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15不要离婚

权少的新妻 Chapter015 不要离婚

晚上,顾子夕和同事们依然留在办公室里,同事们在守着乔恩那边的各类数据,顾子夕则与财务、法务一起,将后续要用的文件、公告等资料,一个一个的审核修改。

“退市申请与破产申请同时提交。”

“退市申请的财报还要再改一下,半年内的营业报表与退市的规定再核对一下。”

“大小姐明天晚上的航班回法国,这些文件明天到机场让她签。”

“方律师,这些文件最后你也帮我把把关,法律风险再帮我罗列一份出来。”

顾子夕每看完一份,林晓宇便将他的意见写在便笺纸上,然后将便笺纸贴在文件上。

“法律风险之前有一份备份文件,我稍后重新整理,将已经规避的划掉,还继续存在风险的,以及解决方案、或如何让风险最小化的建议,都备注上去。”方律师从林晓宇手里接过文件,看着顾子夕说道。

“好的,辛苦了。”顾子夕点了点头。

“顾总,去机场签的话,可能会有很多记者。”法务部王磊说道。

“你带两个保镖,见到记者不要说任何话,动作可以慌张一些,文件袋的目录可以不小心让记者拍一下。”顾子夕淡淡的笑了。

“好的。”王磊点了点头,接过晓宇递过来的、已经做了标注的文件,分类放进了文件袋里。

等到文件都看完,各人都抱着文件在办公室里找一个角落、捧一杯咖啡开始修改时,差不多到了晚上11点。

在这沉夜的另一隅,郑仪群坐在古色古香的茶舍里,妆容精致的脸上,已经疲态尽显。坐在她对面的中年男子,赫然正是顾子夕单独拜访过的散户大佬之一。

郑仪群通过特殊途径拿到了三个人的资料,在一一约谈后,显然并不顺利。而这个被她放在最后的一个,手上的股份占了流通股的10%,他若明天全抛,顾氏就真的跨了。

“我希望您这段时间不要抛售手里的股份,只要您支持顾氏渡过这个难关,顾氏将进行股份重新分配,邀请您做为顾氏可参与营运管理的股东之一。”

“我和我女儿已经自海外引回资金,对于公司我们不可能轻易放手,否则破产不是比这样把钱投进去救市更合算?可是我们一直在支撑着合适的点位,希望不给股民带去灾难性的影响,这也是我们身为企业家的责任。”

“若您保持持股不动,如果顾氏最后仍然撑不下来,我也能给您比现在更高的价格弥补您的损失。这个交易,您是只赚不亏的,如何?”

郑仪群知道以公司现在的情况,若只说好的,很难取信于人。所以无论成败的条件,她都谈得很透彻。

她自认为,这样进退得宜的方案,应该可以说服这个人答应她的条件。

对面人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看着郑仪群说道:“如若郑女士有能力负担企业下市后我这部分流通股的额度,现在想必也能拿出相应的资金接盘吧?”

郑仪群见他的口头不若前两个人那么紧,想来应该有谈判的余地,当下从包里拿出一些资料,放在桌上一一摊开:“公司现在所有的资金都用于渠道运转和股价支撑,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时间差,来做这样的运转。”

“我们对于顺利渡过这道坎,还是很有信心的,与您说的只是万一的情况。而这‘万一’的情况若真的出现,下市不等于破产,顾氏光这幢大楼的价值,也远高于一般房地产的价值了。加上厂房设备、库存货品,都是可以变现的。”

“我们都是生意人,我既然能开口谈这件事情,当然是可以办到的。”郑仪群将公司的资产报表推到那人的面前,诚意十足的说道。

不算明亮的灯光下,那人拿起资产报表,一页一页的认真翻看起来。

郑仪群也不催他,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在这样沉暗的夜里,原本已经快绝望的心,在这人认真的眼神里,不禁又升起一丝希望。

第二节:梓诺,我不想再没有妈妈

时间已经走到了深夜12点,一直都是10点睡觉的顾梓诺却还没有睡着。:

“顾梓诺,你是不是该睡了?都12点了呢。”许诺看着他翻来覆去的身体,不禁有些无耐。

“我习惯爹地每天念日记了。”顾梓诺躺在**,睁着乌黑黝亮的大眼睛看着许诺:“许诺,我爹地还在加班吗?”

“是啊。”许诺点了点头。

“我爹地好辛苦。”顾梓诺轻轻叹了口气,似乎很是心疼顾子夕。

“一个人,责任越大、成就越大、也就越辛苦。”许诺伸手拉了拉他身上的被子,轻声说道。

“许诺……”顾梓诺看着她,似乎欲言又止。

“有话问我?”许诺不禁又抬腕看了看时间。

“你以后会不会和我爹地离婚?”顾梓诺说着,一双小手不自觉的用力拧住了被子。

“当然不会。”许诺微微一愣,即刻干脆而肯定的答道。

“恩。”顾梓诺松了口气似的,拧着被子的手慢慢的放松了一些:“我要睡觉了。”

“快睡吧。”许诺侧身在他的身边躺下来,轻拍着他的后背,低声说道:“我给你唱歌。”

“许诺……”顾梓诺又睁开眼睛。

“恩?”许诺停下拍着的手,沉眸看着他。

“我也觉得你们不会离婚的。”顾梓诺在**翻了个身,趴在枕头上,用手撑着下巴看着许诺说道:“你会很多的事情可以帮我爹地,让爹地不那么辛苦;”

“你很容易快乐、喜欢笑,让爹地也一起快乐;”

“爹地喜欢和你玩亲亲,同学说,玩亲亲的爹地妈咪都相亲相爱,会生小宝宝;”

“所以,我爹地不会和你离婚。”

顾梓诺争大眼睛看着她,似乎在向她求证。

许诺的脸微微红了红,心里却又淡淡的酸涩,看着顾梓诺柔声说道:“你说得都对啊,你这么小,怎么懂这么多呢?”

“不过许诺,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吗?”顾梓诺说着又翻身坐了起来。

“什么事?”许诺的心里微微一涩——五岁的顾梓诺,心里倒底装着多少事啊。

“如果你和我爹地吵架的话,你只能生两天气好不好?”顾梓诺直直的看着她。

“呃……”许诺不由得语结。

“我爹地脾气不好,你生气生久了,他也会生气,你们都生气,‘啪’的一下子就大吵,然后就离婚了。”顾梓诺看着许诺担心的说道:“我妈咪死了,我不想再没有妈妈,我也不要后妈。”

“不会的,我以后不和你爹地生气。”许诺的眼圈微微一红,伸手将他肉乎乎的身体搂进怀里,声音里是心疼的酸涩。她将下巴轻轻的抵在顾梓诺的头顶,保证似的说道:“顾梓诺,我保证,绝不和你爹地离婚。”

“说到做到哦!”顾梓诺从她怀里抬起头来,顺势将小手指勾起来伸到她面前。

“当然。”许诺心酸的笑着,伸出小手指与他用力的勾在一起。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是小狗。”

顾梓诺的声音是清亮的,是抛掉担心后单纯的放心与喜悦;

许诺的声音是低缓的,是想到一个家庭崩离对孩子的伤害,是内疚于孩子最亲密的人离开时,她不仅不在身边,还对他发过脾气。

于顾梓诺来说,她真是亏欠太多——要有多少爱,才能弥补出生即抛弃的伤害;要有多少爱,才能弥补让他陷于家庭崩离的痛?要有多少温柔,才能化解亲人离去带来的恐惧?

“许诺,别伤心了,你没有了姐姐、我没有了妈咪,可我们都还有爹地,爹地好爱我们。”顾梓诺看着眼圈发红的许诺,伸出胖胖的小手拍了拍她的手,糯糯的安慰着她。

“是。”许诺轻轻点了点头,看着儿子温柔说道:“你真的该睡了,今天我们拉勾的事情,我会永远记得的。”

“k,晚安,许诺。”顾梓诺抓起被子钻了进去。

“晚安,顾梓诺。”许诺伸手关掉了房灯,斜身躺在他的身边,闭着眼睛轻哼着那首《天黑黑》——夜,在淡淡灯光里、在她低声的轻哼里,变得温暖而柔软……

天黑的时候

我又想起那首歌

突然期待下起安静的雨

原来外婆的道理早就唱给我听

下起雨也要勇敢前进

我相信一切都会平息

我现在好想回家去

天黑黑欲落雨

天黑黑黑黑……

“许诺,睡了吗?”顾子夕的信息轻轻缓缓的闪了进来。

“正在睡。”许诺微微笑了笑,看了一眼熟睡的儿子后,才回了信息过去。

“你和顾梓诺两个人还好吗?”顾子夕有些担心的问道。

“挺好,公司情况还好吗?”

“都在进度中。”

“恩,多少休息一会儿,明天才有精力继续。”

“你放心,没问题的。去睡吧,我只是问问,这会儿还有两个文件要看,不陪你聊了。”

“好。”

“晚安。”

“晚安……”

放下电话,回到房间后,便觉一阵倦意来袭,只是在**躺下后,却又久久的睡不着。

盘旋在脑海里的,仍然是顾梓诺让人心酸的话——我妈咪死了,我不想再没有妈妈、我也不想要后妈。

梓诺,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从此以后,妈妈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真到你长大后不再需要妈妈。

许诺起床,静静的站在窗边,看窗外的夜色沉暗无边、看夜间的霓虹闪烁出温柔的颜色,心里那处曾在许言的呵护里,安然温柔的地方,因顾梓诺这样柔软的话,而变得坚强起来。

许言,直到这时候、直到他是真的需要我的时候,我才感觉以自己是一个妈妈。

许言,以前是你、以后是顾梓诺,我的肩上还有责任,我会继续努力的。

许言,以前我在外面受了委屈回来之后,你总是不问我为什么,只是那样温柔的包容着我、疼宠着我;自此后,换了我去疼宠另外一个人——我的儿子。

顾子夕说,他会疼我,连带你的那份;可是没有了你,我却变得坚强了,很多时候我会依赖他,但他始终不是你呵。

许言,我很久没哭了,不知道季风现在怎么样呢?他一个人,不需要再安慰我,在慢慢的将伤心释放之后,该也会一点一点的恢复起来吧。

窗外的月色,被过于明亮的霓虹掩住,就象人的情绪一样,透过这热闹的霓虹,仍然看到月色的静好——一股带着凉意的沉静。

顾子夕办公室。

在确定许诺与顾梓诺的相处没问题后,顾子夕又埋头到文件里,差不多花了三个多小时,才算将所有的文件都确定下来。

“大家辛苦了,现在到9点,还能休息6小时。”顾子夕看着还在忙碌的同事们说道。

“6小时,这么奢侈。”洛简推开电脑笑着说道。

“顾总在哪边休息?”林晓宇扭过头来问顾子夕——他的休息室让给了陈升和钱端,林晓宇想着他不可能也拿几个凳子拼起来休息吧。

“我回家,早上再过来。”顾子夕说着,收好桌上的文件后,拿起车钥匙站了起来:“有要回家的吗,我带一程。”

“累死了,我现在坐着都能睡着了。”林晓宇摇了摇头,洛简自然也是不回去的。法务部王磊和证券部乔恩则要回顾氏那边,最后只有顾子夕和方律师回家。

“方律师,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顾子夕与方律师边往外走边说道。

“也不是万无一失,你还是要小心。”作为顾氏的法律顾问,方律师其实曾试图让顾子夕放弃这个计划,只是这个年轻人,决定之后的事情,一般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他也只能从法律的角度,帮他尽量的规避风险了。

“每个机会的背后,一定会有风险存在,但我认为这次是值得的。”顾子夕从容的说道。

“已经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已经没有退路,所以,每走一步,一定如履薄冰,小心又小心。”方律师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谢谢方律师提醒。”顾子夕点了点头。

“你和许诺现在还好吧?”走到车库,方律师自然的问起了许诺——因着那一次官司对许诺有了深刻的了解,也便对他们夫妻间的事情多关注了一些。

“现在,算是慢慢好起来了吧。”顾子夕微微笑了笑。

“会更好的,她和你前妻是完全不同的女子,和她在一起是你的福气。”方律师打开车锁后,转身看着顾子夕说道:“她身上有一股很强大的磁场,很顽强的力量,会给身边人力量。”

“是,和她在一起,是完全不同的。”提到许诺身上的那股力量,顾子夕敛眸温柔的笑了——她与许言自那样的环境里走出来,若没有她的强悍与顽强,两个弱女子如何能撑过这社会的现实与磨难。

车子在夜色的街道疾速行驶,在极度的疲倦之后、在最后时刻来临之前,他只想快些回到家里,看着两个、不,是三个,看着三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安然入睡。

“咦……”一个熟悉的身影自街边闪过,顾子夕一个刹车,将车子倒了回去——正往停车场走去的,可不是郑仪群是谁。

随后出来的,正是他也沟通过的、手上股份最大的一个散户。

顾子夕眸光微微转动了一下,嘴角轻扯之后,便加大油门快速往回开去——一切已成定局,他不抛,就等着资产变零吧。

回到家里,快速的冲了个热水澡后,先去顾梓诺的房间检查了下他的被子,见他以手紧抓着被子,便弯腰抱起了他——似乎在睡梦中,他也能感觉到来自于父亲力量的安全感,紧握的小手慢慢的松开,身体自然的蜷到了顾子夕的怀里。

看着他慢慢放松的小脸,顾子夕微微笑了笑。

回到大卧室——许诺双手紧抓着被子的样子,与顾梓诺当真是完全一样——这母子两个,自失去亲人之后,独自睡觉便是这般模样,紧张而没有安全感。

顾子夕心里微微一酸,低头在儿子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弯腰将他放在许诺的身边,看着许诺自然的伸手将他揽入怀里后,不禁微微的笑了:“宝贝们,以后我会尽量都陪着你们的。”

“顾子夕?”许诺微微皱了皱眉头,便睁开了眼睛:“这么晚!”

“吵醒你了?”顾子夕将脸贴在她的脸上柔声说道。

“这么晚回来干什么,在公司好好休息麻。”许诺低头看了看怀里的顾梓诺,又抬头看顾子夕:“他睡得不安稳吗?”

“和你一样,不放松。所以我不回来怎么行。”顾子夕低声笑道。

“唉,我们都这么依赖你,可怎么办?”许诺将身体往他怀里靠了靠,低低叹息着说道。

“我多幸福,老婆儿子都这么需要我。”顾子夕的唇轻吻在她的脖子上,温热的气息,带着温柔的气息,熟悉的薄荷味道,恍若回到从前。

“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许诺仰头在他唇间轻啄了一下,将身体完全依在他的怀里,轻轻闭上了眼睛——背后是顾子夕温暖熟悉的怀抱、怀里是儿子柔软温热的身体,期盼已久的幸福,已在身边……

顾梓诺习惯早起,加上身边有了两个大人后,温度实在是太高,所以到了6点不到他就起来了。

看着许诺依偎在顾子夕怀里的时候显得那么的娇小、看着顾子夕的长臂搂着许诺的样子显得那么的满足、看着他们头挨着头、脸贴着脸睡得那么的亲密,这样温暖有爱的画面,让顾梓诺的心一下子变得软软的;只是,不期然的又想到艾蜜儿——自己长这么大,从没见过爹地这样对妈咪。

妈咪孤单的一个人埋在地下,没有人抱、没有人爱,会不会很冷?会不会害怕?会不会又在哭?

顾梓诺轻轻叹了口气,脸上有股超越年龄的伤感。他为艾蜜儿难过、却也喜欢看到爹地和许诺这样相亲相爱的画面——自然的温暖感觉,足以将寒冰都融化。

“爹地,你那么爱许诺,你应该不会和许诺离婚吧。”

“许诺,你以后不要乱发脾气了、要温柔一些。”

顾梓诺伸出小肥手,在许诺的脸上轻轻拍了一下,又在顾子夕的脸上轻轻拍了一下,正准备下床,却看见顾子夕睁开了眼睛,脸不由得蓦的就红了起来。

“顾梓诺,早。”顾子夕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爹地早。”顾梓诺用余光偷偷瞟向许诺,见她仍然闭着眼睛,心里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

“还早,再睡会儿,许诺说你昨天睡得有些晚。”顾子夕松开拥着许诺的手,慢慢的坐了起来。

“这里好热,我要回自己房间睡觉。”顾梓诺嘟着嘴说道。

“好,再去睡会儿,到时间爹地去喊你。实在睡不着,可以去玩具房玩一下。”顾子夕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后,便也下了床。

“爹地也不睡了吗?爹地也要多休息。”顾梓诺打着赤脚站在地上,仰头看着顾子夕。

“爹地送你过去,再过来休息。”顾子夕笑了笑将自己的大手伸到他的面前。

“谢谢爹地。”顾梓诺将快速的放进顾子夕的大手里,看着他咧唇而笑,眉眼弯弯的样子,与许诺笑起来一模一样——遗传真是件奇妙的东西,他长得和顾子夕一模一样,却每每在笑的时候,却又与许诺那么的神似。

“至少还睡两小时,恩?”看着儿子拉上被子躺好,顾子夕低头在儿子额头轻吻了一下,柔和的说道。

“好。”顾梓诺用力的点了点头,在顾子夕温柔的目光下轻轻闭上了眼睛。

“你醒了?”回到房间的时候,许诺靠在床头看着他。

“顾梓诺睡了吗?”许诺轻声问道。

“恩。”顾子夕上床将她揽到胸前,看着她笑着说道:“你刚才都醒了吧?”

“恩,怕他不好意思。”许诺眯着眼睛笑了。

“你们两个笑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顾子夕看着眉眼弯弯的许诺,不禁叹息。

“也就笑的时候像我了,不笑的时候都像你,还是你的基因强大。”许诺笑着说道。

“不知道这个是像你还是像我。”顾子夕将手轻轻覆在她的肚子上,脸上有着温柔的期待。

“可能还是像你多一些吧,我觉得你的基因特别强大,而且,你人又强势又霸道。”许诺笑着说道。

“强势霸道和基因有关系吗?这是什么理论。”顾子夕听着她的理论,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再睡会儿吧,那么晚才回来。”许诺轻轻笑着,在他怀里转过身,将手臂搭在他的腰间,偎得他更紧了些。

“不想睡了,今天所有的事情都会尘埃落定,后面只是手续问题了。”顾子夕看着许诺轻声说道:“这么多年,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唯有这样,顾氏才会真正的干净。”

“恩,那就眯会儿。”许诺轻应了一声,搭在他腰间的手轻轻拍着,缓释着他略显紧张的情绪。

“这一次,顾东林可能没什么损失,郑仪群,可能会一无所有。”顾子夕轻声说道。

“事情是你在操作,你让她一无所有,也可以让她重新拥有,对不对!”许诺眼大黝黑的眸子看着他,明眸里一片了然。

“不是说一孕傻三年吗?怎么还是这么聪明。”顾子夕不禁沉声低笑,俯下头轻轻的吻住了她——细密沉甜中,是他对她慢慢打开心结后的安心与放心;辗转缠绵里,是他在事业最紧要关头时,紧张情绪的倾泄……

微微的喘息声中,细密的汗珠渗满了额头,他的大手有些难耐的在她的背上用力的揉抚着……

“子夕,你是不是……”他额上的汗珠颗颗滴落在她的脸上,他紧拥着她的身体已经紧绷得不像话,他这是……

“抱紧我……”顾子夕翻过身去,将她紧紧的搂在胸前,满是汗水的脸,深深的埋在她的胸前……

许诺微微的喘息着,双臂用力的抱着他,身体却也被她唇舌的亲吻,激起阵阵颤栗……

半晌之后,他才慢慢的安静下来,紧紧的抱着她好一会儿,才暗哑着声音说道:“我去冲个澡。”

“恩。”许诺微微羞赫,轻轻点了点头。

在他离开后,许诺也拉着被扯散的睡衣坐了起来——其实,她的身上也满是汗水,并不比他好多少。

想了想,便拿了睡衣去了客房的卫生间。

许诺冲完澡重新回来的时候,顾子夕还没有过来,这让她不禁想起书上说的一些事情,当下脸不由得又红了起来。

伸手抚着一直平坦不见隆起的小腹,许诺轻轻的笑了——顾子夕,这一次,可真是考验你控制力的时候喽,要一整年呢。

“笑什么呢?”冲过澡过来的顾子夕,倒显和神清气爽起来。

“辛苦你了。”许诺笑着说道。

“梓诺那年不也这么……”顾子夕说到一半,眸色不由得沉了下去,拉开被子躺在她的身边,低低的说道:“对不起,那时候都不在你身边。”

“不在正好呢,否则一定不会放过我,对不对?”对于当年,许诺似乎真的已经坦然,微微笑了笑后,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好,轻轻的说道:“再眯会儿,今天很关键。”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拥着她轻轻闭上了眼睛——清晨的微曦里,和着她清浅的呼吸,他慢慢的睡着了。

“子夕、少夫人早。”看着两人一起从房间走出来,张妈一脸的笑意。

他们现在的模样,似乎又回到她第一次在顾子夕的公寓见到他们两个一起从顾梓诺的房间出来的模样——亲密羞涩中,带着浓浓的宠爱与依恋。

这样,真好。

自子夕从国回来后,少夫人没有一起回来,他就似回到六年前一样,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脸上除了冷漠就没有第二种表情。

少夫人刚回来的时候也是,过份的安静乖巧,毫无生机的样子,看着就让人心酸——那么年轻的小姑娘,都不知道笑了。

现在真好,看来少夫人是走出姐姐去世的伤心了,她好了,子夕自然也就好了。

“早点都好了,梓诺起得早,这会儿在书房玩电脑。”张妈笑眯眯眯的说道。

“谢谢张妈。”许诺微微笑了笑,扭头对顾子夕说道:“你先去刷牙洗脸,我去帮张妈盛早点。”

“不用不用,你们一起吧,我这一下就好了。”张妈连连摇头。

顾子夕搂在她腰间的手微一用力,笑着说道:“今天你要一直跟着我,否则我会紧张的。”

“哪儿有这么夸张的。”许诺摇头笑着,却也没有拒绝他——这一次,较之一年前的那一次赢局,更加彻底、也因此更加重要。

这样的时候,她是该陪在他身边的。

许诺抬头看着他笑了笑,与他一起往洗漱间走去。

说是她陪他,实际上却是他照顾她——帮她挤好了牙膏后,接好水一起递给她,他自己才开始刷牙、洗脸、刮胡子。

在收拾完后,看着镜子里并肩站着的两个人,顾子夕的眸色一片温柔,侧转身体,俯下头去,温温柔柔的吻住了她——这吻,不同于刚才带着情欲与压抑,完全的温柔宠溺的辗转吮动,温柔得让人舍不得松开……

“爹……”

“嘘,我们先吃。”

顾梓诺跑过来喊他们吃早点时,还没喊出声,便被张妈捂住嘴拖到了餐厅:“梓诺乖,你先吃。”

“张奶奶,你说我爹地是不是喜欢极了许诺?”顾梓诺边吃边问着。

“当然了……”张妈点了点头,看着顾梓诺表情不太明显的脸,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她本想说,男人喜欢自己的老婆是理所当然的事,却又想起,子夕在梓诺出生后,便没和艾蜜儿亲密过。这话要是说出来,梓诺心里怕是会难受的。

“顾梓诺今天有什么课?”张妈快速的将话题转了开去。

“今天去爹地公司和一个叔叔学计算机。”顾梓诺灵动的眸子轻轻闪了两下,看着张妈说道:“张奶奶,我爹地和我妈咪在一起的时候不开心、也不温柔;和许诺在一起的时候,许诺开心他就开心,而且变得很温柔。”

“只有许诺能让他便成这样。许诺很能干。”说到这里,顾梓诺轻轻的低下了头——他不知道,夸了许诺,妈咪会不会不开心?

妈咪,别人的优点我们要能看到,还要学习,知道吗。

妈咪,你除了温柔就什么也不会,唉,爹地真的很辛苦的。

妈咪,许诺能让爹地开心温柔,你也喜欢她好吗?

顾梓诺低着头,安静的吃着早点,灵动的眸色里,有些淡淡的忧郁,也有种长大了的成熟感觉。

第三节:子夕,最后时刻,果敢决阀

金融、证券早报,对于顾氏今天开盘的情况开始做各种预测,从顾氏昨天的行为来看,业内专家都分析顾氏应该会继续护盘,因为如果想放弃的话,一开始就放弃了,不可能投入这么多钱,又让股价跨下去。

至于为什么不一次性拉升起来,可能是吸引资金入场的手段,有内部消息称:顾家的大小姐,有丰富的海外公司运营经验,目前通过海外关系,已经引入了可观的海外资金入场;

久不管事的顾氏老股东郑仪群,也在为顾氏的事情奔走着,甚至已经说服原本不喜欢的顾家新妇、最近在国际上炙手可热的创意明星许诺,为顾氏产品做一期专访;

顾氏财务在银行虽然没有拿到新的贷款,却成功的将原贷款的还款期,推迟了两个月,这又为顾氏的流动资金争取了在市场上流通的时间;

除了原e顾子夕,依然沉默着之外,顾氏的关联人物,都已经启动了紧急预案,积极筹划着。

这说明整个顾氏管理层和股东,对于顾氏并没有放弃。

各报纸最后的结论是:以顾氏的运营能力及产品能力,如能撑过这一次的资金链问题,后期必然还会有强大的爆发力;但这一次能否撑得过去,在大多数管理层和股东都有意愿的情况下,顾氏的长公子顾子夕却不见动静,这给顾氏这次的救市计划蒙上了一层阴影,也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些专业机构的分析还是挺准的。”从不看金融类报纸的许诺,现在也养成了每天看财经新闻的习惯。

“这些人非常专业、也非常精明,那一步走得有疑问,都能被他们算出来。”顾子夕点了点头,将手里的报纸放下后,看着许诺说道:“所以,如方律师所说,每走一步,如履薄冰,都要万分小心。”

“会有危险吗?”看着几乎占了金融信息一半的版面的顾氏新闻,许诺虽不懂其中的关节点和风险点,却也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

“没有,都在控制之中。”顾子夕笃定的说道。

“好。”许诺点了点头,转头看着顾梓诺说道:“顾梓诺,今天我们两个都陪着爹地好吗?”

顾梓诺看了看报纸上好多‘顾氏’两个字,虽然不知道在说什么,却也知道和自家的公司有关,所以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我们陪着爹地。”

“你们是爹地最爱的宝贝。”顾子夕笑着,抽了纸巾擦了嘴后,起身在许诺的脸上、顾梓诺的脸上分别亲了一下。

“我们吃好了,可以出发了。”许诺见顾梓诺也放下了勺子,便拿了纸巾递给他,自己也擦了嘴后,便与顾梓诺一起站了起来。

“时间还早,不用赶。”顾子夕微微笑了笑,心里径自涌上一阵安适的暖意。

8:45顾氏。

“顾总。”

“老板。”

“子夕。”

顾子夕一家人走进办公室时,参与的高管和股东都已经到齐了。

“都准备好了吗?”顾子夕沉声问道。

“是的。”大家打了招呼后,又齐齐的坐了下来,迅速的戴上耳机,等待着乔恩那边的信息、和开盘的时间。

“k。”顾子夕点了点头,将许诺和顾梓诺带到林晓宇专门为他们准备的位置上坐下来:“这两部电脑的信息和所有人都是同步的。”

“好,你过去吧。”许诺点了点头。

“爹地,这是实战吗?”顾梓诺有些兴奋的问道。

“是。”顾子夕伸手摸了摸顾梓诺的头,沉声应着。

“我知道了,谢谢爹地。”顾梓诺兴奋的在椅子上动来动去,一会儿之后便拿起耳机戴了起来。

顾子夕微微笑了笑,与许诺交流了一个眼神后,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后台会在昨天收盘价开盘。”——乔恩

“可以。”——顾子夕

“排单情况已经在后台,根据散户出单的情况,会做临时调整。”——乔恩。

“可以。”——顾子夕

“楼下的保安已经各就各位。”——顾朝夕

“你随时注意外面的动向,还有各交易大厅的情况。”——顾子夕

“如果出现过**况呢?”——顾朝夕

“放弃。”——简单的两个字,满透着杀气。

“好。”——顾朝夕。

顾氏股份,持平开盘,无论是后台排单、还是各交易中心、交易平台,仍是一片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