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3夫妻默契

Chapter13 夫妻默契

“不用送我上去,下班我去你那边。”许诺拉开车门,一只脚跨了出去,又转回头来对顾子夕说道。

“好。”顾子夕也推开车门下了车,抬头看着矗立在高楼林立中,显出几许沧桑感的顾氏大楼,心里却是一片平静。

“这边的事了了,品尚就搬去新公司那边办公吧。”顾子夕看着许诺说道。

“这是你和黄总要沟通的事情,我不参与。”许诺微微笑了笑,顺着他刚才的视线看向被雨洗过的顾氏办公大楼——

烟青色的外墙,在雨后仍然灰暗的天空里,显出几分压抑的沉闷来;出入的都市白领们,依然如故的行色匆匆着,除顾氏的人外,没有人能看出这幢曾经辉煌、也曾经负债的大楼,正面临着怎样的风暴。

她不知道顾子夕花了大半年的功夫筹划这次的事情,其中有几分胜算、又有几分危险,但在商业上,她总是信任他的——从她知道商场上有顾子夕这个人开始,还没看到过他的败绩。

即使是与顾东林的股份之争,顾氏当时已经的摇摇欲坠,他仍然能险中求胜。

她想,她对他是真的有信心的。

“顾子夕,我先上去了,你去忙吧。”许诺将视线从大楼上收回来,给了顾子夕一个温润的笑容。

“下班我来接你。3点以后我不忙。”顾子夕凑唇在她脸上轻吻了一下,看着她转身快步往大楼里走去——沉稳的步子与挺直的背脊,少了过去飞扬的轻俏,是经历过生死别离之后的成熟与大气。

许诺,终于雨过不一定就是天晴,但只要你愿意面对,我们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在许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大楼里后,顾子夕才重新回到车上——只是,还没发动车子,便看见了快速走来的郑仪群。

顾子夕的眸光微转,重新拉开车门走了出来。

“公司的现状你应该很清楚,你居然过门而不入?”郑仪群一脸恼意的看着他。

“正因为现在的情况很清楚,所以我才更需要撇清关系。”顾子夕冷冷的说道:“万一有什么事,搭在我身上了呢?”

“你——”郑仪群见他一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的样子,不由得一时气结。缓了好一阵,才能顺利说话:“这是你爸爸生前辛苦打下来的江山,你就这样看着它跨下去?作为顾家的长子,你对得起你爸吗?”

“你当年为了顾东林而对不起我爸;我爸为了你又郁结生病;我现在为了许诺而无心打理公司;看来,我们顾家人除了朝夕外,都将感情看得大于一切;也所以,顾氏交给她管理是最合适的。”顾子夕看着郑仪群,淡淡的说道:

“你放心,朝夕是我姐姐,我不会看着她出事而不管,我已经让财务部打了款给朝夕、银行那边我早上也会打招呼,能贷多少贷点儿出来;我能做的,也仅限于此了。”

“市场的颓势太久、股民没有信心也很正常;上游的供应商我开年才梳理清楚,可年后又出现顾东林抢客户的事——没有客户就卖不出去货、卖不出去货就没有回款、没有回款就不能按时给供应商结算、不能按时结算我们的采购排期就要往后拉。”

“这个道理你比我懂。究其源头,不过是去年的股权之争伤了元气、今年顾东林抢走顾氏的客户,损了顾氏的渠道、断了顾氏的资金链。”

“所以郑女士,我爸的这个基业,可真是拜您所赐啊。”顾子夕说完,听见电话响起,便转身拉开车门上了车。

“子夕,你是我儿子,你有多大能量我清楚,只要你出手,顾氏这一关一定能过去——所以,你怎么样才肯出手?”郑仪群伸手抓住车门,看着顾子夕沉声说道。

“和顾东林离婚、去我爸坟上给他道歉、去给辛姨道歉。”顾子夕拿起电话看了一眼后,抬头看着郑仪群冷冷的说道。

郑仪群看着一脸冷意的顾子夕,突然感觉这个儿子竟是如此的陌生——就算在他们母子关系最差的时候,她也没有过这种感觉:只是在现在,看着这个自己一手带大、一心为他的儿子,她心里突然生出一股惧意来。

他恨她,居然恨了这么多年了。

她与他父亲、顾东林之间的所有纠葛,他原来都清清楚楚。

郑仪群慢慢的松开抓着车门的手、慢慢的往后退去。

“你不插手顾氏,或许我能多帮一点,你若插手,那就不好说了。”顾子夕意有所指的扔下这句话后,发动车子快速往外开去。

“子夕,你就这么恨我吗?”郑仪群看着顾子夕绝尘而去的车,穿着高跟鞋的身体,不禁有些摇摇摇欲坠。

抬头看着这暴雨过后,依然阴沉的天空,郑仪群努力的挺直了背脊,转身大步往办公楼里走去——六寸的高跟鞋有节奏的踩在大理石的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依然有力。

“他说你若不管,他可以考虑更大的支持。”顾朝夕看着郑仪群说道——原本的穿衣风格,在这几年已经改为宽松的亚麻风格,而在顾氏开始出现资金危机时,她又换上了习惯的职业套装。

想来,无论她嫁给顾东林目的如何,对于爸爸创下的这份家业,她还是有感情的。

想到这里,顾朝夕冷冽的眸色里,多了几分柔软。

“这次危机的源头在于几个散户大佬的集体抛售;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与这几个散户对奕,他的支持有什么用?不过是破产的时候负债表上加上他的名字而已。”郑仪群冷冷的说道:“客户资料准备得怎么样了?”

“乔恩已经过去了,我在等他的消息。”顾朝夕见郑仪群这边说不通,便也不再费口中舌,拿了电脑和文件后,便径直往证券部走去。

郑仪群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也拿了电脑与她一起往证券部走去。

听着她有节奏的高跟鞋声音,顾朝夕不禁微微皱眉——她在现场,要怎么操作?

顾朝夕走进证券部后,看着员工都看着她,便淡淡说道:“先查一下后台排单情况,一切等乔部长回来再操作。”

“好的。”两个员工了然的点了点头,扭头看向自己的电脑,专心操作不再说话。

顾朝夕看着电脑,想了想,又拿起电话给乔恩打了过去:

“乔恩,情况怎么样?”

“恩,好,我等你回公司。”

顾朝夕放下电话对坐在自己对面的郑仪群说道:“乔恩明天可以拿到股民资料,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拜访。”

“明天……”郑仪群不禁皱起了眉头。

“今天应该撑得过去。”顾朝夕微沉声说道:“不过,子夕对他那个老婆宝贝得很,不肯松口让她接受采访。你看,你是不是亲自出马去谈谈?”

郑仪群的眸色一沉,冷声说道:“那种女人,你让我开口去求她?”

“我的母亲大人,你真是离开商场的时间太长了,以你的身份,和她谈判还用得着求?”顾朝夕看着郑仪群瞬间冷下来的脸,不由挑了挑眉梢,低声说道:“妈,公司都到这地步了,只要对挽回有帮助的事,我们都得去做不是?”

“如果我去有用,我早就去了。可当时那交易是我和亲自出面谈的,她心里对我讨厌得很,所以子夕也不让我找她了。如果真要借她的势头给顾氏打一剂强心,还只有你出马了。”

郑仪群沉眸看着她,半晌,才淡淡说道:“那我就走一趟吧。”

顾朝夕的眸子微亮,迅速说道:“她现在18楼办公,因为怀有身孕,所以子夕不让她工作太长时间。所以可能只是来打个卡就走了。”

“恩。”郑仪群轻应了一声,打开电脑开始看文件,也不说是不是现在就过去。

顾朝夕在心里沉吟着,打开内部对话系统,给顾子夕发了信息过去——她现在证券部办公室,我让她去找你老婆,否则没办法开始工作。

“收到。”

顾子夕只回了简单的两个字,顾朝夕便关了系统,开始看昨天晚上的数据。

品尚公司。

许诺在处理了几封邮件后,便拎着电脑去了黄宪的办公室。

“许诺你来了。”黄宪看着她笑咪咪的说道。

“恩,国内的几个客户,确定名单我已经E—mail给您。三家跨国公司,我也已经和负责人电话联络过,他们会在这周将需求的全审案、过往的创作风格、企业气质报告发过来,这样我再决定接哪家的单。”

“而下周‘创意与时尚’的杂志拍片也已经完成,虽然到下下周才会发行,但业内这个是通的,我们谈判的余地还是挺大的。”许诺边说边将工作进度表递给黄宪。

“这两周以拍片和确认合同为主,下周以客户拜访为主。”许诺看着黄宪说道:

“服务于顾氏的团队,是不是可以撤了?我看他们最近也不可能有钱做单子,这是我们最好的创意团队,我想用来接国际的单。”

黄宪原本低头看她的工作进度表,在听到这最后一句话时,不由得猛的抬头看向她:“我说小许,你也太现实了吧,那是你老公的公司呢?”

“现在已经不是了。”许诺淡淡的笑了:“从生意的角度来讲,没钱赚的单当然没必要维持,在客户关系上,找个人继续维护就行了,主力我需要全部撤出来。”

“我和子夕商量一下再决定,等你单子完全签下来的时候,可以给你准信。拜访新客户方面,让张玲做你助手。”黄宪伸手扶了扶额头,看着她说道。

“好的,那我通知她的工作内容变动了,最近我确实有些力不从心了。”许诺笑着摇了摇头:“我这未老先衰呢。”

“你现在是孕妇呢,和大多数孕妇比起来,已经很强悍了。”黄宪笑着说道。

“黄总没别的事,我就先回办公室整资料了。”许诺的眸光微微黯淡了一下,合上放在黄宪办公桌上的电脑,轻声说道。

“去吧,累了就早些下班。”黄宪点了点头。

“也没有那么夸张。”许诺微微笑了笑,抱着电脑转身往外走去。

“许经理,有位郑女士在你办公室等你。”刚走到公共办公区,万三三便快速走过来,拉着她悄声说道。

“顾氏的郑女士?”许诺心里不由得微微一紧。

万三三还没回答,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许诺拿起来看了一下——是顾子夕。

想必,他也知道了。

许诺吸了口气,朝万三三点了点头,边接起电话,边在公共办公区域坐了下来:“喂。”

“郑女士下来找你了。”

“恩,刚刚知道,我从黄总办公室出来,同事告诉我了。”

“是想借你现在的知名度为顾氏做广告。”

“你的意思呢?”

“她在证券部,乔恩和朝夕没办法工作。”

“我明白了。”

“敷衍一下就行了,或者让她到我这边来。”

“我知道,我先过去了,总不能让长辈等久了。”

“许诺……”

“恩?”

“你不需要委屈自己。”

“……你不需要担心我,我很强悍的。”

“去吧。”

“再见。”

许诺放下电话,看着一脸紧张的万三三,微微笑了笑:“没事的。”

“哦,那我先去工作了。”万三三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后,还朝许诺这边看了几眼——看来大家都知道,这个豪门婆婆,对她这个代孕媳妇儿并不待见。

许诺摇头苦笑着,抱着电脑快步往办公室走去。

“你好。”站在门口,许诺伸手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对背对着自己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的郑仪群打着招呼。

“好。”郑仪群慢慢转过身来,看着许诺淡淡应了一声后,便直接说道:“我有事和你说。”

“或者我们去楼下咖啡厅更合适?”许诺快步走了进去,将电脑和文件放在办公桌上后,转身看着郑仪群说道:“毕竟这里的办公室,是办公的地方,你我之间的关系,无论谈什么,这里都不太合适。”

现在站在郑仪群面前,较之从前,许诺的身上少了几分傲气与倔强,多了几分沉静与从容。

果然是在有了事业上的成就和男人的呵护之后,这个社会最低层、一身污点的女孩子,慢慢自信了起来。

郑仪群在心里冷冷笑了笑,看着她淡淡说道:“楼下‘听语’简餐厅,我先过去。”

“好。”许诺点了点头,送她到电梯口后,转身回到了办公室——听顾子夕的意思,是不想让她去顾氏的证券部,以破坏了今天的交易。

既然这样,就和她好好儿谈谈吧,总之也是瞧不起的,最多被鄙视两句好了。

许诺微微笑了笑,之前略微紧张的情绪,慢慢的放松了下来——果然是有任务在身的时候,她的状态是最好的。

“我约了郑女士在楼下简餐厅谈事情,你们放心工作。”许诺给顾子夕发了信息后,便拿了件薄外套和手机,以及最近专访的一些杂志,转身往外走去。

顾氏。

“顾总,9点10分了。”林晓宇有些焦急的看着顾子夕。

“上视频,连接乔恩办公室。”顾子夕在收到许诺的信息后,脸上轻扯出一丝几不可见的笑意——许诺,向来都是遇强则强的个性。

看来,除了许言的事情不能碰触外,她已经没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操心的了。

“好。”林晓宇点了点头,立即点开了与乔恩电脑的链接:“乔恩,我是晓宇,可以了吗?”

“可以了,全面接通吧,我这边已经开始操作了。”电脑那边,现出戴着眼镜儿的乔恩。

“OK。”林晓宇点了点头,示意顾子夕和其它人打开会议视频系统。

乔恩共享过来的开盘信息,让大家精神为之一震——以昨天的收盘价开盘后,少量资金介入的情况下,大户的资金已经开始分批出货,包括乔恩自己手上的帐户,也用不同的ID开始有节奏的出货。

现在的盘面还涨了1个百分点,但后台的排单情况,已经相当的可怕。

“节奏拉慢一些。”顾子夕沉声说道。

“好的,我调整一下。”乔恩说着,便以间隔的方式,将后台的单撤掉了三分之一,这样稍后看起来,盘面不会过于难看。

“这个速度可以。”顾子夕看了看成交量——现在是9:20,由于开盘价格的影响,后台成交量相当的活跃。

顾子夕微微笑了笑,拿起手机写了信息给许诺发过去:“在聊什么?”

“我刚到,大约可以聊到上午收盘,你可以每半小时给我打个电话。”许诺的信息很快回复了过来。

看着这平常中带着俏皮的话,顾子夕能想象许诺现在的模样——多好,那个敏捷而慧黠的许诺又回来了。

顾子夕眯起眼睛,温柔的笑了,简单的回了一个‘好’字,心情是淡淡的喜悦。

听语简餐厅。

许诺去到简餐厅时,郑仪群正边喝咖啡边看杂志,显然并没有给她点饮料。

许诺微微笑了笑,快步走了过去:“您好。”

郑仪群这才抬起头来,朝她淡淡的点了点头,冷冷说道:“坐。”

许诺微微晗首,轻轻坐了下来,看着郑仪群问道:“您要和我谈什么?”

“应该和子夕通过电话了吧。”郑仪群开门见山的问道。

“子夕很少我和说家里的事。”许诺淡淡的说道。

“和你说也白说。”郑仪群鄙夷的看了她一眼,端起咖啡轻啜了一口后,冷冷说道:“子夕突然撤出顾氏,加上渠道不稳定,导致股民对公司失去了信心,最近股价跌得历害。”

“而你之前做过顾氏的策划,现在的行业影响力和个人热度也还不错,所以我希望你顾氏品牌策划人的身份,安排一次专访,让股民恢复一些对顾氏的信心,不会出现大面积抛售的情况。”

“若顾氏这次能起死回生,我也不再管你和子夕之间的事情。”说完这一句,郑仪群便定定的看着她,目光里仍带着隐隐的鄙夷。

许诺也不答话招手叫来服务员,点了一杯牛奶后,示意她继续——她的语气那么的理所当然,还带着浓浓的施舍意味。

这让许诺再次切身领会到这种一直高高在上的人,在她这种出身不好、背景不好、又有污点的社会下层人面前,有多大的优越感。

“难道子夕没教过你吗?在你最有价值的时候,一定要将这价值发挥到最大——现在是顾氏需要这样一次事件,你才有这样的机会;否则……”郑仪群下巴微抬,冷冷的说道。

许诺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热牛奶,在郑仪群说完后,轻轻说道:“涉及到顾家的事情,我做不了主。”

“有顾家给的撑腰,你还怕什么!”郑仪群冷冷说道。

“那倒是。”许诺低下头,想了想对郑仪群说道:“我家里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所以心情脾气什么的,都不太好,给子夕带去很大的困扰。”

“加上您和大小姐对我一直不满意,这让他很为难,所以选择在那个时候从顾氏撤出来,是希望我们夫妻的生活能够单纯些……希望我的压力小一些,不至于活得那么卑微。”

“他这个决定,让我很感动、也很内疚,但我却无力阻止他。虽然我不太了解顾家的事情,但我知道他对顾氏的感情很深,这样的决定,他其实也是很难受的。”

“所以我若能为顾氏做点什么,我想,多少弥补一些我自己的内疚吧——他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却无力帮他做些什么。”

许诺低着头,深深吸了口气,从手边将带下来的杂志推到郑仪群面前,诚恳的说道:“我想,我们先讨论专访的形式、内容、用哪家媒体,确定之后,我把专访稿的大纲写给您。”

郑仪群抬眸看她,心里不禁泛起一股异样的感觉——似乎,她和蜜儿确实不同:她并不在乎她的承认、也不在乎顾家的地位,她之所以这么做,只源于对子夕的感情。

这让她对许诺有些另眼相看的意味,只是那根深蒂固的门弟观,让她对许诺的出身,仍然不能接受。

当下伸手接过杂志,语气生硬的说道:“可以,但是不要告诉子夕。”

许诺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轻声说道:“不可以。”

“恩?”郑仪群不禁皱起了眉头。

“我是以顾氏创意负责的身份接受采访,而这个身份,恰恰是他的下属,他会知道我所有的工作安排。”许诺微微笑了笑,倾身向前,看着郑仪群说道:“您放心,我能说服他。”

郑仪群不禁面色微赫,低下头去,边翻看着杂志边掩饰着微微的尴尬与不悦。

“这三本是近期的最热门的杂志,销量、针对人群、消费者反应方面,我做过统计,您稍后看看我的分析,综合考虑一下,再做决定。”许

诺说着,拿起电话给万三三打了电话:“三三,我在楼下的‘听语’简餐厅,你把《微晰》、《广告人》、《日化创意》这三本杂志的消费者调查数据发给我,然后帮我把电脑送下来。”

“恩,是的,要全面的数据。”

“15分钟够了吗?”

“好,我等你,尽量快些。”

许诺放下电话,见郑仪群正仔细的看着三份杂志类似的宣传通稿,便轻声说道:“我在周五会拍D国《创意与时尚》的封面,封面软文,我也会提到顾氏的案例。”

“远水救不了近火。”郑仪群合上手里的杂志,抬头看向许诺:“这三本都没问题,你自己选一本就好。”

“您还是看一下数据吧,虽然我是做创意的,但接受采访也只是最近的事情,还真不知道,要达到您说的这种目的,什么样的杂志会更合适。”许诺看着她微微笑了笑,清雅的声音变得温柔起来:“原来恋爱的时候,子夕和我说过,您在商业方面的洞察力和敏锐度非常的好。他都自叹弗如呢。”

“是吗?他这样说过?”郑仪群不由得微微愣了愣。

“许久以前说过的。”许诺看着她似乎有些情动的样子,眸子不禁微微闪了两下。

“许久以前?应该是去年的事吧……”郑仪群淡淡说道,冷硬的眸子里,似乎多了些叫做温柔的东西。

只是,这也不过是片刻间的事情,在她的微微忡怅之后,神色便又冷了下来,看着许诺淡淡说道:“我们顾家人在这方面的能力,都不错。”

“是。”许诺轻声应道。

郑仪群抬腕看了看时间,有些不耐的说道:“还要多久?”

“我再催一下吧。”许诺也抬腕看了看时间,又拿起电话给万三三打了过去:“三三,好了吗?”

“好,可以,够了。”

“你知道的,我紧张。”

“快点儿。”

许诺敛着眸子挂了电话,捧着牛奶慢慢的喝着,也不再和郑仪群说话。

“你又怀了?”郑仪群突然问道。

“恩。”许诺捧着奶杯的手不由得微微一紧——这是她现在最怕的话题:因为她的疏忽,她根本不知道这个孩子是否会健康。

“这点倒是比蜜儿强。”郑仪群淡淡说道。

许诺只在心里低低叹了口气——她这是有多瞧不起自己呢。看来当初艾蜜儿的日子是真不好过。

两人一时间都不再说话,郑仪群一会儿给顾朝夕打电话、一会儿给银监会的熟人打电话、一会儿翻着手里的杂志,看起来很是忙碌。

许诺中间也接到几个电话,都是关于合作的事情。

听她在谈合同以及专业问题时的专业与自信,郑仪群不禁多看了她两眼——如果抛开出身不谈,她的年轻和气质,倒是能吸引子夕的那种。

许诺打完电话后,正好看到万三三正往这边走,便立即站了起来,对郑仪群说道:“我去拿电脑。”

“去吧。”郑仪群淡淡点了点头。

许诺快步走出去后,在餐厅外面与万三三碰头后,两人又聊了会儿她才进来——这时的时间已经是10点,还有一个半小时收盘。

许诺不禁感叹,平时只觉得时间过得快;这会儿想要时间过得快些,它却又走得这么慢。

“您看看,这是三本杂志的数据对比。”

“这是消费人群对比,看起来,《微晰》的针对人群和顾氏最接近。”

“这是杂志销量对比,《广告人》的销量最好。”

“蓝色线条是消费者反馈,倒是《创意与时尚》的消费者反馈最好。”

“但是这个销量并没有进行分类分析,也就是,我们不知道这个销量数据里,有多少是纯消费者的购买、有多少是专业人士为了看创意而购买的。”

许诺拿着电脑,站到郑仪群的身边,打开文件后,将数据一一解释给她听。

“专业人士也要用洗发水。”郑仪群淡淡的说道。

“呃……”许诺翻动屏幕的手微微顿了顿,看着数据若有所思,半晌才说道:“对,无论他买杂志的目的是什么,他都可能会是产品的使用者。”

“不要被数据绑架了,商业有时候是需要直觉的。”郑仪群冷哼了一声,继续往下看去。

不知不觉中,十几页的PPT,许诺慢慢的讲、慢慢的磨,中间偶尔说些顾子夕的事情,竟也讲了近一小时。

顾子夕办公室。

“顾总,现在已经停牌,基本可以停止操作,下午开盘我再拉升一点,将盘面激活。”乔恩的声音轻快中带着凝重。

“好,我们先下线,你找时间做数据。”顾子夕点了点头,示意大家下线后,这才摘下了耳机,迅速的拿起电话给许诺打了过去——

“在哪里?”

“公司楼下,和一个客户谈合作。”

“快些结束吧,我现在有空,过来接你,一起午餐。”

“好。”

顾子夕甚至听见许诺声音里暗暗吐了口气的声音——缠着郑仪群近两个小时,真是为难她了。

‘听语’简餐厅。

“综合这些条件来看,您觉得哪份杂志比较合适?”许诺伸手扶了扶腰,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坐了下来——弯着腰讲了这一小时,只觉得有些难受了。

“微晰。”郑仪群果断的说道。

“好的,我下午就按他们风格做采访大纲,然后联系他们,做明天的采访。”许诺点了点头,将电脑合上后,看着郑仪群说道。

“恩,抓紧吧。”郑仪群收起面前的资料,放了500块钱在桌上后,便起身离开了——当真是一点儿客气都不讲。

许诺苦笑着摇了摇头,拿了个靠垫放在有些发酸的腰后,便给顾子夕打了电话过去:

“顾子夕,她刚刚离开餐厅,我不知道是否回公司。”

“谈了什么?”

“采访的事情,把杂志社定了下来。”

“你的计划?”

“你们的事情,不是明天出结果吗?我这采访就算安排了明天,也不可能这么快出稿的。”

“真要接受采访?”

“当然不,我和Averill那边签了独家的。”

“……”顾子夕不禁沉默。

“这样……是不是不好?”许诺稍稍犹疑。

“很好。”顾子夕在电话里低低的笑了。

“也算不上故意骗她,只是打个时间差麻。你们这边出了结果,她估计也没心情管我的事了。”许诺小声说道。

“恩,在餐厅等我,我过来接你。”顾子夕柔声说道。

“真的要来?我手上还有工作。”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现在上去赶一赶,应该来得及把耽搁的时间补回来。

“我先过来。”电话那边,已经传来顾子夕发动车子的声音。

“好。”许诺轻应一声便挂了电话。

懒懒的靠在沙发里,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又下起了小雨,同昨夜的大雨相比,这样的细雨霏霏,当然多了种温柔的感觉。

看着顾子夕将车慢慢的停进车位、看着白衬衣的顾子夕举着一把黑伞自细雨里走来,许诺的嘴角噙起一弯温柔的笑意,眸底,却有着淡淡的湿润——经过这么多事,他,依然如初……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