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9该是时候

Chapter029 该是时候

“可能是有人闹事,我们公司有些同事,脾气也不太好。”司机小秦停下车子,探头看了看外面,见惯各种事情的他,不禁也被这种场面给镇住了——居然有人在用头撞玻璃大门,玻璃上已现出隐隐血迹。

“夫人,那边有条幅,好象是股民。闹得挺凶的,咱们还是别过去了吧,总裁让我送您直接回家呢。”小秦转头对许诺说道。

许诺盯着外面的一片混乱良久,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腹,终于将车窗升了上来,对小秦说道:“走吧,我联络你们总裁来处理。”

“好。”小秦连连点头,加大油门快速开出了广场。

“子夕,在忙吗?”许诺拿出电话打了过去。

“有事?”对于许诺这么快又打电话回来,顾子夕情不自禁的紧张。

“我没事,是别的事。”许诺伸手揉了揉额头,连声解释。

“恩,什么事,现在应该才出停车场一会儿吧?”顾子夕的声音这才恢复正常。

“出广场了。好象看到门口有人闹事。”许诺低声说道。

“恩,是有计划有组织的,不用管他们。”顾子夕沉声说道。

“恩?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那没事了,你自己多注意,我到家给你电话。”许诺微微愣了愣,当即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顾子夕的判断肯定是对的,那么既然是有组织有计划的,这流血、哭闹什么的,当然也就是计划的一部分。

这时候若去理他们,他们当然会闹得更凶;如果不闻不问,他们就会接着下一场戏了。

“好,路上注意。”顾子夕的声音,带着暖暖的温度。似乎只要不是许诺有事,其它什么事情,他都可以从容。

挂了电话后,顾子夕转身走到落地玻璃窗前,看着楼下混乱的场面,眸色一片沉暗,脸上却依然冷峻一片。

而随着放在桌上的手机,一声一声的短信息声音的响起,他的眸色慢慢恢复平静与从容——

“顾总,系统的组织结构图已经公布。”

“顾总,新员工职位图已公布。”

“顾总,员工通知已发出,现在开始统计回复确认。”

“顾先生,顾太太已经到家了,不给你打电话了,记得抽时间休息一下。”

……

有时间节奏的信息声被打乱,顾子夕转身快步走回到办公桌前,拿起手机,嘴角不禁噙起一弯淡淡的笑意——“收到,顾太太和顾小千金晚安。”

放下电话,顾子夕打开电脑,开始看徐琳共享的员工回复记录表——短短10分钟不到的时间,表格已经更新了50人的回复。

直到深夜12点,四千多名员工中,除了工厂一直在工作状态的员工和办公楼还在办公的员工除外,收到信息的员工,95%都回复了信息。

至于那5%的员工,大多来中层管理人员,想必是早已找好下家、又或对破产后的顾氏重组没有信心,不打算回来了。

“95%的回应率,算是非常漂亮。”顾子夕去到人力资源部,看着累得要趴下的徐琳和两个助手,温润说道。

“顾总——”见顾子夕过来,原本快趴在桌上的徐琳和两个助手,忙坐直了身体,略显紧张的打着招呼。

“今天就到这里,都去休息吧。”顾子夕知道不熟悉的员工对自己都会有些害怕,所以在交待过后,便转身离开了人力资源部的办公室。

顾子夕回办公室时,看见谢宝仪和林晓宇都还在电脑里忙碌,嘴角不禁噙起一股温暖的笑意:“晓宇、宝仪,一起去宵夜吧。”

“哎,顾总。”林晓宇见顾子夕过来,忙站了起来。

“忙完了?”顾子夕在她办公桌上坐下来,看着她问道。

“没呢,明天的会议资料还没准备好,还有这段时间所有事情的梳理也还没有完。”林晓宇看了看桌面散落的文件夹,摇了摇头说道。

“资料的东西都不是最要紧的,明天早些起来准备会议资料,快收起来,现在出去吃宵夜。”顾子夕轻挑了挑眉梢,边起身往办公室走边说道:“宝仪,去吃宵夜,我去拿钥匙。”

林晓宇转头看向谢宝仪,她还低头在电脑中,只是敲打键盘的双手却停了下来。

林晓宇有些奇怪她的反应——照说她和老板一起合作这么多年,应该很熟悉才是,怎么也像有些紧张的样子呢。

“可以走了吗?”顾子夕很快便拿了车钥匙出来。

“哦,好。”林晓宇忙快速将桌上的文件夹扫进抽屉里,然后将电脑的屏幕按掉后,对顾子夕说道:“可以了。”

“宝仪?”顾子夕转头看谢宝仪。

“就好了。”谢宝仪始终没有抬头,与林晓宇一样,快速的将桌上的资料扫进抽屉,然后合上笔记本电脑走了出来。

“有没有想去的地方?”顾子夕笑着问道。

“顾总今天特别亲切呢。”林晓宇见顾子夕心情好,说话也大胆了起来。

“是吗。”顾子夕轻扯嘴角,微微笑了笑。

“过12点还可以吃宵夜的地方我不熟悉呀,谢总监有没有可以推荐的地方?”林晓宇到底还是不敢太放肆,便转头问谢宝仪。

“这个时间,恐怕只有‘华盛’了。”谢宝仪轻声说道。

“那就去那边吧。”顾子夕点了点头,快步往外走去。

“要是许诺没怀孕的话,肯定会陪着总裁一起加班,然后和我们一去吃宵夜的。”林晓宇突然说道:“还有啊,她好喜欢吃烤海鲜的,可惜都不能吃了。”

“去海边吧,那边的烤海鲜,到临晨才打烊。”顾子夕突然说到。

“啊?”林晓宇不禁尴尬,转头看向谢宝仪,见她没什么反应,便也不再说话,沉默着快速跟在顾子夕的身边——唉,反正是多说多错,不知道谢总监会不会怪她多嘴呢。

‘华盛’是S市最高档的晚茶餐厅,无论环境还是餐点都一流,普通人一般消费不起,多是些大老板谈生意会去那边。

而海边的海鲜烧烤,却是地道的大排档——唉,她真是多嘴,这下子既丢了许诺的人,又让谢总监没面子。

林晓宇一路忐忑着,顾子夕则根本不在意她们的心思,而谢宝仪似乎也没有过多的反应。

三个人从地下停车场出来的时候,原本在大门口闹事的人,已经安静了下来——打着地铺在地上睡着呢。

9月的S市,天气和夏天基本也没什么区别,最高温依然能达到31度,最低温也有24度。所以在经过白天的太阳之后,晚间广场地面的温度,依然不低——这些人,演这出戏,还真是下了些功夫呢。

“可以报警的,这情况,都算是非法集会了吧。”谢宝仪冷声说道。

“那也自当有民众举报,我们管他干什么。”顾子夕的声音同样的冷硬,眸光在广场上转了一圈后,加大油门,快速离去。

“老板,真要在这里吗?”站在满是烧烤味道的大排档前,里面坐着的全是穿着大裤叉的男人,或穿着拖鞋的女人——似她们三个这样一身正装的,还真找不出一个来。

顾子夕看着黑烟一片的大排挡,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沉声说道:“去‘华盛’吧。”

“哦,好。”林晓宇忙跟着他转身上了车,一直没有出声的谢宝仪,嘴角不禁轻扯出淡淡的笑意。

华盛。

深夜里,当屋顶的宫灯全部打开之后,整个大厅呈现一片金壁辉煌的盛景;欧洲宫庭式的旋转楼梯,更显隆重繁华。

看着置身其间、一身优雅的顾子夕,林晓宇不禁感叹——他也不过随随便便往那儿一站,这满室的辉煌便都成了他的背景。

这种浑然天成的气势,当真不是光有钱就可以了的——而在看到从里面出来的秦蓝,林晓宇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老板的气质是钱买不到的,可这地方,却是只要有钱就能来的。

这个秦蓝,一脸阴险的样子,偏要装做温润儒雅,也够恶心人的了。

“顾总?”秦蓝当然也看到了他们一行三人——在与顾子夕打招呼时,眸子在谢宝仪和林晓宇身上转了两圈,其中猥琐的意味,不言自明。

“秦总好。”顾子夕轻扯了下嘴角,皮笑肉不笑的朝他伸出手去。

“呵呵,顾总放心,我只当没见到的。”秦蓝伸手与顾子夕重重一握,故作了然的模样,笑着转身离去。

“总裁?”林晓宇皱眉看向顾子夕。

“把那两个人的样子拍下来。”顾子夕看了一眼秦蓝刚才出来方向——两个中年男子也正走出来。

“恩。”林晓宇轻应了一声,正拿手机,谢宝仪已经侧身站在顾子夕的背后,大方的举起手机连拍两张。

“进去吧。”顾子夕轻扯了下嘴角,率先往包房的方向走去。

谢宝仪低头看着手机,似乎在欣赏刚才的照片,脚下却快步的跟上了顾子夕。

反应慢半拍的林晓宇,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已经走出来的两个中年男人——他们似乎并未察觉到谢宝仪的拍照对像是自己,仍是低着头,边说话边往外走。

“谢总监和老板,配合着可真默契呀。”林晓宇从那两人的身上收回目光,快步跟在了谢宝仪的身边。

“照片发给卓雅莫里安。”点完餐后,顾子夕对谢宝仪说道。

“恩?”刚才还从容笃定的谢宝仪,不禁诧异的睁大眼睛看着顾子夕——在顾子夕并没有其它表示后,便低头看着手机,将照片发给了莫里安。

之后,顾子夕便没有再提起这事。

“你和许诺一起吃过海鲜烧烤?”吃晚茶的间隙,顾子夕突然问道。

“这个……”林晓宇有些尴尬的看着他:“去年在三亚的时候,我不是天天跟着诺姐吗,所以去吃了一次。”

“哦,她很喜欢吃?”顾子夕的声音淡淡的,却并没有就此打住这个话题的打算。

“她说……她跟我介绍了我们刚去的那家海边的通宵烧烤,说和朋友曾经去吃过的。”林晓宇轻咬下唇小声答道——从大排档的烧烤摊、到金壁辉煌的高档晚茶会所,这其间的差异,又何止是一等。

而老板不停的追问,显然许诺并没有同他说过——这件事会影响他们吗?

原本顾子夕看她们辛苦,为了慰劳他们而请吃宵夜,结果林晓宇却为了这个大排档的事情,忐忑纠结了一晚上。

而平时在工作中干练又利落的谢宝仪,今天晚上则格外的沉默。

“我暂时不回公司,你们打车回去吧。”吃完宵夜,顾子夕让酒店帮她们叫了计程车后,便径自走了。

“谢总监,我今天是不是说错话了?”林晓宇咬着下唇,看着顾子夕开车离开的方向,心里一片懊恼与后悔。

“错倒是没错,只是他们夫妻间的任何事情,你都不适合单独在其中一方面前提起。有些事情,只适合他们自己来说。”谢宝仪微眯着眼睛,看着顾子夕远去的车子淡淡说道。

“都怪我多嘴,不过,那个烧烤本来就很好吃麻。”林晓宇懊恼的说道。

“他也没说烧烤不好吃,只是——他会介意许诺是和谁一起去吃的。”谢宝仪转眸看向林晓宇,淡淡的笑了:“你担心总裁会因此瞧不起许诺?”

“应该不会的了,总裁不是这样的人。”林晓宇用力的摇了摇头。

“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谢宝仪笑笑说道:“许诺都敢当着全世界承认自己代孕了,她对总裁、对这段感情,当然是自信的,哪儿用得着你担心。”

“倒也是。”林晓宇挑了挑眉梢,看着计程车过来,边伸手拦下边对谢宝仪说道:“那他就是吃醋了,夫妻间偶尔吃点醋,有助于增加生活情趣。”

谢宝仪只是笑笑,上车后便也不再说话。

第二节:改变*为家而努力

顾子夕回到家里时,客厅的灯还亮着,其它房间的灯倒是全熄了。看来许诺怕黑的习惯一直没变。

顾子夕微微笑了笑,回到房间看了看许诺,拿了衣服去洗了澡后,将客厅的灯关了才重新回房间——有他在,她可以不用怕黑的。

“你怎么回来了?几点了?”他刚上床,许诺就醒了。

“回来洗个澡,吵醒你了?”顾子夕伸手搂着她躺下来,低声问道。

“没有,正好醒了。”许诺在他怀里转了个身,伸手圈在他的腰间,微睁着眼睛软软的说道:“你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将唇轻轻的贴在她的额头上——关于‘与朋友一起吃海鲜烧烤’的过去,他自然是不会问她的;只是在知道这段过去后,他突然想陪在她的身边。

“以后你想做任何事情,陪在你身边的一定是我,听到没有。”顾子夕看着又重新睡去的她,低声说道。

“恩。”

不知道是真的听清了他的说话、还是在做梦——他低声说完后,她竟软软的应了一声,让顾子夕的心里一阵柔软。

“你呀……”顾子夕轻轻的笑了,贴在她额上的唇慢慢的往下移动着——轻轻吻过她的眼睑、长睫、鼻尖、唇角、然后温柔的停了下来……

“最近和莫里安联系了吗?”洗漱间里,顾子夕将挤好牙膏的牙刷卡递给许诺。

“没有呢,什么事?”许诺接过牙刷,等着他帮自己倒好水,看着他问道。

“昨天晚上在‘华盛’看到秦蓝,还有两周,市里的PE能源项目竟标结果就出来了,上次顾氏的声明对秦蓝的影响应该是挺大的,但他这个人,也不会坐以待毙。”顾子夕将水杯递给许诺,若有所思的说道。

“林允宁对上秦蓝,也不会就输了。”许诺点头说道。

“说实话,林家若不是有把柄在人家手上,也不至于让秦蓝现在还嚣张着;而那些把柄,也不见得干净到哪里去。”顾子夕给自己挤好牙膏后,边接水边说道:“若不是莫里安也在局里,他们之间的那些烂事情,我是根本就不会管的。”

“哈,你这是在帮莫里安?”许诺看着他不禁笑了。

“我现在自是不能如以前般的对待他,那就只能让他能顺利的和那个严若兮结婚了。”顾子夕看着许诺,轻扯了下嘴角。

“人家结不结婚,关你什么事。”许诺瞪了他一眼,转眸看着镜了里这个脸上带着些坏笑的男人,不禁也笑了。

“今天的报纸很热闹呵。”餐桌上,许诺翻开报纸,铺天盖地的竟全是顾氏的新闻——

一个版面是股民深夜大闹顾氏写字楼,顾氏不闻不问的冷漠;一面是顾氏给股民的补偿通告,显得温情而人性;让人看了心里自然的偏向了顾氏。

一个版面是媒体指责顾氏裁员现场混乱、不顾员工情绪;另一个版面即刊出了顾氏对本市五家媒体的封锁声明——联合本地三家最大的媒体共同声明:该五家媒体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关于顾氏的新闻,否则必追究其转载的法律责任;

同时声明,从即日起,对该五家媒体自主发布的任何有关顾氏的信息,均由公司法务部对其所报道信息的真实性进行核实,对于不实报道,将诉诸法律。

在声明的下方,有两张照片:一张是许诺的车被逼停在马上路,被紧急送往医院的;另一张是她被蜂拥的护者堵在墙角、手掩小腹的。

“和媒体较什么真呢。”许诺合上报纸,小口吃早餐。

“许诺,有没有怪我?”顾子夕知道早上的新闻会是些什么,所以看都没看,只是沉眸盯着许诺,轻声问道。

“怪你什么?”许诺伸手帮他加了一碗小米粥,边微笑着问道。

“做我的妻子,要被记者追堵得没有私人空间、还要刻意制造你的弱势来博社会的同情分。”顾子夕伸手接过许诺递过来的碗,低低的说道:“顾太太的身份,似乎给你的职业减分了。”

“顾太太是我生活的角色,策划经理是我工作的角色,它们对我来说都很重要。”许诺微笑着看着他:“我很开心,除了工作之外,我生活里也有了值得自己珍视的人和事。”

“你知道,以前的许诺,是只有工作没有生活的。”说到这里,许诺轻轻低下了头,轻轻搅动着碗里的小米粥,轻轻的声音里有微暖的温度。

顾子夕伸手用力的揉了揉她的头,眼里的心疼带着与她同样的温度——他们都是渴望温暖之人,所以才会在经历了那么多的困难之后,仍然舍不得放开彼此的手。

“今天又是一个紧张的日子,顾先生加油哦。”许诺抬头给了顾子夕一个灿烂的笑容——犹如四月花开,烂然明媚。

“顾先生为了顾太太而努力。”顾子夕温润而笑——眼里心里,都只有一个她。

第三节:顾氏*事情还在继续

顾子夕办公室。

“顾总,五家媒体的负责人打过电话来了,说要给夫人道歉。”谢宝仪看着顾子夕说道。

“恩,这件事情你处理就行了。你跟进一下给股民的补偿金,确保明天能够到位。”顾子夕淡淡说道。

“好的,进展情况会随时向您汇报。”谢宝仪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楼下的办公室已经全部整理出来,半个月后可以租出去。顶层客户的租期刚好到期,您上次提到把办公室迁上去的事,我已经同客户沟通过了,他们正好也想搬下来。”

“我通知徐部长和晓宇,下周将物品先打包寄存在‘品尚’和顶楼仓库,让客户搬过来后,再按新的组织进行布局调动,大约半个月可以正式搬进去。”

“半个月……”顾子夕略略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各部门的工作进度这周报给我审核;产品研发办公室搬到工厂去、财务和人力部先到品尚的会议室合并办公;销售和市场全面休假;客服搬去仓库办公。”

“好的。”谢宝仪快速的记下后,抬头看着顾子夕说道:“还有,这边负责人您怎么考虑?还是由您直接兼着吗?”

“全部拟顺后,交给大小姐。”顾子夕沉声说道。

“我知道了,在搬家之后,我和晓宇都要撤回到新公司那边了,手上也压了一些事情。”谢宝仪看着顾子夕说道。

“你把手头的事情和徐琳交接一下,你可以先回公司那边,这两周的报表和进度帮我捋一下,可以的话,你就休两天。”顾子夕点了点头,抬头看着她说道。

“谢谢顾总,我尽量安排自己休息。”谢宝仪低头轻笑,抱着文件夹转身往外走去。

10:30,新结构下的各部门负责人集中在公司最大的会议室。

“很高兴,还能再次见到你们;还能再次在这里见到你们。”顾子夕与顾朝夕并肩走到会议室,看见十来个老面孔,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暖——必竟这些老员工,还是留下来了。

“我们也很高兴,公司仍然还需要我们。”法务部王磊看着顾子夕,缓缓说道。

“当然需要。”顾朝夕的声音微微沉哑,在走到会议桌前面后,看着大家动情的说道:“很抱歉,公司在我的手上出了这样的问题。”

“所以在这个时候,子夕还在我的身边,和我一起支撑;在这个时候再重新看到大家,我真的很开心。”顾朝夕说着,眼圈不禁微微的发红。

顾子夕伸手轻轻拍了拍她放在桌面上的手,朝她微微笑了笑后,转眸看着在坐的各人,沉声说道:“我与各位的合作,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我的脾气大家都了解——不问过程,只问结果;所以既然大家选择了这个时候与公司共进退,我们就全力以赴,让顾氏在我们的手上重新起步。”

“所以我给大家只有两句话:第一,公司破产瘦身以后,专注于产品的研发与制,发展只会比以前更好;第二,公司现在需要你们。”顾子夕说完这句话后,便沉默看着在坐的高层管理人员——低沉的声音、周身的气势、沉默的断句,没有温情只有信任、没有请求只有压力。

还是大家熟悉的那个顾子夕!

十个高管转头看了看彼此,心里也涌动着一阵激动的情绪。

“顾总,你放心,顾氏在,我们就在。”

“总裁,现在的结构确实简练高效,能够做这样大胆的变化,顾氏的未来,未尝不能超过破产以前。”

……。

在短暂的交流之后,大家很快走出企业破产、负面新闻频出的阴影,恢复到以前沟通的状态上来——职业、直接、高效。

顾子夕微微笑了笑,便与顾朝夕一起坐了下来,将公司的整体规划做了布局:

“我是以个人名义收购的顾氏,所以以后的顾氏仍然独立运行,不会从属于任何一家公司;顾氏的企业、品牌定位,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在公司管理上,我和朝夕会有一个明确的分工——我主要负责公司发展重大决策、朝夕负责公司日常管理。”

“公司内部所有的工作流程,全部向简单快速方向靠笼,组织结构最大程度的扁平化,只设十个部门,部门最高负责人为部长,不设总监。”

“这是每个部门之间的工作运转流程,从这个流程大家可以看出——我们的工作重点只有一个:那就是产品本身。”

“凡是与产品有关的事,就是大事;凡是与产品无关的事,就交给合作公司去做。”

……

会议一共开了2小时,每个人都弄清楚了新公司是干什么的、要怎么干;他们自己在这里的目标和作用,以及工作方式。

“这是我和大家开得最长的一个会议,以后的会议不会超过30分钟,大家可以监督我。”顾子夕抬腕看了看时间,站起来看着各部门负责人,挑动了一下眉梢沉声说道。

“信息量太大了,两小时其实是太短,我们下去得继续补脑。”王磊边合上笔记本边笑着说道。

“行政部门的搬家计划已经发在公众系统,大家将本部门的工作安排下去,也配合一下行政部的打包搬家。”顾子夕点了点头后,与顾朝夕一起离开了会议室。

……

“子夕,到此刻,一切尘埃落定。”打开落地玻璃窗,迎着窗外带着热气的风,顾朝夕深深的吸了口气。

“加顾氏,是一个完整的顾氏。现在的顾氏,不过是整体的一个生产供应商而已。”顾子夕微眯着眼睛看着窗外,眸子里露出他沉寂已久的野心——顾氏的产品会卖到全世界,而全世界的产品,顾氏都卖。

“爸爸,会为我们而骄傲的。”顾朝夕转头看向顾子夕,低低的说道:“公司的事你盯一下,我想去爸爸坟上看看。”

“帮我代句话给爸:顾东林破产的那一天,我去看他。”提到父亲,顾子夕的眸色更沉了。

顾朝夕沉沉的看着他半晌,低低的应道:“好。”

在顾朝夕走后,顾子夕站在窗前久久没有移动脚步。

他原本也不是个淄铢必报的人,只是:父亲因此而死、辛兰那个来不及出生的婴称因此而此,他和朝夕的整个人生轨迹因此而改变——那个男人,他不能原谅。

第四节:许诺*降低工作量

品尚公司办公室。

“选德国‘伽蓝’合作。”许诺将最后确定的报告交给了黄宪。

“子夕不同意?”黄宪笑着问道。

“他现在可没时间来操我的心。”许诺微微笑了笑,看着黄宪说道:“我在‘创意与时尚’的封面还有一周出刊;这周我会和三家公司将合作意和敲定,确认下来后,我会去一趟德国做合同执行的首次宣讲。”

“你安排的倒没问题,就是你的身体是否合适出远门。”黄宪担心的看着她。

“其实越放松越好,什么都不做的时候,心里是最紧张的。”许诺的眸光微闪,沉静说道。

“你和子夕商量好,我都没有问题。‘景园’的全合作、新接的四个单、顾氏破产的生意也要重新启动,这些单做下来,我们已经不轻松。而且利润方面,也已经远远超过我们成立期初的预期。所以呀,你不用这么拼命的。”黄宪看着她提醒着说道。

“我是为自己拼命的,这样的国际单,只有趁着我手里的奖项还有些热度的时候才有机会。所以得奖是个资源,我们得好好儿利用。”许诺合上面前的笔记本,边站起来边遗憾的说道:“若不是我身体不如从前,我真是想接下两个单的。”

“你们两个,都是工作起来要拼命的个性。”黄宪笑着摇了摇头。

回到办公室后,许诺看着电脑里三家公司的资料,想了想,便分别回了邮件。

早餐的时候和顾子的对话,让她终于下了决心——减少工作量,放更多的时间在家庭上。

虽然他对她没有任何要求,但也要有已婚妇女的自觉不是吗!再说,许言死后,她也没有了工作的动力——一切,只是习惯而已:习惯了拼尽全力的工作、习惯了不让自己停下来、习惯了生活中只有工作。

而现在,是时候改变了——既然工作已经不是她赚钱的工具,她试着让自己学放松下来、学着工作的安排不那么满的生活。

“DearVaclav:非常抱歉,由于我个人原因,无法达成与你公司的合作,仍然感谢你们对品尚的信任、对我个人的认可;期待在未来我的宝宝出生后,我们能有新的合作机会。当然,我会一直关注‘雅莱’在中国的发展;品尚?Shine。”

分别给两家公司发了拒绝的回复邮件后,又给‘伽蓝’公司的合同沟通人发去邀请邮件,请他们在两周来到中国,沟通具体的合作细节。

三十分钟后,许诺收到三家公司的回复邮件——日本‘姿秀’和法国‘雅莱’都回复说近期有中国出差的计划,与许诺约了见面的时间。

而德国‘伽蓝’公司,则回复说周未确认到国内的时间:

“:我已经开始期待这次的中国之旅了,稍后我会有公司的历史创意文案与产品文化方面的资料发给你,这样能保证我们见面的沟通更加高效;当然,我是希望除了工作沟通外,我们能有更多的时间,沟通关于Z国、关于创意的话题。”

‘伽蓝’公司的Dave,邮件回得非常热情。但许诺知道,他是个创意高手、也是个谈判高手,这次合作的方式与价格,合作的范围,想必还会有几个回合的拉锯。

好在,她有与德国人打交道的经验,加之这次国际大奖以后,再站在这些国际创意大咖的面前,她也丝毫不觉得胆怯。

而从这一次沟通开始、从这一单的合作开始——她的职业之路,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化。

虽说要转移重心在生活上,但工作上这样的进展,仍让她兴奋不已。

第五节:莫里安*放弃约定的未来

关上邮件系统,许诺想起顾子夕说的秦蓝的事、加之工作上的这种进展,她也想和莫里安分享,当下略作犹豫后,便拿起电话给莫里安打了过去——

“莫里安,你还在国内吧?”

“在,下周一的行程。”

“上次不是和你说过,我们有三家国际公司的案子在选吗,最后我选了‘伽蓝’。”

“你这是想和我做对手呢?”莫里安不由得蹙眉轻笑。

“当然不是,只是更了解,做起来会更有把握。”许诺皱了皱鼻子,轻俏的说道。

“和你开玩笑的,不过对于你这个选择,我是十二分的支持。以你拼命三郎的工作风格,我还真怕你会选两家一起合作。”莫里安的声音里,是惯有的、淡淡的担心。

“嗯哼……现在身体不如从前麻。”许诺低声说道。

“恩,很好。”莫里安肯定的说道:“我今天收到顾子夕的秘书发来的一张照片,你帮我谢谢他。”

“什么照片?”许诺疑惑的问道。

“他没和你说吗?是两个官员的照片。”莫里安解释道。

“哦,他说昨天在‘华盛’碰到秦蓝了,没说别的。”许诺点了点头。

“恩。上次顾子夕在报纸上把秦蓝的目的揭穿后,他在PE项目里的竟标评分便拉低了下来,所以他最近的动作也有些大,一方面找官员打通关系、一方面将林副市长的材料放到了媒体。所以顾子夕的这张照片来得很及时。”莫里安大致说了下PE能源项目目前的进展。

“放到媒体?而不是交给纪检委?”许诺不禁皱起了眉头:“他的目的是威胁林副市长,逼他通过‘蓝鼎’的竟标吧?”

“在这件事上,双方都有把柄、双方也都有所求,所以都不也一开始就撕破了脸,这件事情还有得胶着。”莫里安点头应道。

“被这种人咬住了,可是很难脱身的。”许诺担心的说道:“莫里安,你还是要小心些。你和林允宁、林副市长不同,帮朋友,也要有分寸才是。”

“我心里有数,你不用担心我。倒是你自己,最近状态怎么样?顾氏这么大的动静、报纸上到天天有你的新闻。”莫里安轻松的语气里,隐隐藏着淡淡的关心。

“我都挺好的,现在身边总是跟着两个保镖,可能还要一段时间呢。”许诺轻声说道。

“看他把你照顾得这么好,我也放心了。”莫里安低低的说道。

许诺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有多久了,两人之间再没提过感情的事情;久到让她以为,他们都有了新的方向。

“我去德国差不多一个月到三个月的时间,回来后会和若兮订婚,她在国内没什么朋友,到时候你帮她张罗一下。”良久之后,莫里安淡然说道。

“自然要帮的,她于我来说,很不同。”许诺的声音低低的——她以为自己听到这个消息会为莫里安开心;可他淡然的语气,却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订婚了,该高兴的事啊;订婚了,若兮不远千里的追逐,不就是盼着这个结果吗!

可他,似乎只是平常;所以她,有些慌张——

莫里安,我希望若兮能让你温暖,又希望你能让若兮幸福——她是那么单纯、美好的女孩啊。

“许诺,对不起,过去我们曾经有过的约定,我想,我们都无法遵守了。”莫里安低低的说道,微微发紧的声音里,带着股绝望。

“若兮的笑容,有股天然的感染力,我知道,她就是你未来的温暖——一定是这样。”许诺绝然说道。

“好,那就这样。我先挂了。”莫里安说完,轻轻的按上了电话。

“再见。”许诺对着响着盲音的电话轻轻说道:“莫里安,我们曾经的约定,依然是我最怀念的温暖,谢谢你……”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