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17新闻效应

Chapter017 新闻效应

“顾总,请问顾氏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顾总,请问顾大小姐什么原因离开?现在已经有超过五个人因顾氏股价崩盘而自杀,请问您对此怎么看?”

这是跟过来的记者。

“先生,您超速驾驶……。哦哦,是夫人生病了呀,这是超速罚单,您安顿好夫人去办一下手续。”

这是追过来的交警。

将罚单交给被抱在顾子夕怀里的许诺后,交警转身对着紧迫不停的记者,一脸严肃的说道:“你们涉嫌严重交通违章,请随我回警局调查。”

“你……”

“你什么你,快跟我走。”

交警呼叫着附近地区的同事,协助将这些记者赶出了医院。

“子夕……”许诺看着顾子夕,搂着他的双臂不由得微微发紧——因为炒股而跳楼自杀的新闻她也听说过,可是听说的感觉、和发生在身边的感觉,完全的不同。

“都是自愿的,没有谁逼谁。官方新闻也发布了,顾氏一直在努力挽救,虽是官方的话,但我们确实有补偿方案。只是这些人,等不到。”顾子夕看着她沉声说道。

“我知道,只是有些难受。”许诺看着他勉强笑了笑。

“我会尽快处理的。”顾子夕其实也不想让她看到商场上这么残酷的一面,特别是在她身体这么特殊的时候。

只是,身为他的妻子,却是无法避过这一场风暴的。

“我只是说说,不影响你的整体布局。去病房吧。”许诺轻声说道。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转头对顾梓诺说道:“顾梓诺,跟着爹地。”

“我帮爹地拿车钥匙。”顾梓诺小跑着跟在顾子夕的身后,让他将手里的车钥匙交给自己。

“好。”顾子夕低头看着儿子温润的笑了,放慢了脚步,让儿子得以轻松的跟上自己。

只是在进到病房后,顾子夕不禁紧紧皱起了眉头——50平左右的病房,住了四个病人,各种味道充斥其中不说,各种声音也是吵得让人无法休息。

病床是普通的单人床,白色的床单看起来也已经有些变色了;大理石的地面还算干净,但这样的地面一旦有水,人很容易摔跤。

木质的床头柜上,放着老式的热水瓶,看起来很有年代感的样子。

“没有单人间?”顾子夕皱眉问道。

“倒是有,但要排队。”洛简看着这房间,也觉得有些为难——这条件,也太简陋了些。

“帮我给张庭打电话,让他安排一下那边的病房。”顾子夕稍作犹豫,仍然决定去张庭那边——有时候,钱比不上熟人好用。

特别是现在,记者会随时窜过来,这里不仅条件差、更是连一点*也没有的。

“还是不要了,也就是住两天。”许诺摇了摇头——因为艾蜜儿,他和张庭的友情已经淡去,怎好让他再开口找他。

“不行。”顾子夕低头看了看床铺,愣是没办法将她放上去,转身对洛简说道:“我现在就过去,你让他安排好独立套间,其它的事情,我以后再和他说。”

“子夕!”许诺用力抓住他的肩膀,低声说道:“以前许言住过比这个差一百倍的病房。我没有那么娇气。”

“不光是条件的问题,还有安全问题,记者会随时过来。”顾子夕坚持着,看见洛简打通电话后,便抱着她往外走去。

“这里好臭,不能住。”顾梓诺跟在他们身后,早就捂起了鼻子。

许诺不禁失语,将头埋进顾子夕的肩窝不再说话——他们父子呆在这里想来是真的难受。

最后还是张庭安排了市医院的一间VIP套间给顾子夕。

“没事吧?”张庭淡淡问道。

“完全没事也不可能,不过还在控制范围内吧。”顾子夕递了一支烟给他:“她的情况不是很好,帮我安排个妇产科经验丰富些的医生。”

“这次看起来,她好象变了很多。”张庭接过顾子夕递过来的烟,点着后看着他说道:“好象,忧郁了、沉默了。”

“恩,发生很多事情,她的压力很大。”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张庭诚恳的说道:“我知道蜜儿的事情你一直在怪我,许诺自己也不想在你的医院呆着。只是我给她安排的妇产科医生,正好有事出国了,要下周才回来,这一周,还只能拜托你了。”

“你和蜜儿都是我的朋友,看着你们一路走来,从恋爱到结婚,也经历了不少的波折和磨难,你也宠她宠得历害,最后却仍是劳燕纷飞的结局,心里难免难过。”张庭轻轻吐了口烟圈,微眯着眼睛,看着远处轻声说道:

“和她比起来,许诺的健康、犀利、咄咄逼人,都是让人同情蜜儿的原因,更何况蜜儿还是我的朋友兼病人。”

“所以你也别怪我在对待她们的问题上有失偏颇。现在想来,或者许诺才更适合你——她是一个能够欣赏和支撑你事业野心的女人;而蜜儿,只能享受你独自打拼的成果。”

“虽然这样的认知让人心里难过,可现实从来都不会让人好受。”张庭轻轻笑了笑,转眸看着顾子夕说道:“我是个医生,任何的病人都是我的责任,所以如果你们夫妻还信得过我的话,以后就放在这边治疗和产检都没问题。”

顾子夕点了点头,却拒绝着说道:“当然信得过你,只是我不想让她看到你就想起蜜儿。她还小,有些事情能不想起,就不要再想起。等她再大一些,懂得我对她和对蜜儿的不同时,或许会有些不同。”

看着顾子夕变得柔和的目光,张庭不禁苦笑:“随你。这周你放心,我会安排最好的妇产科医生给她。”

“那就拜托了。”顾子夕点了点头,转身往病房走去。

看着顾子夕的背影,张庭的嘴角勾起一片苦涩的浅笑——与顾子夕,这十几年的交情,因着蜜儿这一去,再无和解的可能。

蜜儿,你争了一辈子,连命都争没了,也从来没得到过他这样的对待:你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他爱许诺,胜过曾经爱你。

“许诺,你肚子还疼吗?”

“一点点。”

“是小宝宝在动吗?”

“不是,小宝宝还不会动。”

“哦,要到你肚子这么大的时候,小宝宝才会动吧。”

“是啊。”

“可是你肚子如果长这么大,这里会不会被撑破了?”

“不会吧,他比你小呢,你这么大的时候,我的肚子都这么大了。”许诺说着,用手比划给顾梓诺看。

“那到时候你可以把他拉出来。”顾梓诺点了点头。

“我看应该可以。”许诺将手自然的放在腹部,轻轻的点了点头。

“聊什么呢?”顾子夕见她们母子聊得开心,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说会不会把肚子撑破的事。”许诺微微笑了笑,伸手想去摸顾梓诺的头,伸到一半又收了回来。

顾子夕看着她,眸光微微闪了一下,对顾梓诺说道:“我们让许诺休息吧,医生让她多吃多睡少说话。”

“恩,好。”顾梓诺点了点头,看着许诺说道:“许诺你睡吧,我和爹地会在这里陪你的和小宝宝的。”

“好。”许诺微微笑了笑,抬眼看向顾子夕,低低的问道:“那边检查的结果,这边医生看了吗?怎么说?”

“张庭请这边专家看过了,和那边医生说的一样,孩子的指标都正常,关键是你的身体不太好,要多静养。这一周,要完全的静卧。”顾子夕用力握着她的手,看着她低声说道:“是我疏忽了,以为你还是以前的许诺,多大压力、多大工作量都不怕。”

“是啊,我们都以为,还是从前。”许诺不禁低下了头,眸子里有些微微的失落——无论是身体、还是生活,都不再是从前了。

“医生说你身体底子好,主要是上次失血过多之后,没有得到好的休息,然后又怀着孩子,所以恢复起来就慢了些。”顾子夕的眸光微暗,声音里有着隐隐的自责:“这段时间,以调养身体为主,你和孩子的健康,是现在最最重要的事情。”

“恩,知道了。”许诺低低的应着,被他握在手心里的手,慢慢翻转着过来,软软的握住了他的。

第二节:子夕,没收许诺的电话

晚上司机来将顾梓诺接回家后,顾子夕在病房几乎是寸不步离的看着许诺,从入院到许诺睡着之前,他连一个电话都没接。

直到许诺困极而眠,他才让林晓宇送了电脑和文件过来,在病房套间的外面开始指挥顾氏的各部门的工作。

“诺姐她,没事吧?”林晓宇小声的问道。

“没大事,被吓着了。”顾子夕淡淡说道。

“那些人太过份了,诺姐多么强悍的女人啦,都能被吓到。换作别的女人,可能真要出事了呢。”林晓宇点了点头,紧皱着的眉头里,满是对那些野蛮记者的不满和指控。

“恩。”顾子夕只是轻应了一声,并没有过多的回应这个话题。只是眸子里一闪而过的凌厉里,却带着少见的暴恹之气。

林晓宇看了顾子夕一眼,只觉得心里微微一凛,便不敢再多话,安静的坐在他的身边,轻声汇报着公司的情况。

“各部门总监还在赶报表,财务傅总都盯着在,每一项报表的要求都非常严格。”

“证监会和工商那边,申请手续已经递过去了,至少三个工作日、至多七个工作日批复下来。”

“乔恩在跟进进度,因为今天的事儿出得比较大,好几条人命,所以批复的速度可能会快些。”

“方律师去过公司了,看过乔恩和王磊的全部文件,说文件已经非常严密,流程和政策方面都不用担心。就是内部操纵股价的事情,要防着有心人找到证据给捅出去。”

“方律师提醒您,在新公司对顾氏的收购完成前,不要再和那几个散户联络。”

“……”

所有的事情,大约用了30分钟全部汇报完毕,之后顾子夕便打开电脑,与乔恩和王磊连线,一直盯着顾氏那边的进度。

而在所有部门都停摆的情况下,唯有生产部,顾子夕要求不惜一切代价,保证生产、保证还在售卖商家的货源。

“洛简,新公司对顾氏产品的渠道和宣传力度,在这一季度要压过海外产品。”

“区时(顾氏产品研发总监),亲自去外加工厂,盯着产品外观的包装设计和成品出样。”

“语微(海外业务事业部总监),关注顾氏订单的落实,跟进他们的生产进度。”

“宝仪,你把顾氏的人员名单、改制后的结构、新公司人员需求,做一份总表给我。”

“黄宪,我托你做的收购计划书,按照顾氏破产后的市值,你再修改一下发给我,你自己代表‘云鼎’也参与收购谈判。”

……

顾子夕的脑袋像机器一样转动着,将所有要确认跟进的事情,一一安排了下去,然后对在旁边快速记录的林晓宇说道:“刚才我所说的事情,你列表给我,我把时间标在后面,你到时间提醒我就行,不用直接跟进各总监。”

“好的,表格马上就好。”林晓宇迅速点了点头,十指在键盘上飞速的敲动着。

顾子夕推开面前的资料,伸手按了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走到隔壁房间在许诺的床前坐了下来——高度紧张的情绪,在她安静的睡颜里,慢慢的舒缓下来。

握着她柔软的手,无意识的把玩着,刚才工作中的犀利完全不见,他的心里眼里,只余下一片柔软。

第二天清晨,顾子夕陪着许诺做完一整套的例行检查后,已经是近10点的时间。

“顾总,今天全部是顾氏的新闻。”林晓宇见顾子夕推着许诺回房间,拿着当天的报纸便冲了进来。

“在外面等我。”顾子夕瞪了她一眼,看着她讪讪的退出病房后,才将许诺抱回到**:“早点是张妈做好送过来的,我喂你吃了。”

“你去忙吧,我自己吃。”许诺接过顾子夕手里的碗,看着他笑着说道:“医生只说要卧床休息,又没说完全不能动。”

“那好,吃完了看看小说,还有笑话。这些书张庭帮你挑的。”顾子夕点了点头,将张庭昨天半夜送来的一些休闲书放在了她伸手可及的地方,并将她的手机给收了起来。

“喂,你拿我手机干麻。”许诺不由得皱眉看他。

“在工作上,你是我的员工,你的工作由我来安排;在生活上,你是我老婆,你朋友的电话,我也可以代接;至于新闻什么的,最近都不要看。”

顾子夕理所当然的将她的手机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俯下头去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柔声说道:“听话,现在只有身体和孩子最重要。”

“好吧,看来我是完全被限制自由了。”许诺无奈的笑了。

“至于自由这件事,我们听医生的。”顾子夕温润的笑了笑,转身去了隔壁的办公间,并小心的将中间的门给关好了。

看着顾子夕略显疲惫的背影,许诺知道,在这一室的平静与温暖里,随着顾氏的倒塌,外面早已是一片腥风血雨——而这一切,只能由顾子夕一个人去面对。

许诺,加油,快些好起来,就算不能帮他,至少也不要让他为你担心。

许诺将目光从顾子夕的身上收回来,看着碗里的冰糖燕窝粥,沉沉的吐了一口气。

第三节:新闻,各方的反应

隔壁房间里,顾子夕随意瞥了一眼报纸后,便迅速打开了电脑——纸媒的新闻,就算赶得快,内容上也会少了许多,必竟从组稿到审核、从排版到印刷,再怎么赶,也是赶不过网媒速度的。

打开电脑,果然满目全是顾氏的新闻——

金融头条——【日化巨头的轰然倒塌】

财经头条——【市值从50亿到零,钱都去哪儿了?】

社会头条——【昨天三家证券公司出现股民跳楼事件】

焦点新闻——【顾氏CEO顾朝夕在股价崩溃后远避法国,前CEO顾子夕不得不出手善后】

新闻热议——【顾氏的崩塌,或是早有征兆——顾氏CEO在机场签署申请退市、申请破产文件的行为分析】

热点追踪——【疯狂记者飞车追踪的道德追问——为挖新闻,而无视法规、不顾道德,将孕妇和孩子逼至入院,这算新闻精神吗?】

……

“顾氏总裁夫人被追堵后,引发胎儿不稳而入院,因为情况紧急,检查完毕后,便由**医院转至了市中心医院,目前仍未出院,胎儿是否保住,目前没有还没有更新的消息。”

“怎么会这样,公司倒闭,关她一个女人什么事!”曾蔚然持着鼠标的手,微微抖动着。

海边的九月,空气里已带着些微的凉意,穿着一件丝质背心、外套茶色针织外套的曾蔚然,只觉得这海风吹在身上,比往日都要冷。

“阿姨,又有许诺的新闻哦,她最近可是大热门呢,才得了国际创意大奖,又卷入老公家族企业破产里去,唉,你说她这是幸还是不幸呢。”谢晴晴边吃着冰淇淋,边眯着眼睛看着曾蔚然,一脸的探究与嘲讽。

听见谢晴晴的声音,曾蔚然象是被吓了一跳,迅速的将电脑上打开的新闻链接给关掉,起身看着谢晴晴说道:“我出去一下。”

“是去找女儿吗?”谢晴晴一脸的笑意。

曾蔚然看着谢晴晴,只觉得心里一股喘不过气来的沉闷——她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别人的女儿,别人却只把她当佣人;而她自己的亲生女儿,却因着她的离去,而一直挣扎在生死线上。

这么多年,她确实很少想起她们,她一直逃避着去想——只有一个老人和两个孩子的家,她们要怎么活。

看不见的时候,可以只当什么也不知道;可现在,满世界全是女儿的消息,她的心再狠,也不能再装做什么也不知道了呀!

只是,用一段无法改变的过去,来破坏现在平静的生活——值得吗?

曾蔚然站在谢晴晴的面前,看着她那张扬讽刺的脸,刚才看新闻时凝聚起来的一点点的勇气和怜爱,又慢慢的往下褪去。

“这个女孩子的妈妈那么巧和我同样的名字,所以多关注了一些。”在这一字一句的话里,曾蔚然只觉得自己的心,一点一点的变得越发的坚硬起来。

“唉呀,可是我很想见她呢,她又漂亮、又有才华、嫁一个二婚老公,还逼死了人家的原配,这么历害的女人,可是我的偶象哦。阿姨陪我一起去看她好不好?”谢晴晴故作亲热的挽着曾蔚然的胳膊,笑得一脸的天真与单纯,看了让人浑身直发冷。

“你和你爸去商量吧,只要你爸同意,我就没意见。”曾蔚然脸上挂着软弱而讨好的笑容。

“那咱们可就说好了。”谢晴晴得意的笑了,拿着冰淇淋一扭一扭的往楼上走去。

晚上。

“这是这两个女孩子全部的资料。”谢琅将让人查到的资料放在曾蔚然的面前,表情有些凝重、还有些失望。

“为什么查她们?”曾蔚然的手微微发抖着,放在那个资料袋上,却没有勇气打开。

“我是教逻辑的教授,所以我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凑巧的事。”谢琅淡淡的说道:“蔚然,你到我们家时,也三十多岁,结过婚、有孩子很正常。你真没必要瞒着我。”

“老谢,我、我……”曾蔚然低下头,嗫嚅着不知道说什么。

“你要想看她,就去看看吧,这孩子也不容易。至于晴晴,我安排她出去旅游,这孩子只是对我这么快再婚不满,其实也没什么坏心,你们两个闹矛盾,我也总是压着她,所以她的坏脾气,你也别放在心上。”

“看完那孩子,你想认,我们也只当多一个亲戚,也没什么不好;如果不想认,也了你一个心愿,以后咱们该怎么生活、还怎么生活,你也别害怕我会有什么想法。”

谢琅看着有些胆层的曾蔚然,重重的叹了口气,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行程你就自己安排吧,安排好了通知我一声就成。”

“谢谢你,老谢。我去看看她现在怎么样了,然后就回来。”曾蔚然低着头说道:“我觉得,也没有认回来的必要了。”

“你自己看着办吧。”谢琅沉沉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往外走去。

曾蔚然抓紧了那个牛皮纸的文件袋,慢慢的拖到自己的面前。

“去法国呀,真的呀。”

“你不是念了很久了吗?趁刚开学军训的时间,去一周应该没问题。”

“不过我说爸,你是不是想支开我,让阿姨去找女儿呀?”

“胡说什么呢。”

“唉,我想了好久的法国浪漫之行,原来只是你讨好她的手段,我想我还是不去了吧。”

“谢晴晴!”

“哟,谢教授发脾气了,好吧,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我玩儿我的,她认她的女儿。不过,我以后多了这么个能干的姐姐,想来应该是好事吧。”

“别惹事生非,这是给你的银行卡,自己去安排吧。”

“谢了,老爸……阿姨,托你的福了,一并谢过。”

外面传来谢晴晴娇俏中带着嚣张的声音,曾蔚然只觉得心里一阵压抑的难受。打开牛皮纸袋,犹豫了半晌,终于将里面薄薄的几页纸抽了出来——

上面是一串串没有感情的日期、数据,这些日期和数据告诉她——她的婆婆是怎么死的;她的两个女儿多大开始就自立了;她的两个女儿从乡村流浪到城市的所有轨迹,都是由一家一家的医院串连起来的……

一天后,S市,中心医院VIP病房。

“噢,Shine,才几天不见,你怎么从Office跑到Hospital来了。”Averill拎着一个大箱子,看着半躺在**的许诺,大呼小叫着。

“事出意外。”许诺抱歉的笑了笑:“我们约好是本周未,时间我看差不多。这两天我们可以沟通一下拍摄细节和文案气质。”

“又或者,我们先换一下,这一期先拍Eric,如何?”许诺挑动眉梢,看着Averill。

“我来之前就知道你人在Hospital了,所以过来的时间提前了两天,就是怕你不能按时拍摄,要抢着去拍Eric,还要临时换稿。”Averill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现在看来,我这次是省了,这一趟能把你和Eric一起都拍了。”

“那恭喜你。”许诺笑着说道。

“若不是因为你在Hospital,Eric不会同意我提前拍的。因为他下周赶着去D国,所以这周的功课听说非常多。”Averill开心的笑着,将手里的箱子放在桌上,边站起来边说道:“这些都是孕妇能用的化妆品。”

“这个资料袋是服装要求和文案方向,你先看,我拍完Eric再来和你facetoface的讨论。OK?”Averill睁大眼睛看着她。

“当然。谢谢你。”许诺笑着点了点头——这个大牌的主编,现在看起来,却是非常的可爱。

顾子夕从外面回来时,在医院门口正看到Averill离开,他微微皱了皱眉头,抱着刚让朋友从HK寄回来的燕窝,快步往里走去。

“子夕。”

顾子夕回头,却是季风。

而同样听到‘子夕’两个字而回头的,还有刚刚走进大厅的曾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