你的事情,你真的不怪我吗?

唉,还是等你醒了再说吧,我相信你不会骗我的。

顾梓诺看着许诺的睡颜良久,才慢慢的将视线转回到电脑上,认真的写自己的功课。

一小时后,顾子夕进来的时候,看见许诺被整个毛毯紧紧的裹着,额头渗出微微的汗珠,不由得微微一愣,在眸光轻转到安静的顾梓诺身上时,不由得轻轻的笑了。

“顾梓诺,该睡觉了。”顾子夕轻轻走到顾梓诺的身边蹲下来。

“我和Marry去洗澡,爹地今天还念日记。”顾梓诺转过头,睁大眼睛看着顾子夕。

“好。”顾子夕微笑着点了点头,和他一起将桌面清理干净,在看着他走出去后,转身弯腰将许诺抱回了房间。

“顾子夕,是儿子替我盖的毛毯呢。”顾子夕刚把她放回到**,她便睁开了眼睛。

“知道,所以捂了一身的汗也舍不得掀开、还装睡,是吗?”顾子夕了然的看着她。

“那有,是真的困了麻。”许诺皱着鼻子笑着,脸上一片喜悦温暖之色。

“那现在不困了?起来洗澡?”顾子夕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恩,身上的汗粘粘的。”许诺点了点头,用手撑着床坐了起来,只是在看到被顾子夕撂在一边的毛毯时,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顾子夕,他应该不讨厌我了吧。”

“当然。”顾子夕伸臂将她搂进怀里,轻叹着说道:“许诺,放松些,顺其自然,都会好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高兴麻。”许诺将下巴搁在他的肩头,低声轻叹着,那叹息里满满都是喜悦。

“我帮你盖十次,也没见你这样高兴过。看来我还是比不上儿子,恩?”顾子夕轻笑着,转头用额头抵住她的。

“因为,你有足够的爱任我挥霍,而他没有。”许诺抬眼看着他:“顾子夕,其实我是后怕的,你如果真的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

“怎么会。”顾子夕的眸光微微闪动,想想那时,几乎就要放弃,心里不禁也与她同样的后怕----他们一起坚持到今天,也是种幸运吧。

“以后不会了,真的。”许诺低低的说道:“以后,没有许言惯着我了,我得自觉一些,否则要被你退掉,都没地方回了。”

“胡说什么呢,以后,换我来惯你。”顾子夕轻斥着她,温唇轻轻的靠进,温柔的吻住了她……

顾梓诺洗完澡,一蹦一跳的过来时,便看见他爹地与许诺,那样亲密的拥吻着----他们的周身,散发着一股自然的爱意,让这整个空气,都变得温柔起来…….

顾梓诺伸出小手轻捂住自己的唇,脸微微发红着,转身悄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打开房顶的星星月亮灯,顾梓诺的眼底,也盛满了梦幻----爹地,其实我喜欢看你们相亲相爱的样子,好多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相亲相爱。

以后,你们会一直好下去吗?

呵呵,一定会的,小明说,爸爸和妈妈相亲相爱,就会生小弟弟还有小妹妹,所以等许诺肚子里的小妹妹生出来了,就再生一个、再生一个……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