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4崩塌前夕

Chapter14 崩塌前夕

直到顾子夕走进来在她的身边坐下,许诺靠在沙发里的姿式也一直没变。

“只是谈合作吗?”顾子夕沉眸看着她。

“恩,她目的很明确。”许诺淡淡的笑了。

“你看起来很疲惫?”顾子强仍然皱着眉头。

“是容易疲倦的阶段。”许诺这才移动了一下靠在软垫上的身体,略略扭身,看着顾子夕说道:“现在知道疲倦了,以前其实都不知道。”

顾子夕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良久之后,才低声说道:“她和朝夕,或许永远也不可能接受你,介意吗?”

“我不想让自己活得那么累。”许诺轻轻摇了摇头:“其实,大部分时候,我只在乎我爱的人,他们怎么待我。”

“你爱的人,都很爱你。”顾子夕伸手拥了她一下。

“是。”许诺轻应了一声,沉默片刻后,抬眼看着顾子夕,低低的说道:“顾子夕,对不起。”

“说什么呢?”顾子夕微微皱眉。

“对不起,我只记得自己伤心,忘了你们会担心。”

“对不起,我伤心于自己没有了最亲爱的姐姐,忘了梓诺也没有了最亲爱的妈咪、忘了你没有了相伴十年的亲人。而那时候,你们还在担心我。”

许诺将额头轻轻抵在顾子夕的胸前,低低的说道:“顾子夕,我这么自私,你是怎么忍过来的。”

“或许,就因为有对你的担心,所以忘了还会有其它的情绪。”顾子夕沉眸看着她,低低的说道:“听到她走的时候,我的心也会疼,却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是不是,你再没有理由离开我了?”

“你自私于只顾自己的伤心、我自私于只在乎能不能留下你。”顾子夕拥着她的手臂微微用力,声音带着些让人心酸的嘶哑:“许诺,如果这自私能让我们不分开,我选择继续自私。”

“我们的爱情,竟然是用一次一次的灾难来成全的;顾子夕,以后无论如何,我再不提离开的话;以后无论如何,我都不再离开你身边——我再不愿看到,我们的身边还有什么灾难发生。”许诺抬眼看着他,眸子里的伤依然明显。

“好,再不分开。”顾子夕低下头,将唇轻轻的贴在她的唇上——良久,才慢慢的移开:“我们去车上。”

“我现在不过去你那边,下午还有工作。”许诺摇了摇头。

“工作慢慢做,我现在想和你在一起。”顾子夕伸手招来服务员买了单后,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去。

“那我上去拿些资料,去你办公室工作也行。”将手放在他温暖有力的大手里,许诺只觉得一股定定的心暖——他一直这样守在她的身边,无论她如何任性与无理,从未曾离开。

许言说——你遇到顾子夕,真不知道是福还是劫。

现在,是福是劫她都认了。

“怎么一直不说话?”顾子夕看她收拾文件的手停了下来,从她手上接过资料,看着她轻声问道。

“想我一直不够勇敢,我们的爱情,一直是你在努力。”许诺伸手拿了笔记本后,抬头看着他说道。

“那以后换你努力。”顾子夕微微笑了笑,看着她柔软中带着伤感的笑容,俯下头沉沉吻住了她……

“子夕,这里……”许诺微微的挣扎。

“恩。”顾子夕揽着她转过身去,用自己的身体将娇小的她全部遮住,只是这个温润的吻,却纠纠缠缠不肯放弃。

“刚才同事都看到了。”从办公室回到车里,直到车子发动了好久,许诺的脸还是一片通红。

“看到了吗?我怎么不知道。”顾子夕笑笑说道。

“以后你别去我办公室。”许诺伸手在他的大腿上用力的拧了一下,却又觉是手疼。

“好,以后在我办公室。”顾子夕伸手握住她的手,轻轻揉抚着,嘴角一片温柔而妥协的笑意。

“喂——”许诺抬眼看他。

“恩。”顾子夕回过头来,看着她时,眸子里一片温柔的喜悦。

许诺不由得转头看向窗外,不让他看到自己情不自禁的笑意。

看着窗外熟悉的街景,许诺让笑容凝结在嘴角——纵然已经是物是人非、纵然她失去了最最亲爱的姐姐,她还是要努力的去笑、努力的去爱、努力在每个阳光升起的日子,让自己充满能量。

许言,我记得我们曾说过,你和季风、我和子夕,我们四个人要一起去看樱花;你走了,我们四个人便再凑不齐了;

季风说,他要去你画过的地方走一遍;可我不想,我不想在那些地方,想起你画画的样了、想起你做梦的样子、想起你叮嘱我要早睡早起的声音。

许言,你总说我足够的勇敢,现在我才发现,我从来都不够勇敢;在你走后,季风可以在只有你的世界里,一遍一遍的回忆;而我,只能靠着紧握子夕的手,将对你的依赖重新寄于他的身上。

所以许言,如果这世界上真有灵魂的存在,我想让你给我更多的勇敢,让我可以笑着面对没有你的日子。

下午的时间,许诺在顾子夕的办公室做采访大纲——在这场大戏还没有落幕前,她必须把自己的戏继续演好。

大约1点30的时候,许诺便将大纲给郑仪群发了过去——郑女士,您看看提纲是否全面?是否能对顾氏产品达以提升的作用?我经验不足,等您的修改稿。

“这个十问题漏洞多多。”顾子夕走到她的身后,看着她笑着说道。

“很明显吗?”许诺抬头看他。

“对她来说不算明显。”顾子夕轻挑眉梢笑着说道。

“我估摸着也是。”许诺点了点头——在这个问题上,两个人倒也是颇有默契。

“所以有时候被人小看未见得是坏事。”顾子夕转到她身后,帮她揉捏着肩膀。

“不是才开盘吗?你怎么有时间?”许诺看着还在电脑前忙碌的几个高管,小声问顾子夕。

“还有30分钟全面放量,之后就会非常紧张,现在休息一下。”顾子夕低声说道。

说话间,洛简他们几个也放下了耳机,拿起手边的咖啡猛喝了一口后,站起来对顾子夕说道:“我们出去走动走动,一会儿回来。”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看见连钱端和陈升两个臆辈也开始喝咖啡,原本笃定的情绪,也自微微紧张。

“你坐下,我帮你按按。”在大家都离开后,许诺扯下顾子夕的手,拉着他坐下来。

“按得动吗?”顾子夕轻轻笑起来。

“又不是没按过。”许诺绕到他的身后,双后刚刚按上他的肩膀,便看见他脖子上那个深深的咬痕——在这许久之后,居然还那么明显。

“按不动?”顾子夕扭头看她。

“你那么笨,咬你的时候都不知道躲的。”许诺伸手轻抚着那个牙印,声音小的几不可闻。

“想让你的身体里流着我的血。”顾子夕只是轻轻笑了笑,站起来将她搂在胸前,温柔说道:“再说,别人看了就知道我家时有个悍妻,不敢乱动心思了不是!”

“喂!”许诺知道他在安慰自己,心里仍是内疚不已——自己居然这么凶残的,咬得他这么狠。

“说好了过去的事情都不再想了。”顾子夕揽着她边说边往休息室走去:“下午会很紧张,这会儿陪我躺一下。”

“好。”许诺乖顺的点了点头。

“这点和顾梓诺很像,就是犯错后就特别乖。”顾子夕笑着说道。

“哪儿有。”许诺嘟哝着,脱了鞋上床后,看着他说道:“过来我看看,怎么会留下这么深的痕迹呢。”

“留就留了,有什么要紧的。”顾子夕脱了鞋和外裤后,掀开被子躺在她的身边:“我咪一会儿,到时间喊我。”

“好。”许诺知道稍后的情况会非常紧张,便也不再说话。

“你也躺下。”顾子夕又睁开眼睛,大手在她的腰间拍了拍。

“我帮你看着时间。”许诺将腕表伸到他面前。

“无须,有定时。”顾子夕扯着她躺在自己的怀里,感觉到身体的温度与贴合后,这才重新闭上了眼睛。

许诺便也靠在他的怀里慢慢闭上了眼睛。

顾子夕准时醒来,许诺蜷在他的怀里睡得正沉。

“小猪。”顾子夕看着她安睡的样子,眸子里一片温柔的满足,俯下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这才起身整理好后,回到办公室。

“顾总,准备好了。”

“子夕,可以了。”

看到顾子夕精神奕奕的出来,几个人的表情既紧张又兴奋——准备了近一年的计划,成败就在今天一举了。

“好。”顾子夕戴上耳机,打开电脑,将前半小时的成交量和股价快速的看了一遍后,对着电脑那边的乔恩沉声说道:“开始,放量。”

“ok。”乔恩的声音也带着隐隐的紧张。

后台排出三个50万的单,十分钟后一一成交。

两个100万的单同时打出,分别于5分钟后、十分钟后成交。

盘面开始混乱,吸入和抛售交替进行,成交量陡然暴增,但已接近跌停的边缘。

盘面稍稍稳定,20万、30万、50万的单依次抛出。

500万的单猛然抛出。毫无悬念的,在收盘前1分钟,股价跌停。

“顾总,一切顺利。”乔恩发了消息过来。

“明天稍拉一下,不能跌停开盘。”顾子夕快速说道。

“已经准备好了。”乔恩点了点头。

“朝夕,你现在到我这里来,带两个保镖,路上注意安全。”顾子夕对另一台机子上的顾朝夕说道。

“我这就出发。”顾朝夕边说着,边摘了耳机,然后下了线。

“乔恩,让王磊(法务部部长)准备好破产申请的文件。”顾子夕对乔恩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接着,乔恩也摘下耳机下了线。

“朝夕,怎么会这样?”顾朝夕刚抓着包准备离开办公室,郑仪群便快步走了过来。

“他们出手太凶了,我们现有的资金根本就顶不住。”顾朝夕略显慌张的说道。

“我看了一下后台的交易量,几个大户,加上跟单的散户,一共是3000万。子夕打了多少钱过来?”郑仪群沉声问道。

“3000万。我们自有资金早就没有了,这段时间一直是空转,所以昨天撑着的也是子夕的2000万,他给的资金一共是3000万。”顾朝夕的脸色看起来有仓白。

“你这是要去哪里?”郑仪群似乎现在才看到她拿着包准备出门。

“去子夕那边,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这半年,我们用8000万的资金,稳住了2个亿的散股,现在市面上的资金应该不多了,如果我们能再拿8000万出来,应该可以稳住的。”顾朝夕慌张的说道。

“乔恩怎么说?”郑仪群问道。

“如果能有1个亿,肯定能稳住,而且还有赢面。”顾朝夕说道。

“公司到了这种地步吗?8000万还东拼西凑、现在1个亿也拿不出来?”郑仪群不敢相信的看着顾朝夕:“这几个月,你到底是怎么在做生意的。”

“你问我我问谁去?”顾朝夕烦燥的说道:“这几个月,除了给子夕公司的货在动,我们自己的渠道完全没动;道具公司、原材料公司的合同都逼着付款、银行贷款本息到期,这半年来能流动的资金,全用于股市的拉升,银行贷也冻结了对顾氏的贷款,没钱做什么生意。”

顾朝夕边快速往外走边对郑仪群说道:“你老公在用卑鄙的手段拦截顾氏客户的时候,你怎么不问?顾氏的股票不稳,他到处放消息拉低股价的时候你怎么不问?我到处找人筹钱的时候,你怎么不帮我去和银行打招呼?”

“现在到了最后关头,你来指责我怎么做生意的,指责子夕弃公司不顾。子夕的新公司才成立,毫不犹豫的打了3000万过来,他可没这个义务。”

“顾氏最后怎么样都不关你的事,你如果心疼你那点股份,报歉,我能力有限,真是没办法顾得到了。”

顾朝夕急燥的按着电梯门,电梯刚来,她便大步走了进去,留下被她说得无言以对的郑仪群——曾经叱咤商场的女强人,居然落到被自己儿女奚落的地步。

郑仪群不禁恼怒,不过见公司现在这般情况,心里却又着急——她个人的资产,在整个股市上头,不过是杯水车薪;而顾东林一心拆顾氏的台,当然也不会来救场。

郑仪群的脑袋飞速的转动着,片刻后便匆匆离开,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

“请问顾大小姐这么匆忙是要去找顾先生吗?他能有办法让顾氏现在起死回生吗?”

“请问顾大小姐,在这种情况下,顾氏是会选择退市、还是选择破产?”

“请问顾大小姐,是什么原因让顾氏的股票暴跌,是因为顾先生的资金撤离吗?”

“请问顾氏是否已经出现资金断裂的情况?顾氏还会救市吗?”

“请问顾大小姐,顾氏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日化企业,在令弟经营期间,业绩有目共睹,为何大小姐接管两个月,便出现资金断裂、股市暴跌的情况?”

“请问顾……”

顾朝夕快速往前走着,早等在外面的记者便也边跑边跟着,直到把她拦在车前。

顾朝夕站在车站停下,看着蜂拥而至的记者,沉声说道:“顾氏还在正常营业,不存在各位所说的资金链断裂、或破产之说。”

“也请各位股民对顾氏要有信心,我们现在只是遇到了一些困难,以顾氏这样的大企业,当然有办法渡过这个难关,当然,我们也需要广大消费者和股民的信任和支持。”

“大家对顾氏还有什么想了解的,请和我们的公关部联系,适当的时候,我们会召开新闻发布会。”

“抱歉,我现在有急事,先走一步。”顾朝夕说完后,便迅速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小丁,开车,去子夕那边。”顾朝夕冷声说道。

“好的。”司机小丁看了一下情况,猛甩一个盘子,加大油门一下子就窜了出去,很顺利的将那些记者给甩开了。

待到那些记者上了车后,他已经开出了老远。

“大小姐,他们会去顾总那边等着吧。”小丁从后视镜里看着那些记者上车后,并不急于追他,有些担心的问道。

“那也没办法。”顾朝夕冷哼一声,拿起电话给顾子夕打了过去:“我在车上,很多记者,我估计他们会去你那边堵着。”

“恩,我的新闻稿还没时间发,我先过来吧。”

“好,见面说。”

顾朝夕挂了电话后,伸手按了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将头靠在椅背上,轻轻闭上了眼睛。

“朝夕的电话?”许诺看着顾子夕问道。

“恩,你睡好了?”顾子夕点了点头,拉开椅子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跌停收盘,盘面情况很难看,她出门就被记者给堵住了。”

“恩。”许诺点了点头,不禁佩服这姐弟两人,将这场自导自演的戏,演得跟商业大片似的。

果然,顾朝夕到新公司的写字楼时,大批的记者已经在这儿等着了。

“顾氏原来的总裁出来了。”

“快、快过去。”

看着顾子夕出来护着顾朝夕往里走,记者们一下子都围了过来。

“顾先生,你准备用什么办法挽救顾氏?”

“顾总,听说之前你半卖半送将所有股份都给了顾大小姐,新公司也刚刚上手,有足够的资金支持顾氏的运转吗?”

“顾总……”

顾子夕搂着顾朝夕在记者的追拥中转过身来,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倒让记者们不敢过地紧逼。

“顾氏是我父亲的心血,我不会因为顾氏与我再无关系而袖手旁观,至于如何挽救顾氏,这个我会和家姐商量,看到全部的财报后,才做决定。”

“一旦有了决定,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各位,谢谢。”

说完后,便揽着顾朝夕从容往大楼里面走去。

“你也在这里?”顾朝夕与顾子夕走进办公室,便看见许诺坐在顾子夕的办公椅上。

“恩。”许诺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去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顾朝夕面色微沉,也不理她,径直走到会议桌前坐了下来。

“她现在有什么反应?”顾子夕问道。

“很着急,似乎是真的在乎顾氏的死活。”顾朝夕从口袋里摸出烟,正要点着,却被顾子夕拿过去扔在了垃圾桶里。

“你……”顾朝夕瞪着他。

“许诺是孕妇。”顾子夕淡淡说道。

“sorry,我忘了她在这里。”顾朝夕瞥了瞥嘴,看着顾子夕说道:“顾东林有动作的时候,她觉得是小问题,我们能顶住,所以也就不出面。”

“这两天暴跌,顾东林在外面放出的顾氏的负面消息,我们也没有及时去处理,这才慌了,以为我们已经手忙脚乱了,所以才来过问。”

“只是,为时已晚。”顾朝夕的眸色一片冷然:“她的判断能力,比以前差了不少。”

“回法国的机票定了吗?”顾子夕并不接她的话,只是问着她的行程。

“定了,明天晚上走。”顾朝夕看着顾子夕问道:“顾梓诺的暑假也要结束了吧?”

“这周已经开学了,不过我给他请了假,我想等许诺产检结果出来了,再送他过去。”顾子夕点了点头。

“产检结果?”顾朝夕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又扭头看了一眼正低头工作的许诺,似乎有些明白:“那段时间情绪不好,有影响是吗?”

“恩。”顾子夕转眸看向许诺,眸色微微暗了暗。

“恩?”许诺正好抬起头来,见他看着自己,不禁疑惑。

“没事,弄完了休息会儿,别累着了。”顾子夕冲着她微微笑了笑,这才回头看着顾朝夕说道:“你坐一会儿就走吧,你不爱见她,她也不爱见你。”

“喂,顾子夕,我是你姐姐,没有我,你也认识不了她。”顾朝夕见他为了许诺赶自己走,不禁气恼。

“按你这样说,我还得感谢蜜儿?”顾子夕斜眼看着她。

“你……”顾朝夕不禁语结,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拿起包便往外走去。

“记者可能还没走,你可以去晓宇那边再坐一下。”顾子夕提醒了她一句,便起身走到许诺的身后,帮她按揉着肩膀。

“喂,你把她气着了。”许诺抬头看着他,好笑的说道。

“她现在这表情才正常。”顾子夕只是淡淡说道——他从未试图让她们接受许诺,却也未阻止她们对她的为难和伤害。

现在,他不会再让她们对他有任何的伤害——自此后,他会好好的保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