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0先下手为强

Chapter020 先下手为强

“若兮,行李晚上回来再收拾,先下去吧。”莫里安将行李放下后,对严若兮说道。

严若兮睁大眼睛看着他,犹豫着说道:“我不认识你朋友也。”

“不想去的话,就洗个澡休息吧。”莫里安点了点头,对她的想法不置可否。

“那个……”严若兮的语气微微一滞,想了想又说道:“我还是和你一起吧,你的朋友我也要慢慢认识的,对吧。”

“恩。”莫里安的眸光微暗,轻应了一声后,与她一起往外走去。

看着突然沉默下来的莫里安,严若兮快走一步跟上他,伸手挽着他的胳膊,将头轻轻靠在她的肩头。

看着严若兮一副没心没肺的小女儿模样,莫里安淡淡的笑了——在感情上,她在执着中带着些一往直前的傻气;面对他淡然中毫无温情的对待,她总能找到让自己开心的理由,而让这段感情有理由进行下去。

而他却连最初答应的——在燃尽的爱情里,将仅余的包容和宠爱都给她,似乎也没有做到。

是该反省了,不是吗!

莫里安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侧头看着靠在自己肩头的严若兮轻声说道:“我和允宁是大学同学兼死党。我的朋友,以后有机会慢慢带你认识。”

“也不是都要认识的,他比较特别麻。”严若兮眯着眼睛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带着些不好意思。

“他父母对我很好,从前也给我很多照顾,所以他们的事情,我会多关注一些。”莫里安隐晦的解释着,他和允宁、和林家这看似理不清、实则泾渭分明的关系。

“eric,我是有一点小小的担心,但是你不用太管我。你知道我这个人的,事情过去了我就忘了。”严若兮用力的皱了皱鼻子,单纯的笑容,既让人觉得安心、又让人觉得酸涩。

“我会尽力做到让你安心。”莫里安抽出被她挽着的手臂,轻轻揽在她的腰上。

“我总是相信你的。”严若兮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莫里安轻轻点了点头,揽着她快步往咖啡厅走去。

莫里安和严若兮到的时候,允宁还没有到。莫里安抬腕看了看时间,以允宁的速度,应该也要到了。

当下便与严若兮找了相对隐蔽的位置坐了下来——果然,刚把咖啡小食点好后,林允林就到了。

允宁站在门口,看着莫里安对面的这个小女孩——五官算不上精致,但脸上的酒窝让她看起来特别讨喜,似乎就算没在笑,也有股子自然的笑意流露出来。

眉眼间流动的眸色,让人轻易的将她的心思一揽无余。

“莫里安怎么会喜欢这种没长大的小女生?”林允宁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喜新厌旧就是这个意思吧?就算爱而不得、就算只是将就,也要这样的青春年少才好。”

这是在看到莫里安和严若兮新闻后的林允儿对允宁的妻子说的话——当时的允儿,脸上受伤的表情,让人涩意难平。

林允宁看着两人的相处——莫里安淡然从容,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严若兮娇俏灵动,不管莫里安如何反应,她总是一脸笑意、自顾自的继续着自己的话题。

林允宁似乎又有些明白莫里安的选择——在爱而不得后,再找一个伴侣,不用花太多的心思去爱她哄她、简单轻松的相处,该是除爱情之外,最好的相处方式吧。

林允宁在看见莫里安已经是第三次抬手看时间后,这才快步的走了进去。

“老莫。”林允林伸手拍在莫里安肩上。

“怎么这么慢。”莫里安回头看他,示意他坐下来。

“有点儿堵。”林允宁坐下后,端起莫里安为他点的咖啡喝了一大口后,转眸看向旁边的严若兮。

还没等他说话,严若兮大方的将手伸到他面前:“你好,严若兮,eric的女朋友。希望不会打扰以你们。”

林允宁沉眸看着她,眸光微微闪了闪,伸出右手与她轻轻握了握,淡淡说道:“老莫觉得合适就成。”

严若兮微笑着收回自己的手,从随身包里拿出一本书和一支笔来,自得的翻看着,果然是不在理会他们。

她手里的书,正是一本《江西古建筑概略》,莫里安看了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过心里惦着允宁说的事情,便暂且把这件事情先放过一边。

“你说的Pe项目和秦蓝是怎么回事?以‘蓝鼎’公司的实力和业内口碑,并没有达到与市里合作的级别。四家投资公司,应该是很好选择才是,他又有什么动作?”莫里安看着林允宁不解的问道。

“对于投标资格,他原本是没有。当时是邬局长给他做了担保,有了这条,也就有了投标的资格。”

“在投标公司的实力评估上,他也有几项特别低的:比如说成立年限、资金流动能力、客户数量与业内口碑,这几项得分都低。”

“但也有得分比较高的项:比如说注册资金、能源项目的经验、综合盈利能力。谁都知道,注册资金是可以操作的,当时又是邬家给办的,所以这项得分高根本就是虚的;而能源项目经验,也是邬家合作的那个案子,而盈利能力,也是这个案子撑着在。除开邬家的支持,他自己作的案子都是几个创新小企业的投资案,目前都还没有盈利。”

“但就算所有人心知肚明也没有办法,整个招标评价系统,不可能因为他一家而改变,所以第一次的筛选,他就这么过了关。”

林允宁将事情的始末大约说了一下,看着莫里安说道:“第一次筛选留下的四个公司,都很有代表性——一家外资企业,表明政府开放的态度;一家在投资领域经验丰富的知名企业,从实力和操作经验上是有保障的;一家起步稍晚的企业,资金雄厚,经验欠缺,如果选这家,项目组的控制权就有保障;最后这一家就是蓝鼎,从入选就做好了淘汰的打算。”

“现在的淘汰不了了?”莫里安看着他问道。

“有困难。”林允宁说道:“第一,在经验和实力上,他刚刚接一个收购案,对象正好是在日化业相当有名的顾氏,并已经接到对方公司的通知,参与对方公司的股东会。他只拿这个通知的邮件和投标书,便能将淘汰的理由给堵住:这么大的收购案,从经验和资金上,证明他完全有能力接Pe的项目。”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你再有实力,到最后关头和其它投资公司联合一下,一样的没机会。而最关键的是——他这步棋,不是走给我们看的,而是走给项目组其它成员和我爸的顶头上司看的。”说到这里,林允宁的神情一片凝重。

“什么意思?”莫里安心里隐隐有些明白,但在这时候他不想再费功夫去猜。

“他找了市长,把自已公司的实力情况都摆了过去,并暗示有人因为私人原因对他进行打压——这个私人关系,就是他和允儿曾经的婚事。”

“同时,他手上有我爸早期的一些材料,这些材料只有邬家有,我想以他的手段,应该是从老邬那里拿到的。”

“所以我爸现在基本就处于上打下压的情况——一方面不敢把项目交给他做、一方面又不敢不交给他做。”林允林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下意识的看了严若兮一眼,见她正认真的看书做笔记,便又看了莫里安一眼。

“抽吧,她不介意。”莫里安拿出打火机帮他点着后,也给自己点了一支。

“想办法销毁他手里的证据。”莫里安知道重点在这里——若他手里没有林副市长的把柄,上头的压力,林副市长自然有办法化解。

有了这个把柄,他几乎就被压得动弹不得了。

“这种事还要你教吗……”林允宁紧紧皱着眉头。

“姓邬的会帮他做人证?”莫里安明折,以林允宁重案组队长的身份,要灭掉证据,并不是难事。只是若灭得掉死证、灭不掉活证,所以在没有万无一失的情况下,他也不会莽撞行动就是了。

“不一定会帮,也不一定会不帮。他现在的态度就是不表态。”林允宁沉声说道。

“以他的个性,与你爸称兄道地的走到现在,他在牢里坐着、你爸在外面风光着;他的女儿被人害死了,你们兄妹自在的活着;我看要他松口也很难。”莫里安点了点头,看着林允宁隐入了沉思中。

两支烟的时间,严若兮压抑着咳了一声,莫里安看了她一眼,掐灭了烟后,对她说道:“你去无烟区坐坐。”

“好。”严若兮合上手中的书,站起来往无烟区走去。在她坐下后,莫里安招手叫来服务员,帮她点了甜点和拼盘。

“挺听话的,和那个许诺似乎是完全不同的类型。”林允宁若有所思的看着莫里安。

“我累了。”莫里安重新点上一支烟,淡淡说道。

“恩。”林允宁点了点头。

“我的意思是,还是先把他手里的证据给掐掉,让林叔叔死顶着上头的压力,不要把项目给他。”莫里安看着林允宁沉声说道:“最大的风险是邬家联合秦蓝,将林叔叔过去的事情翻出来,但这对邬家来说,有同样的风险——那些事,想必他也是全程参与了的。所以,让林叔叔去找他,说明历害关系。”

“再说,有林叔叔在市里呆着,就算保不了他出来,让他少受些苦,总还是做得到的。”

“如果迫于压力,把项目给了他,这其中的风险就大了——以他的经验和社会资源,他还真做不了这个项目;第二,他的资金完全是靠的银行借贷,根本没有现金流,如果银行借贷接不上的时候,项目就会面临停止的局面。”

莫里安沉眸看着允宁,认真的说道:“这样的项目,一旦中途停工,会是什么后果,你比我更清楚。”

林允宁点了点头,吐了口烟圈,沉沉的说道:“我也是这么和我爸分析的,可他已经没有勇气去承担过去了。”

莫里安狠狠抽了几口烟后,对林允宁说道:“我去和叔叔聊聊。”

“也好,他一向也看重你的,虽然因为允儿的事对你有些意见,但在这大事上头,或许能听听你的意见。”

“另外,我想让另一家投标的公司,也去攻攻市长的关。虽然我们把他们的实力都分析给市长听了,但因为允儿和秦蓝曾经的这种关系、加上秦蓝最近对顾氏做的收购动作,还有我爸一直以来的政绩太好惹人眼红,这种种因素加在一起,导至上头还始莫明的施压。”

林允宁将烟头用力的按熄在烟灰缸里,看着莫里安说道:“总之这中间关系错综复杂,我爸的顾虑也有他的道理,但最终总得选一条路去走。”

“哪一条路都是冒险,所以要分析哪个险相对小一些。”莫里安点了点头,也按熄了烟蒂后,对林允宁说道:“你和林叔叔说一下,我晚上过去。若兮下午才飞过来,我得回去安顿一下。”

“不陪她没事?”林允宁扭头看向正坐在无烟区的严若兮——她依然捧着书,边看边做着笔记,很安静乖巧的样子。

“看起来好象很乖巧。”林允宁淡淡说道。

“表面而已,平时挺聒噪的。”莫里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嘴角温柔的笑容里,带着淡淡的包容。

“和允儿之间,真的再无可能了?这个女孩子太单纯,并不适合你。”允宁沉眸看着他。

“她很适合我现在的心境。”莫里安转眸看向林允宁,很现实、也很理性的说道:“对于许诺,我终归也不能完全放下,若兮能够包容我,但允儿不行。”

“你不觉得这样太自私吗?”听他这样说,林允宁不禁有些意外。

“我终究会走进一段婚姻,却不会再那样全力去爱一个人;或许太自私,却也是事实,我骗不了自己,也不想去骗别人。”

莫里安抬头看见严若兮放下手中的书看向这边,朝她微几微笑了笑,对林允宁说道:“我这次选择自私,选择让别人来爱我。”

“我明白了。”林允宁点了点头。

“我先回家收拾一下,晚上我过大院去。”莫里安点了点头,拉开椅子朝严若兮那边走去——他的选择,其实不需要向任何人交待。

只因为他是林允宁,这么多年来,唯一还维持着最初情谊的朋友;只因为他是林允宁,他辜负了八年女子的哥哥——终归,他还是亏欠于她。

“聊完了?解决了吗?”严若兮收起书,拿着包与莫里安一起往外走去。

“恩,晚上还要和他父亲见面聊聊。”莫里安牵着若兮的手,边说边往外走去。

“哦。”严若兮有些失望的应了一声。

“若兮,对不起,你好不容易过来,却没时间陪你。”莫里安握紧她的手,低声说道。

“没关系,你忙麻。再说你在家我也是去睡觉,太累了麻。”严若兮用力的摇了摇头。

“我怎么发现你变乖了呢?”看着她乖巧听话的样子,莫里安的心不由得微微一软。

“因为……因为是我在追求你麻,所以我得努力的讨好你对不对!”严若兮笑着,一脸调皮里,听不出她这话是玩笑还是认真。

“你在追我吗?我怎么不知道?”看着她笑意盈盈的样子,莫里安也开起玩笑来。

“喂,你怎么这样,我追得很辛苦好吧。”严若兮皱着鼻子轻哼了一声,松开牵着他的手,面对着他,倒退着往前走着:“某人说的结婚,我可还记得哦。”

“这个……”莫里安不由得沉声低笑,却又有着淡淡的心疼——她似乎真的追得很辛苦。

“小心别摔了。”一个骑自行车的人从的面冲过来,莫里安伸手将倒行的她拉入怀里,看着她轻声说道:“当然记得,我这辈子,悔过一次婚就够了,不想再悔第二次。”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会每天提醒你的,不让你有后悔的机会。”严若兮微眯着眼睛看着他,那样意在志得的笃定,让人怎么忍心拒绝——怎么舍得后悔。

“其实……是真的喜欢看你笑的样子。”莫里安沉眸看着笑意盈盈的她,脸上一对酒窝透着深邃的甜美。

“知道啦,你说过啦。”严若兮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莫里安沉眸而笑,牵着她的手,慢慢往公寓走去。严若兮拉着他的手,对着夕阳照过来的方向做着各种的手势。

看着他和自己的手指交叉在一起,在地上的光影里,投射出各种可爱的小动物的模样,兀自开心不已。

这样简单的快乐,让31岁的莫里安,生出一股从未有过的轻松。

晚上,莫里安洗完澡离开后,若兮一个人在他家里,将他家里的各个房间,大大方方的参观了一次——上次过来,一共只呆了几个小时,除了厨房和主卧室看过外,其它地方还真没仔细看过。

“还挺大的麻。”

“这个人真是个工作狂,居然工作间比办公室还大。”

“喂,客房,以后你就要被我霸占了。”

严若兮转了一圈后,把自己的行李拉到了客房,然后自认为很贤惠的把他换下来的衣服分类用纸袋装好,让他回来方便送洗。

然后从行李箱里拿出家居服换上,找来卫生工具,大发勤快的,将这一百多平的房间擦了个干净。

“累死我了,真不知道Lila(家里的菲佣)每天要做三层楼的卫生,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严若兮扔下拖布,直接仰面躺在了被她擦得发亮的地上。

“结婚以后,就住这里吗?”

“我以后就是这里的女主人了?”

“eric一定不习惯家里有帮佣,我得学会做这些事的吧。”

“嘿,eric,我是可以很贤慧的哦!”

满头、满身汗水的严若兮,大大咧咧的躺在地板上,闭着眼睛,做起了她的主妇梦……

第二节:莫里安,先下手为强

市政大院里,莫里安到的时候,林妈妈面色有些尴尬,却仍礼貌的给他倒了茶水。

“阿姨身体还好吗。”莫里安接过茶水,客气的问道。

“还行吧,没什么大毛病,就是你林叔叔的事情,一直操心着。”林妈妈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看着莫里安半晌,又欲言又止。

“林叔叔的事,我听允宁说了,一会儿我再劝劝林叔叔,他在市委的地位已很稳固,您也不用太担心。”莫里安看了一眼书房的方向,林允宁正从楼上走下来。

“上来吧,我爸在等你。”林允宁的脸色显然不好。

“阿姨我先上去了,您放宽心,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莫里安低声安慰了林妈妈一句后,便随允宁去了二楼书房。

看着仍如从前般温润淳和的莫里安,想想允儿的现状、想想被秦蓝搞出来的这么多事,林妈妈不由得一阵叹息。

“你说得倒简单,让他捅出来,让他捅出来了,我就得和老邬一样的下场。”

“那林叔叔的意思是?”

“……”

“林叔叔,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我们可以有很多处办法将危险化为最小;可对于未为将要发生的危险,我们却是无法预估的。”

“可以预估。允宁和我说了你们的分析,资金问题也不是问题,我和银行打个招呼,让他公司的资金动起来;有些小项目也可以给他做,确保这个项目顺利完成我再治他。”

“这个项目要做多少年?至少是三年吧。以他的品性,您能保证三年时间,项目能顺利的进行?”

“有项目给他做、有钱给他赚,他还想怎么样!”

“秦蓝整死邬倩倩的手段已经卑劣到让人发指,你还指望他能拿到项目只单纯赚钱那么简单?”

“那你认为他除了拿项目、赚钱,还想干什么?”

“林叔叔,我不得不提醒您,邬家与他合作,然后将渎职的证据掌握在了他手上;您现在已经愿意为了保证这个项目的完成,把手上的小案子交给他来做;而他是否早已想到这一点、也早已做好了吃下所有想要案子的准备?”

“……”

“一步让,步步让;一步逼,步步进;林叔叔,这个道理您比我懂。您不能为了害怕面对以前的事情,而将自己推到与他捆绑的路上。”

“我再想想……”

“邬家受贿的案子在审吗?行贿的人是谁?”

“你的意思是……”

“这方面林叔叔是高手,应该不用我提醒才是。”

“我来要再算计算计,他手上的东西只要扔出去,我这辈子的声誉就完了。”

“您和允宁合计合计。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您要相信允宁的判断。”莫里安看着林副市长威严中带着憔悴与焦虑,心里不禁一阵难过——曾经犯下的错,就象颗被掩埋的定时炸弹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把你炸得粉身碎骨。

“小莫啊小莫,你说你和允儿结婚该有多好,这一切的事情都不会发生。唉,就算发生了,有你在身边,他秦蓝又算什么。”林副市长回到书桌后面重重的坐了下去,对莫里安是又爱又怨、又欣赏又惋惜。

“林叔叔,我家里还有客人,我就先走了。这件事情,您一定记得和允宁商量。”见林副市长又提起他和允儿的婚事,莫里安的尴尬与内疚越发的重了。

“去吧去吧,也不怪你,是我们允儿没这个福气。”林副市长朝他挥了挥手,脸上一片落寞与萧瑟。

“林叔叔好好休息,保重身体。”莫里安沉沉的看了迅速老下去的林副市长一眼,转身离开了书房。

“怎么样?”允宁见他下来,立即站了起来。林妈妈和后面回来的允儿,也一起站起来看着他,却并没有说话。

莫里安的目光从林允儿的脸上轻轻扫过,在允宁的脸上停留下来:“很犹豫,想让步。”

“怎么能让步,这个人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林允宁不禁皱紧了眉头。

“我让他尽量和你商量。”莫里安皱着眉头看着允宁,沉声说道:“听你爸的意思,秦蓝这一出,是里应外合——在市里有人想整你爸,秦蓝的出现,是个机会。”

“所以,真让他进去了,后患无穷。我觉得下手狠一些,不是完全没机会;现在关键是你爸他,完全没有勇气面对过去的事情。”

“我知道,我先下手,让我爸想让也没地儿让去。”林允宁沉眸看着莫里安,两人相互交流的眼神里,暗暗达成了共识。

“我还有几就去德国,有事随时找我。”莫里安将手重重的按在允宁的肩膀上,两人对视了片刻后,莫里安大步往外走去,没在再与林妈妈和允儿打招呼。

“哥,你们是什么意思?”允儿紧张的抓住允宁的胳膊——他们两个这种无声的交流,她这个做妹妹的,是相当的熟悉。

“秦蓝的事情,我们必须先出手。否则爸会顶不住的。”允宁沉声说道。

“你和eric?”允儿的声音一阵发紧。

“我们有约定,我的事就是他的事、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允宁看了妹妹一眼,轻声说道:“感情的事情我不能勉强他,家里的事情,他还是兄弟。”

“我知道,他肯出手帮爸爸,我们的胜算当然又大一些。”允儿的眸色一阵黯然,却仍理性的说道:“只是,他再多的手段,也只是职场中的尔虞我诈而已;官场上的这些黑手,他其实是不懂的。”

“我们要对付的是秦蓝,你说谁最懂他?”林允宁轻挑眉梢看着妹妹。

“只能试试了——秦蓝比他,狠了不知多少倍。”林允儿轻轻叹了口气,转眸看向门外莫里安离开的方向,眼底一片愁绪。

莫里安回到家里时,家里一片灯火通明,走近一看——严大小姐正没形没状的仰面躺在地上睡大觉。

莫里安不由得摇了摇头,走到她身边轻轻蹲了下来,看着她带笑的睡颜,心里只是羡慕着她——生活若都如她般简单,该多好。

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将她抱回到客房的**,帮她调好空调、盖好被子后,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只觉得一阵汗粘的难受,当下不禁紧紧皱起了眉头。

犹豫着要不要喊醒她起来洗澡,想想喊一个熟睡的人起来,也确实残忍。

当下只得忍了下来,由着她这样一身是汗的躺在被子里。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莫里安将调查公司以前调查的秦蓝的所有资料重新调了出来,这些再熟悉不过的文件,他又一遍一遍的重新看着,希望能从中找到制肘他的信息。

“林sir,秦蓝你还记得吗?”

“那个家暴离婚的男人。”

“是的,我想找到他经济方面的资料;有几个线索给你——一个是市精神病医院的林小芳(邬母)、一个是‘佐蓝’化妆品公司的顾东林、一个是被关在监狱里的邬正贤;另外还有一个人可以帮你:市重案组组长林允宁。”

“好的,稍后你将这几个人的资料发一份详尽的给我,我马让启动这件事。”

“越快越好,谢谢!”

挂了私家侦探的电话,莫里安将信息发给了允宁,让他迅速整理资料发给这个私家侦控。

“如果他只是拿项目挣钱呢?”

“人的**是无限的,真进了这个圈子,他想要的会更多——林副市长,便会因着过去的这个把柄,被他牵制一辈子。”

莫里安将各种可能性都分析了一遍,就算他只是想拿项目挣钱,这个步,依然是不能让的。

确定之后,莫里安便不再犹豫,将接下来要办的几件事,拟好之后发给了允宁,让他一件一件去落实。

做完这些,已经是深夜12点,莫里安起身去客房又看了一次严若兮——睡得安宁沉甜的模样,当真让人羡慕。

第二天是许诺出院的日子。莫里安知道这段时间,顾子夕在顾氏事情最紧张、压力最大的时候,仍天天陪在她的身边,所以虽然心里有着隐隐的难受,却也对她放心不少。

正想到许诺,她的电话便打了进来——我们仍是有默契的,不是吗!

莫里安微微的笑了,那笑容里带着淡淡温暖、还有淡淡的酸涩。

……

“今天出院吗?”

“是的,还有半小时就走了。”

“恢复得怎么样?明天的拍摄能坚持吗?不要勉强。”

“长胖了好些斤呢。都是静态拍摄,没有关系。”

“恩,照顾好自己。我还有事,下次再聊。”

“莫里安,秦蓝的事你知道吗?”

“已经全面了解过了,对顾子夕的计划应该不会有影响。他的目标不在这里,具体细节改天见面聊。”

“恩,你这次的德国之行,祝你心想事成。”

“为了这个计划,我也准备了三年之久,必须成功的。”

“莫里安,加油加油。”

“你也一样,加油、加油……”

挂了许诺的电话,抬起头来,严若兮站在清晨的阳光里,一脸纯然的笑意,如同阳光里的向日葵一般,那样的灿烂、那样的温暖、那样的——明媚。

“若兮,早。”莫里安大步走进阳光里,伸手将她拥进怀里——清晨的拥抱,连带着她的笑容,与这阳光一样的温暖。

第三节:子夕,爱有多浓

“喂,我现在不是病人,你让我自己走路麻。”

在医生查完房后,许诺万分不愿的在顾子夕的监视下换了衣服,正准备下床,却被顾子夕抱在了怀里,惹得她直喊。

“有我在,你不需要走路。”顾子夕抱着她大步往外走去。

“你不是病人,你是孕妇,你还是让爹地抱吧。”顾梓诺背着小书包,与marry一起跟在他们身后。

“我说不过你们两个。”许诺将头抵在顾子夕的胸前,妥协着说道。

“我不在的时候,你有机会走路的,现在乖一点,恩?”顾子夕轻声哄着,低头看着气色已经好起来的好,脸上一片温润的笑意。

“真希望肚子里这个是女儿,以后就有人帮我了。”许诺伸手放在已经有些微隆的小肚子,语气幸福的希冀,将心里担心隐隐压下。

“儿子也不错,顾梓诺肩上的责任就可以少一点儿。”顾子夕很现实的说道。

“喂,你能不能不打他的主意。”许诺不禁看着他直瞪眼。

“好,不打,等他出来了再打。”顾子夕沉声低笑着。

见他如此,许诺也笑了——宝贝,一定要健康哦!

第二天。

让许诺意外的是,她早上到办公室的时候,averill和摄影师居然已经到了——用来拍摄的那间会议室,已经完全按拍摄要求重新整理过了。

许诺不由得被她的这种敬业所感染,工作的情绪立即就涌了上来。

“嗨,averill,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许诺大步走进会议室。

“慢点儿。”跟在后面的顾子夕皱眉提醒着。

“嗨,morning,不是你晚了,是我太早了。”averill大步走过来,伸手扶住了其实不需要人扶的许诺,笑着对顾子夕说道:“顾先生,你放心,我会象保母一样照顾shine的。”

“谢谢。”顾子夕点了点头,将手里的衣物包放在角落里,在看了整个拍摄区后,拿起电话给林晓宇打了过去:“晓宇,地毯到了吗?”

“好,让人送下来吧,我在这边等你。”

顾子夕挂完电话,对averill说道:“你们去她办公室化妆,换衣服,这边我临时要铺块地毯。”

“安装……”averill睁大眼睛看着他。

“顾子夕,真的不用。”许诺不禁一阵尴尬——会议室本身就是短绒地毯,还要铺什么地毯。

“拍的是秋天的封面吧?所以你需要穿长袖,所以空调一会儿就会开大。”顾子夕看着她说道。

“孕妇体温比正常人高你不知道吗!”许诺暗自翻了翻白眼,推着他到沙发边坐下:“我向你保证,我会很小心很小心,你就坐在这儿看着,我要是冷了、不舒服了,马上停止,以后再不拍了行吗!”

“averill,其实加上长绒地毯,对你们的拍摄也有好处——我太太的个性、状态我最清楚,她喜欢打着赤脚坐在地上绘图;她喜欢边吃零食边绘图。”

“所以,office里最没有oLFeel的创意大咖啡,是不是很有话题?”顾子夕看着averill,笃定的说道。

“打赤脚?吃零食?”averill的眼珠快速的转动着,当下起身走到顾子夕身边,笑着说道:“我和shine去化妆,你铺地毯。”

“oK。”顾子夕微微笑着,眸子却只是看着许诺。

“顾子夕,还有什么人是你不能说服的?”许诺感叹的看着他。

“当然有。”顾子夕微微笑着,眸子里快速闪过一丝黯淡——快得让人几乎无法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