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19静水微澜

Chapter019 静水微澜

回到海滨家里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

站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的谢琅父女两人的对话,她半天迈不开脚去——

“老爸,我觉得我比那个许诺幸福多了,我妈可是把我当宝贝疼的呢。”

“恩,所以你要知足。你曾阿姨待你也不错。”

“爸,你是学逻辑的,难道你真的认为,一个连自己亲女儿都抛下的女人,会对继女是真心疼爱?”

“晴晴,这几年可都是你在刁难曾阿姨,她对你可是没话说的。”

“所以你才要怀疑她的动机才是。”

“晴晴,你今年18了,陪在爸爸身边的时间也不多了。爸爸年纪大了,总要找个伴儿。你说爸给你找个学院派的后妈,以你这性子,还不得受气呀?你曾阿姨的文化水平是低了些,但对你好、对咱们家又熟、照顾爸爸也很周到,这不挺好吗?”

“那你的意思,你找她是为了不让我受气喽?”

“有这个原因。”

“不是因为你爱她?你也没有在妈妈生病的时候和她在一起过?”

“晴晴!”

“我就是膈应这一点,我妈病成那样……”

“不是你想的那样。那段时间爸又要上课又要照顾你妈,不是也病了吗。你曾阿姨晚上过去照顾我吃药什么的,有时候见我特别不舒服,就在沙发上歪着没出去,没你说的那回事。”

“真的?”

“爸现在和她是夫妻,有必要骗你吗?”

“那你是爱她多、还是爱我妈多?”

“爱情是年轻人的游戏,爸为什么找你曾阿姨,原因也和你说过了。原本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也没必要一一向你解释。只是你慢慢大了,爸不希望你因为对爸这段婚姻的不满,让你变得没有教养。也不希望这段让你不满意的婚姻,影响你以后的恋爱和婚姻。”

“爸……”

“人总是会有些缺点的,你曾阿姨长得好,就是没文化,但要找个把她惯着捧着的男人,也不是找不到;我找人家照顾这个家、照顾你,人家也总要图点儿啥不是?”

“那也是……可是连自己女儿死了都不去看的女人,想着她对我那么忍,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只要她对你好,其它的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好吧。为了我老爸老了的幸福生活,我以后就不为难她了。不过老爸,你那点儿钱呀、保险什么的,可得自己看紧点儿,可别让别人算计了去。”

……

曾蔚然转身慢慢朝海边走去,后面谢琅说了些什么,她没有去听。

她是现实的,她只想在这个城市里,给自己找个依靠可以光鲜的生活下去。

和谢琅结婚后,其实和她做保母的时候,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一样的做着整个屋子的卫生、做着全家人的一日三餐。

硬要说有什么改变,也不过是谢琅往卡里打的钱,由从前的一个月3000,增加到8000;以前在一楼的客房睡觉,现在搬到二楼的主卧室睡觉;以前出门别人喊她曾阿姨,现在喊她教授夫人。

这些变化,于她来说,其实都是次要的。她看中的,不过是在寂寞的时候,身边有个人陪伴;不过是不用再为生活发愁。

而谢琅待她也算不错,这样的生活,她真是挺知足的,真的没有打过他在钱财方面的主意。

“人总是会有些缺点的,你曾阿姨长得好,就是没文化,但要找个把她惯着捧着的男人,也不是找不到;我找人家照顾这个家、照顾你,人家也总要图点儿啥不是?”

谢琅的话,让她有些难受;而谢琅对许诺这件事的态度,也让人有些琢磨不透——他到底怎么看自己对女儿的态度?他说的话又有几分真心?

若认,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多了个拖油瓶,越发的以为自己是看中了他的钱?若不认,他又会不会觉得自己太过无情冷血了,以至于改变对自己的态度?

难受过后,曾蔚然不由得又为现实而发起愁来——唉,诺诺,是妈妈对不起你们姐妹,可你也别害妈妈呀。

曾蔚然在海边坐了好一会儿,直到天已经黑得不容她再继续坐下去,这才抓起手上的包,慢慢往别墅走去。

“蔚然,怎么这么晚回来。”谢琅下楼倒水,看见曾蔚然正在玄关处换鞋。

曾蔚然勉强笑了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低声说道:“赶着回来的,怕你和晴晴明天没早餐吃。前阵子阴雨天气,现在好不容易晴了,被子什么的也要晒晒了。”

“你也要学会偶尔放松一下,神经绷得太紧不好。”谢琅伸手接过她手里的包,揽着她的肩膀往里走去:“见到女儿了?聊得还好吗?”

曾蔚然的语气微顿,自然的说道:“见到了,和电视上看起来一样的漂亮迷人。只是时间太久没有相互的消息,所以显得陌生,聊不到一块儿去。”

“恩,是这样的,时间和距离可以改变很多东西。”谢琅轻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大家的圈子不同,以后可能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她先生是做生意的,很疼她……”曾蔚然低低的说道。

“恩。”谢琅微微笑了——他不知道曾蔚然见许诺的过程,但仅凭她当天赶回来的行为、凭着她评价顾子夕与许诺关系的这句话,便明白了:顾子夕夫妇,并不乐见她这个母亲的出现。

以后,两个家庭之间,不会再有交集——这正是他想要的。

从道义上讲,他该支持她去见女儿;从私心里讲,他不希望现在的生活有什么变化。纵使那个顾子夕再有钱、那个许诺再有名,也不过是生意场上的人,和他现在这种学术圈,当然不在一个层面上。

所以谢琅在确认了曾蔚然不会与那个女儿有更多的交集后,便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略提了一下谢晴晴出国旅游的事后,便先回房休息了。

曾蔚然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虽然她自己原本没打算让女儿来影响自己现在的生活,可谢琅这个态度,也让她微微的寒心。

而她的生活,在这次的事件后,真的还能恢复到之前的平淡与平静吗?

这真是天知道了。

第二节:朝夕:别再宠坏一个女人

三天后,顾朝夕在一片舆论声中回国。

回国后,便钻进写字楼里,与财务、法务一起没日没夜的研究公司售卖的文件和数字。

所有的文件和数据都出来后,通知顾子夕,他却让她去医院。

“我在医院办公,这边电脑打印机都有。”

“你这是疯了吧!不过怀个孕,你有必要天天陪着吗?这是怀皇太子呢?”

“皇太子关我什么事?这是我的孩子。”

“你……”

“你可以在9:30到11:30,14:30到17:30这两个时间段过来,其它时间我都要陪她。”

“你……我现在出发。”

顾朝夕心里一阵恼火——现在是什么时候呢?为了这个计划,所有人都在拼着,他却还要陪那个女人。

虽然心里发恼,却也知道顾子夕坚持的事情,没有人能拗得过。当下收拾了电脑和资料,与财务总监一起,外加一个保镖,匆匆离开了写字楼。

顾子夕到医院的时候,顾子夕和林晓宇都埋头在电脑里,一片忙碌的样子,倒不是她想象中的——正陪着许诺聊天说闲话。

这让她心里多少好受了一些。

“大小姐这边坐。”林晓宇见她们进来,忙起身轻手轻脚的去到许诺那边拿了两个椅子出来放在桌边。

“头上的包好了?”顾子夕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看了顾朝夕一眼。

“还知道关心我呢?”顾朝夕沉着脸坐了下来。

“我只关心你接下来出镜的状态。”顾子夕看着她微微一笑:“顾朝夕的狼狈,也只是那一刻而已。你说呢?”

“嗯哼……”顾朝夕轻哼了一声,沉凝的表情透着微温——他们姐弟,关系不算太好,但这样的理解与相互扶持,却一直都在。

“法院已经受理了我们的破产申请,交给法院的资产报表与负债清单,傅总(财务总监)说你都看过,从这份清单上来看:主要是员工工资和保险、银行债务、上游客户帐期内的债务、经销商承诺的奖励和返点。”

“我和法官有过交流,说到我们并不准备卖不动产来还债,一来这些不动产以拍卖的形式售卖的话,价格肯定高不起来,仍然是资不抵债的结果;二来我们除了这些不动产,顾氏的品牌还是有品牌价值的。”

“所以我向法院申请了破产决议前的时间,告诉法官,我会说服我的投资人买下公司、品牌,当然,也包括债务。”

顾子夕将法院的进程向顾子夕简单复述了一遍,看着顾子夕说道:“我觉得,大约在下周一、或下周二,与所有买家碰面是比较合适的时间,不会给人留下任何的话柄。”

“可以,就周二。”顾子夕点了点头:“顾东林的投价单位是哪里?”

“蓝鼎。”顾朝夕将顾东林的收购文书递给了顾子夕。

“蓝鼎?秦蓝?”顾子夕接过来后,草草翻看了一下,不禁疑惑——虽然以秦蓝的眼光,能看出顾氏破产后的市场价值,但以他现在的资金实力和精力,全力争取市里的PE能源项目,已经是捉襟见肘的事,为什么会在这时候选择和顾东林合作?

这样一来,他的蓝鼎倒是和黄宪的云鼎一样,同时竟投了市里的PE能源项目,和顾氏这家刚刚破产的上市企业。

“或者,他是想以以博大,用自己的壳儿,借顾东林的力,挂上收购顾氏的牌,在争取PE能源项目的时候,能够增加筹码?”顾子夕看着顾朝夕,低声自语着。

“你和他很熟?”顾朝夕疑惑的看着他。

“是许诺前公司的前中华区负责人,后来改做投资。”顾子夕简单说了下秦蓝的情况后,对顾朝夕说道:“通知所有买家、股东、还有那五个特大散户,周二召开会议,会议当时就拍板下来。”

“顾东林的竟买书,你不看吗?”顾朝夕见他将文书推回给自己,不禁皱起了眉头。

“没必要,他若知道我也参与竟买的话,这份报告你肯定会给我看,所以他到时候不会用这份的。”顾子夕淡淡说道:“而且,如果他知道我竟买,你一定不会卖给他,所以他要做的只不过煽动其它几个股东和散户的情绪而已。”

“所以?”顾朝夕看着他。

“没有所以,都这时候了,哪里容得他捣乱。”顾子夕的眸色一片冷意。

“我知道了。”顾朝夕点了点头:“例行的三家公司的对比报告,我还是做一份,到时候你帮我看看。感情层面之外的理性分析,咱们也不能落人口实。那个秦蓝什么的,如果只是利用这个行为,而不是真心帮顾东林竟投呢?”

“由得他去,盯紧我们自己的业务。”顾子夕慎重的交待着她。

“好的,我明白了。”顾朝夕收起面前的报告和电脑,站起来后,转头看了看隔壁房间的方向,微微皱眉问道:“你就天天陪在这儿?”

“恩。”顾子夕将几份文件递给林晓宇后,也站了起来。

顾朝夕看了林晓宇和财务总监一眼后,见他们识趣的先离开后,这才对顾子夕说道:“你别忘了,当年蜜儿就是被你这么惯着,后来就依赖着完全离不开你了。但凡你少宠她一些,你们离婚后,她也不至于无助到要死要活的。”

“许诺和她不一样。”顾子夕淡淡的说道。

“现在看来或许是不一样,谁知道以后呢?就算是为她着想、为你以后的幸福生活着想,你也不能这么惯着她、宠着她。”顾朝夕看着他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心里有数,你回去吧,这么多事情还不够你忙得焦头烂额的吗?”顾子夕轻扯了下嘴角,眸子里有着淡淡的不耐。

“嗯哼,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懒得理你。”顾朝夕轻哼了一声,弯腰拿起自己的电脑和资料,沉着脸转身往外走去。

“如果有记者跟着你,不用躲,让他们拍,开车追来躲去会有危险。”顾子夕跟着她走到门外,沉声叮嘱着。

“傅总,我们回公司。”顾朝夕也不理他,喊了一声财务总监后,便径直往外走去。

“顾总,我们先走了,三个公司的收购分析对比报告,我和大小姐完成后,就发给你。”傅总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和顾子夕打了招呼后,快速的追着顾朝夕而去。

“顾总,那我也先走了。”林晓宇悄悄吐了吐舌头,回到房间拿了电脑和资料后,也便离开了。

顾子夕转身回到房间里,却看见许诺正拿着一本书闲闲的翻着。

“什么时候起来的,怎么没喊我。”顾子夕微微一笑,快步走了过去。

“你们不是忙着麻。”许诺放下手中的书,看着顾子夕说道:“我应该明天可以出院了吧?”

“下午再做个全面检查,确定一切稳定就可以。”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她认真的说道:“不过,不能因为出院了就大意,要有孕妇的自觉。”

“你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很可怕。”许诺伸手捏了捏他的脸,笑着说道。

“和你说正经的,认真点儿。”顾子夕微微皱眉,严肃的说道,只是却也没有拉下她在自己脸上作威作福的手。

“知道了。”许诺皱了皱鼻子,只觉无趣的放下了自己的手。

“这是大事,必须严肃。”顾子夕捉住她退下去的手,眸光微微一软,轻声说道:“其它的都由你,恩?”

“都说知道了。”许诺眯起眼睛微微笑了笑:“我也算有经验的,知道该怎么做,你放心。”

“你的经验不作数,一来你那时候年龄小;二来那时候有两个保母伺候着你,你什么也不用做。现在你有工作,而且现在工作的环境还特别复杂,恩?”顾子夕不同意的摇了摇头。

“好吧,我不说话了,反正在这件事上,只有你说的是对的。”许诺重重的低下头,真是败在他的固执与认真里了。

“恩,这个认知我认同。”顾子夕笑着轻轻揉着她的头发。

“刚才是朝夕来了吧?公司的事情怎么样了?”许诺抬头看他。

“都在进度中,法院受理了破产申请,朝夕申请了延期宣判拍卖,下周进入内部售卖谈判。黄宪代表云鼎、我代表个人、秦蓝代表蓝鼎,进行了正式收购投标。”顾子夕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秦蓝?”许诺不禁疑惑。

“恩,他实际代表的是顾东林,他只是出面,钱是顾东林出。于顾东林来说,他的机会在于煽动股东反对朝夕;于秦蓝来说,我能想以的唯一理由,就是市里的能源项目。”顾子夕一一分析着。

“以势借力吗?”许诺沉吟着。

“我分析是这样,具体的说不准。不过这对我们的整个方案来说,也不过是增加一点点的阻力,不影响结果,所以我们可以不用去管他。”顾子夕将秦蓝的事情撇过一边,这次顾氏的诉前售卖,法院不干预,所以结果他有着十足的把握。

“恩,关注自身就好。”许诺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笑着说道:“顾太太后天有拍摄任务,现向顾先生申请,看一看拍摄的细节要求。请顾先生批准。”

“调皮。”顾子夕笑着用力揉了一下她的头发,起身将放在一边的文件拿给她。

“谢谢顾先生。”许诺笑着接了过来,靠在床头慢慢的翻看着。

看着她柔润的笑脸,顾子夕的眸色一片温柔的暖意——一切,似乎比当初更好:他们只需要单纯的相爱着,再没有任何的阻力。

“你看着我,我怎么看得进去文件麻。”许诺抬眼看他,紧紧皱着眉头,眸底却满是笑意。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顾子夕轻挑眉梢,笑话着她的自说自话。

“你不知道,你的目光很有侵略性吗?”许诺轻哼了一声,又低下头去,继续看自己的的文件。

“真是不会说话。”顾子夕笑着摇了摇头,起身出去拿文件过来,坐在床边——工作着、也陪着她。

第三节:莫里安:封面里的完美男人

卓雅公司,莫里安办公室里,镁光灯、反射伞、高低两台专业的摄影器材,两个大胡子的摄影师,都已经各就各位。

严若兮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居然也赫然在坐。

“你在那边沙发上坐着等我,拍完了再和你说话。”莫里安边解开衬衣的扣子边对严若兮说道。

“喂,你当模特儿好帅呀。”严若兮小声说道。

“过去吧。”莫里安轻挑了下眉梢,转身看向Averill:“可以开始了。”

“OK,你带了几件衬衣?”Averill一边亲自调整绘图桌的角度,边问道。

“四件,我知道你喜欢用白色,不过我不喜欢。”莫里安穿的是一件茶色印花的衬衣,他走到Averill已经调整好的缓图桌边,自然的将袖子挽了起来——艺术风格的印花、袖子挽到臂弯的率性,配上时尚的黑边眼镜,一个艺术感十足的职场先生跃然眼前。

“NO,这一期我想用红色。”Averill冲着他摇了摇食指,微笑着说道。

“哦?”莫里安的眸光微闪,淡淡说道:“我拒绝一切话题性的炒作,我只做专业的东西。”

“我们合作这么久,你要相信我的专业度。”Averill边说着,边将沉黑色的绘图桌上,放着的几本散开的创意杂志随意的散开、三四本厚重的工具书移到角落,一堆散乱的、上面有着各式图案的稿纸一一铺呈在莫里安的面前。

“OK,可以了。”莫里安点了点头,拿起绘图铅笔、弯腰在面前的稿纸上快速的描绘着。

Averill看着莫里安迅速进入状态的样子,不禁满意的笑了,自己也拿着单反相机不同角度的拍着——

“强光转到背后,我要逆光的效果。”

“反光板拉下一些。”

“Eric的下巴微微抬一点,一点点。”

“能不能有点儿表情?”

“算了不要表情,自然绘图的样子。”

“这一组OK。”

Averill打了个OK的手势后,对莫里安说道:“一下组是站在成品片子前面的镜头,换粉色衬衣。”

“OK。”莫里安配合着,在工作人员临时拉起的布帘里迅速的换了衬衣出来——白底上起粉色勾线花朵,与上一件茶色花朵的衬衣,其实是一个系列。

而淡淡的粉色、线线的勾线、写意的花朵轮廓,让原本儒雅的他多了几份少年的明朗,修长的身躯挺拔而硬朗、从容的步伐里踏出几分出尘的味道——犹如烂然纷飞的樱花里走来的少年,却又比少年多了成熟的味道。

看着灯光效果里的他,严若兮一时间竟收不回眼神去——莫里安吸引她的,向来都是他儒雅沉静的气质、温和包容的风度,却从来不知道,他的五官也是这么出众;从来不知道,在镁光灯下,他可以出尘得如昨日少年。

是不是,她错过的、他的少年时光,就是如此?

严若兮微微眯起了眼睛,眼里、心里,全然只有一个他而已。

“也只有你能穿出这款衬衣的全部味道。”Averill赞叹着说道。

“你事前没有和我说要用哪个片子?”莫里安看着办公室大屏幕里放出来的,去年参加Y视竟标的片子,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我的意思是用最近一次的。”

“卓丝这一次,是你和Shine共同创作的,她现在的极具话题性,而我们两期之间也有隐线关联。所以我认为这一期比较好。”Averill微笑着说道。

“你觉得我的作品,需要搭她的顺风车吗?”莫里安轻扯了下嘴角,没有表现出不悦,但语气已经有些不太好。

Averill似是忽略了这一点,微微一愣后,看着他笑着说道:“这样你看行不行——两个片子都用,最后选稿的时候,我们看效果。”

莫里安微敛双眸,想了想,便应了下来。

“OK,开工。”Averill对摄影师做了个OK的手势后,背景的影片定格在德国小镇的画面上。

莫里安站在投影幕布前,摆出各种造型,任他们取角度拍摄。

在换了新的片子后,莫里安身体微微侧了侧,让镜头里出现的广告画面更多一些。

Averill微微笑了笑,在各个角度都拍摄完成后,对莫里安笑着说道:“你这是在告诉我,必须选个这片子了吗?”

“合同上有约定,我只有建议权,选择权在你。”莫里安淡淡的笑了。

“我会最大程度的尊重你的意见,谁让我们的合作,一直这么愉快呢。”Averill爽朗的笑着说道:“我确定照片后,会让文字组将专访稿方向发给你,软文由你全权负责。”

“OK,谢谢信任。”莫里安点了点头,看着Averill问道:“Shine的拍摄是什么时候?”

“后天。”Averill低头边看着相机里的毛片边应道。

“也就是明天出院是吗?”莫里安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她的拍摄你们,你们多辛苦一下,一组片子多分几次拍。”

“她那个老公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灯光强度、拍摄时间,都提了要求;更夸张的是,他会全程在场。”提起顾子夕,Averill不禁摇头:“我没见过这么难打交道的男人,太强势了。而让我没办法的是:他说的全部违反合同约定。”

莫里安的眸光微微沉暗,淡淡说道:“Shine现在的身体很特殊,以他的身份和身家,能让她接这个拍摄,我已经意外了。”

“确实,以他的个性,想象得出来,在Shine的工作上,他做了很大的让步。”Averill耸了耸肩,不以为然的说道:“以Shine的个性和才华,他不能把她藏在家里。”

“不会的。”莫里安见他们收好了道具,便伸手与两个摄影师握了握,温润的说道:“辛苦了。”

“与你合作很舒服。”两位摄影师笑着与他握了手后,扛着机器先行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OK,我们今天就到这里,毛片修好后我会发给你。”Averill收好了自己的相机和工具包后,朝他挥了挥手,转身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安静坐在沙发里的严若兮,心里不由得若有所感。

“怎么突然过来了?”莫里安将桌子和资料都移回原位后,从冰箱拿了瓶果汗递给严若兮。

“你马上要去德国了麻,所以过来看你,顺便送你。”严若兮一脸娇俏的看着莫里安。

“旷工?还是请假?”莫里安轻挑挑眉梢,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工假。”严若兮歪着脸看着他:“有个古建筑的考察任务,在江西那边。因为那边经常有流沙和山体滑坡什么的,所以这个建筑再不去测量,可能今年雨季一过,就没了。”

“组长说,我是女孩子、又不是本地人,所以给我假期,一来休息、二来和家人商量,是否要同行。所以我名正言顺的就有假期了喽。”

“那你是要来和我商量吗?”莫里安沉眸看着她。

严若兮摇了摇头,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小声说道:“也不是,我已经决定过去了,但是想求你一件事,别告诉我爹地和伯安,他们要知道了,一定会绑我回去的。”

“你怎么就笃定,我会同意呢?”莫里安微笑着看着她。

“我……”严若兮不由得语结,抬起头来皱眉看着他:“因为你是Eric呀,因为你一直欣赏和喜欢女生更职业一些呀、因为你不会把我当作婴儿麻。”

“别去吧。”莫里安看着她淡淡说道:“古建筑测量,不差你一个人;别处安全地带,也还是有机会。工作和兴趣,都是以安全为先的。”

“呃……”严若兮没想到他会反对自己去,不由得睁大眼睛愣在了那里。

“好了,我今天提前下班,走吧。”莫里安站起来去拿车钥匙,不再提这事——似乎,这件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严若兮慢慢的敛下眸子,嘴角情不自禁的弯起一弧暖暖的笑意——他是不是在关心自己?

只是,那到底要不要去呢?

严若兮呆呆的坐在那里,心里开心着、也犹豫着,嘴角还噙着温暖的笑意——十足一个陷入恋爱里的小女生的模样。

“这次我订的市内的酒店,离你公寓很近的。”上车后,严若兮对莫里安说道。

“住我那边吧,有多的房间。”莫里安淡淡说道。

“我……”严若兮突然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虽然他说过了,从德国回来就商量结婚的事情,可是、可是,这不是还没商量吗?

“喂,允宁?”

“恩,我在开车。”

莫里安将电话递给严若兮:“帮我插上耳机。”

“哦。”严若兮忙从盒子里拿出耳机帮他插上,然后把耳机塞进了他的耳朵里。

“可以了,什么事?”

“秦蓝?PE项目?”

“我先回家一趟,半小时后你来我家楼下的咖啡厅。”

与允宁约好后,莫里安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林副市长不可能把这个项目交给秦蓝,他现在还不放弃,是找到介入的路径了吗?和允儿会有关系吗?

莫里安加快了车速,快速往公寓的方向开去。

看着莫里安挂了电话后便开始沉思,又听他提到允宁,严若兮看着他的侧脸,不由得若有所思……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