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9全心为她

Chapter9 全心为她

“恩,那边的工作结束了。”莫里安微微笑了笑,坦然问道:“过来公司有事?”

林允儿的眸光从他和严若兮牵着的手上微微扫过,脸上略显不自然的笑了笑:“Marry说有事找我,我来这里等她。”

“那你先去,再见。”莫里安点了点头,侧头对严若兮说道:“先去菜场买菜,行李就放在车上,拿上拿下的麻烦。”

“哦,好。”严若兮点了点头。

“Eric,不介绍一下吗?这位小姐?我们在哪儿见过?”林允儿抬眼欲往咖啡厅里走,咬咬下唇,终是忍不住问出了声。

“是吗?”莫里安的神色只是淡淡的:“林允儿,大中华区以前的行政经理;严若兮,我女朋友。”

“严若兮……”林允儿听他毫不掩饰的介绍,脸色不由得一阵黯然,眸子沉然的看着严若兮,低声重复着她的名字。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严若兮微笑着将手伸向林允儿。

“你好,我先进去了。”林允儿伸手与她轻触了一下,没有再看莫里安,转头往‘阿卡’里面走去。

“走吧,再晚来不及做饭了。”莫里安轻瞥了严若兮一眼,拖着她的行李箱大步往前走去。

“哦,好。”严若兮下意识的回头看了林允儿一眼后,回身快步追上了莫里安。

“你刚才碰到Eric了?”Marry看着林允儿低声问道。

“恩,他身边那个女孩子比许诺还年轻。”林允儿边搅着咖啡边轻声说道。

“许诺还好是嫁出去了,否则以现在这一身的丑闻,哪里还有人敢要。”Marry轻轻摇了摇头,看着林允儿说道:“就算她的身世让人同情,可男人都是现实的动物,只在乎你干不干净,可不在乎你为什么不干净。”

林允儿不由得微微一愣,握着咖啡勺的手不禁轻轻抖了一下。

“Lucy,这是我的喜贴,本来寄过去就好,想想我们也许久没见面了,所以约你出来。”Marry说着,将一张大红喜贴推到林允儿的面前。

“就结婚了,恭喜恭喜。”林允儿接过喜贴,连声道喜着,心里却是一片酸涩。

“喜什么呀,反正这个年龄了,凑和着嫁呗。我可不像你,条件这么好,可以一直挑下去。”Marry的脸上一片无奈的笑意,看着林允儿说道:“不过我说允儿,以你的条件找什么样的找不以啊,干麻非在一颗树上吊死了?”

“允儿,Eric我看就算了。严若兮是亚太区总经理Frank的掌上明珠,这次Eric在亚太呆了半年回来,连Anna都不放在眼里了,听说总部可能会有架构调整,Eric的权利可能会越来越大。”Marry停下搅动咖啡的手,看着林允儿诚恳的说道:

“所以允儿,你也别傻了,有合适的就嫁了吧。爱情这东西,咱们经历过就好,指望开花结果,真是太难了。”Marry摇了摇头,看着桌上那大红的喜贴,向来现实的她,不禁也有些伤感起来。

“Marry,你婚礼那天我一定会到,今天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林允儿淡淡的笑着,依然的优雅中,浓浓的落寞看着让人心酸。

“你快去忙吧,我也要上去了。婚礼那天,你提前一点儿到啊。”Marry忙笑着点头应道。

“好的,再见。”林允儿拿了喜贴和包,与Marry招呼过后,起身往外走去。

转身之后,脸上的笑容慢慢敛下,看着天空里灼人的日光,心里竟生出一股苍凉之感——她以为:那段感情、那个人,她已经完全放下了。

只是为什么,在看到许诺的新闻时,情不自禁的就想起他:可又在为她担心了?

为什么,在看到他时,还会慌张心乱?

为什么,在看到他牵着那个女孩的手时,仍会心酸难过?

所有的决心、所有的放下,似乎都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变成一个难题——Eric,你真的很残忍,就算没有许诺,你都不肯给我一点机会。

林允儿,你三十岁了,真的等不起了啊。

林允儿抬起眼,迎向明亮得让人流泪的光,心里的灰心失意,几乎要打跨她所有的自信……。

偶尔听到朋友约你吃过饭

无心的一句让我听了心酸

我以为都以过去

却落得心痛不已

原来是骗了自己

那些曾经和你去过的餐馆

那些曾经和你的灯火阑珊

没有了你的陪伴,我真的不敢

回忆轻易把我放翻

……

“允儿,今天晚上回家吃饭吗?”

“回来。”

“那好,妈妈煲好汤等你。”

“谢谢妈妈。”

林允儿环抱起手臂,阳光下的冷意,让她觉得自己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

第二节:莫里安,我们结婚吧

莫里安家里。

“嫩肉粉递给我。”

“这个吗?”

“不是这个,白色瓷罐的那个。”

“哦,给你。”

“盐没了,柜子里有备用的。”

“装哪儿?”

“蓝色瓷罐。”

“Eric,为什么你不在这些个罐子上贴上标签呢?”

“你见过哪个主人家的调料需要贴标签的?”

“这个……我比较习惯贴标签,我的图纸全部是分类贴好标签的。”

“那你贴吧。”

“我真的贴了啊,下次过来,我就用得着了。”

严若兮发挥她给建筑材料分类的兴致,去莫里安的书房找了标签纸过来,给每个罐子都贴上了标签。

看着她坐在高椅上,半趴在操作台上认真的样子,莫里安的眸光微微闪动着——她这个样子,看起来让人觉得很温暖。

“怎么?不好看吗?”严若兮见莫里安看着她,不禁皱起眉头看着罐子上的标签。

“没有,挺好。”莫里安微微笑了笑,低头继续自己手里的工作。

“真的吗?不管啦,反正就这样贴了,反正……以后也是我用,对不对?”严若兮继续发挥着自来熟、脸皮厚的特点,已经自动自发的把自己当成了这里未来的女主人。

“你确定?”莫里安不禁好笑,轻挑眉梢,斜眼看着她。

“那个……我有信心。”严若兮的目光不禁有些躲闪——她确定?

她其实并不能确定,她只是想多给自己一些信心——在离开M国的时候,他说:他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

可是,他从M国回到B市,看了她工作的地方和住的地方后,一共两小时都不到便离开了;

她来S市后,除了第一天缠着他一起吃了个晚饭,而这晚饭也是在谈合同中渡过的,而后她便去自己循着地图去了海边一个鲜为人知的建筑群,然后便进入了日夜不知的测绘中。

赶着进度完成测绘和整图,累极之后在酒店睡了一整个晚上,一大早便退了房、拎着行李直接去了他的公司——而他,正为许诺的新闻而担心着。

所以,只有那句‘我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的话,似乎给不了她更多的信心、而她又不能象在新加坡一样,成天的粘着他。

不确定的感情、加上两个城市的距离,她的信心,真的不多。

只是,在离开的最后时刻,他终于邀请她到他的家里、他最私人的地方,算不算,也是一种进展?

是不是,她的信心真的可以再多一点?

“你还要不要我帮忙麻。”严若兮转眸看向莫里安,明亮的眸子不再躲闪——努力的追自己喜欢的男人,有什么好躲的。

“继续。”莫里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眸子里微闪着淡淡的包容。

“喂,别揉我头发,都是肉味儿!”严若兮大叫一声,用力的捉住他的手,看见上面的肉粉,不禁哭笑不得。

“继续。”莫里安将打好的鸡蛋和筷子递给她:“打散了,这个会吧。”

“会的。”严若兮用力的点了点头。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不算太默契的合作,依然让人感觉到温暖与和谐——这样的相处,让严若兮对自己与他的未来,不禁多了份期待。

“若兮,忘掉她,我会痛。”

“Eric,会痛就不要忘啊,你把她放在心底存着就好了。”

“Eric,你如果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我可以把这一点点变成很多很多。”

严若兮看着穿着条纹围兜的莫里安,在灶前忙碌的样子,帅气而温暖——没有很多很多的爱,只有一点点的喜欢,她愿意。

“Eric,你相信我,你的喜欢对我来说,就足够了。”严若兮从背后抱住了他,将脸紧紧贴在他的后背上,轻轻的说道。

莫里安的身体不禁微微一震,低下头看着她缠在自己腰间的手,眸子里一片复杂。

“Eric,我好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严若兮轻轻的说道。

莫里安慢慢关了炉火、慢慢的将锅里的菜盛到盘子里,然后拉着她缠在腰间的手,慢慢转过身来,看着她轻声说道:“若兮,最近公司会有些变化,这件事情过去后,我们——结婚吧。”

严若兮突然睁大眼睛看着他——只觉得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愿意吗?”莫里安低头抵着她的额头轻声说道。

“当然愿意啦!”严若兮的大眼睛一直眨巴着,似是不敢相信这事居然是真的:“Eric,你捏捏我的脸,我想知道我有没有在做梦?有没有幻听?”

“严若兮,你这个傻瓜。”莫里安低下头,在她的唇间用力的咬了一口。

“哎呀,疼啊!”若兮快速的伸手捂住唇,明亮的大眼睛一瞬不眨的看着他:“Eric,我愿意!”

“安心等我处理完手头的工作,我们再仔细商量。”莫里安看着她轻声说道。

声音里柔软的暖意,不算太温柔,却足以让严若兮感觉到满足——爱一个人,不过是想和他在一起:如此而已。

“Eric,真的,好开心好开心,怎么办?”严若兮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闪亮的眼睛里一片喜不自胜。

“吃饭了,一会儿你洗碗。”莫里安伸手在她的额头重重的敲了一下,不知道是叹息她的没出息、还是叹息她如此轻易的满足。

“吃饭了吃饭了。”严若兮象只快乐的小鸟一样,轻快的走到餐桌边,主动盛了两碗饭,将其中一碗放在莫里安面前后,看着他情不自禁的又傻笑起来。

“严若兮——”莫里安无奈的喊了一句,嘴角也情不自禁的染上了淡淡的笑意——他从未见过她这样不知矜持、不知掩饰情绪的女孩子。

虽然简单了些,却依然不失可爱与温暖——或许,这样的简单,正是自己所需要的。

所以,看着她在买菜时候的兴奋、看着她认真的趴在操作台上写纸贴、看着她将身体温柔的靠在自己的背上,他真的没有办法,利用与她的婚姻,来转移媒体对许诺在与他关系上的依依不饶。

这样就够了吧,与她相处、带她回家,就够了。

他在心里承诺过她——给她该有的尊重、给她尽可能的呵护、他在爱许诺之后所余的温暖与温柔,全部给她。

餐后,果然是严若兮主动洗碗。

“我虽然不会做饭,洗碗还是很熟练的。”严若兮边收拾碗筷边说道:“伯安最讨厌洗碗,所以我们家的碗都是我洗呢。”

“是吗。”莫里安帮她将碗收拾到洗碗池,对她说道:“我先去洗个澡,身上的油烟味儿太重了。”

“哦,你去吧,不用管我,我保证你出来的时候,厨房已经是干干净净的了。”严若兮抬眼笑眯眯的看着他。

“当然。”莫里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转身往卧室走去。

看着莫里安的背影,严若兮只觉得心里涌起一股满满的幸福;此刻的她,和他如此亲密的同处一室,就象——一家人一样。

推开窗看天边白色的鸟

想起你薄荷味的笑

那时你在操场上奔跑

大声喊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那时我们什么都不怕

看咖啡色夕阳又要落下

你说要一直爱一直好

就这样永远不分开

我们都是好孩子

异想天开的孩子

相信爱可以永远啊……

莫里安洗完澡出来,看着严若兮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她这样的年轻、这样的快乐,即便穿着围裙在厨房忙碌,却怎么看都不像主妇。

她就有这种本事,可以在任何时候,保持这种轻俏的少女模样,像一个快乐的精灵一样。

严若兮用洗手液洗了手后,脱掉围裙转过身,看见莫里安正抱臂靠在巴台边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大声喊,我爱你你知不知道。”严若兮快步的跑到他的身边,将手臂圈在他的脖子上,快乐的说道:“Eric,我太开心了。”

“你一身的油烟味儿都弄我身上了。”莫里安伸手圈住她的腰,看着她低声轻笑着。

“哎呀,那可怎么办呢?”严若兮收回手放在鼻子上用力的闻了闻——果然很重的油味儿呢。

“去洗个澡吧。”莫里安笑着说道。

“可是我的衣服都在车上也。”严若兮皱着眉头看着他,用力吸了吸鼻子,闻到他身上好闻的肥皂香味儿,只得点头说道:“好吧,车钥匙给我,我去拿行李。”

“你先去洗吧,我去拿行李。”莫里安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伸手拍了拍她的脸后,转身往门外走去。

“哦,你帮我整个儿拎上来就好了。”严若兮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他没告诉自己,浴室在哪边呢:“浴室在哪儿?”

“你右手边的卧室里面。我这里平时没什么客人,所以只有一间浴室,东西都是我平时用的,你凑和着先用。”站在门口的莫里安,边换鞋边说道。

“哦,好。”严若兮轻应了一声,见他出门后,才进去他的卧室——和伯安的卧室完全不同,异形的空间设计、大块的抽像图案,很有些康丁斯基的抽像风格,既充满想象、又满带温柔。

就象,他的人一样:有时候难以琢磨得让人抓狂、有时候又温柔得让人沉醉。

严若兮从卧室的写字台上抓起纸笔,在纸上快速的画着整个房形的构图——这间卧室的设计,当真是很有特点。

莫里安刚把严若兮的行李从后备箱拎出来,便感觉到两道隐蔽的闪光灯自右斜方闪过。

莫里安的眸色微微沉了沉,不动声色的拖着行李箱往回走去——步子不急不徐,从容而优雅。

“若兮,箱子我放在房间里了,你洗完了自己出来拿。”莫里安看了一眼桌上的构图,不由得轻轻的笑了——职业敏感,原来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她这是看到房子,就手痒着想画图呢。

“好,谢谢。”严若兮高声应着:“Eric,我那张放在书桌上的图你给我扔了。”

“好。”莫里安沉声应着,拿起来看了看后,又放了回去。

莫里安回到客厅,打开电脑看着下午的新闻,许诺专访的热度,已被一个明星结婚的消息压了下来,大家的关注点已经有所转移。

但对于案子本身的讨论,却由得奖期初的赞誉、及表现手法的分析,急转直下的全变成了抵毁和质疑——尤以B市媒体为重。本地媒体除了部分跟风的,将B市媒体的评价原文转载过来、还有部分以标题博眼球的网站,依然用他与许诺的往事来做话题。但以TX网媒为主的主流媒体,仍然是客观公正的评价。

莫里安仔细的看着下面几条被置顶的评论,眸色不由得一片沉暗——

“这次的创意,在现代科技的运用上并不出色,取胜的关键点在于用古老的画面抓住了外国人的眼球,仍然有以旧、以老博眼球之嫌。——南山居士”

“虽然创意的链接很新颖,但在国内看来,并不算出色;反而是外国人没见过我们更好的创意作品,倒让这并不算上乘的案子占了先机。——优兰子”

“这样的作品怎么会得国际大奖呢?整个画面拼凑严重,第一篇里的大碗茶、长城画面的运用,同我市前年的冬奥会宣传片相同,显然是抄袭;第二篇里的三地商务,来自于某手提电脑的广告创意,显然也是抄袭;第三篇更绝,明明就是某公路赛车的宣传片原样照搬麻,这也叫创意?真是笑掉人的大牙了。——匿名评论。”

“Eric,在看什么呢?”严若兮边用毛巾擦着头发边问道。

“新闻评论。”莫里安沉声应了一句后,皱着眉头盯着屏幕,想了想,拿起电话给顾子夕打了过去。

“B市媒体的评论你看了吗?”

“已经在处理。”

“你知道是谁?”

“市里的人,当时他们相拿许诺的创意给另一个广告公司做,被拦截了下来,所以上头人吃了暗亏,想要扳回来。”

“需要多久处理完?”

“我这边有些复杂,至少两个月。”

“好,你按你的进度。”

“专业评论方面……”

“我来安排。”

“谢谢。”

“……不用。”

莫里安挂了顾子夕的电话后,不禁觉得一阵恼怒——她差点儿连命都丢了、她连姐姐清醒的最后一面也没见上,就是为了这个片子。

不说她有多伟大,是为了祖国争光;起码她在敬业上头,是少有人比得上的。

现在拿到这个成绩回来,却要受到这样的抵毁,让人如何不对这些人、这些事,感到气恼和灰心。

“有人要整许诺吗?”严若兮拉过电脑,快速的看了一遍那些措词尖锐的评论后,不禁也皱起了眉头。

“虽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这种做法却让人心冷。”莫里安恼声说道。

“那我们做正面评价,把这些都压过去。你让亚太的所有市场部的同事都来评论——我们有了全世界范围内的声援和支持,他们几个连名字都不敢留的,成得了什么气候。”严若兮霸气的说道。

莫里安抬眼看向她,不由得失笑:“若兮,没看出来你脑袋还管用呢?”

“喂,说什么呢。”严若兮的脸不由得微微一红,娇嗔着说道:“你可知道,建筑设计师资格证,是世界上最难考的证之一啊,你以为我混过的呀。我不过是在追你的是时候笨一点儿罢了。”

“哦?”莫里安的眸光微暗,转过眸去不再说话。

“好了,你处理事情吧,我准备一下要出发了。”严若兮知道他现在的心思在许诺身上,心里虽然有些微微的酸涩,却也愿意去理解他。

“恩。”莫里安点了点头,拿起电话给Frank打了过去——他的想法,与若兮的不谋而合。她虽然单纯不懂事,但在处理事情的针对性和敏锐性上讲,倒是被Frank和伯安熏陶不少,足够的犀利、也足够的霸气。

安排好网络评论后,严若兮也收拾完了行李:

“我该走了。”严若兮抬腕看了看时间,看着莫里安说道。

“恩,是差不多了。”莫里安点了点头,伸手将她的行李箱接在手里,拿了车钥匙与她一起往外走去。

“你安排好了?要不你忙,我自己打车走。”严若兮看着他轻声说道。

“安排好了,我守着电脑也做不了什么。”莫里安伸手拉住她的手,看着她认真的说道:“若兮,许诺有你这样的朋友,她很幸运;有你这样的女孩在我身边,我也很幸运。”

“那你就好好珍惜我吧。”严若兮也不客气,大方的笑纳了莫里安的夸赞。

“当然。”莫里安的眸光微暗,俯下头去沉沉的吻住了她……

“Eric,我……”

“若兮,谢谢你……”

温柔的辗转里,是他对她这样理解的感谢、是他无法爱上的歉疚、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好女孩所能给的温柔和宠爱……

第三节:许诺,姻缘签的灵验

三天后,来自于亚太约十五个国家(地区)的专业评论文章,自各国的专业媒体发布出来,本地各大媒体转载后,一时间对B市部分媒体的质疑声,一浪接过一浪。

同时,一封关于B市文化部文部长的举报函,也通过非官方媒体、很凑巧的曝光了出来。

而莫里安与一名外籍女子,在家里约会长达五小时的新闻,也从某个角度蹦了出来,一时间,对于许诺与莫里安关系的猜测,又增加了抹神秘的色彩,而大多数评论者,更倾向于:他们是一种类似师徒、而高于师徒的关系。

在这样的背景下,对她专业能力的表现,有了更全面的认识和理解。

顾子夕看着这样的新闻,拿起电话,却又放了下去。

“我后悔了,我后悔你知道吗!”

许诺那时绝望的话又响起在耳边。

“火化的时候,你、拦着她。”

“你拦吧,我怕是拦不住的。”

那时候,连他都绝望得只能让这个男人来劝她。

他有多爱她?爱到她无条件的信任、爱到他但凡想放手的时候,会放心把她交给他。

或者,他的存在,会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许诺是放弃了多爱她的一个男人而选择了和他在一起,他怎么能不加倍珍惜。

顾子夕仍然小气得没有打电话过去说谢谢,却将电话拨给了许诺——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顾子夕无奈的笑了笑,打开微信,给她发去了一段消息:“许诺,今天的报道呈一面倒的趋势,因为舆论的压迫,关于文部长的举报案子,也破例提前进入了调查期。可以放心,一切都很顺利。”

发完信息后,顾子夕便放下电话,打开了视频,连接了顾氏的证券部——

几个散户大老的私人信息全部收集齐后,今天会将手中的股票全部放出去,所以今天他必须全程关注。

品尚公司,许诺办公室。

“那些评论都是你安排的?”许诺站在窗前,边看着窗外的绿意景致、边讲着电话。

“不是,是亚太给每个区市场部布置的作业,不仅对你这一篇,对另两个亚州国家的也有评论,会在下周陆续发布出来。”电话那边,莫里安淡淡笑着。

“好吧,看来我得打电话感谢若兮了。”许诺话中有话的说道。

“她说,她是你的朋友。”莫里安的声音微沉。

“所以,替我对她好一些。”许诺眸色一暖,声音轻轻的低了下来。

“最近身体还好吗?什么时候去检查?”莫里安低声问道。

“还好,还有两周做第一次产检。”许诺低头轻抚了一下小腹,声音微微发紧着:“莫里安……”

“别怕,又不是第一次当妈妈。”莫里安暖暖的笑着,声音里隐隐的涩意,只有他自己知道。

“顾子夕说,不管结果怎么样,他都要留下来。可是、可是……莫里安,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许诺轻轻咬了咬下唇,低低的说道:“我有些乱了,都不知道该问谁。”

“对我,你无须顾忌。”莫里安低声说道:“这件事情,第一,我们都相信结果是好的;第二,你必须听顾子夕的,不能自作主张,听见了吗?”

“……”

“许诺,在听我说话吗?”莫里安沉声喊道。

“我、我知道了。”许诺低声应道。

“一定记住我今天说的话。”莫里安认真的说道,在听见她的回应后,语气突然一转:“我还等着当干爹呢。若兮说,她要当阿姨的,我说这辈分岂不乱了。”

“喂,莫里安,你求婚了吗?”许诺一愣,心里一阵酸涩、一阵暖意、一阵喜悦……

“有这个计划,只是这阵子有些忙。”听见她不再紧张的声音,莫里安似乎轻轻的吐了口气。

“有计划啊。”许诺轻快的说道:“还不知道人家若兮同不同意呢,可别太自信了哦。”

“放心吧,我们做策划创意的,连求婚都不能成功,就真不用混了。”莫里安强作轻快的说道:“我这边有个电话,先挂了。记得保持愉快的心情、记得我干儿子或干女儿有消息了第一个通知我。”

“知道的。”许诺轻轻点了点头。

挂了莫里安的电话后,许诺慢慢走回到坐位上坐了下来,回想着莫里安说计划要结婚的话,心里不禁久久不能平静——‘经之营之,不日成之’这是若兮的姻缘签。

若兮,终究还是等到了。

‘奉子之助,伉俪情深’,这是她的姻缘签——这个子,是肚子里这个宝宝吧。

姻缘签,竟真的是灵的。

“所以,你要好好的。”许诺低头对着肚子小声说道。

在看见顾子夕的信息后,想起他昨天晚上半夜还在打电话安排的事情,便即去与黄宪打了招呼后,去了他新的办公室。

许诺推开顾子夕办公室的门的时候,顾子夕办公室的会谈桌上——林晓宇、洛简、钱端、陈升、财务部老方,每个人都对着电脑开着视频,神色间一片凝重而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