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5串通医生

chapter025串通医生

“你昨天晚上到的吗?还是早上才到?你身上好象有家里那些花儿的味道,你是回去过了吧?”许诺一连串的问题,让他在微微悸动中,又感觉到一阵温暖——是移情吧,这丫头竟把念叨许言的劲头用在了他的身上。txt360118下载Http://wWw./

“许诺,该去见医生了。”季风还没有回答,顾子夕便走了过来,轻轻拍着许诺的肩膀,柔声说道。

“许诺,张叔叔说你现在不能哭的哦。”顾梓诺也软语说道。

季风沉眸看了顾梓诺一眼后,转眸看向顾子夕,轻轻点了点头,拍着许诺的背柔声说道:“和子夕去见医生,检查完了我们再聊,我会在这边呆一周的时间。”

“恩,好。”许诺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松开拥着他的双臂,看着他时,眸间仍是一片氤氲的雾气。

“一起进去。”季风朝顾子夕点了点头,将许诺交到他的怀里。

一行大小六人,朝主治医生办公室走去——一向大路的严若兮,在看到季风与许诺拥抱时,似乎也被他们带到那个伤感的日子,所以显得特别安静的跟在莫里安的身边,连看到顾梓诺都没有生出好奇心来。

“二十四岁是很好的生育年龄,所以顾先生和顾太太不用太过担心。”主任医师林稚,是个45岁左右的中年女子,看起来专业而慈详。

“谢谢。”许诺勉强扯了下嘴角,手一直紧紧的抓着顾子夕的手,力度大得让顾子夕都有些隐隐的生疼。

“我们现在开始做检查,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检查的项目会多一些,几位男士要多些耐心才是。”林医生一脸慈详笑容的看着在场的三个大男人,心里不禁暗自感叹——这样出色的男子,平时一个也难见着,今天却一下子来了三个!

更重要的是,这三个气质不同,却同样出色的男子,对这个小孕妇,都紧张得很呢,不知道都是什么关系。

“林医生,我可以陪她进去吗?您看,有时候需要拿病历、拿标本的事情,我可以帮帮忙的。”林若兮走到林医生面前,睁大眼睛,一脸乖巧的问道。

“我们有专门的护士做这些呢。”林医生笑着说道,看见林若兮的眉头立时皱了起来,便又接着说道:“当然,如果顾太太希望的话,你也可以进去陪着她。”

“当然希望了。”林若兮转眸看向许诺。

“好啊。”许诺轻轻点了点头,眸光看向莫里安时,在紧张之余,还有着隐藏的暖意。

“若兮你跟着许诺就好,千万别给她添乱。”莫里安朝许诺微微点了点头,声音淡淡的,却从容而温暖——一如他与若兮的关系:感情虽不浓烈,却如行云流水般的自然从容。

“不会啦,我们一起去旅游的时候,都是我照顾许诺的,你别瞎担心。”林若兮朝他摆了摆手,看着顾子夕笑着说道:“放心把老婆交给我勒?”

顾子夕微微笑了笑,转眸看向林医生:“我不能进去吗?”

“最好不要。”林医生的笑容很温柔,语气却坚定。

“那好。”顾子夕只得将许诺的手,交到了林若兮的手里:“谢谢。”

“不用谢。”林若兮轻轻揉了揉许诺刚才抓着顾子夕过于用力的手,有些心疼许诺心里的压力,说话的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小了下来——面对莫里安对许诺从不掩饰的关心和在意,她或多或少会有些难受,但在此时,却只有心疼。

心疼于许诺所承受的一切、心疼莫里安这样一份无欲无求却也无望的爱情、心疼自己爱上这样一个没有心的男人——但是,这就是爱情吧,她理解了自己的执着,便也理解了莫里安的放不下。

其实,他已经在慢慢学着放下了吧——刚才的叮嘱,是对许诺的关心,却也把自己放在了更亲近的家人位置上。

比之最初的讨厌与拒绝,现在的相处,已经好得太多了。

谁知道,以后就不能更好了呢!

严若兮轻握着许诺的手,跟着护士往检查通道里走去,垂眸看着仍然紧张的许诺,轻声安慰着她。

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于莫里安深受着的许诺,她竟然能成为朋友;而于莫里安那个已经分手的未婚妻,她却有着隐隐的担心。

或者,他和许诺的感情足够的磊落,磊落到让人无法嫉妒的程度;而那个林允儿与莫里安的关系,虽然无关情爱,却似有更深的纠葛。

“许诺,你很紧张吗?”严若兮轻声问道。

“是啊,你都感觉出来了?”许诺看着她勉强笑了笑。

“不想笑就别笑了,咱俩儿什么关系呀。”严若兮皱了皱鼻子,握紧着她的手,轻声说道。

严若兮的话,让许诺微微愣了愣——‘不想笑就别笑’!是谁对她说过同样的话呢?

是莫里安吧,在他们还只是上下级关系的时候,他说:“我们是朋友,不高兴就别笑、不想说就别说,这样子最难看。”

这两个人,天生还是有缘分的吧——一个本质温暖淳和的男人、一个单纯天真的女孩,居然用同样的一句话来安慰她。

他们的本质里的温暖,原本就是相通的吧——这和允儿,是完全不同的。

“若兮,你和莫里安,会是我最好的朋友。”许诺看着若兮,沉声说道。

“那当然的。如果没有eric可能我们的关系会更好些;有了他吧,有时候多少有点儿尴尬,对吧。”严若兮没心没肺的说道。

“那你……有没有介意过?”许诺沉眸看着她。

“不会呀,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本来就是我追他,总不能让他为我而改变吧——好象很难也。我努力让他在心里挖出一点空间来给我就成。”严若兮咧唇笑着,笑容里是对爱情简单的定义;那笑容,让人只觉得在她的爱情字典里,只有爱或不爱,其它的,都不是问题。

若是早些遇到她,或许自己和顾子夕之间的境遇,又会不同吧。

看着一脸明朗的若兮,突然发现,和她这样闲闲的聊聊,连心里的紧张都缓解了不少——原来,人的情绪,有时候是真的需要一个出口的。

候诊室外,顾梓诺紧紧的依在顾子夕的身边,小手紧张的扭动着——他的紧张,更多的是兴奋。

而顾子夕、季风、莫里安三个大男人,却都紧绷着脸一语不发着——连基本礼貌的寒暄都没有。

他们比许诺更在意这个孩子的健康——许诺担心的是孩子本身;而他们担心的,除了孩子,还有她自己。

“顾总,新的组织结构已经发在您邮箱里。”这是人力资源部的电话。

“下午3点前再不要给我打电话,直接找大小姐处理。”顾子夕当即挂了电话。

“莫里安,早上的新闻看了吗?”这是林允宁的电话。

“看过了,你和那人保持紧密的联系。在下午1点前,我都不方便接电话。”莫里安交待一句后,便即挂了电话。

季风看着他们两个,嘴角噙起微暖的笑意——许言,一个你看中的妹夫、一个许诺自己看中的老公,都这么全心全意的护着她,你该可以放心了吧。

许诺,人生不只有一种感情、人生也不只能做单项选择,所以,放下执念,你可以很幸福的。

季风微眯的眸光从顾子夕和莫里安脸上轻扫过后,转向检查通道里面,两小时过去了,许诺还没有出来。

“检查要这么久吗?都两个小时了。”顾子夕在按掉无数个工作电话后,情绪不禁带着些燥意。

“第一次检查的项目很多,这里的设备很完善,一些要到3个月才能查出的项目,这里都能提前查出来。”季风轻声解释道。

“听林医生说过。那些检查会不会让她更紧张?”顾子夕沉声问道——医生将检查项目全部报给了他和许诺,他原本想将几个项目推后,但许诺说没关系,说怀顾梓诺的时候也是做过的。

所以他便全部签了下来,但心里必竟没底。

“不会,结果越早知道越好。”季风话中有话的说道。

顾子夕沉眸看了他一眼,沉默着不再说话——如果有什么问题,就算所有人放弃,他也不会放弃。

孕检中心。

许诺整理好衣服后,看着一直跟随在每个检查处的林医生,紧张的问道:“林医生,情况还好吗?”

“小宝宝的发育指标很正常,你看看:宝宝的头已经只有身体的三分之一大小了,分化成长是很好的;手和脚的雏形也出来了;五官也开始有轮廓了。”

“从发育现状来看,没有任何异常。我们刚才做的是四维彩超,胎儿的每个角度都能看得清楚,你看——”

林医生将打印出来的采超相纸放在许诺的面前,一一解释道:“这是标准13周胎儿的发育图像;这是你的宝宝发育的图像,都非常好。”

“当然,因为13周,这些器官的发育还没完成,从开始发育到发育成形的过程中,是否会有变化?这个不好说,需要20周的时候再来做一次四维彩超,做五官和四肢的畸形排查;然后抽取胎儿绒毛,做内脏畸形排查。”

林医生将相纸上的图像,一一对比着给许诺看过后,抬头对她说道:“目前来看,一切正常;以我的经验来看,后期也不会有太大问题,所以你要放松,不要担心。”

“我、我那段时间有抽烟;有过量的输血。我第一次怀孕的时候,身体很好;可是这一次,就在上周,仅仅是情绪紧张,就引起了先兆流产。”

“我想是不是因为这些原因引起的。而这些原因的至畸率到底有多大?”许诺克制着心里的紧张与恐惧,坚持着把自己的担心一一问了出来。

“医学界还没有关于抽烟至畸的医学数据,你抽烟的行为是在胚胎发育之后,这个影响就减小一部分;加之你是初学,真正有害的尼古丁之类的东西,不一定吸进去了,所以影响就再减小一部分;这样的话,影响就已经很小了。”

“至于过量输血,对胎儿本身没有本质影响,影响的是母体的体质;在母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会造成胎儿营养不足,从而影响发育。现在看来胎儿前期的发育并未受影响,所以这个因素已经不再影响后期的发育了。”

“至于紧张导致的先兆流产症状,这和胎儿着床的位置、附着程度有关系,并不是每个孩子都一样,过了12周以后,基本上就稳定下来了。”

“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呀,宝宝情况很好的。如果妈妈再保持愉快的心情、后期足够的营养,宝宝会越来越好的。”

林医生分析得很深入、也很专业,虽然不能让许诺完全放下心来,好歹也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人都有侥幸的心理,当这种侥幸被专家用专业的方式说出来的时候,就让人觉得特别的安慰。

“哇塞,林医生好专业,我以后怀孕也要你检查。”严若兮一直趴着在看胎儿图像,只觉得生命的神奇。

“好啊,二十四到二十八岁,是女性生育最好的年龄,你要努力哦。”林医生收了彩超影像,看着许诺认真的说道:“后面这段时间,保持轻松愉快的情绪,保持合适的营养,一切都没问题。”

“好的,谢谢林医生。”许诺点了点头,起身看着严若兮,长长的吐了口气:“我感觉,好多了。”

“我们快出去吧,他们三个男人一定要急死了。”严若兮用力的点了点头,扶着许诺随着医生一起,稳步往外走去。

“出来了。”季风立即站了来。

“许诺——”顾子夕不顾站在门口的护士,快步走了进去。

“许诺——”顾梓诺也站了起来,随着顾子夕一起跑了进去。

莫里安与季风一样,只是站在那儿,紧张又沉着的看着走出来的许诺——她的情绪看起来,应该是放松的。

孩子,应该没事吧。

“许诺。”顾子夕大步走到她的面前,伸手将她紧紧拥进了怀里——对于结果,他没有问;他更在乎的,是她的状态。

“现在的发育,一切良好;有几个常规排查,三天后出结果;林医生分析了我的情况,说后期畸形的可能性比较小。”许诺仰头看着他,神情里一片喜悦。

“好,我们都可以放心了。”顾子夕的声音微微的发紧着,只是看见她的放松与喜悦,他觉得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要吃大餐,你请我。”许诺吸了吸鼻子,撒娇着说道。

“好。”顾子夕笑着点头。

“恩,还是不要了,我今天想陪季风呢。”许诺想了想又摇了摇头,看着顾子夕说道:“我去告诉季风和莫里安,他们也担心的。”

“好。”顾子夕紧拥着她,感受着她的放下担心后的轻松与喜悦,甚至还有些语无伦次。

“许诺,小宝宝是不是很好?”顾梓诺扯了扯许诺的裤腿,着急的问道。

两个大人这时候才想起顾梓诺还在身边,忙松开拥抱的彼此,看着顾梓诺用力的点了点头:“医生说很好。”

“医生看出来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了吗?”顾梓诺开心的问道。

“医生说看不清楚,初步看来,小妹妹的可能性比较大。”回想着医生说的可能性的话,许诺不禁眯起了眼睛,笑得眉眼弯弯的。

“哇塞,太棒了。”顾梓诺开心的大叫一声,眯起眼睛眉眼弯弯的样子,与许诺简直一模一样。

顾子夕微笑着看着开心的母子俩,眼底满益着温柔的颜色。

“看你样子就知道没事。”季风微笑着看着她。

“现在可放心了,我等着小家伙喊我干爹呢。”莫里安笑得一脸的温润,牵着严若兮的手,下意识的加重了力度。

“对不起啊,让你们担心了。”许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让他们提前……”严若兮了替她开心着,只是开玩笑的话说了一半,下意只的看了季风一眼,忙又将未说完的话给咽了回去。

好在除了她自己外,其它人都没在意——他们这样的男人,哪里在意这样的小节。

严若兮将头靠在莫里安的肩上,笑得一脸的明亮——许诺呵,她认识的男人,都这么优秀呢。

“你们在这里稍等我一下,我去和林医生约下次的产检。”顾子夕扶着许诺坐下后,和季风交流了一个眼神后,便往林医生办公室走去。

“林医生。”顾子夕见林医生还在看四维彩超的影相,心里不由得微微一紧。

“坐。”林医生看着顾子夕微微笑了笑。

“谢谢,她现在情绪很好,很有信心。这是她知道怀孕以来,第一次没有负担的笑。”顾子夕看着林医生,诚挚的说道。

“不用谢,我说的都是实话。”林医生微微笑了笑,将片子递顾子夕,温和的说道:“第一,目前发育的情况,都在正常范围值内,未见任何异常;第二,后期会不会有问题,20周左右才能做出更准确的判断;”

“只要目前是健康的,我们都以积极的状态去期待他的成长。”顾子夕看着片子里的胎儿,心情不由得一阵激动——一个孩子,就是从这般模样开始发育的。

现在看来,该有的都有,以后就算有点小问题,出生后也是可以弥补的。

“恩,你这个心态很好。有你这样的爸爸,你太太和孩子都很幸运。”林医生微笑着点了点头:“这个片子你可以拿回去,不过下次产检记得带来。”

“好的,谢谢。”顾子夕将片子仔细的放进无纺布袋后,站起来对林医生说道:“下次产检,任何情况,好的就和她说;不好的先给我打电话。”

“ok。”林医生微微笑着,目送他离开办公室,在心里也为他这样的细致与周到而感怀——这年头,对老婆有这份心的男人,真是太少了。

顾子夕出去的时候,莫里安和严若兮已经走了,许诺将顾梓诺拥在怀里,正和季风说着话。

“许诺说今天要去我那边住。”季风对走出来的顾子夕说道。

“你的意呢?”顾子夕轻挑了下眉梢,淡淡问道。

“过两天吧,我刚回来,那边要打扫收拾一下。”季风微微笑了笑,看着许诺说道:“再说,你今天太兴奋了,我怕你吵得我晚上睡不着觉。”

“喂——”许诺不满的皱起了鼻子。

“让季风安静两天,正好过两天顾梓诺要去法国了。”顾子夕拍了拍许诺的手,沉眸看着她。

许诺转眸看了一眼顾梓诺,这才惊觉,自己居然将他要离开的事情给忘了——到底没有陪伴的成长,也就没有陪伴的习惯。

她想,直到现在,她都没有为人妻、为人母的自觉——她一直在做自己,怀念着许言的妹妹,而不是能安慰到季风的妹妹;爱着子夕的许诺,而不是陪伴的妻子;爱着梓诺的许诺,而不是陪伴成长的妈妈。

“子夕,我……”许诺有些难受的看向顾子夕。

“你今天脑子不够用,大家都理解。”顾子夕笑着揉了揉她的头,看着季风说道:“过两天我们住过去,你那边准备一下。”

“恩,那我就先走了,医院还有些工作要处理。”季风点了点头,张开双臂紧紧抱了抱许诺后,才转身大步离开。

因为知道了小宝宝是健康的、又知道了会是小妹妹,顾梓诺非常开心,回家后一直缠着许诺问好多问题,直到顾子夕拎着他扔回到**,命令他该午睡了,他还心的在**滚了几圈才睡去。

“我不唠叨、不查岗、不要求你天天陪我、我还做饭、管暖床,这样的老婆其实也还算不错吧?”许诺与顾子夕挤在窗前的大沙发里坐着,许诺看着顾子夕小声说道。

“何止是不错,是相当的不错。顾先生满意得不得了。”顾子夕笑着说道。

“就是、就是好象不够关心顾先生,想着工作和别的事情比较多,是不是不好?”许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首先是许诺,然后才是顾太太,顾先生喜欢看到那个在工作中神采飞扬的许诺、喜欢那个和顾先生一起讨论工作、撒娇耍赖的许诺;而不是所谓的洗衣烧饭做家务的老婆。明白?”顾子夕沉眸看着她,表情里一片认真。

“会不会被你惯坏了?”许诺低头把玩着他衬衣的扣了,眼角眉梢,尽是幸福的感觉。

“惯得你别的男人都不敢要才好。”顾子夕沉声低笑起来。

“顾子夕,我会学着去做一个妻子、一个妈妈,而不只是许诺。我这么聪明,会做得很好的。”许诺轻声说道。

“你喜欢就好。”顾子夕伸手拥着她,将她的头拉在自己的肩上靠下来,声音里一片温柔。

在确认孩子此时的健康后,两人心里的激动与喜悦,都有些无法平复;就这样坐着、聊着,直到顾梓诺起床后,硬挤到两个人的中间坐下来,一会儿摸摸许诺的肚子、一会儿拍拍顾子夕的大手,一直处于兴奋的状态。

顾子夕与许诺相视而笑——刻板的顾梓诺,这时候的天真与孩子气,比去年去迪士尼的时候更甚。

原来,他是真的想要一个小妹妹的;

原来,再早熟,他也只是个孩子,只要有足够安全和放松的环境,他就会如此放松而肆意的表达自己。

“子夕,你说得对,我不要学人家怎么做妈妈、怎么做妻子,做一个快乐的许诺,就好了。”许诺仰脸看着顾子夕。

“是的,我们最爱的,是那个容易快乐、那个阳光嚣张的许诺。”顾子夕低声应着,俯下头轻轻的吻住了她……

两天后。

“许诺,我走了,你在家里要乖乖的。”顾梓诺站在椅子上,在许诺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后,跳下来,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往外走去。

“我送你们去机场吧。”许诺跟到门口,有些不舍的说道。

“还是别去了,我通知了季风一会儿过来接你。”顾子夕轻轻拥抱了一下,看着她轻声说道。

“好吧,那……到了给我电话。”许诺知道他们不放心,便也不再坚持。

“这就对了,你送我们,我们还要担心;你在家里,我们放心。”顾梓诺用力的点了点头,以示对她乖乖留在家里的赞许。

“知道了。”许诺轻咬下唇,看着他们出门、看着他们走进电梯、看着他们在挥手时电梯门慢慢的关上,心里泛起淡淡的不舍。

这一次,顾梓诺的离开,再不是要躲着谁、避着谁,只为顾子夕为他选择的一种成长的方式;也是他自己选择的一种成长方式。

所以,小小年纪的他,已经将这种远行视作理所当然,会有不舍、会有想念,却不会改变。

顾梓诺,你真的是一个很棒很棒的小孩,在你面前我很惭愧,知道吗!

许诺的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在这样不舍的情绪里,还有对这个孩子的骄傲——是的,对这样的梓诺,她有心疼,也有骄傲。

如顾子夕所说,生在这样的家庭,他便经历着这些而成长——没有选择。

第二节:季风,手术刀的脱手

许诺在家里等季风等到中午,他仍然没有过来。许诺到底忍不住打了电话过去——

“季风,在家里吗?”许诺轻声问道。

“许诺,一个人在家可以吗?我不想接你过来。”季风的声音一片颓然的嘶哑

“季风,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听出季风声音的异常,许诺紧声问道。

“可能是太想许言了,情绪有些不好,你现在不适合过来住。”季风低声说道。

“……是吗?”许诺的声音轻轻的,压抑着对他的担心,和提起许言的伤感。

“我明天来接你吧,你让我一个人静静……一个人,陪陪她。”季风的声音,仍然极淡,却似慢慢恢复了平静——只是这平静,似是极力压抑的结果。

“好,那你休息。”许诺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挂了电话后,许诺想了想,仍是换了衣服,拿了包便出门了——他当然有事,而她也当然不能由着他一个人什么也不说。

季风满眼血丝的看着自己微微发颤的双手,眸底一片狂乱——手术刀从手里掉下时的绝望,让他几乎忘了后来是怎么出的手术室、又是怎么回的家。

昨天下午,季风去原供职的医院安排后续的工作,以及国际医疗援助的手续,正赶上一台心外科手术,因为是要带学生、做视频录像的,所以在季风去医院后,院长立即临时决定换他来做——在医院,他是心外手术第一把刀,若说他的技术第二,还没有人敢排第一。

“院长,我已经一个多月没动刀了,还是算了吧,下次我提前回来做准备。”季风下意识的就推辞着——似乎在许言手术后,他潜意识就开始排斥拿刀了。

“说什么笑话呢,一个外科医生,拿刀做手术不和切菜一样吗,还需要天天练?”院长以为他是谦虚,想把这次录教学视频的机会让给别的,便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把这事给定了下来。

季风看着转身离开的院长,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

“季风,要开始准备了。”同事方玲拍了拍他的肩膀。

“方玲,你同我一起进去。”季风转头看了一眼方玲,眸色沉暗的说道。

“季风,你没事吧。”做为另一把有名的主刀,方玲轻易的看出了季风的不对劲——他的手,在微微的抖动着:对于一个外科医生来说,这可是大忌。

“方玲,我觉得,我可能不行。”季风的心里,有着隐隐的害怕——对于一个拿刀数十年的医生来说,对自己的手术状态,已经太过了解了。

“或许只是长时间不动手术,手生了,没事的。”方玲拍了拍肩膀,与他一起快速往手术室走去。

两人熟练的消毒、换上无菌服、戴上无菌帽、换上消毒拖鞋后,快速的走到已经准备好的手术台前。

季风在仔细的看了病人的身体指征后,快速的清点了机械情况,沉声对方玲说道:“脱去外衣。”

“罩上手术服。”

“开始麻醉。”

看着麻醉师开始注射麻醉剂,季风打开手术内窥设备,仔细的寻找着最佳开口部位,然后拿起手术笔在病人胸口做着细细的记号。

“季医生,谢谢你,是你做我就放心了。”还没完全麻醉的病人,看着沉稳利落的季风,脸上一片安心。

他本就指定季风主刀,只是院方说季风还没有回国,才临时安排的别的医生,现在可好,真是季主任来做,他这是真的放心了。

季风只是微微笑了笑,看着自己拿着手术笔的手,依然沉稳,隐隐的担心便放了下来。

抬眼看着方玲,朝着她轻轻点了点头——一直处于紧张之中的方玲这才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在麻醉效果完全达以后,季风沉声说道:

“准备。”

“消毒。”

“一号刀。”

当他从助手手里接过手术刀后,熟练的比对在记号处,接刀的动作潇洒得连拍摄人员都为之赞叹,旁边的方玲也是一脸赞许的笑意。

只是——

“季风?”方玲看见季风的额上突然冒出大粒的汗珠,心下不由得一紧,快步走到他的身边:“还行吗?”

季风重重的吐了口气,用力的稳住拿着刀的手——只是,在下刀时,许言那被两度切开的胸膛,血淋淋的浮现在他的眼前。

季风的手不禁下意识的一抖,‘当’的一声,手术刀从他的手中脱落下去,在安静的手术室里回响成一股绝望的清脆声。

“季风!”方玲一阵惊呼。

“季医生!”助手瞪大眼睛看着跌在地上的手术刀,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他所看到的。

“捡起来,快速消毒。”

“方玲,你接着做。”

季风快速的退到一边,将主刀的位置让给方玲——麻醉的时间是有限的,手术必须在预定时间内完成。

“你放心,没问题的,你去那边休息。”方玲快速的站到主刀的位置,从助手手里接过重新消毒的一号刀,干脆利落的切开了患者的胸膛——一切,熟练而利落。

而季风,却转过身去,躲到一处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干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