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1去看蜜儿

Chapter11 去看蜜儿

“看我妈咪?”顾梓诺整个人下意识的戒备了起来:“为什么?”

“她陪了你爹地十年、抚养了你五年,我想去谢谢她。”许诺的眼圈不禁一红,声音有些微微的发颤。

“可是你不喜欢我妈咪。”顾梓诺眼神里一片黯淡。

“感谢和喜欢,是不一样的。”许诺低低的说道:“顾梓诺,许诺从来不撒谎,对不对?”

顾梓诺看着她苍白的脸、早已没有初见时候神彩的眼睛,情不自禁的一阵心软:“好吧,我带你去。”

“谢谢你。”许诺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慢慢的站起来,牵着顾梓诺的手往外走去。

“你还没吃晚餐,小宝宝会饿的。”顾梓诺睁大眼睛看着她。

“哦,好,我们先吃晚餐。”许诺的声音微滞,慢慢的转身,与顾梓诺一起回到餐厅——她真是糊涂了,手上牵着的这个大的、肚子里那个小的,都是要按时吃东西的呢。

许诺,你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不能再任性了;许诺,再没有另一个许言来照顾你了,你必须照顾好自己和孩子们。

许诺盛了饭递给顾梓诺,两人在餐桌前坐下——只是,满桌都是她喜欢的菜,她却完全没有食欲。

“许诺……”顾梓诺有些担心的看着许诺。

“菜很好吃。”许诺勉强笑了笑,夹了一筷子菜在碗里,逼着自己吃下去。

“恩。”顾梓诺点了点头,边吃边悄悄的看着她——是因为她死了姐姐吗?她有好久都不笑了,他有好久都没看到过她开心了。

和爹地在一起,她也不开心。就和我没有了妈咪一样,我也没办法开心起来。

顾梓诺低头吃饭,情绪也不由自主的低落起来。

傍晚,顾子夕办公室。

“根据现在的成交量和排单情况,明出800万,我们自己再拉升一下;将价格下拉到下跌4%,应该会有批量资金入场;下午的时候,我们手上能出的货,看放量情况,能出多少是多少,用分批慢出的方式,不影响市场的警觉性。”

“连同今天的趋势,是在正常下跌通道里,我们努力救市的表现手法。”

“后天,客户手上的份万全部出掉,我们手上所有的帐户资金全部启动,能够买回大约800万的份额,依然救市,但杯水车薪,肯定是救不了的。”

视频那边,乔恩和顾朝夕都在现场。

“在大局不变的情况下,按原计划进行。”

“朝夕安排财务总监这两天一直跑银行、你自己明天来一趟我这边、后天回法国,动静越大越好。”

“员工方面,这一周时间,都不允许放假,制造出公司没事的假像,直到曝出新闻,再全体放假,重新做员工安置方案。”

“这些安排,有没有问题?”顾子夕对着视频说道。

“没问题,都准备好了。”顾朝夕沉静的说道:“明天大跌后,我这边会发一组维稳新闻,稿子你让洛简提前发给我。”

“好。总裁办公室的楼层、证券部的楼层,晚上的灯都不要关了。”顾子夕想了想,又交待着说道。

“我明白,这边有人过来,我先挂了,视频会先关掉,任何情况,邮件联络。”顾朝夕说着便挂了电话。

“或者是顾东林、或者是无人,他们开始坐不住了。”钱端沉声说道。

“这出戏,到这里所有的演员才陆续登场。他们的出场,只会让这出戏更逼真而已。”顾子夕淡淡说道。

“确实。”陈升点了点头,对顾子夕的操控能力,越发的认可起来——比之当年他的父亲,更有远见、手段也更见狠辣。

“大家喝杯咖啡提提神,一会儿还有大量的数据要处理。”顾子夕和大家招呼了一声后,回到办公桌后面,拿起电话给许诺打了过去:“吃晚饭了吗?”

“正在吃。”

“顾梓诺呢?”

“他也在吃。”

“你们两个……还好吗?”

“挺好,你忙吧,不用担心我们。”

“好,我和顾梓诺交待过了,今天天气不好,就不下去散步了。”

“恩,好。”

“许诺,你先休息,那件事情,等我回来,我们再聊。”

“好。”

“乖,再见。”

“再见。”

听见电话那边,许诺的情绪还算平静,顾子夕这才略略放心,起身回到会议桌旁,与大家一起喝咖啡、看数据,等待着顾氏那边的消息。

顾氏。

郑仪群站在顾氏办公楼,现在顾氏还在用的10层楼中,有三层是整层的亮着灯,其它楼层也有着零星的灯光。

这幢大楼是顾氏在业绩最好的时候,由顾东南亲自督工建造的,在当时来说,18层的楼高,已经是S市的地标性建筑;灰色毛砖的外表,在刚刚沿海华丽大量运用大理石的建筑风格里,也算是独树一帜;整体设计的方位、造型,也暗合中国的风水学说的旺宅元素。

而建成这些年来,顾氏的发展确实越来越好。

只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下坡路的呢?

顾东南去世的头五年里,企业的运转还是顺顺当当的。后来子夕做CEO的那一年,公司的业绩几乎追上了顾东南生前的最好时光。

子夕与东林的股份之争,将公司推到了最危险的境地,在公司元气大伤的情况下,子夕又全力拓展海外业务,资金便一直没有顺过来。

之后公司形势便急剧下滑,子夕更是无心经营,将全副精力放到海外业务上,而将公司全部转给朝夕。

他这样的安排,是套现撤手?还是真的无心经营?

若是套现撤手,他就忍心让朝夕一夜之间,由顾氏大小姐变成一个负债的破产者?又或是,这只是他们姐弟联手演的一出戏?在这出戏落幕后,子夕再将钱转回给朝夕。

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顾东林已经没有公司的股份,他最多也不过逼得自己娜10%的股份变成废纸而已——若只为此,他又何必用整个顾氏去赌?

子夕,你真的长大了,妈妈虽然看得出你这局棋要下到何处,却不知道你的目的。

子夕,你是我儿子、你更是一个生意人,这样的布局,除了套现、除了把妈妈逼成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妈妈真是想不出对企业发展有任何益处——一个几十年历史的老企业、不比一个新成立的公司更容易运作吗!

郑仪群沉沉叹了口气,凝眸仰望着这幢承载着顾家几十年风雨、几十年争夺、几十年感情的大楼,心情却与这大楼的外观颜色一样,一片灰色的沉暗——风风雨雨几十年,除了顾氏的名字依然响亮外,这幢大楼早已被淹没在各种新式材料的新型建筑中。

而18层的楼高,在现在处处都是摩天大楼的S市,早就如小矮人一样,早没了初建时的气势——硬插在这座现代感极强的都市中央,颇有些怀古的味道。

难道,这楼要被时代所抛弃了;而顾氏,也要被儿子所抛弃吗?

郑仪群只觉得心里阵苍凉,从楼顶的霓虹上收回目光,快步往大楼里走去。

“妈。”顾朝夕一脸疲惫的看着郑仪群。

“到什么地步了?”郑仪群的目光从还在忙碌的证券部员工的身上一一扫过——这样紧张的氛围,又不象是故做出来的。

“今天已经拉了两个点位起来,我已经让景阳汇钱过来了,银行那边我们继续磨着,应该能撑过这一波。”顾朝夕伸手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沉声说道:

“这两个月行情虽然不好,但一直也这么稳着没有太大的波动。昨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跳空涨起来,虽然带动了成交量,却让那些大佬们看到了出手的机会,今天出手的全是大单,我们拼尽资金,也只能拉到现在这个程度。”

郑仪群拉过顾朝夕的电脑,将数据快速的看过一眼后,对顾朝夕说道:“股市最易受消息面的影响。最近那个女人的新闻太多,不仅国内的、还有国外的,她之前做的案子也都被翻了出来。”

“原本这对我们是个利好,只是我们的颓势太久,让大佬们没有信心了,趁着这个机会出手,倒让这个利好变成了利空。”

郑仪群看着股价和成交量的变化,有些操作的痕迹,却又不是特别明显。因为想不通顾子夕这样做的理由,所以还是一厢情愿的把现状归结到市场上去。

“可能是的,没想以这个女人有这么大的能量,这次倒是害苦了我们。”顾朝夕的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想着在内部拉动后的跟单情况,或许还真有几分那个女人的功劳呢。

“乔恩。”郑仪群突然对证券部长喊到。

“夫人。”乔恩立即抬头看向郑仪群。

“调出那几个大佬的资料,我明天去拜访他们。”郑仪群沉声说道。

“这……”乔恩下意识的看了顾朝夕一眼——郑仪群当真是有经验,这个时候砸钱是没用的,阻止大佬们抛货,是最直接和最有效的办法。

“怎么?有困难?”郑仪群的目光一片凛厉。

“这些资料我得找交易所去调,我们这里肯定没有;第二,客户资料是保密的,交易所也很难拿出来。”乔恩谨慎而官方的说道。

“别和我打官腔,内部操作手法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事。”郑仪群的脸色一片沉冷,看着乔恩冷冷的说道:“大小姐没经验,你在证券部这么多年难道也没经验?为什么不告诉大小姐要这么做,看着她把钱全部砸进去?”

“我倒要怀疑你的动机。”郑仪群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半倾的身体,让人感觉到十足的压力——似乎,十年前那个在商场上与顾东南一起叱咤风云的女强人,又回为了。

“乔恩和我提过,我也看过证券交易法,这是违规操作,被人发现了后果很严重,所以我没有让他这么去做。”顾朝夕淡淡说道:“现在公司这种情况,大家都拼尽了全力在撑着,你不要在这里添乱。”

“规则是给不懂的人用的。”郑仪群冷声说道:“乔恩,你明天拿到这些资料给我,有什么后果我承担。”

“好的,我去想办法。”乔恩点了点头。

“朝夕,你继续筹钱,先将股价撑着,我同时去找这几个大佬,如果能说服他们不抛售,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你再联系子夕看看,看能不能让他老婆再接受媒体访问,顺便把顾氏的产品推广一下,以增加股民对我们的信心。”在公司这样危机的时刻,郑仪群完全掌控了事情的走向。

顾朝夕只是眸光微闪,轻轻点了点头:“好,我去安排。不过,你也小心,别让顾东林知道你的计划,我怕——他会坏事。”

“我做事不用你来教,你们努力吧,我先走了。”郑仪群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顾朝夕看了乔恩一眼,沉声说道:“几个大佬的资料,你在后天给她。”

乔恩慢慢的点了点头:“好。”

“继续做数据。我下去给大家买些晚点上来。”顾朝夕说完,便拿了钱包转身往外走去。

“子夕,刚才是妈过来了。”

“是她?”

“要找散户大佬,要你老婆发新闻力挺顾氏。”

“呵,脑袋还好使呢。”

“散户的资料,我让乔恩后天给她。你老婆的事我就不管了。”

“恩,你去安排吧。”

“再见。”

挂了顾朝夕的电话,顾子夕的眸光不禁微亮——在关键时候,她还是以前那个郑仪群:有能力、有手腕、有头脑,比那个顾东林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郑仪群,我们母子三人若能一条心,凭什么要怕那个顾东林?又凭什么需要你以嫁给他的方式保住顾氏?

现在没有你,我一样拿下顾氏;没有你,我也一样让顾氏以另一种方式经营得更好。

顾子夕拿起手边的咖啡杯,沉眸之间,喝了两大口后,又将注意力全部放到了数据中。

“爹地,许诺要去看妈咪,她的样子很不好,我不能拒绝。”

收到顾梓诺的消息,顾子夕猛的站了起来。

“总裁,什么事?”林晓宇不禁也站了起来,紧张的看着他。

“子夕?”才听他和朝夕通完电话便这样,一向老成持重的钱端不由得也紧张了起来。

“家里有点事,我先回去一下,你们继续,我大约一小时后回来。大家困了就先眯一下,还有两天要熬呢。”顾子夕转身到办公桌前拿了车钥匙后,便快步往外走去。

市区公墓。

七八点的模样,天还算不是沉黑,但在墓地这样的地方,被风吹起的树梢忽啦的响着,有股特别凄凉的感觉。

站在艾蜜儿的墓碑前,看着她的眸光流转的、微笑纯然的照片,心里一阵酸涩的难过。

“妈咪,许诺来看你了。”顾梓诺的声音带着轻轻的哽咽。

“蜜儿,对不起。”许诺伸手拂去她脸上的灰尘,将手停留在她脸上,低低的说出了这一句后,眼泪便大颗大颗的滴了下来,久久的,没有再出声。

“许诺……”顾梓诺担心的看着她。

许诺轻轻收回自己放在墓碑上的手,慢慢的在台阶上坐了下来,将整个头都埋进了膝盖里:“顾梓诺,我想在这儿坐会儿。”

“好,我们一起陪我妈咪。”顾梓诺被她的哭泣给绊动了情绪,吸了吸鼻子,眼圈也红了起来。

“好,我们一起陪你妈咪。”许诺低低的说道。

第一次见到她,是一个坐在宝马车里的高贵妇人,出尘又忧郁,让她有些惊为天人;第二次见到她,是她们的相互认识,她的眼里有痛,而自己却骄傲的转身走掉。

后在来别墅见到她,那样华丽的宫殿、那样出尘的美丽,让她嫉妒又自卑着。

一切想起来,似乎都是安静美好的她、又似乎都在昨天——而真实的,却是下午广播里冰冷的案例:一个被劫持后,心脏病发死去的可怜女人。

“蜜儿,原谅我的存在,给你曾带去的伤害……”

“蜜儿,你爱子夕,没有他便没了命;而我爱子夕,没了他,我一样可以活下去;你,是真的比我更需要他,而我,却没有把他让给你。”

“你说,是爱情更重要?还是生命更重要?”

“你说,我是不是太自私、太恶毒?”

“蜜儿,你照顾梓诺这么好,我却从来没有真心的感谢过你,想来,我真是一个不知感恩的女人。”

“所以蜜儿,我只能对你说对不起,对不能请你原谅我——你怎么能原谅我呢,一个抢走你丈夫和儿子的女人。”

“我们这辈子、到下辈子,可能都不能和解……”

许诺抬着泪眼,慢慢的抬起头来——顾子夕高大的身影,就在眼前……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