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8依然从容

Chapter028依然从容

方律师赶在了五个散户来之前到顾子夕办公室,两人紧闭办公室门,秘谈了一小时后,方律师匆匆离开。

在方律师离开后,顾子夕的表现并无异常,沉静的通知了谢宝仪,安排了五个散户过来签补偿协议。

“我之前承诺各位的,分两次兑现,提交法院的补偿方案中所列金额,三天内到位。”顾子夕坐在会议桌前,看着五人从容说道:“承诺的额外部分,五位请以家人名义开户,开好后,我即打款过去。”

“为何?”其中一人不解的看着顾子夕。

“我没有理由,比公布的金额高出一倍还多来补偿各位,除非我们之间有交易。”顾子夕沉眸说道。

五个对视一眼,缓缓点了点头:“好,三天内,我们将帐户信息发与顾总。”

“谢谢信任,以后顾氏若有重新上市的机会,子夕定邀请五位为公司的正式股东。”顾子夕晒然而笑。

“好。”五人微微点头,拿起笔在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在送走五个大客户后,顾子夕给顾朝夕发去了信息:“我需要一个可以操作的顾东林的帐户。”

“好,我想办法。”顾朝夕很快回了信息过来。

在收到顾朝夕的回复后,才放下手机。

顾东林可能会发难的方向,方律师还是持原意见——操纵证券交易价格、虚假破产。这两个方向,其实是一件事件:就是以操纵证券交易价格为手段,促成虚假破产,从而达到资产转移、低价收购从中获利的经济目的。

而这项事实的真正成立,便是对方从证券交易中心拿到证据——这一点几乎没有可能:因为他的操作手法是用不同的id,大小单混出的手法,每一单的时间控制上,也恰到好处。

当然不可能完全无迹可循,但这个‘迹’需要证券交易中心将这半年来的交易记录全部调出来,再通过软件进行交易频次和概率的分析。

从技术上来说,这是可以做到的,但师出无名,技术复杂、工作量大,证券交易中心,只会在法院出了协助调查的公函后,才会去做;而要等到法院出协助公函的地步,一定是顾东林让他招架不住了——那时候,就真的很危险了。

而除了以专业数据为证据外,指控若要成立,便是有当事人证。

这个当事人证,除了参与这次行动的顾氏员工外,便是这五个大客户。

所以,他现在要将他们与顾东林绑在一起——如此一来,他们证供的有效性,便打了个折扣。

至于自杀的股民和舆论的推动,方律师的建议倒是以静致动、以不变应万变——每年的股市风暴都有自杀的人,这是股市波动和投资者心理承受之间的动能压力不匹配所至,与股价本身并没有关系。

从来没有过股民自杀,低价股企业去补偿的先例——所以,在这上头,他们不能动。

至于方律师所说的,找到顾东林的污点证据起诉他,让他无暇继续操作这件事,对顾子夕来说,确实还是有些困难——顾东林把持公司的时间长达十年之久,财务人员一直是他亲自安排的;而在顾子夕任职ceo后,他更安排了亲生儿子顾子安到财务。

就算有什么证据,也早被抹光了,哪里还留得下。

“总裁,裁员的事情很顺利,目前已经有三分之二的员工办完了手续。”谢宝仪推门进来,看着正低头伏在桌上写写画画的顾子夕低声说道。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没有抬头。

谢宝仪也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这个自己暗恋了多年的男人——从少年到中年,从努力到笃定,每每遇险,即便不够从容,也大都涉险而过。

这一次,也可以吗?

“你在担心?”顾子夕放下手中的铅笔,抬头看她。

“有点儿。”谢宝仪也不隐藏自己的情绪,直白的答道。

“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还这么不淡定。”顾子夕微微笑了笑,起身看着谢宝仪说道:“我上去休息一下,这边事情你盯着点儿。”

“我知道。”谢宝仪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说道:“其实也不是太担心,毕竟你有输的经历,却没有被人整的经历。”

“这就对了。”顾子夕轻扯嘴角,大步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下来:“早上那几家媒体的事情,你处理一下。”

“已经写了公函了,法务部正在修改。”谢宝仪点了点头。

“好。”顾子夕这才重新往外走去。

第二节:心疼子夕的压力

“大总裁翘班呢?”见他进来,许诺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便又回到电脑中继续工作:“你坐一下,我这会儿正写得顺。”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看了一眼沙发——他早上盖过的薄毯还在上面。

当下便径直走了过去,歪在沙发上小憩起来——原本他自己的办公室是有休息室的,只是在她的身边,他能睡得更安心一些。

许诺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看着他倒头就睡的疲惫,不禁微微心疼,拿了手机走出办公室,给谢宝仪打过去电话:“宝仪,你们总裁接下来还有什么安排?”

“那就在员工全部办完手续后再找他吧,他现在过于透支了。”

“好的,谢谢。”

许诺又打电话订了外卖后,才重新回办公室继续自己的工作。

大约过了两小时,许诺手上的初稿已经完成,外卖也送来半小时了,顾子夕还没有醒。许诺起身在他身边坐下来,伸手揉了揉他的脸,不禁暗自叹息。

“恩?”顾子夕微微皱了皱眉头。

许诺忙将手收了回来,抬腕看了看时间,离顾氏裁员员工办完手续,应该还要一段时间,就让他再睡会儿吧——只是,这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蜷在这一米五的小沙发上,不知道起来会不会腰疼。

许诺摇了摇头,在办公室里来回走了两圈,便又回到办公桌里坐下来,继续刚才的文案。

“许经理,下班了。”张玲过来打招呼,看到沙发里的顾子夕,了然的笑了笑,收了声音朝她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再看顾子夕,似乎睡得正沉。

当下不由得微微笑了笑,用手托着下巴看了他许久,才重新回到自己的工作中。

“小许,还没走呢,正好……”黄宪推门而入,许诺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黄宪这才扭头看见沙发上睡着的顾子夕。

“我们出去说。”许诺站起来,与黄宪一起走到公共办公区:“是那三家合同的事吗?”

“他这段时间也熬得太狠了,顾氏这个摊子,不知道还要熬多久呢。”黄宪轻轻叹了口气。

“熬着吧,也没办法。”许诺转眸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顾子夕,淡然的声音里,有着隐隐的心疼。

“总要有这个阶段的,好在他还年轻。”黄宪点了点头,看着许诺若有所指的说道:“也好在现在是你。”

“这个,他自己懂得照顾自己的。”许诺不禁微微尴尬——她当然知道黄宪说的是什么:好在是她,若是蜜儿,子夕会更累。

只是,这话却不适合对她说,毕竟蜜儿是他深爱过的前妻、必竟她已经去世了。

“确实,他是个强人。”黄宪呵呵笑了笑,看着许诺说到:“到我办公室聊吧,海外的三家公司,合作方案我都看过了,想听听你的想法。”

“您稍等一下,我拿了电脑和笔记本就过来。”许诺点了点头。

顾子夕在这小沙发里一蜷,竟蜷了七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

“9点了?”顾子夕看了看时间,不由得惊。抬眼看见办公室没人,便拿了电话给许诺打了过去:“在哪儿呢?”

“在黄总办公室。我办公桌上的保温盒里有饭,你看看冷了没有,没冷就自己吃一点儿。”电话那边,许诺的声音轻轻的,却是边说,边近的感觉。

“你吃了没有?”顾子夕拉开门,许诺边讲电话边往这边走着。

“顾小千金说她饿了,不能等爸爸一起吃喽。”许诺挂了电话,看着他笑着说道。

“那顾小千金有没有说,妈妈不可以加班呢?”顾子夕放下电话,伸手揽过她的腰,语气里略微有些责怪。

许诺拉下他的手,笑着说道:“对于她来说,只要不是睡觉,我做任何事情都不是加班。”

“强词夺理。”顾子夕不禁摇头。

“好了,你快去吃点东西,一会儿宝仪可能又来要来找你了。我这会儿也还有些事没做完,等会儿上去找你。”许诺拉着他回到办公室,边打开保温盒边说道:“也让这个小策划,看看我们的大总裁,是怎么工作的。”

“少来,见少了吗?以前在公司的时候,可不见你对我有多尊敬。”顾子夕接过她递过来的饭菜,果然还是热的:“要不要再吃一点儿?”

“不用了,黄总还在等我呢。”许诺摇了摇头,将菜一一打开在办公桌上放好后,看着顾子夕说道:“我先过去了,你吃完了要是宝仪还不找你,你就再睡会儿。”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

许诺笑了笑,转身往外走去。

第三节:许诺的事业进展

“子夕醒了?”黄宪笑着问道。

“看来是累坏了。”许诺点了点头,将手中的文件夹推到黄宪面前,指着里面的资料说道:“这几家公司,我都做了深入沟通,他们对合作的要求不尽相同。”

“日本‘姿秀’公司己本身就有很强的创意团队,文化和我们接近度也高。她们找到我们的原因,是想借用我们在国际上的知名度,以增加产品的口碑,所以如果合作的话,我们创意的压力并不大,但自主创意的空间会受限。”

“我看过他们的文案和之前的片子,对于女性完全定位在从属的位置上,这样过于鲜明的性别尊重差异,对于以后案子的沟通,可能也会很困难。所以我不太倾向与他们合作。”

许诺将对日本‘姿秀’的分析递给黄宪:“这里有对他们公司历史、创意风格、公司合作需求、沟通备忘录等详细的资料。”

“恩,继续。”黄宪接过文件夹,点了点头,示意许诺继续。

“法国‘雅莱’公司,由于组织规则所限,总部市场部只出产品创意大纲,具体的创意案,由世界各地的大区做落地执行。所表现出来的问题就是:各国大区对创意的理解不同、各国的消费者习惯也不同,所以这个大纲既限制了各地创意的思路、又没达到产品诉求全球一致化的目的。”

“他们的改革方向是,总部只出产品设计理念和产品核心优势描述,具体创意由各地自己来做。”

“与我们合作的会是中国公司,合作方式是向总部提取产品信息,给产品的中国市场做创意。合同和方案设计的沟通都在总部、创意过程的沟通和使用在中国。”

“对这家公司的分析是:他们标准和要求都高,但我们创意的自由度很大;设计和使用是不同部门负责,对方案确定不利,但也能增加我们为国际公司服务的经验;加之他们在国内的产品线并不复杂,所以对我们创意能力的要求,其实是不高的。”

“所以‘雅莱’的合作,我还是很看好的。”许诺说着将‘璐兰’的沟通分析递给了黄宪。

“至于德国的‘伽蓝’,和‘卓雅’在德国是竟争对手,同属一线品牌。进入国内的时间比‘卓雅’晚了两年,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只能用平淡来形容。”

“他们的操作手法、产品的消费群体定位,和卓雅都非常相似,所以这家的合作,对于我来说,倒会是最轻松的。”

许诺将‘伽蓝’的分析报告递给了黄宪,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说道:“所以我想争取到这两个品牌都做。”

“因为沟通后,我了解到他们的产品上市周期是不同的,我们可以打这个时间差。”

“原本接案子的事情,我可以不发表意见。只是你现在这种身体情况,子夕怕是不能让你亲自负责两个品牌的。”黄宪摇了摇头:“先接一个吧,这一个做好了,我们有更多的机会接国际大单。那时候你带出来的团队,也可以独档一面了。”

“我再想想。”许诺蹙起眉头,看着黄宪说道:“我回去和子夕商量一下,说不定他能……”

“和我商量什么?”正说着,顾子夕走进来直接在许诺的身边坐了下来。

“回家再说吧。”许诺看了一眼黄宪,快速的把话接了过来,边站起来边说道:“我可以下班了,现在陪你下去?”

“好。”顾子夕轻轻笑了笑,也不再问,和黄宪打了招呼后,便帮许诺拿了电脑,一起往外走去。

第四节:清算的尾声

“顾总,还有十几个人就办完了;谢总监在下面盯着。”林晓宇看见他们两个上来,忙从坐位上站了起来,看着他们说道:“诺姐买的巧克力让大家都很感动,有几个还为早上看见诺姐被记者围攻而没有出而,感到内疚。”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侧头给了许诺一个微笑,揽着她的腰一起进了办公室。

“我什么时候买巧克力了?”许诺看着他疑惑的问道。

“公司以你的名义买的。”顾子夕微微笑了笑,沉声说道:“这次裁员人数达到近五千人,虽然速度够快,负面反应还是不小。但凡有人心理脆弱一点儿,就一定会出事。所以我们在快速中,尽量做到温情一些。”

“知道了。”许诺的眸光微微暗了暗,心里只觉一阵抱歉——在他最困难、最紧张的时候,她却帮不上什么忙。

连这种管理中的怀柔政策,都要他这个大男人来想,当真是不应该——只是,如果以这样的能力来要求她的话,她想她真的做不好一个总裁夫人。

“顾子夕呀,对不起呀,这种时候,我什么忙也帮不上。”许诺转身搂住他的腰,声音软软的说道。

“你帮的最大的忙,就是好好儿爱我、安全的呆在我身边。”顾子夕伸手搂住她的腰,用头抵住她的额头柔声说道。

“象宠物一样?”许诺笑着说道。

“越来越喜欢胡说八道了啊!”顾子夕皱了皱眉头。

“开玩笑的了。”许诺仰头在他唇间轻吻了一下,轻声问道:“你今天晚上又通宵吗?”

“是。”顾子夕点了点头:“一会儿让司机送你回去,明天早上到了楼下,打电话我下去接你。”

“好吧。你先工作吧,我在那边坐会儿。”许诺点了点头——对他的心疼她没有说出来:事情必须这样的发展、他也必须这样的忙碌。

而这样的忙碌,其实都算不上压力,员工闹事、记者乱写、股民自杀、郑仪群的态度、顾东林的手段,这些才是真正的压力——而这些压力,每一个,都需要他打起两百分的精神来应对,否则就会出事。

许诺坐在懒人沙发里,手里拿着文件夹,却没怎么看进去——顾子夕一旦投入到工作中,便即进入了忘我的状态,连脸上原本柔和的线条,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凌厉而冷硬起来。

就如,她初识他的时候一样;就如,她以前在杂志中见到的他一样。

“顾总,所有员工手续都已经办完了。”

“安排司机送人力资源部和财务部员工回家。你和徐总监到我办公室来。”

“顾总,新的组织结构已经发到公司系统里,您现在可以进入系统审批。”

“已经批复,你进系统公布。”

“总裁,有股民在楼下哭闹。”

“不用管,只作不知。”

“好的。”

“子夕,顾东林的帐户信息我已经拿到,可以网银操作。”

“恩。”

“这件事,是不是需要她出面?”

“帐户先留着,这件事我还要再想想。”

“她手上,可能也有顾东林的一些资料。”

“再说吧,这件事,我还要再想想。”

“子夕,成大事不拘小节,这也是逼他们夫妻反目最好的办法。”

“过两天我给你电话,就算操作也还不是时候。”

“好。”

挂了顾朝夕的电话,顾子夕没有时间去想到底要不要这样做。起身快步走到行政保安室,打开一楼广场的监控录像,看见几个股民在那里闹腾着——有拉横幅的、有大声哭闹的、有抱着孩子在地上打滚的……。

看起来倒象有组织、有计划的安排。

看着顾子夕冷凝的表情,保安队长小心的问道:“总裁,要不要过去……”

“不要理会,明天开始,所有员工从后门进来,只要不是大楼里的事情,都不要过问。有特殊情况,就打120;就餐时间让清洁工送盒饭下去,其它什么都不用管。”顾子夕说完便离开了监控室。

顾子夕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人力资源的总监徐琳和谢宝仪已经在他办公室等着了,许诺仍然看着自己的文件,没有过问公司的事情。

顾子夕看了她一眼,心里的郁结稍稍缓解后,便走到会议桌前坐了下来:“十分钟后,系统的组织结构图公布出去。”

“二十分钟后,新的员工职位图公布出去。”

“三十分钟后,给每个员工发信息,通知他们明天9点准时到公司办理新的入职手续。”

“收到每个员工的回复确认,给我回复后,你再休息。”

“有没有问题?”顾子夕看着徐琳。

“没问题。”徐琳点了点头——一整天精神高度紧张后的现在,真是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疲劳、什么是紧张了。

“ok,非常好。”顾子夕欣慰的点了点头——这个在谢宝仪转到新公司后,临时任命的人力资源总监,平时看起来弱弱的,没想到在这么大的压力下,居然就这样挺了下来。

“那我先去安排了。”徐琳沉沉吐了口气,抓着手里的笔记本站了起来。

“辛苦了,去吧。”顾子夕点了点头。

在徐琳离开后,谢宝仪打开手里的文件夹,一一汇报道:

“股民补偿方案已经做了定时发布设定,稍后你进系统批复一下。”

“股民补偿确认稿已经发给我们合作的五家媒体,明天早报新闻、财经头条,都会公布。”

“给早上闹事的那几家媒体的律师函,我看到你的回复后,转给了法务部,明天早上也会在我们的官网和媒体上同时公布。”

“王伟和洛简周四会过来参加这边的员工会议,这段时间顾氏产品在我们新公司的销售数据,会给大家公布。安排了洛简和区时共同发布下季度新品研发报告。”

谢宝仪快速的汇报完后,合上文件夹看向顾子夕,沉眸说道:“业务方面,一切都在我们的计划里。”

“很好,周四的员工会议开过后,所有参加这次清算的工作人员,休假两天。”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谢宝仪眼下的黑眼圈,心里只觉得欣慰——和他一起走过来的这些老员工,将会是他一辈子的财富。

“希望真的能休,这段时间,真是比狗还累了。”谢宝仪笑着站了起来,用余光看了一眼坐在懒人沙发里的许诺,眸光微微暗了暗,便离开了顾子夕的办公室。

“顾先生忙完了?”在谢宝仪离开后,许诺合上手中的文件夹,站起来走到顾子夕的身边。

“告一段落,现在顾先生亲自送顾太太回家可好?”顾子夕看着她温润说道。

“不好。”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对他说道:“让司机送我回去吧,你安心在办公室呆着我也安心。”

“我睡了一下午,精神现在好得不得了。”顾子夕走过去将她的包拎起来,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去。

“是真的不要,送去送来最没意思。”许诺摇了摇头,目光里一片坚持。

“顾先生被嫌弃了吗?”顾子夕无奈的开着玩笑。

“是啊是啊,顾太太嫌弃你精神不够好,算不上一个帅司机,所以你安心工作好好儿休息吧。”许诺笑着说道。

“大胆。”顾子夕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低低叹了口气:“我送你到车上吧。”

“好。”许诺轻应了一声,与他一起往电梯间走去。

顾子夕看着车子安全开出去后,才转身回办公室。

而当车子从地下停车场驶出来后,在路过广场时,广场上的混乱让许诺吃了一惊:“小秦,停一下。”

------题外话------

各位亲,很抱歉,这两天又晚又少。家里小朋友期末考,下周二结束,然后是英国行程的准备,直到5号。所以5号以后才能恢复万更,并调整早一些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