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8放开心怀

权少的新妻无弹窗 Chapter018 放开心怀

“许诺知道你回来吗?”顾子夕大步走到季风身边。

“看到新闻就回来了,没通知她。怕她会情绪不稳定。”季风摇了摇头:“现在情况怎么样?孩子还好吗?”

“身体还是没办法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孩子没有发现异常。”提到许诺的身体,顾子夕下意识的抱紧了手里的食材。只是略显低沉的声音里,已分不清是因为近段时间的忙碌,还是因为对许诺的担心和心疼。

“当时,是我失了分寸。一个正常人,也抵不住那样输血的——完全以她身体的血,去供应许言的生命需求。”季风的眼圈微红,眼睛看着前方,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他知道,许诺不会后悔;他也知道,如果事情再来一次,他们还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但到现在,他还是觉得对不起许诺、更对不起许言。

任何一个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那种情况下,许言已经没有任何抢救的价值,而他却用许诺的身体冒险——如果许诺真有什么意外,他怎么对得起许言的嘱托。

所以,他对许诺,除了姐夫这个身份外,也多了另一份照顾的责任,那是他欠许言的。

“那是她自己的选择,怪不得任何一个人。也或许,有了这样的付出,她心里的内疚和难过才会少一点。”顾子夕看着季风淡淡的说道。

“我还是不去见她了,你别告诉她我来过,合适的时候我会在电话里告诉她。”季风沉沉叹了口气,转身朝着住院部的向方,远远的看了一眼后,收回目光看着顾子夕低低的说道:“她的病历报告你邮件我一下。”

顾子夕沉默着,半晌之后,才慢慢点头:“好。”

“我先走了,还是那句话,大人比孩子重要。”

“再重的伤心,也有时间可以去让她恢复;但是若孩子有问题,一辈子的伤心,不可能再恢复。”季风知道他心里的芥蒂,也不辩解,只是站在一个医生和姐夫的角度慎重叮嘱着。

“目前一切都很好。”顾子夕沉声说道。

“好。”季风也不多说,应了一声后,转身慢慢往外走去。

清瘦的身影,一如从前般的从容沉稳,只是那步子里,却多了份从前没有的沉重。

顾子夕淡然转身,快步往许诺的病房走去。

一直看着他们的曾蔚然,略作犹豫,便紧紧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刚才averill来过了?”顾子夕边将手里的包裹放下后,伸手抽下她手里的文件,皱眉问道。

“是啊,原本定了本周末拍摄封面的,她看到新闻,担心不能如期完成,所以过来确认一下。”许诺看着自己空空的手,不禁无奈的笑了。

“她这么个现实的女人,这么远跑来不可能只为确认吧?”顾子夕在床边坐下,边剥火龙果边说道。

“顾子夕,你要不要这么直接呢?”许诺伸手揉了揉额头,无奈的笑着:“她约了莫里安的时间,莫里安下周要去d国总部,所以和我的时间正好错位了。”

“你的决定什么时候拍?”顾子夕将火龙果切成小方块儿放在果碗里,用插子插了喂给她吃。

“遵医嘱,出院后的第二天。”许诺看着他小声说道。

顾子夕的眉头不禁皱得更紧了,半晌才说道:“你的工作我不干涉,到时候我全程跟拍,有不舒服必须马上停止。”

“好,必须的。”许诺这才咧开嘴笑了,从顾子夕手里接过水果碗,看着他自然的做着这些琐碎小事,心里涌动着淡淡的感觉动。

“想什么呢?有时候让自己的思想放空一下,人才会轻松起来。”顾子夕见她有些失神,眸然不禁微微暗沉。

“我在想……”许诺吃了一半后,将碗递回给顾子夕,看着他笑着说道:“我觉我就是劳碌命,一定要不停的工作,才会感觉到踏实。”

“还有这个自觉呢?有没有想好,什么时候只做顾太太?”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温软的笑容里却带着隐隐的心疼。

“我想想看……”许诺笑得眯起了眼睛,放下手里的碗,伸出双臂圈住了顾子夕的脖子,看着他笑着说道:“等我没有工作可做的时候。”

“难道顾太太是在暗示顾先生,得为你的工作做点儿什么了?”顾子夕轻挑眉梢笑着说道。

“喂,你敢!”许诺睁大眼睛瞪着他。

“不敢。”顾子夕凑唇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沉眸看着她轻声说道:“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我支持你做一切你想做的事情。”

“医院我从小进到大,只是没想到有一天我自己也会要住进来。生顾梓诺的时候,我也只住了三天就出院了呢。”许诺将头靠在他的肩头,轻轻的叹了口气。

“那时候年轻,现在年纪大了,所以要多注意了。”顾子夕开玩笑着说道。

“顾子夕,我才二十四岁好吧?”许诺皱着鼻子看着他。

“二十四和十九岁的概念是不同的。”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这两天养得胖起来一些的脸,笑着说道:“要有自知之明,不是小姑娘了,恩?”

“知道了,顾老先生。”许诺眯着眼睛看着他,温温柔柔的笑着,似乎又回到新婚的时候,她对他是义无反顾的爱和依赖。

“顾老先生好想看到,顾太太变成顾老太太的时候。”一声‘顾老先生’让顾子夕的的声音一下子柔软起来,甚至有了难得的感性味道。

“我才不要变老。”许诺轻声笑着,靠在顾子夕的肩头,把玩着他的大手。

就这样闲闲的聊着,有股安心的味道、有股温暖的味道;

就这样柔弱的依在他的怀里,不用逼着自己坚强、不用强撑着坚持,在有依靠的时候,她原来也是可以温柔的。

“顾子夕,在你的身边,和在许言的身边一样,我可以很放松。”许诺仰起头看着顾子夕,脸上一片温润的光采。

“是吗,好啊,只要能让你感觉到舒服,我愿意不止是老公。”顾子夕低头看着她。

“是爸爸、是妈妈、是哥哥、是姐姐、是——爱人……”许诺闭上眼睛,温柔的笑着。

“这么贪心呢……”顾子夕轻轻的吻在她的眼上、鼻尖、唇上……

温温柔柔的吮动,一下一下的,极轻、极慢,似是要与她这样的斯磨掉所有的时间……

“唉,到底只是爱人呢……”在他一下一下的轻吮中,许诺睁开满是笑意的眼睛,轻轻的回吻着他。

“在吻你的时候是爱人,宠你的时候是家人,好不好?”顾子夕低声说道。

“我其实不贪心,只是要你爱着我,只是爱着我……”许诺轻轻摇了摇头。

“好……”顾子夕慢慢加重力度覆住她的唇,摩挲辗转里,深切的爱意,将两人之间曾经有的那些隔阂、那些芥蒂、那些不确定,全都抛开——在此刻,只余他们全心的信任与拥抱;在彼此的怀里,只有对爱和温暖的渴望……

“你是谁?你在这里看什么?”

林晓宇清脆的声音,将两个沉溺在彼此温柔里的人惊醒过来:

“我出去看一下,你是再睡会儿,还是看书?”顾子夕轻轻松开一些,唇却依然贴在她的唇边没有远离。

“看会儿书吧,张庭拿来的那些。”许诺皱了皱鼻子,小声说道,乖顺的没有提工作的话题。

“这才乖,顾先生最喜欢这样的顾太太。”顾子夕笑着,扶着她在床头靠好后,将张庭拿过来的书递给她:“我一会儿就过来陪你。”

“好。”许诺笑着点了点头。

外面林晓宇和那人说着什么,一直拦着没让进来,不知道是不是记者什么的。

顾子夕转身之后,脸上的笑容便敛了下来,拉开房门走出去,对林晓宇沉声说道:“晓宇,怎么回事?”

“这个人一直在这里探头探脑,问她做什么的也不说话、问她找谁也不说话。”林晓宇见顾子夕出来,快步跑到他的身边,只觉得莫明其妙的说道:“我看是不是哪家报社乔装打扮来的。”

“恩,你先进去,把今天的文件整理一下。”顾子夕点了点头,微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妇人——花白的头发松松的在脑后挽成一个髻,身上是一件珍珠色的缎面背心,外套一件浅金色冰丝针织衫;下面是一条普通的黑色直筒长裤。

脸上的表情有些闪烁的游移,比起那些皮厚胆大的记者,看起来内敛不少——而且,略显苍老的眉目之间,他几乎能看到许诺的影子。

“曾蔚然?”顾子夕走到她的面前,几乎没有犹豫的,便说出了这个名字——是疑问的语气,却是笃定的表情。

商人的顾子夕,在判定之后,从不给人否认的机会。

“我……”曾蔚然见顾子夕一口喊出她的名字,不由得吓了一跳。

“医院旁边有个mycoffer咖啡厅,我们去那边聊聊。”顾子夕看着她淡淡说道——他可没打算让这女人见许诺。

不管许诺现在对这个所谓的母亲是什么态度,她们都不适合这时候见面——她的情绪,需要百分之百的稳定。

连季风是个男人,都知道这时候不来打扰;这个所谓的母亲,有过两个孩子的女人,难道不知道许诺现在的情况,经不起一点点的刺激吗?

不管许诺会不会怪他——在许诺知道她存在以前,顾子夕已经决定让这个女人彻底消失在许诺的世界里。

“怎么?你有别的想法?”顾子夕见她犹豫着不离开,眸色一沉,冷声说道。

“我想见她一面。”曾蔚然咬了咬下唇,低声说道,游移的目光透过玻璃窗,看到正靠在床头看书的许诺——那样的柔弱、又那样的安静。

一时之间,泪水不受控制的汹涌而来——十几年的离别,不见面时似乎只是偶尔想起,可近在眼前时,那么浓烈的自责和想念,不由分说的涌了上来。

“我必须了解你的来意,才能安排后续的见面。”顾子夕淡淡说道。

“我是她母亲,我不会伤害她的。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见见好,知道她过得好不好。”曾蔚然将视线从许诺脸上收回来,看着一脸冷意的顾了夕,坚持着说道。

“你若非要在这里和我谈的话,我可以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她。”顾子夕移过身体,挡住许诺能看到的角度,声音已经显出不耐来。

“你……”曾蔚然看着顾子夕,似乎没想到他这个做晚辈的居然会这么霸道强势,一时间倒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顾子夕不想跟她在这里既续耗下去,抓住她的手,扯着她就往外走去。

“喂,你这是干什么,许诺、诺诺,我是妈……”

曾蔚然还没说完,已被顾子夕拖到了电梯间,并迅速的扯进了电梯。

“子夕、顾子夕?”许诺似是感觉到什么,放下手中的书大声喊道。

“诺姐,刚才有个记者过来,顾总带她下去了。”林晓宇忙推开房间的门,对许诺说道。

“哦,我好象听到那个人喊我的名字……”许诺的神情略见疑惑,片刻的沉眸思虑后,又觉释然:“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那我先出去了,诺姐有什么事就喊我。”林晓宇点了点头,出去时,屋子中间的门并没有关上。

许诺重新拿起书,慢慢的翻看着,那个女人尖叫的声音,她听得并不是很清楚,但喊她‘诺诺’的人,当真是不多。

只是,于她来说,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她相信顾子夕,会有最好的处理;她相信自己,有些人,已经不再需要——无论是爱,还是恨。

许言,当我能够平静的想起你已经离开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对她就没有恨了。

命运给我们的,无论悲喜,我们都受着;而因此,我们得到了更多的爱——比如说季风爱你、比如说顾子夕爱我;

在命运的得失之间,我更在乎我得到了什么,而不是失去了什么;我们姐妹一直努力着,不就是因为,要用努力去创造这个得到吗?

许言,多希望你还在我身边,这样的心事,我只想说给你听。

许诺慢慢的翻动着书页,嘴角噙着浅浅的微笑——说给自己听的话,就似在说给许言听一样。

她知道,许言对她,向来都是纵容的。

“你这个年轻人,怎么这么没礼貌。”直到下到一楼,在顾子夕松开曾蔚然的手后,她才揉着自己的被捏得发疼的手,腕恼怒的指责道。

“可能你还不太了解我,我不仅没礼貌,我还心狠手辣;你或许应该查一下,曾经有客户被我逼死,现在已经至少有5个股民被我逼得跳楼自杀。”顾子夕看着她淡淡的说道:“我明白告诉你,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什么目的,许诺永远都不会见你。”

“她在找我。”曾蔚然恼怒的说道。

“但是她会永远也找不到你。”顾子夕的神色一片冷然。

“你为什么这么做?”看着他冷然而笃定的表情,曾蔚然不由得心生惧意。

“亲情既然做不到雪中送碳,我们就不需要锦上添花;对她现在的生活来说,你是多余的。”顾子夕轻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

“我话就说到这里,你如果还不清楚我这话的决心有多大,就去买几份最近的报纸看一看,或者百度一下顾子夕这个人。”

顾子夕说完后,便转回了电梯。

看着电梯门慢慢的关上,这个霸道强势的年轻男子的脸,完全消失在眼前后,曾蔚然这才明白——他不是来和她讲道理的,他就这样悍然拒绝了她这个妈妈去见女儿。

“亲情既然做不到雪中送碳,我们就不需要锦上添花”

因为在她们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抛弃了她们,所以现在她们不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也没必要出现了吗?

只是,她并不想认回女儿、也不想占他这个亿万富翁女婿的光,她只是想见见……是啊,见又有什么意义呢?

“妈妈,你知道吗,你走的那个晚上,姐姐为了救我而被马群踢倒,心脏从此衰竭;”

“妈妈,你知道吗,奶奶在你走后的三年,以七十岁高龄下矿挖煤,死于矿井。”

“妈妈,你知道吗,我从十二岁开始,带着许言四处流浪,边上学边赚钱给她治病;”

“妈妈,你知道吗,我们为了活下去,你女儿许言做过十几次次大大小小的手术,终身服药;你女儿许诺,十八岁为人代孕,去赚手术费。”

“妈妈,我只想问你:你么多年,你真的安心了吗?”

“妈妈,我只想告诉你:如果我们有选择出生的权利,一定不会选择你做我们的妈妈——”

如果有选择出生的权利,一定不会选择你做我们的妈妈……

曾蔚然将身体靠在电梯的门上,汹涌的泪水决堤而出——再见,不过徒增恨意与伤感而已,何必……

“女士,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一个护士走过来看着她问道。

“不用,谢谢。”曾蔚然哽咽着答着,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或者,您去那边休息一下。”小护士见她哭得伤心,以为是她的亲人出了什么事,说话的声音压得低低的。

“谢谢。”曾蔚然看了一眼紧闭的电梯门后,便转身快步往外走去——既然不可能再生活在一起,那就各自不要打扰了吧。

言言、诺诺,是妈妈对不起你们;但是,妈妈也只能这样了。

s市的天空,湛蓝明透,比海边的只好不差;在这样明媚蔚然的天空下,曾蔚然狠心着将过去、将女儿、将亲情,完全的丢弃在那不愿再想起的灰色岁月里——她现在的生活,也同样不容打扰。

“看了这许久的书,要不要睡会儿?”顾子夕回到病房,许诺还在看书,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是要睡会儿了,我觉得我会慢慢习惯并爱上这种猪一样的生活的。”许诺将手中的书递到顾子夕的手里,抓着被子躺了下去。

“你难道不知道,养猪很有成就感吗!”顾子夕笑着,扶着她躺好后,轻声说道:“你先睡,顾梓诺一会儿给你带甜品过来,他和张妈一起做的。”

“他这两天情绪怎么样?”许诺轻轻打了个呵欠,看着顾子夕问道。

“挺正常,象我们以前相处一样。”顾子夕微微的笑了。

“真好。”许诺微笑着,轻轻闭上眼睛:“我睡了,你去忙吧,不用总看着我。”

“恩。爱你。”顾子夕低头在她闭着的眼敛上轻吻了一下,返身回到隔壁的房间,并将中间的门给关上了。

“刚才她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顾子夕将林晓宇喊到门外,低声问道。

“说是听到有人喊她,我说是记者,被您赶走了,她就没再问了。然后一直安静的看书,直到您回来。”林晓宇小声说道。

“恩,她妈妈来过的事情,不要告诉她。”顾子夕沉声说道。

“顾总,不问诺姐自己的意见吗?”林晓宇顿了顿,憋出这话来。

“她现在的身体,不允许有任何的情绪波动。”顾子夕轻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对于她母亲的爱和恨,她都不该有。”

“哦,我知道了。”林晓宇点了点头,与顾子夕一起返身回到病房里。

两人打开电脑,开始跟进公司事情的进度。

第二节:顾氏:收购的消息

“子夕,顾东林有行动了。”在下午四点的时候,财务总监打了电话过来。

“说。”顾子夕眸色微沉,情绪却没有任何变化——顾东林,当然会有行动。

“他通过一个投资公司,向公司董事会递了收购合同过来。”财务总监说道。

“方律师的意见呢?”顾子夕问道。

“以股份占有额来说,大小姐和云鼎公司合起来,大于老张三人和老夫人的股份,我们可以控制公司以什么价格、什么形式卖给谁。”财务总监清晰的说道。

“这个我知道,我是问方律师的意见。”顾子夕有些不耐的问道——他如果连这个帐都算不清楚,怎么敢玩这么大的局。

“哦,方律师的意思是,不要在这件事情上再生枝节,直接按原计划,将公司卖给您自己。至于顾东林,再寻找合适的机会。”财务总监这才明白顾子夕的意思,连忙转告了方律师的意见。

“好,告诉方律师,一切按原计划进行,我这边没有意见。”顾子夕点了点头后,便挂了电话。

“景阳,顾东林提出收购顾氏,看来他对顾氏还真是不死心呢。”顾子夕走出病房,点燃一支烟后,给景阳打了电话过去。

“按我们的计划推进,不用管他。”电话那边传来景阳温润依然的声音。

“是的。朝夕情况还好吗?”顾子夕点了点头,沉声问道。

“你怎么搞的,那么多保安和保镖跟着,还让人把脑袋给砸肿了。”提到朝夕,景然不由得责怪他这个弟弟保护不力。

“当天情况太混乱了,许诺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顾子夕伸手按了按额头,有些沉郁的说道。

“对了,许诺情况怎么样?”提到许诺,景然也担心起来——她的情况他是知道的,她再不是大家印象中那个健康阳光的许诺了。

似乎和子夕在一起后,就变得忧郁起来,现在连带着连身体都变得虚弱起来。

想到这里,景阳不由得低低的叹了口气,在电话那端悠悠的说道:“我说子夕,你真得反醒,那么健康阳光的一个人,怎么跟了你就变成了个病秧子呢。”

“胡说八道什么呢,不都是遇上事儿了吗。”顾子夕低声吼着:“她现在静养着,没大问题。你好好儿照顾朝夕,告诉她三天后回来,开股东会议,到时候我代表的是买方。”

“她算着日子呢,你放心吧。”景阳轻轻叹了口气,两人又聊了一些后续的对策后,才挂了电话。

顾子夕扔掉手中的烟蒂回到房间,打开电脑看着和方面的信息——各方的新闻,仍然处于狂轰乱炸的阶段,只是有了许诺被追住院的事后,大多新闻的语气都相对缓和了起来。

对于顾朝夕临走前,委托律师发的官方声明,也被解读为:顾朝夕做为一个强势的女性经营者的最终认输。

除了责问之外,新闻的声音里,多了一些唏嘘。

“顾总,这样的解读,算是好、还是不好呢?”林晓宇看着顾子夕问道。

“当所有的新闻归于理性后,这件事情就算是真正的落幕。”顾子夕没有回答她关于好还是不好的问题——只是告诉她,现在随着股价崩盘而引发的风暴是股民的;接下来,随着顾氏破产而引发的风暴,将是顾氏几万员工的。

接着,由顾氏负债破产而引发的收购争夺风暴,将是他和顾东林之间的。

所以,这一场风暴,现在才不过刚刚开始——等着他们的,将是一场持久而危险的搏奕。

“爹地,许诺起来了吗?”顾梓诺抱着保温盒推门而入,黝黑的眼珠骨溜溜的转动着。

“我们一起去看看。”顾子夕合上电脑,从儿子手里接过保温盒,转头对林晓宇说道:“给你两天假调整一下,接下来一段时间,可能不会有休息了。”

“好的,我有心理准备的。”林晓宇点了点头,边收拾电脑边说道:“顾总放心,所有的信息和工作跟进,我会随时关注,每天都会有邮件给您。”

“对我来说,你的重要性,已经和宝仪一样了。”顾子夕看着她微微笑了笑。

“我……”林晓宇的手不由得微微一顿——这可是多高的评价呀。

“谢谢顾总,我会继续努力的。”林晓宇咬着下唇,克制着心里的喜悦,快速收好电脑和文件后,和顾子夕、顾梓诺、张妈打了招呼,便转身往外一路小跑而去——喜悦的情绪,将这两周来连续高强度的工作所带来的压力一扫而空。

“晓宇阿姨真可爱。”顾梓诺若有所思的看着顾子夕。

“每个人的付出,都需要接受者的肯定。”顾子夕牵着儿子的手,走进许诺的房间——许诺仍然还睡着。

“我发现许诺现在好能睡呀。”顾梓诺有模有样的叹了口气。

“她太累了,需要好好儿的休息。”顾子夕看着许诺的睡颜,眸光里一片柔软。

“那我们出去吧,等会儿再进来。”顾梓诺不太明白顾子夕的情绪,只是以为怀了小宝宝就是这个样子。

“我们在这里陪她,好不好?”顾子夕将顾梓诺抱在怀里,轻声问道。

“会吵到她吗?”顾梓诺小声问道。

“不会。”顾子夕微微笑着,拿了一本漫画书,慢慢的翻开、慢慢的念起来——

“有一天,这只小猪终于找以了属于自己的翅膀,可是他却为难了——要不要飞走呢?它的理想在远方,可他的爱人在近旁……”

顾子夕的声音低沉而副有磁性,偶尔会有顾梓诺软糯的声音间或提问着,整个房间里,只有许诺轻浅的呼吸声、书页翻动的声音、父子两人一问一答的故事声——这样的画面,无比的温暖而安宁。

许诺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父子两人,只是温柔的笑着,却是一语不发。

“你醒了?”顾子夕转头看她。

“继续啊,你讲故事很好听。”许诺娇软的说道。

“许诺,你说这只猪会飞走吗?”顾梓诺有些紧张起来。

“我……不知道,我们听爹地讲吧。”许诺的眸色微微沉暗——这本漫画的结局,她想,应该改变。

顾子夕沉眸看了她一眼,接着往下念到:“粉色的小猪犹豫着,白色的小猪一脸忧郁的看着他……”

“我们每个人的身边都有一只爱着他的白色小猪,而她,却没有翅膀。如果是你,你会选择飞往理想?还是留在爱人的身边……”顾子夕浑厚的声音,在房间里轻轻回荡。

许诺眨着眼睛看着他们,低低的说道:“我选择留在小白猪的身旁,陪他一起看三月风起、陪他一起看樱花飞扬……”

“我要变成机器猫,带着小白猪一起去飞。”顾梓诺天真的说道。

“你最棒。”顾子夕不由得沉声低笑。

一家三口,相视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