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1最懂是他

chapter021最懂是他

averill从许诺办公室回到会议室的时候,会议室里已经大变样——

原来深蓝色的短绒地毯,换上了驼色的波丝地毯;沉黑色的会议桌上,散落着各式的创意杂志、还有公司服务品牌的宣传册,在诺大的桌子上,显得零散无序,随意而不刻意;

桌子的一角,放着三个黑色木质的木盒——其中两个放着公司代理产品的样品:如‘景园’的洗发水、‘顾氏’的洗发水、‘卓雅’的洗发水;另一个则放着各式的零食:顾子夕很细心的将外包装全部拆掉,每种零食都用专用的食物盒装好,然后贴上了分类品名的标签,不会让这些零食的品牌出现在封面上。(

在会议室靠窗的一边,放着一个超大的布艺软椅,软椅旁边同样放着两个黑色木盒,一个放当期最新杂志、一个放着零食。

窗台上依然散落着各式的杂志,在阳光斜照里,有股现实与梦幻结合的味道。

“看来我们的工作未来还有许多改进的方向。”averill赞叹着——不是因为顾子夕的细心,而是因为她对许诺的了解。

这样理性与感性结合的环境,将许诺身上的创意气质做了最完美、最完整的表达——杂志的封面人物,在选中的时候,便是看中了其专业高度、行业热度、上镜的五官;那么在拍摄的时候,更重要的是挖掘她本人与众不同的专业气质,这气质既要与杂志的品味相吻合、又要与她的作品相匹配。

如《创意与时尚》这样的高端杂志,向来处于强势的一方,所以更注重拍摄效果与杂志气质的吻合,反而没有花心思去挖掘拍摄者本身的气质。

所以averill在看到这个与许诺气质如此契合的场景后,不由得由衷赞叹,并看到这样用心的效果——她在赞叹的同时,立即拿了纸和笔,将拍摄的场景要素写了下来。

“averill非常敬业。”顾子夕笑着说道。

“为了工作效果的更完美。”averill将写好的纸条递给助理后,抬头看着顾子夕微微一笑:“我对待工作,就象你对待shine,我们都想看到她最完美的一面。”

“你这样说,我就理解了。”顾子夕暖然而笑,刚才她们离开前看到的、他眼底的黯淡,已经完全不见。

“那么,我们就开始了。”averill点了点头,与顾子夕一起转身,化完妆、换完衣服的许诺正往这边走来,还边和化妆助理说些什么。

“我突然羡慕起她的年轻来。”averill眯着眼睛,微微的笑了——一件白底上起冰丝蓝条纹的衬衣、长袖随意的挽到了臂弯处,看起来是一股职业的干练;

下面是一条长及小腿处的冰丝蓝长包裙,将身材略显圆润的她,拉得修长起来;而冰丝蓝的面料,适度柔化了衬衣的硬朗;加上随意扎在脑后的波浪长发,一个干练而温婉、随意而专业的职场丽人的形象呼之欲出。

“今天很漂亮。”顾子夕看着她温柔的笑着。

“只今天漂亮吗?”许诺抬起头来看着他们,步子略微加快了些——脸上淡淡的妆容,比她自己整的,当然要精致得多。

“当然不只。”顾子夕伸手扶过她:“这里面可以打赤脚,如在家里工作的那种状态最好。”

“好。”许诺点了点头,以顾子夕的帮助下,将脚上白色的软底皮鞋给脱了——打着赤脚走在长绒的波丝地毯上,那种自由的感觉,油然而生。

她和莫里安不同,莫里安与多家杂志都有长期的合作,惯拍这种封面,每次的场景和服装,他自己都会与拍摄方沟通好;而许诺这是第一次,不仅没有经验,心里还有些微微的紧张。所以倒是顾子夕的安排,让她放松了下来。

“你们开始,我在公共办公区等你。”顾子夕帮许诺整理了一下衬衣后,便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你先生,很有品味。”

“我们先拍正式工作场景,灯光打在这边,反光伞放这里。”

“上取这个角度,梯子放这边,这里再架一个相机。”

“ok。”

averill对边指挥着摄影师的工作,边对许诺说道。

“他的品味一直很好。”许诺抬头看向坐在公共办公区的顾子夕——和其它同事同样的坐在格子间的办公区,身上强大的气场、自然散发出来的贵族气质,依然让人无法忽视。

“更重要的是,不仅品味好,还了解你。”averill笑着,站在办公桌前选好取镜角度后,对许诺说道:“我们现在开始。”

“好的。”许诺打着赤脚走到办公桌前,将一本厚重的参考书打开在面前,拿了一个产品小样放在面前的手绘图纸上,一只手撑在桌面上、一只手拿着铅笔,细绘着一个创意场景——

宽大的绘图桌、娇小的身形、俯身低头的优美弧度、专注的眼神,灯光自左上角打下来,让绘图桌的大与她身形的小,形成强烈的对比;而在这种对比中,她低头间的专注、手绘落笔的线条,将她的职业感尽显无余。

在这样一幅满是职业感的画面中,她低头间颈脖间圆滑的弧度、长睫微微翘起的立体感、光感之下面部的柔润,让这职业场景自然的多了几分女性独有的温柔魅力;

镜头里不经意露出的零食框,让人看到这个职业女子私下里的小可爱,让这副充满职业干练感觉的画面,一下子变得生动而立体起来。

也让她这个正炙手可热的创意明星,与受众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起来。

“verygood!”averill在各个角度都拍完后,从相机里调出照片,快步走到许诺的面前,边看边对她说道:“shine,你看,你低头的时候,从右上的角度拍,最漂亮。”

“但是这张光线太强了些,镜头有些虚,专业感不够。”许诺摇了摇头。

“聪明,这张可以做娱乐版。”averill笑道,又调出另外一张:“你看这张,镜头拉得够远,物景与人形成一比一的比例,这样就显得书桌特别大、桌上的资料特别多,然后你往这儿一站,小人压住大气场,真是太完美了。”

“ok,这张不错,我很喜欢。”许诺点了点头。

“这张用作内封拉页,因为是一比一的画面,所以太小的话,突出不了人的气势。这组里面,平面这张可以备用。”averill调出来的,从侧面平拍的照片,特写出她专注的眼神、握笔的手部线条,是一张比较有力量感的照片。

“你定吧,下一组可以……”许诺还没说完,便看见顾子夕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许该休息了。”

“好啊。”许诺暗自吐了吐舌头,从顾子夕手里接过牛奶,转头对averill说道:“不好意思,让同事也休息一下吧,那边有茶歇区,咖啡点心什么的都有。”

“ok,大家休息一下,15分钟后继续。”averill笑着让摄影师去休息,自己则从桌上直接拿了一盒小食,边吃边走到窗边,也不打扰他们夫妻说话。

“我刚才还行吗?表情有没有比较僵硬?”许诺边喝着牛奶边问顾子夕。

“我刚才没看你呢?averill不是出名的苛刻吗,她没说有问题,就不会有问题。”顾子夕拉着她在软椅上坐下来:“这是第一次,以后再拍就不会紧张了。”

“我以为我不会紧张的,以前看莫里安拍,感觉很简单,他就站在那儿随便做几个动作,摄影师就一阵乱拍,就完了。”许诺笑着说道:“结果自己上阵才知道不是——每个动作,都要表现出主编想要的感觉才行。”

“恩,也没什么特别的技巧,就是熟能生巧。再说,你们不是明星,你们要表现出最自然的工作状态和职业状态,所以拍摄的关键在于场影和职业气质的把握。”顾子夕拍了拍她的手,安慰着说道。

“好象你都懂呢?”许诺不禁皱眉看着他。

“你老公是财经类杂志的封面主角,难道你不知道?”顾子夕笑着说道。

“唉呀,真的呢,以前总是对着你的封面射飞镖来着,好几次因为这个,还被莫里安骂。”说起这个,许诺不禁哈哈笑了起来。

“对我有意见也应该是莫里安吧?轮到你这个小策划有意见?”顾子夕不禁摇头失笑。

“莫里安多有风度啊,他将你做为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许诺轻哼了一声,将喝完的牛奶杯递到他手里,看着他笑着说道:“谁知道后来,你这人居然做出没底限的事来,用那种手段害我们。”

听她这样说话,顾子夕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伸手在她额前弹了个暴栗,佯做生气的说道:“谁们呢?和老公亲呢还是和上司亲呢?”

“老公。”许诺暗自吐了吐舌头,仍是坚持着说道:“可是他就是比你有风度啊,你太狡诈了知不知道。”

“有风度的,在职场上混不到今天的地位,你心里将他美化了。”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头,看着她认真的说道:“不过我很感谢他,与你合作的时候,把你保护得很好。”

“我……”许诺微微皱眉,本来想说职场的算计、和商场的手段,在底限上是有大不同的。不过想了想,顾子夕对莫里安向来不喜,刚才开开玩笑也就算了,再往深里还是不要说的好。

“我要开工了,帮我看看要不要补妆。”许诺笑了笑,将话题转了开去。

“唇膏要补一下,放在哪儿了,我帮你去拿。”顾子夕伸手将她唇角的牛奶渍拭去,动作自然而亲昵,让许诺的脸不由得微微的红了起来。

“办公室。”许诺轻咳了一声,身体不自然的往后靠去。

“老夫老妻了呢。”顾子夕沉声低笑,站起来去她办公室拿化妆盒。

在稍事补妆后,许诺换了件粉色缎面的小v领背心,下面是黑色直筒长裤,盘膝坐在超大的圆形懒人沙发上,银色的电脑放在盘膝的腿上,在自然的阳光里,一派娇慵的妩媚,却又一派自然率性。

阳光下温柔的粉色系,让averill想起莫里安的第二组照片——同样的淡粉系、同样的职业气质,同样的温润沉然——这样般配的他们,居然没有走到一起,实在是可惜。

想到这里,averill用余光瞟了一眼坐在会议室外的顾子夕——同样是个出色的男人,但在averill的眼里,仍然更欣赏莫里安那样的职场气质,而不是顾子夕这样过于强势的商人气场。

或许,小姑娘都喜欢强势一些的男人?

averill心里暗自想着,将目光从顾子夕的身上收回来,对许诺说道:“非常好,很有创意的状态。”

“头稍抬一点。”

“对,就是这样。”

“手里的电脑换成杂志。”

“再换成绘图版。”

“站到窗边,我们补几张摆拍镜头。”

“不用看我,你可以想象自己在看一个创意案。”

“或者,在和下属交流一个项目。”

“ok,非常好,下巴微微抬一下。”

“好,身体再微侧一些。”

“ok,shine,你是我拍的最漂亮的专业人。”averill收起相机,走近许诺笑着说道。边示意摄影师检查照片,看看是否需要补拍。

“eric不算吗?”许诺笑着说道。

“哈哈,算,他是我男性客户中最漂亮的。”averill不禁笑了起来,看着许诺若有所思的说道:“eric对你这个徒弟很上心。”

“有他这个师傅,是我的福气。我一直很感谢他。”许诺点了点头。

“确实。”averill微微笑了笑,见摄影师确认不需要补拍后,便对许诺说道:“我们会在一周内将片子修出来,封面标题会提前告知你;内页文案,我们会有方向性文案,需要你在出刊前一周,将详细文案做出来。”

“ok,没问题。”许诺点了点头。

“这一期我保证会大卖,因为你实在是太年轻了。”averill张开双臂,紧紧拥抱了下许诺,看着她说道:“希望我们的合作,能够持续下去。”

“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说实话,虽然我得到这个国际大奖,但在业内,我还只是个新人,又是个偏执于创意本身的创意人,不太会打理自己的圈子和朋友。所以若你不主动找到我,我想我是不会有这个机会的。”许诺看着averill真诚的说道。

“从我们的杂志开始,你会越来越有商业价值。”averill自信的说道:“不过,你别忘了我们是独家哦。”

“做独家岂不显得我和你们一样有品味、有地位?”许诺不禁轻笑。

“youaresmart!”averill直乐,转身与正走进来的顾子夕打了招呼后,便与团队离开了‘品尚’的办公室。

“累不累?”顾子夕看着她柔声问道。

“你这一问,我才发现,今天工作这么久,一点儿也不想睡呢。”许诺睁大眼睛看着顾子夕,灵动的眸子微微转动着,眼底尽是调皮之色。

“调皮。”顾子夕微微笑了笑,让她坐下来,边帮她穿上鞋子边说道:“还是多注意,等到累了再休息,就是真累了。”

“我知道,我和你一样关心‘他’的情况呢。”许诺点了点头。

“和我下去,到我的休息室休息一下,其它的工作下午再做。”顾子夕放下她的脚后,拉着她站了起来。

“我去和黄总打声招呼吧。”许诺点了点头。

“不用,我已经和他说过了。”顾子夕摇了摇头,揽着她的腰一起往外走去。

顾氏的办公氛围与往日已经大不相同——各办公室的总监,都满脸沉郁的低头做文件;开放办公室里基本上已经没有员工在上班,昔日的高效场面,变成一片空荡的凄凉。

“是后天与股东一起见买家吗?”许诺轻声问道。

“恩,所以大家都在赶报表,这些东西,最终都要送到法院和工商备案,所以要求非常高。”顾子夕点了点头。

“顾东林除了收购报告外,还有没有其它的动作?”许诺终是对顾东林不放心。

“暂时没有,当然,不代表以后没有。但我们现在的主要精力,要放在公司破产后的成功转型上,所以对于他来说,是步步相制,没有更多的动作。”顾子夕推开办公室的门——顾朝夕、林晓宇和两个股东、法务王磊、证券乔恩都在。

“大家好。”

“少夫人好。”

大家抬头打了招呼后,便又低头回到如山的文件中。

顾朝夕抬头看着她,眸光微微动了动,淡淡问道:“拍封面了?”

“恩。”许诺点了点头。

“气色看起来好多了。”顾朝夕的话题转得有些莫明,但语气依然冷淡凝然,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是,在医院调养的功效。”许诺微微皱眉,有些猜不透她到底想说什么。

“三家公司的对比报告做完了吗?我一会儿要看。”顾子夕也觉得顾朝夕有些莫明,但他也莫明的不喜欢许诺与顾朝夕对话的样子——在顾朝夕的面前,她所有的神采都被压制得死死的,让人感觉到一股压抑与沉闷。

“差不多了,我再修一下。”顾朝夕淡淡应着,低头看着自己的电脑又忙碌起来。

顾子夕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揽着许诺走进休息间,反手关上门后,对她说道:“不用理会她。”

“她又没说什么过份的话,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许诺摇了摇头,看着顾子夕说道:“那件事情自公开之后,我心里的压力没有那么大了。”

“但是面对朝夕,我多少有些不自在,这是我自己的原因,和她的态度没关系。”

“恩,不自在就少面对。”顾子夕拿了睡衣递给她:“休息吧,到时间我进来喊你。”

“恩。”许诺接过衣服后,想了想对顾子夕说道:“莫里安昨天给我打过电话,说秦蓝的主要目标不在这边。”

“哦?”顾子夕的眸光微沉,想了想说道:“如果是这样,他投标顾氏的目的,便是我们猜想的那样,不会影响什么。”

“恩,我先进去了,你去忙吧。”许诺点了点头。

“好。”顾子夕俯头在她额上轻吻了一下,这才转身出去。

第二节:子夕,没有犯错的机会

“报告进度都怎么样了?”顾子夕回到条形的会议桌旁坐下来,看着财务总监问道。

“各部门的报表都已经完成,数据符合提报要求,现在各部门总监对报表进行最后一轮的原始信息核对,今天下班前可以全部集中到我这里,我再安排财务人员进行财务信息核对。”财务总监快速说道。

“好的,辛苦了。”顾子夕点了点头,对林晓宇说道:“通知人力资源总监和生产总监过来。”

“好的。”林晓宇出去后,顾朝夕将三个公司的分析报告发给了在坐的各人。

顾朝夕在邮件发送成功后,抱着电脑走到会议桌前坐下,对大家说道:“大家打开邮件,我大致讲解一下思路。”

“收购价格是虚的,一轮会议后大家都可以重新再报,所以价格方面我只是将数据罗列了上去,没有做分析。”

“在收购方的运营能力上,以子夕最优、黄宪最弱。虽然三家公司的方案都是由原班人马继续运营,但在行业及专业的熟悉程度上,黄宪然不合适。虽然他有丰富的投资经验,但我们这是个实体企业,需要落地经营的能力。”

“在收购方的营运规划系统上,当然是子夕的方案,最符合公司发展现状;同时,子夕的拥有全国最大的日化代理公司,我们只要专注做好研发和生产,后续的销售有现成的渠道,这个方案是公司恢复营业最快的方案。”

“当然,这个方案,也是裁员最多的方案——只保留了研发部50%的骨干员工、生产部80%的员工、销售部只保留10%的员工,对接代理业务即可;因为业务形式的变化,其它部门的员工,至少80%的裁员幅度。”

“所以,这个方案在我来说是最优方案,但在法院和工商那边,是否最优呢?他们要看到的是公司被收购后的债务偿还能力、员工安置方案等等。”

“所以,蓝鼎的方案就显得更符合外部利益一些——裁员幅度只有30%,保留所有的业务,借用顾东林化妆品的渠道恢复销售。”

“在不考虑主观因素的条件下,我把三家公司的方案优劣罗列出来。会议时,我们会从‘蓝鼎’公司的资金支撑能力、方案设计的业务匹配度方面进行反驳。”

“大家看看还有哪些需要补充的。”顾朝夕将ppt快速讲完后,抬头看着大坐的各人。

“我以个人身份购买,顾氏的品牌完全保留;除了清偿债务的义务外,股民的补偿计划,也列在其中。其它的都ok。”顾子夕看着顾朝夕说道。

“好的,我稍后修改。”顾朝夕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说道:“从股份额度来看,我个人拥有绝对的决定权;但从股东人数上来看,我只有一个人。”

“如果‘蓝鼎’方面承诺股东的损失补偿,加上顾东林的煽动,结果上我们还要费些力。”

“无妨,我有准备。”顾子夕点了点头,示意顾朝夕不用担心。

“ok,那就没什么问题了。”顾朝夕深深吸了口气,一直紧绷的弦,慢慢的舒缓了一些——从股价崩盘、到记者围堵;从股民跳楼、到远避法国,她的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中。

“放松些,只是程序,不会有问题。”顾子夕将手覆在她微凉的手背上,沉稳淳厚的声音,给她一种安定的感觉——就算知道他已长大、就算知道他的能力早已足以撑起整个企业,她仍是习惯性的担心着他。

直到这一次——他象个主宰者一样,掌控着全局的发展;他更如一个家长一样,妥善而果断安排着公司里的一切;在她觉得要支撑不了的时候、在感到惊慌害怕的时候,他的笃定与从容,足以让她感觉到安心。

在这个时候,似乎他是哥哥,而她是妹妹。

“我先去修改报告,你们继续。”顾朝夕轻轻点了点头,看着他时,不禁有些不自然——强势如她,竟然要从弟弟这里寻求安心,她真的不习惯;可在他的面前,却又那么自然。

顾子夕微微动了动眉梢,看着刚进来的生产总监与人力资源部总监,示意他们坐下。

“这几天的产品质量不稳定,是怎么回事?”顾子夕将产品报表递给生产总监,眸色一片严厉。

“工人都很恐慌,所以……”生产总监接过报表,随意的翻看了一下——上面的数据他比顾子夕更清楚,只是这个结果,让他觉得没办法向顾子夕交待。

“你的办法呢?我只看到结果,没看到你的行为。”顾子夕沉眸看着他:“我对你说过。全力保证生产,这个意思你还不懂吗?就凭这句话,你还不能有效安抚到工人吗?”

“而且,我和大小姐都没听到你关于这方面的求助!”顾子夕的眸色一冷,生产总监只觉一阵冷汗。

“这个……总裁和大小姐都在为公司破产的事情操心,我没好意思拿这种事情来麻烦总裁和大小姐。”生产总监站起来,低头说道。

“不麻烦?那你产品质量出了问题,报损的损失就不麻烦了?”顾子夕将手中的文件夹用力的摔在他的身上,沉峻的声音带着重重的怒气。

“对不起总裁。”生产总监除了这一句,似乎再说不出其它的话。

盛怒之下的顾子夕,再不是当年在生产部实习的沉默的年轻人、也不是在顾东林制肘之下处处谨慎的ceo——现在的顾子夕,完全掌握着这里每个人的命运:包括这个企业的命运。

“公司现在这种情况,需要每个人用尽一切办法,把工作做到极至。现在公司的每个人,包括我和大小姐,都是和大家捆绑在一起的,我们的目的是让公司尽快恢复运转。怕麻烦别人,本身就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顾子夕看着锐气全无的生产总监,冷冷的说道:

“你下去办离职手续吧,公司的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没有犯错的机会——你们犯错,就走人。我犯错,公司就再无起死回生的机会。”

“总裁对不起。”生产总监知道顾子夕说的是事实——退市、破产、股民自杀,公司已经走在死亡的边缘。

在这个时候,已经给不起任何人犯错的机会——而他,也真的无法承受这样的压力:所以,走了也好。

“出去吧,在公司的事情尘埃落定之前,不要离开办公楼。”顾子夕失望的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

“那我先出去了。”生产总监小声说着,转身离开了顾子夕的办公室。

“徐总监(人力资源部总监),你立即从现有员工中推荐一个人上来,把整个生产把持起来,通知区时(研发总监)现在全力协助生产部的工作。”顾子夕转头对人力资源部总监说道。

“好的。”徐总监这也是第一次见顾子夕发脾气,心下不由得有些慌张。

“员工安置方案的预算完成了吗?”

“初稿已经完成,正在做最后的复核。初步金额已经报给财务傅总。”

“方案最迟明天定稿,周三上午公布,所有被裁掉的人员,周三必须全部办理完毕手续,有什么困难?”

“如果周三当时办理完毕手续的话,剩余工资和补偿金,需要以现金支付,这样对员工情绪的安抚会更好,减少员工闹事的机率。”

“告诉傅总就行,钱的问题他会想办法。”

“那没有其它问题了。”

“新的组织结构,周二12点前拿出来;余下员工的工作安排,周四上午公布;新组织的工作流程,一周内全部确定。这方面需要协助,可以找宝仪。”

“这个……好的。”徐总监好不容易将顾子夕的要求完全记录下来——看着这个时间截点、看着这个工作量,恨不得要晕过去了。

只是——如他所说,这个阶段,没有人敢拖工作、没有人敢犯错。

“去处理吧,记住,任何困难,都可以提出来,只有一点是不允许的——就是工作不能按时完成。”顾子夕看着她沉声说道。

“我知道了。”徐总监勉强扯了下嘴角,抱着笔记本起身转身离开。

“总裁,可能真有困难。”林晓宇看着徐总监的表情,就知道她很勉强了。

“你通知宝仪过来帮她。”顾子夕伸手揉了揉一些发胀的太阳穴,低声交待着——他也知道时间太紧、任务量太大。

可是这也没办法——不到尘埃落定,这些信息的扩散面不能增大;而一旦尘埃落定,一切工作又必须马上提起来。

好在大的框架谢宝仪基本已经完成了,余下的就是细节填补,所以赶一赶,也还是来得及的。

“其它的事情,大家抓紧,没别的事就都回办公室吧。这两天手头工作如果敲定,也回家休息一下。”顾子夕安排好人的问题后,对在坐几个已经熬了一周多的核心成员说道。

“熬了这么多天,也不在乎这最后的几天了。总归要把这一仗打下来。”洛简笑着说道。

“洛简说得没错,这熬一熬都成习惯了。”钱端也呵呵的笑了起来,刚才因顾子夕的怒气而紧张起来的气氛慢慢缓和了下来。

“我倒觉得,我们两个老头子,比有些年轻人能熬。你看小林,这水嫩的皮肤都有黑眼圈了。我们还是老样子。”陈升指着林晓宇笑着说道。

“陈老你就笑我吧,我才不和你们一般见识。”林晓宇眯着眼睛笑着,起身对顾子夕说道:“我联系一下谢总监,然后给大家订些咖啡小点上来。”

“去吧。”顾子夕朝她赞许的点了点头。

第三节:郑仪群,她会站在哪边

在所有人都离开办公室后,顾朝夕走到顾子夕的身边坐下来,看着他说道:“报告我改完了,已经发在你邮箱了。”

“这样就可以了。”顾子夕打开邮箱,快速的看了一遍后,便关上了文件。

“你说……。这次,她会站在哪边?”顾朝夕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小声的问道。

顾子夕的眸色微暗,沉默良久,淡淡说道:“不知道。”

“我以为我能算到,但仔细想想,我也觉得没把握了。”顾朝夕沉沉叹了口气,语气里带着隐隐的难受。

“帮谁,她都有道理。已经这样了,不用再想了。”顾子夕拿出一支烟,想了想又放了回去,看着顾朝夕说道:“现在我们不考虑任何人为的因素。”

“今天我通知那最后出单的三个散户,他们手上排单未出的量,已经抵得上那三个老东西的份额了。他们两个加上你,就是占了股东的四席,而且他们还代表着其它股民的意愿,这在法院和工商都是说得过去的;顾东林那边,三个老东西再加上她,也不过三四席;如此一来,人数对等,股额我们是绝对的大头,最后落于谁家,已经毫无悬念。”顾子夕把玩着手中的烟,神色一片淡然。

到了尘埃落定的最的时刻,他反而平静了下来——自股价崩盘之后,她再无消息。连指责也没有了后,他确实有些不习惯。

只是,他要考虑的是全盘——在他让她倾家荡产之后,他没有想过她会站在自己这边,所以,他根本没有抱任何希望。

“好,你去安排吧。”顾朝夕点了点头,站起来后,想了想又对他说道:“找那几个人,你也千万要注意安全。突然冒出来的那个秦蓝,可不是省油的灯。”

“他我还没放在心上,值得注意的倒是顾东林——他明知道结局会这样,为什么还要出这一招?我现在猜不透,也不想花心思去猜。先把公司的事情从法律上落定下来,其它的,我们再慢慢梳理。”顾子夕沉声说道。

“恩,总之小心。”顾朝夕点了点头,转身也离开了办公室——她知道这个时间,是顾子夕喊许诺起床的时间了,所以她懒得看顾子夕把那个女人惯得没名堂的样子。

算了,眼不见,心不烦。

顾朝夕耸了耸肩,快步往外走去。

顾子夕轻挑了下眉梢,合上电脑和手中的文件夹,起身往休息室走去。

看见许诺仍然睡着,微微笑了笑,当下脱了鞋子和外裤,上床将她拥进怀里,轻轻闭上眼睛。思虑着后天股东会议,会有什么掌控之外的情况发生。

他将顾东林的各种做法都算了一遍、将秦蓝的目的也在脑袋里算计了好几遍,最终仍觉得,收购的事情毫无悬念。

许诺醒来的时候,顾子夕却睡着了。

伸手轻抚着他疲惫的脸,许诺只觉心疼——这一仗,他打得很辛苦。

郑仪群这次,会站在哪一边呢?

子夕让她的股份变成一张白纸,她不会原谅子夕吧。

这个时候,她若支持子夕,子夕一定会很开心;她若不支持子夕,子夕心里的那股冷,也更能支持着他将这步棋走到底。

所以,她支持谁,对这一局棋来说,已经没有影响——只是,仍会让子夕难过吧。

许诺敛眸沉思,却比顾子夕姐弟俩儿更猜不到郑仪群的选择——又或者说,他们已经知道了她的选择,只是在心里,仍希望会和自己猜想的不同。

在心里,他们姐弟,仍希望与她之间,还有继续母子(女)缘分的理由。

“醒了还赖床,是因为在老公怀里吗?”顾子夕低沉的声音、柔软的亲吻,让许诺吓了一跳。

“偷袭呢。”许诺轻轻的笑了:“你最近睡眠都不好,我一动你就醒了。”

“还好,刚才这会儿睡得很沉。”顾子夕搂着许诺坐起来靠在床头,抬腕看了看时间后说道:“再靠十分钟就起来,该吃午饭了。”

刚说完,电话便响了起来,许诺不禁无奈摇头:“接电话吧,看来没时间再靠了。”

“恩。”顾子夕低头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后,才将电话从枕头下拿了起来,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眸色不由得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