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8专访之后

Chapter8 专访之后

顾子夕去到顾梓诺房间的时候,他正趴在**,拿着许诺的日记本慢慢的翻看着,认真的样子,也不知道能认得几个字。

蓝色的微光在屋顶旋转出梦幻的颜色,照得整个房间温柔而详和。顾子夕走过去,伸手探了探儿子身体的温度,呵,软软暖暖的,摸起来舒服及了。

“爹地,我要多大才能看得懂啊。”顾梓诺爬到他的身上,睁大眼睛看着他。

“大约,九十岁的样子。”顾子夕从他手里接过日记本,慢慢往后翻去:“继续听吗?还是长大了自己看?”

“继续听。”顾梓诺软软的偎在他的怀里。

“好。”顾子夕伸手揉了揉他的头,打开日记本,低声念着。

**月**日

今天摸到宝宝的脚了,是的,在肚上踹了一下,那么有力量,一定是脚吧。嗨,真是太让人激动了,真的好想有人分享这个喜悦。

好吧,宝宝,只有我们两个,我们就自得其乐吧。

**月**日

最近宝宝动得越来越频繁了,听音乐会动、和他说话会动、念英文诗会动、就连睡觉的时候,他还在做操,呵,男孩子就是好动啊。

**月**日

今天感觉有些不舒服,肚子象有根筋扯着痛似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许言的手术近了,太担心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呢?

好象宝宝动得力度也不如从前了啊。

网上查不到什么有用的资料,大小姐去了法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给我留了女主人的电话——可是,可是我怎么能去找她。

**月**日

感觉还是不太好,怎么回事呢,心里有些害怕起来,我只能给许言打电话了,许言也没有经验,她说她帮我去问妇产科医生。

等待的时间,真的是很难熬,还没等到许言的电话,大小姐就已经来了,我给她的留言,她应该是收到了。

被她狠狠骂了一顿,第一次没有觉得委屈,宝宝的健康和安全应该还是比羞耻心更重要。所以还是感谢大小姐及时回来,若不是及时检查,宝宝可能真的会有危险。

医生说,宝宝脐带绕颈,他又好动,所以一动就缠得越发的紧了,好在在氧水里飘着,所以力度有限,否则第一次感觉到疼的时候就会有危险。

告诉许言的时候,她也哭了,告诉我,她会努力的活下去,她不辜负我的每一次拼尽全力的努力、不辜负老天让她来这世间走一遭。

每一个生命都来之不易,不禁让我们更加珍惜——活着,真是件美好的事情。

所以,为了许言活着、为了这个以后可能不能见面的宝贝,我觉得我十八岁的这一年,做了个伟大的选择。

“顾梓诺,该睡了。”顾子夕慢慢合上日记本,低头看着安静的儿子低声说道。

“爹地,人很容易就死去吗?”顾梓诺仰头看着顾子夕。

“是的,死去比活着容易,活着是最困难、也是最美好的事情。”顾子夕用力的抱了抱儿子。

“恩。”顾梓诺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有些后怕的说道:“我差点儿就没了。”

“现在可不好好儿的。”顾子夕不由得低笑,低头在他额头用力的亲了一下,这才起身:“好了,睡吧,我们明天继续。”

“我明天就活过来了。”顾梓诺咧开嘴笑着。

“是的,你明天就活过来了。”顾子夕不由得失笑,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关了房灯后,转身离开了他的房间。

顾子夕回房间的时候,许诺正坐在床头静静的翻着漫画书。顾子夕眸光微暗,大步走过去,掀开被子上床后,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又睡不着了?”

“恩,习惯了每天晚上都翻翻。”许诺将漫画书放回到床头柜上,转头看向顾子夕:“顾梓诺睡了?”

“恩,读到发现脐带绕颈那段,他很后怕呢,说差点儿就没有他了。”顾子夕笑着说道。

“那时候真的太年轻了,好多事都不懂。”许诺不由得也笑了,低头轻抚着依然平坦的小腹,叹息着说道:“现在懂了,却还是没有准备好。”

“生活中总有意外,我们努力将这些意外的伤害减到最小。”顾子夕将自己的大手覆在她纤长的手指上,一根一根的握了起来。

“恩。”许诺低低的应着,看着他握着自己的手,眸光变得柔软起来。

“睡吧。”顾子夕凑唇在她的额上轻吻了一下,便伸手关了灯。

“恩。”许诺将身体往他怀里依去,整个身体蜷缩成虾米,紧紧的蜷在他的胸前。

顾子夕只是轻轻的拍着她,将心脏紧贴在她的背部,让她感受到他心跳的力度、还有他温柔的呵护。

只希望,在他的温柔里,她的紧张会早些消除。

第二节:季风,被伤感包围着

在s市,即便是已经8月底,夏天依然撒着欢,而秋天姗姗来迟着,连影子都还见不着。

而与天气同样热度的,便是关于许诺的个人专访。

以tx网媒为主的,一共十家媒体,象约好了似的,同时在这天推出了8月底的新闻大餐——许诺在拿了国际大奖后,回国后的第一场个人专访。

虽然之前有转载m国的专业媒体访稿,但涉及的多为专业和现场的解读,不若此次——正如倪顶之前的预告所说:360度的真实许诺。

无论从国际热度、大奖份量、私生活猎奇等各个角度出发,这个360度专访,恰好能满足人们的各类心理。

特别是之前一些非专业媒体八卦似的猜想,更将人们对许诺这个人、对顾家这样的豪门秘事的好奇心,提了个十足。

所以8月底的专刊一出,加上倪顶选用了一然看似冷漠、实则煽情、又夹杂着悲愤与无奈情绪的一句主题语,让这则专访的热度,甚至超过了当红明星。

季风看着新闻里,还将自己包裹在黑暗的伤心之中的许诺,那样忧郁的眼神,竟与许言有了六分的相似。

许言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这样勇敢的揭开所有的伤口、这样勇敢的去面对这社会所有的眼光,想来,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可以自己面对了。

许言,也应该可以放心了。

合上电脑,季风起身慢慢走到了花园里,拎起许言常用的水壶,装满水后,便穿棱在阳光下的绿意盈盈里;浅绿的米兰、脆绿的薄荷,依然开得灿烂。

这些花儿,都是许诺选的,但许言向来都依着许诺,所以照顾好它们,许言也会放心的。

许言,会放心的。

季风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盆米兰,那绽放的模样,竟似许言温柔而纤弱的笑容,满透着温婉和妩媚。

“许言,这里,我想我也不有呆了,到处都是你的影子,我没办法安心的工作。”季风放下手中的水壶,慢慢的蹲了下来,看着这盆米兰半晌,慢慢的将头埋进了膝盖里,声音嘶哑得让人心疼。

“季医生!”

湛蓝循着地址找过来的时候,看见别墅的大门是开的,便直接走了进去——整个屋子,充满了一股柔美而安宁的味道。

大开的后门,直对着屋外的花园,明晃晃的阳光里、满园的盈绿里,那个清瘦的男子却抱头轻啜着,微微耸动的肩膀,让人不禁动容。

“季医生,我来看你了。”湛蓝轻轻走过去,在季风的面前蹲了下来。

“去客厅等我。”季风嘶哑着声音说道。

“好。”湛蓝轻应了一声,慢慢的站起来,转身回到客厅里——她眼睛纱布拆除的那天,他没有来。

那么在乎她眼睛恢复情况的他,为什么没来?是出事了还是有别的原因?

湛蓝不是个冲动的人,她一直等到完全恢复,才向护士要了地址来找他——无论如何,她该谢谢他和他的妻子的。

“季医生!”

眼前的季风,一如她想象中的模样:瘦俏、清雅,身上有着医生特有的干净气质;更有她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的、浓浓的忧郁与伤感。

“恩,我看看你的眼睛。”季风大步走过来,定定的站在她的面前,一只手固定住她的头、一只手轻轻按在她的眼周——他的眼睛,如一泓装满忧伤的深潭,就这么深深的看进她的眸子里,让她的心不由得一阵慌乱的跳动。

明知道他只是以一个医生的眼光在看病人,却仍止不住被他眼底浓浓的忧伤所打动。

“有没有什么不舒服?”季风轻声问道。

“没有。”湛蓝低低的答道。

“滴眼前必须认真洗手,滴药时勿压迫接触眼球,更不能接触角膜植片,使用混悬液需摇匀,同时使用两种以上眼液时应间隔15分钟以上,先用刺激性小的,眼药瓶不能触及眼睑及睫毛,将1—2滴药水滴入结膜囊内,如果自己不确定能做好,请家庭医生帮你处理。”

“外出时佩戴防碰撞、防紫外线的眼镜。象你现在这样,直视这么强烈的光线,对新的角膜植片伤害很大。”

“我希望,你能好好保护自己的眼睛。”季风在看完两只眼睛后,松开扶着她后脑勺的手,看着她冷冷说道。

“对不起,我刚才下车急了点儿,所以放在车上忘戴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的——毕竟,它已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湛蓝若有所指的说道。

“其它各方面,遵医嘱就好。以后不用来找我了。”季风的眸色如死水般沉静,淡淡说完后,便转身往楼上走去。

看着他浑身无处不在的忧伤,湛蓝突然觉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有谁,能面对这样的一个男人,说出哪怕只是感谢、哪怕只是报酬的话!

那莫明的心慌、莫明的心动,更无法说出口。

“季医生!”

在季风走进转角时,湛蓝终是忍不住喊出了声。

季风却只作未闻,仍是慢慢的往前走着——除了他自己的心事,外界的任何声音,他似乎都再听不见。

“季医生,转告我,你有意成立一个基金会,这方面我们可以合作。”湛蓝大声说道。

季风略略停下脚步,背对着湛蓝低声说道:“合适的时候我联络你,你可以先做方案。”

“好的。”湛蓝朗声答着,在看见季风的身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后,才慢慢的将目光从楼上收了回来。

站在这空旷的大厅里,刚进门的那股柔美安宁的感觉,在季风浓浓的忧伤里,变得有几分诡异起来,让一向自诩男人婆的湛蓝,也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啊——”湛蓝正抬脚准备离开,一阵沉哑的电话声突然想起,吓得她大叫起来——扭头看向声源发出的地方:却是放在茶机上的手机在叫喊。

“季医生,你的电话。”湛蓝伸手拍了拍胸口,对着楼上大声喊着。

转眼间,季风便出现在楼梯口,似乎有些急切的,快步往下走来:“你怎么还没走?”

季风走下楼,轻瞥了她一眼后,便快速的拿起了电话——让她只觉得奇怪:这么一个忧伤而安静的男人,会有什么人、什么事,能让他生出除了忧伤以外的情绪。

“许诺。”

“很好,刚去给花儿浇了水,那些花儿长得比以前更好了。”

“照片得很好,比以前漂亮了。不过,好象不开心?”

“恩,努力开心些,这样对孩子好。”

“许诺,当你自己足够的勇敢,没有人可以打跨你,恩?”

“我知道你可以,加油加油。”

“加油加油。”听到季风如同许言一样的语气,许诺不禁泪流了满面。

“季风,什么时候回来?”顾子夕接过她的电话,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

“恩,好,你确认时间,我安排飞机过来接你。”顾子夕轻声说道。

“她现在的情况不错,工作安排也满。”顾子夕低头看了许诺一眼,轻声说道:“我们相处也不错。”

“恩,你自己保重,她情绪有些不稳定,我先挂了。”

顾子夕收起电话,双手将许诺拥入怀里,看着她低低的说道:“好了,不哭,你每次一哭,季风都要难受好些天。”

“恩,他说要回来了吗?”许诺低声问道。

“还要一周就回来,那个病人的眼睛已经拆线了,恢复稳定后他就回来。”顾子夕伸手轻轻拭去她脸上的眼泪,看着她柔声说道:“这两天可能会有许多不同的声音、信息,行吗?”

“行的,你回公司去吧。”许诺点了点头。

“好,有事给我打电话,下班等我来接你。”顾子夕点了点头,又陪她坐了会儿,待她情绪完全平静后,才起身离开。

去找黄宪打了招呼,提醒他这周拒绝所有的外访客人后,才略略放心的离开了‘品尚’公司。

第三节:莫里安,一段关系的开始与结束

卓雅公司,莫里安办公室。

“他们有权选择冷漠;而我们,也有权选择活下去——我以为,生命的意义大于一切!”

与许诺一起经历了那场生死离别的严若兮,在看到这句话时,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许诺,现在还好吗?”严若兮吸了吸鼻子,看着莫里安低声问道。

“表面看起来还行。”莫里安‘啪’的一声合上电脑,站起来对严若兮说道:“我下午没时间,现在送你去机场吧,你在机场贵宾厅休息。”

“还是不要了,我借你办公室整理资料,下午自己打车去机场。”严若兮摇了摇头,看着莫里安小声说道:“我想和你多呆会儿。”

莫里安的心不由得微微一酸——她总是能用一句不经意的话,让你无法责怪她的不成熟、责怪她太粘人、责怪她爱得不够矜持。

“那你就呆着吧。”莫里安的眸光慢慢温柔下来,慢慢的坐回到椅子里,打开电脑开始办公。

严若兮皱了皱鼻子调皮的笑了,只是在低头看见杂志上的新闻时,心里不由得微微酸涩——为许诺这样不幸的过去,为莫里安对她永远不能放下的爱情。

严若兮在旁边的会谈桌旁静静的坐了下来,并没有如她所说的去整理资料,而是拿着杂志慢慢的看着——看着那个神采飞扬的许诺、优雅干练的许诺、忧郁寡欢的许诺……

“许诺,真是对不起,你的过去这么凄惨,我居然还是有些嫉妒你。”

“许诺,虽然你的过去很不幸,但现在有顾子夕这么好的男人爱着你;还有、还有eric这么一个好朋友,其实,你还是幸福的。”

“所以许诺,你过去二十年的不幸、换未来一辈子的幸福,这笔生意,也算是划算吧。”

“你说,我过去是不是太幸福了呢?那么多人疼着我、宠着我、把我惯得小霸王一样,所以上天让我爱上一个永远不会爱上我的男人,让我用后半辈子的爱,去抚慰他的失意。”

“如果是这样,我认命。”

“如果是这样,我会努力、努力的去爱他……”

严若兮的手指,在杂志的那一行大字上,一个一个的摸索而过——敛眸给了自己一个鼓励的笑容后,不禁又抬起头来,微眯起眼睛,看着正专注工作的莫里安。

“许诺,工作中的莫里安真的很帅呢,你曾经天天和他一起工作,居然没有发现吗?居然从不为他心动吗?你真是太没眼光了。”

呆呆的看着莫里安,严若兮的嘴角不知不觉中微微的翘了起来。

“你这样看着我,你的资料就能整好了?”莫里安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看着她花痴的样子,不禁无奈摇头。

“也看不了你多长时间了啦。”严若兮的脸微微一红,当下站起来,快步走到莫里安的桌前,倾身看着他说道:“eric,手上的工作结束了吗?可以提前一点下班吗?”

莫里安看着她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听见桌上的电话响起,朝着严若兮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看着她用力的点了点头后,才接起了电话:“anna。”

“是,我看到了。”莫里安朝严若兮指了指会谈桌上的杂志,示意她拿过来。

“在手上。”莫里安接过杂志,边说道。

“只是个人转访,专业方面涉及较少。”莫里安的神色淡淡的。

“网络?评论?”莫里安眸色不禁一沉,严若兮见状,忙伸手拉过他的电脑,直接打开tx的网络频道,打开许诺的新闻后,将页面直接拉到下面的关联新闻处——果然,关于许诺的新闻,已经远不止十家媒体发布的那些:

她与莫里安在业内广为人知的暧昧关系;她与莫里安曾经合作过的案子;她与莫里安、林允儿、秦蓝之间的感情纠葛;与顾子夕、艾蜜儿之间爱缘情愁……

严若兮脸色有些发白的看向莫里安。

莫里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从她手里接过鼠标,点开几个链接后,对着电话那边淡淡的说道:“如果这时候,卓雅发布线上广告,便给人捆绑消费的感觉,你觉得,卓雅有必要这样做吗?”

“而且,还是不着边、发布人连名字都不敢留的八卦,卓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品味了?”

“anna,我知道你的压力,下个月我会去总部一趟,在业绩上,我会给上头一个报告,你完全可以放心,今年大中华这边的业绩,不会成为你的问题。”

“下个月不是各大区市场总监的述职时间吗?anna,你不会连这个都忘了吧!”

“ok,我会借这个机会,将大中华区以至亚太区的市场问题做解释,而且,我有信心这个解释上头能听得进去。”

“我现在正赶一个报告和线下策划,就不和你聊了,再联络。”

“ok,再见。”

“anna要你干什么?你刚才语气好凶,那个老女人可不好得罪的。”严若兮睁大眼睛看着莫里安。

“不用理会她。”莫里安迅速关掉电脑上的网页,合上电脑后,看着严若兮说道:“是不是有话想问我?”

“没有。”严若兮用力的摇着头。

“走吧,去下面的‘阿卡’吃饭,有些事情,是要和你说清楚了。”莫里安走到会谈桌旁,将严若兮的资料都扫进她的包里,帮她拉了行李箱后,大步往外走去。

“你不是说工作还没结束?”严若兮将桌上的杂志和他的手机拿在手里,快步的跟上了他。

“陪你不是更重要?”莫里安轻瞥了她一眼,轻扯嘴角,淡淡笑了笑。

“就算你是随口说说的话,我也开心。”严若兮将手机塞进他手里,眸子里一时间盈满了明亮的笑意。

“这样的脾气,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莫里安轻轻摇头,将手机塞进口袋后,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拉着她的手,快步往电梯间走去。

半年没来,‘阿卡’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装修,看着这陌生的布局、陌生的装饰,莫里安不由得有些微微的发愣。

“怎么啦?”严若兮看着他问道。

“没什么,这里换了装修,一时间有些不习惯了。”莫里安轻声答着,拉着她的手走到曾经常坐的窗边。

“人的习惯是件可怕又可爱的东西,连装修、坐位的变化,都能让人不适应,身边习惯的人换掉,也一定会让人不习惯的。”严若兮突然说道。

“会说这么深奥的话了?”莫里安的眸光微微闪了一下,看着餐单,招手叫来服务员——点的仍然是他习惯的拿铁。

“你呢?卡布奇诺?”莫里安看向严若兮。

“许诺习惯喝什么?”严若兮突然问道。

“若兮!”莫里安眸色一沉。

“我……”严若兮不禁轻咬下唇,向服务员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后,转眸看向莫里安,认真的说道:“eric,我不要你改变习惯,重新去适应和以前不同的女伴,我会让自己成为你的习惯,让你习惯到离开就会不适应。”

“若兮,你真是个傻瓜。”莫里安沉沉叹了口气,伸手将她放在桌上的手,轻轻抓在手里,只觉得心里微微的发酸。

“他们说,傻人有傻福,傻人最后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严若兮看着自己被他握在手心里的手,心里有股淡淡的温暖——她会抓紧每个机会努力着,而他对自己,已不只是习惯了吧。

至少,还有些心软、还有些喜欢、还有些不忍——甚至,还有宠爱。

是的,她真的感觉得到的。

“允儿是我未婚妻,我们曾经相处8年,后来因为一些别的原因分开了,她和秦蓝订婚。就是这样。”莫里安点燃一只烟,轻吐了两个烟圈后,看着严若兮轻声说道。

“这些事情,我也不太需要知道,因为对你来说,其实已经不重要。你现在和我在一起,这才是最重要的。”严若兮看着莫里安认真的说道。

“正因为我们现在在一起,所以我才必须和你说清楚,我不希望你从别的途径知道这些信息;”莫里安点了点头,也同样认真的说道:

“两年前,我有一个相处8年的未婚妻;过去两年,我有一个我爱她、她不爱我的单恋女孩;现在,我有一个她爱着我、而我也想和她一起走下去的傻瓜。这就是我全部的恋爱史。”

“eric,你……”严若兮轻咬下唇,脸上一片喜悦——他没有说爱,但与她说话,这已经是他温柔的极限。

“eric,我会继续努力的,努力的爱你,让你习惯我、离不开我。”严若兮用力的点着头,却始终不敢说——努力让他爱上自己:这样的愿望,她也只敢在心里偷偷的想一想而已。

“保持以前的单纯和快乐就好,否则我会内疚的。”莫里安看着她温柔的笑着,只是那笑意,却似乎并不达眼底——在遇到许诺之前,他不知道自己也能这样的温柔;在遇到许诺之后,他以为这样的温柔再不会给了别人。

而现在,他努力的,将他所余的温柔给到眼前这个不计得失、无怨无悔爱他的女孩——他,真的很努力了。

“那当然,怎么能让你内疚呢。”严若兮开心的笑了。

“离午餐时间还有两小时呢,要不你送我去机场吧,我们在机场吃午餐,然后我去贵宾室休息,你再回来上班,好不好?”喝了两杯咖啡,严若兮看了看时间,有些发愁的说道。

“我们去买菜,去我家里做饭。”莫里安招来服务员买了单,起身牵起睁大眼睛发呆的她,一手拖着她的行李箱,慢慢往外走去。

“eric,我……我不会。”在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时,严若兮却说出一句想让自己咬舌头的话。

“不过、我……”严若兮用力的抓了抓头发,试图挽救些什么。

“我会。”莫里安转眸看着她微微笑了笑。

“哦,那多不好。”严若兮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今天你先做,我回b市后就去报厨师班,下次我过来看你,做给你吃。”

“好啊。”莫里安轻轻点了点头,心里不禁涌上一阵淡淡的暖意——若兮,是真的全心全意的爱着他、为着他。

这样对她,是不是太不公平?

这个时候做这样的决定,是不是有些过份?

莫里安握着若兮的手微微一紧,脚下的步子不自觉的慢了下来。

“那我们是先回去放行李呢?还是先去……”

“eric,你回来了。”

若兮还沉浸在要去莫里安家里的兴奋中,一个沉静冷然的女声,打断了她的说话。

若兮抬起头来:是那日与许诺在姻缘树前见过的女子——一脸的淡然沉静、一身的傲气优雅,比之那日初见,身上多了些许的淡然、少了些许的伤感。

她是?

严若兮只觉得眼皮微微跳动,转眸看向莫里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