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2温暖感觉

Chapter12 温暖感觉

厚厚的云层,将天突压得很低,让整个墓地的气压,看起来越发的低沉而阴冷,顾子夕的眸光看在艾蜜儿墓碑的照片上,眸底涌动着隐隐的情绪——她的离开,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于她自己、于他来说,都是如此。

“回家吧。”顾子夕将目光从墓碑上收回来,看着眼睛红肿的许诺,心里只有低低的叹息——她的矛盾,他又何尝不懂。

“你前妻的事情,你没有错,许诺也没有错,我相信她有一天会明白,男人的两难,也需要女人的包容;我也相信你一直明白,她不是在怪你,只是怪命运给她出了这道难题。”

这是接许诺回来时,季风说对他说的话:他在爱情和责任里两难;她在爱情和道德里两难。

而她此刻的痛,是在失去许言后,对生命的另一种领悟。

“就算给我们每个人机会重新来过,结果也还是如此。”顾子夕在她的身边慢慢的蹲了下来,看着她温柔的说道。

“如果不是遇到我,她的生命,或许会不同。”许诺扭头看向艾蜜儿的墓碑,低低的说道:“如果我多些包容、多些同情,或许,会不同。”

“结果是一样的,她要的,我给不了,和你无关。”顾子夕伸手将她拉了起来,看着她苍白的脸低声说道:“回家吧,要下雨了。”

许诺看着艾蜜儿的笑脸,沉默良久,才轻声应道:“回家吧。”

顾子夕一手牵着儿子、一手揽着许诺,三人慢慢的往前走去。

“下雨了!”

刚走出停车场,斗大的雨点打落下来,让顾梓诺一阵惊呼。

“走快些。”顾子夕弯腰将顾梓诺抱了起来,一手揽着许诺的腰,快步往里走去。

“好大的雨。”许诺抬头,雨势便如瓢泼般倒了下来,瞬间将他们淋透。

“快进去。”顾子夕搂着她,一路小跑起来。

站在单元门口,紧拥在一起的三个人,头发、衣服都滴着水。

“都打湿了。”顾梓诺伸手拍拍顾子夕满是水的脸,又扭头看看雨水顺着头发往下滴的许诺,便伸出小手去拨她被雨水贴在眼睛上的头发。

许诺慢慢闭上眼睛,让他将自己的头发顺利的拨开后,脸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依然湿碌的一片。

“我们脸上都是水。”顾梓诺软软的说道。

“回家洗澡,别感冒了。”顾子夕用力搂紧了许诺,声音也有些嘶哑起来——他要的幸福,也不过是一家三口这样的在一起:伤心也好、淋雨也好,在一起就好。

“顾梓诺睡了?”许诺洗完澡出来,看着顾子夕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旋转玻璃前,便轻声问道。

“恩。”顾子夕转过头去,将手伸向许诺:“过来,我们一起坐儿。”

许诺看着他,眸色微暗,慢慢的走了过去,将柔软的小手放进他的大手里,在他的身边轻轻的坐了下来:“几点去公司?”

“不去了。”顾子夕握着她的手,与她一起看向窗外大雨淋淳中霓虹变幻的夜、看着对面摩天大楼里映出的都市繁华,纷杂的思绪慢慢平静下来。

“那天的情况,可以说给我听吗?”许诺轻声问道。

“恩。”顾子夕扭头看着她还算平静的脸,轻轻的说道:

“我和梓诺在机场的时候,看到圈子里有发现场视频,所以当时就通知了张庭赶过去,我和梓诺到的时候,那个女人正拿刀逼着她,那时候,她已经吓得只会哭了。”

“救下她时,她的心脏曾一度停跳,急救之后,撑到救护车来。”

“送到医院后,她的心脏已经极度衰竭,我是在她从急救室出来后离开的,我想:如果许言的手术顺利,她大约能等到我回来……”

说到这里,顾子夕沉默了一会儿,转头看着许诺说道:“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你进手术室的时候,她就去了。”

“朝夕说,她最后说,让梓诺认妈妈……”

许诺的身体不由得微微一震,手下意识的将顾子夕的手紧紧的抓住。

“于她来说,我有负于承诺,却无负于爱情;我想,到最后她是明白的。”顾子夕握紧了许诺的手,沉眸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许诺,她的命运不会因为你的包容和同情而有所不同;她选择面对爱情和生活的态度,注定了她现在的结局。我们谁都无法改变。”

“谁知道呢……”看着窗外越来越大的雨,许诺的声音一片低沉:“若她还活着,或许我仍然讨厌她;只是她死了,我又觉得自己错了好多。”

“你没有错,你只是想爱得有把握一些,仅此而已。”顾子夕伸手将她的头揽进自己的怀里,低低的说道:“许诺,过去的不要再想了。”

“乌倩倩一家人,后来怎么样了?”许诺轻叹了口气,低低的问道。

“出事那天,是乌倩倩行型的日子,所以她母亲有些发狂了。她父亲被秦蓝举报后双规,经常收受贿赂属实,现被判五年刑期。”

“她母亲劫持蜜儿,是因为精神错乱,将当时准备出门的蜜儿当作她老公的情人了;后来朝夕安排了起诉,她老公的情人又去作证:证明她有精神障碍、有发病史。后神科检测,也确实如此。所以这个案子也就不了了之了。”

“乌倩倩一家,就是这样了。”顾子夕低低叹了口气,看着许诺说道:“他们一家人,算是因果循环的报应吧。”

“一杯红酒惹下的祸,可见凡事不能逞勇斗狠才是。所以蜜儿的死,即便没有你,也还是受了我的牵连。”许诺沉沉的叹了口气,情绪一片低落。

“你这是怎么啦?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顾子夕拍了拍她背,低声说道:“就邬倩倩那性子,就算没有这件事,也还会有别的事成为导火索;这事情里,还有一个秦蓝,为了拿到资源,他更是不择手段。你以为是一杯红酒的事情,其实是一个权利与利益搏奕的结果。”

“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你现在情绪不好,何若把所有的事情都往身上揽。”

“你说得都有道理,只是正好在他们权利与利益的搏奕里,把我这个小卒子牵扯了进去,怎么着,也无法置身事外了。”许诺低低的叹了口气,将头靠在顾子夕的怀里,声音里有着淡淡的伤感与落寞。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相偎在一起,看着窗外大雨瓢泼的激烈、听着雨打窗棂的热闹,唯有他们之间,一片沉静。

“该去睡了。”许久之后,顾子夕收回看雨的的目光,对许诺轻声说道。

窗外雨势不减,初秋的雨里,空气里多了丝凉意,许诺从顾子夕的怀里坐直了身体,伸手抱着手臂,转头看着顾子夕:“公司的事情很紧张吧,我去陪顾梓诺,你还是过去吧。”

“不用了,和他们说好了,有事情会联络我。”顾子夕拉着她站起来,牵着她的手一起卧室走去:“太累了,想抱着你休息一下。”

许诺被他牵在手心的手,下意识的握紧了一下。

顾子夕微微笑了笑,握紧她的手一起回到房间,拥着她在怀里,慢慢闭上眼睛。

许诺自他怀里转过身来,双臂圈在他的腰间,将脸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似乎又回到单纯相爱的时候——只是爱着,不想其它。

顾子夕加重了拥着她的力度,一只大手自然的抚在她的小腹上,那样的热度,随着他的大手穿透她蜿蜒疤痕的肌肤里面,让人感觉到妥贴的温暖。

“宝宝会喜欢爸爸这样的大手、喜欢爸爸这样的温度的。”许诺低声说道。

“所以你要和宝宝一起好好的,不要老是胡思乱想。”顾子夕将下巴轻抵在她的头顶,柔声说道。

“恩,好。”许诺轻应着,慢慢闭上眼睛,依在他的怀里安心睡去——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对他那么的任性之后,依然只有在他怀里的时候,她才安心。

半夜时分,顾子夕在许诺完全睡着后,才悄悄的起床,回到书房,打开电脑与还在办公室奋战的同事们连线。

“顾总,所有数据都已经出来了,要现在发给您吗?”乔恩看见顾子夕上线,立即说道。

“发过来吧。”顾子夕点了点头。

“OK。”乔恩快速的将数据发了过来:“您先看,我继续测试明天的交易数据。”

“好。”顾子夕接收了文件后,对自己办公室的钱端和陈升说道:“钱老、陈老去我办公室休息;晓宇在桌上趴一下,洛简继续。”

“等你看完数据,确认没问题后我们再去休息。”钱端说道。

“不用,看完后有问题,我让洛简去喊你们。没问题,你们就明天早8点再起床即可。”顾子夕边打开数据边说道。

“那好,我们就先去了。”钱端这才点了点头,取下耳机后合上了电脑。

而林晓宇则看了一眼洛简,并没有去休息的意思,顾子夕也没有再催她,继续看着乔恩发过来的报表。

大约半小时后,顾子夕对乔恩说道:“数据没有问题,不是刻意去查,看不出操作的痕迹。”

“OK,我用虚拟数字测试了明天的交易,波段和股价都可以控制。”乔恩对顾子夕说道。

“好,那就这样,大家都休息吧,保证有弃足的精神应对明天的行情。”顾子夕沉声说道。

“OK没问题。”

“顾总放心。”

各人应下之后,便摘下了耳机,关上了电脑。

在午夜的1点,的总裁办公室、顾氏的证券部、总裁办公室、财务部,才刚刚将灯光熄灭,各人在原地拼了沙发、椅子,沉沉睡去。

顾子夕摘下耳机,合上电脑后,起身回到房间,轻手轻脚的上了床后,伸臂将许诺揽进怀里,和着她有节奏的呼息,疲惫的睡去。

“许诺!”顾子夕睁开眼睛,突然感觉到怀里空荡荡的,心下不由得一惊,掀开被子就冲了出去。

“你起来了。”许诺的声音从开放式厨房传来。

顾子夕打着赤脚站在那里,看着一脸沉静的她,心里的慌张这才慢慢放了下来,慢慢走到她的身边,伸手轻拥住她:“怎么起这么早?”

“给你们做早餐。”许诺抬头看他:“你几点去公司?来得及吗?”

“8点30,来及得。”顾子夕暗自吁了口气,低声说道:“你慢慢做,我换好衣服来帮你。”

“好。”许诺点了点头。

顾子夕想了想还是说道:“以后起床和我说一声,我刚才被吓到了。”

“好。”许诺轻咬下唇,低声应着。

“我去换衣服。”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转身后,不禁也笑了——这还是他吗?他真的也快神经衰弱了。

看着他紧张之后的放心,许诺的眼圈微微的发红着——他给她的爱,比她想象的要多得多;他对她的包容,是她在无数次的退缩、任性之后,还紧握着她的手。

“顾子夕,谢谢你的不放手。”许诺转过身去,从面包机里拿出烤面包,闻着那样浓浓的面包香味儿,心里涌上一股关于和家有关的暖意。

许言,我该继续努力的,是吗!

“做三明治吗?我要帮忙。”顾梓诺闻到面包香,便跑了过来。

“可以呀。”许诺笑着,将烤好的面包拿到顾梓诺面前,并将黄油放在桌上:“帮我涂上黄油好,我来煎蛋。”

“好。”顾梓诺有模有样的戴上一次性手套,将黄油涂在一片一片的面包上,然后平摊着放在大的餐盘里。

顾子夕则将炸好的火腿和生菜夹起来一一放了进去,然后重新放进面包进,烤成一个汉堡式的夹层后拿出来,用刀切成三角的形状——美美的自治三明治就成功了。

做完这些,许诺的荷包蛋刚刚煎好——金黄的颜色,看起来相当的有食欲。

“还有绿豆冰沙、银耳燕窝也好了。”许诺拉开冰箱,将冰好的甜品拿了出来,并拿了冰块打碎后洒了进去。

“早餐真丰盛。”顾子夕帮顾梓诺脱下手上的一次性手套,将叉子递给他后,笑着说道。

“好香,许诺越来越棒了。”顾梓诺看着许诺,眨巴着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想了想说道:“许诺有小宝宝了,所以变温柔了。”

“我……”许诺看着顾梓诺,不禁有些语结——他这算是接受她了吗?愿意和她这样随意的说话?

“她是为你变温柔的。”顾子夕对着顾梓诺说话,眼睛却看着许诺,嘴角的笑意一片温柔。

许诺的嘴角轻扯了一下,半晌之后才轻声说道:“我为你们变温柔,有顾子夕、顾梓诺、小宝宝。”

“谢谢老婆。”顾子夕站起来,俯身在她脸颊上轻吻了一下。

“谢谢……”顾梓诺也站了起来,只是话说了一半却又被哽住了——喊她妈妈,似乎是件很别扭的事情,虽然他现在已经不讨厌她了、虽然那天危急的时候他也喊了出来。

“我永远是你最好的朋友,我们拉过勾的。”许诺慢慢的坐了下来,看着有些犹豫的顾梓诺,柔声说道。

“谢谢许诺。”顾梓诺捧着她的头,在她脸子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不用谢。”许诺轻轻低下头去,泛红的眸子里,充满着喜悦——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他们一直都在身边。

一顿早餐,顾梓诺虽然别扭着不肯喊妈妈,三人之间却再无芥蒂,看着许诺和顾梓诺都慢慢的走出亲人死亡的阴影,顾子夕的心里涌起阵阵暖意。

感谢老天,在那样绝望的时刻他没有放手,否则怎么会有今天这样的温柔。

雨下了一整夜,清晨的空气里,满透着清新和凉意,让人不自觉的想大口呼吸这样的好空气。

“爹地、许诺,再见。”顾梓诺在看见老王的车后,朝许诺和顾子夕挥了挥手,转身快步往车上走去——依然是将背挺得笔直的小绅士模样,步子里却多了份轻快的味道。

“再见。”顾子夕和许诺朝他挥着手,看着他上车、看着车子缓缓的开走。

两人同时从顾梓诺的身上收回视线,温暖的眸子看着彼此,嘴角都慢慢的噙起了温柔的笑意。

“许诺,这样,很好。”顾子夕伸手将她的手紧紧握住,低沉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喜悦。

“顾子夕,谢谢你,一直牵着我的手到现在。”许诺轻咬下唇,平静的声音里,是对他真诚的感激——爱情,真的需要坚持。

而她,差一点儿放手。

“只要你还在我身边,一切都是值得的。”顾子夕侧头在她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牵着她的手往车上走去。

愿我们一切为爱所受的苦,都是值得的。

顾子夕温柔的笑着,帮她扣好安全带后,发动车子,迅速往公司开去——今天,等着他的还有一场恶战。

但对未来,他似乎是越战越勇——他想,那是因为有她在身边,爱情的力量,他从来都没有低估过。

“今天我不去你公司了。”许诺说道。

“为什么?”顾子夕问道。

“因为,我有自己的工作啊。”许诺微微的笑了。

“好。”顾子夕眯着眼睛笑了,打转方向盘,往‘品尚’公司的方向开去。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