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2妈妈二字

Chapter022 妈妈二字

“子夕?”许诺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恩。”顾子夕沉暗的眸色一闪即过,片刻即恢复了平静,伸手拍了拍许诺的肩后,接通了电话——

“喂。”

“我是妈妈。”

“什么事?”

“我们见个面吧,我有事对你说。”

“我看没这个必要。”

“现在妈妈身无分文了,连见你一面都这么难了?”

“你到公司来吧,我现在的以收购者的身份,私下见股东,会有麻烦。”

“楼下的咖啡厅吧,我30分钟后在那边等你。”

“……”

没等顾子夕回答,电话那边的郑仪群已经把电话给挂了——她的个性与顾子夕一样,强势得不给人留余地。

而在这个时候,她的强势,更多了些强撑的意味。

“去吗?”许诺拿下他手里的电话,按掉后,看着他轻声问道。

顾子夕伸手将她的头揽在胸前,就这样静静的搂着她,沉默着不说话。

许诺也便这样安静的靠在他的怀里,用这样的依偎安抚着他因这个电话而起的、暗涌的情绪。

“你是起来,还是再靠一会儿。”半晌之后,顾子夕低头问许诺。

“要起来了,饿了呢。”许诺抬头给了他一个沉静的笑容——温柔而笃定,有种让人心安的力量。

“好,下去吃饭。”顾子夕微微笑着,加重力度抱了抱她,这才掀开被子起床。

“约了她在楼下咖啡厅,一起过去。”顾子夕穿好衣服后,帮许诺整理了一下头发,轻声说道。

“好啊。”许诺轻松的应着,看着他说道:“这个时候所有人的压力都很大,她再强悍也只是个女人,只要不影响事情的进展,你别和她起争执。”

“你这算是在帮婆婆说话?”顾子夕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我这是让我老公保持风度和理性,不要做出让自己一进痛快,过后难受的事。”许诺睁着明亮的眸子看着他,淡淡的笑容沉静而自信。

顾子夕的眸光微凝,慢慢敛起嘴角的笑容,看着她认真的说道:“谢谢老婆。”

“要对老婆有信心。”许诺转眸轻笑,牵着他的手往外走去。

顾子夕用力握紧了她的手,沉然的眸子里,涌动着安心的暖意。

两人去到楼下咖啡厅时,郑仪群已经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

身上依然是她喜爱的香奈尔套装,看起来优雅而一丝不苟;脸上的妆容精致细腻,看得出来是精心修饰过的。

只是,这样的精致,依然掩不住她脸上的沉郁、和眼底的寂然;精心修染过的头发,也已掩不住发根处露出来的片片白色——衰老似乎只是一夜间的事情。

顾子夕站在原站,看着午间的阳光,透过玻璃打在她的身上,关于母亲所有的记忆在这一缕缕的白发中,猛然被打碎了——她,并没有他想象的强悍与坚强吧。

看见她抬腕看表时,眸间只有焦虑而再无自信时,顾子夕只觉得心微微的扯痛——或许,让她苍老的并不是金钱的损失,而是失去对儿女和丈夫掌控后的无力感,让她的精神迅速的跨掉。

“我们过去。”顾子夕拉着许诺的手,快步往郑仪群的位置走去。

“你也来了?”郑仪群眼皮动了动,淡淡说道。

“我过来吃饭。”许诺看着她鬓间没有处理过的白发,心里也有些微微的难受,牵着顾子夕的手不禁微微用力。

“子夕,我去那边,你们聊。”许诺见郑仪群不再说话,便与顾子夕打了招呼后,去了角落的一桌坐了下来。

径自点了午餐后,随手取了本杂志慢慢的翻看起来。

顾子夕在郑仪群的对面坐了下来,看着她淡淡关道:“找我什么事?”

“我去你爸的墓地,给他道过歉了。”郑仪群开口一句话,便是石破天惊,让顾子夕眸色猛沉。

“什么意思?”顾子夕沉声问道。

“但是,我这辈子都不会给辛兰道歉,她所经历的,不过是她的命而已;至于和顾东林离婚,可能一时间还离不了,我不想二宝成为没有父亲的孩子。”郑仪群端起面前的咖啡,轻啜了一口,表情淡淡的,没有任何变化。

“用给我爸道歉这件事,想换我什么条件呢?”顾子夕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看着郑仪群淡淡的说道——他们母子,最终不过生意场上对立的两个人:能谈的,也不过是交易而已。

“子夕,在你的眼里,妈妈就是这样一个人吗?”郑仪群抬眼看向顾子夕——在他淡然的目光里,她眸底的平静,慢慢的撕裂。

“我想,你这个时候来找我,不是来和我探讨这个问题的吧?”顾子夕淡淡说道,看见服务员给自己送了一杯卡布奇诺和一个画着卡通的甜点,不由得抬头往许诺那边看去——而她正低头喝汤。

顾子夕紧绷的脸,不禁放松了下来,嘴角噙起淡淡的笑意,端起咖啡轻绰了一口,任那甜腻的泡沫绕满唇间。

郑仪群见他如此,忍不住抬头看向许诺——长发松松的绑在耳旁、低垂的眸子里,有股让人安静的气质,与前次所见,自信中的沉静,已然大不相同。

是爱情的养护、还是事业的成就、让这个自卑的女孩,变得如此从容?

“她和蜜儿,很不同。”郑仪群从许诺的脸上移转回目光,看着顾子夕放松下来的表情,轻声说道。

“她是什么样,不需要你来评价。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吧。”顾子夕淡淡说道。

“好。”郑仪群苦笑了一下,喝了口咖啡后,看着顾子夕定定的说道:“对你这一局棋的布局,我这样理解,你看对不对:你成立有海外产品代理资格的专业代理公司,一方面想通过海外高端产品提升顾氏的产品定位;另一方面是拓展顾氏产品的销售渠道;而你让顾氏破产重组,是想以最快速、最节约成本的方式,将顾氏改变成专注只做产品的生产型公司,以让顾氏未来有机会,以产品进驻世界商场。”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你把股民、不听话的股东的利益全部牺牲掉;以最小的代价清算掉多余的员工。是这样吗?”

“没错,就是这样。”顾子夕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很好……很好。”郑仪群低下头,涩涩的笑了——当然,她也是那不听话的股东之一。

半晌之后,郑仪群才重新说道:“整个计划看似完美,但将一个正常营运的企业,花半年时间拉跨,也不是完全没有漏洞,你说呢?”

“漏洞你不是也很清楚吗?否则你怎么会去找那几个大客户?”顾子夕冷笑着看着她。

“你知道?”郑仪群吃惊的看着他。

“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找我的目的。”顾子夕看着她皱起了眉头:“你知道,我现在很忙,事情走到现在,我一步也不能错。”

“好,那我就直接一些吧。”郑仪群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说道:“我找你过来是两件事:第一,希望你放弃收购顾氏,让给顾东林,不为别的,是因为他手上有一些不利于你的证据,而这些证据,我没办法拿到手;如果最后顾氏落在他手里,你就没有操作的动机,那些证据对你来说,就不具威胁。”

“第二,如果你坚持的话,以股东的立场,这次我支持你。”

“为什么不以股东的立场,逼我放弃呢?”顾子夕沉眸看着她。

“除非你自己想放弃,否则你就算不择手段,也会达到自己的目的——我何苦再让你使手段,让他抓住你更多的把柄。”郑仪群沉沉叹了口气,语气萧瑟的说道:“果然你不肯听我的话,一定要坚持的,是吗?”

“我没有放弃的理由。”顾子夕将那块画着笑脸的慕丝蛋糕端起来,看了一眼后,两口就吃完了它。

“我这么多年的作为,也不过是想让你真正掌控顾氏;可在企业与你的安全相比起来,我觉得你的安全比较重要——你已经有了一家国际化的代理公司,你的事业已经超越了你的父亲,何苦为了一个老顾氏,把自己置于危险当中?”郑仪群不肯放弃的劝着他。

“如果你找我就是这件事的话,那就是这样了。”

“一切,都在合理合情合法的范围内。”顾子夕放下手中的盘子,看着郑仪群沉声说道——直到此刻,他仍不会在她面前泄露一点操作细节:于她,他并不信任。

“那,就这样吧。”郑仪群敛下双目,沉沉的叹了口气后,端起咖啡一饮而尽后,低低的说道:“子夕,妈妈总是为你好的,就算你不理解。”

“总之你一切小心。”郑仪群扭头看了许诺一眼,终是轻轻叹了口气,仍是什么也没说。

“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顾子夕沉眸看了她一眼后,便站了起来,想了想又说道:“你若需要钱,就告诉朝夕。”

“我还没到需要向儿女要钱的地步。”郑仪群挺直了背脊,冷声说道。

“那就好。”顾子夕冷凝的眸子微微闪动,转身往许诺那边走过去。

“聊完了?”许诺看着他唇周还有卡布奇诺的泡沫时,不由得笑了,示意他弯下腰后,拿了湿纸巾帮他擦掉。

“不问我聊了些什么吗?”顾子夕从她手里接过湿纸巾,随意的擦了后,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唉呀,我觉得我的脑袋装不了那么多东西呢?”许诺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

“原谅你是个孕妇。”顾子夕沉眸低笑,心里却是淡淡的暖意。

两人在看见郑仪群起身离开后,对视了一眼,许诺低声说道:“比第一次见面,她老了许多。”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看了许诺面前吃了一半的餐点,轻声说道:“还吃吗?要不要换个地方?”

“不用啊,我也给你点了。”许诺摇了摇头,招手叫来服务员:“你好,我刚才点的另一份套餐可以上了。”

见服员应下后,看着顾子夕说道:“快吃吧,下午还有会呢?你这样辛苦,我会心疼的。”

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看着她低声说道:“许诺,感谢你在我身边。”

“我是你老婆麻。”许诺舀了一勺自己的饭喂给他吃,看着他微笑着说道:“顾子夕,对于有些人来说,父母的爱太理所当然;而对于有些人来说,究其一辈子,也得不到。”

“我曾经和许言说:命运给了我们这样一种生活,我们接受它、用自己的方式走完它。”

“我们一直在努力,直到她遇到季风、我遇到你;我们的生命,曾因为缺失的那份爱而变得格外的困难;却也因为缺失的那份爱,而有机会遇到另一种温暖、遇到命运的另一种可能。”

“所以顾子夕,求而不得的东西,咱们不要;所以顾子夕,她们的爱要分给很多人,而我们,只有彼此。”

许诺轻轻抓住顾子夕的手,带笑的眸子里,有着点点的莹亮。

“恩。”顾子夕用力握紧她的手,柔软中略带着微凉的温度,让他有种前所未有的安心——以前她在身边的时候,他轻易的被她的快乐所感染;在许言去世后,快乐这件事对她来说变得很困难,但那股由内而外的沉静气质,却让他有股安心的感觉。

他想,经历过一些事情后,他们都已经回不到当初吸引对方的模样;但他们却更能理解彼此了;他们的爱情,不再只有滚烫的温度,更有了相濡以沫的微暖。

午餐后,两人手牵着手往办公大楼走去,许诺身上沉然宁静的气质,将顾子夕身上的强势与霸气,笼罩上一层温柔的颜色——站在这个女人的身边,这个正令人谈起而色变的男人,变得温柔而无害。

第二节:梓诺,天使的孩子

第二天是休息日,顾子夕去工厂看生产现场,家里只留许诺和顾梓诺在家。两人大部分时间,都留在书房里,对着各自的电脑,埋头苦干着。

“水果时间到了哦。”marry端着果盘走到书房,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人,心里只觉得奇怪——她真没见过,母子之间是这样相处的。

不过怎么说呢,她们之间虽然少了份亲昵与温软,却有着平和与默契。

marry看着大小母子两个,将削好的水果放在了靠窗的休息区。

“许诺,吃水果了。”顾梓诺从电脑里抬起头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许诺——他一直认为,爹地不在的时候,自己有责任提醒她好好照顾自己和小宝宝。

“你去洗手,我马上就好。”许诺抬手对他做了个ok的手势,又埋头进电脑里。

“我等你。”顾梓诺从椅子上跳下来,走到她身边直直的站定。

“喂,顾梓诺,你都成了小监工了。”许诺不由得失笑,只得将文件按了保存后,伸了个懒腰便站了起来,看着顾梓诺说道:“去洗手吧。”

“好。”顾梓诺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许诺,我们都得好好儿照顾自己,不生病、不出事,这样爹地才能安心工作。”

“你说得对。”许诺微眯着眼睛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与顾子夕严厉警告她时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不由得笑了——这儿子,对顾子夕真是太好了。

他对蜜儿也是极好的,可是还是好不过顾子夕;遇到重要的事情,他心里还是向着顾子夕的——只能说,顾子夕这个父亲做得很成功。

“生女儿吧,梓诺是不同的。”想起他曾说过的这句话,心里泛起一股酸涩的温柔。他是想用这种方式来怀念那十夜吧——他待梓诺,也是特别的。

“水太凉了,要热一点。”顾梓诺将洗手池的水温调高,埋怨着她不会照顾自己。

“不害夏天麻。”许诺将目光从他的脸上收回来,微微笑着说道。

“张叔叔说,小宝宝喜欢温暖。”顾梓诺的模样依然是一本正经的。

“外面再凉,妈妈的肚子都是温暖的。”许诺笑着说道。

“那你也不能贪凉,你要和小宝宝一样的温度。”顾梓诺坚持着说道。

“好吧,我知道了。”许诺暗自叹了口气,只觉得有了这一大一小在身边,她幸福的小烦恼也就这么生出来了。

“顾梓诺,听说你突然喜欢上了计算机?”两人坐在书房窗边的懒人沙发上,一人捧着一个水果碗,边吃边聊着天。

“这个……这个可以不和你说吗?”顾梓诺的眼神微微的黯淡了下来,低声说道。

“哦,可以啊。”许诺微微愣了愣,便即转开了话题:“你爹地说,下周你就回法国了。”

“恩,我看到小宝宝的照片了就回去上课了。现在的课程,marry有给我补。”顾梓诺点头说道。

“你不希望留在你爹地身边吗?”许诺问道。

“想,但是,我喜欢那边的幼儿园。”顾梓诺低头想了想才回答。

“恩,你爹地还是一周去看你一次,也可以常常见到的。”许诺看着他,心里微微一酸——五岁,长期与父母分开,真的好吗?

好不容易他不排斥自己了,却仍然不能和他生活在一起。

“我和爹地商量,他半个月去看我一次。因为他平时要工作,留一个周未陪你和小宝宝。”顾梓诺懂事的将顾子夕的时间,分成了两半。

“不用啊,他每天晚上都陪我们,加在一起,大过周未的时间了。”许诺看着他轻声说道。

“恩,也是,那……我在和爹地商量一下吧。”顾梓诺伸出小手算了算,觉得许诺说的也对——关键是,半个月见爹地,真的太久了,他会想爹地的。

“顾梓诺,我吃太多了,我要下去散步了,你去吗?”许诺伸脚踢了踢顾梓诺吊在软椅外的小脚,看着他刻制的喜悦,心里的酸涩就更重了。

“当然去,你一个人我不放心。”顾梓诺伸手拍开她的脚,放下小碗站了起来。

“恩。”许诺微微笑了笑,放下碗后,扶着椅子站了起来:“牵着我的手吧!你爹地陪我散步都牵我的手的。”

“好吧。”顾梓诺用肉肉的小手,牵住许诺纤长的手指,两人齐齐的看向牵在一起的手,看着手指慢慢的握在一起后,抬头看着对方会心的笑了。

“你的手好瘦。”顾梓诺用力捏了捏,似乎感受着被她握着的感觉。

“女生瘦点儿漂亮。”许诺轻声说道,牵着他的手往外走去。

晚上顾子夕回来的时候,便看见这母子两人,牵着手,慢慢的走在夜灯星点的夜里,脸上温柔的笑意,浸着淡淡的幸福感觉。

“你猜我爹地今天晚上几点回来?”

“我觉得——应该就要回来了。”

“我觉得会很晚,也可能不回来,他最近太忙了。”

“那我们打赌?”

“赌什么?”

“要是我赢了,今天你和我们一起睡;要是你赢了,条件由你提啰。”

“我赢了,换你给我念日记。”

“喂,很为难我好不好,自己念自己写的,好别扭的。”

“我和你们睡也很为难好不好,热得要命。”

“好吧,我该对自己的判断有信心对吧。”

“对呀,我就有信心,所以我不怕。”

两伸出拳头对垒了三下,笑着继续往前走去。

“爹地!”两人才走几步,抬头便看见顾子夕正站在小路的尽头,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们。

“我赢了。”许诺小声说道。

“愿赌服输。我今天就牺牲了吧。”顾梓诺翘起肉嘟嘟的小嘴,做出大气的模样。

“哈哈哈,这话我爱听,有气魄。”许诺不禁大笑起来。

“你们聊什么呢,这么愉快。”顾子夕大步走过来,伸手牵着顾梓诺的手,一家三口转过小径的尽头,往家的方向走去。

“我们……”

“许诺,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哦!”

许诺还没说完,顾梓诺便出声提醒着她——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不可以告诉顾子夕。

许诺的眸光微微转动了一下,也不再提这事儿。

“爹地,你去那边牵许诺的手。”顾梓诺对顾子夕说道。

“哦?”顾子夕低头疑惑的看着他。

“她那么笨,我们两个保护她啦!”顾梓诺皱着小脸,看着许诺一脸的无可奈何。

“顾梓诺,我哪儿有你说的这么笨!”许诺低头瞪着他:“你是小孩子,我和你爹地一起保护你好不好。”

“我觉得顾梓诺说得对。”顾子夕笑着,用力捏了一下顾梓诺的手后,便松开他的手,转到许诺的身边——与顾梓诺一起,一人牵她一只手,带着她慢慢往前走去。

“你们两个……”许诺轻叹,转眸看向顾子夕——他眸底的温柔,能把人融化。

许诺的声音微滞,一左一右、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这样的爱护着她,坚持到现在的这段感情,给了她最大的回报。

夏末秋初的晚风,轻轻的吹动着路边的枝叶,枝叶在星光和灯光里摇动着,在他们的脸上洒下零乱的光影。

三人缓慢的步伐轻松向前,将白天办公室里的高压情绪,温柔缓释。

回到家里,顾子夕对着电脑依然还有工作,许诺和顾梓诺分别洗了澡后,早早的回到**——许诺依然拿了日记本过来,接着上次顾子夕读到的地方,继续往下念——

**月**日

“按照医生的叮嘱,每天做操、散步、感觉宝宝的情况又好了许多,最近动得又历害起来,去医院检查,连医生都惊喜——居然将胎位调转了过来,绕在宝宝脖子上的脐带,居然已经松开了,宝宝又可以自由的在妈妈肚子里做操了哦!”

“医生说我这个小妈妈了不起,可能正是因为我小,所以身体才会这么好、所以宝宝才能随着我的心愿健康的成长。第一次感谢老天,让我在有宝宝的时候,还这么小。”

“许诺,你那时候十八岁吗?”

“是啊。”

“我妈咪十八岁的时候在读大学一年级。”

“恩,你妈咪,其实很幸福的。”

“你后来上大学了吗?”

“上了呀,你出生后,医生把你交给了你妈咪和大姑姑,我休息了两天就出院了。”

“学校不是9月才开学吗?”

“我去照顾我姐姐做手术啊!因为……”

“你不想说的话,可以不说的。”

“也没什么——因为你的出生,你爹地给了我好多钱,然后我姐姐做手术的钱就够了;我也可以安心的照顾她,不用出去打工了。所以我安排了她的手术,然后有三个月的术后排异观察期。然后,我就要上学了。”

“不休息啊。”

“我生你的时候不到十几岁啊,身体很好的。”

“哦,那这次生宝宝要休息吧,你都二十多了呢。”

“喂,什么叫二十多,我看起来很老吗?”

“其实也不老,比我们幼儿园同学的妈咪看起来年轻。”

“就是麻……”

“许诺,你好历害。”

“恩?”

“生了我,又救了你姐姐,你一个人做这么多事呢。”

“是……吗……”

许诺的声音一阵哽咽——是这样吗?孩子的世界和大人如此的不同。

生子、拿钱!

如此下贱的交易,让她在知道顾子夕的身份后,从来不敢与梓诺过份接近;

即便是她将这笔交易公诸与全世界,不再害怕所有人的异样眼光,但她仍不能心无芥蒂的与儿子自然相处。

而梓诺,他一定是个天使,用这样的纯然的目光、用这样可爱的理由,让她成为一个勇敢的、能干的妈妈。

“顾太太、顾少爷,还不睡吗?”顾子夕洗完澡,穿着睡衣、打着赤脚走进来,看着他们母子依偎在一起,便情不自禁的走过去,张开双臂,将她们两人一起拥在了怀里。

“顾子夕,我爱你们。”许诺将下巴轻搁在顾子夕的肩头,声音里有些微微的发颤。

“我们也爱你。”顾子夕不知道她为什么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只是低低的应着,大手在她的腰间轻轻的拍动着,温柔的安抚着她的情绪。

“爹地,我和你们一起睡吧。”顾梓诺用力的仰起头,在两人的胸膛之间,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好啊。”顾子夕轻轻松开拥着他们的手臂,低头看着嵌在两人身体中间的顾梓诺,笑着应道。

“不过,我想睡着了就回自己的房间。”顾梓诺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许诺微微惊讶的样子,狡黠的笑了。

顾子夕的目光,在他们两个的脸上转动了两圈,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当下点了点头:“好,你睡着了,爹地抱你回去。”

“谢谢爹地。”顾梓诺一声欢呼,笑着朝许诺眨了眨眼睛,扯着被子钻了进去。

许诺见他得意的样子,不由得失笑,却又感觉到一股窝心的暖意——是自己太笨了吗?还真是被他算计了。

“怎么样?被小子给算计了?”在把睡着的顾梓诺抱回房间后,顾子夕看着许诺笑着问道。

“我这辈子是要被你们两个给吃定了吗?”许诺叹息着,眼底却是满满的笑意。

“有我们两个算计你,你出去也不会吃亏就是了。”顾子夕微微笑了笑,拥着她问道:“今天和顾梓诺呆一整天,情况怎么样?”

“顾子夕,顾梓诺说我很能干——因为,我同时生了他、又救了许言。”许诺翻转身体,趴在顾子夕的胸前,语气中带着哽咽的激动:“顾子夕,他都不觉得我很丢人。”

“努力生活的人,都不丢人。”顾子夕看着她柔声说道:“你看,儿子都比你聪明:他看到的是事情的结果——你的努力,创造了一个生命、也挽救了另一个生命,你是了不起的妈妈。”

“恩。儿子觉得我不丢人,我就不丢人了。”许诺深深吸了口气,眸光里一片莹亮。

“儿子一句话,胜过我一年的追求。许诺,这不公平……”顾子夕轻叹了口气,却更用力的拥紧了她——是不是,自此以后,她再不会为那样的过去而自卑?

是不是,自此以后,她便是那个放下过去、不再忧郁的阳光女子?

“顾子夕,每个孩子都是天使,对不对?”

“对。”

“顾子夕,肚子里的孩子,一定会没事的。”

“当然,不会有事的。”

“顾子夕,我抽烟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骂我?”

“我……”

“唉,季风说我还年轻,我的身体很好,所以我能制造很好的屏障啊。”

“季风他……”

“顾子夕,以后要好好儿管着我啊。”

“恩,以后我管着你;以后儿子也管着你。”

……

夜色渐浓,她的情绪似乎比那天早上在公司门口,从顾梓诺的嘴巴里说出‘妈妈’两个字更加激动,拉着顾子夕不肯睡觉——说一会儿、笑一会儿、哭一会儿。

想起过去、想起许言、想起季风、起想与顾子夕这段感情里的犹豫与退缩。

“顾子夕,还好我们还在一起。”

“许诺,你该睡了,孕妇不能熬夜呢。”

“好吧,那我睡了。”

“乖,睡吧,明天我不上班,在家陪你们。”

“不要,你去忙吧,我和顾梓诺相处挺好呢。”

“先睡,明天再说。”

“那我睡了。”

趴在他的胸前,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沉沉睡去——嘴角淡淡的笑意,喜悦而满足。

“许诺,我们都爱你。”

“可是女人,不能有子万事足,要多爱一些老公,知道吗!”

顾子夕轻拍着她的后背,凑唇在她的唇角轻吻了一下,看着她嘴角弯起更深的笑意,不禁暖暖的笑了。

静谧的夜色里,星空一片明亮的灿烂。夜空下的城市,卸去白日的喧嚣与浮燥,慢慢的安静下来。

第三节:郑仪群,她的手段

当时针指向深夜12点的时候,每天都在11点前回家的顾东林,第一次在12点的时候,仍没有回家。

郑仪群将书房和卧室找了个遍,仍然没有找到顾东林手里可能会有的东西。

“难道他只是虚张声势?其实他手里根本没有关于子夕操纵股市的证据?”郑仪群在书桌前坐下,紧紧皱着眉头,思索着顾东林说过的话、和最近的表现。

却又觉得,以他的能力,若真的没有证据,不可能这么从容。

想到这里,郑仪群打开电脑,尝试着用所有能想到的密码进入其中两个加密的文件夹。

“想看的话,直接和我说一声,哪里用得着这么费力。”顾东林的声音自门口传来,郑仪群停下手中的动作,将头从电脑里慢慢的抬了起来:“我想看什么,你心里清楚。”

说着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顾东林的身边,看着他沉静说道:“你答应过我,不再争顾氏、不会害子夕,可是你一样都没做到。”

“你也答应过我,不再管顾氏、把股份转给我,你也一样都没做到。”顾东林看着她,淡淡的说道。

“既然这样,我们的婚姻,好象没有继续下去的理由了。”郑仪群低低的叹了口气,侧身与顾东林擦身而过,慢慢的往楼上走去。

“难道我们的婚姻,只存在这些条件吗?”顾东林低声吼道。

“难道我能看着我的丈夫去害我儿子吗?”郑仪群转身过来看着他:“如果你不是我丈夫,可能我会认为这只是一场不择手段的商业竞争而已——可是,你是我丈夫,他是我儿子。”

“你这是在威胁我!”顾东林的声音一片恼怒。

“没有,只是说出事实而已——我是个女人、是个母亲,你得为我想想。”郑仪群轻轻低下头,沉声说道:“东林,或许过去我能威胁到你,可现在肯定不行——现在的我,那10%的股份已经一文不值;我没有什么可以威胁你的了,不是吗!”

“在你心里,我和你结婚,只为了那10%的股份吗?”顾东林不禁失望。

“当然不是,只是,我今年五十六岁、我的头发都已经白了,再没有了那10%的股份,你说,我凭什么自信?”郑仪群慢慢转过身,低低着叹息着往前走去。

“仪群——”顾东林快步走上去,从背手拥住了她:“仪群,我对付顾子夕,与你毫无关系。”

“仪群,子夕的手段你很清楚,我只是自保。”顾东林无奈的说道。

“自保?”郑仪群低低的笑了:“你做化妆品投资,却将顾氏渠道的大客户全部挖过来;顾氏破产,你马上联合别人去收购顾氏;知道子夕在顾氏的事情奔波,你想方设法找他违规的证据。”

“顾东林,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还是无知的妇人呢?顾东林,我之前不说,是宁愿被他责怪对你的纵容,也不想让你觉得我一心只为儿子不为你。”

“东林,你们在商场上用什么手段争抢,我都可以不过问;但是,你若想走法律的途径,我就不能不管——顾东林,你做生意又有多干净?干净到不怕人查、不怕人问?”

“是,我在找你所说的所谓证据,也确实没找到——好在我找到了一些别的东西,对子夕没用,对你或许还是有用的。”

郑仪群见顾东林提到了夫妻感情后,居然还用‘自保’这个词来忽悠自己,心里不由得一阵悲凉——这就是她看中的男人:敢做不敢当、满嘴谎言。

“你找到什么了,拿出来!”顾东林拥着她的手臂微微一僵,看着她沉声说道。

“东林,你在说笑话吗?你不准备拿点儿东西来和我换吗?”郑仪群不由得冷笑。

顾东林沉眸看着她,半晌不说话。

郑仪群也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并不急着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