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0各有所谋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030 各有所谋 天天书吧

市一级公墓区。

顾朝夕到墓地的时候,戴着墨镜的郑仪群正静静的站在顾东南的墓碑前——午后耀眼的阳光里,她孤单的身影投射在冰冷的墓碑上,散发出隐隐的悲凉气息,让一向保养得宜的她,看起来竟有了几分老态。

“如果爸不那么早的就走了,我们所有人的生活,都会不同。”顾朝夕慢慢的走到她的身边,将手上的伞,慢慢的举到她的头上:

“你还是那个高贵的董事长夫人、我还在法国学我的珠宝设计、子夕也仍然做着他的音乐梦。而不是如现在般,每个人的生活都被打得支离破碎。”

“我也不过做错了这一件,你们要恨我一辈子吗?”郑仪群悲凉的说道。

“如果爸不死,你做错十件又何妨?”顾朝夕的声音凉凉的,看着墓碑上父亲帅气而慈详的笑脸,眼泪情不自禁的就流了下来:

“我有时候想,爸在世的时候都没有怪你,我们何苦要怪你。”

“可是看到爸那样的隐忍成疾,你知道我们做儿女的心里有多痛?”

郑仪群静静的听着朝夕的指控,只是沉默不语。

“你有权利追求你想要的生活,但我们顾家的人,不是白被人欺负的。”顾朝夕淡淡的说着,将伞塞进郑仪群手里后,弯腰将手中的花放在顾东南的墓前,看着父亲的眼睛低声说道:“爸,对不起,这么久才来看你。”

“子夕说,您生前所受的罪、所忍的痛,他都会一一帮您找回来。那时候,他会来看您的。”顾朝夕低低的说着,在顾东南的面前默立片刻后,便转身慢慢往墓园外面走去。

“你们要做到什么程度?”郑仪群突然说道。

“这个,可能不方便告诉你。”顾朝夕停下脚步,却并没有回头。

“他手上有子夕操控证券交易价格的证据。”郑仪群警告着说道。

“我们走到这一步,已经不可能回头;而且,顾东林这个人,也不是我们放过他,他就会放过我们的——他要的是顾氏,即便是破产的;他要的是日化界的地位,他又怎么能容得下子夕?”顾朝夕看着黑伞下的郑仪群,冷冷说道:

“你嫁他那么多年,还不明白吗?这场战争里,没有和解、只有你死我活。”顾朝夕与她酷似的五官里,有着与她当年相同的冷厉与霸气;在商场历练多年的朝夕,身上那股气势,更是与郑仪群不相上下。

而在这一局里,他们姐弟从不求和解,而郑仪群却一直想两方平衡,由此比起来,现在的顾朝夕,更见凌厉。

看着女儿决然远去的背影,郑仪群手里的伞一个握不稳脱手跌了下去——黑布伞在阳光里滚动着,就似看到当年他的手从自己的手里跌落下去,再也牵不回来。

“东南,我错了,你惩罚我孤老终身好了,别为难两个孩子。”郑仪群盯着那一直朝着路上滚去的黑伞,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无助与凄然。

直到那黑伞被风吹翻后,又被车给辗下,她才慢慢转身往墓园外走去——人生就似这把黑伞一样,你一旦握不住让它跌了出去,便再无法控制它的命运。

第二节:秦蓝*这一局的输赢

两天后。

继顾氏的新闻之后,林副市长旧时为表功升职,不惜镇压民众、掩盖工程事故至人死亡的新闻,也在某天、在报媒上占据了一个小小的角落;在电子媒体上,也以并不起眼的方式发布了出来。

而这则新闻,在刚刚出了一天以后,又全部撤了下去,整个媒体界象是约好了一样,一下子全部噤声了——很明显,是上头有人压住了。

接着,某媒体涉嫌商业贿赂和买卖新闻,市文宣部责令其停止营业进行全面审查的通告,在官媒上发布了出来——这则通告,恰好在顾氏发布封杀五家媒体的声明之后;更巧的是,责令停止营业的六个媒体,这五家更在其中。

这倒是让人们联想到:顾子夕除了通过商业手段外、更利用了林副市长的这则旧消息,使用行政手段,对这几家媒体进行封杀和镇压。

“直接递给纪检委,也不至于闹这么大。”一家日本料理店的包间里,顾东林看着盘膝而坐的秦蓝,不解的问道。

“直接给了纪检委,老林家要是跨了,我也就完了。”秦蓝狠狠吸了一口烟,眯着眼睛看着顾东林说道:“邬家跨了后,银行给我的政策便也收了回去,我手上的三个项目,若不是帐期正好交错开来,跟本就没办法运转下去了。”

“以我在投行的资历,没有这样的资源,公司就不可能做得下去;如果接三五年的百把万的小项目来积累资本,我当初还找邬倩倩和林允儿干什么。”

“我这次要是不能拿下这个项目,就连手上的三个项目也玩不到底,到时候被客户追债起来,我这么多年的心血,就全付了流水。”

秦蓝阴测测的说道:“所以,这一局,我只能赢、不能输。我手上有他老林整死人压下不报的证据,我就不信他不怕。”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顾东林看着他问道。

“现在这些事情,都是林允宁搞出来的,而林允宁的身后,还藏了个莫里安,否则以林允宁那个大老粗,也想不出这样迂回的办法来。”

“而莫里安下周就要去德国,我会想办法让他在德国呆到能源项目的事尘埃落定再回来。只要绕开莫里安,直接对上林副市长,我有必赢的把握。”秦蓝冷笑着说道:“做了亏心事的人,心里总是害怕的。”

“所以,林允宁不怕、莫里安不怕,但林副市长会怕。你说呢?”秦蓝的眸子里,有着笃定的阴沉。

“确实。”顾东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你的事情进展如何?”秦蓝用力按熄了烟蒂,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带血的生牛肉,优雅的粘了调料后,喂进嘴里,慢条斯理的嚼起来。

“进展顺利,他就等着坐牢吧。”顾东林冷笑着说道。

“那就恭喜你了,希望你如愿拿下顾氏,再度进军日化界。”秦蓝朝顾东林举了举酒杯后,仰头一饮而尽。

“彼此彼此,也希望你能一举拿下市里的PE项目,赚个钵满盆满。最后再抱得美人归。”顾东林笑了笑,端起面前的酒杯径自喝了一杯。

两人便也不再聊项目的事情,几杯过后,反聊起最近媒体的八卦起来。

就在秦蓝等着莫里安出国后继续安排接下来的行动时,林允宁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动重案组将秦蓝控制了起来——理由很充足:对媒体、对官员实施贿赂,金额特别大,达到经济犯罪的级别。

证据也很充足——有老邬签字画押的口供、出入豪华会所官员的指证。

周未,顾子夕家里。

“这一次,林允宁的反击相当漂亮,算是拿出点儿气势来了。”顾子夕边看着报纸,边凝眸说道。

“之前过于谨慎、这会儿又过于生猛。姓邬的现在是自己跑不了坐牢一途,便两边通吃,谁要证据他都给。”许诺看着顾子夕说道:“林允宁这次最好把秦蓝给整趴,否则他一有机会,林副市长可就麻烦了。”

“莫里安到底书生意气,第一次虽然出手快,却不够狠。如果第一次便出这招,这个秦蓝便没有翻身的机会了。”顾子夕合上报纸,边吃早点边说道。

“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似的,那么毒呢?”许诺瞪了他一眼,不悦的说道。

“嗨嗨嗨,顾太太,是老公亲呢、还是朋友亲呢,就这么护着他。”顾子夕伸手在许诺的额头上弹了一个爆栗,失笑着说道。

“我这是帮理不帮亲啊,你本来就很毒,想想当年你是怎么害我们俩儿的?”许诺伸手揉着额头,轻哼了一声:“制造事端,想把我们送进大牢里去,最后虽然让步,却让莫里安喝得胃出血。”

“最最可恶的,居然让允儿那时候过去。”提到这茬,许诺还恨的牙痒痒:“你知不知道,我生平第一次那么尴尬!”

“这事我还真没后悔过。”顾子夕看着她愤愤不平的样子,眸色微微沉了一下,若有所思的说道:“没有那一出,说不定你真会和他走到一起呢。”

“莫里安这人,一步一局、四平八稳,我若不出奇招,胜不了他。”顾子夕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似乎在控诉她那时的胆小与不坚定。

“胡说八道。”许诺低声斥着,眼神却不免微微呆滞——他真正是个聪明人,她何尝没有想过,答应了莫里安,让一段现世安稳的婚姻,抚慰她对未来的恐惧与不安。

他们也曾约定未来:那时的她对未来没有一丝把握,只知道在他身边的安心、只想在未来无处可依时,身边还有他。

到底,他们也看错了顾子夕——这个商人的顾子夕、这个现实的顾子夕,竟也会为了一段莫明的爱情坚持到底。

“我不喜欢你想他,就算只是朋友。”顾子夕突然说道。

“在想你。”许诺抬头看他:“在想啊,最会算帐的顾子夕,哪里来的自信,在这段感情里投入这么多,就不怕所有的投入都落空了吗。”

“再多的自信,倚仗的不过是知道你爱我而已。”顾子夕温润而笑,放下碗筷看着她:“今天是在家里休息,还是和我一起去公司?”

“今天约了莫里安。”许诺如实说道。

顾子夕不禁紧紧皱起了眉头。

“他周二的航班,我到时候也没时间去送,只当提前送行的。”许诺站起来走到他的身边,伸手用力的揉着他皱成疙瘩的额头,笑着说道:“喂,这样子难看死了。”

“什么时候我才能放心呢?”顾子夕伸手扯下她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小手,拉着她在自己的大腿上坐下来:“要不我今天不上班了?陪你一起去?”

刚说到这里,顾子夕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晓宇,什么事?”

“这个月的销售分配比,顾氏产品占到50%,但工厂那边供货还是有些问题,王伟想和您一起去工厂看看。”

顾子夕低头看许诺。

“去啦!”许诺用唇语说道。

顾子夕笑着对林晓宇说道:“好,我直接去工厂,大约30分钟到,你通知王伟。”

说完便挂上了电话,看着许诺说道:“真希望有更多的时间陪你。”

“以后我会有更多的时间陪你。”许诺仰头看着他:“现在手上的工作,只有B市项目的最后收尾;之后也只接了一个单,我会有很多时间的。”

“听黄宪说了。你这个选择,我很高兴。”顾子夕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顾先生这算是表扬喽。”许诺沉静的看着他,眸子里一片温润的笑意。

“当然……”顾子夕低声应着,俯头温柔的吻住了她:“许诺,我很高兴,你能为了我减少工作。”

“是为了我们……”在他的唇间,许诺轻轻的应着,感受着他唇舌吮动之间的缱绻与缠绵……

第三节:莫里安*职业所谋

顾子夕带着保镖一起,亲自将许诺送到了莫里安的办公室。

“许诺?许诺——”加班的顾小北看见许诺过来,不由得一阵惊奇——最近从新闻里看到的她,可比真正看到她的时候多得多了。

“加班呢?”许诺给了顾小北一个大大的笑脸。

“Eric要出长差麻,手头的申请都要他批下来才行。”顾小北点了点头,抬头看了他身边的顾子夕一眼,拉着她到旁边小声问道:“先恭喜你得奖啊,那样的新闻,对你们没什么影响吧?”

“没有,一切都还好。”听着她真切的担心,许诺只觉得心里微微一暖——认识的期初,不过是利用她拿到文案而已。

而这一路走到现在,她却一直以最现实的方式关心和提醒着自己——不是朋友,却是个让人感到温暖的人。

“我先进去找Eric,一会儿出来和你说话。”许诺拉了拉她的手小声说道。

“恩,我也要快些做完手头的事才行,Eric说他只呆到中午。”顾小北点了点头,两人相视而笑中,似乎又找到曾经熟悉的感觉。

只是,在她转身之后,那不同于从前的优雅与沉稳、顾子夕的小心呵护、跟着他们距离百米之外的女保镖,让她猛然清醒——自己面前的那个许诺,从来都不真实。

她是自己老板的红颜恋人、她是被老公捧在手心的豪门阔太、她是新晋最热门的世界级创意新秀!她和自己永远都不会是一个圈子里的人——这阶级的差别,还不只是一点点。

从她的背影里收回目光后,顾小背的眸子一片黯淡,沉默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安静的处理着自己手上的工作——她加倍的努力,也不过是为了在现有的圈子站稳脚跟而已。

努力吧顾小北,你有你的生活方式和未来。

“莫里安。”推开办公室的门,莫里安正在整理着办公桌上一堆又一堆的资料。

“你来了。”莫里安从资料里抬起头,看见他身边的顾子夕,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在这间办公室里,他和许诺有着太多共同的过去:一起为一个项目而加班之深夜、一起为一个创意而争得面红耳赤、一起开着最轻松也最安全的玩笑、压抑感情看着她放松在自己面前的模样……

这间办公室,承载了独属于他们之间的默契与美好;在这里,每次面对她,都能找回他们共处的一切。

而随着顾子夕的到来,这一切,就这样毫不留情的被打碎了——他和她之间的一切美好,都不适合再回忆、不适合再继续。

她已经是另一个男人的女人,而他,也将成为另一个女人的男人。

她终是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而他,终是没有机会等到她返身回头依靠的时候。

一切,就这样吧——做了和若兮订婚的决定后,就不该任那些回忆再来困扰自己了。

莫里安放下手中的资料,拉开办公椅大步走过来,将手伸到顾子夕面前:“你是陪在这里,还是一会儿来接她?”

“我两个小时后过来接她。”顾子夕伸手与莫里安礼节性的握了握后,沉声说道。

“好。”莫里安点了点头,抬腕看了看时间后,转头看着许诺笑着说道:“我这时候找你过来,是请你帮我一个忙,有几组数据我觉得不太有说服力,你帮我再整整。”

“好啊。”许诺眸光微微闪动,轻轻点了头。

莫里安待她,从来都没有变过,无论她们的关系走到哪一步,他总是第一个考虑到她的需求——只是工作的帮忙,而不是朋友的叙旧。

纵然她不需要给顾子夕这样的解释,仍为莫里安周道的心思倍觉温暖。

“那我先走了,要是早,提前给我打电话。”顾子夕轻挑了下眉梢,转头对许诺轻声说道。

“恩,路上注意安全。”许诺微微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什么数据能把你难住?”许诺径直走到他的办公桌前,看着他一桌满满的资料,眸子微微转动了一下,侧目看着他问道:“我看你把几年的资料全整理了,确定这次一定有机会?”

“自己不争取,别人不会把机会送到你手上。”莫里安沉声说道:“我准备了这么多年,放弃了那么多的机会,也不过等这一次而已——所以,我不给自己退路。”

“你总说我好胜,你所有的好胜,都用在这一次了。”许诺笑笑说道。

“确实。”莫里安从桌上翻出一个文件夹递给许诺:“帮我看看这组数据,亚太各区在调整半年度预算和产品品类后,大部分地区的销售都有提升,唯有HK和大中华区,却是下降的,这是离我最近的两个区,这数据报上去,我还真没办法交待。”

“数据是谁做的?”许诺边看边问道。

“Vivian。”莫里安答道。

“Vivian的数据能力是一流的,不至于出错才是,我看看再说。”许诺点了点头:“原始数据也给我一份。”

“你先去看,我给Vivian打电话,让她送数据过来。”莫里安点了点头。

“好。”许诺点了点头,拿着备用电脑和一沓草稿纸,在靠窗的会议桌边坐了下来。

莫里安给Vivian打过电话后,便继续收拾办公室里的文件,并分类装进了纸箱里。

“进来。”听见Vivian敲门的声音,莫里安扬声应道。

“Eric,数据有问题吗?”Vivian抱着一堆五颜六色的文件夹,边往里走边问道——走进来看见坐在小会议桌上的许诺时,不由得微微愣了愣:“许诺来了?”

“Vivian,你好。”许诺抬头朝她微微笑了笑。

“你现在都是国际名人了,记得我们不容易呀。若不是Eric,怕是你也不会回来看我们的吧。”Vivian还是一如既往的刁钻。

“你还是这么得理不饶人。”许诺淡淡笑笑。

Vivian傲然一笑,转身走向莫里安。

“数据还需要核对,因为数据的保密性,所以找许诺回来帮忙。”莫里安从办公桌里走出来,从Vivian手里接过五个文件夹,边说边与她一起走到许诺的身边:

“每个地区的数据时间不同,所以我之前给总部的报告只有趋势和上升比率,没有具体的数据。”

“现在做出来的数据,和之前分析的趋势有些不匹配,所以得把这不匹配的原因找出来——是原始数据的问题?还是分析口径的问题?又或是市场本身有问题?”

“知道问题在哪里了,才能调整报告的分析方向。”莫里安将手中五个区域的数据递给许诺,然后转头对Vivian说道:“许诺做五个区域,你做五个区域。总部做事的风格你很清楚,要么不报、报上去的就不容许有错误。”

“好的,我知道了。”Vivian抬腕看了看时间后,抬头看着莫里安说道:“大约一小时,这些原始数据可以核对完。”

“辛苦了,我等你的结果。”莫里安点了点头,在Vivian出去后,对许诺说道:“你只核对HK和大中华区就可以了,其它的基本没问题。”

“这么准呢?随便抽五个,正好有这两个区。”许诺笑着看着他。

“文件夹的颜色,是以地区肤色为区分的。”莫里安轻挑眉梢,沉声说道:“虽然我并不怀疑她的忠诚度,但她确实不适合知道得太多——因为我不知道在大中华区内,有谁是反对这次组织变革的、和她有没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我明白,和你开玩笑的呢。”许诺点了点头,这才知道,他找自己来,除了送行,还真是有事让自己做。

当下,两个人对着电脑,便仔细的核对起来——许诺核对原始数据与报表数据的差异;莫里安核对ERP数据与各大区报上来的原始数据。

偶尔许诺起身走动,莫里安便帮她拿了果汁零食过来;有时候莫里安起身活动,许诺便趁机休息,与他说会儿话。

不管两人之间经历过多少事、不管两人的关系如何变化,他们之间在工作上的配合,一如既往的默契而舒服。

顾小北拿报告进来给莫里安审批时,看见两人和谐默契的样子,只觉得微微心动——他们两个,真正匹配。

那个顾氏总裁于许诺来说,过于强势了些;而那个严若兮于Eric来说,又过于天真了些。

只是缘分这东西,却总是阴差阳错;爱情这东西,总是莫明其妙。

“这几份报告做得不错。”莫里安在报告上签过字后,递回给顾小北,唇间仍是惯有的温润却疏离的笑容。

“谢谢。”顾小北接过报告转身离开他的办公室——不管他们和匹配,这么优质的男人,却与自己无关。

埋头在电脑里,继续赶一下份报告,顾小北的心绪越发的平静了。

第四节:工厂*产品的问题

顾氏工厂。

“我们的额定抽检率是3%,抽检合格率一般在99。5%——99。9%之间波动;”

“这个数据,在前段时间公司股票大跌的时候,往下波动了一阵,但后来又稳定了。”

生产部长徐恒,与顾子夕和王伟站在质检车间,对着一堆不合格产品说道:“但这两天的波动甚至大于股价波动的时候,所以我觉得特别不正常。”

“是什么问题?”顾子夕拿起一瓶洗发水,放在鼻子前用力的闻了闻,倒是闻不出什么异常。

“用于使乳液看起来更有光泽光的莹光剂成份超标;超标的比例并不大,一次两次使用并没有问题,长时间使用这种超标产品的话,会产生严重的脱发。”

徐恒看着分检好的不合格品,担心的说道:“前天的抽检合格率只达到95%,所以我加大了抽检率,出货的速度自然就慢了。但也还供得上订单需求。”

“昨天晚上的,合格率只有80%了,这就必须全检,否则就会出问题。所以王总找过来我也没办法如数发货。”徐恒看着王伟,一脸的抱歉,还有一脸的忧虑。

“恩。”顾子夕想了想,对王伟说道:“这周收到的货,全部退回来进行全检;订单缺货先用外单补上。”

“也只能这样了,真是什么时候出事不好,偏这时候出事。”王伟紧皱着眉头,拿起电话给海外业务部的杜语薇打了过去,让她根据顾氏一周的订单量,给销售部出海外货品。

“对计划影响不会太大。”顾子夕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对徐恒说道:“我们去添加剂车间看看。”

“好。”徐恒带着顾子夕去换了无菌服后,去到辅料添加剂车间——一共有四个工人,其中两个工人,在看到顾子夕进来后,眼神明显的闪烁了一下,便又低头继续自己手中的工作。

顾子夕的眉头微微一皱,不动声色的从他们的身边走过——不经意的拿起他们手边的配料申请单看了一眼后又放下,接着往前继续走去。

在整个车间转了大约十来分钟后,与徐恒一起出去了。

“知道问题了吗?”顾子夕边换下无菌服,边沉声问道。

“他们是老工人,不可能弄错比例;所以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故意的;配料单的差异明显,说明他们也没想掩藏多久。”徐恒的脸色不禁发白——他才接手工厂一个月不到呢,出了这种事情,当然是他管理不善造成的。

“先停工、再报案、你再计算损失率,这次的事情,也多亏你了。”顾子夕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必太紧张后,便扯下无菌口罩,转身往外走去。

“顾、顾总到车间来了。”

“因为徐恒要求全检,给公司交不了货,所以他就来了。”

“我、我们可能被发现了,怎么办……”

顾子夕看着那人打电话颤抖的声音,眸光不由得暗沉……